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1章 炒作嫌疑

张扬道:“他们日理万机的能注意到我?”
武意道:“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张大官人一听乐了:“这才是好同志!”
项诚虽然为自己的未来做好了计划,可是他更清楚现在还远不到退休的时候,他依然是北港这艘大船的舵手,他要操纵着北港继续前进。
最先开口说话的是公安局长陈凯,他清了清嗓子道:“张书记,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滋事的车贩子叫刘三乐,就是长期混在市场里的一个无赖,过去也多次被拘留过,他卖得那辆法拉利没有合法手续,经查证已经确定是走私车,现在车辆已经被相关部门没收,按照我们的正常程序,以后会进行公开拍卖。至于刘三乐已经被公安机关依法拘留,按照相关程序会对他进行起诉。”
北港各大媒体对张扬救人事件的热炒可谓是铺天盖地,他身为宣传部长,没有及时提醒媒体注意宣传的尺度。
两人来到老虎海鲜烧烤,那里就是搭起的一个大红棚,里面烟熏火燎,两人找了个烟相对少的地方坐了,武意点了碳烤生蚝,十多串烤鱿鱼,几串烤鲳鱼,又要了一斤羊肉串,张扬道:“我吃过饭了,吃不下这么多。”
张大官人收好手机,工会宾馆已然在望,滨海城区面积并不大,从海洋花园到这边开车也就是七八分钟。
项诚道:“没什么可生气的!”
张扬苦笑道:“我倒是想低调,现在哪里还能低调起来啊!”
“烦我是不是?”
张大官人灌了一口酒道:“拉倒吧,武意,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忽悠啊!”
这办公室面积太大,自然而然就拉开了张扬和其他人的距离,因为他坐在大班椅上,其他三人坐在沙发上,当然要矮上一头,这就造成了他们不得不仰视这位新来的张书记,在他们的心中形成了一种隐形的威压,张书记在他们的眼里显得有些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张扬道:“有事说事儿,别搞人身攻击。”
张大官人并不是找借口故意赶他们走,他所说的是事实,武意帮他约了央视的记者对他进行电话采访。这是张扬经过综合考虑之后,所做出的最后决定,弄张照片配点画外音就得了,这件事真不能再继续折腾了,现在整个北港的舆论焦点都在他的身上,肯定要让很多领导感到不爽了。
黄步成道:“其实那件事的新闻宣传不是我们的意思,我也很纳闷,要说张扬救人的新闻上了省台并不稀奇,可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上了央视,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采编这条新闻的是我们市台的一个实习记者。”
北港市委员传部长黄步成在会后不久来到了项诚的办公室内,虽然项诚的这通牢骚是冲着张扬发得,可是他这个宣传部长在这些问题上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张扬笑道:“什么事情只要是上了电视新闻,总得带上一些夸张的色彩。”
马飞道:“我们会相互配合,一定把这件事解决好。”这货最擅长的就是表决心。
“一回生两回熟,要不我给你安排这专访干什么?你想想啊,等你的专访再往央视新闻里一播。在全国人民面前就混了个脸熟,说不定咱们的中央领导就会发现你这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直接把你调到中央,作为未和-图-书来的国家领导人培养也有可能。”
黄步成跟着笑了一声道:“项书记生气了?”
张扬笑道:“也没什么可背着人的,我也不是不配合你们宣传,可你换个位置,从我的角度想想,我刚刚才到滨海,树立形象固然很重要,可是凡事都有个度,这两天铺天盖地的宣传已经把我弄成了北港的头号新闻人物,你让广大的上级领导情何以堪?”
武意瞪了他一眼道:“我至于让你防备成这个样子?”
武意道:“朋友是不是该互相帮助?我就不跟你说两肋插刀了,看你这样子也不是讲义气的主儿,现在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轰动性的新闻,作为朋友,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帮这个小忙?”
这下反而论到张扬惊奇了,想不到县长许双奇的反应会这么快?张扬点了点头道:“是该好好整顿一下了!”说完这句话,他看了看时间。
张大官人笑道:“我吃什么醋?我都有家室的准已婚男人了。”
“不过也不能只是我一人退让,我体谅你了,你是不是也得理解我?”
武意笑了起来:“你正不正常去问楚嫣然啊,你问我干吗?”
武意来到车内,在副驾坐了,搓了搓手道:“好冷!”
张扬眨了眨眼睛:“那啥……武意咱可不带设套儿的,你还有什么条件?”
