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3章 故布疑阵

桑贝贝道:“我再问你一遍,赵军是不是你杀死的?”
室内的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二十度,张大官人搂着桑贝贝,身体靠在冰冷的合金墙壁上,按照大乘诀的功法体内真元生生不息,大乘诀的奥妙之一就是不需要主动呼吸,可以将身体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张大官人一边运功,一边望着身边的生命探测仪,看到上面那个唯一的光点也变得越来越弱。心中不禁一阵得意,再先进的东西也有缺憾,今天老子倒要看看,你章碧君还有怎样的手段。
常凌峰道:“不知道,可能打错了!”他等了一会儿,确信章睿融入睡,又起身去了洗手间,找到张扬的号码往回拨了过去。
常凌峰点了点头:“好,你也赶紧睡吧。”他听出张扬阻止自己把话说完。
张扬低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桑贝贝道:“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你了,她看了看不远处的冷库,抓起费奇,把他推了进去,又让张扬帮忙将剩下的四名特工全都推了进去。”
张扬道:“那倒未必。”他一伸手将桑贝贝的娇躯拨入怀中,这可不是存心揩油,气温已经降低到零下十度,两人只有贴近一些才能彼此相互取暖,或许觉着无法逃过这次的劫难,桑贝贝居然没有拒绝,很顺从地偎依在张扬的怀中,张扬附在她耳边用传音入密道:“你放心,我时你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刚才那个人说过,等我们死后他会为我们收尸。”
桑贝贝苏醒之后,缓了一会儿,身体方才恢复了知觉,她捡起地上的一支手枪,瞄准了那名矮个男子:“费奇!”她认识这名男子。
常凌峰点了点头:“有些时候想得太多并不是好事。”
“还是留给你自己享受吧。”
“放下枪!”那男子厉声喝道。
张扬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常凌峰前往洗手间打电话的时候,章睿融睁着双目静静躺在床上,她的手指轻捻着自己的头发。
可是真正的问题在桑贝贝的身上,他虽然能够撑到这帮人进来的时候,桑贝贝可没有那样的本事。
张扬擦净脸上的油彩,这才离开了桑贝贝的车,他刚刚离开,桑贝贝就踩下油门飞速远去了。
张扬捉住她的手,一股内息送了进去,桑贝贝感觉到他的掌心有一股热流送入了自己的体内,她自幼习武当然知道这是张扬利用自身的内力帮助她御寒,心中一阵感激,可是想想他们已经深陷囹圄,逃出升天的机会微乎其微。不禁感觉到有些内疚,如果不是自己大意,也不会中了章碧君的圈套,她把章碧君想得还是太简单了,桑贝贝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张扬道:“那我们就赌一把!”
张扬的内心在激烈交战着,他之所以没有按照桑贝贝的说法将虎头钳卡在门口,是因为他早就预感到这里面很可能是一个圈套,敌人藏在暗处,他和桑贝贝的行藏已经暴露,唯有利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才能让敌人主动现身,在这件事上,张扬选择走了一招险棋,他不知道成功的几率有多大,不过他相信敌人应该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张扬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惹事,可事情往往会主动找到我的头上,真要是那样我也没有办法。”
桑贝贝道:“我不会再连累你,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一名黑衣男子过去不知哪里找来了一条湿毛巾想要给张扬擦脸。可毛巾还没落在张扬的脸上,就发现这厮突然睁开了双眼,本来死人睁眼就够吓人的了,这厮又画了个包黑子大花脸,白眼珠子那是格外的显眼,这一睁眼把黑衣男子吓得魂飞魄散,还没反应过来呢,张大官人已经一掌砍在他脖子上了,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特工,不过谁都没有想到这已经被断定为死亡的人会猝然发难,率先反应过来的那人举枪要射,张大官人动作的速度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腕,向上一推,子弹全都射到了天花板上,左脚飞起将另外那名男子踹得飞了出去,身体撞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两人惨叫着摔倒在了地上,张扬制住开枪人的穴道,夺下他的手枪,再看那名矮小的男子居然冲向了桑贝贝,他手中枪口对准了桑贝贝的脑袋,大声道:“你敢轻举妄动,我就杀了她!”
桑贝贝道:“什么后遗症?”
