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9章 演讲

看到张扬的模样,在场人都以为他紧张了,黄步成暗笑这小子没经过场面,这点事都紧张成这幅模样,以后还怎么做大事?
刘建设笑道:“他好像跟你很熟的样子。”
看来我还是能够得到不少领导欣赏的,我由此得出了一点结论,拿出来和大家探讨一下,判断一个官员是否合格的标准,是老百姓的口碑,可判断一个官员能否升迁的标准在于领导是否满意,所以想当一个严格意义的好官很难,必须要左右逢源,既要让老百姓说你好,又得让领导说你好……”
张扬道:“过去我在不少地方都干过,我的多数领导对我的评价是,年轻冲动,激情有余,冷静不足,也有领导说我敢说敢干,从不顾及后果,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他们说的是贬义还是褒义,不过从我个人的政治历程来说,我的工作还是得到领导认同的,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当上滨海县委书记,现在指不定还在那个小乡镇里当办事员呢。
武意忽然明白张扬为什么不喜欢上新闻,她开始相信这个看似玩世不恭的家伙,其实心中有着极其真诚的部分,这一部分对每个人都拥有着强大的吸引力,正是因为他的真诚,所以他才轻易征服了在场的一千多名听众。
张扬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向武意道:“你去哪里?我送你?”
党校副校长胡金键用激动的声音宣布张扬的到来,现场响起了一片掌声,一千多个人倒是有多半人鼓了掌,但是张扬还是听出了掌声并不热烈,这也难怪,报告会是项诚要求的,听报告的这帮干部显然对这种政治宣教味很浓的讲演没什么兴趣,很多人认为听这种报告就是浪费时间。
张扬并没有想到市委副书记会亲自过来,他颇有些受宠若惊,接到蒋洪刚的电话之后,赶紧走了下去,看到了那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奥迪车,看来县委书记和市委副书记在座驾上没有任何的分别。
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噗!地一声笑了起来。
看到台上的张扬拿出那一沓讲演稿,台下的听众们在心底越发的不屑了,在场一千多号人大大小小都是干部,其中不乏口才绝佳之辈,更有作报告之时,不用稿件,谈笑风生滔滔不绝者。对一名党的干部来说,口才实在是太重要了,你不但要会做,还得会说,你不说谁知道你干了什么?
黄步成听他这么说,也只好笑了笑道:“张扬说得对,得让他休息准备一下,正事要紧,正事儿要紧。”
张扬道:“这是人性!没有什么中国人外国人之分,也不是什么高尚的共产主义精神在驱动我,我想告诉大家,我所做的只不过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是人就会去做,是一个正常人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两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面前消失,每个人都有良心,每个人都有善心,很多人之所以会去犹豫,是因为被太多的世俗和理性所蒙蔽,他们迷失了本性。如果我当时没有去救他们,任由他们死在我的面前,我想我会终生不安,明明我可以做的事情,我却没有做,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我救人的出发点就是那么简单,心里想什么,我做了!其实现场每个人都有成为英雄的机会,可能每个人也有相当英雄的想法,但是他们或许因为种种的原因而放弃,或许比我慢了一步,我之所以成为英雄,是那对母子成全了我,是周围的看客成全了我,是新闻媒体成全了我,我还是那句话,无论有没有人在,我都会去救那对母子,我不是为了成为英雄,而是想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让我以后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一件能做却没有做的事情而内疚!”
张扬笑道:“我这次来党校可不是胆色过人,项书记发话了,赶鸭子上架,我不来也不行啊。”
张大官人这个郁闷呐,这货究竟怎么当上的宣传部长,脑袋也太不好使了,明明是你把我约来的,自己迟到了不算,居然还把约他过来的目的给忘了。张扬笑道:“黄部长,咱们不是约好了去党校吗?”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这帮货没有一个好东西,明知道老子下午就要上台演讲,还憋着劲想把自己给灌多了,我要是真禁不住劝,被你们给弄多了,岂不是成了北港的笑话。
张扬道:“其实我不喜欢听领导作报告,原因很简单,枯燥乏味,每次我听领导作报告的时候,我就在想,要是领导讲话,和_图_书有马三立老先生的水准就好了,站在舞台上,一个段子说完,大家接着期待着下一段,鼓掌那是发自内心的,希望老先生能多说一段,有些时候,领导作报告,我们的掌声也很热烈,为啥啊,因为我们同时感觉到如释重负,谢天谢地,您总算讲完了!”
