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8章 难填之恨

祁山道:“我会把他逼出来,这个市场就算我不做,他未必能够做得来,跟我斗,他必须做好承受损失的准备。”
她把网球拍递给张扬道:“你去玩吧!”
颜慕云在心中闪过了几个念头,不过她还是放弃了说服张扬的想法,张扬虽然年轻,可是这个年轻人处理事情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他既然暂时放过了黄步成,就证明他经过了深思熟虑,以张扬的背景扳倒黄步成并不难,在这件事上唯一的可能是有人为黄步成说情。
蒋洪刚道:“牛山是蔺家角南北的分界线,往北就是滨海,往南就是北港,前阵子泰鸿钢铁集团就看中了这片地方。”
蒋洪刚安排吃饭的地方是北港静云斋,这儿是北港最有名的素菜馆,旁边就是北港静云寺,具体的地点位于北港东北的牛山,也是蔺家角的一部分,张扬来到静云斋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静云斋的停车场很大,事实上这里和静云寺共用一个停车场,到了这个时候,香客们大都离去,静云斋虽然素菜有名,可是当今时代真正喜欢吃素菜的也没有几个。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颜慕云因为自己的态度只怕要失望了。
蒋洪刚笑道:“不是你从萧国成那里化缘化到了五个亿吗?”
祁山笑道:“不公平,我还没准备好呢,你这是攻其不备。”
祁山道:“只要我想做一定可以做到。”
张扬道:“蒋书记当时是支持我还是支持泰鸿?”
祁山苦笑道:“张书记,跟别人打球是玩乐,跟你打球是玩命,以后我是不敢再和你同在一个网球场上竞技了。”
张扬一走,颜慕云这边也说有事,祁山晚上原本准备好的饭局只能作罢,武意自然要和颜慕云一起离去,祁山在五哥的搀扶下上了他的汽车,关上车门之后,五哥低声道:“腿怎么伤了?”
祁山虽然做出了反应,可是球速太快,他根本没有机会触及网球,眼睁睁看着那球再度落地,这次他可谓是使出了全身的解数,可张大官人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下,祁山额头冒汗了,这厮绝对是个高手啊。
五哥的表情仿佛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我的命是你的!”
佛门的净素菜肴非常的讲究,食材以三菇六耳为主,三菇是香菇、草菇、蘑菇。六耳指的是黑耳、白耳、地耳、云耳、石耳、银耳。荤菜是绝对禁用的,而小五荤也被禁止使用,小五荤指的是葱、姜、蒜、葱头、韭菜这一类辛辣刺激和具有壮阳作用的青菜。
张大官人咧嘴笑了笑,他接过武意的网球拍,优哉游哉的走了过去:“那啥,跟你打,不换鞋也没问题。”
静云斋非常的正规,食客在这里是不允许饮酒的,所以他们只能以茶代酒,黄步成亲自带来了一盒珍品龙井,让服务员给泡上。
祁山道:“从小峰死后,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他,周而复始,每天都是如此,我看到他浑身是血面目http://m.hetushu.com全非的朝我走来,他问我……为什么要带他走上这条路,为什么……”祁山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五哥嗯了一声。
蒋洪刚的脸上荡漾着会心的微笑,黄步成现在的表现足以证明他对项诚已经彻底死心,以后自己在北港政坛中又拉到了一个有力的盟友。
五哥道:“富贵没走,只要他不走,我们就是这行当中最有竞争力的。”
祁山道:“你妹结婚,对了,到现在还没给我送帖子呢。”
张扬笑了一声:“事在人为,专注于自己的事业,总会等到机会,您说是不是?”
那边祁山道:“旁边的商店有鞋子卖,挑双合适的,过来打两局,我正在兴头上,你可不能扫兴啊。”
蒋洪刚端起茶盏微笑道:“今天来这里,是黄部长提议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咱们以茶代酒,希望我们之间的君子之交,能够像这杯龙井茶一样,清新淡雅却余味无穷。”
张大官人乐了:“今儿这是怎么了?两位大人对下官是一通猛夸,夸得我都快找不着北了,这一带可是佛门清静之地,千万不能就这么把我给捧杀了,还望两位大人慈悲为怀,放我一条生路吧。”
酒不醉人人自醉,茶不醉人,但是气氛到了,黄步成居然也有种微醺的感觉,黄步成端起茶盏道:“张扬,上次虹光商场的事情,是我没有约束好这些媒体单位,所以闹出了那样的事情,对你,对滨海管理层都造成了伤害和影响,在此我向你表达真诚的歉意。”
祁山舒了一口气:“五哥,我累了。”
张大官人端起茶盏道:“两位大人,下官敬两位一杯。”在古色古香的静云斋吃饭,容易让人产生时空错乱的感觉,张大官人仿佛找到了过去那种熟悉的感觉。
五哥道:“他们的货跟咱们没有任何关系。”
张扬道:“又不是无偿的,早晚都得还给人家,蒋书记、黄部长,你们刚刚可都说过会支持我的工作,我想求你们两件事,能不能在常委会上提出讨论一下,一是原属北港的蔺家角的那部分土地能不能明确划给我们,二是市里答应给保税区的两亿拨款,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位?”
