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40章 意外发现

张扬道:“没问题,你过去,我以贵宾之礼招待你。”
他们一起来到对面名为里昂小镇的法国餐厅,张大官人有个毛病,一来到这种外国餐厅就感觉有些不自然,薛伟童也看出了他的拘束,不禁笑道:“我说三哥,怎么感觉你有些不太自在啊?”
薛伟童坐在他对面,吐了吐舌头道:“你看清楚,对面是我,千万别把刀扔在我脸上。”
连洪月也有些好奇的问道:“你经常吃西餐啊?”
薛伟童看到眼前情景不禁揶揄道:“王总,这小丫头还未成年吧?”
徐建基道:“你丫什么意思?合着你都成专情的了就我花心是不是?”
沙普源道:“不是说晚饭吗?怎么连中午饭都不在这里吃了?”
罗慧宁道:“如果他真的主动提起过,那么这件事成功的希望很大。”她缓缓罗下茶杯道:“你去滨海的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利吗?”
沙普源哈哈笑道:“又不是正式上课,没关系。”
王学海笑道:“张书记真会说笑话。”他向张扬告辞离去。
薛伟童道:“我也没兴趣,你自己去吧。”
罗慧宁对干儿子的孝敬当然要笑纳,她当即就打开茶叶泡茶品鉴,还别说,沙普源送来的这两盒茶叶全都是上品龙井,价值不菲,罗慧宁见多识广,品了一口茶之后就猜到了这茶叶的价值,她轻声道:“张扬,你现在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县委书记,手中的权力越大,越是需要提高警惕,工作和生活中的诱惑无所不在,你一定要分保持清醒的头脑。”
张扬道:“早就认识了,说起来最先认识的还是他老婆田玲。”
张扬笑道:“又不给你什么报酬,只是帮忙题字,放心吧,不会犯错误。”
张扬笑道:“大体上还成,不过之前的领导能力实在太差,我需要做的工作很多,从城市建设到经济规划,一切都得从头开始。”
王学海误会了张扬的意思:“你是说他爸当了财政局局长?”
张扬下午的时候去了干妈罗慧宁那里,他之所以前往罗慧宁家里,一是为了探望,二是为了看看文玲现在的情况。
徐建基被她这句话搞得好不尴尬,毕竟新女朋友就在身边呢,这妮子说话也太不分轻重了。张大官人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咧着嘴呵呵笑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我还是比较专情的。”
徐建基道:“其实你见了面就知道了,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对了,有件事我还没问你,你刚去滨海上任没多久啊,怎么这么快就来党校学习了?”
洪月格格笑了起来,她笑起来还是很有风情的,两只眼睛异常明亮,颇有神彩。
张扬道:“不是经常吃西餐,是经常舞刀弄剑,我拿着刀就忍不住想飞出去!”
张扬笑道:“什么高升,就是去滨海当了县委书记,级别上还是那样,没什么进步。”
沙普源是昨晚做夜车过来的,今天早晨刚到京城就来党校报到,张扬还没来得及报到,沙普源很热情的为他引路,两人边走边聊,因为春阳是张扬的故乡,又是他仕途起步的地方,两人自然有很多的共同语言。
沙普源道:“张书记,我才听说这次你也过来!”
徐建基笑道:“伟童,在别人身后莫论是非,王学海这两年混得还是不错的,据说手里有一座金矿,产量相当可观。”
王学海居然是滨海新任财政局长王志刚的大舅子,这倒是一个意外发现,张大官人回到座位上,薛伟童道:“你和王学海很熟啊?”
张扬笑道:“沙书记太谦虚了,主要是你施政的成果。”其实沙普源的这番话他是认同的,如果没有他和秦清当初提出开发清台山的战略,春阳不可能在旅游经济上发展这么快,不过沙普源这个人还是很会说话的,说出的话在张扬听来非常的舒服。
“你不寒碜我难受是不是?”
“找他干吗?”
薛伟童道:“王学海这个人过于奸猾,我不喜欢。”她性情直爽有什么说什么,当然这和她的身份背景也有关系,用不上顾忌太多。
张扬纠正道:“不是他爸,就是他,王志刚现在是我的财政局长?”
