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1章 各自飞

一辆客货缓缓从远方街道驶来,张扬腾空跃起,中途足尖轻巧地在围墙上一点,然后再度飞起,宛如一片落叶般轻轻落在客货的车厢内。然后迅速转身躺下,让秦萌萌趴伏在他的怀中。
张扬道:“什么都不用做,而且你也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这里不安全,于东川那个人疑点很多。”
林雪娟闭上双目:“我决定离婚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霍云忠,你是个男人,请你不要让我鄙视你。”
张扬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方才腾空跳了出去,身上背负了一个人,却依然身轻如燕,悄声无息地落在前方的大树之上,沿着树干攀援而上,直到大树的顶端,这里的高度足有五层楼,俯视下方,却见那辆灰色桑塔纳仍然静静停在那里,看来对小楼内的变化毫无觉察。
秦萌萌道:“那块地根本就是李东山自己搞出来的,和何先生没有任何关系。”
张大官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我这么年轻,又是国家干部,我得以身作则,晚婚晚育,婚都没结呢,哪会有孩子。”这货有些违心,毕竟他和安语晨已经把儿子给生出来了,虽然那是特殊情况,完全是为了挽救安语晨的性命方才选择受孕,可天赐的确是他的儿子,想起私生子这三个字,张大官人有些内疚,为人父,到现在都不能让儿子光明正大的出来见人,真是失败。
霍云忠站起身来,他一边摇头一边向门外退去:“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你想跟他双宿双栖,做梦!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你们得偿所愿。”
张扬道:“大难临头各自飞,目前这种状况,他就是产生了其他的想法也不稀奇。”
霍云忠道:“爸,我……”他的目光向急诊室内张望着。
那陪同秦萌萌的中年妇女进来向她耳语了几句,秦萌萌轻声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却是何长安的律师于东川前来找她。
秦萌萌道:“我们可以从后门出去。”
张扬喝了口咖啡道:“何叔叔手下是不是有一个叫李东山的助手?”
张扬也跟了进去,反手将房门关上,从身后抱住秦清,低声道:“清姐是不是怪我多管闲事?”
张扬向秦萌萌做了个手势,秦萌萌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向那中年妇女道:“让他来书房见我。”
霍云忠怒吼道:“是不是为了他?这么多年来,你从未忘记过他!”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要惊动任何人,包括你的那名女保镖在内,知道你行踪的人越少,你就越安全。”
夜风阵阵,秦萌萌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然后贴紧了张扬的身体,芳心的节奏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张大官人自然感觉到了身后的变化,他低声道:“别怕,一切都交给我来办!”
五哥犹豫了一下,还是从他身前让开。
祁山说完转身离开。
张扬道:“清姐,你放心,有我在,一定让你生出孩子来,一个不够,咱们生两个,不成,咱们这么优秀的hetushu.com基因,怎么也得生他七八个才好。”
秦萌萌虽然不清楚张扬和秦清之间的关系,可是张扬既然带她来这里,就证明秦清在张扬心中绝对值得信任,而且张扬毫不掩饰,直接将何长安的事情说了。
秦萌萌说出的这番话正是张扬考虑的问题,连文国权都感觉到棘手的事情,他才不相信查晋南会方便出面,查晋北十有八九是在趁火打劫。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何先生现在国内的大部分业务都是交给他负责。”
于东川并没有想到书房的窗帘后还藏着一个偷听者,进入书房之后,他叫了一声何小姐。最近何长安将名下资产转给何雨蒙,于东川自然对何雨蒙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何长安给了他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只说何雨蒙是自己的私生女。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个于东川很可能有问题。”
林母轮圆了手臂狠狠给了霍云忠一记耳光:“畜生……你有没有人性?”她打完霍云忠,自己却因为控制不住情绪哭了起来。
张扬道:“我尽量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和他见个面,在这件事有眉目之前,你一定要隐藏好行踪。除了我以外,你还和谁联系过?”
