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2章 独自承受

乔振梁抿起嘴唇用力点头。
乔老道:“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他的话题重新回到孙女的身上:“梦媛有没有告诉你,她这次去滨海是要帮张扬搞保税区招商工作?”
乔鹏飞道:“爷爷,您不能总是用老眼光看人,我在西藏呆了几年,皮都褪了几层。”
乔梦媛点了点头。
乔老没有否认儿子的这番话,他的双手交缠在一起,拇指有节奏的碰撞在一起,似乎在想什么。
看到张扬,乔梦媛的心底就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温暖,天空虽然昏暗,可是她昏暗许久的内心却出现了一抹亮色。
乔老道:“一个人失去了动力是相当可怕的事情,振梁你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机会,这两年正是新旧交替的关键时刻,老同志退下来了,到了你们这一代当家做主的时候了。”
乔老道:“不要凡事都想着照顾,乔家的子弟不缺能力,缺乏的是吃苦耐劳的品质。”
离开乔家之后,乔鹏飞道:“走得这么急?大伯知道吗?”
乔鹏飞道:“爷爷,您放心吧,我连这点觉悟都没有还是老乔家的子孙吗?”
乔梦媛道:“我想出去散散心。”
乔梦媛笑道:“我可不是什么优秀人才,说实话,招商工作我从来没有做过,不排除你识人不善的可能。”
许双奇还是坚持让秘书泡了茶,等秘书关门离去之后,许双奇做了个邀请喝茶的手势:“张书记,您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乔鹏飞一脸神秘道:“你猜猜。”
乔老道:“怎么着?听你的意思,好像怪我把你送到藏边去?”
乔振梁知道父女之间发生的一切瞒不过睿智的父亲,他叹了口气道:“或许她在心底怪我,将她妈妈的事情归咎到我的身上。”乔振梁当然明白真实的原因并非如此,但是他无法将实情告诉父亲,屈辱让他一个人默默背负就好,他不想父亲在晚年也和他一样承受这沉重的打击,所以他早已准备好这个听起来较为合理的理由。
乔梦媛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好贫!”
乔老笑道:“她要去滨海散心!”
乔鹏飞道:“不是我向着大伯说话。感情的事情很难说的,当初是伯母坚持要出家,大伯并没有做错什么。”
乔老这会儿心情好了许多,他挥了挥手道:“帮我送送你妹妹。”
常海天离去之后,张扬独自来到了市长许双奇的办公室。
张扬笑道:“真要是那样。我认了,当然,你要是真没本事,我一样把你给辞了。”
乔振梁道:“我最近有些动力不足。”
“去哪里?”
乔振梁道:“爸,您虽然从来没有说过,可是我知道您心中一直对鹏举这一代中没有人进入仕途深深遗憾着。”
张扬点了点头,去冰吧里拿了两瓶水出来,其中一瓶扔给了常海天。
带着乔梦媛来到房间后,张扬道:“你来之前没跟我说准备长期在滨海工作。所http://www.hetushu.com以我没有给你安排合适的住处,只能委屈你临时在招待所住两天了,明天我让他们给安排一套合适的房子。”
常海天笑道:“当然最好不过,现在你把所有的事情一股脑压给我,我就快被压垮了,她过来负责招商工作,我就能将精力投入到建设中去,乔梦媛在商场中过去就做得相当成功,招商工作对她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再说了,她家的背景摆在那里,她要是能够过来滨海,恐怕没人再敢对保税区的工作说三道四了。”
张大官人从车窗内找到了乔梦媛,他笑了起来,没心没肺地笑,宛如明媚的阳光照亮了则昏暗的天色,这厮就是拥有这样的感染力,不过感染也是要分对象的,乔梦媛恰恰属于被他感染的范畴内。
张扬接过行李,笑道:“欢迎乔总来滨海考察,这次打算呆多久?”
乔振梁道:“爸,我承认我做的不够好,以后我会尽量改进。”
乔老道:“不是动力不足,是心灰意冷吧?”
乔鹏飞笑道:“我和大伯商量了一下,他建议我还是先去基层锻炼。”
“连大话都不敢说,还怎么在官场混?”
常海天道:“资金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不过现在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建设指挥部总共就这么几个人,不是我叫苦,自从保税区建设开始之后,我连一天都没有休息过。”
“梦媛走了!”
