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8章 一切了之

张扬低下头亲吻着她的樱唇,楚嫣然主动送上香舌,张大官人柔声道:“疼吗?”
张大官人接连几个起落已经落在楚嫣然刚才所处的堤岸之上,然后跳入湖水之中。
张大官人的本意只是做做样子,却想不到楚嫣然要来真的,望着寒光凛凛的刀锋,不由得心底一颤:“那啥……干什么?”
楚嫣然点了点头,转身向厨房走去,不一会儿就拿着一把大号的剁骨刀走了出来:“这把够锋利了,保管一刀下去,什么麻烦都没有了!”
楚嫣然道:“你和秦清之间的事情,我早就察觉到,你和顾佳彤的感情更是人尽皆知,除此以外,还有好多好多,你不仅仅是勾三搭四,你简直就是勾五搭六,勾七搭八!”
楚嫣然进入浴室,张大官人就坐在门外,很沮丧,也很担心,他听到了里面的水声,轻声道:“丫头,别干傻事儿,我在外面,你干什么我都听得到。”
张大官人今天是豁出这张脸皮不要了,他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道:“不去,我丢不起那人……”
听到这里楚嫣然冷笑了起来:“张扬啊张扬,你这人简直是无聊透顶,你不想娶我就算了,何必编出这样荒唐的理由。你有什么想法,只管说出来,以后我绝不会缠着你!”
楚嫣然默默站起身向浴室走去。
楚大小姐手握剁骨刀,周身弥散出前所未有的强大杀气。
楚嫣然不是第一次落水,张大官人也不是第一次救人,无论落水的还是救人的都有经验,更何况张大官人反应的速度及时迅速,跳入水中之后,发现湖水并不深,很容易就把楚嫣然给抓住了,张扬抱着楚嫣然湿淋淋的从湖水中爬起来。
张大官人因为情绪激动,血色上涌,脸变得通红。
楚嫣然握着水果刀,向前走了一步。
楚嫣然从鼻翼中轻轻嗯了一声,她的双腿终于微微打开,张大官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了,他抓着楚嫣然腻滑坚挺的胸膛,勇敢的冲了上去。
张大官人道:“那……那我准备准备啊……”
既然说了,张大官人也不怕把话全都说出来:“你真没觉着我有问题?我在感情上三心二意处处留情,那是因为我脑子里压根就没有一夫一妻从一而终的概念,在我们大隋朝那会儿,稍有身份的人谁不是三妻四妾?没三五个红颜知己,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你说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也好,你说我道德败坏也好,可我从没认为自己做错,而且更荒唐的是,我对每段感情都很用心很投入,是不是不可思议?”
张扬道:“什么?”
张扬道:“那我就骗你一辈子!”
张扬将楚嫣然抱回卧室,放在了床上,解开了她的浴袍,轻轻抚摸着她圆润丰满的胸膛,楚嫣然的娇躯在他的抚摸下轻轻震颤着,楚嫣然在竭力忍受着张扬的挑逗,白嫩的肌肤在张扬无微不至的爱抚下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外面雪越m.hetushu.com下越大,室内却是温暖如春,楚嫣然的娇躯在朦胧的天光下更显妩媚动人,张扬亲吻着她的樱唇,揉搓着她的肌肤,楚嫣然的一切如此完美,秀美的长发,春水般纯净温柔的眼眸。笔直光洁的琼鼻,红润迷人的樱桃小口,白嫩柔滑的肌肤,一切让张扬如此迷恋,他深深地陶醉其中,亲吻着楚嫣然的每一寸肌肤。
张大官人信誓旦旦道:“我发誓,对你我再也不说谎话,我永远不说谎话!”
楚嫣然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和理智,刚才的脆弱和忧伤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楚嫣然道:“那你……”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没见过你这样惩罚别人的,为了惩罚别人还得把自己给搭进去,大冷的天,非得往湖里跳,这不是找罪受吗?”
沐浴后的楚嫣然和张扬都换上了干爽的衣服,两人面对面坐在客厅内,彼此间分开了一些距离,此时的张扬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在那儿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张大官人一脸悲壮:“接上干什么?都是这玩意儿惹得祸,这是我罪有应得,一切了之,一了百了。”
张扬鼓足勇气道:“你骂我两句!”
张大官人有些胆寒了:“嫣然……好像……好像用不着那么夸张?”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我看,我还是做个女人!这辈子咱俩做姐妹!”
