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8章 总得面对

楚嫣然道:“是个好提议,张扬你赶紧学开飞机吧,等你学会了,咱们买架直升机来开。”
周兴国微笑和楚嫣然打了个招呼,他接过张扬手中的拉杆箱道:“事实上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
张扬笑道:“火车晚点,我也没办法。”
对热恋中的情人来说时间并不是问题,十个小时后火车抵达京城,张扬和楚嫣然携手走出软卧车厢,楚嫣然的俏脸微微有些发红。
张扬去酒柜里弄了瓶威士忌,拆开一包花生米,和丁兆勇对饮了起来。
周兴国把他们安顿好之后,还要出去办点小事,约好一个小时后去紫金阁吃饭。车库里给张扬留了一辆奔驰越野车,周兴国个人对奔驰这个品牌情有独钟。
或许是因为徐立华做了思想工作,或许是不忍心看到女儿夹在中间两面为难,或许是觉着丁兆勇本人还是个不错的青年,赵铁生对丁兆勇的态度好了许多,第二天还在他和赵静的陪同下去东江各处游玩,同时也默许了丁兆勇的想法,同意赵静今年可以留在东江过年。
楚嫣然俏脸一红,小声道:“你还是好好陪着伯父伯母,咱们有的是机会在一起。”
张扬点了点头,对丁兆勇的话深表认同,自从乔梦媛离开平海之后,就没有和张扬主动联系过,其间张扬打过一次电话,乔梦媛只是简单地寒暄了两句,这段时间,再打她的电话,几次都处于关机中,张扬对乔梦媛的近况很是担心,这次前往京城务必要抽时间和她见上一面。
丁兆勇道:“这叫婚前紧张综合症,每个人都这样。”
赵铁生仍然为刚才的事情有些生气,他愤愤然道:“让她过来干什么?都没结婚,就住在一起了,成何体统?”
丁兆勇道:“我现在就是后悔,当初没从乔梦媛的手上把门面给买下来。”他最早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现在的门面都是租用的,而乔梦媛最早定下来的原则也是门面只租不售,不过丁兆勇如果一早利用他们的关系,买下来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现在乔梦媛将梦晨数码广场整个转让给了安达文,丁兆勇再想买下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张扬道:“两者皆可抛是啥意思?你小子该不会对我妹也抱有这样的想法吧?”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红粉赠佳人,美酒送英雄,他的酒进到我肚子里才不算糟蹋。”
张扬展开臂膀将她拥入怀中,一手拖着拉杆箱向前方走去。
徐立华这下不好意思了,她笑了笑道:“丁书记,您别介意,我们家老赵就是那个臭脾气,对不起啊!”她赶紧去追赵铁生了。
可能是因为张扬在途中做了工作,这次赵铁生的反应没那么激动,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来啦!”
丁兆勇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在结婚前解决所有问题。”
丁兆勇道:“乔鹏举这次能够躲过一劫也算得上幸运。”
钱惠敏的一张脸已经气得铁青,她上前拉住丁巍峰,强忍着没说出刻薄的话来。
丁兆勇道:“我们家老爷子也快到点了,我看得出,他最近很不开心,所以经常开导他。”
丁兆勇一听就紧张了起来:“怎么?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快?”
丁兆勇没空手过来,带着两条好烟,http://m•hetushu.com四瓶好酒,他也知道赵铁生对自己家里有看法,所以想尽办法讨好这位岳父大人。
楚嫣然一旁笑道:“他对飞机有心理阴影,总觉得在天上飞不踏实。”
张扬道:“那倒不是,还不是因为你家里的事儿。”
张扬道:“这叫离休综合症,跟婚前紧张综合症差不多。”
周兴国笑道:“真是搞不懂你,坐飞机多方便,非得坐火车,晃晃悠悠十多个小时,你不嫌累啊!”