虽然张扬年轻,可他才是滨海的一把手,市委书记主动前来市长办公室的事情很少发生,许双奇听说张扬来了,赶紧起身迎接。
乔梦媛笑道:“爷爷,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根本不需要他照顾。”
乔老点了点头,语重心长道:“鹏飞,既然决定走这条路,就要认认真真的走下去。千万不能像过去那么毛躁。”
乔振梁道:“您忘了,当年坚持反对鹏举经商的事情。”
常海天道:“这没问题,我回头就给她准备办公室。对了,咱们晚上是不是举行一个欢迎仪式,欢迎乔梦媛加入保税区的管理队伍?”
常海天听到乔梦媛的名字颇有些惊奇:“她不是一直都在经商吗?怎么突然……”话没说完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己何尝不是从商场进入了官场,不用问,乔梦媛前来滨海帮忙肯定是被张扬说服了。
乔鹏飞点了点头道:“你先去,我过阵子也会去平海。”
常海天道:“她什么时候过来?”
乔老道:“我要你答应我,你身为父亲,要照顾好自己的儿女。”
“张扬那儿?”提到滨海,乔鹏飞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张扬。
乔振梁心如刀割,这些天来,他一直默默承受着这些痛苦,一个个残酷的事实让他痛不欲生,但是作为乔家的长子,他又不得不强颜欢笑,谁又能体会到他的悲哀?
乔梦媛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工作可不是为了玩的,张扬,我想换一种活法。”
和-图-书乔梦媛拖着行李箱走下了火车,沉甸甸的内心也因为张扬的出现而变得轻松了起来。
乔梦媛看了看套房的环境,微笑道:“这里已经很不错了,在京城至少也得算得上四星标准了,张书记,别搞特殊化,我还没有给滨海做出任何贡献呢,无功不受禄。”
乔鹏飞叹了口气,他低声道:“梦媛,有时间的话,还是陪大伯好好聊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心里绝不比我们好过,可他要照顾这个家,所以他不能将内心的情绪表露出来,多点理解吧。”
乔振梁摇了摇头,他只知道女儿要去滨海,至于去干什么,他还真不知情。
乔振梁道:“爸,其实政治是讲究血统的,虽然大家嘴上都不承认,可是心底谁都不会否认,出身在我们这种家庭的孩子,与生俱来就比其他的孩子政治悟性更强一些。”
乔梦媛的到来对张扬来说是一个意外惊喜,他当初邀请乔梦媛来滨海工作,其中充满了玩笑的成分,当然,这不是说他不想请乔梦媛来帮他,而是他认为以乔梦媛的身份,她应该不屑于这样的工作,张扬也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来到滨海,他本以为乔梦媛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去消化丧母之痛。
乔鹏飞道:“爷爷不舍得你走,梦媛,其实京城方方面面的条件更好。”
乔梦媛用长时间的沉默告诉乔鹏飞,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探讨下去。
张扬哈哈大笑,他今天的心情很好。
乔梦媛看到他的样子不禁想笑,她咬了咬樱唇道:“张扬,你就打算永远站在这里吗?”
张扬笑道:“我太高兴了,那啥……欢迎欢迎,我举双手双脚欢迎!”
乔老道:“你真觉得自己那么了解我?”
常海天点了点头道:“成,那就以后再说。”
乔老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鹏飞去平海是你的意思?”
张扬启动汽车之后方才想起一个问题:“梦媛,要不要我叫上几位老朋友,晚上给你好好庆贺一下?”
乔鹏飞道:“我暂时不会过去,先去中央党校上课,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县处级干部培训班,然后才去春阳正式报到。”
乔振梁道:“爸,我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了。”
张扬道:“你是我一直想引进的重点人才。我们滨海对待人才的态度是明确的,一定要让前来滨海工作的优秀人才在这里感到家的温暖,也只有你们真正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才会甘心为滨海付出全部的努力。”
张扬回到办公室,看到常海天在办公室里等着自己,他笑道:“海天,我正打算找你呢,你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张扬道:“你是说……”
乔老意味深长的看了儿子一眼,忽然露出讳莫如深的微笑。他低声道:“你啊,有时间揣摩我的心思,还不如好好考虑怎么把工作搞好。”
乔梦媛道:“爱说不说,我才不猜呢。”
乔振梁苦笑道:“爸,女和-图-书儿已经大了,她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选择,我这个当父亲的总不能还把她当小孩子看待?”