“能够帮我疗伤的只有你!”张扬关键时刻的甜言蜜语格外动人。楚嫣然被他抱在怀中,看不到他到底伤在了哪里,刚才只是关心则乱,可冷静下来,却意识到张扬这么高强的武功不至于会被自己失手落下的剁骨刀砍伤。她敏锐的觉察到了张扬双目中的欲望,俏脸羞得偏到一边不敢看他。
张扬的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捏着楚嫣然白嫩修长的美腿,身体压了上去,双手她的娇躯上尽情的抚摸,嘴唇也在她娇嫩的肌肤上密密的亲吻。楚嫣然竭力承受着他的侵犯,最让她害羞的却是自己刚才握住的那部分开始在她双腿之间穿梭,不时触及她最隐秘的地方,楚嫣然咬住樱唇,娇躯不住扭动,试图阻止张扬的下一步举动,她笔直修长的美腿,夹住张扬试图寻求突破的部分。张扬感觉到她的抗拒,停下了动作,楚嫣然感觉到他停止进犯,不由松了口气,他们就保持着这亲密无间的姿式静静的压在一起。
在他的亲吻下,楚嫣然的脸颊红艳艳的越发诱人,她闭着眼睛伸出手去,很小心的握住了张扬茁壮坚挺的部分,也终于明白张扬的诡计,刚才落下的剁骨刀并没有将他一切了之。楚嫣然羞涩的表情极其复杂,看得出她此时内心仍然充满着矛盾和犹豫。张扬的亲吻就要将她融化,楚嫣然发现自己忽然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她睁开美眸,看到手中握住的部分正在她的掌心张牙舞爪般的跳动,她羞得连脖子都红了,看到张扬并和_图_书没有注意到,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确信上面根本没有任何的伤痕。
“你怕我自杀啊?”
张扬道:“好死不如赖活着,要不,我还是把我自个给切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干脆变性得了,做不成夫妻,咱们以后就当个好姐妹,你也用不着这么纠结!我以后也肯定不会再做对不起你的事儿,我一切了之。”
张大官人后悔到了极点,早知楚嫣然这样的反应,还不如一直欺骗下去呢,可张扬也知道,没有什么事可以永远欺骗下去,这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什么德行,楚嫣然肯定知道,如今他们的年龄也都不小了,谈婚论嫁不免要被提上日程,这次前往东江,就算宋怀明不提,柳玉莹也必然会说起这件事,早晚都得面对。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你是外星人我都也要你!”
楚嫣然黯然无语。
张扬将一把水果刀放在茶几上。
看着慌忙手脚为自己跑前跑后的张扬,楚嫣然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她忽然问道:“知不知道刚才我跳下去的时候想什么?”
“可……”楚嫣然看到张扬手捂住的地方不停滴血,吓得哭了起来:“张扬,我虽然怪你,可是,我……我根本就离不开你,我从没有想过要和你分开,你不可以有事,你不可以有事……”
张扬道:“那啥,你千万别锁门!”
楚嫣然拿刀可不是真心想剁他,虽然对张扬恨得牙痒痒,可真要是让她把张扬一切了之,她还真没有那样的狠心。她和张扬认识了整整四年,也有过无数次耳鬓厮磨共度良宵的经历,可是他们之间却始终没有突破最后的那一道防线,楚嫣然还从未见过张扬赤裸的身躯,看到张扬身下那标枪般挺立的部分,楚嫣然吓得发出一声尖叫,手中的剁骨刀当啷一声就落在了地上。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狂风席卷着雪花冲入室内,张大官人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颤。他这才清醒过来,快步追了出去,楚嫣然一边哭一边向南湖水库跑去,似乎知道张扬一定会追赶过来,她猛然回过头,指着张扬道:“你不许过来!”
楚嫣然道:“你不是想变成女人吗?好啊,我成全你啊!”
张大官人道:“你当真不怪我?”
楚嫣然道:“我不管你,我什么都不管你,只要你对我好,只要你好好活着……”
楚嫣然哭了一会儿站起身来,然后她突然就向湖面上跑去。
张大官人真是欲哭无泪,他发现往往自己说实话的时候,总是没有人相信,楚嫣然也是这样。
楚嫣然含泪道:“你现在对我说这些是不是很残忍?”
张大官人咽了口唾沫道:“要不,还是我自己来!”
