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0章 决心摊牌

赵静把手里的服装袋放下,上前搂住母亲的脖子:“妈,你可想死我了。”
徐立华道:“我也知道,他们处到现在这种地步,已经不是我能够反对的了。”她顿了一下又道:“其实我也没想反对,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老了,谁都管不了,也不想生那些闲气。”
秦欢格格的笑。
秦清道:“差不多?到现在八字都没一撇呢,你居然说差不多?你难道不清楚现在一群人等着看你笑话呢?”
张扬隐约猜测到有事发生,在何长安对面坐下,轻声道:“刚下飞机?”
丁兆勇歉然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公司来了个很重要的客户,所以出来晚了。”
张扬笑着走了过去:“妈,好好的哭什么!”一边说一边递给母亲一张纸巾,他对眼前的情景早有预料,所以事先就准备好了纸巾。
何长安道:“他不敢!”
张扬低声道:“萌萌没事吧?”
张扬沉吟片刻道:“萌萌知道你回国是为了处理这件事吗?”
张扬能够理解何长安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其实他和秦家的恩怨是非难以说清,正如他刚才所说,是秦鸿江一手将秦萌萌养育成人,至于秦振东对秦萌萌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可他已经死了,付出生命的代价不可不谓惨痛,秦振东的死带给秦家的伤害是永远的,秦家人不可能原谅秦萌萌这个杀人凶手。何家和秦家究竟谁欠谁?恐怕连当事人自己都说不清楚。
张扬道:“妈,我怎么听着你这话好像是对我有意见啊?”
张大官人的内心顿时温暖了起来,的确是他儿子,不过这个儿子是秦欢,他大步冲出门去,看到了门外的秦欢,这么久没见,这小子黑了也壮实了许多,看来加勒比海的阳光让这小子茁壮成长,张扬一把就将秦欢给举起来了,在空中兜了个圈儿,激动地声音都有些结巴了:“臭小子……臭小子,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爸爸!”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别怕,这事儿差不多!”
秦清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喜过望:“真的?”
张扬点点头道:“那还有假?”
张扬笑道:“那边太阳毒,再晚两年回来就晒成一个黑炭团了。”
张大官人乐道:“好啊,你放心,我一定为你们争取最优惠的条件。”放下电话,这厮一伸手就把秦清给抱起来了,原地转了一个圈儿,秦清吓得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这是在办公室,门都没关,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小声啐道:“你快放我下来!”
秦清美眸生光的看着张扬道:“你还真是一员福将,刚刚说完大话,这边就有贵人相助。”
张扬牵着秦欢的手来到何长安面前:“何叔叔!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赵静笑道:“妈,我打算留下来陪你好好聊聊。”
回到玫瑰园,张扬打了个电话,让钟长胜过来,何长安离开东江的这些天,他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秦欢的身边,考虑到秦欢的安全问题,所以才做出如此安排,钟长胜过去是乔老的保镖,由他来保护秦欢最合适不过,无论是身手还是对异常情况的警戒嗅觉,钟长胜都是上上之选,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丰富的安防经验。
徐立华道:“还是叫阿姨吧!”一句话把丁兆勇闹了个大红脸,其实他和赵静已经领证了,在法律上已经是合法夫妻,叫妈也是理所当然的。可徐立华也有自己的想法,现在女儿和丁兆勇的事情仍然没有得到丁家同意,当父母的谁不心疼自http://www•hetushu•com己的儿女?徐立华对丁兆勇当然也没有任何的成见,她只是为自己的女儿感到委屈。
丁兆勇道:“张扬,我绝不会让小静受委屈的。”
张扬和丁兆勇两人喝了一斤酒,丁兆勇借着点微醺的酒意,站起身鼓足勇气向徐立华道:“妈,我敬您!”
张扬笑道:“这事儿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年底她回来,要不您当面问她!”
提起女儿徐立华就显得心事重重:“三儿,人家门槛高,咱们攀不起!”