张扬道:“我过去也很生气,就冲着兆勇他妈那态度,也不能把小静嫁到他们家去,可现在想想,他们的感情还是要他们自己做主,咱们任何人也不能替他们做出决定。”
赵铁生哼了一声道:“不敢,你们丁家门槛太高,我们攀不起!”他说完话闷着头就走了。
丁巍峰笑了笑,目光看了赵铁生一眼,赵铁生早就把脸扭到一边。
张扬道:“最近生意怎么样?”
张扬笑道:“定下来了,过两天我们也去领证。”
丁兆勇道:“这倒不是,你这样考虑很正常,宋书记现在是平海一把手,你又在东江工作,平时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快就会传到他的耳朵里,还有,肯定有不少人盯着你,你这个人平时做事又太随性,难免不被人挑毛病。”
丁巍峰跟着点头。
张扬捏了捏她吹弹得破的俏脸,这才上了汽车。
徐立华叹了口气道:“老赵,你就不能少说两句,他们都领证了,在法律上就是合法夫妻。”
张扬道:“凡事都有个过程,你尽量耐心点,争取说服她。”
徐立华也跟着帮衬道:“五一就五一呗,只要他们愿意,兆勇啊,我们这边虽然没什么意见,可是你这件事还是应该先征求父母的同意,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你要是不尊重他们的意见,他们肯定会很伤心的。”
京城的气温比起东江要低许多,空气干冷,外面刮着白毛风,楚嫣然被冷风刺激到,打了一个喷嚏。
张扬道:“咱们不能强求每个人都一样,谁没点自私的想法?”
张扬笑道:“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些?”
张扬道:“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你们想要顺顺当当的结婚,就得面对这些困难。”通过今晚的事情,张扬看出丁巍峰还是有所转变的,他能够主动和赵铁生打招呼,就证明他已经试图放下架子。张大官人渐渐学会了大局观,考虑事情已经变得越来越全面,跟丁家怄气,非得要分出个输赢压根没那必要,如果那样做,到最后伤害到的只能是赵静和丁兆勇。
徐立华道:“我也没说兆勇这孩子不好,可是……”
张扬笑道:“谢谢,说实话,真要是把结婚提上日程,我这心里还有些忐忑。”
赵铁生低声道:“都是做大官的怎么差距这么大呢?嫣然的爸爸是咱们平海的一把手,你看看人家,一点架子都没有,人家那才是胸怀坦荡,人家才是真心疼女儿。”
丁兆勇道:“还不错,我在南锡梦晨数码广场做硬件批发,生意挺红火的。”他话锋一转道:“梦晨招商情况很好,全国各地的IT从业者都对那边表示出强烈的兴趣,我真是不知乔梦媛出于怎样的考虑,生意还在上升期,居然和_图_书就把梦晨数码广场转让了,这要损失不少的钱。”
丁巍峰主动和赵铁生两口子打了招呼,可人家都没搭理他,丁巍峰等于碰了一个钉子,老脸不由得有些发烧,幸好张扬在场,丁巍峰夫妇和楚嫣然不熟,张扬把楚嫣然介绍给他们认识,丁巍峰笑道:“嫣然,上次你从美国回来,我就想见见你,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过两天我请你们全家吃饭。”
楚嫣然把张扬一家送到停车场方才和张扬依依作别,临别之时,小声对张扬道:“我想你。”
赵铁生和徐立华聊了一会儿就起身去休息了。
张扬笑道:“我看啊,这事儿你们谁都管不了,我妈说得对,领了证就是合法夫妻,其实刚才我看丁书记也有缓和关系的意思。”
周兴国对张扬和楚嫣然待以上宾之礼,不仅仅因为张扬是他结拜兄弟,还因为现在他堂哥周兴民前往平海担任代省长一职,和楚嫣然的父亲宋怀明搭班子,这就让他们之间的政治利益统一了起来。
张扬道:“兆勇,其实今晚我们回来的途中遇到你爸妈了。”
丁兆勇道:“应该是大不如前了,否则乔书记怎么会离开平海?”
