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2章 负面效应

武意道:“我可不是君子。”
他们下了车,五哥跟着武意去点菜,张扬和祁山没有马上进去,站在门口看活羊现杀,祁山接着刚才的话题道:“还有一种方法就是通过关系把非法变成合法。”
“啥?”张大官人接到市委组织部长黄步成的通知,俩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心中念叨着,武意啊武意,你真是害我不浅呐!他回过神来之后,马上把傅长征给叫来了,去做报告当然得有讲演稿,这种事自然要交给傅长征,本来就是傅长征的强项。
张扬忽然想起当初东江的黑车案,周云帆就是走私黑车,通过关系上牌牟取暴利,在那一场风波中,胡茵茹深受牵连,还被关押审查了好一阵子。想必滨海的走私和周云帆属于同一路数。
张扬还想问,汽车己经来到了孙一丁活羊馆。
武意咯咯地笑:“用得上这么恶毒吗?”
祁山对滨海非常的熟悉,武意转过头,向张扬道:“央视的电话采访怎么样?”
傅长征笑道:“张书记,您口才蛮好的,其实去党校作报告是好事啊!”
祁山道:“没有屠杀就没有美味。”
黄步成有些糊涂了,项诚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刚才说宣传过度的是他,这会儿又说是好事,又说值得大力宣传,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了。
张大官人可不爱听这个,照着陈绍斌的脑袋上就是一巴掌:“你丫才去西天呢。”
刘建设看到张扬出来,一脸笑容道:“张书记,下班了?”
武意柳眉倒竖道:“嗬,你们太过分了,两个大男人合伙欺负我这个弱女子!”
胡广州和丁高升站在那里恭恭敬敬地等张扬离去,他们方才返回自己的房间。
张扬道:“我多少也听说了一些,祁山,你是想买走私车吧?”
武意道:“先进事迹报告会!好啊,到时候我带着摄像师去给你捧场。”
“哪能算了!这可是项书记亲自定下来的事情,你不是救了一个人,你是救了母子两条命,放眼我们北港市的干部,谁有你这样的魄力?我们整天都说时代楷模,你就是活生生的榜样,小张,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好好准备,初步定在下周二下午,你来北港党校先给年轻干部们做个报告!”
祁山征求他们的意见道:“富临渔港?”
傅长征道:“万事开头难,一开始的时候都是是这样,张书记,您去北港党校转转也好,刚好可以熟悉一下环境,和北港市的干部沟通一下。很多事处理不当好事可以变坏事,可同样,如果处理得当,坏事也能变成好事。”
祁山道:“如果是一辆百万豪车,海关出具罚没证明,然后用极低的价格拍卖出去,其中还是有惊人的暴利。”
张扬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不久,胡广州和丁高升就过来敬酒。他们带来的是一瓶三十年窖藏的茅台。
武意道:“君子远庖厨!”
事实上张扬对目前和_图_书的常委班子成员都不了解,想完成这件事需要时间。张扬笑道:“下班了。”
祁山今天也表现的特别耐心:“海关出具罚没证明,然后进行公开拍卖。”
张扬听到祁山邀请自己聚聚,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祁山道:“张书记,您快下班了吧,我去接你。”
张大官人苦着脸道:“黄部长,太夸张了吧,不就是救了个人吗?不至于搞得那么招摇,我看还是算了。”
张扬道:“我早就说过,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下好了,风头太劲,领导来了个顺水推舟。让我去做报告,这不是为难我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长征啊,感觉你最近又有进步了。”
张扬道:“我现在一想起去党校作报告就头疼。”他起身去洗手间,出门的时候却迎面遇到了法院院长胡广州,胡广州看到张扬,不由得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扬,胡广州的身边还有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那男子穿着非常的贵气,手上硕大的白金钻戒却将他的俗气轻易又暴露了出来。胡广州笑着走过去,恭敬道:“张书记,这么巧,您也来吃饭啊。”
项诚却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是反对宣传,我所反感的是自我炒作,宣传是好事,张扬同志不顾个人安危用于救人的事迹的确值得大力宣传,但是要在我党正确的引导下。”
刘建设连连点头:“就那么说定了,对了张书记,我听说您要去市党校作报告?”
