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6章 监管

程敏没好气瞪了他一眼道:“你有毛病啊!想哪儿去了?我来找他是因为他给那个澳洲设计师七十万美元,我爸那边他一万块就打发了,有那么欺负人的吗?”
程焱东道:“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征求张书记的意见。”
程焱东低声道:“你是害怕打草惊蛇?”
昝世杰道:“谁上台都会发展自己的势力,双奇,项书记对滨海的事情都不闻不问,咱们又能做什么?静观其变就是了。”说完他又补充道:“守护好自己的鱼塘,其他的事情,随他去吧。”
昝世杰询问了滨海最近一段时间的发展变化,虽然离开了县委书记的职位,可昝世杰仍然忍不住去关注滨海。
许双奇道:“他请了几位顾问,过去都是从事商业的,带头的叫常海天,是岚山市委书记常颂的大儿子,还有一个主抓工程质量的叫龟田浩二,是日本人,我调查过,这些人过去和他都是朋友关系,那个龟田浩二曾经和张扬有过多次合作。”
高廉明有些急了:“他都对你干什么了?”
北港这个滨海的主管城市,滨海的老大哥,有种光芒被夺尽的感觉。
顾养养道:“海天哥过去为厂子出了这么大的力,现在虽然他选择弃商从政,可是我们也不能让他吃亏,我和茵茹姐商量了一下,打算转让费分成两种形式支付,静海总厂那里,我们用现金一次性支付,滨海这边的阿尔法因为涉及到拆迁,我们准备将这边的转让费利用股权的形势进行支付,你觉着怎么样?”
程焱东道:“车管所所长赵金科可能存在很大的问题,他是滨海交警支队副大队长,兼任车管所所长。”
如果不是看在程教授的面子上张扬早就把她赶出去了,可是程润生给滨海帮了这么多的忙,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给程敏三分面子,常海天朝张扬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保税区让滨海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才缺口,张大官人针对引进人才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条件,比如在海洋花园旁边专门批下一块土地,用于建设人才花园,以提供给滨海已有的和引进的未来人才居住,待遇方面也制订了相应的方案,不过这些事都没有进行声张,而是悄然进行。
张扬道:“你要是真那么有爱心,干脆把她给收了吧!”
张扬道:“怎样?和海天的生意谈好了没有?”
张扬道:“刘姐,我就快成你的金牌密探了。”
许双奇道:“保税区落户滨海,现在整天开会就听到他喊口号,不外乎积极引进人才,加快保税区的建设,口号虽然喊得很响,可是实际进展不大。”
项诚道:“国家和省里都对保税区的建设这么支持,我们当然不好无动于衷,虽然北港的财政很紧张,可是我们也要给予保税区的建设最可能的支持。”项诚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中是充满无奈的,在这件事上他必须要拿钱,国家拿了,省里拿了,你身为上级城市,你不拿点钱说得过去吗?别人不会考虑到你财政方面的困难,只会说你格局低。他说完这番话,目光落在宫还山的身上:“还山啊,你说说,以北港目前的财政情况,给保税区拨多少钱合适?”
顾养养终究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不知为了什么,明明心里很生张扬的气,可是见到他人气马上就消了,一听他说话,就不受控制的笑了,她暗暗埋怨自己没出息,别人这么逃避她,自己又何必巴巴的过来见他?顾养养道:“你才像长白山呢,我爸大老远从东江过去,你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了,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许双奇摇了摇头道:“他的主要精力还是关注在保税区上,对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始终没有说话,心中却暗笑,陈岗真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小人,自以为他的主意很高明,却忽略了他想监管的对手是谁?张扬什么人物?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保税区从筹备到报批,到批准建设,有哪一样经过北港同意了?现在国家拨款下来了,你提出监管,还不是想给这个孙猴子套上紧箍咒,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观世音?张扬那种人岂是你能监管了的?
