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3章 只饮三杯

三宝道:“人活在俗世之中,即便是修行历练,谁也不能做到将周围的一切全都割舍抛去,试问一个僧人可以做到,不看、不听、不闻、不理吗?”
张扬这才起身离去,他走后不久,秦清和常海心也áng睡了房间是上下铺,常海心睡上面,秦清睡在下面,两人刚刚睡了一会儿,就听到房门响动,显然是有人在外面用钥匙开门。自然是张扬无疑,秦清刚才送他走的时候就将房门反锁了,从外面无法打开。她想起张扬徒劳无功的可怜相不禁吃吃笑了起来。
张扬嘴里说要走了,可仍然没有起身的意思:“清姐我看以后行政值班,就别排你们自己了,女孩子值班不方便,还是我们这些男人来吧。”
乔振梁点了点头,女儿考虑事情还是比较周到的。
秦清稍稍用了点力气,可里面还是没动静。
三宝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再去了,乔夫人应该有心病,她总认为自己是一个罪人,佛经上的道理她偏偏又都懂得,我去讲经,好比一个小学生对着一位大学生讲1+1=2,只会贻笑大方,还是等我师父回来,让他开导乔夫人几句吧。”
乔振梁向楼上看了一眼道:“你妈怎样?”
来到指挥部的时候,发现秦清也在,她和常海心正在办公室里聊天,她们两人无论谁值班的时候,对方都会留下来陪同作伴。
常海心感觉有些不对头她拿起电话拨打了张扬的手机,手机铃响了,张扬过了一会儿才接通了电话:“海心什么事啊?”
三宝和尚道:“其实乔夫人对佛学的理解比我要深,今天我去有些班门弄斧了。”
常海心一听心里顿时开始发毛了:“你没开门……”
秦清道:“他能出什么事情?”话音刚落,走廊的灯一下熄灭了。
张大官人从三宝的这些话中觉察到,即便是当和尚也没有那么简单。
乔梦媛道:“在听三宝大师讲经呢。”
三宝道:“了解我什么?”
张大官人嘿嘿笑道:“你们怎样叫,保安都不会醒,我用了点迷香将他放倒了,不给我开门,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张扬道:“我看得出她喜欢听你讲经。”
张扬道:“别吹了啊,遇到我这样的,你一个回合都撑不住。”
常海心道:“你在哪儿?”
乔振梁道:“他的心眼儿未必比你少!”
秦清道:“要不我去看看……”
三宝道:“那时候寺内根本没有僧人,我是说文革之后。”他吃了口菜,喝了口酒,慢条斯理道:“后来因为张主任的到来,发现了地宫和佛祖舍利,南林寺经历了从衰落到兴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种种的世情。”
秦书记第二天醒来所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以后她和常海心不参加行政值班了,这一夜虽然消魂刺激,可她毕竟于心有愧,身在其职不谋其政,辜负了领导的信任,而且她可以断定,只要她们值班,张扬就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常海心放下电话,吓得溜到了秦清的床上,小声道:“清姐他说他没来……在自己房间内呢!”
常海心道:“天下间有几个像你这样姆”
张扬道:“别介和_图_书啊,真要是长了一身鸡皮疙瘩你可嫁不出去了。”这厮胆大,当着乔书记的面也敢趁机调戏一下乔家大小姐。还好乔书记开通的很,并不介意张扬的玩笑,还跟着附和道:“是啊,嫁不出去怎么办?”
常海心吓得哇!地叫了一声,可突然腰间一麻,她软绵绵就倒了下去,被一人抱住,秦清眼前一片黑暗:“海心!海心!”一缕轻风从她的身后袭来,秦清毕竟武功已有小成,她娇躯拧动,身体向前方投去,试图脱离对方的偷袭,可无论她反应如何迅速,都没有逃过对方的一指,秦清被点中之后,身躯顿时酸软无力,也被对方一把就给抱在怀中,黑暗中虽然看不清偷袭者的面目,可是从这熟悉的胸怀已经辨明这个偷袭她们的家伙就是张扬,秦清道:“你要是不放开,我就叫救命了!”