王学海道:“张书记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爹妈倔得很,这样吧,等过段时间我抽空去滨海看看他们。”他对妹妹还是非常牵挂的,毕竟只有这一个妹子,家里父母虽然还在生气,可心底也是牵挂着这个女儿的。
孙东强和图书笑道:“这叫增进师生感情,促进同学团结。”
王学海一脸的不能置信:“不可能吧?这小子有点不靠谱啊!”
张扬道:“能说实话吗?”
薛伟童道:“我对男人没信心!”
张扬道:“不是那个女明星吗?”
薛伟童连连点头道:“这我认同!”
张扬笑道:“别,我和项书记之间就算有些误会也是工作上的问题,和私人感情无关,你千万别跟着添乱。”
王学海看到张扬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还是主动走了过来,京城太子圈里的少有不认识徐建基和薛伟童的,王学海和他们很客气的打了招呼。向张扬道:“张主任,您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薛伟童倒是利索,把帽子一摘顺势卡在张扬脑袋上了,张大官人笑着想脱下来,却被薛伟童双手压住,格格笑道:“你带着,还别说真适合你,送给你了!”
张扬道:“别用老眼光看人,我看王志国比你有本事。”
张扬笑道:“干妈,只要您帮我敲敲边鼓,这件事准保就成了。”
张扬笑道:“我又没指名道姓的说你,你急什么?”
张扬道:“不是矛盾,只是一些小误会,我自己可以解决,妹子,你千万别掺和。”
张扬道:“这话说的可不对。世上好男人多了。”
张扬道:“说呗,搞得那么神秘兮兮的干吗?”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会玩那东西,下午我还有点事儿。”
薛伟童道:“怎么叫添乱呢?一个是我结拜三哥,一个跟我亲伯伯差不多,我当然不想他们发生什么矛盾。”
罗慧宁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啊,做事从来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现在好了,刚到了北港就碍了别人的眼,把你发配到京城来了。”
洪月嫣然一笑道:“我经常听他提到你,电视新闻上也见过你。”张大官人之前上央视新闻可谓是影响深远,无论他情愿与否,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名人了。
张扬起身走了过去,陪着王学海来到门口,王学海道:“张书记,我想跟你打听一事儿。”
沙普源也笑了,他虽然这么说,可他却不敢这么做,因为他没有张扬的背景。也只能过过嘴瘾,心中啊,只有羡慕的份儿。
张扬道:“我乡土气太重,这些西洋玩意儿不适合我,对了,今天徐副主席去党校了,我因为迟到和他缘悭一面,真是可惜啊。”
沙普源笑道:“张老弟,说句不该说的话,我要是你,我才不管市里怎么想呢,用不着看他们脸色啊,撤县改市有不归他们批!”
薛伟童走上来笑道:“洪月,我该怎么称呼你?叫你月姐还是叫你嫂子?”一句话把洪月弄得俏脸绯红。
薛伟童道:“咱们去找二哥!”
罗慧宁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刚到滨海没多久啊,怎么这么快就被人派来党校学习了?”连徐建基都能看出其中猫腻的事情,罗慧宁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王学海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他。”
张扬笑道:“干妈,你放心,不该拿的东西我一点都不会沾。”
张扬道:“我倒是想去,可我答应别人了,今晚必须得出去吃饭。”
王学海道:“打住,我可从来没把他当成我妹夫,我妹妹要不是因为他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我爹妈都不认这个女儿了,当初多少有为青年追求她,可她愣是一门心思的看上了那个废物,现在倒好,都混成什么样了。”王学海一脸的愤懑,他对这个妹妹是相当疼爱,可妹妹的婚姻让他相当不满。在王学海这样的家庭来说,他们都希望子女能够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王志刚显然不符合他们家的这一标准。更何况当初王学宁是未婚先孕,闹得整个学校满城风雨,王学海家的脸都丢尽了,到现在王学海的父母对此仍然耿耿于怀,王学海自己也难以释怀。
沙普源道:“这都要感谢当初你和秦书记的努力付出啊,没有你们大力发展清台山旅游,就没有今天的繁荣局面。”
张扬报到之后,又和沙普源一起去领了宿舍钥匙,本来张扬是和丰泽的一位干部住一间宿舍,沙普源主动找到那人把房间给更换了一下,这样一来他和张扬就住到了一间房。
徐建基附和道:“就是,你这丫头疯起来就不分场合,我看是该找个人好好管管你了。”
徐建基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微笑道:“想和-图-书见面还不容易,哪天我带你去家里拜会。”
张大官人扭过头去,却见春阳县委书记沙普源站在身后不远处,满怀惊喜的看着他,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他大步向沙普源走去,握住沙普源的双手用力摇晃着道:“沙书记,很久不见了。”
罗慧宁道:“滨海是你真正第一次独当一面,对你以后的发展来说相当重要,所以你一定要认真做好滨海的工作,用成绩说话,让那些质疑你的人全都闭嘴。”
张扬挠了挠头道:“薛老未必喜欢我,我在北港就不讨市委书记项诚的喜欢,项诚又是薛老的救命恩人。”
张扬道:“沙书记,你过去应该来过啊!”
