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8章 家庭纷争

其实常海龙并没有什么事情,他是听到了外面的争吵声。
常颂道:“你不怕,我怕,我好好的闺女凭什么让人指指戳戳?总之一句话,从现在起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岚山,哪儿都不许去。”
秘书小徐一脸的冤枉,黄步成这分明是往自己头上栽赃啊,你黄步成什么时候说过不开会了?可当秘书的关键时刻就得为领导挡子弹,小徐硬着头皮,带着歉意道:“哦!对不起,黄部长,这事儿我给忘了!”
“既然你不信,你又何必发这么大的火?还把海心的手机和证件全都没收了?”
联系不上常海心,张扬也不好这么晚往她家里打电话,只能采取曲线救国的路线,给常海龙打了一个。
常海龙叫了她一声,常海心没有理会他,没过多久,就传来她重重的摔门声。
张大官人暗自汗颜,要是常颂知道自己早就把他女儿给那啥了,以他的火爆性子,能饶了自己才怪。
颜慕云道:“老黄,不是我说你,这么大领导,不能整天糊里糊涂的,要是不开会拜托您提前通知一声,电视台这么多事我都放下,专程回来开会,你以为我时间很多啊?”
张扬对于喜欢打官腔的女人一直都没什么好感,可颜慕云这个人却做得恰到好处,虽然明明打着官腔,可是并没有让张扬感觉到她有任何的倨傲,张扬笑着回应道:“多谢颜台长对我的鼎力宣传,如果没有你们的包装宣传,我也成不了英雄。”
张大官人干咳了一声道:“那啥……您怎么又扯到我身上”
常颂道:“总之不能让她再回东江了。”
常海龙道:“我倒有个主意,这次我和海心去滨海,张扬目前在滨海那边缺可靠的人手,不如让海心去那边工作,反正早晚都得经历下基层锻炼这一过程,干脆现在让她去,有张扬在那边照应,肯定吃不了亏,而且我最近的工作重心在江城那边,距离我也近。”
常颂振振有辞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她,你都不知道外面传得有多气人!”
常颂怒道:“我是你爸,这个家里我说了算,我说过,不许你再去东江上班,那边的手续我来负责。”
张扬道:“人心险恶啊!”
常颂道:“我说要把她关起来了吗?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上班,回来岚山,我给她安排就是。”说完他也叹了口气。
常海龙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建议道:“干脆你去张扬那里干得了,他正在招兵买马,你去那边也多个帮手,而且离咱们老爷子远,山高皇帝远的,他也管不了你。”
张扬道:“前两天到我这里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出了这种倒霉事。”
颜慕云道:“你的新闻是武意在做,至于后来选送到中央台,可不是我的主意。”
常颂瞪大眼睛道:“屁话,捕风捉影的事儿,我怎么会相信?我当然相信自己的女儿。”
常海心一听,俏脸不觉有些发热,小声道:“连和-图-书他都知道这件事了?”
秦清和常海心遇到了麻烦,张扬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他本想找刘艳红问问这件事儿,现在时间虽然不是太晚,可他冒冒然去问刘艳红,总觉着有些不好,就在张扬决定还是先给常海心打电话安慰她以下的时候,刘艳红先给他打来了电话。
黄步成这才想起自己把这茬事情给忘了,他笑了笑道:“今天就不开了,时间来不及了。”
张大官人听说对方是电视台台长,赶紧站了起来,伸手和颜慕云相握:“颜台长,您好,您好!”
黄步成没到,不过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颜慕云到了,颜慕云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北港市电视台台长兼党组书记,她平时的办公地点都在电视台,很少来市委宣传部,今天刚巧来市委办事,听秘书说滨海县委书记张扬在这里,所以她主动过来和张扬见上一面。
这时候刚巧宣传部长黄步成到了,他大步流星的走入休息室内,人还没进门呢,笑声已经从外面传来了:“惭愧,惭愧!张扬,我把和你约好的事情给忘了!”
常颂道:“你还没有结婚,恋爱都没有谈过,别人这么说你,你不在乎?”
颜慕云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角色,她一看就知道其中的内情是什么,冷冷看了小徐一眼:“小徐,你这样的工作态度怎么能行?如果下次,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就不要留在市委宣传部了,党组会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能忘,还有什么你不能忘的?你能干就干,没那个本事自己走人,好好想想吧你!”