秦萌萌凑到窗前,顺着张扬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远方的街道旁,有一辆灰色的桑塔纳停在那里。
张扬道:“李东山在南武拿地,行贿官员,以不正当的手段拿到了一块土地,然后用土地作为抵押,从银行贷得巨款。如果仅仅是这件事,还不会那么早败露,他在拆迁问题上采用暴力手段,导致了当地一名居民死亡。”
张扬道:“我们必须离开!”
秦萌萌坐在书桌旁,于东川走进来之后,她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对面是秦萌萌的卧室,她带着张扬走入房间内,张扬从窗口观察外面情况的时候,秦萌萌走入衣帽间迅速换上一身黑色的衣服,张扬找她要了一双黑色的丝袜,套在脑袋上,这方面大官人算得上熟练工了,秦萌萌看到他的样子不禁想笑,张扬将另外一只交给了她,示意秦萌萌也学着自己的样子装扮起来。
张扬道:“你放心,我会把握好分寸,何长安对我不薄,现在他蒙难,有人想要对他的女儿下手,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于东川提醒她道:“何先生才是公司的法人,如果转让手续办完,何小姐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想不到秦清幽幽道:“你还年轻,我却已经老了,再过几年只怕连孩子都生不动了。”虽然秦清大度,可是今天看到张扬和楚嫣然在人前恩爱的情景还是受到了一些刺激。
秦清道:“过去我怎么不知道何长安有个女儿?”
秦萌萌点了点头,此时芳心中感觉到温暖而踏实,张扬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秦萌萌道:“会不会很严重?”
霍云忠的手僵在那里,他慢慢在床边坐下,低声道:“雪娟。对不起……我……我太爱你hetushu.com,所以我见不得你和他在一起,我嫉妒的发狂,情绪失控,所以才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伤害你……我错了,想打想骂全都由你。”
霍云忠垂头丧气的准备离开,却听到观察室内传来林雪娟虚弱的声音道:“让他进来!”
秦萌萌道:“何先生的律师于东川,他这次帮忙办理交接公司的手续。”
张大官人却没有那么多的杂念,他拉开窗口,让秦萌萌爬到自己背上,低声道:“我带你逃出去!”
“霍云忠,你没必要这样恶毒的诅咒自己,你和我结婚的这些年,你从未真正快乐过。我也不快乐,既然我们的婚姻已经成为了一种相互折磨的借口,那么我们何苦让这个借口存在下去?当我求求你,放了我,也放了你自己!”
张扬笑道:“有钱人谁没几个私生子女?”
秦萌萌道:“我可以保证何先生对南武的事情一无所知,根本就是李东山自作主张。”
秦萌萌道:“我没有什么关系!”她说的是实话,除了张扬以外,她再也想不起其他的关系。
秦萌萌道:“于律师,有没有办法找到何先生,根据你的经验来看,这次的事情会不会很严重?”
张扬躲在书房的窗帘后,飘窗和窗帘之间的空间足够他很好的藏匿身形。
秦萌萌摇了摇头道:“大哥,我脑子很乱,我很担心何先生,如果可以让他平安,就算是将金矿送给查晋北也没什么。”
“为什么?雪娟,我知道我错了,我可以改,我对天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打你,如果我那样做,让我不得好死……”
秦萌萌泪光盈盈道:“大哥,可是我不能眼看着他落难,就这样不闻不问。”
霍云忠用力摇了摇头道:“不,我幸福,失去你我才不会幸福!”
离开潇湘路之后,张扬带着秦萌萌离开了客货车,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芙蓉园而去,张扬带秦萌萌去得地方是秦清那里,目前东江能够让他信任的人不多,选择秦清那里,一是因为他绝对相信秦清,二是因为芙蓉园地处偏僻,目前入住率都不是太高,而且还省却了入住登记的麻烦。
张扬道:“于东川知道何叔叔被检察机关控制的事情吗?”