祁山摇了摇头道:“无所谓!就算赔上我的身家性命,我也要为小峰讨还这笔血债。”
祁山道:“看不起人!”
颜慕云也过来探望祁山的情况,祁山在张扬的扶持下站起身来,他笑道:“没多大事儿,技不如人,愿赌服输。”他向张扬道:“张书记,晚上一起吃饭吧,咱们探讨一下球技,刚好求教一下,你那ACE球究竟是怎么练出来的?”
三人一起抿了口茶,茶的确不错,蒋洪刚的话说得也是相当的好,可张大官人却不敢芶同,君子之交,这三人之中至少有两个半称不上君子,就凭黄步成过去的斑斑劣迹,这厮断然是不可能成为君子的,至于蒋洪刚嘛,和_图_书这个人过去一直隐忍,最近野心逐渐暴露了出来,一个真正的君子怎么可能对功名利禄如此狂热?他肯定也算不上。
五哥没说话,默默开着自己的车。
提起这件事,祁山的目光中迸射出两点火星,他咬牙切齿道:“我要干掉邦仔。”
张扬微笑道:“任你左藏右躲,我自岿然不动!”
蒋洪刚笑道:“这件事我得保密,过去的事情了,我不想再提。”其实他是支持张扬的,可是当时黄步成支持的是泰鸿,蒋洪刚考虑的非常周全,他不想黄步成难堪,自然不想旧事重提。
颜慕云虽然失望,可她仍然是不敢得罪张扬的,最后补充的那句话,就是担心自己发牢骚的话惹张扬不快。
静云斋的素菜,也以素菜荤做闻名,张扬来到事先约好的月影阁,看到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宣传部长黄步成都已经到了,张扬歉然笑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两位大人见谅。”
五哥低声道:“你退的出去吗?”
张扬笑了笑:“跟蒋书记一样,也是老婆娘家人送的!”
黄步成道:“不是捧杀,是说得真心话。”
“背后的真凶可能另有其人。”
张扬道:“以后我的工作还要依靠颜台长多多支持。”
颜慕云笑道:“张书记好没有道理,你对我们的工作一点都不配合,现在却要我们支持你的工作。”说完之后她又补充了一句:“除非你先答应做个个人专访。”
蒋洪刚和黄步成都被这小子幽默的一通话逗得哈哈大笑。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月底我也过去。”
张扬体内半个君子的因素马上发挥了作用,黄步成能够当面把话说到这份上,证明人家真的是深刻认识到了自身的错误,否则以他宣传部长的身份和地位,是不可能向自己主动低头的,张扬笑道:“黄部长,那件事既然是误会,咱们谁都不要放在心上,我这人就是这个脾气,不好的一页尽快翻过去,大家都在这一亩三分地为官,谁跟谁也没有隔夜仇啊,以后,我还得多靠黄部长给我帮忙呢。”
张扬笑道:“她结婚又不是我结婚,你想要帖子去找丁兆勇。”
张扬笑道:“蒋书记您还少说了一句,我还找了位省委书记当岳父大人呢。”
颜慕云道:“宽容在政治上是个违和的词儿。”
颜慕云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当然能够听出张扬利用这句话在暗示自己什么,只是政坛何时太平过?上位者想保住自己的位置,下位者谋求向前更进一步,为了各自的政治目的,无所不用其极,颜慕云在政坛中打拼了这么多年,也见惯了风浪,她意识到张扬不会平白无故的说这句话,颜慕云道:“滨海的发展前景,不可限量啊。”
颜慕云的这一句有画蛇添足之嫌,她真正的意思是,你张扬不给我帮忙,就别指望以后我给你帮忙。
祁山内心忽然紧缩了一下,他望着张扬依旧微笑如常的表情,和-图-书从中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五哥道:“过去我相信,可现在我不信,就算你可以不做这一行,但是小峰的仇你放不下。”
张扬在场中站定,掂起一颗网球,挥拍打了出去,张大官人刚才绝不是夸大其词,这厮发球的角度速度怎地一个强悍得了,祁山根本没有做出反应,网球就已经落在了有效区内。
张扬再次发球,祁山这次因为救球的动作幅度过大,身体失去重心,扑通一下摔倒在地面上,不慎将脚扭伤了,虽然如此,仍然没有救起张大官人凌厉的发球,三球发完,胜负已定,祁山脚扭了,失去了继续对抗的能力。
武意走了过去,关切地询问祁山的伤情,张大官人走了过去,他检查了一下祁山的足踝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扭了一下。”
黄步成也道:“年轻干部的思想充满了活力开拓性和创造性是我们比不上的。”
张扬笑道:“我现在是真心被新闻界给搞怕了,多一事不如省一事,现在几家胡乱报道的媒体已经向我到过歉了,无论人家是否诚信,可我总得拿出一点宽容态度,您说是不是?”