望着桑贝贝痛不欲生的样子,张大官人开始相信赵军就是她的哥哥了。
走入和_图_书小门之后,桑贝贝让张扬从背包中抽出虎头钳放在门口,这是为了防止房门突然关闭,他们进入了一个约摸十多平方的房间,蓬!地一声,身后房门紧紧关闭了,室内亮起灯光,桑贝贝举枪瞄准了房门。
几名特工都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震惊了,要知道这两人在极度缺氧和低温零下三十多度的冷库中呆了近三个小时,这样的环境下别说是人,就是蟑螂恐怕也存活不下来了,这生命力忒他他妈强悍了。
张扬道:“没事!”
桑贝贝从悲痛中镇定了下来,她低声道:“人体肺泡中呼出的气体,氧含量是16.4%,一旦这里的氧会量低干这个数值,我们就会感到窒息,照目前的下降速度,我们活不过一个小时。”
桑贝贝道:“事情不会就此结束!”
桑贝贝也跟着走了过去,当她看清之后一低声道:“温度显示器!”她环视他们所在的这间房子,惊声道:“坏了,我们被关在了一间冷库里。”
张扬将手枪缓缓放下,就在他放下手枪的时候,那名男子调转枪口瞄准张扬扣动了扳机,可张扬的身体箭一般窜了出去,连发子弹落空,张扬抓起地上的手枪,回敬了两枪,一枪击中那男子的右肩,一枪击中了他的左腿膝盖,那男子闷哼了一声跪倒在地上。
温度迅速下降着,张扬和桑贝贝都感带到了室内气温的变化,张扬走到小门处,狼狠踹了一脚,纹丝不动,这道房门很坚固,张扬贴在房门上倾听,外面传来电焊的声音,对方正在将这小小的房门焊死,要把他们活活冻死在这间冷库内。
费奇道:“我不在乎!”
常凌峰笑道:“我就是个普通人,跟你这种圣贤人物不能比。”
“真的打算那样?”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要不你也进来感要一下,里面很舒服呢。”
章睿融心中一颤:“姑姑,我明白了!”
桑贝贝道:“背叛组织里通外国的另有其人,你只不过是被别人利用的一个可怜虫。”
张大官人的手枪瞄准了这厮的脑门,冷冷道:“她反正已经死了,也不在乎你多打她一枪。”
章碧君坐在奔驰车内,她的手中捏着那个小小的追踪仪,这样的小伎俩又怎会瞒过她的眼睛?常凌峰为她挂衣服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些不对,一切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常凌峰借着这个机会在她的衣服上安放了一个微型追踪仪。
张扬拿出桑贝贝的那个误导他们的生命探测仪,看到上面的两个光点,其中一个显然是自己,另外一个不断地微弱下去,最终消失不见,如果离他们这么近的生命探测仪都无法探测到他们的存在,那么一定可以瞒过对方的眼睛。
张扬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凌峰,有机会我们见个面,太晚了,有话还是当面再说。”
张扬道:“别急,总有办法出去。”
常凌峰摇了摇头道:“没有,这个世界上能逼迫我做事的只有你这个家伙,如果不是你,我根本不会从江城混到南锡,现在又转战到东江,这些年全都跟在你身边吃苦受累了。”
章睿融坐下后,留意到章碧君眼中的血丝,她关切道:“姑姑,你昨晚没有睡好?”
张扬道:“我昨晚喝多了!”
常凌峰摇了摇头道:“她姑妈并不喜欢我,我看得出来!”
两人经由电梯离开冷库,回到捷达车内,桑贝贝压抑许久的悲伤终于爆发了出来,她趴在车内低声哭泣了起来。
常凌峰笑了笑,把手机悄悄藏到枕边:“没有,我怎么会瞒你呢,怎么还不睡?都怪我,把你吵醒了。”
章碧君道:“他昨晚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他从张扬没死于是推论出桑贝贝也是假死,看到张扬瞬间放倒了自己的四名手下,这种身手太过惊人,自己想要跟他抗衡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险中求胜,先制住桑贝贝,利用桑贝贝来要挟张扬就范。
那男子虽然落在张扬的手里,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惧色,他盯住张扬的双目道:“知道你在和谁做对?”
对章碧君而言,当晚也是一个不眠之夜,在她带人赶往位于冷库的秘密基地之后,发现自己的五名得力手下全都被关在冷库之中,以费奇为首的这帮人试图用低温和缺氧杀死张扬和桑贝贝,可是桑贝贝用同样的手法对付了他们,他们自然没有桑贝贝那么幸运。
张大官人的表现反而比她冷静得多,毕竟他已经不止一次遭遇m.hetushu•com这种困境,张扬看到左侧墙壁上有一个显示屏他走了过去,看到上面液晶显示的数字。
费奇道:“不用考虑,杀了我就是!”