罗慧宁道:“撤县改市的事情?”
张扬道:“你也别心疼,我估计你也有很多年没见过他们了,没有亲眼看到就没有发言权,我见过,他们两口子恩爱的很,女儿也很听话,现在王志刚已经是滨海财政局长,你妹妹刚刚接受了远方光电厂的聘书,决定出任远方光电厂的技术厂长,同时也是我们滨海方面的执行代表,不是我替他们吹牛,这两口子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沙普源跟着点头道:“那是!”他拿起刚刚得到的课程表看了看,轻声道:“课程安排倒不算太多,这次啊,我刚好可以抽时间把京城好好转转了。”
张大官人这才把自己去滨海之后的遭遇简略说了一遍,他这边刚刚说完,徐建基就笑道:“你这么干,也难怪市领导给你小鞋穿,撤县改市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要跟领导打声招呼,你一声不吭的就想把事情给办了,压根就没把领导放在眼里,换成我也不会高兴。”
徐建基道:“走,我请你们打高尔夫去,下午放松一下,晚上等周老大来了,好好喝一场。”
两人拿着自己的行李来到了318宿舍,房间条件相当不错,有点类似宾馆的标准间,房间内空调、彩电、电话一应俱全。张扬本来就没带多少东西,他也没准备在党校宿舍长住,和沙普源面对面在床上坐下,沙普源笑道:“还别说,这里的条件还真不错。”
张扬道:“谁的投资我都欢迎,不过你是什么人我清楚,无利不起早,你要是真想投资,我还得多掂量掂量。”
张大官人这才发现洪月有些眼熟,过去应该在电视上见到过,他彬彬有礼的和洪月握了握手道:“洪小姐好,我是张扬,建基哥的结拜兄弟。”
张扬笑纳了,他对沙普源道:“我没带什么好东西,车里酒是有的,回头我请你喝酒。”
徐建基笑道:“我会心惊?比起张扬我就是至情至圣的情圣!”
王学海最近在京城的时间不多,也无暇关注张扬的事情。他笑道:“张主任高升了?”
王学海道:“张书记不是想我投资吧。”
张扬这才放下心来,知道文玲并没有透露昨晚发生的事情。他想起一件事:“干妈,我有件事想求您帮忙。”
张扬把江城酒厂刘金城委托他找人给新产品题字的事情说了,张扬想来想去觉着只有干妈合适,毕竟她身上没有什么具体职务,本身书法写得也凑合。
薛伟童带着张扬来到建基集团总部,事先她已经打电话给徐建基,徐建基就在办公室内等着他们,两人从地下停车场乘坐电梯来到徐建基办公的28层办公室,张扬还是第一次到这位结拜二哥的办公室来,办公室大约四十多平方,室内装饰相当的现代化,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长安街景。
沙普源道:“撤了两年,本来合并到了江城驻京办,可办起事来毕竟很不方便,所以通过我们的申请,上级批准我们重新成立驻京办,这不,又在西四环那边买下了一片地方。”这两年春阳经济发展不错,县财政也有了钱,做起事情底气十足,沙普源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心中忽然想到之所以春阳能有目前的好光景,还得感谢当年秦清和张扬为他们打下的基础,如果不是他们开发清台山旅游,如今的春阳经济也不会发展这么迅速。
张大官人知道王学海的老婆是田玲,想不到这厮背着老婆在外面还有相好的人在。
薛伟童道:“现在不是张主任了。应该尊称一声张书记。”
张扬道:“如果可以选,我宁愿去街边地摊坐着喝酒。”
张扬道:“王志刚?你说的是科技局的王志刚,他爸是科和*图*书技局局长?”