张大官人只能答应下来,武意在一旁听得清楚:“你怎么又不走了?”
刘建设赶紧把蒋洪刚的电话报给了张扬。
张大官人也是无意中遇到了黄步成和颜慕云之间的摩擦,他全过程保持沉默,有道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两人他都不了解,当然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张扬最大的感触就是当秘书太不容易,看看小徐刚才受到的夹板气,换成自己,早就甩手不干了。
黄步成本来是约了张扬一起去党校的,可经颜慕云这么一闹腾,心情顿时跌到了谷底,气得他把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事情都给忘了。
暴风骤雨般的掌声响起,逐渐大家对张扬这番话的认同。
张扬乐了,这女人不是一般的会说话,他笑道:“季主任,你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就我这样,实在不敢当什么青春偶像,黑不溜秋的,一看就是从农村出来的苦孩子。”
武意道:“领导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这人怎么一点主见都没有?”
张扬道:“是啊!正准备要走呢。”
胡金健道:“谁不知道张书记胆色过人,不然也不会做出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
张扬和武意一起离开了党校,看到身后没有人跟过来,武意笑着向张扬竖起了拇指道:“精彩。演讲实在是太精彩了。”
张扬心说又不是干什么亏心事儿,怕什么?他钻入了汽车内,向蒋洪刚伸手过去:“蒋书记,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张大官人多少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和蒋洪刚没有这份交情啊,他喊自己吃饭目的何在?难道是想通过自己和宋怀明搭上关系?
现场发出一阵轻轻的笑声,这位年轻书记的开场白倒是别具一格,关键的一点是,他没有看稿子。
张扬快步走入奥迪车,看到了市委副书记蒋洪刚正坐在那里,笑眯眯朝自己看着。
现场笑成了一片,掌声雷鸣般响起。张大官人显然成功的把这帮与会听众的情绪给调动起来。不少人在台下窃窃私语,想不到这小子虽然年轻,口才却是有一套。
张扬道:“不用,你大老远的来了,回去干嘛?这样吧,订一房间,明天一早咱们就回去。”
张扬苦笑道:“领导让我留下,你说我能走吗?”
张扬道:“同样有人这样去问金尚元先生,他身为一个国际跨国公司的总裁,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救几个孩子,而且这些孩子还不是韩国人?如果他因为这件事而失去了生命值得吗?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当时金先生是这样回答的,生命是无价的,金钱和生命相比不值一提,我既然可以为金钱去冒风险,我当然可以为拯救生命去冒更大的风险。我所做的只是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去做,这是人性!”
现场的掌声长久不歇,所有的人都被张扬的话而感动着。
胡金健道:“张书记,我敬你一杯,预祝你下午演讲成功。”
张扬道:“说起奋不顾身英勇救人,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张扬端起酒杯道:“最后一杯,喝完这杯酒,我得休息准备一下,来了这么多人,我总不能让大家失望而归,您说对不对啊黄部长?”
《北港日报》的两名记者也找到这里,他们提出想给张扬做一个专访,张大官人毫不犹豫的就给拒绝了,他连央视新闻都上过了。这种地方报纸他哪会瞧在眼里,不过张大官人也没有生硬拒绝,只是微笑道:“对不起。我答应了,专访留给电视台的武记者。”
张扬道:“马上就得上台了,据说得来一千多口子人呢,我怎么都得准备准备。”他向武意的身后看了看:“没其他人跟过来吧。”
张扬对公务车是一点都不感冒,打了个哈欠道:“你去订房吧,我回去休息一会儿,晚上可能还得喝酒。”
武意又道:“可是我看到北港日报的记者来了,你今天作报告的事情,肯定还是要有人报道的。”
张大官人的话被热烈的掌声打断,张扬笑道:“这掌声不是欢迎,是你们对我的反击和抗议。”
张大官人对武和图书意所谓的捧场持高度怀疑态度,武意知道张扬害怕什么,笑道:“你放一百个心,我这次真的只是为了捧场,就我一个人过来,没有摄像,没有导播。”
张扬道:“党校的环境不错,软硬件设施一流,比起我们滨海县党校真是一天一地,以后我得向市里打申请,争取市里给我们拨点款,把县党校的环境改造一下。”
黄步成笑道:“金健同志,你别把每个人都想得跟你一样,喝多了话就多。”
黄步成道:“到底是县委书记,三句不离本行。”
蒋洪刚没有下车,司机小黄站在外面等着,看到张扬出来,小黄迎上前去,恭敬道:“张书记好,蒋书记在车里等着呢。”
这货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现场传出不少惊叹声,本以为他要谦虚一番呢,谁曾想一开口又撂了一颗炸弹,武意坐在台下,妙目生光的看着张扬,她开始发现张扬这个人的内涵居然很深。
张大官人笑道:“在不影响我陪领导的前提下,没问题!”
