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9章 婚姻与政治

罗慧宁只当自己没听到,牵着楚嫣然的手走进小楼。
楚嫣然已经回来,看到张扬进来,笑盈盈起身去迎他,展开臂膀拥抱了张扬一下,张扬想去亲吻她,却被她逃开,楚嫣然娇嗔道:“一身的烟酒味儿,赶紧去洗澡。”
张扬暗自叹了口气,虽然冯景量说过,这只是他听来的传言,可张扬却觉着这件事可信的程度很高,目前的乔家正处于政治上前所未有的低潮期,和正处于上升期的周家联姻,无疑是一招最为可行的妙棋。张扬感叹乔梦媛不幸命运的同时,又不由得对乔家产生了一种怨气,无论怎样都不该让乔梦媛成为政治利益的牺牲品,用她一辈子的幸福来换取短暂的政治利益。
那边罗慧宁的声音从小楼内传出:“你们俩小子在外面嘀咕什么,赶紧进来!”
张扬多少有些诧异,过去了这么久,而且每天都有这么多的客人光顾这里,桑贝贝怎么会记得自己的姓氏?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绝不是因为自己太过醒目,让人一见不忘,而是因为桑贝贝十有八九在事先打听过。
“南锡静海!”
张扬道:“为什么会选择这份工作?”
桑贝贝道:“张先生是平海人?”
紫金阁的老板冯景量这会儿也来到包间内,他笑着和张扬楚嫣然打了招呼,扶住张扬的椅背道:“怎么着这是?周老大和徐建基呢?”
周兴国道:“那就以后有机会再说。”
周兴国和张扬喝了杯酒,低声道:“今年留在京城过年吧?刚好我堂哥回来,我介绍你们认识。”他的堂哥是刚刚上任的平海代省长周兴民,张扬还没有见过面,张扬笑了笑道:“不瞒你说,我这次来京城是带嫣然给我干爹干妈拜个早年的,顺便把我们的婚事说一声,嫣然要东江过年,我估计得在江城东讧两边跑,年前就得回去。”
张扬感到非常的诧异:“怎么没听他提过?他可真能沉得住气,一点风声都没透露出来。”
冯景量道:“不知道,不过他对每件事看得都很清楚,他的行为肯定会符合家族的利益。”
因为多数人都是和楚嫣然第一次见面,所以说话透着客气,现在周兴国的堂哥周兴民和楚嫣然的父亲宋怀明又在平海搭班子,所以他们平时最喜欢谈得政治话题也变得敏感了许多,大家都小心回避,更多的时间都是在谈生意。
张扬凑过去在她唇上吻了一记,楚嫣然把他推到沙发上靠着,解开他的睡衣,张大官人笑道:“丫头,想非礼啊?”
周兴国呵呵笑了起来:“就数你机灵,怎么?你们都送过了!”他一眼就看到了楚嫣然身边的那个新买的LV手包,他的确带礼物过来的,送给楚嫣然的是一对和田玉镯,薛伟童抢过去看了,单从玉质成色来看,这对玉镯价值就得在五十万以上,周兴国出手果然慷慨。
一旁周兴国和冯景量都笑了起来,现在平海的一把手就是张扬的准岳父,他当然会这么说。
桑贝贝来到周兴国面前娇滴滴道:“周老板!”
张扬向身边的桑贝贝看了一眼道:“中国历史上从来都不缺少女中豪杰,女人看起来柔弱,可背地里都不简单。”
回家的途中,文国权给宋怀明打了一个电话,这也是平海政坛变动之后,他给宋怀明打得第一个电话,话题也不是政治,其实到了他们这种境界,根本不用探讨政治上的话题,通过一个问候,一件小事就能够完整的传达自己的意思……
晚餐过后,周兴国兴致不减,邀请他们去喝茶,薛伟童对此没什么兴致,她和楚嫣然、林颖商量了一下,她们三个决定去做美容护理,其实是给这帮男人放松的机会。
在紫金阁门前分手之后,张扬几和图书个人都坐进周兴国的汽车,坐进去之后徐建基率先说了一句:“大哥,真去喝茶啊?”
张扬继续步步紧逼道:“以你这么好的条件,应该没必要选择这种职业。”
文浩南道:“越是事到临头,我感觉越紧张,你说我爸妈他们该不会反对吧。”
张扬道:“没问题。”
周兴国笑道:“我对感情看得很淡。”
张扬笑了起来:“那就好办,没有语言障碍就方便交流,要不我帮你探听探听情况?”