薛伟童道:“我才不信呢,这世上的男人虽然很多,可是一心一意的一个都没有,不说别人,看看你们俩的德行我就知道了。”
张扬也没开车,直接步行来到党校门外,远远就看到大门口停着一辆黄色的保时捷911,薛伟童坐在车内,一身草绿色军装,脸上卡着一副大大的蛤蟆镜,把面孔遮住了一大半,头上带了顶美式军帽,帽檐压得很低,张扬来到车旁低头看了看他,薛伟童除下墨镜笑道:“喂!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张扬道:“有事儿?”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这次来京最主要就是落实这件事。”
张扬道:“中央党校,级别条件肯定要比省里强,省里又比市里强!”
王学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逢场作戏罢了,我离婚了,老婆不要我了,身边总得有个女人吧。”他向徐建基道:“徐总,不耽误你们吃饭了,我先走了。”他说着要走,目光却朝张扬看着,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张扬说。
薛伟童道:“你怕啥啊,你不是自封为魅力无法抵挡吗?谁有本事给你戴绿帽子啊?”
罗慧宁笑道:“你这孩子,除了打人,你就不能想点别的主意?”
张大官人好歹把绿帽子给摘下来了,反手扣在薛伟童头上,左看右看啧啧有声道:“那啥,看来看去还是最适合你,丫头,怪了啊,咋你戴绿帽子就这么好看呢?”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跟着罗慧宁来到书房内,看到她写得那幅如梦令,墨迹未干,罗慧宁字体非常娟秀整齐,张扬赞道:“好字,就快赶上天池先生了。”
徐建基看到张扬吃东西勉为其难,难以下咽的神态不禁笑了起来:“三弟,早知这样我就不带你来吃法国菜了。”
薛伟童神神秘秘道:“我带你去见见他的新任女朋友。”
张扬笑道:“我今天迟到了,刚才去找班主任承认错误去了。”
薛伟童道:“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儿呢,项伯伯最听我的话。我回头给他打一电话,让他好好对你。”她大包大揽的把这件事给承包下来。
薛伟童一旁道:“少卖关子,说!”
张扬笑道:“现在他已经是我们滨海财政局局长了,我提的。”
薛伟童道:“三哥,你箭法这么好,想必飞刀也一定耍的不错,要不你给我们表演一下得了。”她居然指了指远处墙面上的一幅油画:“三哥,你能把画中人的左眼给扎中吗?”
张扬给罗慧宁带来了两盒茶叶,茶叶是沙普源给他的,他这边借花献佛就送给了干娘,礼物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不停流转的,如果最终留在你手里了,要么是你没本事把礼物送出去,要么你就是真的有能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张扬笑道:“我说你又是军帽又是墨镜的害怕别人认出你来啊?咱要是真想低调何必开这么拉风的跑车出来,生怕别人不认识你似的。”
张大官人笑道:“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淘啊,哪有送人绿帽子的?”
张扬道:“我在撤县改市的事情上得罪了北港的几位领导,这次刚好有这个学习机会,他们首先想起的就是我。”
罗慧宁道:“咱们娘俩儿有什么求不求的,说!”
张扬叉起牛排塞入嘴里,这西餐总是有些吃不惯,尤其是半生不熟的牛排,嫩是嫩,口感也成,可总觉着嘴里有股子血腥味。
张大官人知道薛伟童的性子爱闹,干脆闭上眼睛,她爱上哪里就去哪里。
张大官人心中有些奇怪,心说王学海怎么会对王志刚这么熟悉,可脑子这么稍稍一转,马上就想起王志刚的老婆叫王学宁,王学宁过去好像是京城某位高干的女儿,难道,张大官人眼珠子转了转,盯住王学海道:“你跟王学宁什么关系?”
薛伟童道:“老黄历了,现在换成将军的女儿了。”
那女郎挽着王学海的手臂,一看就知道两人的关系并不正常。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啊。”
徐建基道:“张扬说的对,这种事最好公事公办,你最好别介入。”
张扬这才明白原来沙普源也有撤县改市的意思,他笑道:“春阳要是想撤县改市还是按照程序来,先把申请递到市里,杜书记同意之后再启动申请程序,千万别像我,上头没点头呢,我就把申请书递过来了,闹得现在几位领导看我一脸不是一脸的。”
沙普源道:“张老弟http://m.hetushu•com,我听说你们滨海不久前申请了撤县改市,不知进展怎么样?”
张扬点了点头:“说过!”
