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4章 家族背景

张扬道:“你怕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着被蛇咬三年怕井绳,那件事我已经摆平了。”
乔老笑了起来:“你从政这么多年,这种事还看不透吗?”
乔鹏举在这次的事情上非但赚不到钱,反而要赔上一大笔的利息,可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射进来,照在张扬的身上,可是张大官人却忽然生出一种离别的感伤,他忽然有种感觉,乔梦媛这次离开平海,可能会很久,她似乎在逃避,张扬搞不清她逃避的究竟是什么?是现实还是自己?张扬道:“鹏举的情况怎么样?”
“哪里不舒服?”
乔梦媛小声道:“我相信你关心我,可是……我不需要……”她抬起明眸,双眸竟然染上了些许的红意:“我可以照顾好自己,所以任何人的关心我都不需要。”
杜天野道:“周省长什么时候上任?”
乔梦媛将汇通转让给韩国蓝星电子,套现的全部资全都打到了乔鹏举的账上,她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哥哥渡过难关。
宋怀明和杜天野见面的时候,平海的大势已经基本确定,杜天野虽然被提升为副省长,可是他的主要工作仍然是江城市委书记。
在张扬灼热的目光下,乔梦媛芳心加速跳动,俏脸不觉也有些发热。
乔老道:“这个世上,没有人会真正同情弱者,想获得别人的尊敬,不是因为你的人品和风骨,最重要的是你够强!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可以跪下,因为那会让你习惯去仰视别人,你可以退,但是永远不能跪!”
宋怀明道:“老焦,这两天,我几乎和每个常委都进行了单独谈话,话题就是一个,我希望大家能够保持稳定的心态,乔书记虽然离开了平海,可是我们的工作还得继续下去。”
杜天野道:“见过几次,不算是太熟,知道他是位政治天才,最被上层看好的接班人之一。”杜天野的性情比较耿直,再加上他对宋怀明是相当的信任,所以才会在宋怀明的面前公然评论周兴民,其实他所说的也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秦清小声道:“你啊,最近还是收敛一些。”她总是担心自己和张扬之间的事情被别人掌握了。
顾允知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绝不是一个好士兵,怀明啊,说句不该说的话,你想登上这个位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顾允知当然有资格对宋怀明说这句话,他和宋怀明有过共事的经历,对宋怀明的雄心和抱负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乔梦媛莲:“现在他已经不是平海省委书记,你好像没有送礼的必要。”
张扬笑道:“你也这么看我?觉着我送给乔书记这幅字,是为了走上层路线吗?”
宋怀明微笑道:“他刚刚和我通过电话,说是要把手头上的工作交接一下,下周才能过来。”
乔振梁道:“我们和周家的关系一向良好,这样的事情于情于理他们也应该事先知会一下。”乔振梁对此显得有些愤愤不平。
焦乃旺道:“宋书记,你放心,无论我是不是能够进步,我仍然会干好我的本职工作,咱们搞革命工作的,并不是以升官作为目的,您说是不是?”
张扬笑道:“一个女孩子去外面漂泊总不让人放心。”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放心!”
宋怀明道:“相信周省长的到来会让平海出现新气象。”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是宋怀明一个,乔振梁最近都陪着父亲呆在他的小楼,该见的人已经见过,该说明的问题也已经全部说明,周兴民担任平海代省长的事情还是让乔振梁吃了一惊,他有些郁闷的说道:“没想到这次周家也有份参与!”
自从宋怀明继任省委书记之后,他做了大量的安抚和谈话,主要是稳定干部的心态,力争平海的日常工作不要受到影响,周兴民被委任为平海代省长,平海省委副书记,代表着平海这次的政局变动已经尘埃落定。
秦清道:“张扬,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焦乃旺跟着点了点头。
顾允知呵呵笑道:“时代在进步,干部的管理水平也在不断地提高,我过去管理平海的那一套用在现在未必能够吃得开,其www.hetushu•com实我管理上存在不少的缺点,你应该明白。”
焦乃旺道:“大家的情绪出现一定的波幼也是正常的,接受这种改变需要时间。”
“为什么?”