项诚知道领导们对自己的工作存在着很大的不满,自己还有两年任期就满了,他不可能在北港继续连任,项诚内心深处已经做好了打算,再过两年,他就找一个清闲的部门颐养天年,回京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像他这种级别的干部,回到京城是没人会留意到的,在某种意义上这样的选择等同于隐居,小隐于野,大隐于朝。
项诚看都不看这帮常委就离座而去,在过去这是很少发生的情况,每次常委会之后,项诚总会和各位常委笑着大大招呼,寒暄几句,今天的确是有些不寻常,谁都能看出项书记的心情不好。
武意笑道:“今天不是也跟你单独约会嘛,你别吃干醋,扯平了!”
张扬道:“哟嗬,你们俩什么情况啊?把我甩了单独约会!”
项诚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常委们都没有说话,可心中都嘀咕了起来,项书记这番话的指向性相当的明确,他根本是在说滨海县委书记张扬。这几天,张扬又是上北港新闻,又是平海新闻,还被央视重点宣传,一时间这位年轻的干部红透了大半个中国,救人的事情是真的,可谁都没有想到制造出的影响会这么大,听说现在想采访这位年轻县委书记的记者都排起了长队。
武意道:“别忙着强调你的身份,害怕你未婚妻知道咱们一起吃饭啊!张书记,你这人怎么心眼这么小啊,一点都不洒脱。”
武意道:“明白了,你想低调。”
项诚可以公开指责这种行为,他不怕得罪张扬,他有背景,陈岗跟着附和,那是出于报复心理,可孟启智不敢,张扬的背后有文国权、宋怀明这帮人撑腰,无论哪一个也不是他能够得罪得起的。项诚说或许没事,他不能说,他这边要是跟着帮衬一句话,搞不好会后就有人会传出去,人心隔肚皮,大家虽然都是一个班子的成员,可每人都有自己的算盘,谁知道别人会怎么想?
http://m•hetushu•com凯、胡广州、马飞三人面面相觑,心中同时呐喊着,到底是谁搞得那么隆重?如果不是你借题发挥,事情能搞成现在这个样子?陈凯道:“张书记,我已经下达了通知,在全县公安系统内开展一场整风运动,一定要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让广大警员引以为戒,一刻都不能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他表决心的同时又想到,反正下周老子就走人了,你他妈爱怎么玩怎么玩去,我眼不见为净。
张扬试探道:“就凭你和武书记的关系,别说是特约记者,就算当央视新闻部主任也没啥问题。”其实他并不知道广电总局书记武贤良和武意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张扬这句话说的很艺术,在武意听来误认为张扬已经查到了她的家庭背景。
武意叹了口气道:“我还真没考虑这么多,你们做官的思想真复杂。”
张扬喝了口酒道:“看你吃得挺香的。”
傅长征递茶的时候,每个人都很礼貌的站起来,双手接过傅长征递来的茶杯,傅长征现在也是正科级配置,比他们差不到哪里去。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张大官人自以为在陈凯这件事上做得比较隐秘,可陈凯也不是普通人,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北港市常委、北港市纪委书记的亲哥哥,张扬的这点小九九被他们兄弟俩看得清清楚楚。
谁都没点名,可是谁都清楚他们说的就是张扬。
武意果然上当,小嘴一撅道:“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依靠自己打拼得来的,和我爸有什么关系?”
武意道:“你沾上毛比猴子都精,我能忽悠了你?这样吧,我退一步,专题采访就不做了!”
“坐!”项诚很热情地招呼着。
多数人都抱着和孟启智一样的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项诚的发言只得到了陈岗的热烈响应,这让项诚越发的不爽,过去自己发言的时候,有哪一次不是一呼百应?可今天发言之后应者寥寥,确切地说,应该是只有一个才对。项诚也明白这帮人不是顾忌张扬,而是顾忌张扬的后台背景。看到这些人的反应,项诚忽然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致,起身道:“散会!”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明白了!”
武意道:“宣传的是你,关他们什么事儿?”
项诚正在喝着他的三七茶,自从听别人说过三七花泡茶可以降压消脂,项诚就托人从云南带来了上好的三七花,每天泡三七花饮用,还别说坚持了一年之后真起到了一些效果,弄得他现在见到别人就极力推荐,项书记就快成三七花的代言人了。
看到黄步成进来,项诚笑着招呼道:“步成来了!”
张扬把车直接开到她身边,推开车门。
张扬看到武意已经从工会宾馆里出来了,穿着红色的羽绒夹克,黑色修身裤,足蹬深褐色皮靴,小妮子体型凸凹有致,也是非常的性感。
武意道:“你说呗,反正也没其他人听见。”
张扬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去车里把昨儿没喝的茅台拿了过来,倒了一杯陪她慢慢抿着。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武意也笑了,指着前面灯火闪烁的地方:“老虎海鲜烧烤!昨天我和祁山吃过,挺不错的。”
陈凯他们都明白,张书记要下逐客令了,果然不出他们所料,张扬道http://www.hetushu•com:“你们先回去工作吧,上午十点,央视还有一个电话采访,时间快到了。”
张扬道:“有句话你说得对,当今这时代,不宣传没人知道你,可宣传的太多,别人就会觉着你喜欢作秀,喜欢炒作,原本明明没有任何动机的事情,也被别人赋予功利主义的色彩,反而起到了逆反的作用。”
武意道:“我还没吃饭呢!”