张扬笑道:“蒋书记,您怎么亲自来了?”
市委副书记蒋洪刚接到张扬的电话显得非常高兴,他在电话中笑道:“张扬,你还在北港吧?”
武意格格笑了起来,她上了出租车,向司机道:“送我去电视台!”说完又向张扬道:“你去哪里?”
季晓芳道:“张书记真是海量啊!”
张扬笑道:“但凡鼓掌的都是感同身受,刚才的话有些跑题了,我还是聊聊今天的主题,也就是这条幅上所说的奋不顾身英勇救人事迹报告会。”
武意刚巧出现在门前,成为了张扬搪塞的借口。
张扬继续道:“刚才我上台的时候还是充满信心的,因为我抱着和大家交流的态度,可当我坐下来之后,听到大家的掌声,我的信心顿时打折了,因为我坐在上面看得清楚,在场的各位有三分之二的鼓掌了,还有一部分没鼓掌,就算鼓掌的,掌声也不热烈,证明大家对我不是那么的欢迎……”
周山虎点了点头,他指了指前方的奥迪车道:“您的专车,我今天才把车开出来。”
党校方面有三位副校长,一位教导主任,一位办公室主任参加了这次宴请。这几位张扬没多少印象,不过办公室主任季晓芳给张扬留下的印象颇深。
胡金健也是个好酒之人,而且基本上每喝必醉,醉了之后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听黄步成这么说,他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张扬道:“记得我去塔吊上救下那母子两人的时候,有位记者问我,当时我在想什么?如果我救人的时候失足滑下发生了不测,到底值不值得?”张扬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武意,很快找到了她,望着她的眼睛,武意的目光仍然充满了问询。
张大官人一脸迷惘道:“鄙视是用哪儿看?你教我!”武意被他气得直翻白眼。
听到他这样说,武意眨了眨美眸道:“张书记,你可是答应过我的,这份独家专访留给我。”
张扬心说你丫头发就快掉光了,可脑子不能掉啊,宣传部长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位子,是我党的喉舌,是把握舆论大势的关键。这样的位子怎么可以让一个糊涂蛋来干?虽然和黄步成只是第一次见面,张大官人对这厮压根没留下一丁点的好印象。
张扬笑了笑,并没有将颜慕云和黄步成今天的那场唇枪舌战说出来。
胡金健的这话倒是不错,可是他并不知道,张大官人一点都不紧张,就算去中央党校做演讲,这厮眼皮都不会眨一下,一个北港党校,还真没被他放在眼里!
武意道:“得,就当是我害了你,以后我多多注意还不成吗?”
季晓芳笑道:“回头去操场上讲,两千人也坐得下!”
张扬道:“我回一招!”
张扬停顿了一下,喝了口茶,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他的故事所吸引。
张扬悄悄看了他一眼,这次黄部长总算没把正事给忘了。
武意道:“我阿姨人不错的。”
蒋洪刚那边道:“我这边还有点事,你别走啊,今晚就留在北港,待会儿我和你联系。”
武意道:“你也够俗气的,刚才演讲给我的良好印象全部归零。”出租车已经来到电视台前,武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向张扬摆了摆手道:“晚上要是有空,我约你喝酒啊!”
