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2章 国家安全

章碧君道:“邢朝辉在潜逃之前,一直在我们的控制之中,他招认了不少重要的事情,其中就有协助秦萌萌越狱。”
张扬道:“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明白。”
章碧君道:“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邢朝辉是双重间谍,出卖了我们内部的情报,导致我们在很多地方的联络处被毁,因此也牺牲了不少的同志。”
章碧君淡淡笑了笑:“人活着本来就是很艰难的事情,所谓恐惧,只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克服恐惧一样要依靠自己。”
张大官人已经开始部署他的计划了,他的计划是从邱凤仙入弄,跟踪邱凤仙,最好在邱凤仙的身上安装窃听装置,从而听到她和查晋北的秘密谈话,搞清楚他们这个团队内部究竟有怎样的秘密。
她停顿了一下加重语气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伍得志道:“想当一个优秀的特工人员,首先就不能感情用事,你恰恰无法做到这一点。”
伍得志虽然不想和国安发生联系,可是张扬这次叫他过来,显然不是只让他帮忙分析分析问题,张扬明显需要他的帮助,无论是从张扬对他的恩情上,还是作为朋友来说,伍得志都无法袖手旁观,赵天才虽然在电子机械上都是一个奇才,张扬虽然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可是真正谈到谍报工作,他们显然都欠缺经验。
章碧君身穿白色貉袭,带着太阳镜站在天台的护栏旁,眺望着东江雪后的景色。她还是一个人赴约,这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诚意。
赵天才拆解手机之后发现张扬的手机并没有任何问题。
张扬想起了何长安不久前来到国内,最后利用乔老的影响力方才将事态压制下去,原来这件事是从国安内部泄露出去的。
章碧君道:“这是为了国家安全的考虑,我一直都很欣赏你,我也相信你并不知道邢朝辉的真实面目,这么久以来,你也没有做过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你的功劳我也心知肚明。”
张扬淡然道:“如果我遇到这个人,会把他送到公安机关。”
伍得志道:“国安想要一个人说实话,总有无数种方法,邢朝晖有没有叛逃,现在究竟在哪里?一切都是章碧君所说,换句话来说,反正我们不知道他的下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伍得志笑道:“没那么严重,他们也没有那么厉害,不是被你发现了?”
伍得志道:“这倒不失为一个明智的决定,你想去调查国安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性。”他指了指外面的那辆依维柯道:“国安不会任由他们的设备丢在那里的,张扬,我相信他们肯定还会找你谈条件。”
张大官人忍不住爆粗道:“他妈敢!”
伍得志叹了口气道:“你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算上我们两个也就是三个,以我们的实力想和国安周旋根本是痴心妄想。”伍得志摇了摇头,脸上浮起一丝苦笑。
章碧君道:“我们低估了你的警惕性,也低估了你的能力。”
张扬道:“你对他们的手法很熟悉,应该可以给我一些忠告。”
章碧君似乎对张扬的这个电话早有准备,轻声道:“一个小时后,我在恒茂大厦顶楼等你。”
伍得志道:“你还是想调查查晋北?”
张扬道:“国安内部的纷争我不管,我就是想搞清楚,章碧君让人跟踪我想干什么?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值得国安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来监视我吗?”
伍得志没有说话,他解开了口罩,面庞上满是疤痕,从上衣的口袋中取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她为什么要监视你?”
伍得志道:“利用都是相互的,他们利用你的同时,你也在利用他们,就目前而言,你没有更好的选择。”
伍得志对此并不否认,他沉默了下去,自己现在的下场就是最好的证明。
张扬道:“不是我要去招惹他们,是他们主动找到我的门上。”
章碧君道:“他也帮你做过m.hetushu.com不少事。”她停顿了一下道:“秦萌萌越狱的事情,想来不用我提醒你吧。”
张扬道:“查晋北这个人的确有些问题,我怀疑他和平海的这次政治风波有关,而且乔鹏举的事情十有八九也和他有关系。”张扬这才将查晋北策反阎国涛的事情说了。
伍得志的声音仍然有些沙哑,不过比起上次张扬见他的时候已经精神了许多:“还好,能走能动,你给我的独臂刀我已经耍得像模像样了。”
章碧君道:“张扬,你最好不要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一直以来,我都很欣赏你,也将你当成朋友对待,这次的行动也并非针对你,我们是为了找到邢朝辉,如果我们想要对付你,根本不需要采用这样的手段。”
张大官人虽然不是一个阴谋家,可是最近经历的一连串事件却让他感到警觉,查晋北试图说服阎国涛背叛乔振梁,通过这件事张扬就能够认识到查晋北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人,查晋北、邱凤仙、刘庆荣这些人到底是通过一种怎样的关系联系在一起,他们的背后又有谁在推动?张大官人因此而产生了一探究竟的念头。
赵天才饶有兴趣道:“什么意思?你说!”
