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29章 利欲熏心

常凌峰道:“你啊,改不了的暴力倾向,对了这次西藏之行感觉如何?”
张扬道:“我在南锡挖走了东江的一些重点召商项目,所以得罪了一些人,这些人整天就琢磨着怎么看我的笑话,眼看年底了,开发区那边已经完成了七十亿的招商引资,拒比较而言我们不到三亿的成绩的确有些拿不出手。”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你们这帮生意人怎么一点道德准则都没有,香港回归方方面面肯定会遇到不少的困难,作为中国人的一员,你们不想着为国出力,反而琢磨着要从中牟利,扰乱香港的经济秩序,我靠,也太卑鄙了吧?”
秦清和台湾四象集团总裁肖元杰代表双方签订重建秋霞寺的合约,四象集团也是这次重建秋霞寺最大的出资方,他们一共会投资七亿台币的资金用于秋霞寺的重建工作,四象集团是台湾著名的建筑巨头,他们也将负责这次重建的施工管理,并对建筑质量进行全程监督。
张扬道:“太无耻了。”
方知达点了点头道:“目前已经落实签约的七十亿!”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不由得存着看张扬笑话的意思,心说让你狂?胡说八道,漫无边际,这下好了,被媒体记者步步紧逼,根本是自找难看。
张扬笑道:“因为你的问题不成立啊,招商引资方面,我们一直都是领先的,何来超越之说,如果说你非得要一个答案,那么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今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新城区的招商业绩将会是最突出的一个。”
张扬笑道:“你们当记者的就是好奇,可是我们的政府有保密原则的,我们新城区建设指挥部的团队向来都是行动多过言论,我们喜欢脚踏实地的做,只要向群众公开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言必行行必果,我打个比方,现在的新城区是一个呱呱落地的婴儿,虽然这个婴儿比起其他的行政区不够强壮,可是我可以保证,新城区会是其中发展最快的一个,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建成东江第一流的片区,实现综合水平上对其他行政区的全面超越。”
现场又有记者问道:“方市长,请问您对新城的建设工作是否满意?据我们听到的一些情况,今年的招商引资工作,新城区排名所有各行政区中的倒数第一,这是不是意味着新城区对投资商缺乏足够的吸引力,您对新城区未来的经济前景到底怎样看?”
常凌峰道:“这些人那么性急?新城区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市里都定过调子了,要踏踏实实稳步发展,这是建设一座新城又不是搭积木,不可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
方知达冲着张扬点了点头,来了一句:“小张,要继续努力啊!”潜台词就是张扬目前的工作还没有尽力,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张大官人虽然对方知达的这番话有些不爽,可当面是不会表达出来的,即便是面对廖博生,张大官人也表现出相当的友善,微笑朝廖博生点点头道:“廖秘书长也来了!”
常凌峰道:“我听说你今天挨批评了?”
不过张扬的话太对这帮记者的胃口,这帮媒体记者就喜欢他信口开河,这下又有新闻可做了。
常凌峰道:“这么晚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陈绍斌笑道:“当然有风险,可是风险微乎其微,你想想啊,香港回归,我们国家必然全力维持香港的繁荣稳定,所以像海南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可以预见,回归前后,香港地产必然有一个迅速的上扬期,只要把握住这个上扬期,就能够从中攫取暴利。当然并不只是地产,股市、银行业、制造业方方面面都存在着巨大的机会,想把握住这次的机会多赚钱,就必须拥有大量的资金作为保障,这不是几亿几十亿的问题,盘子太大,他们必须要寻求方方面面的援助。”
常凌峰道:“指挥部就这么大点地方,屁大点事情,一会儿满院半都知道了。”
张扬道:“陈绍斌,你说了这么半天我都糊涂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番话充满了调戏武意的意思,满堂哄笑起来,武意的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她来了一句hetushu.com:“我请你吃饭!”
张场还是指了一下武意:“还是武记者说!”