他的目光环视众人道:“我今天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告诉大家一点,我们所从事的事业表hetushu.com面平凡,事实上是极其伟大和艰巨,或许我们中的多数人一生都无法得到英雄的称号,但是我们可以做出和英雄一样,甚至超出英雄的成绩,所以大家不用仰望我,更不必觉着我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光环,你之所以仰望我是因为我坐在这个讲台上。我和你和所有人一样都是一个普通人,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成为英雄,但是,我坚信。只要我们凭着良心做事,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到问心无愧!”张扬说完,他长时间的停顿了一下,看到下面没什么反应,方才笑道:“我的讲话完了!”
现场传来了笑声,掌声越发热烈了。
胡金健道:“张书记,我看你有些紧张,其实你没必要紧张,就当在县里做工作报告一样,演讲这种事情,越是放松,发挥才能越好,你越是把它当成一回事儿,越是紧张。”
几句话就把宣传部长黄步成给逗得眉开眼笑,喝酒的时候,季晓芳显然承担了劝酒的重任,她娇柔婉转道:“张书记,我这两天都在关注电视新闻,当时就纳闷了,我觉着新闻联播什么时候开始插播偶像剧了,这位英俊的男主角是谁?到后来才知道敢情还不是偶像剧,是电视新闻,里面的偶像明星原来是我们新来的滨海县委书记。”
张扬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离开了会场,回到了季晓芳的办公室,几位党校的美女老师过来找他签名,张大官人感觉到自己忽然变成了偶像明星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效果,他甚至怀疑这很可能是党校方面故意安排的,不过张扬还是很愉快的为这些年轻女老师们签了名,有一点无可否认,张大官人的字写得太漂亮了。
张扬笑道:“黄部长,您太客气了,咱们还是一杯双意吧,我下午还得演讲,真要是喝多了,上台胡说八道,岂不是要丢人了。”
张扬做了个手势,好不容易才压下大家的掌声,当现场重新静下来之后,张扬道:“这是我针对这件事的第一次演讲,也会是最后一次,我已经享受到太多的感谢,太多的掌声,太多的荣誉,今天的这次演讲我几次都想放弃,可是后来我决定还是过来,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向大家坦诚心扉的机会,我来滨海不是为了当英雄,我是滨海县委书记,我的职责不仅仅是救那么一两个人,我要扭转滨海混乱和落后的面貌,我要让滨海的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我要让滨海变成一方繁荣富强公平祥和的土地,我想做的不是挽救,而是要杜绝李明芳母子的事情再度发生,我认为做到这些,比做一个简单的英雄要难上许多。”
季晓芳要排张杨去她的办公室休息,演讲安排在下午三点,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张扬在沙发上坐了,季晓芳给他泡了一杯茶,笑了笑道:“张书记,您先在这儿休息,我去看看会场的布置情况。”
时间过得很快,张大官人在党校一帮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主席台,宣传部长黄步成吃过饭之后就走了,据说是身体有些不适,原定他的讲话也取消了,张扬感觉他十有八九是喝多了,而且黄步成那种级数的官员自然没兴趣听他的报告会。
张扬道:“既然是报告,我就说说发生在许多年前的一件事儿,那时候我还在江城招商办,当时是数九寒冬,我陪同韩国蓝星集团总裁金尚元先生一起考察开发区的情况,忽然听到湖面上传来呼救声,原来是几名在冰上嬉戏的小孩子从冰面上掉了下去。当时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不是我,是金尚元先生,他已经五十多岁了,第一个就冲向湖边从冰面上跳了下去,我是第二个下去的人,我和他一起把那些孩子从冰冷的湖水中救了出来,事后很多媒体记者想要采访,被金尚元先生拒绝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忙!”
武意在沙发上坐下道:“我都说过了今天专程过来捧场的,你既然不想出名,我才懒得折腾呢。”
季晓芳道:“今天人不多,党校本身的员工加上培训班的学生五百多人,还有五百多人是听说你要来演讲,临时主动要求前来的各企事业的基层干部。”
张扬道:“太招摇了,我现在是新闻人物,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看在眼里。还是低调点好。”
张扬道:“自从上了新闻我就没清净过。”
武意道:“嗬,一个人躲在这里忙里偷闲啊!”
武意道:“说你胖你就开始喘是不www.hetushu.com是?”
武意有些诧异道:“你那辆俄罗斯装甲车呢?怎么不开了?”