常海心抽抽噎噎道:“他那人实在太霸道…”
张扬道:“我和黄部长约好了今天要去党校那边,下午我有个报告会,项书记安排的。”
秘书小徐面露难色,要是他打电话催促黄步成,这不是挨训找窍门吗?
孟启智亲自把张扬送到了门外。张扬离开组织部之后,直接来到了市委宣传部,他和市委宣传部长黄步成约好了十点钟在办公室见面,可来到市委宣传部才知道黄步成临时出门去办事了。
颜慕云道:“发生在别人身上我一定以为他是存心故意的,可发生在黄部长身上很正常,他经常连上班时间都给忘了。”
张扬微笑道:“没关系!”谁让人家比他官大,让他等等也是很正常的。
张扬心说这种重视不要也罢,自己刚来北港就被项诚给盯上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常海龙道:“那您也不能把她关在家里吧?”
黄步成的特征很明显,他的头顶英年早谢,中间掉光了,油光滑亮,周围有一圈头发,这就是传说中的,周围一圈铁丝网,中间一个溜冰场。
张大官人旁敲侧击道:“刘姐,最近我听说一荒唐的事儿,不知该不该问。”
张扬笑道:“捕风捉影的事儿不用放在心上。”
颜慕云微笑道:“你第一次见我,我却在电视上见了你无数次,你的新闻都是我亲和-图-书自审核的,小张啊,你很勇敢啊!”
刘艳红道:“不遭人妒是庸才,秦清年轻轻的就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有人看着眼红也是理所当然,这官场中啊,没完没了的是非,想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没点心理承受能力是不行的。”刘艳红发出这番感慨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当初她也一度因为和宋怀明之间的绯闻,差点放弃了仕途,如今她已经挺过来了。
刘艳红笑道:“张扬啊张扬,你消息倒是满灵通的啊,离开东江这么远,东江这边的事情你清清楚楚,是秦清还是常海心告诉你的?”刘艳红何许人物,马上就猜了个七八分。
颜慕云道:“来多久了?”
张扬道:“我听说最近有人把秦书记和常海心举报了?”
颜慕云笑得很开心,她放开张扬的手,在张扬身边坐了下来。
张扬一口应承下来,最近这段时间他反正也没打算进行什么大动作,滨海距离江城开车也就是三个小时,刘艳红找他肯定有重要事情,不然她在电话中就向自己说了。
刘艳红的话题又绕了回去:“秦清处理方方面面的事情已经很成熟了,这件事对她的影响不大,清者自清,上级对她也表示了充分的信任,不过海心那边情绪有些低落,常书记也很生气,十有八九是不想海心再回东江工作了。”
常海龙点了点头道:“大家都很关心你,海心,我觉着咱爸也是为你好,你也就别跟他扭着来了,既然想让你回来,你就顺从他一次,在东江在岚山又有什么分别?”
孟启智对这件事并不清楚,不过稍稍一想马上就明白了,肯定是为张扬救人的事情,所以说年轻人锋芒太露不是好事,这两天铺天盖地全都是他的新闻,项书记十有八九不高兴了。
张扬是不知道这些事的。
常颂道:“我那是关心她!”
常颂怒道:“还反了她了!”
一旁袁芝青劝了一句道:“老常,你别生气,好好跟海心说。”
常颂道:“你们什么意思?合着我保护海心是我的不对了?我不让她去东江上班,是为了避免这样的麻烦,你们想想,现在她回去上班,别人在背后指指戳戳,风言风语的,让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受?一个女孩子,名声最重要。”
常颂道:“这事我考虑考虑再说!”
张扬在休息室坐了十多分钟,仍然没见黄步成回来,心中有些不爽,这黄步成也太不守时了,明明是之前就约好的事情,现在我过来了,你给我唱了一出空城计,该不是故意想让我在这里等你吧?
常海心道:“凭什么啊?你凭什么把我当犯人一样控制起来?我又不是小孩子,做什么事我都有分寸。”
张扬听到这种情况,心情变得有些沉重了,和刘艳红随口聊了几句就挂上了电话,他想了想还是给常海心打了个电话表示一下安慰,可常海心的手机关机了。
孟启智心说这话回答的,身为县委书记,你www•hetushu•com刚刚任职就说很闲,这小子果然不是普通人。
常海龙来到父亲身边。
常海龙道:“我当然不信,可是这次我们家老爷子火气很大,这两天干脆把海心给禁足了,手机也被他收缴了过去。”
来到常海心的卧室门口,敲了半天,才见常海心过来开门,眼睛都哭红了。
颜慕云微笑道:“今天来这里是不是有公干?”