扬道:“跟朋友一起喝点小酒。”
祁山道:“我也听说过,可具体的内情我也不知道,滨海汽车交易市场的名气很大,可我从来都没去过,这次准备去看看,想不到偏偏这个时候被整顿了。”
项诚接下来的一句话黄步成彻底明白了:“下周开始好好安排一下,给小张安排几场个人先进事迹报告会,让他去市党校做几场报告,组织各级干部前去学习!”
张扬和刘建设这一聊,就不免拖延了一会儿。来到门外,早已等在那里的辉腾车开了过来,祁山把后门推开,招呼道:“张书记上车!”
祁山道:“张书记,看来你刚到滨海,对这里的情况并不了解。”
祁山看了张扬一眼,马上就意识到张扬是在套他的话,祁山到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防备,微笑道:“走私车上牌有几种方式,最常见的是套牌,也就是弄一个假牌子,一般都是套外市甚至外省的车牌,这种方法很简单,可是存在着很大的不足和风险,如果被警察查到,或者出了交通事故,套牌的事情就会马上败露,这样的车辆不但会被罚款,严重者会被没收。”
祁山道:“你们的交易市场怎么突然停业整顿了?”
武意点菜出来了,看到外面正在杀羊,不禁皱了皱眉头:“好残忍,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你们回头还吃得下?”
张扬笑了笑:“还是你花钱我吃m.hetushu.com得舒坦。”
武意瞥了他一眼道:“小心眼儿!”
这帮人开了一辆奔驰商务过来,负责开车的是两名司机,一个是梁成龙的专职司机,还有一个是周山虎,张扬本以为周山虎是专门过来看自己的,却想不到周山虎悄悄告诉他,是秦书记让他过来的,还让他继续给张扬当司机,有他在身边,张扬办事比较方便。
张扬道:“周云帆畏罪潜逃之后,有人就说你是东江首富。”
张大官人这段时间的确感受到自己开车不是那么回事儿,滨海方面给他配得司机又不合心意,还是自己人好,周山虎对他绝对是忠心耿耿。
张扬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的确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他嗯了一声:“好吧,十五分钟后,到行政中心大门口接我。”
项诚皱了皱眉头,一语惊醒梦中人,他总算明白张扬救人的新闻何以会炒得这么热,果然还是上头有人,项诚低声道:“张扬和她的关系很好?”
武意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尽管看到了血腥场面,仍然吃得津津有味,张大官人不禁打趣道:“你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
张扬笑道:“武意,你这种心态可不好,把祁总当成土豪劣绅了,你这是要均贫富啊!”
张大官人苦笑道:“武大记者,当我求你了,您别再坑我了,我来滨海是工作的,可不是为了当英雄,更不是到处去做巡回演讲,咱俩可说好的,我接受央视的电话采访,以后救人的事情你不许再提。”
张扬淡淡点了点头:“你好!”说完他抽出手来,向两人笑了笑道:“我去洗手间。”
临下班的时候,祁山打电话过来,他在北港的事情已经办完,明天就要返回东江,所以邀请张扬晚上一起聚一聚。今天是周五,明天就该休息了,张扬来到滨海之后。对于工作上的事情并不热衷,总体说来,他认识了一些领导班子成员,视察了一次福隆港救了李明芳母子,去了一趟汽车交易市场,把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弄到一起联合处理了一件纠纷,这就是张大官人来到滨海第一周的概况。
黄步成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他旋即又表明态度道:“项书记放心,我会通知北港各大媒体不要将这件事过度报道,以免引起负面影响。”
张扬从一来到就看出刘建设是个笑面佛,整天脸上都挂着和善的笑意,可这个人的深浅他还不知道。
祁山笑了起来。
傅长征道:“真要去做报告了!”
张扬握着听筒发呆,足足呆了三分钟,他感觉这件事开始朝不利的一面转化了,自己来到滨海才没几天,就闹出这档子事,项诚让他去党校做报告,就怕这件事只是一个开始,真要是那样就麻烦了,这项书记该不是故意用这种方法整自己吧?表面上把他当先进典型树立起来,事实上却另有盘算?捧杀的基本原则就是捧得越高摔http://m.hetushu•com得越重。
胡广州将身边的那位中年人介绍给张扬:“丁老板,这位是咱们县委张书记!”