张扬点了点头,假惺惺道:“玲姐呢?”
周兴国笑着指了指张扬:“我兄弟,你见过吧?”
张大官人一颗心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瞪大了双眼,充满震惊的看着冯景量:“你说什么?”
文浩南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向张扬笑了笑,从他一脸的幸福表情,张扬就能够猜到十有八九是他的那位法国女郎来电,张扬笑着摇了摇头,看到文浩南的感情终于有所归属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几个人大声笑了起来,身边的几个女郎脸上都微微有些发红,其实这样的话题根本不会让她们感到尴尬,可是她们懂得怎样的神态才能打动男人的内心,才容易撩拨起男人心头的欲望,女人表现出害羞其实是饱含诱惑的武器。
薛伟章道:“大哥,你够偏心的,认识这么多年,怎么不见你送我东西?”
张大官人认同周兴国对桑贝贝的评价,可是现在张扬对这种事是比较警惕的,嫣然就算能够容忍他拥有其他的感情,但是绝不会容忍他和风尘女子来往,即使冠以逢场作戏的旗号,再说现场人多眼杂,虽然大家都是朋友,甚至是结拜弟兄,但是他们的结拜并非是真正拥有了非拜不可的感情基础,而是处于某种目的,自己如果行为过于出格,难免以后不会成为别人用来对付他的理由,张扬的头脑还算清醒。
周兴国说这句话的时候张扬并不明白这话代表的意义,直到他们晚上离开王府会馆,张扬和冯景量一起离开,冯景量才道破这句话的玄机。
桑贝贝笑道:“我老家也是平海的!”
张扬道:“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你那位苏菲懂中文吗?”
冯景量心中暗赞,徐建基之所以晚来,十有八九是去准备礼物了,这厮很会做人啊,建基集团这次在东江新城区拨资这么大,和当地官员搞好关系显然是非常必要的,楚嫣然是宋怀明的女儿,这份礼物可不是单纯冲着张扬送的。
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你借我一胆子我也不敢。”他拖着楚嫣然的纤手向自己双腿间摸去:“你检查,今晚老老实实的,大门都没出。”
薛伟童道:“一个请吃饭,一个送包包,我送什么?”
冯景量道:“你可能不知道吧,周老大最近可能要订婚了。”
徐建基笑着点了点头,他朝林颖使了个颜色,林颖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袋,里面却是一款限量版的LV手包,徐建基笑道:“第一次见弟妹,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周兴国摇了摇头道:“没见他人,听说一直都在国外猫着呢,不过他募集的那些资金大都还了回去。”
周兴国向张扬看了一眼,张大官人道:“那就喝酒!”
薛伟童道:“男人大丈夫一言既出驰马难追,三哥,明儿你就带我嫂子去选车。”
楚嫣然谈起了她目前在投资的神庙岛,引起了多数人的兴趣,薛伟童甚至提议要组团去岛上旅游。
楚嫣然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笑道:“你才漂亮呢!”
张扬吐了吐舌头道:“对不住,我以为你都交代了,没想到你还没跟他们说。”
张大官人内心一怔,桑贝贝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和_图_书,她在暗示张扬自己知道他的身份,张扬笑道:“有吗?我不记得自己上过电视。”他牵着桑贝贝,让她原地旋转了一周,桑贝贝依然平静看着他:“我不会认错。”
桑贝贝的相貌称不上倾城倾国,可是她最吸引人的是卓尔不群风姿,她的气质中充满了一种妩媚娇柔的味道,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对男人来说都充满了暗示和诱惑,虽然张扬上次见过她一次,可这次见到桑贝贝的感觉又有不同,今晚桑贝贝穿着一身色彩鲜艳图案张扬的旗袍,剪裁合体,恰恰勾勒出她完美的体形,桑贝贝婷婷袅袅的走了进来,宛如从灯红酒绿的上海滩走出的民国舞女,一双水波荡漾的丹凤眼在室内环视了一下,几乎每个人都认为桑贝贝在看着自己。
冯景量笑道:“张扬,你这句话是阅尽人间春色之后的总结。”
张扬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去,却被楚嫣然揪住领子在身上又闻了闻:“嗳!有女人的香水味儿。”
薛伟童不等他坐下就直截了当的问道:“大哥,今儿你第一次见到嫣然,送什么见面礼给她?”