乔振梁道:“爸,你对未来的平海怎么看?”乔振梁对自己以这样的方式告别平海有些耿耿于怀,所以他对平海仍然充满了留恋。
张扬禁不住道:“没大没小。”
宋怀明真诚道:“过去我对顾书记的有些做事方法也不了解,可是现在才明白您的方法是正确的,我没有您那样的魄力和远见。”
乔梦媛道:“任何人被你这样盯着看都会感觉到不舒服。”
张扬道:“帮我问候一下他。”
张扬道:“大不了以后我多多小心就是。”
张扬虽然没有看这幅卷轴的内容,却已经猜到一定是那副黄闲云所写的《陋室铭》无疑,他将卷轴重新推给了乔梦媛:“送出去的东西我没打算再收回来。”
张扬乐呵呵将越野车停在一边:“养养,够节约的啊,刷车钱都省了,天这么冷,别冻着。”
国安的那次监视行动却给秦清造成了心理阴影,最近一段时间她和张扬很少在一起,就算两人单独在办公室的时候,也是正襟危坐。
顾允知道:“同样的一支笔,同样的一张纸交给不同的人,画出来的画肯定是不一样的,但是并不代表着孰优孰劣,评判政绩的不是我们也不是其他人,而是历史,我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现在偶尔回头去看,会看到自己不少的缺点,振梁同志的一页也翻了过去,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也看到了他的缺点,但是他的优点也是同样明显,一个人在任一方,只要他肯做事,就会为这方土地印上他的特质。”
秦清道:“我还没跟你说完呢。”
宋怀明最开始谈话的对象是阎国涛、刘钊、高仲和这些乔振梁的老班底,他主要做的就是安抚工作,在乔振梁担任省委书记期间,这些人没少和他唱对台戏,直接的表现就是在平时的常委会上,宋怀明的意见时常会遭到他们的反对,宋怀明能够理解他们现在的忐忑心情,乔振梁虽然离开了平海,并不代表着乔家的危机已经完全过去,这些人不得不为他们自己的未来政治命运而忧心忡忡,他们害怕自己的政治生涯从此黯淡下去,害怕自己得不到重用,害怕乔振梁从此一蹶不振,从而连累到他们的未来发展。
这段时间张扬没有去过宋家,也没有主动打过电话,因为他知道宋怀明肯定很忙,在这种时候不应该给他添乱,自从和章碧君达成协议合作之后,张扬最近都在密切关注查晋北的动向,不过除了那次意图策反阎国涛,查晋北也没有其他特别的动作,国安配合张扬对查晋北、邱凤仙等人实施监视行动,也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
宋怀明笑了笑,他点了点头道:“想过,而且过去我认为自己如果在这个位置的话应该会做得很好,可现在真正坐在了这个位子上才发现,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容易,坐在这个位子上不仅仅需要我去做事,而且必须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关系。”
顾先知微笑道:“看过新闻,具体的情况不清楚。”他清楚宋怀明的目的,顾允知不仅仅是一个旁观者,更是一个过来人,他能够理解宋怀明现在的心情,平海的政局短时间内不会稳定,尽管这次变动所涉及到的人并不算多,可是几股政治势力都起到了作用,平海的政局已经变得极其复杂。
焦乃旺在最初的期待和喜悦过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虽然是常务副省长,可是平海的副省级干部不止他一个,所有人都在盯着这个位子,焦乃旺认识到自己还有一个不利的因素,那就是,他来到平海担任常务副省长是乔振梁提议的,在很多人的眼中,自然而然的将他划分到乔振梁的班底之中,尽管焦乃旺来到平海之后很明智的保持着独立性,在乔振梁和宋怀明之间尽量做到不偏不倚,可是别人未必会这么想。
这段时间对平海的很多人来说都是内心最为煎熬的时候,因为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告病,省长宋怀明和_图_书顺利接班,组织部副部长查晋南前来平海,是代表党中央宣布宋怀明在平海的领导地位,除此以外,他并没有交代其他的事情,宋怀明这两天已经接到了上层的指示,他清楚自己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维稳,维持现任领导班子稳定,尽量不要让平海的经济发展受到这次政治事件的影响。
乔梦媛点了点头。
