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5章 初次较量

宫还山的目光中不免多出了几分怒气,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他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我怎么不知道?”
张扬道:“宫市长请说!”
张扬临行之前专门留下来一份滨海县撤县改市的申请材料,木已成舟,你们市里几位领导爱怎么讨论就怎么讨论吧!
宫还山点了点头:“怎么?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宫还山道:“既然你已经把申请递上去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如果这次申请还不能成功,岂不是浪费精力和金钱?”宫还山开始给张扬上纲上线了。
小张正睡觉呢,不想理他。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哪能呢,您是下命令的,承担责任的应该是我!”
宫还山心中这个气啊,明知道对方是在耍无赖,可偏偏没有化解的方法,他唯有站起身,来到张扬面前:“张扬!”
张扬笑了笑:“我就说没见过市场上有卖的。”
宫还山无奈,只能停下案头的工作:“小张!”
宫还山也看了看张扬的钻表,心说你小子够奢侈的,单单是这块表,就够普通人奋斗一辈子的了,可他没说什么,毕竟张扬的未婚妻楚嫣然是美国贝宁财团总裁的事情,整个平海都知道,谁让人家运气好,找了个好老婆,不但有钱而且有权,权当然是省委书记宋怀明赋予的,想起宋怀明,宫还山也打消了继续教育张扬的念头:“小张,继续努力吧,以后工作上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直接找我。”
看到张扬准时来到自己面前。宫还山积攒起来的那些火气自然就消褪了许多,心中暗道,你小子还算识相,上午那笔帐。老子先给你记下了。
张扬道:“有!”
“那是我应该做的,身为滨海县委书记,当然要尽一切努力为滨海县的老百姓谋求一些福利。”
宫还山心说你丫给我装吧,他伸出手去,推了推张扬的肩膀,这下张扬不能继续装下去了,他故作迷惘的睁开了双目,看到眼前的宫还山,显得有些吃惊:“宫市长……啊!我睡着了?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
张扬压根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固我的打着呼噜。
宫还山也留意到张扬在盯着自己的手表看,他笑了笑道:“东方红,现在已经停产了,我结婚的时候,岳父送给我的,一直戴到现在,走得很准,不比瑞士名表差。”
人心叵测用在这帮官员身上是最合适不过,明明对对方没什么好感,脸上还得装出遇到多年没见的老友一般,心里挺累的,脸上的肌肉也累,张大官人感觉到就算是和别人大打出手,轰轰烈烈地干上一场也没那么累。官场拼的是心机,比的是阴谋,和凭拳头说话的武林相比复杂多了。
宫还山淡然笑道:“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是人,小张,我虽然刚刚回来,可也听说了你的不少新闻,自从去滨海工作之后,http://www.hetushu.com你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
张扬道:“可申请我已经递上去了,我真没想到情况会这么复杂,宫市长,您这么一说,我才知道自己犯错误了,可不做我都做过了,现在你说我该怎么办?”
宫还山深深看了张扬一眼,这小子不简单啊,回避问题的本领一流,本来自己要揪着他穷追猛打,可他来了一句个人事小公家事大,宫还山道:“我跟你说东,你跟我扯西,小张啊,你的态度很不端正啊!”
宫还山道:“重新申请必须先征求市里的同意,不是你想申请就能申请的。”
张扬请刘金城他们过来的初始目的是帮着啤酒厂会诊,却没想到会促成一桩合作,诚如他们看到的那样,滨海啤酒厂在方方面面都存在着很多的不足,单凭他们自身企业的实力,很难扭转目前的困境,这就需要借助外力。凑巧的是江城酒厂在经过几年的良性发展之后,目前酒厂的规模和实力在平海居首,他们的下一步战略就是丰富产品线,走集团化的道路,刘金城在初步考察滨海啤酒厂之后就产生了合作的想法,双方可谓是一拍即合。
宫还山今天是决心要挫一挫张扬的锐气,反正是上班时间,这些文件他早晚都得处理,干脆借着这个功夫全部处理完,至于张扬,就让他在一旁等着,什么时候自己忙完了,什么时候再跟他谈。
宫还山道:“当时是当时,可那次申请撤县改市并没有成功。”
宫还山这个人涵养还是很好的,脸上没有任何动气的意思,微笑道:“小张,很准时嘛!县里的工作忙完了?”