张大官人愣了一下,好半天才明白过来,他惊喜道:“你是说……”
“已经到了,而且她想尽快投入到工作中去。”
张扬笑道:“过来和你商量一件事。”
乔梦媛没说话,目光投向车窗外。
乔梦媛道:“我没有怪他,我没有怪任何人,我选择离开只是我自己的问题!”她的声音有些激动。
乔梦媛道:“用不着那么隆重,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重要人物。”
乔老语重心长道:“工作再忙,也不能忽略家庭,你和传美之间,不仅仅是传美出了问题,你要从自身找原因,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具体发生了什么,可是如果你一直都关心她,没有忽略对家庭的照顾,她也不会走到出家那一步。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散了,你自己心里不感到难过吗?”
接到乔梦媛的电话,张扬准时赶到了北港火车站,当火车到站的时候,乔梦媛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月台上的张扬,天气阴冷这厮上身却只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站在人群中显得那么卓尔不群。
张大官人乐得咧着大嘴不停点头:“是啊,是啊!”
知道乔梦媛要来,张扬提前在县委招待所给她安排好了房间。
乔振梁笑道:“是,反正他要下去锻炼,我想来想去,还是让他去个熟悉的地方,杜天野担任江城市委书记,肯定会照顾他。”
“爸!我回来了!”
乔振梁应了一声,他知道女儿要走的事情。
乔梦媛道:“就算是去帮忙吧。”
张扬道:“海天,人员的问题我早就留意到了,现在我也正在忙着给你物色帮手,咱们送出去培训的那些年轻人会分批回来,万事开头难,你先辛苦着,过了这段时间,等一切理顺了就没问题了。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给你请来了一位高人。”
常海天瞪了他一眼道:“就知道你没什么好话。”
常海天喝了口水道:“高人?哪位高人啊?”
常海天苦笑道:“张书记,您就别忽悠我了,我老实告诉你,你嫂子现在都快成怨妇了,每天我回家就听她唠叨,说早知道嫁给我是这个样子,她就应该晚几年再结婚。”
乔鹏飞笑道:“爷爷,您就是咱们老乔家的至高神,英明神武,谁也赶不上您,要不是您把我给弄到那地方,劳我筋骨,苦我心智。我哪能有今天的这份悟性,我人生中一点一滴的进步都和您老人家的谆谆教诲是分不开的,您是不知道,我现在唯一的偶像就是您。我这辈子就算超不过您的成就,我也得努力,至少得把我大爷给赶上。”
乔鹏飞能够看出乔梦媛对这个家表现出的疏远和逃避,乔老自然看得更加清楚,乔梦媛离开之后不久,乔振梁回到了家中,他习惯性的来到父亲面前问候,乔老坐在书房的落地窗前,静静望着窗外。
和-图-书张扬临出门之前,乔梦媛叫住他:“张扬,我想尽快开始工作。”
乔梦媛被他的笑容感染到了:“张扬,你为什么总是喜欢说大话。”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地方,以我现在的状态,还是别影响太多人的心情了。”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许双奇让秘书去倒茶,张扬摆了摆手道:“不用,我说点事情这就走。”
张扬笑了起来:“海天,这我可帮不了你,保税区的开发建设要搞,你自己家的开发建设也要搞,两头都不能耽误。”
乔振梁没有说话,可表情上已经承认了父亲的定义。
乔振梁道:“爸,我答应你,等过段时间,我会和梦媛好好谈谈。”
乔梦媛来到窗前看了看外面。
乔鹏飞向她看了一眼,低声道:“梦媛,我感觉你最近变了许多,好像不愿在家里多呆,是不是伯母去世的事情。让你和大伯之间产生了隔阂?”
乔梦媛道:“不是你请我来帮你主持招商工作的吗?”
乔老道:“希望他真的如你所说才好。”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我跟他提过。”
许双奇道:“张书记打个电话就是。”他表现的很客气,毕竟级别摆在那里,张扬来他这里有点屈尊了,不过这也证明,张扬真的有重要事情,许双奇和张扬共同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这厮的为人处世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不知他今天登门又有什么盘算。
张扬笑道:“常主任,你劳苦功高,保税区建成之后我给你记头等功。”
许双奇的屁股刚刚离开凳子,就看到张扬大步走了进来,许双奇道:“张书记,您怎么来了?”