张扬望着他们三个,心中暗自得意,麻痹的,有了权就是好啊,老子一句话,你们就得乖乖给我过来听候差遣,还得陪着小心看我的脸色,难怪官场上每个人都在处心积虑的往上爬,管人和被人管的感觉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距实在太大了。
武意道:“央视那边我都答应了,专访的事儿我都向他们夸了海口,说你是我朋友,只要我跟你说,采访绝对没问题,现在你把人家给拒绝了,这不是给我难看吗?我也不瞒你,只要是这次采访过后,我就能多一个央视特约记者的头衔,作为朋友你总不能耽误我的前程吧?”
第二天一早,法院院长胡广州,检察院院长马飞、公安局局长陈凯就同时出现在县委书记张扬的办公室内。三人这么齐刷刷地过来,就是为了解释昨天发生在汽车交易市场的事情,将事情的处理结果向张扬汇报。
张扬道:“得,我陪你洒脱一次!”
张扬道:“大冷的天,你不在暖气房内老实呆着,非得要跟我理论,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张扬道:“总之,这次电话采访是最后一次,武大记者,你就别帮我忙活了。”
项诚在会议中做出了如下发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我们的干部队伍中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有些干部过于功利,在他们的心里,自己的主要职责不是为老百姓办事,不是无怨无悔的无偿付出,而是利用自己手头的权力和影响为自己在政治上的提升而拼命的捞取政绩,这是一种自私的行为,我们党员干部,首先要记住的就是,我们是公仆,我们的责任是为人民服务,党和国家对我们委以重任,不是让我们享受权力,更不是让我们利用权力去作秀,我们的职责是脚踏实地的去做事,而不是去作秀!”
武意高兴地叫了一声:“耶!”然后殷勤地帮张扬把酒给满上。
张扬没说话,目光落在法院院长胡广州的脸上,其实来之前的路上,他们三人已经商量好了,等到了书记办公室,由陈凯发言,其他两人尽量保持沉默,可张扬一看胡广州,胡广州明白这是要让自己说话了,他咳嗽了一声道:“张书记放心,我们法院方面一定会秉公办理,对于触犯刑法的责任人,根据相关法律条文,从严从重进行半罚。”
张扬道:“我都说了,什么忙我都能帮你,可这个忙是把我往火坑里送啊,你不能为了自己的新闻就把我给卖了不成?”
胡广州道:“昨晚的新闻联播我们都看了,张书记,您真是我们所有滨海人的骄傲。”这货不失时机地拍起了马屁。
张扬道:“你还好意思笑?不是你我至于弄成现在这幅模样吗?”
张扬道:“你怎么说也是一美女,看着赏心悦目秀色可餐的,烦你的要么是女人,要么就是男同,但凡一个正常男人都不会烦你,我还算正常吧?”和_图_书
张扬道:“我知道你的职业就是专注于新闻,再加上咱们是朋友,你也想把我的事情多宣传宣传,帮我捞取一点政治船分,在各位高层领导心里留下一良好的印象,你是好意,我明白,但是这件事真的不能再宣传了。”
黄步成本以为项诚会很生气,可看到他此时的情绪似乎有所好转,内心的紧张情绪顿时舒缓了许多。黄步成笑道:“项书记,我过来有些话想对您说。”
北港市委书记项诚总结了近期的工作成绩,并指出一季度的工作不足,根据目前的统计数字,他们北港市的第一季度经济目标十有八九是完不成了。事实上北港制订的经济目标少有完成的时候,这也造成了北港在全省经济大局中的弱势,省领导已经不止一次的提过,北港拥有着平海最好的资源条件,经济发展水平却严重滞后。
傅长征倒好茶之后就带上房门出去了。
张扬道:“我可一直都把你当成好朋友看待,既然咱们是朋友,你说朋友是不是不可以强人所难,明明我不想做的事情,你为什么非得逼我做呢?”
武意道:“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干喝闷酒啊?”
张扬道:“武意,咱俩是朋友不?”
陈凯认定了这次的职务调动是张扬动了手脚,这厮想要用自己人,因为自己妨碍了他在滨海的未来行动,所以他第一个就把自己给踢出局去。而且就在自己已经准备走人的时候,这厮还闹出了一起风波,让陈凯走得也不利索,这次的离去多少蒙上了一些灰溜溜的色彩。在这样的前提下,陈凯对这位张书记是没有任何好感的。
张扬笑了起来:“这点小事没必要搞得那么隆重!”