秦清和常海心回到房内,腿都软了。真不知道这厮怎么这么大的精力。
张扬道:“别人我不知道,你肯定做不到。”
秦清俏脸通红,还好黑暗中看不清她此时的样子,这里毕竟是工作单位,秦清真是羞到了极点,她终于意识到和张扬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秦清道:“你还是赶紧出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乔振梁笑道:“好,好,好!”他喝了口茶,向张扬道:“张扬,晚上一起吃饭吧。”
张大官人道:“被窝里呢?”
乔梦媛笑道:“大师,您才客气呢,其实我点的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您看看菜单,选您喜欢的点。”
乔梦媛在桌下用膝盖碰了张扬一下,这样的和尚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其实她认识三宝和尚也有不短时间了,可她不了解三宝。
常海心道:“这个死人,一点都不关心我们……”
乔振梁也很客气道:“大师辛苦了。”
三宝下车的时候已经摘去了全部的伪装,如果不是乔梦媛在场,他早就要大声抱怨了。
秦清又催促道:“你去睡吧!”其实两人心底都想让张扬陪着,可毕竟面子上抹不开,虽然她们被张扬弄到了同一张床上,可矜持总是还有的。
乔振梁笑着点了点头,在女儿的帮助下脱去了风衣:“张扬,干得不错嘛,最近东江的几位市领导对你都是赞不绝口。”
里面空调开着,很暖和,张扬笑道:“你们不怕闯进来一个流氓犯?”
前方已经看到了秋霞寺工地的灯光,张扬想起三宝给孟传美讲经的事情,微笑道:“三宝,以后啊,可能还得请你过去帮忙。”
秦清低声道:“大胆淫贼,你想怎样?”
秦清道:“赶紧回屋睡觉去,一身的酒味儿,你整天酒后驾车,早晚会被人给抓住。”
张扬道:“我也不清楚,只是省厅说案情严重需要时间来调查,所以秋霞寺工地就停在那里,秋霞寺重建是我们新城区的重点工程,而且这件事涉及到两岸关系,所以我觉着如果停工太久时间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好嘛,过去是去庙里烧香,在家里念经,现在居然把和尚都请到家里来了,让别人看到成何体统啊!
三宝和尚咧着嘴道:“乔总太客气了!”这厮一和_图_书离开乔家,世俗气不由得又表露出来了。
这下秦清问了一声:“谁啊?”外面又静下去了。
三宝和尚虽然知道乔振梁就是省委书记,可在孟传美面前也表现的不卑不亢,这厮的头脑极其灵活,张扬是把他定位成一个佛法精深的高僧请到乔家来的,如果他见到乔家人表现的奴颜卑膝,肯定让人家看不起,那叫自毁形象,三宝这么聪明,当然不会去做。
乔梦媛道:“我压根也不想嫁,一个人过得自在,我可不想再多一个人管我!”
张扬道:“秘密吗?”
张大官人当然不会厚此博彼,弄得秦清软瘫成泥,连连讨饶之后,翻身扑到常海心的身上,解开她的哑穴,在常海心娇柔婉转的呻吟声中,奋勇再战,这一夜张大官人一直折腾到凌晨两点,这才将被他收拎的服服帖帖的两位美人儿送回值班室。
张扬却是见怪不怪,在初始时的震骇之后马上就释然了,这三宝和尚是个奇葩,什么事发生在他身上都不足为奇。张扬一仰脖也把那杯酒给干了,笑道:“三宝啊三宝,你不戒酒啊?”他一边说话一边把酒给三宝和尚满上。
三宝又叹了口气道:“寺里的账目发生了一些问题,我发现之后,悄悄调查,发现是方丈做了手脚。可不巧的是,我查他的事情又被方丈发觉,所以他处处排挤我,从此对我冷淡疏远我看到前途无望,所以才……”
常海心一直到起床的时候都是面颊发热,想起昨晚的事情,她不由得有些担心,自己昨晚叫得是不是有些大声了,可是有些事真的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三人来到乔梦媛事先就定好的房间内,乔梦媛为了感谢三宝和尚上门相助,特地点了清林的特色菜。
张扬道:“说来听听。”
乔振梁听完之后道:“事情是不是查清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待会儿还得带三宝大师出去吃斋。”
常海心笑道:“没事,我们都学会了你教的防身术,一般的人三两个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乔梦媛不无责怪的瞪了张扬一眼,把他的行为视为对三宝的不敬,可人家三宝不在乎,伸出三根手指道:“只饮三杯!”