张扬终于决定接受伍得志的建议,他主动给章碧君打了一个电话。
伍得志这段时间都在南锡赵天才的汽修厂内帮忙,他身上的伤已经愈合,但是留下了大片的伤痕,平时伍得志都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张大官人内心剧震:“什么?”
张扬乐呵呵走了过去,给了他们每个人一个热情的拥抱,他拍了拍伍得志的右肩,看着用口罩和墨镜将大半个面孔都遮住的伍得志道:“怎么样?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吧?”
电话是邱凤仙打来的,却是她找张扬有重要的事情想谈,张扬和她约好时间地点,然后挂上了电话。
他冷静分析道:“按照章碧君的说法,邢朝晖已经叛逃,既然邢朝晖已经被定义为双重间谍,他犯了叛国罪,这样的重罪如果被抓住后果是极其严重的,也就是说邢朝辉留在国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去联系你?他在国安工作多年,对国安的做事方法比我们还要了解。章碧君想通过监视你这条线找到邢朝晖的理由实在太过牵强。”
伍得志道:“我有必要提醒你们,这样玩下去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一旦给你们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任何人都帮不了你们。”
赵天才道:“我不怕,大不了我再偷渡去美国。”赵天才之所以表现出这样的积极性,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件事涉及到邢朝晖,赵天才能够在国内获得身份全都依靠了邢朝晖的帮助,现在邢朝晖被人怀疑叛国,他也想帮忙搞清楚。
张扬道:“他们既然能够监视我,我也能监视他们,章碧君昨晚跟我说了一些事,可我并不相信,本来我不打算跟国安发生联系,可他们找到我头上了,我就不能不陪他们玩玩。”
张大官人想了想,他实在是不想和国安再有什么合作了。
伍得志这边刚走,那边赵天才走了过来,他已经将监视监听装置拆解了,结构并不复杂,赵天才同时还有发现,固定电话内部装上了监听装置。
张大官人冷笑道:“你现在仍然怀疑我?如果不是这次的行动被我识破,是不是还有针对我一系列的行动?”
伍得志道:“最近这两年,国安的很多部门都遇到了麻烦,一直都怀疑有内奸存在。”
张大官人缓步走向章碧君,轻声道:“你不怕冷?风这么大,小心着凉。”
张大官人当然不会轻易承认这件事,他揣着明白装糊涂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心中却明白章碧君对他做过的事情了解的很多。
伍得志道:“有什么事?”
章碧君道:“克服恐高的那一刻,我已经克服了这世上任何的恐惧,张扬,和-图-书无论你信与不信,在我眼中从未把你当成一个坏人,我只是担心你会被他人蒙蔽。”
张扬打断她的话道:“很晚了,章局慢走!”这厮再次下了逐客令。
张扬点了点头,又引着他们来到了别墅内,将国安事先安置在别墅内的监视监听装备指给他们看。
章碧君道:“有件事你并不知道,为了秦萌萌的事情,何长安付出了一大笔钱,而这笔钱组织上并不知情,有证据表明,邢朝辉利用这件事多次敲诈何长安。”
伍得志叹了口气道:“你想玩自己玩,我不陪你疯。”
伍得志道:“章碧君这个人我还是有些了解的,她在国安内部的地位很特殊,各部门都很买她的帐,她做事的风格非常果断,像国安这种特殊的部门,女人想要脱颖而出很难,而她却做到了,并且成为国安内部的实权人物之一。我虽然没在她的手下做过事,不过也知道她做事一丝不苟六亲不认。”
伍得志道:“我先去看看那辆车内的监视设备,看看有没有发现,我想这辆车,国安肯定会拖走。”
伍得志道:“章碧君是不是没对你说实话,她这次派人监视你究竟是为了调查邢朝晖的事情,还是和查晋北有关?不然她监视你们做什么?”