“周老大安排,他说好来车站接我们。”
张扬道:“乔老虽然退了,可是政治影响力仍在。”
张扬开门把大家都请了进去。
丁兆勇道:“当了省委书记的女婿,以后你可就没那么自由了。”
张扬道:“江城的南林寺广场也是被他买下来的,搞不懂这小子,好像突然把注意力转移到平海来了。”
赵静为哥哥感到高兴之余,不免又想起自己的遭遇,有些黯然神伤,她起身上楼去了,今晚她留在这里住。
丁兆勇道:“我跟我爸谈过,他现在没什么意见,就是我妈她……”
赵铁生道:“你父母同意吗?”一句话就把丁兆勇给问住了,他咬了咬嘴唇道:“赵叔,这事儿我会解决。”
张大官人瞪大了一双眼:“别跟我玩深沉,说明白点儿。”
周兴国把他们带到了京城顶级的别墅区御苑,这儿离紫禁城很近,周兴国在这里有三栋独体别墅,他平时在京城呆得时间很少,即便是在京城,这里也很少来住,多数时间都是在家陪老爷子,按照他的话,这边的房子就是投资,别墅有一栋装修过了,其他的两栋都是毛坯,周兴国买到手三年不到,价格已经涨了三倍,现在有两栋别墅都是白赚的,楚嫣然对周兴国的投资眼光也深感佩服。
张扬听出赵铁生还是在给他们小两口制造障碍,居然把自己拿出来当理由了,张扬笑道:“什么年代了,谁还讲这个规矩,我和嫣然今年举办婚礼够呛,不过我们应该先把证给领了,嫣然是美籍,我们的手续可能稍稍麻烦点,不能让小静等成老姑娘吧!”
张扬道:“抛开丁家的事情不谈,兆勇这个人很不错,对待小静是真心的,不管你们怎么看,我觉着丁兆勇这个人值得小静托付终身。”
赵静有些心烦不想谈这件事,把话题转移到张扬的身上:“哥,听说你和嫣然的事情定下来了?”
丁兆勇万万没想到张扬会绕到自己身上,他慌忙道:“我就这么一说,这首诗对你适用,对我不hetushu.com适用,我是一俗人,我是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
丁嘉峰道:“大哥、大嫂,既然咱们遇到了,去我家里坐坐吧。”
丁巍峰苦笑道:“说什么啊!”
张扬道:“你有什么建议?”
丁巍峰被晾在那里好不难看,其实今天丁巍峰到没有什么过失,他主动跟赵铁生夫妇打招呼,还邀请他们去家里做,这一切都表示丁巍峰开始让步,试图缓和两家的关系,可惜赵铁生压根就不领情。
丁兆勇笑道:“倒也是,哥几个里面数你最能喝,也最懂酒,梁成龙的这些酒就是为了你准备的。”
周兴国道:“你要是这么想,还是自己去考飞机驾照,等将来官做大了,有机会配专机的情况下,可以亲自驾驶。”
丁兆勇笑眯眯看着张扬道:“是不是因为你家岳父成了省委书记,心理压力很大啊?”
徐立华毕竟念着女儿现在和丁兆勇已经偷偷领了证,她勉强向丁巍峰笑了笑。
丁兆勇道:“好好的当你的官就是,做生意你不懂。”
丁兆勇道:“我跟我爸都说过了,他还答应帮忙做我妈的思想工作。”
丁兆勇道:“今年五一,正想征求你们两位老人的意见呢。”
客厅内只剩下丁兆勇和张扬兄妹俩,丁兆勇叹了口气道:“张扬,你爸妈好像不喜欢我。”
钱惠敏这会儿认出来了,想不到这么巧,居然会和张扬的父母迎头遇上,她对儿子和赵静的亲事一直都是坚决反对的,不过她的反对似乎无济干事,现在儿子已经和赵静偷偷领证了,也就是说丁兆勇和赵静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受法律保护。钱惠敏私下里抱怨过无数次,可现在丈夫的态度也有些改变了,大有听之任之的架势,既然已经领证了,总不能让他们离婚吧?