张扬道:“赵金科肯定有问题,他如果尽职尽责,滨海不会搞得黑车泛滥,这种人真是警界的败类。”
市长宫还山心中暗叹,滨海保税区搞得再好跟我们有个屁的关系?面子是张扬的,政绩是http://m.hetushu.com张扬的,省里这次如此的大手笔,还不是因为张扬是省委书记宋怀明的女婿?有七十亿的拨款,一个小县城怎么都发展起来了,这下滨海可谓是一时风光无二,可是北港身为上级城市就被比得黯淡下去。宫还山不是缺少大局观,他是感觉到这件事从一开始就脱离了他们的控制,张扬去滨海之后,滨海就在他的操纵下渐渐成为了一个独立王国,和北港越走越远,他甚至认为,张扬最后的目的是将滨海从北港剥离出去。
昝世杰道:“都找到什么人才了?”
高廉明道:“是啊!为什么这么大?啊?张书记,你们也太不公平了,虽然程教授是中国人,杜瓦尔是澳洲人,可都是国际一流的设计师嘛,为什么差这么多呢?”
傅长征没拦住她,程敏气势汹汹的就推开了张扬的大门。
“尊敬有什么用?只是嘴巴上说些好话罢了,我爸为了你们滨海的事情来回跑了多少趟,推了多少设计,可你们倒好,一万块就把我爸给打发了。从你们城市绿化正式开始,我爸整个人就长在了你们滨海。不但管设计,还要去工地现场去监督施工情况,他图了什么?还不是因为看在常海龙的面子上,可感情归感情,你们也不能这么欺负人,老外的设计值钱,我爸的设计就一文不值?”
通过张大官人的积极努力,省里也给予了大力支持和配合,仅仅国家拨款这一项就争取到了二十亿,平海省通过讨论后决定,向滨海保税区拨款五十亿用于一期建设,总额达到七十亿的政府拨款在平海的历史上还是绝无仅有的,当这个消息被证实之后,整个滨海都沸腾了,而这件事也让不少的城市泛酸。
滨海保税区的领导班子正在按照张扬的计划中组建着,他听从了常海天的建议,先不急于着手解决这些新加入人员编制上的问题,暂时全都采用聘任制,除了关键人物之外,其他人工作人员都有三个月的试用期,这样一来有效避免了外界的闲话。
但是人最怕比较,虽然张扬对杜瓦尔设计费的事情严格保密,可仍然是有消息传了出去,而且传到了程敏的耳朵里,她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去了张扬的办公室。
昝世杰道:“这是他的聪明之处啊,滨海保税区虽然定下来了,可是他还没有完成筹备工作,怎么跟别人去谈?这些投资商没有一个是来滨海献爱心的,全都是看中了滨海的投资前景,有丰厚的利润可赚,所以他们有的是耐心。”
张扬看到这厮装腔作势的样子似乎悟到了什么,他叹了口气道:“你不懂,当初我是想按照正常标准给程教授报酬的,可是程教授坚持不收。”
滨海首先进行的是道路和路灯改造,在所有的交通路口建设绿地园林,这是程润生教授设计的一部分,开工之初,程润生教授专程来到滨海进行现场指挥。
陈岗虽然说得振振有辞,可是所有人都听出来了,陈岗是要利用这个机会给滨海小鞋穿。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他叹了口气道:“我说高廉明,你别在这儿添乱行不行?你陪程敏去隔壁说会话儿,我和焱东有重要事情要谈。”
程敏委屈的咬了咬嘴唇道:“没事我找他干嘛?今儿非得让他给我一个说法不可。”说到这里她觉着又是生气又是委屈,眼圈居然有些红了。
项诚心中暗道,都已经既成事实了,你们废这些话还有什么用?不过他还是准备继续听下去。
高廉明这才搞清楚程敏为什么过来找张扬,他暗自松了口气,心说早说嘛,我还以为张扬对你怎么着了呢。高廉明道:“张书记,这就是你不对了,杜瓦尔的设计费咋给那么多呢?”
程敏瞪了他一眼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别跟着掺和。”
现场不少的常委发出了笑声。
张扬道:“发现问题就给我查!”
高廉明在这里见到程敏也有些惊奇,他诧异道:“程敏,你来找张书记有事?”
常海天道:“廉明,你该不会真看上她了吧?也不错啊,经济意识比较强,这种人当老婆的话,理财肯定是把好手。”
昝世杰道:“他有没有其他的动作?”
常海天起身道:“你们聊,这种事情不在我的关心范围内。”
程敏凤目圆睁道:“张书记,我想问你,为什么内外有别?难道外国人的设计值钱和图书,我爸的心血付出就应该是廉价的吗?”