张扬笑道:“这是嫣然外婆给我的礼物,我有什么不敢戴的?”
五哥点了点头,启动了引擎。
颜慕云也笑了起来。
黄步成点了点头道:“就是蔺家角,不过这片地方目前属于北港,再往北就是滨海的管辖范围了。”
张大官人把那半个君子算在了自己的头上,君子坦荡荡,他对自己还算自信,自己做人应该算得上坦荡吧。
张扬笑道:“我倒是想去,可今晚答应了蒋书记,咱们还是改天吧。”
张大官人笑道:“那你这次做好准备。”他又是一球发了出去。
五哥低声道:“兄弟们未必肯和你一起赌。”
五哥依然没说话。
蒋洪刚哈哈大笑,黄步成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他今天表现的还是有些矜持的,毕竟和张扬闹过不快之后,今天才是第一次直接面对,心虚是难免的,谁让他招惹别人来着?
蒋洪刚抬起手腕看了看,微笑道:“不是你来晚了,是我们来早了,现在距离咱们约好的时间还差十分钟呢。”他们约好了六点半在这里相聚,蒋洪刚和黄步成两人提前来了近一个小时,当然他们不是因为和张扬相聚而郑重其事,提前过来做好准备,而是两人提前道静云寺上香,黄步成不信这个,可是蒋洪刚说了句既然来了,就不好越门而过,所以两人一起去静云寺转转,黄步成也跟着上了香。
蒋洪刚道:“可现在市里还没有明确把蔺家角全都给你们啊!”
张扬笑道:“你倒是看看,我这身装扮根本不适合打球啊。”
蒋洪刚道:“这倒也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张扬啊张扬,你真是让人羡慕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滨海市委书记,还找到了一个美貌和财富并重的未婚妻。”
祁山有些失望道:“我明天一早就回东江了。”和图书
张扬犯不着得罪颜慕云,从某种迹象来看,颜慕云在上头还是有着不少关系的,虽然他现在并没有出手帮助颜慕云,并不代表着以后他们之间没有合作的机会,尤其是在黄步成和颜慕云之间,让张大官人选择的话,他肯定会选择后者。以他的本意也是要对黄步成出手的,可是蒋洪刚主动说情,让他改变了初衷,张扬委婉道:“颜台长,其实你们新闻界的嗅觉是最灵敏的,北港政坛最近可不太平,作为一个局外人,我还是老老实实把滨海管理好才是正本。”
祁山道:“打网球时不小心扭到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笑,毕竟是女人,这心胸也太狭隘了一点,不得不承认颜慕云过去给他帮过一些忙,不过,那是看在武意的面子上,她的这句话更验证了一件事,这世上没有白白付出的道理,商场上如此,官场上也是如此,颜慕云过去对张扬的帮助,那是因为看在他背景和可能带给自己利益的一种投资,如今她的投资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心中难免失望。
蒋洪刚道:“那得看跟谁相比,你跟我们这些老同志相比,欠缺经验,可在年轻一代中,你无疑是出类拔萃的,经验代表什么?经验代表着容易墨守陈规,容易思想僵化,同样的一件事让我去做,我只会凭着脑子里固有的套路去做,而交给你,你就会另辟蹊径,效率比我更高,成绩比我更突出。”
黄步成这个人表现的倒是非常坦诚,他并不忌讳谈及这个问题,他看了看窗外道:“我刚才在这一带好好转了转,平日里虽然来过蔺家角多次,却从没发现这里拥有这么美的景色,当时我将票投给了泰鸿,我认为泰鸿在北港设立分厂,可以极大地推动北港的经济发展,让北港的工业总产值在短时间内跃升到一个新的台阶上,可是今天我方才意识到工业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如果在蔺家角一带建设了钢铁厂,必将破坏这里的环境。”
张扬笑道:“新一轮的捧杀又开始了。”
祁山叹了一口气,有些疲惫地靠在座椅上:“五哥,我不想做了,真的不想做了。”
场边武意惊呼道:“ACE球!”