其实刚才县长许双奇又打电话过来想给张扬接风,顺便常委班子成员聚一聚,沟通一下感情,可张扬以今晚有事为名给推掉了。这让许双奇感觉到张扬似乎在刻意保持着和他们这些老常委之间的距离,他实在有些搞不懂张扬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身为滨海县党委书记,他应该是主动融进滨海县的领导圈子,并承担起领导的作用,可这厮过来之后,除了当了一次英雄,闹了点纠纷,其他的正事一样没干,党务上的事情全都推给了副书记刘建设,县里的大事小事他一改往自己头上推。表面上看他没多少权力欲,可是他在汽车交易市场弄了一出三堂会审,这件事总显得不是那么的正常。
张扬带着这帮人先来到了自己的住处,所有看到这套海景别墅之后都情不自禁发出了惊叹。梁成龙算得上见多识广,里里外外把别墅看了一遍,向张扬道:“我说张书记,太奢侈了点吧?省委书记住得也比不上你这标准啊!”
刘建设心说何止北港,你丫央视新闻都上了。他认为张扬现在的表现是得了便宜卖乖,年轻轻的装什么不好?非得装逼。可刘建设也不得不承认,人家是县委书记,的确有在他们面前装逼的资格,刘建设暗自感叹,这张扬咋就那么好命,年轻轻的怎么就混上了县委书记,自己埋头苦干了一辈子,五十一岁的人了还得给他打下手,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刘建设当然明白张扬是怎么当上县委书记的,人家有个国家副总理当干爹,还有个平海省委书记的岳父,别说县委书记,市委书记都不稀奇,刘建设脸上笑得灿烂,心里却别提多酸了。
张扬道:“我就怕这次去党校作报告只是开始,你看那位先进人物不是全国漫游做报告的?我来滨海是做实事的,可不是来夸夸其谈的。”
张扬道:“我就知道出名没啥好事儿,现在好了,市委项书记亲自点我的将,让我下周二去党校给那里学习的干部做报告。”
祁山道:“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这边的走私车,直接有人接货,运往外地,在外地上牌,对了,你还记得前些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周云帆走私案吗?”
张扬道:“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是许县长下得命令,新车销售上牌年检正常进行,就是二手车交易暂停一个星期,说是要整顿市场秩序。”他心知肚明,这次的整顿就是因为他而引起,不过许双奇这次反应非常的及时,让张扬觉着这次整改的背后可能有些玄机。张大官人目前只是静静观察,即便是有什么不对暂时先记在心里,他想起了一个词儿叫打草惊蛇,自己在交易市场闹得那一出十有八九达到了这样的效果。
张大官人还想说什么,黄步成已经挂上了电话,根本没有给他推脱和*图*书的机会。
项诚道:“一个实习记者有这么大的本事?”
黄步成说这句话显然是违心的,他实在想象不出这种事能有什么负面影响,可项书记不高兴了,这两天县委书记占得版面比市委书记还要多,本身就是宣传工作的失误,是他们的侧重点出现了问题,宣传要在党性原则的指挥下,北港党委书记是项诚,在这里要服从项书记的指挥。
“怎样把非法变成合法?”张大官人颇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尽头。
一旁的祁山哈哈笑了起来。
傅长征笑道:“跟在您身边久了,学到了很多东西,如果我仍然止步不前,那岂不是太不开窍了?”
张扬道:“你也很有钱啊!”
张大官人旁敲侧击道:“祁山,我来北港之前就听不少人说过,这里走私车泛滥,滨海汽车市场就是走私车的主要源头。”
黄步成道:“这名实习记者叫武意,她是广电总局武书记的女儿!”
车子驶过汽车交易市场的时候,张扬特地趴在车窗上看了看。
张扬坐进去之后,才看到武意就坐在副驾的位子上,不由得笑了起来:“武大记者,这么巧啊!”
武意道:“好!好!好!我答应就是。”现在她有些相信自己真给张扬带来了麻烦。
张扬却没感到奇怪,不用问,一定是胡广州他们给添菜了。
张扬一听来了兴趣:“祁山,你买车还需要到滨海这种小地方?东江什么样的车没有?”