许双奇道:“我听说他争取到一大笔国家拨款,具体数额还不清楚。”
陈岗道:“滨海穷惯了,现在忽然从天而降了几十亿,随着后续招商引资的开始,甚至会有几百亿几千亿,在这么多的拨款和资金面前,滨海的这些干部是不是能够保持稳定的心态,他们有没有运作这么大笔资金的能力?”
张扬不等他回答,自己说道:“从十六名出问题的警员可以查到赵金科身上,赵金科挖出了问题,可以顺着他的这条线查出更有份量的人物。”
胡茵茹笑道:“张书记的办公室就是气派,一进门我腿都吓软了!”
程焱东点了点头道:“土山汉墓发现盗洞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盗洞的时间都不长,应该是这两年的事情,目前损失情况还不清楚,要等考古专家进入墓室之后才能知道。”
张扬又做出了一件让滨海领导层瞩目的事情,他搬出了海洋花园,将自己现在居住的别墅彻底让给了程润生,这让住在海洋花园的县领导们都感到有些不安,张扬的做法是不是意味着一个变更的开始?
高廉明本想去追,却被张扬叫住,张扬道:“追她干嘛?钻钱眼里了,程教授这么高风亮节的人怎么生出一个这么市侩的女儿呢?”
张大官人最近一直都在忙于接待四面八方的来客,杜瓦尔和朱俏云夫妇也应邀来到了滨海,张扬同样安排他们入住在海洋花园,海洋花园入住率只达到百分之七十,张扬让人将剩下的几栋别墅全都打扫干净了,专供接待贵宾。
刘艳红笑道:“多了,纪检委系统全都是我们的人。”
张扬想了想,低声道:“如果赵金科有问题,从他的身上会不会再挖出其他人来?”
张扬道:“对于这种混入警界的败类一定不能姑息,要彻查到底,追究到底,严惩到底!”张大官人的三个到底充分表达了他的决心。
高廉明倒是挺为程敏说话,他笑道:“其实她人不坏,就是脾气古怪了点儿。”
宫还山心说,一分钱不给才好呢,哪怕是给一分,也是给他人作嫁衣裳,可他也明白眼前的状况,项诚也不想拿钱,可是形势所迫,你不拿不行,这是表明态度的时候。宫还山道:“市里的财政情况不太乐观,可是建设保税区的事情必须要支持的,我看拿一个亿吧……”他是咬牙说出这个数字的,国家二十个亿,省里五十个亿,到了市里,你哪怕再寒碜也不能弄几千万出来吧,一亿!
陈岗道:“大家别笑,可能我的比喻不是太恰当,但是滨海是北港的一部分,我们有必要帮助滨海做好监管工作,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想要干涉滨海的财政,其实监管不是为了从中分得一分钱的好处,事实上,我们是要帮助滨海学会花钱,将钱全都花在刀刃上,不浪费国家的一分钱。”
高廉明看到程敏这表情,马上就想歪了,因为在高廉明心中张扬是个多情的主儿,而且太讨女孩子喜欢,他转向张扬道:“你干啥了?你都对程敏干啥了?”
杜瓦尔也是要生活的,张扬在南锡的时候,人家帮忙搞深水港设计,那时候是义务的,可是这次不可能还是白送,但是张扬对他两口子有恩,杜瓦尔将设计费打了个友情价七折,虽然是七折,设计费也高达七十万美元,张大官人对这笔钱花得毫不含糊,钱没问题,前提是拿出让大家满意的设计方案,未来的滨海保税区,必须要设计出国际一流水准。
许双奇道:“我看他是借着保税区的事情趁机扩张自己的势力,排挤我们这些人。”
张扬呵呵笑道:“这是哪跟哪啊,我对程教授一直都很尊敬……”
其实程焱东也没有把常海天当成外人,否则他也不会当着常海天的面说出这件事。他向常海天笑了笑,常海天出去之后,高廉明也跟着出去了,他是心里有事情,想着刚才程敏纷纷离去的事情,想追上去劝劝她。
张扬微微一怔,他马上就明白了程敏此次前来的目的,他笑道:“是有这么回事儿!”