赵铁生因为晚上在宋家喝了点酒,所以说话也比较直接,接过女儿递来的茶喝了一口道:“兆勇,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张扬道:“我发现自己官也当不好,感觉当官不如开始的时候自由了,干什么事总觉着缩手缩脚的。”
提起乔梦媛,张扬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低声道:“还不是因为乔鹏举惹下的那些麻烦,环宇集资的事情虽然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可是很多的集资款他要退回去,单凭他自己填补不了这个漏洞,所以乔梦媛把手上的业务全部结束,套取大量的现金帮助他解决困难。”
丁兆勇道:“说白了就是,你现在的问题是失去自由了,你想获得自由就必须往外走,离开宋书记的视线范围,什么也不如自由重要啊?”
张扬道:“自己开安全,别人开可保不住,等于把性命交到别人的身上。”
丁兆勇道:“对不起。”
张扬笑道:“你也紧张?”
丁兆勇道:“梁成龙把别墅借给你算是借对人了,这货辛苦存的名酒全让你给喝光了。”
丁兆勇道:“我让赵静受了不少的委屈。”
赵静道:“我不去!”
张扬和楚嫣然离去之后,钱惠敏拖着丁巍峰就走,看到张扬一家人走远,气得狠狠在丁巍华的手臂上拧了一把,抱怨道:“你干什么你?你自己不要面子我还要呢。”
丁兆勇笑道:“我也听说他是个www•hetushu.com经商天才,本来想通过你的关系联络联络,现在看来没那种必要了。”
张扬一听就知道改名和安达文有关。
张扬道:“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都是优点,同时也包括他的缺点,这世上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张大官人笑道:“丁兆勇啊丁兆勇,你小子挺滑头的啊!”
等周兴国离去之后,张扬首先把居住的地方检查了一遍,自从上次和秦清被人偷拍,这厮就长了个心眼儿,无论到哪里先检察环境,确信周围没有监听监视设备,赵天才专门帮他做了一个反监测仪,只要周围有监测设备,百分之九十九能够发现。
他们沐浴更衣之后,就驱车直接前往紫金阁,途中张扬先给干妈罗慧宁打了电话,说可能要晚点抵达京城,今晚就不过去了,等明天一早再去见她,罗慧宁对这个干儿子还是很关心,关切的问他需不需要派人去接站,张扬笑着谢绝了。
张扬带着父母回到梁成龙借给他的别墅,途中赵静打电话过来,询问父母晚上住在哪里,张扬让她和丁兆勇直接去别墅那边。
丁兆勇哈哈笑了起来:“你这一打岔,我差点忘了说到哪儿了,对了梦晨数码广场现在改名了,叫安泰数码广场。”
丁兆勇感叹道:“乔梦媛真的很不简单,拥有这样的侠骨柔肠,很少有女孩子可以做到她这样。”
赵铁生道:“结婚虽然是你们两个人自己的事情,可是毕竟也和两家的父母相关,既然想一辈子守在一起,就别留下什么疙瘩,大家开开心心的就好,能说清楚的还是说清楚。”
徐立华握着女儿的手,连连点头,不知为何眼圈红了起来。
张扬道:“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动机,可咱们两家人总不能一直就这么僵下去?咱们无所谓,就算和丁家老死不相往来也没关系,他丁巍峰官再大,我们也不靠他吃喝,可小静就不一样,她和丁兆勇结婚,早晚还得面对丁家,赵叔、妈,你们心底还是疼小静的,我看得出来,你们生气还是因为觉着小静受了委屈。”
赵铁生道:“他会那么好心?”
赵铁生和徐立华这才认出了丁巍峰夫妇,赵铁生的脸刷的一下就冷了下来,上次和丁巍峰一家见面被他视为奇耻大辱,他对丁家一直都没什么好感。徐立华只是一个家庭妇女,她也不知道这样的场面如何应付,张扬和楚嫣然携手走上前去,张扬笑道:“丁书记,钱阿姨,你们散步啊!”