张扬道:“小静和兆勇晚上会过来陪您吃饭。”
秦清本想安排宴清何长安,可何长安推说今晚还有事情,秦清看出他似乎有话想单独跟张扬说,所以也没有勉强。
张扬笑道:“他是我好朋友,这栋别墅就是借他的。”张扬并没告诉母亲钟长胜负责秦欢的安全,如果让她知道,肯定要担心。
张大官人听到这句话,脑袋嗡!地一下子,儿子来了?不会啊,安语晨刚刚才带他去瑞士,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张大官人起身准备向门外走去。
何长安笑道:“张扬啊张扬,我屁股还没把凳子捂热,你就惦记上我的钱了,真不够意思!”
秦清道:“欠!你欠我七十个亿呢!”
晚上的时候,秦清和常海心一起来玫瑰园看望徐立华,两人和张扬都有着亲密无间的关系,虽然没有公开身份,可是对徐立华当然要执婆媳之礼。
司机缓缓开动了汽车,张扬并没有问何长安要去哪里,不过他的心里存在着很多的疑问,何长安为什么突然把秦欢给带回来了?难道他不怕秦家找麻烦?
从何长安信心满满的目光中,张扬忽然意识到,何长安这次一定拥有绝对的把握,所以才带着秦欢归国和秦家摊牌,难道是文国权?这个念头刚刚产生就被张扬否决,因为文浩南和秦萌萌的关系,文家绝不会主动趟这趟浑水,何长安想要让秦家放弃对秦欢的争夺必须倚重某位地位超然的大佳,也只有通过上方的压力方才能震住秦鸿江。
徐立华也破天荒喝了一小杯白酒,看到女儿和丁兆勇之间如此幸福,她内心深处是欣慰的。
徐立华连连点头。
张扬道:“小欢留在国内会不会有麻烦?”
张扬得意洋洋道:“怎么样?哈哈,怎么样?周兴国和徐建基已经决定投资了,他们看中了新城区的B1-9地块,要在那里打造综合商业圈和高标准的住宅小区,总投资额不会低于五十亿,哈哈,只要市里给他们的条件合适,今年就能签约。”
张扬道:“不好吧,秦家不是什么好人,我早就领教过。”
外面进来的是常海心,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张扬,你儿子来了!”
秦清心说对你当然照顾,都照顾到床上去了。
何长安看着外孙安详的睡姿,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他低声道:“这孩子就是我的一切!”
徐立华看了看在外面巡视的钟长胜,低声道:“三儿,你这个朋友是干啥的?他晚上不走了?”
张扬笑道:“兆勇,其实我妈蛮喜欢你的,她主要是担心你父母那边,害怕以后小静跟了你会受委屈。”
秦清道:“别得意忘形,这件事我得赶紧向领导请示,帮他们争取最优惠的条件,建基集团可是咱们国内建筑行业的领头羊。”人逢喜事精神爽,笼罩在秦清心头的乌云瞬间尽去。
徐立华道:“他们两个现在处得怎么样和_图_书?”
徐立华道:“先吃饭,小静,去帮秦清和海心把菜端上来。”
徐立华牵着秦欢的手,跟着张扬来到车内,张扬道:“妈,小欢在东江呆一个星期,你刚好陪他玩玩。”
何长安道:“小欢很聪明,我也不会带他前往京城,我去找秦鸿江摊牌期间,就交给你来照顾。”
何长安道:“有什么说什么,我已经知道萌萌是我的女儿,现在我女儿没了,我不能再失去外孙,他们秦家要的是脸面,惹火了我,撕破这张脸皮,看看谁受到的损失更大。”
一旁秦欢道:“是啊,爸,你跟干妈什么时候结婚?我等着吃喜糖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次徐立华没有拒绝他的称呼,轻声道:“兆勇,你坐下!”
张扬道:“他们不问我我还得问他们呢?有这么玩的吗?我们的领导班子才组建多久啊?就把我们和其他各区作比较,天大的笑话。”
徐立华对这个消息并没有感到意外,这件事上的波折已经让徐立华有些心灰意冷,她没有流露出太大的惊喜,轻声道:“结婚还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只要你们俩觉着合适就行,我没啥意见。”没意见就是有意见,谁都能看出来徐立华的冷淡。
那边赵静搂着母亲让她试新买的衣服,还特地说明衣服是丁兆勇给买的。
丁兆勇点了点头。
此时房门被轻轻敲响了,秦清道:“进来!”