沙普源笑道:“时间长着呢,咱们喝酒的机会多得是,对了。这周六晚上别安排其他的事情,咱们去春阳驻京办喝酒,那可是你的老窝点啊。”
沙普源笑着邀请孙东强坐下,他解释道:“我临时调换的房间,和张书记是老相识了,住在一起聊天方便。”
罗慧宁道:“你干爸做事从来都是公私分明,他不会因为你是他的干儿子就对滨海网开一面,同样,如果他觉着滨海撤县改市的时机已经成熟,也不会管其他人是不是反对。”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菜上来之后,张大官人一手拿刀一手拿叉,不自在归不自在,可是这厮使用刀叉的本领却是一流。
此时丰泽市委书记孙东强找了过来,他敲了敲房门推门走进来,笑道:“沙书记,原来你们两人一个房间啊。”
罗慧宁道:“这种事情本身就带有一定的广告性质,你别找我,而且我又不喝酒,你要想找人题字,必须要找个喜欢喝酒的而且……”罗慧宁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她笑道:“有了,你不是和薛伟童是结拜兄妹吗?你通过她去找薛老,薛老好饮,而且千杯不醉,你带些给他尝尝,如果这种酒真的有你说得那么好,只要让薛老喝高兴了,你让他题字的要求他肯定不会拒绝。”
王学海叹了口气道:“她是我妹啊!”
王学海道:“是这样啊,你在滨海认不认识科技局一个叫王志刚的年轻人啊?”
张扬道:“还是别去了,门槛太高,我可望不可及。”
徐建基道:“真把自己当成小李飞刀了!”
罗慧宁笑道:“你想拿就拿去,子不嫌母丑,我字写得再丑也不怕你看。”
提起文玲,罗慧宁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我都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昨晚一夜未归,清晨回来之后,又说要去东江探望浩南,而且说走就走。”
张扬道:“我之所以想起这件事,是因为之前他就给我过这方面的提示。”
张扬摇了摇头,他对这种公务聚会压根没有任何兴趣,再说了事先已经答应了薛伟童,这位干妹妹的性情他是知道的,要是自己敢不去,只怕她会开车来党校抓人。
罗慧宁笑道:“你把薛老的胸怀想得这么小?你和项诚的矛盾,他根本都不会留意,以为你们很重要吗?”一句话说的张大官人脸上发烧,的确如此,他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薛老这种元老级的人物当然不会留意到他这种小人物的存在,再者说项诚也未必会把他和自己之间的矛盾告诉薛老。其实他去找薛老还有一个好处,通过这件事可以传递给项诚一个信号,他和薛家也有不错的关系,以后项诚在和自己相处方面应该会有所顾忌。
张扬起身道:“改天我来做东,今天我得先走了。”
张扬道:“您别不信,这字写得真不错,送给我了,我回头找人裱起来,挂在我办公室去。”
张扬道:“干妈,你放心吧,谁敢质疑我,我大嘴巴子抽他。”
张扬微笑道:“申请的确递过了,不过目前还没有什么眉目,我这次来学习,同时也是为了这件事,借着在京城的时间,好好跑跑这件事。”
徐建基的身边还站着一位二十出头的妙龄女郎,徐建基微笑着把她介绍给张扬认识:“三弟,这位是我女朋友洪月,总政歌舞团的节目主持人。”
说话的时候薛伟童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她知道张扬人在党校,现在已经开车来到中央党校门口了,让张扬这就出去。张扬放下电话苦笑道:“听到没有,请客的已经追过来了,我这就得走!”
张扬道:“都是一母同胞,哪能真的老死不相往来,我看你找机会还是劝劝你的父母双亲,这么多年了,他们两口子孩子都生下来了,你父母的年龄也不小了,该和好还是抓紧和好,别到最后还留下遗憾。”
张大官人这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不禁笑了起来:“搞了半天王志刚是你妹夫啊!”
罗慧宁一听马上就摇头道:“不行,给酒厂题字那种事我不能做,要是让你干爸知道,肯定要责怪我了。”
罗慧宁微笑道:“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问过你干爸几次,他都没有直接回答我,这两天他公务比较忙,每天回来都很晚,反正你一时半会儿也不急着离开,等他把这阵子http://www.hetushu•com忙完了,你来家里好好问问他。”
洪月道:“看来有人心惊了!”