张扬点了点头。
陈绍斌笑道:“想不到你正义感还蛮强,好,我也就是说说,其实我手里那点钱根本起不到作用。想利用这次政治事件从中牟利的人太多了,97香港回归,是震动整个世界的大事,不但是我们,全世界的目光都盯住了这里。”
张扬道:“我听来听去,好像你们这帮人在准备发国难财啊!”
张扬道:“首先我要纠正一下你刚才的问题,今年的招商工作,新城区排名所有行政区中的倒数第一,这话并不属实。首先还没到年底,你下这个结论太早,第二,最终的结果要由市里相关部门的统计数据作为依据,你的话并不是事实,而且有误导媒体之嫌。第三,你今天过来参加的是什么活动?是秋霞寺重建工程的签约仪式,单单这一项的签约金额就达到五个亿,我不知道你所谓的新城区对投资商缺乏足够吸引力的话是从何而来。”
常凌峰没好气道:“有什么不方便的?”
张扬道:“你别笑话我,我虽然小毛病不少,可大是大非我分得清楚。”
方知达望着身边的这个大嘴巴,一张嘴就是上百亿?你当是放卫星啊!
张扬道:“我还是喜欢直接大耳刮子搧过去,那样才过瘾。”
张扬笑道:“你也是高干子弟,你的消息也比普通人灵通多了。”
张扬心说你也太没创意了,他笑道:“好,吃饭就吃饭,今天当着各位上级领导,各位媒体记者,我做出承诺,今年年底之前也就是十二月三十一日之前,我会兑现我刚刚说过的话,同时我也希望在场的各位,对新城区这个刚刚降生的婴儿,要抱有宽容的态度,善意的态度,不要只看我们的缺点,要多看到我们的优点,套用方市长的一句话,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新城区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在落成的政府会议中心中召开这个记者招待会!”
陈绍斌道:“国家有难的时候能发财,和平年代一样能够发财,这就叫政治效应,政治效应拉动经济发展,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了这件事。”
陈绍斌把那杯酒喝完了:“你在官场上混久了,脑子也变僵化了,跟你说了半天,你丫就是不懂。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得走了,很久没见老爹老娘了,我得早点回去。”
陈绍斌和张扬碰了碰酒杯,喝了半杯黄酒道:“海南的房地产再走下坡路,可是你哥哥去了海南之后一样从中赚到了钱,你可能不知道,他的财富这一年来已经呈倍数递增。”
陈绍斌道:“做生意看重的是利润,乔鹏飞和翁良宇都不是做实体的人,当初他们在海南打着房地产开发的旗号,其实干得就是炒卖地皮的事情,不但他们这么玩,很多人都这么干,现在海南那边没得玩了,他们把目标锁定在香港,香港的地皮寸土寸金,九七回归之后,有了我们大陆作为后盾,入港的人数肯定会不断增加,人多了,土地的供求矛盾就会越发突出,地价肯定在短期内被推高。”
张扬道:“你想和他们一起玩?”
祁峰道:“这样啊,晚上我做东给你接风?”
陈绍斌才不会相信乔梦媛的话,认为她是在故意隐瞒,他继续道:“九七就要来临,政治上的大事件就意味着生意上的好机会,翁良宇这个人是资本运作的高手。”
秦清不禁莞尔,张扬还是过去那样好胜。
陈绍斌道:“资本运作的根本并不在于实体,在于时机,如果你是操盘的人,你就会稳操胜券,如果你是接盘的人,那也没关系,只要你不是最后一个接盘的,总会有丰厚的回报在等着你。”
张扬端着黑咖啡喝了一口。
又有媒体记者站起来了:“张主任,既然有这么多的投资商都看好新城区,可是为什么真正签约投资的商家到目前为止寥寥可数,至于秋霞寺的重建,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并不能用商业事件来看待这件事?”