矮小男子道:“骗我?那好,咱们就试试!”他的手指作势要扣动扳机。
章睿融咬了咬嘴唇,终于道:“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常凌峰道:“咱们不同,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专门为了惹事的,而我就想悄声无息的走一遭。”
张扬并没有猜错,常凌峰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已经在章碧君的控制范围内。
赵军的死早就在张扬的意料之中,其实在很久之前他就在心底认定了赵军的死亡,但是当他看到赵军的尸体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仍然被深深触动了,他不由得想起当初和赵军初次相逢的情景,赵军是个工作认真性情豁达的人,这样凄惨的结局对他来说非常的不公。
“好啊,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这小子,为什么要甘心被张扬利用呢?”
转瞬间气温已经接近了零度,张扬留意到右侧墙壁处还有四个柜门,他打开柜门,发现里面是专门供来存放尸首的,张大官人胆量极大,抽出第一个,透着塑料袋看着尸首苍白的面孔,发现这人他并不认识。
桑贝贝发现了西南角处的摄像头,一枪将摄像头打掉。
常凌峰道:“我并不看重事业,我之所以留在东江新城,是因为责任,男人做事要善始善终,我不可能这样就走开。”
常凌峰道:“对了,我把……”
张扬道:“是不是有人逼你这么做?”
桑贝贝来到小门前,试图打开那道房门,可是合金门板上没有任何落手之处,她举起手枪对着大门连开数枪,却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常凌峰不喜欢的并不是京城,而是来到京城遇到的这些事,章碧君留给常凌峰的印象并不好,这个强势的女人充满了神秘,而章睿融对她却又非常忌惮,甚至到了唯命是从的地步,自从来到京城之后,常凌峰就没有见到章睿融露出过笑脸,他可以理解章睿融的感受,从小和章碧君生活在一起,想必这么多年一来已经在她的心头形成了挥抹不去的压抑。
此时的张扬还躺在床上睡觉,香山别院非常幽静,空气清新,是个适合休息的好地方,张大官人也有疲惫的时候,这一夜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最后还是常凌峰的电话把他吵醒,张扬拿起电话,听到常凌峰的声音,不由得埋怨道:“一大早就吵醒我睡觉。”
桑贝贝接下来的话马上暴露了她的身份:“赵军是不是你杀死的?”
不等他从地上站起身来,张扬扑了过去,冒着青烟的枪口抵在他的额头上:“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扬很快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再度回到马路上,然后低声道:“事情过去很久了,节哀顺变。”
确信常凌峰无恙,张扬方才放下心来,他之所以阻止常凌峰在手机中说得太多,是因为他意识到章碧君已经识破了他们的计划,甚至会采取反制措施。
从赵军的死,张扬想到了邢朝晖,邢朝晖失踪了这么久,想必也是凶多吉少,国安的内部有问题,正是因为这个内鬼的存在,让邢朝晖、赵军、伍得志这些人先后遇到了麻烦,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丽芙说不定已经死于北韩,现在这双看不见的黑手又伸向桑贝贝。
张大官人看到温控器上的温度已经到了零下六度,那个显示仪上信息抖是很全面,不但有温度和湿度一还有空与中的含氧量,让张大官人感到惊恐的是,空与中的含氧量也在飞快下降着,短时间内已经从21%下降到17%,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这里的氧气就会被消耗殆尽。
常凌峰道:“睿融想去英国留学,已经递出了申请,我想等东江新城这边的启动工作做完,和她一起过去。”
“出去?”那个声音大笑起来。
国安中的高级特工都有自己的代号,精卫正是桑贝贝的代号。
常凌峰已经点好了菜,指了指桌上的铜炉火锅道:“这顿算你的。”
常凌峰道:“你直接过来吧,就在我住的酒店楼下有家涮肉,味道比东来顺好多了。”
张扬充满同情地望着桑贝贝,并没有说话,默默启动引擎划破夜色的宁静驶向远方。
电话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好检查一下,查清他们的身份。”
“比如说成为一个傻子,或者失去一切意识成为植物和_图_书人。”
章睿融点了点头:“姑姑,凌峰和组织上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桑贝贝道:“如果真的那样,你就把我杀了。”