张扬最近引进人才的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他的人脉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常凌峰、常海天、胡茵茹无不积极帮他招兵买马,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滨海保税区的管理班子已经初步搭建起来,同时招募的第一批年轻管理人员也送往沪海市淞阳保税和-图-书区学习。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必须要先将管理框架搭好了,方才能够正式开始保税区的建设。
程敏道:“你什么意思啊?拐弯抹角说我贪钱是不是?我告诉你们,我根本不在乎钱,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许双奇道:“不过我有些搞不懂,现在想来滨海投资的企业和商家很多,可是他却采取了推拖的处理方法。难道他不怕这些投资商失去耐心,转而去投资别的地方?中国地方那么大,也不缺滨海这一份。”
宫还山道:“老陈说得不错,我也存在着同样的顾虑。拿张扬来说,他这么年轻,虽然有些能力,可是在管理经验方面和老同志还有差距,是不是可以负担起这样的责任?”
张扬道:“对于车管所的事情,处理一定要把握好分寸,杀鸡儆猴,但是不可以追查太深,让他们收敛一阵子,多得意一些时间。”
陈岗道:“我认为,在未来的保税区建设中,必须需要一个有效地监管部门,监督这些拨款的使用,只有有效地监管机制才能让这些年轻干部保持头脑冷静,才能确保我们的工作不出差错!”
程敏越听越不是味儿,她明白了,这厮是在捧杀,他帮着张扬对付自己呢,程敏起身道:“张书记,你朋友真多,我说不过你们,我不跟你们废话,我希望你们能够在设计费方面作出补偿,一百万人民币,你如果真的了解我爸的话会知道我并没有多要。”程敏说完转身就走。
纪委书记陈岗道:“国家决定在滨海设立保税区,对北港来说是大好事,可以预见,未来的几年里,保税区的建设必将成为重中之重,对滨海来说意味着一次高速发展并腾飞的机会,可是我欣喜之余又有些担心。”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许双奇道:“汽车交易市场那边被他整顿之后,现在市场萧条了许多,很多商家都关门了,现在临蒙那边的市场火了起来,过去根本没办法和咱们相比,好好的市场被他给毁掉了。”
张扬微笑道:“程小姐,你先坐下,这件事你听我给你解释。”
张扬正在办公室内和常海天讨论保税区的事情,看到程敏一脸不是一脸的闯了进来,不由得也是一愣,傅长征跟在身后有些尴尬的走了进来,张扬马上明白傅长征没有拦住她,摆了摆手,示意傅长征先出去。微笑道:“程小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快请坐!”
张大官人不觉有些头疼,他求助似的望着常海天,常海天和程敏也不熟悉,唯有苦笑,可他既然身在现场怎么也得说句话,他笑道:“程小姐,你误会了。”
程焱东道:“张书记,您的意思是一直追究到底吗?”
程焱东离去之后,张扬给刘艳红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件事向她做了一个汇报,刘艳红对张扬的做法表现出相当的满意,她赞赏道:“张扬,你终于学会思考了。”
高廉明笑道:“你们别挖苦我,其实人家为自己老爹讨回公道没啥不对,老杜七十万美金你们都给得起,也不差这一百万啊。”
张扬道:“我真不是想赖账,当初是想按照市价给程教授报酬来着,是他坚持不要,得,这事儿我跟程教授说清楚,公事公办,做事业千万不能把私人感情往里面掺和。”
许双奇道:“他把您过去住的别墅让给了给滨海搞城市园林设计的程润生教授,还在海洋花园旁边的空地上盖起了人才花园,说是要分配给前来滨海工作的优秀人才。”
程敏道:“我不需要解释,这件事我很明白,既然你告诉我这七十万美元的设计费属实,我就完全明白了,你对我爸爸大打感情牌,我爸这人老实,爱面子,你就欺负他,啊?”