乔梦媛摇了摇头:“张扬,谢谢你,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看着表情严肃一本正经的秦清,张大官人终于忍不住了:“那啥,晚上有空吗?”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轻声道:“你去的时候,或许我已经不在京城。”
宋怀明是个不喜欢做出承诺的人,对这些人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安心工作,平海还和过去一样,乔振梁虽然走了,可是他在平海指定的大政方针,总体的方向不会发生改变。
宋怀明的这次来访有些突然,可是顾允知并没有感到意外,平海新近发生的事情他听说了一些,宋怀明过来肯定是为了请教的,顾允知并不喜欢谈论政治,尤其是在宋怀明这个当权者的面前。
杜天野笑了笑,没有继续说话,其实他从这件事中悟到了一些道理,可是他不能说,乔振梁因病退出的时候,平海的这次政治风雨还让人有些看不懂,可是随着周兴民的到来,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已经明朗化了,一开始杜天野也以为平海的事情是文国权和乔老之间的斗法,可现在看来,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这件事还涉及到周家,过去乔家和周家的关系一直良好,想不到在乔老退下来不久之后两家之间也出现了裂痕,更印证了那句话,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
乔梦媛将一幅卷轴递给了张扬:“我爸让我还给你。”
张扬直接去了顾允知那里,来到别墅前就看到了宋怀明的红旗车,和红旗车并排停放的还有一辆蓝色的宝马MINI,顾养养正在那儿擦车。
张扬点点头,望着秦清,从她的微颦的眉宇中可以感受到她最近的心理压力很大。
张扬道:“节前我会去京城一趟,希望到时候你不要把我给忘了。”
宋怀明道:“上头把平海交给我,我真的很忐忑,害怕自己会辜负组织上的信任。”
当然常委中也有很多人迅速调整了心态,常务副省长焦乃旺就是其中的一个,在宋怀明接任平海省委书记之后,焦乃旺是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支持的人。焦乃旺的积极态度源于他的位置,现在乔振梁抱病退出,宋怀明接替了他的位子,按照常理来说,接任省长希望最大的人就是他,也应该是他,可组织部副部长查晋南前来平海的时候并没有宣布这件事,这就让省长的最终人选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因素。
乔老淡然笑道:“周家只是分配到了政治利益,未必是这次事情的策动者。”
张扬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起身向秦清道:“我有点事,等我忙完给你电话。”
多数女人坚强的只是外表,坚强的外表只是用来掩饰她的内心的一种方式,但是对男人来说,他们必须要选择坚强。宋怀明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的工作,在这次的政治变动中,杜天野被他提名副省长。
这两天宋怀明和平海的几位常委先后进行了单独谈话,常委会上只是一个民主集中的过程,这些政治老手不会将真心话说出来,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敏感时刻,所以宋怀明就必须耗费精力和时间同他们进行单独的对话。几乎每个人都表示了这次政治变动的理解也表达了对宋怀明领导的拥护。
乔老道:“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很精明,想打压我们乔家,就必须联合许多其他的强势力量,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谁都有自己的算盘,周家眼前愿意接受这种政治利益的分配,未必代表他们肯出力。”
张大官人道:“你是说要把我从新城区踢走?这边的建设刚刚开始,我刚刚完成招商引资的任务,你就要一脚把我给踢开,卸磨杀驴?问题是面还没磨完呢。”
秦清道:“张招,我不是害怕什么影响,真要是被有心人拿我们的事情做文章,大不了我不干了,可是你却不一样www.hetushu.com,嫣然是个好女孩,你有没有想过宋书记会怎么想?他会允许你这样对待他的女儿?”