蒋洪刚留意到张扬的自光盯着自己的手表,他笑了起来:“这表你没见过吧,比你的年龄都要大,68年出厂的,我结婚的时候,我岳父送给我的礼物,别看手表款式老了一些,可走针相当的准确,每天也就是快5秒,从我结婚到现在,戴了也有二十多年了,带出感情了。”他指了指张扬的手表:“你这表看来很不错。”
张扬看了看窗外道:“这里就是蔺家角了吧?”
祁山又道:“荆山的康洪亮几乎被警方连根拔起,当初杀害姜亮的杀手林光亮也被抓了。”
祁山右手握拳堵住嘴唇:“我不会勉强任何人,即使你要走,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祁山的目光望向车窗外,他在考虑着什么,过了一http://m.hetushu.com会儿,低声道:“张扬前几天去过荆山。”
祁山道:“小峰死后,我就已经停下了手头的所有生意,咱们的三名厨师走了两个。”
颜慕云修长的双眉微微上挑,张扬已经将自身的意图表达的很清楚,他并不想继续追究下去,也就是说张扬没准备借着这件事将黄步成扳倒,在颜慕云看来,这实在是太可惜了,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可不多,如果错过了这样的机会,以后只怕要追悔莫及。
蒋洪刚乐呵呵道:“这话不能说,一说等于把你所有的工作成绩都给否定了。”他转向黄步成道:“黄部长,张扬的工作能力还是出类拔萃的。”
张大官人留意到的却是蒋洪刚所带的手表,国产的东方红,在北港市领导中,戴名贵手表的人可不少,蒋洪刚这明显是个异类。
五哥道:“有句话我必须要提醒你,仇恨是一把双刃剑,刺伤敌人的同时难免要伤到自己。”
蒋洪刚向张扬要来他的手表看了看,张扬也欣赏了一下蒋洪刚的手表,蒋洪刚把张扬的手表还给他道:“这手表太名贵了,张扬啊,也就是你敢光明正大的戴出来。”
黄步成马上打包票道:“没问题,只要我能够做到的,一定尽全力帮忙。
远处传来武意的声音:“累死了,不玩了,不玩了!”她一边嚷嚷着,一边朝这边走来。
黄步成跟着点头道:“那是!”他觉得自己有点奴颜婢膝的味道了,居然向一个年轻干部,而且又是自己下级的家伙赔笑卖好。可形势不同了,逼得他不得不做出改变,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连蒋洪刚这位北港市委副书记都对张扬敬为上宾,自己还有什么放不下身段的?
张扬向颜慕云告辞之后离去,他并不是有意推掉祁山的邀请,的确是蒋洪刚请他在先,自从蒋洪刚充当这个和事老之后,一直想安排他和宣传部长黄步成在一起坐坐,当面沟通,但是也不能否认,他现在对祁山已经产生了敌意,如果证明祁山的确和姜亮之死有关,张扬绝不会放过他。
黄步成点了点头道:“这两天我认真研读了一下你们的保税区规划,真的很好,你们在规划之初就已经考虑到了如何最大限度的保护蔺家角的环境,是让建设融入自然,而不是改变自然,这一点上无疑走在了前头,比我们这些老家伙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张扬笑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我都说不上场了,你们非得逼我,这不,一不小心就把你给伤着了。”他用力一捏祁山的足踝,祁山痛得惨叫了一声,不过疼痛过后,足踝的扭伤症状顿时减轻了许多。
张扬道:“打我工作起,几乎周围人都这么夸我,可夸完我工作能力强,然后接着再奉送我一句,年轻、冲动、没经验。”
张扬道:“黄部长有没有看过我们的保税区规划?”
张扬道:“何止没有把这块地确定给我们,连答应的两亿元拨款,到现在依然没有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