秋霞寺重建工程签约仪式在东江市政协礼堂隆重举行,出席这次签约仪式的有发起这次重和_图_书建工程的慧空法师,还有来自台湾的几位主要出资人,祁峰因为赞助两千万人民币,也受邀参加了签约仪式。
张扬道:“你们打算把香港的地皮炒高,然后在高点抛售,赢取暴利。”
武意拿起话筒道:“张主任,我们刚刚都听到了你的豪言壮语,不过刚才方市长说过,新城区要三年才能完成第一期工程,在短期内完成全面超越应该是不现实的,我们都很有兴趣知道,在你主管的招商领域,你打算花多长时间来完成对其他行政区的超越呢?”这个问题很现实很尖锐。
乔梦媛道:“我没听我哥提过。”
常凌峰笑道:“到底是党员,觉悟比一般人要高,政治立场比较明确。”
回到指挥部,看到常凌峰的办公室内还亮着灯,张扬走了过去,敲了敲房门,没多久就看到常凌峰出来开门,张扬故意伸头向里面看了看:“方便吗?”
武意道:“张主任,请恕我直言,距离年底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是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的。”
这种签约仪式的流程大家都很熟悉,无非是双方的代友人物讲话,先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人民,然后再肯定一下工作,预估一下签约带给东江的未来意义,总而言之基本上都差不多,换汤不换药,所以方知达和政协主席刘畅他们讲话的时候,下面的记者只是拍照,对于他们的话题很少记录,也根本不用记,这些话基本上是耳熟能详。
现场传来一阵笑声。
张扬道:“陈绍斌,我真不懂做生意,可你说的这些事根本就是在伤害自己国家的利益,咱们活着,有所为有所不为,这种缺德事我看你还是别跟着掺和。”
陈绍斌道:“差不多,确切地说不是炒卖地皮,是炒卖香港。”
张扬笑道:“武记者很心急,那好我就再回答你一个问题,不是事实,新城区作为一个刚刚启动开工的项目,如果拿来和其他的行政区放在同一位置上进行对比,本身就是对我们的不公平,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也告诉在场的所有记者,我们新城区的招商工作进展顺利,今年确定签约的金额在二十亿左右,请问这个成绩在各行政区中是不是排行老末?和我们达成签约意向的投资已经上百亿,在未来的一年内我们将会一一落实。”
廖博生当年曾经吃过这厮的亏,被他当众打过一个耳光,以廖博生的身份和地位,自然引以为奇耻大辱,可廖博生感到屈辱是一回事儿,表面上却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怨念,他笑得风轻云淡:“张主任到来之后,东江新城区的招商工作果然有了进步。”
张扬道:“前两天我出差了,刚刚回来。”
张扬笑了笑:“就那样。”关于西藏的事情他不想多提,岔开话题道:“章睿融没陪你啊?”
陈绍斌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我也不瞒你,最近翁良宇和乔鹏飞联手在炒香港的一块地皮,盘子很大,以他们的实力都不可能玩转,必须要借用外来的资金,做这种事,他们又不想借用银行的资金,所以他们必须吸纳一些成员,一起玩。”
陈绍斌笑道:“你放心吧,能骗我的人还没出现。”这厮自从富起来之后,自信心也不断增强。
平海省电视台、东江电视台、以及来自平海各大报纸的记者都来到现场进行来访,这是张扬预先安排好的。
秦清这个头疼啊,这不是把其他各区都给得罪了吗?虽然新城区在定位上是高过其他各区的,可是现在新城区连一栋像样的建筑物都没有,这厮居然放言要在短期内实现对其他行政区域的全面超越,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签约仪式的现场,祁峰和张扬相遇,他笑道:“张主任,最近很忙啊,都没见到你。”
这厮果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今年剩下的日子连一个月都不到,目前为止也不过落实签订了八个亿的投资合同,想要超越开发区的七十个亿谈何容易,如果不是在公众场合,如果不是当着这一双双的眼睛,秦清肯定会冲上去,揪住他的耳朵狠狠在他身上咬一口。
张扬点了点头,陈绍斌抢着把帐给结了,告诉张扬,等明天抽出时间约梁和*图*书成龙那帮人一起好好聚聚。
乔梦媛道:“海南之前的炒卖地皮的确富了一批人,可是这两年泡沫已经破灭,你大概不知道,那里闲置多少土地,空置了多少楼房,又有多少工程成为烂尾楼,现在这种现象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常凌峰道:“我说你什么思想,就我一个人!”