张扬哈哈大笑,他自己带了瓶酒过来,清林这儿并不限制客人用酒,不过僧人在这里是不能用酒的,张扬给乔梦媛倒了一杯,又故意招呼三宝道:“你敢来点吗?”
乔振梁看到眼前情景觉着张扬有些胡闹,可想想这种方法的确也有必要。他向乔梦媛低声道:“何必这么麻烦,让张扬直接将车开到咱们车库就是。”
张扬听到三宝的话,对孟传美越发的好奇,三宝既然不愿意去,当然也不好勉强,他将乔振粱已经出面帮助秋霞寺说话的事情说了,三宝欣喜道:“太好了,乔书记肯说话,这件事肯定没问题,我马上通知工地,做好复工的准备。”
张扬在值班室的床上坐下来。
两人都穿好了衣服,这才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外面并没有人,走廊上空空荡荡的,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秦清指了指楼下,她们相互扶持着向楼下张扬的房间走去,张扬的房间已经关了灯。秦清小心翼翼的敲了敲房门,没有任何反应m•hetushu.com
张扬道:“没事儿,传达室的保卫睡了,我把这栋楼的大门也给锁了,他上不来。”
三宝道:“我自幼皈依佛门,奉行佛门戒律,可后来发现佛门的清规戒律数千年来从未改变,可时代在变,我们却始终止步不前。”
三宝和尚道:“世上的任何事对我们出家人来说都是一场修行,又有何苦?”他微笑告辞。
张大官人忙得不亦乐乎,让两位美人儿雨露均沾,秦清还能说话,常海心干脆就被他制住了哑穴,秦清担心张扬闹得动静太大被外面听到,轻声嗔道:“你别闹了,要是让别人发现了”
张扬道:“那我走了啊!称们俩注意安全。”
当乔书记招牌式的笑声响彻在客厅中的时候,张大官人刚才的那点儿非分念头顿时烟消云散,这厮咧着大嘴迎了上去,居然抢在乔梦媛之前接过了乔书记的公文包:“乔书记您回来了!”
乔振梁倒是没考虑到这一层,他和三宝和尚不熟,也没有留和尚在家里吃饭的打算,这倒不是因为乔振梁不够热情,而是他觉着这件事透着别扭。乔梦媛道:“爸,我回头带他们去清林素菜馆吃,已经订好位子了。”
张大官人道:“放着香喷喷的两位美人,你说我想怎样?”