伍得志道:“有一点可以断定,你的身上一定有国安感兴趣的东西,以我的经验,在他们没有达到目的之前,绝不会停止对你的关注。”
章碧君虽然告诉了张扬不少的内情,但是张扬对她的话并不全信,对张扬来说,当务之急是要采取一系列必要的手段,防止国安无孔不入的跟踪和监视。
张扬道:“那不是等于我甘心被他们利用?”
张扬道:“假如我们猜错了呢?假如章碧君这次的目标就是我,假如她压根就对查晋北没有任何兴趣呢?”
章碧君道:“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邢朝辉对我们国安来说是有史以来最危险的人物,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他。”
张扬低声道:“你是在建议我和国安合作?”
张扬道:“从恐高到喜欢来高楼的天台站着相必经过了一番艰苦的心理历程吧?”
伍得志的目光陡然一凛,他在国安工作多年,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很多设备来源于国安,伍得志走上汽车,粗略浏览了一下那些被砸得破破烂烂的监视设备,低声道:“这车是国安的?”
赵天才笑道:“算我一个张扬,这种监控设备并不是国际上最先进的,在美国的时候,我专门研究过。”
张扬点了点头,他刚才已经说过这件事,其实在他最初加入国安的时候邢朝晖就给他分派了这方面的工作,可是张大官人那时候多数时间都是在应付,他给国安做了几件事不假,不过那都是事情赶到了头上,不得已而为之,少有他主动为国安做事的时候,现在邢朝晖深陷囹圄,想起这位昔日的上司,张大官人居然感到有那么一点点的内疚,调查查晋北也算是完成了邢朝晖的一个心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查晋北和阎国涛的那番对话已经让张扬产生了警惕,他已经认定查晋北绝非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这个人背后的故事肯定还有很多。
伍得志道:“你需要资金,也需要设备,而这两方面国安恰恰都可以提供给你,假如他们愿意跟你合作,就证明他们的目标是查晋北,既然是合作就要拿出一定的诚意,我相信他们也不会继续监视你的行动。”
赵天才对国内政坛的事情懂得不多,可是伍得志对这些却有着相当的了解,听张扬说完这件事,他眉头紧锁道:“张扬,你越说,我越觉着这件事很奇怪,国安的目标可能真的不是邢朝晖。”
张扬没说话,将信将疑的看着章碧君:“这事和我有关系吗?”
章碧芳道:“张扬,纸包不住火,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秘密。”
章碧君道:“他们对你没有恶意……”
伍得志和*图*书叹了口气道:“记不记得当初我对你说过的话,最好离国安远一些。”
张扬道:“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咱们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伍得志在依维柯车内也有发现,张扬虽然砸烂了其中的监视设备,可是这辆车本身带有信号传输装置,也就是说,他们监控到的内容可能已经传出去了。
张扬道:“管他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国安的事情先扔到一边,我要先把查晋北给调查清楚。”
张扬道:“国安跟踪我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昨晚我和查晋北见面的时候,他们就有人监视。”
章碧君摇了摇头,再不说话,披上外套走入苍茫的夜色中。
张扬道:“我对他们的条件没有任何兴趣,在他们找我谈条件以前,有几件事我必须要搞清楚。”
张扬道:“我并没说她一定有问题,可是我感觉到她一定有很多的事情瞒着我,我不相信她调查我只是为了寻找邢朝晖的下落那么简单,她说邢朝晖叛逃,谁看到了?邢朝晖杳无音讯,到底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当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对伍得志张扬没有必要隐瞒,他将昨晚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张扬先把他们带到那辆依维柯的前方,国安方面还没有来及让人把这辆破破烂烂的汽车给拖走,大概是看到车内已经被张扬砸了个稀巴烂,认为没有什么价值。
伍得志道:“国安的内部资料库很完善,可以查到很多的隐秘资料。”
张扬道:“你说,你在国安内部有关系?”他不由得想起了佟秀秀,不过张大官人显然想歪了,伍得志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佟秀秀牵涉其中的。
张扬道:“可国安盯上了我,我担心以后吃饭聊天睡觉,甚至上厕所的时候都有他们的人在监视我,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如坐针毡,他大爷的,我现在连睡觉都不安稳。”
伍得志道:“想让国安对你失去兴趣有两种方法,第一,你尽快证明没有让他们跟踪的价值,第二,你搞清楚他们的目的,配合他们,和他们合作!”
“所以你们就怀疑到了我的头上?所以你们就利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对我进行监控?”