张扬道:“你眼红了,看人家赚钱这么容易心里不平衡是不是?”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你所说的这个翁良宇,我并没有听说过,他既然能和乔鹏举联手,想必这个人拥有相当的实力,这帮人绝非是做实业,确切地说他们只不过是一帮国际金融炒家,利用政治波动,有可能造成的影响,在经济上进行推波助澜,低买高卖,牟取暴利,这些人不会长期投资于某一固定项目,去获得长期而稳定的收益,他们的特点就是投机性强,务求在短期内获得高额的回报,从不考虑他们的行为对经济的伤害,对市场的扰乱,眼里只有利益这两个字。”
武意道:“张主任,我说这些话是经过调查的,我们虽然是媒体记者,可是我们新闻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可能我表达的不够精确,到目前为止新城区的招商工作名列各行政区中的末位是不是事实?”
陈绍斌笑了笑道:“要不,还是你抽时间帮我问问,那人叫翁良宇,新加坡富商,手上有创建投资和环宇投资两大公司,最近在大量吸纳资金,打算在香港投资地产。”
常凌峰道:“可以预见的是97年注定是金融上掀起惊涛骇浪的一年。”
张扬笑道:“我还以为里面藏着个人呢!”
现场的记者今天算是见识了这位张主任的狂妄,当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秦清点了点头,张扬挪动了一下话筒,首先笑眯眯看了那名女记者一眼,这厮的目光很有穿透力,看得那名女记者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张大官人倒开嘴笑了起来,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你贵姓啊?”
张扬马乒联想到了已经死去的前东南日报社社长李同育,难道自己和东南日报八字不合?从日报社出来的总是和他针锋相对?张扬笑道:“你很漂亮,一点都不像一个文字记者,应该上新闻联播!”
陈绍斌道:“就我那点财产,人家根本不会看在眼里,这件事是我们圈里的一个朋友提起的,我们打算把资金集中入股。”
常凌峰哭笑不得道:“你什么思想啊,深更半夜的,人家干嘛要陪我?我们孤男寡女的不怕人说闲话啊?”
陈绍斌道:“每个人看待风险的标准不一样,每个人对风险的承受能力也不一样。”
方知达的话迎来一片掌声。
张扬这才放心大胆的走了进去,看到常凌峰桌上的台灯亮着,图书、笔记摆了一桌子,这么晚了常凌峰仍然在为新城区的事情筹划着,看到常凌峰如此敬业,张大官人不由得感到惭愧,他拍了拍常凌峰的肩膀道:“凌峰,别这么辛苦,要劳逸结合,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两人正在谈话的时候,市长方知达在市府秘书长廖博生的陪伴下走了过来,祁峰笑着叫了声舅舅!张扬也恭敬道:“方市长好!”