张扬笑道:“宫市长,我深刻地检讨我的错误,我没说不承认啊,我都认错了,你们当领导的总得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现在我不是想补救吗?宫市长,您到底是赞同还是反对啊?”
“深刻检过?”张大官人重复道。
张扬坐在沙发上,他知道宫还山是故意整自己,这厮在官场历练这么久,什么样的场面没经过,对于宫还山的这种小伎俩,小手段打心底看不起,但是人家把话挑明了,自己也不能摔袖就走,不过张扬自有他的应对方法。
张扬道:“谢谢宫市长关心,您坐,您坐!”这厮虚情假意的搀住宫还山的胳膊,宫还山本来不准备跟他坐在一起的,他是市长当然不想和一个县委书记平起平坐,可张扬这么一来,他只能坐下了。
宫还山其实已经做好了这厮要迟到的准备,上午的那通电话把宫还山气得够呛,这小子也太狂妄了,我一个堂堂的市长给你打电话,你小子还不得闻风而动,屁颠颠地跑来,可你倒好,跟我推三阻四,把我的威严至于何地?宫还山甚至都准备好了,只要张扬敢迟到,今天就谁的面子都不给,狠狠把他训斥一顿。
宫还山笑道:“好啊,等我忙完这和-图-书几天,约你一起吃饭。”这句话只是客套。
张扬道:“没完没了的事情,怎么可能忙完呢?不过既然宫市长召唤,天大的事情也得放一放。”这话充满了影射宫还山的意思。
宫还山笑道:“当然是工作重要。你这么一说,要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我还要承担主要责任呢。”
宫还山道:“撤县改市的事情必须要由市里慎重考虑,今年是不是提出申请,要综合权衡之后才能决定。”
张扬道:“宫市长,您这么一说,我觉着自己在这件事上处理的不够成熟,过去经常有领导说我年轻,热情有余理性不足,现在看起来,真是那么回事儿,宫市长,我刚才还有点不服气,现在我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检讨,向您深刻地检讨!下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我先跟您商量,宫市长,您把手机号码留给我,要不您家的宅电留给我也行,我年轻没经验,遇到不懂的事儿,我随时请示您!”
宫还山看到张扬信心满满的样子,心中不禁产生了疑窦,难道这小子已经得到了高层的默许?他所能想到的高层就是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文国权是张扬的干爹,在这件事上很可能会给他很大的助力。
宫还山望着这小子,心中警惕顿生,要我电话干什么?我这会儿都被你烦得够呛了,还想随时折腾我?我犯贱啊?宫还山微笑道:“小张,认识到错误就是好同志,我这个人从来都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工作上你犯了错误,我会毫不留情的指出来,因为我是你的上级,我有监督帮助你的责任,生活上,你不用把我当成领导,我自问还没有什么架子,如果你愿意,咱们平时可以一起喝酒,一起聊天,可以成为好朋友!”宫还山也明白,事情不能做绝了,无论他多么讨厌张扬,可是张扬的背景都是他无法忽略的事实,就算无法和这小子成为朋友,宫还山也不想多一个这样的敌人。如果不是项诚发话,宫还山不会主动找张扬进行这番语重心长的对话,并对之提出批评的,得罪人的事儿谁都不想干。
宫还山点了点头道:“小张啊,一个年轻干部能有你这样的觉悟真的是很难的。”其实这样的官话每个人都会说,宫还山心里没觉着张扬的话有什么惊艳的地方,他盯住张扬的双目道:“今天我把你找来,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宫还山真正开始重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刚开始的时候,他认为张扬过于猖狂,而且这个年轻人的猖狂来自于对背景的依仗,政治手法更像是一个歪搅胡缠的无赖,可听到张扬的这句话,他忽然明白,张扬的头脑无比清晰,善于把握一切机会,这句话分明在影射昝世杰这两年工作不力,滨海的综合实力出现了相当大的下滑,如果自己坚持说撤县改市不是时候,那么刚好m.hetushu.com中了这小子的圈套。宫还山道:“小张,滨海这两年还是有发展的,你刚来滨海,对这里的情况还不了解。”一句话就化解了张扬设下的这个圈套,宫还山才没那么容易上当呢。
宫还山越听越不顺耳,指了指一旁的沙发道:“坐吧!”