张场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什么高不高的?妈,我倒觉着这件事咱们不必较真,您想想,谈恋爱的是小静和丁兆勇,将来结婚过日子的也是他们,丁家说了不算,咱们说了也不算。”
徐立华伸手就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小欢说得对,我都等急了!”
丁兆勇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阿……”
张扬道:“你打算跟他怎么说?”
秦欢捧住张扬的面颊,对着他脸上响亮的亲吻了两下,弄了张扬一脸的口水,张扬哈哈大笑起来,他放下秦欢,这才看到了不远处的何长安,何长安笑眯眯看着他们爷俩儿。
丁兆勇看到徐立华没接自己的那杯酒,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脸不由得有些红了,赵静在下面悄悄拉了拉母亲的衣角。徐立华这才端起酒杯抿了口酒,轻声道:“兆勇,我看得出,你对小静是真心的,其实做父母的谁都想孩子有个幸福的未来,只要你们过得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何长安道:“秦家似乎已经查到了一些眉目,我这次带小欢回来,就是要跟他们摊牌。”
张扬道:“谁不知道您何老板财大气粗,可货币在高速的时代发展中始终是在贬值的,我劝您可千万别当守财奴,有钱要拿出来投资,只有不断地创造财富,才能保证您的资产不缩水。赚钱的同时也回报了国家回报了社会,两全齐美的事情和乐而不为之?”
晚饭之后,赵静、秦清和常海心陪着徐立华聊天,张扬则和丁兆勇一起来到外面坐下。
何长安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东江,因为秦欢的到来,张扬特地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听说秦欢来了,徐立华也是欣喜非常,专程从江城乘火车来到东江,为的就是见这个乖巧的干孙子一面,张扬带秦欢去迎接母亲的时候,徐立华的身影刚刚出现在站台上,秦欢就亲切的叫着奶奶扑了上去。
徐立华看了看时间,准备去厨房做饭,虽然何长安的别墅里安排了专门做饭的保姆,可徐立华还是想亲手做几个菜给儿女吃。
www.hetushu.com清和常海心都非常的乖巧,陪着她聊春阳聊平海,逗得徐立华开心不已。
张扬看到他们从外面走进来,忍不住责怪道:“我说你们两个有没有点时间观念?说好了五点半,这都过了一个小时了。”
赵静瞪了他一眼。
何长安哈哈大笑,他点了点头道:“我这次来平海为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带小欢来看你,第二件事就是准备搞点投资。”
秦欢那边已经和钟长胜玩起了警察抓小偷的游戏。
一直到六点半,丁兆勇和赵静才赶到了玫瑰园别墅。
何长安摇了摇头道:“这就是我没有带着小欢返回巴哈马的真正原因,如果让秦家查到萌萌的下落,他们绝不会放过她。”
提起赵铁生,徐立华不禁叹了口气道:“还不是你妹的事情,上次把他气得够呛,说什么不愿意来东江了。”
秦欢看到来了这么多的客人也是非常开心,拿着常海心给他买的玩具跑来跑去,钟长胜在一旁站着,目光一刻不离的守护者秦欢。
秦清笑道:“徐阿姨,您还是直接称呼我名字吧,叫我小清也行,我们听说您来东江,所以特地来看看您。”秦清和常海心抽出时间给徐立华买了礼物。
丁兆勇道:“妈,我和小静打算明年五一结婚,希望您能同意。”
徐立华擦干眼泪,捧着秦欢的小脸仔细端详着,含着泪光笑道:“长高了,壮了,也黑了。”
张扬看到她们对母亲如此尊敬孝顺,心中自然欣喜,他向母亲道:“妈,您别客气,我和清姐、海心不但是单位同事,还是很好的朋友,在工作单位,我们是领导下属相称,在外面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我们秦书记人很好,没有官架子,对我很照顾。”
秦欢还没有把时差倒过来,众人说话的时候,他已经靠在张扬的身上睡看了,张扬轻轻抱起他,来到何长安的奔驰车内。
何长安摇了摇头道:“没事,我安排好了,我去京城和秦鸿江见一面。”
事实证明张大官人绝对是员福将,他们刚刚回到指挥部,秦清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进行一番苦口婆心教诲的时候,他接到了周兴国从京城打来的电话,周兴国和徐建基两人看中了新城区B1-9地块,也就是位于未来东江行政中心对面的大片土地,张扬关心的只是他们投资的规模:“你们打算投资多少?”