宋怀明也清楚,自己的表态不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乔振梁的事情一天没有定论,这帮人就不可能安心工作。
张扬还想说什么,他的手机响了,却是宋怀明的电话,宋怀明让他陪自己去顾允知那里一趟。
顾养养点了点头,她将掸子收到后备箱里:“张扬,你去帮忙买点菜回来。”
秦清道:“我和海心约好了去逛街。”
乔梦媛舒了口气道:“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可能不会这么多。”
乔梦媛摇了摇头:“我这个人喜欢往前看。”她却真实的感觉到内心中深深地忧伤,想起即将离开平海,离开张扬,乔梦媛控制不住心中的不舍,可是她的理智又告诉自己,必须要克制,决不能在张扬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软弱和犹豫。
“我相信!”
宋怀明道:“老焦,查部长这次临走的时候曾经问过我对省长一职的意见,我推荐了你。”宋怀明所说的都是实话,从焦乃旺这两天的表现,他也能够看出向来沉稳的焦乃旺也流露出些许的浮躁,省长这个位子一天悬而未决,有希望坐上这个位置的人心里都不会踏实。
张大官人敏锐的察觉到了乔梦媛的变化,低声道:“你好像有点不自然!”
顾养养见到张扬,一双美眸变得格外明亮,她笑道:“本来想出去刷车,可是宋叔叔来了,我爸留他在这里吃饭,我要帮忙做饭,随便用掸子擦擦浮灰。”
乔家的事情也在这一天开始出现了转机,环宇投资行贿案涉及的另外一名案犯黄汉民忽然改变了最初的口供,他承认所有行贿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乔鹏飞在这一过程中并不知情,这样一来就等于为乔鹏飞开脱了罪责,事实上乔鹏飞对行贿的确是一无所知,他只是误入了别人的圈套。
乔梦媛淡淡笑了笑,可是心中却知道张扬去京城的时候,自己大概已经离开了,这次她前往京城应该是最后一次和爷爷见面,她不属于乔家,她的存在只是乔家的耻辱。她之所以在知道真相之后仍然坚持留下,因为她觉着在乔家最困难的时候,自己不应该添乱,不应该让父亲烦心,而现在,事情已经基本解决,也到了她离开的时候。
乔振梁道:“利用这样的方式将周家捆绑在一起。”
秦清以为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慌忙解释道:“不是那种分开,我说的是工作上。”
张扬微笑道:“或许你现在不需要,可是你只需要记住,只要你需要的时候,我肯定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秦清摇了摇头道:“不是怕,是担心,是担心影响到你。”现在宋怀明已经是平海省委书记,如果她和张扬的事情一旦曝光,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
乔梦媛道:“放心吧,我能够想得开口。”
张扬道:“我才不怕什么影响。”这句话颇有点打肿脸充胖子的味道。
焦乃旺道:“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应该是上头要直接委派人过来,空降的可能性最大。”
乔梦媛的心情明显轻松愉快了许多,不过张扬还是看出她清瘦了一些,这段时间家族的事情带给她很大的心理压力。
随着事件的推移,焦乃旺开始感到不妙,他认为这次省长的人选充满了变数,上头到现在都没有指定代理省长的人选,有两种可能性,第一是要空降,这是可能性最大的,第二是仍然在平海本地的副省级干部中考察,也就是说,他只是单项选择题诸多的选择之一,未必是最后的答案。
顾养养笑道:“我现在已经步入社会了,你别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看。”
乔振梁道:“不是看不透,是觉着不甘心。”
杜天野本来还以为自己有希望入常,可是当他听到周兴民前来担任平海代省长的消息之后,马上就明白自己离常委还有一段距离。
真正困扰乔鹏举的恰恰是行贿事件,黄汉民的最新证供洗清了他的嫌疑,他现在所要面对的只剩下集资问题,最近发生的事情已经让环宇的口碑跌到了最低谷,乔鹏举从行贿案中脱身并不代表他能够继续进行环宇的项目hetushu.com,因为这块土地涉嫌违规操作,已经被香港政府收回,投资者纷纷要求收回他们的投资,只要乔鹏举将这些集资款尽快退回去,一切就会风平浪静,没有人会继续追究下去。
顾允知离任之前确立的加速发展平海北部经济,力求在二十世纪内平衡省内南北经济发展的战略方针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张扬并不知道乔梦媛身上的秘密,看到她仍然有些落落寡欢,还以为她是为了父母离婚的事情不高兴,轻声道:“这个世界上不如意的事情很多,不过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沟沟坎坎,你大哥的事情不也一样解决了。”
“我很快会去京城看你。”
宋怀明的话题也是围绕着茶道和瓷器,政治家最习惯的就是拐弯抹角,但是最终他的话题还会回到政治上。宋怀明道:“顾书记,平海新近发生的变动您知道了吧?”