楚嫣然本想拒绝,张扬笑道:“收下,我这二哥财大气粗,咱们要是不收,这钱他也得糟蹋了。”
文浩南道:“你帮我先看看妈的意思,她要是点头了,这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回到楼上冲了个澡,换好衣服走下来,楚嫣然已经给他泡好了清茶,张扬来到她身边坐下,拨弄着楚嫣然的秀发,充满爱怜道:“这么晚了,你先睡就是。”
冯景量道:“别介啊,张扬到我这儿来吃饭怎么能让你结账呢?打我脸是不?”
周兴国招呼大家入座吃饭。
“我?”薛伟童摸了摸自己的短发:“还真没人夸过我漂亮,夸我英俊的倒是有过几个。”
楚嫣然板着脸道:“没干坏事吧?”
周兴国道:“你不想喝茶?”
桑贝贝微笑道:“生活可以改变一切!”
罗慧宁叫着嫣然的名字迎了过去,握住楚嫣然的双手,越看越是喜爱,她向张扬道:“你干爸中午回来。”
中午的时候,文国权专程回来吃饭,他每天的时间是极为宝贵的,能够抽出时间回来陪两位晚辈吃饭已经很是难得,足见他对张扬和楚嫣然的看重。
张扬笑道:“自家兄弟有啥好客气的。”
桑贝贝道:“任何书都是人写的。”
周兴国笑着摇了摇头。
舒缓的音乐声中,张扬和桑贝贝携弄走下舞池,搂着桑贝贝的纤腰,就像搂着一片轻盈的羽毛,桑贝贝的舞跳得很好,你根本不用操心自己的舞步,她总是可以恰到好处的配合你。
薛伟童道:“贪官啊,公然索赌!”
张扬笑道:“不急,只要抓紧一些还来得及。”
薛伟童是个从不甘心落后的主儿,看到每人都送楚嫣然见面礼物,唯独自己没准备,她马上表态,要送给楚嫣然一辆汽车,更慷慨的表示,让楚嫣然自己去名车汇去挑。
张大官人虽然见多识广,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桑贝贝是个尤物,换成大隋朝那会儿肯定能够艳压群芳成为一代名妓。
张扬道:“形势大好不是小好!”
周兴国笑道:“王府会馆,今晚上不醉无归!”
张扬虽然和周兴国结拜,可是他们之间并没有到无所顾忌畅所欲言的地步,周家的背景深厚,从这次平海的政治变动中就能够看出,周家获得了政治利益,高层之间的关系极其敏感,周兴民现在担任平海的代省长,他和宋怀明的未来关系究竟怎样还很难说,张扬在可能的情况下还是尽量避免和周兴民多做接触,事实上他已经有了离开东江的念头,不过现在他心里迷惘的很,不知道应该去哪和*图*书里。
楚嫣然仔仔细细检查了他的脖子,点了点头道:“应该没干坏事。”
楚嫣然笑道:“伟童,你的心意我领了。”
冯景量道:“你应该认识,乔家的千金。”
周兴国点了点头道:“好,反正有的是机会。”他的目光瞄了桑贝贝一眼,低声道:“尤物啊!”
张扬道:“乔鹏举回来了吗?”
张扬道:“这么多疑啊!”
桑贝贝红色的樱唇弯出一个极其妩媚的弧度,柔声道:“张先生,您好久不来了。”丰满挺翘的臀部转动了一下坐在张扬的身边,极有弹性的肉体恰到好处的贴在张扬的身侧。
冯景量当然不会想到张扬的脑子里会有这么复杂的念头,他微笑道:“周老大这种身份,他的婚姻已经不是单纯自己的问题选择结婚的对象,更多的要考虑到政治利益,乔家最近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乔家和周家的关系也不像过去那么亲密,对他们两家来说,联姻是符合政治利益需要的。如果周老大和乔梦媛最终能够走到一起,乔家和周家就会重新建立起亲密的联盟关系,对两家都有好处。”冯景量停顿了一下道:“不过乔家得到的好处应该更大一些。”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他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上午十点了,张扬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丫头,十点了,十点了!”
张扬道:“我答应她要回去。”
张扬忽然想起周兴国虽然已经三十多岁,可是至今仍然没有结婚,也没有听说他感情上的任何事,张扬笑道:“是不是因为大哥心有所属了?”
张扬不由得想起上次薛伟童在王府会馆一怒拔枪的经历,那次是她和梁康联手设好的局,搞得最后不欢而散。
文浩南走过来和张扬他们打了招呼,张扬和文浩南握手的时候不禁开起来了他的玩笑:“浩南哥,我未来嫂子呢?”