张扬点了点头,看着颜慕云远去,再看黄步成的那张脸,已经气得发紫。张大官人心中暗乐,让你丫忘了,让你丫给老子摆谱,挨骂了吧?做人莫装逼,装逼被雷劈,老子不收拾你,老天自会派人收拾你。
张扬靠在沙发上:“对了,你和颜慕云很熟?”
蒋洪刚道:“别忙着走,今晚咱们见个面!”
张扬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不想接受新闻采访了?”
张大官人听说她已经到了,也不好意思躲着不见,告诉她自己就在党校办公室。
黄步成这个人的记性的确不太好,被颜慕云一打岔,气得头昏脑胀,看着张扬。他居然来了一句:“张扬……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张大官人没想到这里居然召集了一千多人等着他,额头上有些冒汗了:“那啥……一千多人,坐得下吗?”
黄步成道:“张扬啊,我早就看出你是个痛快的年轻人,来,咱们干两杯杯,我借着这杯酒表示对你来到北港工作的欢迎,同时也表达我今天让你等这么久的歉意。”
张扬道:“那你就来呗!”
蒋洪刚笑着和他握了握手道:“关照是肯定的,初次见面到不一定,这两天新闻在反复播放你的事情,我对你的印象很深。“张扬笑了笑,不仅仅是蒋洪刚,只怕整个北港的老百姓对他这张脸都印象很深。
黄步成经他提醒这才想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道:“你看我这记性。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颜慕云借题发挥了一通之后,起身离去,临走之前,又向张扬笑了笑道:“小张有时间来我们台里做客!”
张扬点了点头道:“司机五点钟过来接我……”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拿起了电话,却是县委副书记刘建设打来的,刘建设首先恭贺张扬演讲成功,这让张大官人颇感诧异,自己这边才演讲完,那边刘建设就知道了,消息真是灵通啊。
武意道:“是啊,她是我阿姨!怎么?你见到她了?”
黄步成笑道:“这是项书记给你的荣誉,别人想要这个机会都没有呢,你可不能有怨言啊。”
晚上五点半的时候,市委副书记蒋洪刚打电话过来,问张扬住在哪里,他现在派司机过去接他,张扬本来还打算让周山虎送自己的,既然对方有车,当然最好不过,至少能帮滨海县财政节省一点油费了,张扬把自己住的地方说了,不到十分钟,蒋洪刚就亲自来到了他的楼下。
“切,我鄙视你!”
黄步成道:“张扬,你等我一下,我去整理一下。”说是去整理,事实上是去了洗手间。黄步成有个毛病,一生气就肚子疼,肚子一疼就得去洗手间。
武意没多久就敲响了办公室的房门,张扬打开房门让她进来。
张扬笑道:“你看到谁在领导面前有主见的?谁有主见谁肯定不受待见。初来乍到的,我路都没走熟,我可不想穿小鞋。”
张大官人望着这位可怜的秘书,心中也是同情泛滥,真不容易,夹在两位领导之间真是受苦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君不见无数领导都是从这样忍气吞声一路走过来的,忍过去,你还有前途,忍不了,你就是自断前程。现在你不摧眉折腰的当孙子,以后哪还有当爷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张大官人的运气的。
季晓芳三十岁,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打扮时髦,妩媚动人。最关键的是会说话,能喝酒。
张扬得到了蒋洪刚的电话,马上给蒋洪刚打了过去,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个主动的人,他不喜欢盲目等待,更何况,人家级别比自己高,自己主动打过去,也能够显现出自己对上级的尊敬。
在场人都笑了起来,党校副校长胡金健道:“谁不知道张书记是海量,有道是,酒能助兴,这点酒根本醉不了你,喝点酒还能有助于你的演讲发挥呢。”
张扬道:“要不这样,你把他的电话给我,我先给他联系一下。”
张扬也站起身向所有听众礼貌的一躬:“谢谢,谢谢……”他的声音被持续不断地热烈掌声淹没。张大官人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演讲起到了这么好的效果,能够引起在场听众这么热烈的回应。
季晓芳道:“张书记,以后您可要经常来我们党校授课。”
张扬道:“我可不敢有m•hetushu.com怨言,我就是有点忐忑,害怕自己回头上了讲台说不出话来。”
张扬把麦克风拉到自己的面前,慢条斯理的从兜里掏出了傅长征为他准备好的讲演稿。
武意道:“我已经在党校了!”