常海龙笑道:“就是说你霸道!”
常颂关切道:“你妹没事吧?”
常海龙道:“爸,海心的事儿你信吗”
袁芝青跟着点头道:“对,老常,你这个死脑筋该改一改了。”
常颂道:“在我眼里,你这辈子都是一个小孩子!”
常海心道:“他的态度你都看到了,我要是在他身边工作,还不得被他日盯夜防,我连起码的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黄步成的秘书听说张扬是滨海县委书记之后,对他也非常的热情。把他请到休息室内就坐。
袁芝青叹了口气道:“老常,不是我说你,就算要教训女儿也要好好说,你看你的脾气,这么多年始终不改。”
张扬笑道:“谁都没说,我听别人说的。”
张扬望着从外面走入的这位气质高贵的中年女性,他不认识颜慕云,还以为对方是和自己一样来找黄步成的,秘书引着颜慕云来到张扬面前,向他介绍道:“张书记,这位是我们市电视台的颜台长。”颜慕云在外面介绍自己的时候,总是强调自己在电视台的职务,对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这个身份却很少提及,外人都以为她不喜欢别人称呼她的副职,颜慕云微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去。
小徐的脸红到了脖子根,这绝不是臊的,这是恼的,心里把两位部长都骂了十八遍,我他妈也是人,我也有自尊,你们两人呛茬儿,干嘛可着劲的折腾我,我他妈容易吗我?
常海龙道:“你好好想想,早点休息吧!”
颜慕云道:“今天不是要开内部党组会吗?”
孟启智对张扬的态度很热情,身为组织部长,他对张扬的履历背景查得清清楚楚,他把张扬请到办公室内坐下,笑眯眯道:“张扬,今天怎么有空啊?”
刘艳红道:“你小子不必拐弯抹角,有什么话只管说。”
刘艳红道:“你就别感慨了,自己把自己的事情料理清楚,别让人在背后戳你的脊梁骨就行了,最近看到关于你的不少正面新闻,不错啊,已经成了英雄人物了。”
常海龙道:“不聊了,我还有事儿。”
袁芝青道:“既然没影的事情,你又何必当真,我就不明白了,女儿在外面受了委屈,你非但不体谅她,反而在伤口撒盐,在家里用这种方法折磨她,她不委屈才怪。”
常海龙道:“海心表面柔弱,可性子却是我们兄妹三个里面最要强的一个,目前跟我爸冷战着呢。”
常海龙起身道:“我去劝劝她。”
常海龙道:“张扬,你要是有时间,跟我爸打个电和_图_书话,他一向对你都很信任,你说话他应该听得进去。”
张扬这才知道常海心的电话始终打不通的原因,他笑道:“常书记就是那个脾气。”
张扬道:“我一直都很闲啊!”
常海龙接到张扬的电话,听他问起秦清和海心的事儿,也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要是让我抓住那个诋毁海心的家伙,我非把他的门牙给敲掉不可!”
张扬道:“还不错,大家对我都挺好的。”
孟启智道:“这么急啊,我还想留你中午一起吃饭呢。”
争吵来自于常颂和常海心父女两人,常颂这次做得很坚决,不但扣下了常海心的手机,连她的身份证护照也一并扣下了。常海心当然觉着委屈,认为父亲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委屈的就要掉下眼泪:“爸,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有自己的自由!”
孟启智微笑点头,他对张扬的态度还是很和蔼的:“如果工作上遇到了什么困难只管找我。”
颜慕云向秘书道:“老黄这个人是不是又糊涂了,和别人约好的事情自己十有八九又忘了,小徐,你打个电话催催他。”这句话充分表明了颜慕云在宣传部的地位,一个宣传部副部长敢说这样的话,没有相当的底气是不可能的。
孟启智道:“张扬啊。到滨海有一周了吧,感觉怎么样?工作还适应吗?”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
孟启智让秘书给张扬泡了杯茶,张扬喝了口茶道:“我今天过来,是应项书记的要求,去党校做个报告。”
常海龙在一旁坐了下来,常颂瞪了他一眼道:“这么晚了,你不去睡觉,干什么?想添乱?”