王府会馆的生意依然火爆,巧合的是这次他们仍然坐在昆玉阁,会馆的老板黄善看到是这几位爷过来了,陪着小心把他们请到了房间内,周兴国随便点了一些东西,向黄善道:“我们哥四个,你看着安排吧。”
张扬的舞技也是经过何歆颜这个专业级舞蹈演员的培训,加上他本身优秀的运动天赋,张大官人好歹也算得上是一个半专业。
周兴国点了点头,黄善转身出去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桑贝贝呢?让她过来!”
张大官人才不会相信混迹在风月场合,能够出淤泥而不染,在他眼中现在的王府会馆和过去的青楼也没多少区别,无非是接待的客户群体不同,工作性质还不是一样。更何况前来这里的客人不是高官就是巨贾,都有着相当的身份地位,这种复杂的环境下,桑贝贝能够保住完璧之身,居然还能够成为王府会馆的头牌,这就不能不让人感到奇怪了,这个女人绝不普通。
罗慧宁道:“她去东北旅游了,这两天回来。”
楚嫣然笑盈盈站了起来叫了声建基哥!
徐建基笑道:“弟妹是贝宁财团的总裁,和她相比,我这点钱算不上什么。”
文浩南搂住他肩膀道:“兄弟,这事儿办成之后,我一定有重谢!”
楚嫣然红着俏脸抬起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下:“滚,全天下最不要脸的就是你。”
阳光被厚厚的窗帘遮挡在外,卧室内一片漆黑,张大官人睁开双眼,找到自己的手机,打开了电源键,开机的声音惊动了一旁的楚嫣然,她呓语道:“好累,再睡一会儿。”
桑贝贝淡然笑道:“张先生看不起我的职业?”
冯景量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消息我听别人说的,中间有人牵线搭桥,不过周老大到现在还没承认过。”
和图书浩南叹了口气道:“我这不打算凑着春节把事情说了嘛,我前天才到,根本就没有机会。”
每当到这种时候,张大官人就变得极度自私起来,他才不会考虑自己的状况,凡事都只从自己的利益来出发,他感觉到很郁闷,如果真的有这种事,乔梦媛至少要跟他说一声。
楚嫣然道:“你这个坏蛋,居然让我一个人在这么大一间房子里等你到现在,我要咬死你!”楚嫣然搂住张扬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当然不是真咬,张大官人高举双手:“杀人了,杀人了……”
周兴国笑道:“见者有份!”他给薛伟童和林颖也都准备了一对玉镯,虽然也是上品但是和楚嫣然的这一对不能比。
徐建基和冯景量同时响应。
他向周兴国道:“大哥这么喜欢,干脆自己留下。”
楚嫣然这才想起今天上午十一点钟约好了要去文家,她有些慌张道:“坏了,坏了,要迟到了!”
一曲舞罢,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旁坐下,周兴国凑近张扬的耳边低声道:“老弟,喜欢的话,我安排她陪你。”
张扬笑道:“谁啊?周老大的订婚对象是哪家的闺女?”
到了紫金阁,发现目前只有薛伟童一个人在,周兴国和徐建基两人都不守时,薛伟童性格开朗,见到楚嫣然笑着就迎了上去:“这就是我未来嫂子吧,你真是漂亮啊!我三哥的眼光真好。”
张扬微笑道:“都说南锡出美女,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过去我在南锡工作过一段时间。”握住桑贝贝的手,他能够清晰觉察到她的心率变化,桑贝贝看来很平静,她轻声道:“我在电视上见过你。”
张扬笑道:“别介啊,我这人从来都是很传统的,你们别把我教坏了。”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张扬是文国权的干儿子,而楚嫣然是宋怀明的女儿,早在几年以前,文国权就想通过这种联姻的方式形成一种牢不可破的政治联盟。可宋怀明方面对这件事似乎没有太大的热情,虽然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可是距离那种共同进退的政治盟友关系还差一定的火候,最近的国内政坛并不平静,文国权冷眼旁观着身边的风起云涌,他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开场序幕而已,随着换届的临近,各方围绕着政治利益的重新划分必然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风浪。政治风云变幻不停,谣言自然也层出不穷,文国权始终保持着淡定的心态,无论外人说什么,他都不为所动,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保持平静的心态,只有这样才可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三思而后行,多想少做,才是避免失误之根本。
周兴国端起酒杯道:“在欧美,男人结婚之前,往往要搞个单身派对,这一夜是尽情的疯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多放纵就多放纵,张扬,今天就是你的单身派对。”
张扬道:“这话好像我在书上看过。”
文浩南慌忙向他使眼色,他和法国记者苏菲恋爱的事情还没向家里正式汇报。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无所谓看得起看不起,只是有些不明白。”
周兴国道:“别谈这么沉重的话题,来点音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能让她们闲着。”
张扬脑袋里嗡嗡作响,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儿?乔梦媛和周兴国怎么会扯到一块?在过去,没发现他们两人有啥情况啊。张大官人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对乔梦媛的感情是非常特殊的,虽然他们之间从未明确过感情,可是他早已将乔梦媛视为自己的红颜知己,在张大官人的概念里,红颜知己那就是必须要拥有的,那是自己的女人,说什么也不能被别人给撬走,即使是结拜大哥也不能例外,再说了,明明是自己认识乔梦媛在先和-图-书啊。
张扬笑道:“浩南哥,你做事一直都很有魄力的,怎么现在变得那么婆婆妈妈的?”