“打算去哪里?”
张大官人愕然道:“什么?”
宋怀明对周兴民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周兴民是将门之后,爷爷是共和国开国元勋,叔叔是现任中央常委,他的堂弟是京城三公子之首的周兴国,周家在共和国的政治结构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周家的政治影响力绝不逊色于乔家,甚至有后来居上之势。
顾允知道:“运筹帷幄决战千里之人,未必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想当好一把手,最主要的是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调动领导团队中每一个成员的积极性,力求将这部机器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其实这个道理每个人都懂,真正做起来,和想象中还是有差距的。”
宋怀明几乎在每个人的面前都肯定了乔振梁的工作,他很诚恳的表示会沿着乔振梁的路子继续走下去,坚持改革开放没错,坚持发展经济没错宋怀明在口头上的认同,并不代表着他以后会对乔振梁所有的政策坚持到底,他肯定会做出调整,但是目前,他要给这些人以信心,要给他们派送定心丸,无论政治上还是体制上,他都不会做出任何的改变。
杜天野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意味深长道:“难道平海就没有值得你留恋的地方?”
焦乃旺笑了笑,在他看来现在宋怀明是心情最舒服的一个,乔振梁退出让宋怀明成为最大的政治利益获得者,焦乃旺道:“乔书记的事情给大家都敲响了警钟,据我说知,现在大家都对子女经商的问题进行了检讨。”其实焦乃旺的大儿子也在经商。
每一次政治上的变动,其背后都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博弈,周兴民不会平白无故的被派到平海,这其中涉及到乔、周两家的政治利益,宋怀明想到了从事件开始一直到现在文国权始终没有表态,而诸多的言论都将乔家的这次政治危机指向文国权,在宋怀明看来,仅仅凭借文国权是做不成这件事的,现在这件事开始渐渐明朗,周家是不是也在最近的事件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如果周家没有出力,周兴民不会成为既得利益的获得者。
乔梦媛道:“还好,他这两天也会前往京城,香港那边的麻烦已经解决了,国内还有资金方面的问题需要解决。”
乔梦媛道:“越是表面坚强的人内心其实越是脆弱,往往营造坚强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受到伤害。”她缓缓落下茶盏道:“我不喜欢坚强!”
乔振梁内心感到一阵愧疚,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成为政治上独当一面的人物,如果不是父亲仍在,这次乔鹏举的事情极有可能会导致这个家族的一蹶不振。
乔老淡然道:“只要列车仍在,什么人去开车还不是一样?不过只要是列车总有到站的时候,我这座车站虽然老了,可是并没有完全废弃,这趟列车早晚都会从我的门口经过。”
宋怀明淡然笑道:“我们这些国家干部必须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正常的工作变动经常都会发生,如果因为这种变动,心态就受到影响,那么还谈什么搞好工作?”
很多时候,事情往往就是那么凑巧,就在宋怀明和焦乃旺商量当前的工作应该如何开展的时候,中组部的电话打到了宋怀明的办公室,让宋怀明诧异的是,中组部决定由焦乃旺担任平海http://www.hetushu.com省新一任的组织部长,常务副省长一职由副省长周武阳担任,平海省代省长最终还是空降,由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周兴民担任。
张扬笑道:“回头再说,大领导召唤,怠慢不得!”