说话的时候已经看到前方周兴国的身影,他专门过来接站,周兴国笑着迎了上来,乐呵呵和张扬握了握午道:“三弟,你可晚了整整半个小时。”
丁兆勇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道:“忘了恭喜你和嫣然。”
张扬喝了口酒,砸了砸嘴巴道:“还别说,这洋酒喝习惯了也不错。”
楚嫣然笑道:“丁叔叔客气了,我们和兆勇都是好朋友,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
张扬笑道:“还行吧,我看得出,你爸现在的态度改变了很多,要不这样,等过段时间,我去你爸,跟他好好谈谈,我想你爸应该是个开明的人。”
张扬看到丁巍峰两口子的脸色,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可气,他打心底不待见丁巍峰两口子,可考虑到赵静和丁http://www•hetushu.com兆勇的关系,也不能把事情搞得太僵,他笑道:“丁叔叔,改天有机会一起坐坐吧,我觉着咱们两家应该好好沟通沟通。”
周兴国带着他们从VIP通道离开,司机就在外面等着,他们上了周兴国的奔驰车,周兴国道:“老二和老四已经在紫金阁订好了位子,我先带你们去住的地方。”
钱惠敏怒道:“你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别人都不搭理你,亏你还能笑得出来。”
张大官人温言劝慰道:“明天咱们一起去京城。”他用传音入密对楚嫣然道:“要不,今晚你给我留着窗户。”
赵静道:“爸,兆勇对我很好。”
楚嫣然道:“咱们住哪儿?”
张扬和楚嫣然当天上午乘火车前往京城,楚嫣然原本提议要坐飞机,可张大官人对那玩意儿始终有些害怕,如果不是特别必要,他尽量选择其他的交道工具。
赵铁生沉默了下去,双眼望着窗外,他掏出一盒烟,却被徐立华抢了过去,不想让他在张扬的车里抽烟。
张扬笑道:“兆勇,你什么时候也对政治这么感兴趣了?”
丁兆勇道:“香港世纪安泰的安达文接下了梦晨数码广场的盘子,这个人怎么样?”
丁兆勇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丁兆勇走到赵铁生面前恭敬叫了声赵叔叔。
丁兆勇道:“今年春节我想小静去我家。”
丁兆勇点了点头。
丁巍峰叹了口气道:“回家再说!”
徐立华道:“三儿啊,我们知道,小静和兆勇的事儿,我们不反对,只要他们能够过好,我们就满足了。”
丁兆勇道:“赵叔叔、徐阿姨,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给小静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张扬咽了一大口酒:“不瞒你说,我真有压力,过去他是省长的时候,我还没这种感觉,可现在忽然觉着自己置身于所有人的注目之中,我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盯着,我做事必须小心谨慎,一点错都不允许,我是不是想得有点太多了?”
张扬笑道:“你不提我还好,那小子跟我有些过节,你要是提起我,他说不定会想办法阴你。”
张大官人嘿嘿笑了笑。
丁兆勇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压力小多了。”
赵铁生怒道:“什么合法夫妻?丁家根本就没同意,人家看不起咱们?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非得嫁给他们丁家?”
赵铁生道:“小静啊,今晚我和你妈去宋书记家给你小哥提亲,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按照咱们家乡的规矩,你哥还没结婚,你总不能抢在他前头吧。”
张扬对安达文没什么好感:“不怎么样,一个连姐姐都坑的奸诈小子,你觉着会怎么样?”不过他马上又道:“你别受我的影响,你们生意人在商言商,这小子倒是一个经商奇才,安家曾经一度面临衰败,他执掌世纪安泰之后,很快就重振安家,有些本事。”
丁兆勇道:“有点儿,担心自己做不到小静想得那么完美。”
丁兆勇和赵静先于他们到达了别墅,张扬开车带着父母抵达的时候,两人都站在外面等着呢,看到母亲,赵静笑着迎了上去:“妈!”
张扬道:“她自己选的,感情就是这么回事儿,我现在闹明白了,她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