宫还山这次连看都不看他了,聚精会神的批阅着文件。
张扬对宫还山的心理把握的很清楚,和宫还山这位上级领导相处必须要把握好分寸,太听话了,他会觉着自己太软,如果一味地硬着跟他对抗,只可能把他激怒,所以张大官人采取了软磨硬泡,采取了死缠烂打,采取了顾而言他,采取了装傻充愣,可以说今天在他和宫还山的初次交锋中,张扬并没有落入下风。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宫市长,我个人的事小,公家的事大。咱们还是先讨论讨论滨海撤县改市的问题,您在这个问题上到底持什么态度?您究竟是赞同还是反对呢?”
宫还山似乎忘记了张扬的存在,可过了一会儿,他马上觉着有些不对头,室内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然后鼾声越来越响,跟机关枪似的,毫无疑问,这鼾声来自于张扬,这家伙居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宫还山几乎能够断定,这货十有八九是故意装出来的,这如同两个高手过招,你一拳我一脚,但是到张扬这里,他无招可用了,跟宫还山耍起了无赖,至少宫还山这么认为。
当天中午张扬并没有留在啤酒厂吃饭,他还得前往北港,市长宫还山让他下午两点半去办公室见面,张大官人虽然在电话中推三阻四,可他并没有想和宫还山闹僵的意思,这厮还不至于如此好斗。
张大官人只能重新坐下了。
张大官人心说明明是你把我召来的,现在让我说?我说什么?你丫挺能装啊!张扬笑道:“既然宫市长这么忙。我今天就不打搅了!”这厮起身作势要走。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宫还山的目光却仍然在盯着文件。他没有马上说话的意思,这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其实宫还山是故意这样做,你小子不是狂吗?我先晾一晾你,帮着你冷静一下。
宫还山道:“你真是怎么都有道理,张扬,作为北港市市长,我当然希望看到滨海高速的发展,但是任何事都是有规则的,体制之中尤其如此,何谓体制?从管理学角度来说,指的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机构设置和管理权限划分及其相应关系的制度指的是有关组织形式的制度,限于上下之间有层级关系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一旦我们忽视了这种规则,那么就会造成组织管理上的混乱,你的动机应该是好意,但是你的做法不值得提倡,滨海是北港的一部分,撤县改市不仅仅是滨海自己的事情,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做,北港四个县,五个区各自为政,那么咱们北港很快就会成为一盘散沙。
“通过了!”
张扬和_图_书道:“宫市长,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既然前年都已经时机成熟了,为什么发展了两年之后,反而不是时候了?难道说这两年滨海非但没有发展,反而退步了?”
宫还山没想到他承认的这么干脆,心说你小子够猖狂啊,皱了皱眉头道:“这件事你没有通过市里吧?”
张扬道:“正因为没成功,所以我们才会重新申请啊!”
张扬点了点头,宫还山看手表就意味着在给他传递逐客令的信号,张扬其实早就不想在这里呆了,他起身道:“宫市长,没有其他事我先走了!”
官位和阅历让他有了居高临下的资格,在他面前,张扬对滨海当然谈不上了解,宫还山道:“我所担心的是福隆港的火灾,今年春节期间的这场事故,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恶劣的影响,现在事情刚刚平息下去,还没有完全解决,国务院非常关注这件事,勒令我们北港领导层上上下下做出深刻地检讨,这种时候,滨海还要申请撤县改市,小张,我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识时务?不是说不可以申请,而是申请了,上头也不会批准。”宫还山所说的理由的确很充分。
宫还山道:“我听说滨海县已经向国务院递交了撤县改市的申请,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张扬在下午两点半准时走入了市长办公室,满面春风,一进去就恭敬地叫道:“宫市长,我没晚吧!”