张扬道:“这件事还是算了,她妈刚刚去世没多长时间,最近情绪有些低落,欢迎的事情等以后再说。”
许双奇跟着点头,在保税区的事情上他没出过多少力,也没打算出力,如今的滨海,已经完全在张扬的控制下,自己虽然是滨海市长,充其量也只算得上一个陪衬,过去许双奇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心情还会不爽,还会生出些许抗争的意思,可现在他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了,他不是人家的对手。说起来,就算他现在的这个市长也是跟着张扬沾光,如果不是张扬解决了滨海撤县改市的问题,他现在还是过去那个许县长,不过许双奇也明白,虽然称谓变了,可他的实际权力还不如过去当县长那会儿大呢。
乔老摇了摇头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让你们变得如此陌生,让梦媛想要逃避这个家?”
乔老充满伤感道:“越是如此,你们父女越是要好好谈一谈,解开这个心结,父女之间哪有解不开的结呢?传美走了,你们之间应该更加亲近才对。”
张扬道:“乔梦媛,她答应过来负责招商工作。”
张扬道:“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保税区建设展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方方面http://www•hetushu.com面的工作还算顺利。”
乔振梁道:“鹏飞今年还不到三十岁,现在起步还不算晚。”
张扬笑道:“怎样活都行,相信我,在这里你能够玩出不一样的精彩。”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那就先冷静一下,这两天我陪你在北港好好玩玩。”
张扬笑道:“成,我回头安排一下。”
乔老笑道:“此一时彼一时,我现在的心态早已发生了改变,孩子们平安是福,他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绝不会勉强他们。”
乔振梁道:“这些年轻人不经历摔打是不能成大器的,鹏飞的藏边服役经历让他成熟不少,所以您老别担心他不能吃苦,从几件事上我都看出鹏飞成熟了。”
“从世界的角度上出发或许不是,可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你是。你绝对是。”
乔老有些不满的责怪道:“你是怎么当爹的?女儿的什么事情你都不知道,我看也难怪梦媛想要逃避这个家,你有没有好好关心过她?有没有尽过一个当父亲的责任?”
乔梦媛不由得有些愣了,想不到这位堂哥真的去了平海,春阳不是张扬的老家吗?不过她明白,乔鹏飞此去春阳就是为了镀金,既然决定走上仕途,家人肯定要为他铺好道路。
乔振梁道:“爸,其实鹏飞这两年的变化很大,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很多的优点,其中有些优点甚至是鹏举都不具备的。”
张扬喝了口水道:“最近保税区工作进展顺利吧?”
乔鹏飞此时从外面回来,看到他们这幅情景,不由得有些好奇,走过去道:“梦媛,这是要出远门呐?”
乔老转过身有些不满地看着他道:“你就这样无动于衷?”
乔梦媛慌忙说不用,可乔鹏飞已经拎着她的行李箱放在了自己的那辆军用吉普车内,这次前往滨海,乔梦媛选择火车出行,乔鹏飞也想借着送她的时机和她单独聊几句。
乔老被他的这番话引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道:“臭小子,什么时候学得这么贫,有句话我得先提醒你,你虽然进入官场了,可是眼睛不能只盯着升官,要记住,你去官场不是为了做官。而是为了做事。”
乔老笑道:“你夸他,用不着贬低自己的儿子吧?”
乔梦媛道:“如果你改变了念头,趁着火车没开我现在走还来得及。”
乔老道:“他的起点已经不低。”
乔梦媛愕然道:“你去平海干什么?”
张扬笑道:“你觉得怎么样?”
乔梦媛轻声道:“那要看你准备雇佣我多长时间。”
张扬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回办公室一趟。六点钟我过来接你吃饭。”
乔振梁笑道:“其实您老在送他去藏边服役的时候就有了让他进入仕途的意思,只不过您老不承认罢了。”
常海天道:“刚去王部长那里谈了点事情,顺便到你这里来报个到。”
乔老道:“也好,你去了平海刚好照顾梦媛。”
乔鹏飞道:“去江城市春阳县挂职副县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