程敏清楚他的目的,白了他一眼道:“想支开我,少跟我来这套,今儿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我就不走。”她说到做到,在一旁沙发上坐下了。
张扬闭上了双目,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摇了摇头道:“滨海目前并不适合打仗,保税区刚刚落户,撤县改市的事情也正在日程之中,我要的是一个安定的滨海,现在如果就开始打这场仗,恐怕会影响到滨海的大计!”张扬忽然想起之前在东江刘艳红和他所说的那番话,做事情不要锋芒太露,有时候大雨滂沱反倒解决不了旱情,因为土地来不及吸收水就流走了,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如果现在立足未稳和-图-书,就开始大张旗鼓的打黑反腐,那么只会引起有些人过早的警觉,最后造成的现象就是抓住了小鱼虾,而真正的大鱼却漏网了。
房间里只剩下程焱东和张扬两个,程焱东道:“被调查的这十六名警员中,有不少人都直接或间接给赵金科送过财物,我目前掌握了一些情况,但是证据还不够。”
两亿在保税区的建设中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他们来说的确是下了一番决心,肉痛的很。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常海天是打算一次性全部转让给我们,给出的价钱也相当合理,不过我们评估了一下,在这次的交易中他还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大家都是自己朋友,越是这样,我们越不能让自己人吃亏。”
就在他们都头疼不已的时候,高廉明和程焱东一起过来了,张大官人看到高廉明如同见到了大救星一样,他知道高廉明追程敏追得紧,这厮来了刚好把麻烦推给他。
项诚微笑点了点头,示意陈岗接着往下说。
昝世杰冷冷道:“还不是任人唯亲。”
张扬笑道:“是,是,全都怪我,我这边工作忙,没办法啊,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你跟我向爸解释一声。”他把顾允知始终当父亲一样看待。其实张扬心底清楚得很,顾允知才不会生气,更何况自己走的时候也向顾允知解释了,真正生气的是顾养养,聪明如她当然知道自己匆匆离去是在逃避她而不是别人。
张扬听出刘艳红在回避主要的问题,他也没有继续追问。
程敏一双眼睛盯住张扬道:“张书记,我今天来是想证实一件事,我听说你给那位澳洲设计师七十万美元的设计费,不知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程敏道:“同样是设计,为什么他和我爸的差距会这么大?”
张扬道:“程小姐,要不你先回去,这件事我好好考虑考虑,一定给你个说法行不?”他是想先把程敏支开再说。
高廉明道:“程教授不收,可是程敏没说不收啊,你可以给她啊……”
张扬道:“得,我帮你们写几个偏方就是。”自己人不帮他帮谁?江城制药厂能有现在的规模,全都靠了他的独家秘方,当然这些事都是他们之间的内部秘密,外人是不会知道的。
张扬道:“程小姐,程教授为滨海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一直都很尊敬他,至于报酬方面,我承认我付出的的确是少了些,可是这也不是我的本意,是程教授坚持不收……”
此时胡茵茹和顾养养前来他的办公室拜访了,张扬和刘艳红说了一句,挂上电话,微笑站起身来:“顾董事长,两位大驾光临让我这里真是蓬荜生辉啊!”
程敏道:“我爸耳根子软,禁不住你们几句好话,不收钱可以,白给你们帮忙都行,但是你们总得一碗水端平了吧,不能拉开这么大的差距啊,人家是外国专家,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爸是什么?廉价劳动力吗?”
张扬从中听出了点什么,他低声道:“你是说滨海还有你们的人?”
许双奇最近基本上都选择沉默,可这并不代表着他不去关注滨海的变化,他发现市里对张扬似乎越来越宽容了,在他看来宽容就意味着放纵,意味着项诚对张扬缺乏有效地制衡手段,干脆听之任之了。许双奇很苦闷,在滨海他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张扬对权力的控制欲很强,自己在滨海变得越来越没有发言权。
高廉明道:“那是,这事儿搁我身上,我也咽不下这口气,我横看竖看,程教授的设计也比杜瓦尔的高明多了,杜瓦尔的要是值七十万美元,程教授的方案就得值一百万,做人方面程教授也比杜瓦尔强多了,这么多钱,说放弃就放弃了,只收了滨海一万块的友情价,那个老外能做出来吗?只要名誉不要金钱在杜瓦尔的身上可能出现吗?”高廉明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吧,跟程教授相比,杜瓦尔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眼睛只盯着钱,比起程教授的胸襟气度,他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毕竟现在有了七十亿的国家拨款垫底,心里踏实多了,不过这笔钱还没到账。
程敏道:“我不走,你不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我绝不离开。”
昝世杰叹了口气道:“不得不承认,他在上层是有些关系的。”
其他常委都不说话,财政方面一直都是项诚和宫还山两人在把持,给多少他们说了算。
市委书记项诚的心情一直都不好,常m•hetushu.com委会上,他向大家传达了这份文件,现场很静,多数人都在沉思,项诚读完文件之后,他笑了笑道:“七十亿的政府拨款,这在平海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由此可以看出,上级领导对滨海保税区的重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就需要更好地完成保税区的建设,要交给国家交给领导,交给人民一份满意的答卷。”
张扬道:“刘姐,您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没脑子。”
高廉明道:“财大气粗,到底是国家给了七十亿,现在口气都不一样了。”
胡茵茹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奥妙,她的唇角泛起一丝讳莫如深的笑意,拉着顾养养在沙发上坐下。
张扬笑骂道:“屁的七十亿,钱没到账呢,什么都是假的。”他向程焱东道:“你有事啊?”