宫还山真是没想到他居然来了这一手,顿时化被动为主动。自己再不说话,反而落了下乘,宫还山笑道:“你别急着走,你没事说,我还有事情问你呢,等我一会儿,我把这几份文件签了就跟你谈。”姜是老的辣,宫还山一句话就把主动权给夺了回来,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不但不能走,还得老老实实的在这儿等我。你就是一只猴子,在我面前也得安稳下来。
宫还山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方才放下文件,在上面签了个字,歉然笑道:“不好意思,刚刚回来,等我批复的文件不少。小张,有什么事,你说你的,我听着呢。”
宫还山看到他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心中这个郁闷啊,这小子不知道才怪,他根本就是存心故意的,他就是要利用这件事挑战市里忍耐的极限。宫还山道:“直到现在你都没有正式知会市里,这是一种很不负责的态度,滨海作为北港的一部分,有没有必要撤县改市,什么时候申请,都不是凭个人意愿决定的事情。张扬同志,你要对这件事做出深刻检讨!”
宫还山暗骂,你小子太滑头了,想稀里糊涂的把我给绕进来,我是那么好糊弄的吗?宫还山道:“任何事都是发展变化的,小张,你有没有意识到现在申请滨海撤县改市并不是时候?”
甚至可以说还稍稍占那么点优势,你宫还山说让我深刻检讨,你总不能撕开脸给我处罚,面子都是相互给的,你只要不做绝,我也http://m.hetushu.com就笑脸以对,你要是真给我甩出领导的臭脸色,我马上就让你知道我没那么好欺负。
张扬笑道:“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会批准呢?”
张扬道:“我就知道您会赞成,您肯定比我要站得高看得远,滨海撤县改市对滨海乃至对整个北港的经济发展只有好处,有了您的支持,我对这件事就更有信心了。”
张大官人只负责牵线搭桥,至于两家企业的后续合作,他可没想过问。无论他的精力有多么旺盛,也不可能做到事事关心。
宫还山心中气得够呛,可脸上还得装出关切的样子:“小张啊,看来工作太辛苦了,虽然年轻也要多多注意身体!”
在这种状态下,宫还山本想继续看文件,可这厮的鼾声打得实在太响,严重干扰到宫市长的正常工作,宫还山咳嗽了一声,这是对张扬的提醒。
宫还山叹了口气道:“小张,撤县改市是好事,我不是不支持,前年滨海提出申请的时候,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四点钟的时候,宫还山开始抬起手腕看表,张扬也跟着他看了看,自从发现滨海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都带着几十万的江诗丹顿之后,张大官人对官员们的手表开始产生了兴趣,让他意外的是,宫还山戴得手表是一块东方红,应该是有些年头了,表盘都发黄了。单从戴表的档次来看,宫还山应该算得上清廉。
张扬在宫还山的身边坐了,微笑道:“宫市长,我这人有个毛病,一到下午这个时候就犯困,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看来声音不够大,张扬还是不理他。
宫还山到底没有把自己的手机号给张扬,其实给不给,这小子也能查到,和张扬谈了一个多小时,并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这小子嘴上深刻检讨,可宫还山可以断定,他内心中压根就不在乎。
张扬道:“这样啊,我还真不知道,我一直都以为,市里同意过一次,就等于认可了,不会再改变主意,宫市长,是我疏忽了。”
张扬笑道:“这事儿几年前市里不就定下来了吗?当初要是没有市里的支持,我的前任昝世杰同志也不会向国务院递申请撤县改市,我了解过,当时是市里常委们全票通过的。”
张大官人心中明白得很,宫还山显然是生自己气了,但是张扬无所谓,他压根就没把这位市长放在眼里。不就是个市长吗?在北港顶天也就是排老二,等滨海的县级市批下来,我就是市委书记。说出去比你丫的还气派。宫还山不说话,长大管人的脑袋瓜子也没闲着,坐在那儿精鹜八极、心游万仞。
张扬道:“宫市长,这一点我想过,我们这次成功的希望应该有百分之五十吧,万一不能成功,也不能说是浪费精力和金钱,我们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整顿一下滨海的社会秩序,增强干部队伍的凝聚力,增强老百姓对我们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的信心,怎么看都会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