“啊!”楚嫣然低叫了一声,一种撕裂般的痛楚,让她挣扎着想要反抗,可张扬有力的双手紧紧压住她的娇躯,她只能试图收缩自己的身躯,试图抵挡住张扬的进犯,可则最后的防线在张扬的hetushu•com面前只是一触即溃,张大官人成功深入了楚嫣然温暖润滑的体内,一种极度愉悦的感觉瞬间布满了全身。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我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是如假包换的地球人,怎么可能是外星人?”
张大官人道:“我想好了,与其我活着让大家都痛苦,还不如……”
终于在楚嫣然无可抑制的娇吟声中,一股股来自张大官人的激情冲击着她身体的最深处……世界对楚嫣然来说从此不同,她静静躺在那里,温柔地抚摸着张扬的短发,脸上的红潮宛如三月桃花。
张扬大声道:“虽然我努力想融入这个世界,可是我始终都做不好,我的感情世界处理的一塌糊涂,在这个世界上,我压根就是一个怪胎,我想要承担照顾起你的责任,可是我又怕自己做不好,这就是我长久以来喜欢你却又不敢堂堂正正向你求婚的理由,对你对佳彤对很多人,我都喜欢,投入的每一份感情也都很认真,我都想承担责任,可我又不知道应该怎样承担责任。我恨不能一个炸雷把我给劈回去,回到过去,哪怕是让隋炀帝将我射死得了,也好过留在这世上愧对你,愧对他人。”
楚嫣然没有理他。
张扬道:“四年前,我也搞不清为什么会突然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时代,本来我是大隋朝的医生,隋炀帝杨广设下圈套,让人乱箭齐发将我射死在午门之外,我以为必死无疑,可是,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才发现我来到了春阳。”
张大官人道:“你不嫌我勾三搭四,三心二意……”
楚嫣然道:“你放心,我压根就没想死,我就是想惩罚惩罚你!”
张扬道:“我没骗你,只要你仔细回想一下,就会发现我的身上存在着太多奇怪的事情,我的身上有着太多奇怪的地方,而且,我缺少现代社会最起码的道德观,因为我压根就不属于这个社会,这个时代。”
楚嫣然道:“去嘛,求求你,我看过新闻报道,只要手术及时应该可以接上的……”
张大官人道:“的确很残忍,连我自己都厌恶我自己,但是我不说出来,早晚会把我憋死,嫣然,现在你什么都清楚了,你愿意怎样选择都可以,我是咎由自取。”
张大官人一直跟她来到门口,楚嫣然忍不住问他:“你跟着我干什么?”
张大官人一脸痛苦道:“完了……完了……果然被你齐根……切下……也好,以后省得麻烦了。”这厮做戏做得很像。
楚嫣然忽然抱紧了张扬:“张扬!我不要你骗我,我要你跟我说实话,我要你爱我,我离不开你!”
张扬道:“你不嫌弃我是古代人?”
楚嫣然道:“你想一死了之?”
楚嫣然站在南湖大堤之上,伤心的哭,张大官人不敢靠近远远站在那里看着,他本来担心楚嫣然会跳下去的,可看了半天楚嫣然没有那样的举动,这才稍稍放和图书下心来。
“我是古代人!”张大官人表情凝重的说出了这句话,他意识到对楚嫣然必须要道出实情,他已经到了非说不可的地步。
张大官人尴尬的站在雪地上,心疼的看着流泪不止的楚嫣然,早知真相会让她如此伤心,自己压根就不该说出来,可真相往往是残酷的,只有谎言才包裹着甜蜜的外衣。张大官人跑过的地方,雪地上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这就是踏雪无痕的功夫,当世之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没几个,倘若在过去,张大官人肯定会说除了自己再没有一个,可是文玲的出现,让他意识到这世上除了他以外还是有高手的。
张扬距离比较远,看到楚嫣然的举动,这会儿想要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楚嫣然看到地上的那把刀,刀锋上果然沾着不少血迹,楚嫣然颤声道:“你……你伤到哪里了?”
楚嫣然的一双美眸瞪圆了:“你是外星人?”
楚嫣然道:“你怕啊!”
楚嫣然道:“只要你好好的,平平安安的,只要你对我好,什么都无所谓。”
张扬最害怕看到女孩子哭,尤其是自己喜欢的,冰冷的天气让他的头脑清醒了过来,连他自己都搞不懂刚才为什么鬼使神差的说出了那番话。告诉楚嫣然自己的出身,可古代人不能成为自己多情的理由啊!