张扬道:“我不相信邢朝晖会叛国,当初我在美国的时候,如果不是他帮忙,我会有很大的麻烦,当初整个国安局都放弃了我,只有他偷偷给我帮助,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叛国?我绝不相信。”
张扬道:“那你告诉我,怎样查他们的资料?”
章碧君没有回头,淡然道:“我需要思考的时候总喜欢来到高处站着,你相信吗?我三十岁之前曾经有很严重的恐高症。”
章碧君拿出一个档案袋,推到张扬的面前,张扬打开档案袋,其中装着的是关于他的秘密档案,他和邢朝辉的每次会面内容都被记录其上,张大官人不说话了,看来邢朝辉和自己的内幕交易已经被国安掌握。
章碧君道:“我们怀疑邢朝辉已经很长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我们针对他进行了全方面的调查,邢朝辉的身边也有我们安插的同志,所以,对于你和他之间的联系,我们有所学握。”
六十六层的天台上风很大,楼顶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风吹起地上的雪花,迎面吹打在张扬的脸上,如果不是看到了天空中暖融融的太阳,张扬甚至会产生下雪的错觉。
那边赵天才道:“我们汽修厂的院子已经成了他的练功场,每天五点准时起来舞大刀,最近进步不小,刀背很久没磕到自己的脑门子了。”一句话把所有人都给逗乐子。
章碧君道:“这像是一个国家干部应该说的话吗?你就这么点觉悟?”
张扬却知道伍得志失去右臂之后,身体的平衡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想要达过去那种的协调状态,就必须要花费苦功,张扬给他的那套独臂刀法就是针对协调性进行训练,开始的时候肯定很难,难免会和图书有磕磕碰碰,所以张扬告诉伍得志最初练习的时候最好弄把趁手的木刀,千万别伤到了自己。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错,看来她没有对我说实话。”
全面检查别墅之后,三人回到客厅内坐下,一边喝茶一边商量着他们应该如何应对。
张扬道:“章局,直到现在,我都保持着相当的克制,你们的三名特工,一名向我投掷飞刀,一名用枪支对我进行射击,还有一个试图将我的汽车撞翻,如果不是我还有点运气,那么今晚我可能已经死了。”
伍得志道:“那就引起她的兴趣,你想查出她的目的,就必须要先取得她的信任。”
张扬首先想到的就是赵天才和伍得志,赵天才是一个电子机械天才,伍得志是拆弹专家,而且他有过多年国安工作的经历,在反跟踪方面他们两人应该能够给自己很大的帮助。
章碧君道:“张扬,我知道你和邢朝辉有不错的私交,可是我必须提醒你,任何人不可以只看表面,邢朝辉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双重间谍,他利用自己的身份,搜集国安内部许许多多的重要情报,将之出卖,以此牟取巨大的利益。”
赵天才研究那些设备的时候,伍得志和张扬来到客厅内,他低声道:“国安在监视你?”
张扬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境界低,还是先把自个儿给拾掇利索,然后再想着国家的事情。”
赵天才道:“怎么不可能实现,我可以制造一个追踪器,张扬利用见面的机会将追踪器放在邱凤仙的身上,然后我们可以通过设备定位,随时找到她的所在地。”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昨天晚上才发现的,一共是三名特工,被我痛揍了一顿,他们全都是来自于国安十局,章碧君的手下。
张扬道:“他们说邢朝辉是内奸,我怎么都不相信。”
张大官人狠狠瞪了赵天才一眼道:“你丫真是无趣,她岁数都够当我妈了!”此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张扬拿起电话,下意识的看了赵天才一眼,他现在有些杯弓蛇影,担心自己的一举一动还在国安的监视之中。
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在邢朝晖失踪之前,一直都让他调查查晋北的团队,邢朝晖一度怀疑星钻的首席设计师刘庆荣是台湾间谍,难道章碧君这次的目的是冲着查晋北而来?
张扬道:“他是不是双重间谍和我无关,你们国安的任何事也跟我无关,总而言之,我现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国家公民,我不希望你们干扰我正常的生活,如果以后还有同类事情发生的话,我绝不会容忍。”
张扬道:“真是无孔不入。”
伍得志道:“我们先做一个假设,假如国安这次的目标是查晋北,那么他们跟踪你的目的就是怀疑你和查晋北之间有某种联系,所以你必须解释清楚这件事,并让他们相信,你可以帮的上忙,并以此作为交换条件。”
张大官人想想就有些头痛,如果事情真的像伍得志所说的那样,以后自己有得烦了,就算他见一个打一个,可是这种时刻都被人跟踪监视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爽了。
张扬笑道:“你也做不到,你也是个感情用事的家伙!”