黄步成老脸有些发红,他和颜慕云之间的不和由来已久,可今天毕竟是在张扬的面前,颜慕云压根就没想给他面子,这他妈什么世道,副职居然批评起正职来了。黄步成还算压得住火儿,咧着嘴笑道:“这次怪我,年纪大了,记性越来越差,小徐,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让你通知大家今天不开党组会了?”
黄步成的身材不高,可是步幅很大,走起路来步步带劲,这和他过去曾经是军人有着一定的关系,或许是真的感到有些歉意,他主动伸出了双手,很热情的握住了张扬的双手,用力摇晃着,颇有些力道。
秘书赶紧去给她也泡了杯茶,不过是用颜慕云自己的杯子,颜慕云这个人有洁癖,别说是用公用的杯子,在公众场合甚至都很少坐下,她肯陪张扬坐下,足以证明她对张扬的重视。
张大官人的北港之行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是去拜会一下各位领导,市委书记项诚那边是需要预约的,市长宫还山去京城公务未归,张扬先去了组织部长孟启智那里,毕竟上次他是省组织部长焦乃旺直接领过来的,在某种意义上直接绕过了孟启智,张扬这次来也算是向市组织部长报到。
常海龙离开房间回到楼下,看到父母还在那里坐着,常颂见儿子出来,向他招和-图-书了招手。
黄步成笑了笑,可心中有些不悦,颜慕云这句话不是在赤裸裸地打脸吗?他微笑道:“小颜,你也来了?电视台最近不忙啊?”言外之意是你忙你的事情去,老子不管你,你少他妈在这里掺和。
“你怎么可以这样?分明是不相信我!”
常海心一颗放心怦怦直跳,二哥的这番话说中了她的心里,如果真的能够去滨海工作,那当然最好不过,可常海心嘴上却不能表露出来,显得有些生气道:“凭什么啊?我又没做错事,凭什么要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
张扬道:“我记得了。”他看了看时间,起身告辞道:“我得走了,上午和黄部长约好了要和他一起去党校。”
黄步成笑道:“张扬,让你久等了,我刚才去郭副市长的办公室,谈谈市委宣传工作的近期重点,说着说着就忘了时间,你看,我都迟到了半个多小时,惭愧,惭愧!”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自己已经等半个多小时了。
常海龙道:“爸,海心不小了,你关心她也不能像对待小孩子那样。”
常海龙笑道:“怎么?真生爸的气了?”
张扬忽然想起武意说过北港电视台台长是她阿姨,看来颜慕云和武意的家庭关系非常密切,换句话来说,这也是一个很有些背景的女人,张扬微笑道:“颜台长,以后欢迎您去滨海做客,我一定好好接待您,以感谢您对我的帮助。”虽然心中是有些埋怨的,可说出的话让颜慕云感觉到他是发自肺腑的感谢。
当官的心中有数,嘴上却很少点破,孟启智假惺惺道:“张扬,最近大家都在谈论你救人的事情,新闻我也看了,你是有勇有谋,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项书记让你去党校作报告,就是想用你的例子去教育其他的年轻干部,好事啊,证明领导对你的重视和欣赏。”
常海心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她和秦清之间根本没有那种事情,当然不怕人说。
张扬心说这世上的事情就是巧,我正准备找你,你先找我来了。
张扬笑道:“孟部长和我别那么客气,有时间我做东请您。”
刘艳红道:“既然你都说荒唐了,就别问了,官场中,生旦净末丑,什么样的人没有?过去不是有人说你和秦清之间有问题吗?”
常海心愤然站起身,眼圈红红的往自己房间内跑去,差一点和下楼的常海龙撞个满怀。
颜慕云听到他的声音,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鄙夷表情,虽然是瞬息之间的事情,却已经被张扬敏锐地把握到。张大官人马上判断出,这两位宣传部的当权者之间肯定不睦。
张扬能够体谅他的难处,笑道:“不用,不用!”
刘艳红首先问了张扬的近况,然后告诉张扬,她这个周末去江城公干,如果张扬有空,希望他抽时间去江城一趟,她有些事想找张扬当面谈谈。
“你太霸道了,太自私了!”
常海龙道:“刚刚张扬打电话过来问你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