王府四美是王府会馆的招牌,可是桑贝贝却被称王府郡主,是这里的头牌舞女,记得上次薛伟童的火并就是通过桑贝贝引发出来的。
桑贝贝帮他将酒杯斟满,在众人的提一下端起酒杯给张扬敬酒,张扬接过酒杯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握住了桑贝贝的手腕,张大官人总觉着桑贝贝的身上有股特别的与质,这样的女子本不应该坠入风尘,虽然只是肌肤的短暂接触,张扬却惊奇的发现桑贝贝机体的防范,虽然她表面上装得妩媚如常,可是她应该会武功,内力在瞬间提升,更让张扬惊奇的是,桑贝贝竟然是处子之身。
桑贝贝轻声道:“张先生的舞跳得真好。”
徐建基的目光落在楚嫣然的身上,他笑道:“这一定是我弟妹了!”
徐建基道:“说起这件事,乔梦媛真是不错,她把自己手上的产业全都转让变现,帮助乔鹏举解决了资全上的困难,这样的女孩子真是不多见。”言语间流露出对乔梦媛的欣赏,事实上通过这件事,京城太子圈的人都看到了乔梦媛的仗义,对这个慷慨的女孩子钦佩不已。
冯景量笑道:“我也是听说,他从没对外说过,不过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我觉着这一消息还是有些可信度的。”
张扬道:“周老大喜欢乔梦媛吗?”
张大官人因为冯景量告诉自己的这个消息明显有些心神不宁,下车之后,他马上给乔梦媛打了一个电话,乔梦媛的电话仍然处在关机状态中。
楚嫣然道:“别自作多情,我也不愿意等你,主要是因为我时差还没倒过来。”
周兴国道:“我们这种人,婚姻往往由不得自己做主。”
文浩南等到母亲走远了,方才向张扬道:“你小子说话也不经大脑。”
周兴国道:“乔鹏举这次玩得挺大,很多京城子弟都被卷了进去,还算他走运,到最后撇清了责任。”
周兴国哈哈笑了起来,他低声道:“还没结婚,妻管严就犯了。”
张大官人当然明白周兴国这句话的意思,虽然他对桑贝贝有些好奇,但是张扬还没有好色到这种地步,再说楚嫣然可能已经回去等着自己,张大官人多少还是有些自制能力的,他笑道:“多谢大哥美意,这丫头不合我的胃口。”
张扬微笑道:“看得淡未必代表不需要,大哥,我都快结婚了,你也该抓紧个人大事了。”
两人来到文家晚了五分钟,罗慧宁和文浩南都在家里,张扬看到文玲不在,估计她十有八九选择回避,避免和自己正面相逢。
桑贝贝的目光显得有些迷惑。
周兴国此时也走进来了,他的借口和徐建基如出一撤,也是塞车,不过周兴国是一个人来的。
张扬笑道:“跳舞在于配合,是你配合得好。”
冯景量也觉着张扬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他笑道:“怎么?你一点都没听说?”
黄善道:“我把四美都给叫过来。”
张大官人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你是说,乔梦媛?”
张大官人笑道:“你属狗的啊?鼻子这么灵,刚周老大请我们去王府会馆喝酒。”
徐建基道:“平海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说话的时候徐建基带着明星女友林颖走了讲来,一进门就连连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途中塞车,今晚这顿饭算我的!”
文浩南连连点头道:“说的比中国人还好。”
张扬笑道:“她车多得是,我没车,你还是送给我吧。”
薛伟童道:“一个说去谈生意,一个去接他的明星女友了,这两个人真是太不守时了。”
冯景量跟看来了一句:“喝茶太雅,不接地气,咱们是不是俗点儿?”
“平海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