张大官人呢一面咒骂着这帮可恶的家伙,一边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赵天才,让他帮自己检查一下。
赵天才道:“那不是说,国安以后还会盯着他,以后张扬想干点坏事都不行?”
章碧君接下来的话却让张扬感到震惊:“我最得力的手下夜莺失踪了,她是在追踪邢朝辉的过程中失去下落的。”
伍得志旁观着张扬和赵天才两个外行在那里筹谋大计,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你们做事的步骤不对,这样漫无目的的监视起不到任何的效果,而且你们缺乏有效的设备,所说的计划根本不可能实现。”
张扬道:“章碧君给我看了一份档案,我和邢朝晖的一些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她掌握的这么详细应该是邢朝m•hetushu.com晖主动交代。”
伍得志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算是要搞跟踪,首先也要调查清楚他们的资料,你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跟踪,而是要收集资料。把追踪器放在邱凤仙的身上,亏你们想得出来!你们当所有人都是傻子?”
赵天才道:“章碧君是女人吧?她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赵天才道:“张扬,听你的意思是,你怀疑章碧君有问题?”
章碧君道:“邢朝晖之所以能够从我们关押他的地方逃脱,是因为有人协助,我们怀疑现在国安内部仍有他的同党在内。”
张扬道:“收回你的这句话,我现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从今天起,你们最好收回针对我的一切行动,如果有国安人员再敢出现在我周围,我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我发誓!”
伍得志道:“内奸两个字不会写在脸上,国安的事情我是不会介入了。”上次的爆炸案不但给伍得志造成了身体上的痛苦,而且给他的内心造成了重创,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愈合,他和佟秀秀的感情也因为这次爆炸案受到了影响。造成他们之间感情障碍的是伍得志的自卑心,伍得志也因为这次的爆炸案决心离开国安,斩断和组织的一切联系。
张扬相信因为当晚的事情,国安针对自己的行动势必会有所收敛,但是他们不会放弃,张大官人对国安的做事方法还是极为了解的,国家利益至上,为了捍卫国家安全,他们可以动用一切常规和非常规的手段。
章碧君叹了口气,她看出张扬已经没有和她继续谈下去的兴趣,缓缓站起身,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道:“可能你不会理解,但是和国家利益比较起来,个人的得失根本算不上什么,邢朝辉事件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组织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张扬当然能够听出章碧君的言外之意,她在威胁自己,她还有其他对付自己的方法,张大官人有些出离愤怒了,他恨恨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大家把话都说明白了,咱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章局,希望你和你的组织好自为之。”
张扬来到章碧君的身边站着,饶有兴趣的看着章碧君的侧面,章碧君拥有着不凡的高贵气质,她在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个出众的美女,张扬道:“既然你怀疑我和邢朝晖串通,为什么要一个人来?你不害怕我可能会对你不利?”
张扬道:“我承认,我曾经在邢朝晖的手下工作过一段时间,确切地说应该是合作的方式,我帮他解决过一些事情,但是我所做的一切绝没有危害国家安全。他让我帮忙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坏事。”
伍得志和赵天才接到张扬的电话就过来了,甚至没问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扬对他们两人都有救命之恩,只要张扬一句话,两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扬道:“只要能够找到她的位置,我就有办法偷听到她的谈话内容。”张大官人对自己的武功那是相当的自信。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世上的很多事都是真假难辨,章局,你虽然比我阅历丰富一些,可是你能够分辨出所有的真伪吗?”
这个消息对张扬来说也是相当的震惊,他知道国安调查邢朝辉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章碧君现在用上了叛逃这个词,等同于给邢朝辉定罪,在张扬的印象中,邢朝辉一直都是一个不错的上司,为人和气,长着弥勒佛一样的笑脸,对张扬也很关照,曾经在很多事情上给张扬帮助,从个人感情而言,张扬不相信邢朝辉是个叛国者。
章碧君道:“我不在乎真伪,我做事只遵照一个原则……”
张扬带着嘲讽的口吻道:“我就这觉悟,要是我觉悟高了,你们也不会监视我。”
赵天才道:“如果国安方面监视你是因为查晋北的缘故,那么查晋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伍得志道:“国安做事以锲而不舍著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被盯上了,恐怕以后没有安生日子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