他们走后不久,服务员又开始上菜,足足上了八道之多,武意有些愣了,她可没点这么多的菜。
祁山道:“那就去吃羊肉!五哥,去孙一丁活羊馆。”
祁山道:“张书记忘了,还有一句话叫,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武意道:“当官的就是虚伪,巧什么?我在滨海的采访工作全都结束了,明天就回北港,祁总打电话说要聚聚,我反正没什么事,当然要来,有人请吃饭,不吃白不吃。”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这走私车是怎么上牌子的?”
张扬放下电话,傅长征也过来帮他收拾整理,为下班做准备。张扬道:“长征,周末有什么安排?没什么事情的话跟我一起去吃饭!”
张大官人心说就知道吃,吃公款你丫心里就这么爽?瞧刘建设肥头大耳的样子,十有八九都是公款吃喝给养出来的,张扬道:“下周,争取下同!”这顿饭早晚是要吃的。
中年人听到胡广州的介绍,马上一张面孔笑得无比灿烂,高大的身躯顿时躬了下来,双手伸过去握住张扬的手道:“张书记好,我是恒茂商务的丁高升!”
张扬苦笑道:“别跟我提这个,你一说,我咬你的心都有了。”
张扬点了点头。
黄步成的声音很客气:“小张啊,项书记在市委常委会上点名表扬了你,号召北港市全体干部向你学习,你好好准备一下,下周安排时间先来北港党校给大家做个报告。”
祁山哈哈笑了起来:“走私那种事情我不hetushu•com碰!”
“这中间有猫腻吗?”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正为这件事心烦呢,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如今搞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整个北港没有不知道的了,项书记点名让我去党校给年轻干部作报告,想起这件事我就有些头大啊!”
祁山道:“本来还想看看有什么合适的进口车呢。”
祁山笑着摇了摇头道:“我那点儿资产哪能算得上首富,就不要说出来贻笑大方了,东江的有钱人很多,要说首富,首先要在那帮高干子弟里面选,我说句实话,在东江我连前十都排不进去。”
祁山笑道:“总之这些人都有办法,不然周云帆当初也不会赚那么多钱。”
张扬道:“别介,这两天海鲜都吃腻歪了,整点别的成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也好!”他估计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从衣架上取下皮风衣,穿好后走出办公室,在走廊遇到了县委副书记刘建设。
祁山道:“据听说,周云帆就是从这里进货。”
张扬知道傅长征是谦虚的说法,自己没教给他什么,自己在官场上的那套做事原则,别人是学不来的。
祁山叹了口气道:“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之所以有今天是蒙受了我舅舅的照顾,可事实上,我生意上的事情,我舅舅从不过问,我在外面做生意也从不提到这层关系。”
送走了祁山,张扬本想周六周日两天在滨海附近好好转转,感受一下民风,体察一下民情,可周六上午梁成龙、丁兆勇、陈绍斌、高廉明、袁波、赵静、常海龙、常海心这群人从东江赶到了,美其名曰是为张扬送行。这顿饭本来在东江就要吃,可张扬走得突然,所以他们只能选择来滨海送行了,按照陈绍斌的话就是送佛送到西天。
张扬道:“从这里运往东江距离可不短。”
刘建设笑道:“张书记,我们几个给您准备的欢迎宴到现在都没机会吃呢。”
三人吃晚饭之后,祁山去结账的时候却被告知,丁高升已经把帐结过了。上了汽车,祁山笑道:“张书记,看来以后跟你一起出来不用我花钱了。”
刘建设道:“张书记周末打算去哪里放松?”
张扬笑道:“谦虚,你太谦虚,你也是高干子弟啊!”祁山的舅舅是东江市长方知达,所以张扬才会这么说。
傅长征笑道:“不了,我又不能喝酒,再说了,您刚刚交给我的任务我还得好好想想,争取早点把演讲稿给您写出来。”
张扬道:“拉倒吧,就你还弱女子,我都被你欺负得焦头烂额了。”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道:“和朋友喝点小酒。”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找到了门上,张扬总不好意思拒人于千里之外,和他们每人喝了两杯酒,这两人也算识趣,敬酒之后马上就起身离去,没做太多的耽搁,那瓶茅台酒自然留给了张扬。
张扬和祁山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摇了摇头,异口同声道:“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两人同时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