张扬走向不远处的停车场,回到了自己的坐地虎内,坐进车里,长舒了一口气,脑海里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一切,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
张扬笑道:“不胜荣幸!”他拿起菜单看看需不需要加菜的时候,趁机观察了一下饭店周围,发现没有可疑的地方方才道:“昨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以后不要再提。”
张扬踩下刹车,望着桑贝贝很认真的说道:“章碧君非常狡猾,今晚的事情非常危险,如果不是我们运气好,现在已经被冻死在冷库里。”
桑贝贝扬起手枪狠狠砸在他的脸上,她下手毫不含糊,砸得费奇满脸开花,费奇仍然笑着,表情显得格外狰狞。他咬牙切齿道:“赵军背叛组织背叛国家,你也一样,你们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桑贝贝毅然点了点头,气温越来越低了,她下意识的向张扬的怀抱中靠紧了一些。
章睿融道:“姑姑,我已经离开了组织,我不想凌峰和组织发生任何的联系。”
张扬道:“其实你们俩的大媒还是我,恭喜你们终于修成正果。”
既然后路被切断,他们只能前进,往前走到通道的尽头,前方是一道小门,仍然有密码锁,桑贝贝利用手头的PDA破解了密码锁,奇怪的是,除了那三条狼狗,到现在没有任何人向他们发动攻击。
这并不是因为张扬太谨慎,而是因为敌人实在太狡猾,章碧君既然能够设圈套把他和桑贝贝吸引进去,证明她已经对常凌峰产生了怀疑,保不齐她也会对常凌峰采取措施。
桑贝贝发现虎头钳居然不见了,怒道:“我让你把虎头钳嵌在那里的!”
张大官人笑道:“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骗过他们,我可以在你的身上动一些手脚,让你进入假死状杰,不过三个小时内如果不能让你复苏,恐怕你就算侥幸存活下来,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他们向四处看了看,除了刚才的那道小门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出口,顿时感觉有些不妙,桑贝贝低声道:“退出去再说!”
“凌晨一点,电话是张扬打来的。”章睿融受过专门的训练,想查出这件事并不难。
“可是……”
就在张扬内心越来越紧张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叹息,那男子道:“自寻死路!何必呢!”
章睿融的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凌峰,在你心中,究竟是事业重要还是我重要?”
章碧君只打了一个电话就查出这件盗踪仪的来由,下午常凌峰和张扬见过面,也就是说这件事是张扬让他干得。她调查过常凌峰的履历,常凌峰和任何谍报组织都没有过联系,这件事的可能性只有一个,张扬利用常凌峰往自己的身上安放追踪仪。
桑贝贝寻找着摄像头所在的位置。
张扬道:“你手里究竟掌握了什么证据,告诉我,或许我可以帮的上忙。”
章碧君点了点头道:“遇到点工作上的事情,几乎整晚没睡……”
清晨七点,章碧君坐在清心居的二楼喝茶,章睿融来到的时候,章碧君的第一杯早茶已经喝完,她微笑向章睿融招了招手道:“我点了你喜欢的茶点,先吃!”
两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人进来,张大官人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刚才对桑贝贝所说的那番话并没有夸张的成分在内,如果桑贝贝本身会龟息术的话,或许可以坚持的时间久一些,她是在自己的帮助下进入了休眠状态,如果三个时辰内无法复苏,很可能会造成后遗症。
章睿融道:“姑姑,我准备回去了!”
费奇笑了起来:“你逃不掉,你应该知道背叛组织的后果。”
张扬心中一动,他知道距离对方来临的时候已经越来越近了。
章碧君夹起一块绿豆糕放在嘴里,她吃东西的样子很优雅,一看就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吃完之后,用纸巾擦了擦嘴,然后喝了口茶,看似漫不经心道:“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做了?”
张大官人笑道:“说对不起没用,我这人特现实,你整点实际的。”
桑贝贝舍泪道:“我发誓一定要所有伤害岩哥哥的人什出代价。”
桑贝贝关上冷库的房门,这才和张扬一起离开,费奇这帮人是从电梯下来的,他们从电梯来到下面,搜遍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发现这里是国安的一座秘密训练场地,除此之外并没有找到太www.hetushu.com多可疑的地方。
张大官人道:“如果不是我,你还找不到媳妇呢,你怎么就不念及我的好处?”