黄步成刚刚坐下,项诚道:“我发现你们这群人是越来越不愿意说话了,开常委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在会议上集思广益,就是要你们踊跃发言。可你们倒好,全都在那儿装哑巴,就听我一个人说,要是什么问题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还用得着你们吗?市委领导只留我一个光杆书记就行了。”项诚虽然说话的时候在笑,可心里的怒气仍然没有全消。
陈凯停顿了一下又道:“市场警务室的两名警员王俊伟和赵开立,他们两人涉嫌妨碍司法公正,目前已经被我停职,交给督风办处理,市场派出所所长孙鑫因为管理不善,也已经被免去一切职务,暂时留用察看。”
张扬忽然话锋一转道:“陈凯,汽车交易市场像刘三乐这样的人应该还有很多吧?”
张扬在接受央视记者电话采访的时候,北港市委正在召开常委会。
张大官人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防火防盗防记者了。”
陈凯内心一惊,不知张扬突然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的表现还是非常镇定的:“张书记,关于汽车交易市场的事情,昨天许县长已经做了重要批示,从今天起汽车交易市场进入为期一周的正式整改期,除了正常手续的上牌年审之外,所有二手车交易全部暂停。”
张大官人道:“烦!”
武意道:“这话也正是我想问你的!”
武意道:“避讳什么?说说都不行?我干什么的?记者!我有言论自由的权力。”
张大官人总算明白了,何以自己的英雄形象一夜之间被国内各大媒体报道,何以高高在上的央视也会对他青眼有加,http://www•hetushu•com何以中宣部要把自己当成新时代的楷模进行宣传,搞了半天都是武意在中间起作用。她老子就是电影电视界的老大武贤良,树立区区一个先进典型还不是小事一桩。张大官人并不反对出名,可这次的影响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之外,张扬道:“武意,既然咱俩是朋友,我能说句真心话吗?”
武意当然清楚张扬现在的处境和自己多少有些关系,她又笑了起来。
武意道:“怕什么?反正挨冻的又不是我一个。”
陈凯道:“张书记,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我觉着那则新闻还是非常实事求是的,并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在内。”
张扬想了想道:“电话采访,嗯,下不为例!”
纪委书记陈岗道:“项书记说得对,我们中的一些干部爱慕虚荣,眼中只盯着荣誉和政绩,却忽略了最根本的一件事,我们的政治永远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在政治上没有捷径可走,这种舍本逐末的行为是一种典型的投机行为,是一种自我炒作的行为。”
孟启智不发言的原因也很简单,张扬来到滨海才低调了没几天,顿时就高调了起来,这才和他的既往形象相符。不过在孟启智看来,人家高调有高调的理由,作秀也罢,自我炒作也罢,你以为是个人就能随随便便上央视?别说一个县委书记,就是你项诚想在央视新闻中露脸也没那么容易,没有后台,没有关系办得到吗?
武意道:“你以为央视是这么好上的?今晚的新闻你都看了,现在连国家常委都知道你这个优秀的年轻干部了。”
她可真敢说,张大官人差点一口酒没呛着,咳嗽了一声道:“你一小姑娘咋说话一点都不避讳?”
武意吃了一会儿方才道:“你怎么不说话?”
三人恭恭敬敬跟张书记打了声招呼,张扬淡然道:“都坐吧!”他让傅长征去给三位领导同志泡茶。
张扬道:“领导的心思是很微妙的,一个下属把他们的彩头都抢了,风光全都给占了,他们可能表面还会乐呵呵的,可心里肯定不是滋味,武意,我救人的初衷很简单,没想过博宣传,可现在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别人就会认为我是故意在出风头,这对我以后的工作开展不利,你明白吗?”
“你这人太敏感,戒心太重,总觉着别人憋着一股劲要坑你似的,我怎么感觉你有些好坏不分呢?”
北港市组织部长孟启智目光始终盯在桌面上,平时常委会上他也算得上一个活跃分子,但是今天不同,他不便发言,项诚敢提出这件事,项诚有他的资本,薛家就是项诚的靠山,别说区区一个张扬,就算是省委书记多少也得照顾他几分面子。至于陈岗,他之所以表现的如此激动,那是因为他的切身利益受到了影响,张扬来到滨海之后,动得第一个官员就是陈岗的弟弟陈凯,确切地说应该是张扬来这里之前,从这件事的操作手法来看,张扬这个年轻人还是经过周详考虑的。如果他来到地方上再动人,肯定会造成干部内部的不团结,甚至产生抵触情绪,但是北港的这些官员哪有那么好蒙蔽的,从新任公安局长程焱东的为官历程,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这次调动的真正内情。陈家兄弟在官场中混了这么多年,这点眼界是有的。张扬的那点小九九,绝对瞒不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