张大官人笑道:“今儿中午喝了点酒,状态不好。”
小徐果然忍了也认了,当孙子就当孙子吧,干得就是孙子活,没啥可怨的。
党校位于北港市南郊,车程十五分钟左右。来到党校,汽车直接来到了党校食堂,原来党校方面已经安排好了,中午在这里宴请宣传部长黄步成一行,这一行中当然包括张大官人在内。
武意道:“你别怨我,又不是我让你来演讲的。”
张扬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目光扫到了讲演稿上,此时他已经决定不再参照傅长征的讲稿了。如果照本宣科,台下的这帮主儿多数都得睡觉,庸庸碌碌的事情张大官人从来都不屑于去干。
张大官人把杯中酒喝完,拿起桌上的纸巾把脑门上刚刚惊出的汗给擦掉:“那啥……我还真没想到这么大场面,要不,我准备一下。”其实这货心里一点都不紧张,面对一千多人都要紧张,还怎么当大官?张大官人那是见惯风浪的主儿,他只不过是在这帮人面前装装样子罢了,至于额头的冷汗,那是他用内力逼出来的。
张扬把讲演稿放在一旁笑道:“我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张扬,男,二十七岁,江城春阳人,现任北港市滨海县县县委书记,今天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领导让我来,我其实自己不想来,可又不敢不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张大官人明知道她在恭维自己,可听起来还是感觉到舒服。又有哪个男人不想成为所有美少女的梦中情人?张大官人的自尊心明显得到了满足,所以季晓芳端着酒敬他的时候,张扬很痛快地就接了过来,一仰脖小二两酒就喝了个干干净净,别的不说,单单是喝酒的气魄就把在场的人都给震住了。
季晓芳道:“张书记太谦虚了,你都不知道现在自己有多火,我们党校的年轻女老师女干部都把你视为偶像,多少未婚的女孩子都把你当成了梦中情人。”
张大官人回到市政府一招,周山虎已经到了,本来说好了由他接自己回去,听张扬说今晚又不回去了,周山虎道:“那……我是不是先回去?”
刘建设道:“张书记,我是特地通知您一件事,刚才市委蒋副书记打电话过来,他问了问你,又把你的手机号给要走了,我估计他可能回头要跟你联系。”
“今天我去市委宣传部刚好在那里遇到了她。”
此时所有人方才梦醒般拼命鼓起掌来,鼓掌的时候很多人都站了起来。张扬今天所说的这番话,说到了很多人的心里。
张扬只能继续等下去,本以为他很快就会回来。可没想到黄步成这次又去了二十多分钟,等他再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十五了,张扬在宣传部足足等了他一个多小时,心中对黄步成更是反感。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属于一瓶不满,半瓶咣当,过来一次还能讲出点东西,下次来,我就肚里没货了,做人最重要是有自知之明,有多大能耐我自己清楚,党校这种地方卧虎藏龙,没有一定的胆色我还真不敢过来。”
“晚上回去吗?”
张扬道:“老刘啊,我和蒋副书记还没见过面。”
蒋洪刚呵呵笑道:“快上车,这里人来人往的,被别人看到了不好。”
季晓芳走后,张扬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刚刚休息了没多久,手机就响起来了,打来电话的是武意,她知道张扬今天下午要来党校演讲,所以想要过来捧场。
秘书小徐已经把车安排好了,张扬跟着黄步成一起上了他的奥迪,黄步成上车之后道:“去党校!”
张扬一听就知道刘建设没说实话,市委副书记蒋洪刚想要自己的电话还需要大老远往滨海去联系?而且他不把电话直接打到自己的办公室,却拐弯抹角的找刘建设打听,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谁也没规定,市委副书记和县委副书记是垂直的领导关系?刘建设的这句话传递给张扬两个信息,一是他和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关系不错,二是蒋洪刚要找自己。
张大官人喝完了这杯酒,马上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喝这么多的,下午还要给那帮干部做演讲,喝这么多酒总是不好。他笑道:“我酒量一般,不过就是喝酒利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