桑贝贝望着张扬摇了摇头道:“你已经帮我够多了,这份情我心领了。”
常凌峰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低声道:“好,我答应你,等东江新城的事情开展的差不多,我和你马上就走。”
国安内部有着严格的规定,各个秘密基地对于外来侵入的处理都有应对规则和方法,桑贝贝比张扬更清楚这一点,所以在行藏暴露之后,桑贝贝所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退出去,他们原路返回到刚才的门口,发现大门已经关闭,张大官人照着大门用力给了一拳,发现这道合金门相当厚实,凭他的内力也很难打开。
张扬道:“我有办法,不过我拿不定主意,他们究竟用什么方法来确定我们的生死?”
“几点钟?什么人打来的?”
张大官人开始感到有些紧张,如果对方真的不打算打开冷酷的大门,等到明天再处理他们的尸体,他利用大乘诀可以支撑到那个时候,可桑贝贝一定不行。
她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不但因为悲伤,也因为低温的缘故。
章碧君透过玻璃窗望着外面的阳光,今天的天气很好,可是她的心情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一夜之间损失了五名手下,真可谓是损失惨重,看来她还是过低的估计了张扬的能力,她实在想不通,那两个人明明已经被关在了冷库中,是如何在缺氧和零下三十度的低温下存活的?虽然至今没有搞清那两个潜入者的身份,可是章碧君已经猜到其中一个必然是张扬。
费奇眨了眨眼睛,盯住桑贝贝道:“你是精卫!”
等到常凌峰回来,她忽然道:“凌峰,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那男子有些不满地转过头去:“你看不出来,这是画上去的京剧脸谱!”
张大官人运指如飞,迅速点中了桑贝贝的身体穴道,桑贝贝软绵绵躺倒在他的怀中,利用这种方法可以让桑贝贝讲入假死状态,也就是常说的龟息术,在这样的状态下,桑贝贝新陈代谢的速度可以延缓到最低,仅仅维系她身体最基本的需要,而她的体温也会不断下降。
张扬道:“你赢了!”
张扬点了点头,示意桑贝贝在前方的街道将自己放下,桑贝贝递给他一条毛巾:“把脸上的油彩擦一擦,鬼一样!”
桑贝贝道:“我们被发现了。”
生命探测仪上所有的亮点都已经消失,一切归于沉寂,张大官人在冷库中沉默,气温仍然在不断地降低,零下三十度的低温状态已经维持了一个小时,室内的含氧量已经降低到不足5%,张大官人头脑依然清醒,但是冷库的房门仍然没有打开的迹象,由此可见对方的耐性很好。
张扬拿起电话:“喂!”
张大官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塞车!”
章碧君笑道:“傻丫头,我只是问一问,他是个局外人,又能懂得什么?张扬这个人不简单,你最好劝凌峰离他远一些,以免被他连累。”
常凌峰笑道:“拿着不是当理说,昨晚是谁在夜里凌晨一点打电话来着?”
一直等到十二点,张大官人方才姗姗来迟,常凌峰忍不住抱怨道:“两个小时,你来这里居然要两个小时。”
常凌峰道:“这么晚了,你有事?”
章碧君缓缓落下茶盏,漫不经心道:“这么急?为什么不留在京城多玩几天?”
常凌峰拿起电话发现对方已经挂上了,他打了个哈欠,身边章睿融充满埋怨道:“谁啊?这么晚还打电话?”
“那好,你等我,我一个小时后赶到!”张扬的确有很多话相对常凌峰说。
桑贝贝诧异的看着他,啐道:“我真是不理解,死到临头了,你脑子里还有那么多肮脏的想法,如果不是你没把虎头钳放在门口,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将尸首推了进去,然后拉开了第二个,张扬一眼就认出里面的人是赵军。他害怕桑贝贝看到,慌忙想把尸体给插进去,可惜已经晚了,桑贝贝来到了他的身边,当她看到赵军的尸首就躺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不禁捂住嘴唇失声痛哭了起来,一直以来她心中都残存着一线希望,希望赵军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眼前残酷的事实击碎了她最后的幻想。
阴测测的声音再度响起:“二十分钟内,里面的温度就会降低到零下三十度,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你们就会变成两具冷冰冰的尸体,就算冻不和图书死你们,氧气也会越来越少,里面的二氧化碳的浓度会越来越高,我真的很好奇,冻死和窒息而死究竟哪一种死亡的方法更舒服一些?”