张扬经过行政值班室的时候,故意咳嗽了一声。已经是年底了,夜晚的温度都在零度以下,值班室的房门紧闭着。
张扬道:“以后你们的班我来值。
秦清从里面打开了房门。
秦清道:“新城区指挥部成立没多久,人手上不足反正行政值班也没啥事儿,我们姐妹俩搭伴,刚好聊天。”
三宝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不吃肉,但是酒还是喝一点的,张主任,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三宝先干为敬!”三宝端起那杯酒,一仰脖喝了个干干净净,这下不仅是乔梦媛目瞪口呆,连张大官人也被和尚给震住了。
张扬笑道:“你不觉着这样别有情趣吗?”他解开了常海心的穴道,却仍然控制住秦清,开始全力攻击起身下的清美人,秦清哪受得住他的连番逗弄,再加上身体不能动弹,只能承受张扬的进击,不一会儿就娇嘘喘喘,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常海心躺在一旁,如此近距离的看到听到两人的缠绵,情欲也被挑起,娇躯在张扬的身上情不自禁的厮磨起来。
张扬想起三宝和尚拜托他的事情,这件事其实他们新城区指挥部也问过,不过木材藏毒事件被省厅当成大案来办虽然张扬和案件的负责人姜亮是哥们,可涉及到公事,姜亮也很认真,如果按照正规程序,短期内秋霞寺也不能顺利复工。眼前正是一个机会,于是张大官人将这件事告诉了乔振梁。
张扬拿起一大玻璃杯,哗啦一下就倒满了,放在三宝面前,这一杯足有二两。
秦清道:“我知道,没有手机铃声也没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她也感到有些害怕了,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张扬的电话可则可恶的家伙居然关机了。
乔振梁做事倒是痛快,当即就拿起电话给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打了电话。高仲和听乔振梁过问这件事也觉着有些奇怪,省委书记大人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这种小事了m•hetushu•com
常海心点了点头,秦清穿好衣服,常海心有些害怕:“清姐,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透过窗口向大门处望去,传达室关着灯,大门锁得好好的,保安应该已经入睡了。
张扬回到新城区指挥部休息,当晚恰巧是常海心的行政值班。
清林素菜馆是东江比较有名的素菜馆之一,位于宝严寺外,这里常有僧人光顾,所以张扬和乔梦媛带着三宝和尚过来吃饭并不显得太过突兀。
“咱们在性格的某一方面有共同点。”
晚上张扬将三宝送回秋霞寺工地,三宝叹了口气道:“张主任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对你说。”
三宝道:“谁也做不到,就算有人似乎做到了也只是装成做到了,自欺欺人罢了。我在南林寺之时,经历了寺院最为衰落的时光。”
人家不但会喝而且能喝,这酒量还非同一般,一玻璃杯白酒下肚,三宝和尚砸吧砸吧嘴道:“也就是你们政府官员能弄到真茅台,市面上假茅台太多了!”
常海心也笑了一声,轻声道:“谁?”其实根本不用问,这座大楼内只有他们三个。
张扬一看菜单,这儿虽然是素菜馆,可菜都不便宜。
三宝道:“出家人不在乎饮食的,对我们来说美食也是一种诱惑。”张大官人道:“你还是别吃了,我给你十块钱打的,你回去自己下面条吃吧。”
张扬目前属于指挥部的常驻人口,芙蓉园新房的钥匙虽然已经拿到了,可还没有开始装修,其实就算装修了,他也不会每天回去住,还是在单位住方便一些。
张扬道:“好像不至于吧,七几年的时候比现在可惨多了。”
三宝道:“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当上方丈更吸引我,这是我从出家就立下的志向,为了这个志向我能够抵受住种种的诱惑。”
乔振梁看了张扬一眼,张大官人心说今儿是好心办坏事了,乔书记肯定嫌他多事,不干都干了,只能装傻,张大官人坐在那里是一言不发,反正有乔梦媛呢。乔振梁何许人也,当然猜到这件事百分百是张扬给张罗的,这小子什么人都认识,不过把一个和尚领到自己家里来,是不是欠缺考虑啊?
三宝道:“我可不敢与张主任相比。”
三宝和尚看了看满桌的菜道:“既然佛祖想要用美食考验我,贫僧只能接受考验,哪有退缩的道理!”
乔梦媛道:“爸!这不是为我妈考虑吗?在自己家里,您就别强调什么党性原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行不?”