张扬当晚回指挥部,自从他上次在袁波借给他的房子里被人查抄黄色光盘,张大官人总觉着那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已经很少去住,他在指挥部的办公室内有个小套间,现在没事经常去那里住。
方知达和秦清对望了一眼,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容。
“老封建,老古董!”张大官人给常凌峰下了个定义,事实上这货才是从封建社会过来的老古董。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虽然张扬有说大话之嫌,可是他的话还是很有料的,记者们都很喜欢,更何况眼看就是年底,无论张扬能不能完成他的目标,对他们媒体记看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又有新闻可做了。
张扬道:“今年我们落实的招商引资金额不会低于七十亿!”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常凌峰道:“你还是劝陈绍斌远离这一群体,除了真正的操盘者,谁也无法很好的控制风险。”
闪光灯不停闪烁,所有的长枪短炮都对准了张大官人,m•hetushu.com硬生生把秦清和方知达两位大领导变成了人肉布景。
双方签完字之后,彼此握手交换了合约,现场镁光灯闪成一片。
方知达微笑道:“我对新城的建设工作总体上还是满意的,我对新城区未来的经济前景长期看好,至于你所说的招商引资工作,我想还是交给新城区党工委秦书记来谈更为合适。”他很圆滑的回避了这个问题。
乔梦媛道:“不错,政治上风云变幻的时候蕴藏着各种各样的机会,可是往往在这种时候,风险也是巨大的,我始终认为,做生意要稳扎稳打,太冒险的事情我不做。”
东江政府方面特地出席签约仪式的有,东江市市长方知达,东江市政协主席刘畅,东江市佛教协会主席冯云路,副主席善果法师,东江新城区党工委书记工程指挥部主任秦清、东江新城区管委全副主任张扬,还有来自相关部门的不少领导干部列席。
武意还是很礼貌矜持的说了声谢谢。她是传媒大学的高材生,目前在东江日报当实习记者。
张扬笑道:“听谁胡说八道啊?”
陈绍斌道:“做生意是一回事,爱国又是另外一回事,你想想啊,就算我不去玩,别人一样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我赚了这笔钱,至少还可以用来回报社会,他们赚了钱,他们会干什么?他们会借着去炒卖新的题材,或许是澳门回归,或许是两岸统一,谁知道呢?”
张扬道:“我送你!”
方知达笑道:“你是东江晨报的记者,想不到你比我还要心急,新城开工建设才刚刚开始一个多月,你就等不及了。”
张扬道:“公平的来说我们从十月份开始才算正式组建新城区的领导班子,到年底也不过三个月,完成招商引资额二十亿就等于超越了其他区域。”
张扬一旁笑道:“秦书记,这个问题还是我来回答吧。”
等到乔梦媛走后,张扬道:“你小子说话也注意点,当着乔梦媛的面,别说她哥哥的事情。”
他这句话乍听没什么毛病,可张扬听明白了,什么叫有了进步?东江新城区的招商工作,在自己来到之前几乎等于零,算得上从头开始,在这样的基础上,随便干点都叫进步,谁让咱起点低呢,廖博生是在讽刺他。现在张扬当然不会再做当众打人耳光的事情了,他笑道:“多亏了各位领导的支持。
张扬摇了摇头道:“晚上有安排了,咱们改日再联络。”
张扬道:“我对做生意是一窍不通,不过陈绍斌,你丫也别太贪心,好不容易才成为先富起来的一批人,有钱做点实体多好,别搞什么资本运作,听起来蛮不着调的。”
方知达今天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对于媒体的问题也表现的比较配合,有记者问道:“方市长,我们都知道我市的新城区建设已经拉开了帷幕,可是我们现在去那里并没有看到太大的变化,请问,需要用多久的时间,我们普通的老百姓才能看到这座新城,这座新城又能够带给我们全体东江市民怎样的利益?”
常凌峰笑道:“你放心吧,我还懂得珍惜我的身体。”他邀请张扬在椅子上坐下,去给他冲了杯咖啡。
武意充满嘲讽道:“就是按照您的这种标准来评判吗?”
秦清看到现场记者济济一堂,这次的签约仪式俨然成为了一次新闻界的盛会,不禁低声埋怨张扬道:“不就是一个签约仪式吗?搞这么大动静做什么?”
记者们一个个把手都举了起来,当然都是朝向张扬的,这厮天生就是个新闻人物,往哪儿一坐,把市长方知达的主角光环都给抢过去了。
张扬道:“也不仅是为了这件事。”他又将刚才和陈绍斌见面的事情说了,常凌峰听完,眉头紧锁道:“这帮人都是利欲熏心啊。”
陈绍斌也看出乔梦媛在这件事上的回避。他低声道:“乔鹏飞厉害啊,你大概不知道,他和翁良宇联手在海南操作了一块地皮,一转手就赚了七个亿,如果在前两年海南房地产最为红火的时候倒还罢了,现在这种行情,他们居然能做得这么漂亮真是令人佩服。”
张扬道:“所以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张扬笑眯眯看着武意,所有人都在看着www.hetushu.com他,等待着他的回答。张扬转向方知达:“方市长,今年招商引资成绩最突出的是开发区吧?”