约莫十五分钟之后,外面响起切割枪的声音,焊死的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一股寒潮涌了出去,四名荷枪实弹的男子走入其中,他们看到了躺倒在地上的张扬和桑贝贝,两人暴露在外面的头上肌肤上都蒙上了一层冰霜,没有任何人可以在零下三十度的低温和缺氧状态下存活两个小时以上。
章碧君的手机响起,她拿起电话,听完汇报之后,淡然道:“3号方案。”
“会有办法出去,等你们死后,我会进去为你们收尸。”
那男子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满脸雀斑的女子竟然认识自己。
他们并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唯一的收获就是证实了赵军的死讯。对桑贝贝而言,这不知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如果没有见到赵军的尸体,那么桑贝贝的心中还有一线希望,可现在,她所有的希望都已经破灭了,桑贝贝怆然道:“她害死了我的哥哥。”
张扬担心章碧君会闻讯赶来,催促桑贝贝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张大官人一脸无奈道:“我忘了!”
身材矮小的那名男子叹气已经成为习惯,他示意四名手下将张扬和桑贝贝的尸首抬到外面,冷库里的温度实在太低,他可不想进去挨冻。
章睿融没说话,身体向常凌峰靠紧了一些,搂住他的身躯,小声道:“凌峰,我想和你一起去英国读书。”
桑贝贝小声道:“我听你的!”
桑贝贝小声道:“我们熬不到那个时候!”
桑贝贝道:“和生命探测仪相同,利用红外遥感,如果探测不到我们的体温,他们就会认为我们巳经死亡。”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道:“我们骗不过他们。”
他站起身道:“把他的脸弄干净,看看究竟是谁。”他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恭敬道:“他们两人已经被冻死了!”
张扬道:“难怪说男人无论有多少的雄心壮志,一旦沉溺在温柔乡内就完了。”
张大官人笑道:“她姑妈喜不喜欢你无所谓,关键是章睿融喜不喜欢你,要知道,你以后娶得是章睿融,又不是她姑妈。”
张大官人闻言心中一动,零下三十度又怎样?无非是多撑一会儿,只要你敢进来,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常凌峰道:“我买了下午的票离开京城,上午睿融去她姑姑那里,今天中午我刚好有时间,要不要出来一起吃饭?”
桑贝贝道:“我给你十秒钟的考虑时间。”手枪抵住费奇的额头。
章碧君找到他们的时候,五个人全都被冻死,从费奇身上的枪伤可以推断出,在他们被关入冷库之前,经历了一场搏斗,可惜最终的胜利者并不是他们。
“是!”
张扬整理了一下思绪,今晚的事情一定是章碧君将计就计,她应该发觉了常凌峰安装追踪仪的事情。想到常凌峰,张扬不由得有些紧张,章碧君会不会对常凌峰不利?张扬想到这里顿时无法淡定了,他拿起电话给常凌峰打了过去,电话打过去之后,方才意识到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又赶紧挂上了电话。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好!我也不喜欢这里。”
张扬道:“不知道,也不感兴趣,我对死人一向没兴趣。”他制住这男子的穴道,然后来到桑贝贝的身边,在她周身按摩了几下,抓住她的掌心送入一股内息,桑贝贝幽然醒来。
张扬道:“何止被发现,你自认为无懈可击的计划从一开始就被人家发现了,那女人绕了一个弯子把我们给骗了过来。”张扬一边说话,一边观察着四周提防有人突然发动袭击。桑贝贝用手电筒照了照地面,有一条狼犬仍然在血泊中抽搐,她抬手就是一枪,将那条狼犬打死。
看到几乎被冻成冰人的张扬和桑贝贝,那男子走了过来,凑近张扬的脸看了看,身边一人道:“没想到是个黑人。”
章睿融道:“我知道,我明白,凌峰,我忽然不想呆在京城了,明天咱们就回去好吗?”
“没什么可是,应该怎样做,我心里有数,你放心,我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一个矮小的身影出现在四名男子的身后,他又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其中一名拿枪的男子来到张扬面前,用手摸了摸他的颈部动脉,然后又检查了一下桑贝贝,转身道:“都死了!”
章睿融道:“他们是好朋友,张扬又帮过他,姑姑,您不会怀疑凌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