胡茵茹道:“你虽然不跟着掺和,可是你不能不管,保健品方面我们是第一次做,新产品的研发可全指望你了。”
看得出项诚在认真地考虑,陈岗说完他想了一会儿方才点了点头道:“老陈说得不错,作为上级部门,我们应该做好监管工作,协助滨海将保税区建设好,发展好。”
张扬哈哈大笑,目光落在顾养养俏脸之上,却发现顾养养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冷淡,这小妮子想必是因为那天自己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不辞而别感到生气吧。张扬道:“养养,谁得罪你了?怎么搞的跟长白山似的!”
刘艳红格格笑了起来,她愉快的说道:“关于滨海车辆管理部门的举报材料,我这里也收到了不少,之所以一直没有动作,是因为存着和你一样的想法,想抓到大鱼就必须要先放过这些鱼虾,将过多的关注这些小鱼小虾,就会分散你的精力,反腐打黑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可是不能因为这件事而影响了经济发展,要明白一件事,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发展而服务。”
刘艳红笑了笑道:“你不是一个人!”
项诚道:“我看还是两亿吧,虽然北港的财政目前存在很多的困难,但是对保税区的建设我们必须要全力支持。”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这帮盗墓贼够可恶的,好不容易发现一古迹,还让他们给捷足先登了。”
程焱东笑了笑,他的意思显而易见,这种事赵金科不可能一手遮天,赵金科的背后肯定还有人支持,说不定会顺着赵金科这条线一直挖到滨海的高层人物。
张扬道:“人家这都是打了七折的价钱,收费标准就是这样,已经是交情价了。”
昝世杰道:“有保税区牵涉他的精力也好,这种人注定是要往上走的,你看好了,用不了几年,他就回调走,滨海只是他的一个跳板,保税区是他在滨海捞取的最大政治资本,只要他捞足了本钱,就是他该向上走的时候了。”
程焱东道:“张书记,看来我们要做好打一场大战役的准备。”
张扬笑道:“做生意的事情我不跟着掺和。”
程焱东双目发亮道:“张书记,我明白了。”
许双奇找到了自己的老搭档昝世杰,这位科委副主任现在的日子过得也不舒坦。
昝世杰不屑笑道:“做任何事都是需要钱的,这个问题不解决,口号喊得再响也没用。”
项诚心中一动,他端起茶杯慢慢抿了一口。
陈岗继续道:“我所说的监管,是一种负责的监管,不但要监管滨海保税区的全程建设,还要监管所有资金的使用,我打个比方,如果把北港比成父母,滨海就是北港的孩子,现在的滨海就像是一个突然得了万贯家财的孩子。”
程焱东道:“汽车交易市场的整顿已经初见成效,针对走私车黑车泛滥我们进行了专项治理,对车管所内部进行了全面彻查,因为涉及黑车事件被调查的警员十六人,目前已经有七人确定违反了刑法,我正准备对他们启动法律程序。”
张扬点了点头,他叹了口气道:“我总觉着滨海存在着一张我们看不到的网,这张网保护着一些黑暗丑陋的东西,同时也在保护着一些人的利益,我们如果过早的去撕破这张网,这张网就会不惜一切的向我们包裹而来,会跟我们拼一个两败俱伤,鱼死网破。早晚都会打,但是我们必须找到主要的目标,找到真正的大鱼,不出手则已,出手必然要一招制敌,只有那样才能避免最大的损失。”
程焱东明白张扬并不是给这些腐败分子多一些时间,而是在给自己争取时间,他在争取早日在滨海扎稳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