秦清听到这个问题内心不禁一沉,这记者的问题很尖锐,而且问到了点子上,可以说她提问之前应该对新城区的工作有过相当的了解,她向张扬看了一眼,发现张扬端着茶杯在那儿喝茶,似乎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陈绍斌道:“我不成,我爸现在都二线了,就算他过去当权的时候也不能和乔家相比,中央内部的绝密消息,他都是听乔书记传达的。”
现场一片哗然,秦清也不禁瞪圆了眼睛,心中埋怨道,你不吹牛能憋死?
方知达又道:“我了解大家的心情,可是罗马并非一天建成的,大家对东江新城的建成充满了期待,不得早一天建好,这可以理解,但是新城的建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稳步发展的过程,我们必须按照市里制订的计划,一步一步的来,预计我们的初期工程可以在三年内基本结束,到时候新的东江行政中心会建设完成,我们东江市委市府的办公地点也会迁往新址。随着新城的落成,将会在东江出现出一个新的政治核心、商业核心、旅游和谐、教育核心,会提升政府的办事效率,会带动区域经济发展,会给老百姓带来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
秦清松了口气,方知达暗骂这厮狡猾,武意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继续追问道:“张主任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签约仪式的最后,主办方特地安排了一场记者招待会,出席招待会的有东江市市长方知达、新城区党工委书记秦清和张扬。本来媒体记者还希望来访到慧空法师,可惜被慧空拒绝了,他走出家人,不愿引起社会上太多的关注。
秦清听到他把问题扔给了自己,反倒安心下来,她最担心的就是方知达利用这个话题做文章,当中给张扬难堪。
张扬道:“就是把你们的钱交给人家玩!”
乔梦媛道:“海南房地产出现问题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自己会是最后一个接盘者。”
张扬道:“可不是嘛,我也这么想,常言道,盗亦有道,做任何事都得有个原则底线,不能为了赚钱就不要底线利用政治事件,有目的的扰乱金融秩序,而获得巨额剩润,这就是损害国家利益。”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不是什么批评,就是有人提我意见,说招商工作严重滞后,挑毛病呗?我都习惯了。”
现场响起一片笑声,连方知达也不禁莞尔,这小子真是操蛋,什么话啊,难道文字记者一定要长得难看吗?再说了现在是记者招待会,人家提问你回答,你小子居然当众夸起了人家的长相,是不是稍嫌轻浮了一点?
张扬道:“总投资额五个亿,算上之前咱们签订的那些合同已经快八亿了,就是要这帮人看看,我是不是无所事事?我是不是不作为?”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这么近,不用你送,你们老朋友这么久没见面了,肯定有很多话想单独说,我就不耽误你们了。”她向陈绍斌摆了摆手。
陈绍斌笑道:“如果说不平衡,的确有一点,不过人家什么背景,国家政策有什么风吹草动,肯定比咱们先知道,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春江水暖鸭先知,对,就是这句,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把握先机,今天吹什么风,明天吹什么风,人家都清清楚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种人在商场上根本就不可能失败。”
那位女记者俏脸发烧的回答道:“武意!东南日报社的。”
常凌峰笑道:“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总有那么一些人,自己不干事,还想方设法去挑剔人的毛病,你不必理会他们,由着他们蹦跶,等将来用事实狠狠抽他们的嘴巴。”
张扬道:“这世上什么事情都有风险。”
乔梦媛淡然笑道:“我哥的事情我不清楚,我也从不过问他生意上的事情。”她打了哈欠,看来有些困了,抱歉的向他们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得回去了。”她并不想过多的谈论哥哥的事情。
张扬笑道:“那好,咱们就打个赌,如果我实现了这一目标……”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赌注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