乔梦媛的目光投向窗外:“今晚我去京城,平海这边的一切都已经结束,我想,短期内我不会回来了。”
秦清道:“我想,我们应该分开。”
在外人的眼里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乔家还是依靠乔老的政治威望渡过了这次危机,乔家虽然有所损失,但是并没有一败涂地。
宋怀明挂上电话之后,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中,周兴民是国内最出色的青年干部之一,他的年龄比起自己要小,现年四十六岁,周兴民同时也被任命为平海省委副书记,周兴民是最被高层看好的接班人之一,他的到来预示着平海未来的最高管理层彻底年轻化。四十七岁的宋怀明,四十六岁的周兴民,这在国内各省、各直辖市中也是绝无仅有的组合。
对于一件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事情,没有人会表示反对,也没有人敢反对,即使很多人在内心中对宋怀明能否担当平海第一领导表示质疑,但是没有人会当着新任省委书记的面表露出来,共同的一点是,所有人都很羡慕宋怀明,羡慕他的好运。
宋怀明欣赏的看着焦乃旺:“老焦,我也是这么想。”
宋怀明也认同焦乃旺的看法,他向查晋南推荐焦乃旺的时候,查晋南只是说向上头反映,可到现在仍然没有结果。宋怀明道:“我看你的希望是最大的。”
宋怀明道:“天野,你和周省长熟悉吗?”
张扬道:“仅此而已?”
宋怀明和焦乃旺谈话主题就是如何稳定干部内部的心态,如何能够让大家尽快的冷静下去,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正常的工作中。
宋怀明召见杜天野,一是为了通知提名他为平海副省长的事情,二是叮嘱他要安心工作,继续发展平海北部经济,建立起以江城为核心的平海北部经济圈,杜天野知道自己的副省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以后的工作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动,无非是多了一个职位,但是这对他以后的发展极其重要。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还没有想好,可能会去散心,走到哪里是哪里!”
宋怀明笑道:“怎么忽然没有信心了?”
乔老道:“有人在试探我们的底线,有人在一旁观察,他们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老了。”
焦乃旺道:“谢谢宋书记,不过我看这次我的希望并不大。”
秦清道:“有些事是防不胜防的。”
张扬也为乔家的事情感到欣慰,他得到消息之后,第一个向乔梦媛表示了恭贺,乔梦媛表现的很淡然,虽然家族的危机已经渡过,可是她仍然决定将手中所有的产业都转让出去。目前对南林寺广场和梦晨数码广场表示出兴趣的人很多,出家最高的是香港世纪安泰,因为事情涉及到安家,所以乔梦媛事先征求了安语晨的意见。
张扬也帮助邱凤仙和乔梦媛联系了一下,可是邱凤仙的报价比安达文虽然还有不小的差距,在商言商,乔梦媛最终还是将这两处产业转让给了安达文的世纪安泰集团。
焦乃旺得知前来担任代省长的是周兴民,心中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失落,周兴民的背景和条件太优秀,根本不是他能够相提并论的。焦乃旺马上想到了宋怀明,他意识到周兴民的到来对宋怀明未必是一件好事,刚刚送走了乔振梁,接着就迎来了周兴民,以周家在国内的政治地位,这位年轻的代省长未必肯甘心居于宋怀明之下。
宋怀明道:“我一直以您为学习的榜样。”
张扬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孩子。”
张扬向大门里看了看道:“都在里面呢?”
出让旗下所有的物业之后,乔梦媛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主动邀请张扬吃了一顿饭。
张扬叹了口气,问清楚顾养养需要的东西,赶紧驱车去采购。
安语晨现在对经商没有任何的兴趣,她甚至懒得回来国内一趟处理这件事,她还是把一切都交给了乔梦媛,安达文既然想买下这两处产业,只要价格合适,就转让给他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