王学海又叹了口气:“张书记,说句真心话,我是心疼我妹妹。”
罗慧宁呸了一声,知道这小子是在奉承自己,她对自己的书法水准还是相当清楚的,她把书法只是当成爱好,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天资有限,绝不会成为什么书法大家。
沙普源道:“每次都是行色匆匆。哪有时间好好玩啊,不怕你笑话,我真正去过的地方就是故宫、长城,其他地方都没时间去。”他拉开自己的拉手箱,从中拿出两盒茶叶递给张扬:“老弟,尝尝!”关上门来,沙普源开始和张扬拉近距离了。
徐建基道:“你们两人可真是扫兴,燕郊新建的高尔夫球场,场地绝对是国际级水准,你们不去见识一下实在太可惜了。”
张扬道:“清台山的旅游开发越来越完善,游客也越来越多,我看以后春阳的经济形势会越来越好。”
王学海听到滨海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向一旁的女郎道:“你去外面等我!”那女郎显得有些不高兴,撇了撇嘴,扭啊扭啊的向外面走去。
沙普源眉开眼笑,他和张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过去他担任春阳县县长的时候,张扬还只是一个刚从春阳走出去的副科级干部,可现在人家已经成为滨海县县委书记,级别上和他平起平坐了,说起来,张扬还是沙普源的贵人,如果不是他当初扳倒了春阳县委书记朱恒,也轮不到沙普源上位。
张大官人心说还不如叫月嫂呢,这货想到这里,一脸诡异的笑意。
张扬道:“我说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现在你妹和王志刚连孩子都生下来了,王甜甜,六岁了,你承认与否,人家结婚证摆在那里,孩子摆在那里,国家都承认了,不差你这个大舅子。”
张大官人可没那个兴致,他瞪了薛伟童一眼道:“我说妹子,咱得注意素质,好歹是大户人家的闺女。”
薛伟童道:“没劲,你们爱怎样就怎样,我才懒得管呢。”
薛伟童嗤嗤笑了起来,攥紧拳头在张扬肩膀上狠捶了两拳:“还有你这种当哥的呢,小心眼儿,报复心忒重。”
张扬哈哈大笑,向周围看了看道:“玲姐不在啊?”
来到文家的时候,罗慧宁正在书房内写字,文玲并不在家里,罗慧宁看到张扬前来,显得非常高兴,她笑道:“你来得正好,看看我最近写的字有没有进步?”
张扬有些诧异道:“驻京办不是已经撤销了吗?”
王学海点了点头,笑了笑道:“我有点事想单独跟您说。”
张扬叹了口气道:“得,你们这帮京城太子爷合起来欺负我一乡下人,我认怂了,我双拳难敌四手,我寡不敌众啊!”这货正念叨着寡不敌众,却看到前方有一熟人走了过来,却是张大官人的老相识王学海。
孙东强笑道:“我来是要告诉你们,今天晚上咱们培训班同学会餐,学校的几位领导也会过来,没有特殊原因,一概不允许缺席。”
罗慧宁有些诧异道:“他跟你提过这件事?”
徐建基笑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沙普源道:“你在高层关系多,面子广,我看这件事应该没什么问题,你成功之后,一定要把申请的经验告诉我。”
孙东强道:“不能推啊?”
张扬认为罗慧宁用发配这个词相当的精准,他笑道:“其实我也能硬扛着不来,可后来想了想,和领导一味对抗是不对的,而且我的确有很多事情需要来京城办理。”
徐建基道:“叫名字吧,洪月跟你同年人。”他起身看了看时间道:“走,我请你们吃饭,对面新开了一家法国餐厅。”
王学海道:“如果真的这样,我也放心了。”
张扬笑道:“没寒碜你啊,对了,你怎么戴一绿帽子,不怕犯忌讳啊?”
王学海呵呵笑了一声,他对张扬是打心底发憷,张扬无论怎样说他,他都不会红脸,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
孙东强叹了口气道:“你啊,就是应酬多。”
张扬笑道:“得,这是党校门口,咱别在这儿闹,丫头,不是晚上才吃饭吗?”
张扬道:“咱们是来学习的还是来吃饭的?还没开始上课呢,就开始会餐了。”
王学海看到张扬也是微微一怔,他身边还有一位身姿窈窕的妙龄女郎,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左右,长得非常漂亮,不过脸上带着一种和实际年龄并不相符的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