徐立华点了点头,既然张扬说是他的朋友,自然人品信得过。
张扬道:“既然这么看好,有没有兴趣投资?”他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件事儿。
秦欢和大家玩得很开心,一直到很晚才睡,徐立华在床边给他讲故事,直到他完全睡熟,这才悄悄离开了房间。来到客厅看到张扬和赵静兄妹俩仍然在那里聊天,徐立华笑道:“怎么?今晚都打算留下来?”
徐立华忍不住笑:“都这么大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何长安笑道:“听说你把我的兰博基尼给撞了,所以我特地回来看看!”
秦清道:“张扬,咱能别总是信口开河不?非得要把自己弄到风头浪尖上不好,我是担心你。”
张扬本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却想不到时隔这么久,终究还是暴露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除了他和何长安之外,就只有国安那些人,想到国安,张扬不由得心底一沉,当初有了邢朝辉的帮助,他才成功劫走了秦萌萌,难道邢朝辉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张扬笑道:“薛伟童那和图书边的合约年底之前肯定能签下来,如果建基集团的这一单能够顺利签下来,我们就超出开发区,成为今年东江招商引资方面当之无愧的老大,那帮想看我笑话的人这下都傻眼了吧。”
徐立华道:“你还知道啊,你和嫣然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张扬还是担心秦萌萌目前的处境,他低声道:“萌萌的事情会不会被发现?”既然对方能够发现秦欢,就很有可能顺藤摸瓜找到秦萌萌。
何长安摇了摇头:“她好不容易才从过去的痛苦中摆脱出来,我当然不能告诉她这些,我不想增加她的心理负担,我只是说带小欢回国看看。”他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只想让我的女儿和外孙平安,其他的事情我都不在乎了。”
此时秦欢从后面冲了过来,举起水枪瞄准了丁兆勇和张扬射击,张扬故意装出躲避不及,然后凶神恶煞般冲了过去,秦欢发出欢快的尖叫,向楼梯上逃去。
张扬道:“不用!”有他在秦欢身边,什么人也伤害不了这孩子。
汽车来到东江玫魂园高级别墅区,何长安在这里也有一栋别墅,张扬帮助秦欢脱去鞋子,将他抱到房间里睡下。蹑手蹑脚的退出来。
何长安低声道:“可能你不会理解我为什么要带他回来,小欢还小,我不可能让他不明不白东躲西藏的过上一辈子,萌萌可以,小欢却不可以,我这次回来就是要给他一个身份,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何长安的孙子!”
徐立华又把目光转向张扬,张扬笑道:“我也留下来陪您聊天。”
一家人在餐厅坐下,张扬把钟长胜也请过来坐了,钟长胜虽然坐下但是并不用酒,他是个极其负责的人,既然张扬把秦欢的安全交给了他,在这一期间,他就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丁兆勇这才知道秦清和常海心都来了,他用肩膀扛了张扬一下,低声道:“厉害啊,一箭双雕。”
张扬笑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老子的事情轮得到你这个小屁孩多管?”
张扬拍了拍丁兆勇的肩膀,帮他化解尴尬道:“兆勇,今晚咱们哥俩可得好好喝两杯。”
赵静一进门就叫开了:“妈!妈!”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
张扬点了点头道:“知道啊!正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这么说,我不怕丢人,大不了就是完不成任务,完不成任务,我也不见得会少一块肉。”
徐立华束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笑道:“小静,怎么这么晚啊?”