张扬笑眯眯看着乔振梁,这件事肯定成了,只要乔书记发话高仲和当然不敢不听,明天应该就可以正常复工了。
张大官人才不管那么多,把两位美人儿逐一抱到了自己的床上,这厮也就是一张一米二的单人床,这张床上躺了三个人,虽然暖和,可毕竟局促,不一会儿功夫常海心和秦清都被他扒了个一丝不挂,她们两人躺在床上,张大官人自然无处可躺,这厮也没有跟她们并排躺下的打算,一会儿钢丝床就发出可怕而有节奏的吱吱嘎嘎的声音,这声音在静夜里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常海心和秦清真是羞不自胜,这厮是怎样的荒唐,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这还是张大官人从三宝和hetushu•com尚的身上第一次感受到真的东西,也是张扬再次发现了三宝的闪光点,张扬道:“三宝,我好像有些了解你了。”
乔梦媛道:“爸,是我让张扬帮忙请三宝大师过来的,张扬还专门让三宝大师穿上了他的衣服,就是害怕被别人看到,你说他这人是不是顾虑太多了啊?”乔梦媛说的很巧妙。乔振梁听女儿这样说,顿时明白了,她是为张扬开解呢,顺便把这件事说清楚,告诉自己不用太过疑虑。他笑了笑道:“你们啊,让我怎么说你们才好。”
张扬道:“全都是乔书记指导有方,我一直以乔书记门生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凡事但求竭尽全力做到最好,生怕丢了您的面子。”
乔梦媛可听不下去了:“张扬,你肉麻不?我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常海心笑道:“流氓犯倒是闯进来一个,不过我们不怕!”这话倒是不假,张扬对她们俩什么事儿没做过,她们怎么会害怕?
乔梦媛道:“佛门乃清修之地,外界的凡尘俗世本不该干扰到你们。”
乔振梁笑得越发开心,这小子的马屁拍在明处,让人一听就知道他在拍,不过听起来还是舒坦,乔振梁当然明白张扬不是真心拍,他就是想利用这种方式让自己高兴。不过领导高兴了,这马屁就算是拍得成功,只能说这小子境界又提升了。
张大官人唯有苦笑,这年月连和尚也贪污。张扬道:“其实寺庙的三产都交给你做,你要是想贪机会比他更多。”
常海心道:“他该不是出什么事橡了吧?”
三宝道:“寺院需要经营方能维持运转,方丈派我来负责这件事,我自然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饮酒就是那时学会的,不过,我对饮酒也没什么兴趣,可能是天生酒量很大,喝多少都不会醉。”说到这里,他喝完了第三杯酒,张扬再倒,他无论如何都不要了。
三宝点了点头道:“我之所以选择前来东江,是因为我在南林寺遇到了麻烦。”
张扬笑道:“这么冷天,我开门干什么?你们俩在一起我放心,赶紧睡吧,我累了!”
乔梦媛笑道:“他哪有那心眼儿。”
三宝和尚给孟传美讲了一个半小时的佛经,这会儿也从佛堂中走了出来,孟传美居然亲自把他送了下来,这对孟传美来说可不多见,乔振梁也不由得多看了三宝一眼,看来这个和尚还是有些本事的。
外面停止了动静,静了好长时间,房门又开始响起来了。
张扬赶到门厅,不忘将棒球帽卡在他光秃秃的脑袋上。
三宝和尚向乔振梁双手合什,口宣佛号,表情平和,拿捏出一脸的高僧相。
乔振梁把张扬刚才说的话重述了一遍,最后总结道:“我看这件事也不能总拖着,出了事情要马上解决,既然证明了这些佛门弟子和这起贩毒案没有任何的关系,就要还给人家清白嘛,尽快复工,就算还有案情没有查出,你们可以派人进驻工地现场去查啊!”乔书记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乔梦媛从父亲表情的微妙变化中还是察觉到他对这件事的不悦,挽着父亲的手臂让他坐在沙发上,又倒了杯茶给他,娇声道:“爸,妈最近心情不好,又不愿出门,所以我才想请大师来家里开导开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