张大官人被嫣然的真情感动了,他一把将楚嫣然抱了起来,楚嫣然仍然关切他的伤势:“你的伤……”
两人四目相对,楚嫣然遇到张扬灼热的目光,表情变得越发羞涩,她很艰难的说道:“骗子,你不是说……被我切掉了吗?”她感觉到双腿间夹住的部分似乎又膨胀了许多,而且变得越来越热,一双星眸因为害羞而变得半睁半闭,却不知这样的媚态更是让张大官人血脉贲张,张扬亲吻着她娇巧的耳垂,在她耳边低声说:“嫣然,我要你!”
楚嫣然又是紧张又是害怕,这会儿对张扬的那点怨恨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颤声道:“张扬,我送你去医院,我真不是故意的……”
虽然湖面有冰,那只是薄薄的一层,根本无法承载楚嫣然的重量,所以楚嫣然一下就落入了水里。
楚嫣然摇了摇头,却忽然羞不自胜,推开张扬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蒙在里面,张扬从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再度扑到她的身上,黑暗中,两人的唇再度亲吻在一起,楚嫣然小声道:“骗子!”
楚嫣然道:“还是我帮你,咱们怎么也相识一场,感情总是有的,这么残忍的事情,我怎么忍心让你亲自动手!”
张扬站起身:“我什么时候怕过!”他走到楚嫣然的面前,忽然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将身上的浴袍一下就脱了个干干净净。无耻者无畏,张大官人算是两者兼备,自古华山一条路,他和楚嫣然之间,早晚会面对开诚布公的一次谈话。
楚嫣然道:“干什么?“
张扬抱着楚嫣然回到木屋别墅,用被子裹住楚嫣然,这http://www.hetushu.com边慌忙去将浴室的热水打开,楚嫣然不停打着喷嚏,这会儿功夫已经有些感冒了。
楚嫣然呆呆看着张扬。
楚嫣然道:“你在告诉我,你是个古代人,你从不觉着三妻四妾有错,你很贪心,你想得到我,你还想得到其他人,你只有一颗心,你却要分成很多很多的部分?”
楚嫣然怔怔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她咬着樱唇道:“好了,居然编出这样的理由骗我,你真是无聊透顶。”
楚嫣然一把就抓起了水果刀,美眸之中寒光闪烁。
“我想抱着你一起淹死!”
张扬没说话,可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担忧。
张大官人道:“其实能够活着也不容易,干吗要寻死,我知道我对不住你,早知这样,我就不说实话。”他轻声道:“水放好了,赶紧去洗个热水澡,要是生病可就麻烦了?”
楚嫣然摇了摇头,忽然拉开房门向外奔了出去。
“我不要你做女人,我也不要和你做姐妹,我要你做我丈夫,做我男人!”楚嫣然紧紧拥住赤身裸体的张扬。
张扬叹了口气道:“其实还有好多,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换成任何人都会看不起我,连我自己都觉着自己特不是东西,可……可……”
当她从惊慌中清醒过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逃,可几乎在同时她听到张扬的惨叫声,睁开双目,看到张扬捂着下身痛苦的蹲了下去。
张大官人道:“慢着……这刀好像不够锋利啊!”
此时的楚嫣然内心纷乱如麻,其实对张扬色彩缤纷的感情世界,她早已清楚,长久以来,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她曾经一度想过和张扬分手,可一切在顾佳彤出事之后发生了改变,张扬为了顾佳彤前往美国,她发现自己始终摆脱不了他的影子,爱是痛苦的,可是不爱比爱更加的痛苦,张扬今天对她坦诚的一切,除了古代人这个荒唐的故事之外,楚嫣然都已有了心理准备。
随着张扬的动作,楚嫣然发出一阵阵的呻吟,痛苦之中又带着些许的快意,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呻吟声宛如春药般刺激着张扬的征服欲,张扬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激烈了。楚嫣然的娇躯在他的动作下不停颤动着,她并不懂得去如何配合张扬,只是紧紧闭上了眼睛。她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敏感,呻吟声也不由得变得急促变得大声,她的小腹不禁向上耸动着,看到楚嫣然的反应,张扬更加热烈的冲击着她的身体,让强烈的快感宛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的包围着楚嫣然,楚嫣然的娇躯像波浪般在他的身下欺负,两条姣美白嫩的手臂紧紧围在他的身上。张扬尽情的挞伐着她美丽的肉体,让他们彼此的感觉越发的敏感灼热。
楚嫣然低声道:“可是,你明明有母亲、有朋友、你的一切,档案上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楚嫣然没有任何问题,水太浅,她甚至连一口水都没呛到,搂着张扬的脖子将俏脸埋在他的怀里低声啜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