周兴国笑道:“那块地这么大,涉及到商业开发,民用住宅,综合娱乐,我们回到京城之后,征求了不少专家的意见,只要东江市方面给我们的条件合适,这件事基本就定下来了,总投资额不会低于五十个亿,下周建基过去和你们详谈,我只是投资方,具体的事情都由他来负责。”
张扬对何长安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何长安的能量很强,他不但有钱,而且在上层拥有很多的关系,文国权只是其中的一个。张扬还是有些顾虑,他提醒何长安道:“小欢毕竟是小孩子,你不怕他把萌萌的事情说出来?”
何长安坐下之后,目光就落在墙上挂着的那幅东江新城区规划图上,他微笑道:“东江新城区选址不错,这一带风光秀丽,景色宜人,东江领导班子的眼光还是很准确的。”
当天的记者招待会结束之后,张扬和秦清和_图_书一起同车返回指挥部,秦清始终没说话,不过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此时的无奈,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说什么都没用,张扬当着这么多媒体记者的面,当着市长方知达的面夸下了海口,七十个亿,都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有没有谱。
何长安道:“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我会去和秦鸿江摊牌,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小欢。”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丫少废话,小心我揍你啊!”
丁兆勇因为徐立华的态度,情绪显得有些低落,他低声道:“你母亲好像不太喜欢我。”
“挺好的。”
“说得轻巧,市里问下来怎么办?”
徐立华见到她们都是相当的客气,尤其是对担任过春阳县委书记的秦清,徐立华甚至都有些惶恐:“秦书记,您怎么来了?”
秦清和常海心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孩,抢着陪徐立华去厨房帮忙了。
张扬狠狠在她唇上吻了一记,这才将她放回座椅,秦清整理了一下被他弄乱的衣服,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
却听到外面一个欢快的声音道:“爸!”
丁兆勇马上把姨这个字给咽了下去:“妈!”
何长安对张扬拥有着同样的信心,他感叹道:“我活了大半辈子,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复秦家,我一直以为秦鸿江见死不救,却没有想到萌萌其实是我的亲生女儿,秦鸿江将她养育成人,他们家却又伤害萌萌如此之深。”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就我这心理素质什么风浪能把我给打趴下?”
丁兆勇点了点头。
秦清现在是彻底相信张扬的运气了,这样鸿运当头的人,干什么事情都是无往不利,他这边说完大话,那边投资商一个接一个的主动登门,照目前这势头来看,别说是七十个亿,搞不好他都能弄到六百个亿,当然这些商人绝不是为了交情过来投资的,这些人都有着精明的头脑和超出常人的眼光,他们一定是看好新城区的未来发展,所以决定来这里投资。
秦清也过来和何长安打招呼,并邀请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
两人都笑了起来,以何长安和张扬的关系,他当然不会介意一辆兰博基尼。
张扬皱了皱眉头,难怪何长安全带着秦欢返回国内,看来他和秦欢之间的关系也已经被人知道了。可马上他又否定了这个念头,自始至终何长安都躲在幕后,他和秦萌萌母子的关系并没有任何人知道,秦家人对此应该是一无所知。
何长安在书房内等着他,他此时的表情显得有些严肃。
张扬又道:“我赵叔怎么没来?”
徐立华抱着秦欢,眼泪不由得下来了:“小欢,让奶奶看看,可想死我了!”
何长安道:“小欢的事情应该被秦家知道了。”
何长安道:“我已经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我会保证女儿的安全。”他并没有详细说明自己的计划,笑了笑道:“我去京城最多呆一个星期,这一周的时间内,你刚好带着小欢好好玩玩。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我专门聘请了两名保镖。”
但是无论他们愿不愿意,秦欢都和他们有着密切的关系,秦欢是何长安的嫡亲外孙,而他又是秦振东的亲生儿子,秦家的长孙,秦家人就算再恨秦萌萌,也不会把这种仇恨延续到这个无辜的孩子身上,毕竟秦欢的身上流淌着秦家的血,何长安敢于和秦家谈判的重要原因也基于此。
张扬一边开车,一边悄悄看了看秦清的脸色,不由得笑道:“怎么着?我欠你钱吗?小脸儿拉得跟长白山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