于东川道:“何小姐,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何先生被扣留的时间越长,麻烦就越大。”
秦萌萌道:“据我说知查晋北一直和何先生都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她心中马上引起了警觉,秦萌萌虽然年轻,可是人生经历了大风大浪,她的警惕性比起一般人要强上许多。
秦萌萌道:“我凭什么相信他?”
于东川道:“有钱就有关系,只要舍得花钱,总会找到办法。”
霍云忠来到了观察室内,被林母打了一个耳光之后,霍云忠的头脑彻底清醒过来,望着妻子憔悴的样子。霍云忠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歉疚,他的喉结动了一下,伸手想去抚摸林雪娟的手。林雪娟的声音显得前hetushu.com所未有的陌生:“别碰我!”
霍云忠挥拳向祁山打去,祁山一闪身,一记准确无误的勾拳砸在霍云忠的下颌上,将霍云忠打得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祁山并没有乘胜追击,指着霍云忠道:“你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去向雪娟道歉!我和她清清白白,不要用你肮脏的思想去衡量我们之间的关系。”
在秦萌萌心中,世上除了父亲和儿子之外,唯一可信的那个人就是张扬。
霍云忠转身跑了出去。
林雪娟的父亲还算冷静走过来劝老伴儿情绪不要太激动。
林雪娟出奇的冷静:“霍云忠,我们毕竟是夫妻一场,我不想说什么伤人的话,我也不会说,就让我们好合好散,等我出院之后,咱们就离婚。”
张扬道:“那个中年妇女是……”
秦萌萌道:“何先生蒙难,其中有一样罪名是行贿,即便是查晋北能够找到高层关系,别人也未必肯替他出面,而且何先生对这个人并不推崇,我怎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利用这件事来骗我将金矿转让给他?”
他拉开寄帘,看了看窗外,低声道:“刚才我藏在飘窗上的时候,看到东边的街角停着一辆灰色桑塔纳,一直都没有离开,我想你可能被人监视了。”
秦清叹了口气道:“我只是担心你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于东川乘车离开之后,张扬从窗帘后闪身而出。
祁山在急诊室的过道中和霍云忠狭路相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霍云忠怒视祁山,从霍云忠走路的姿势,祁山已经觉察到他喝了酒,霍云忠看到祁山,就向他冲了过来,五哥及时拦在祁山面前,祁山冷冷道:“让开!”
于东川道:“有人愿意帮忙!”
秦萌萌道:“你先走吧,我考虑之后给你电话。”
秦萌萌正想回答,却听到外面响起门铃声。
张扬道:“查晋北那个人我了解,他是个狡猾的商人,何叔叔的事情他未必帮的上忙,我看他是利用你急于救人的心理趁火打劫。”
于东川道:“据我说知,这次何先生被检察院控制,很可能和南武的那块地有关。”
张扬来到小楼内,看到秦萌萌平安无事方才稍稍放下心来,秦萌萌请他在沙发上坐下,去给他倒了一杯咖啡。
秦萌萌道:“钱不是问题,只要能够解决何先生的麻烦,花多少钱都可以,但是何先生的国内账户都已经被冻结了,需要一定的时间。”
“她是何先生为我安排的保镖,绝对可以信任。”
秦清不无幽怨地看了张扬一眼,她指了指自己的房间,率先走了进去。
秦萌萌搂住他的脖子,娇躯贴在张扬宽厚温暖的后背之上,内心中的惊险和刺激多过害怕。
秦清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道:“那就让何小姐在我这里暂住。”
于东川叹了口气道:“何小姐,我跟随何先生十多年了,这次的危机是前所未有的,我觉得我们有责任帮他渡过这次难关。”他言之凿凿,忠义之气溢于言表。
秦清和_图_书转过身揪住他的耳朵道:“你在外面是不是也有私生子女?”
秦清俏脸绯红,在他肩头轻轻打了一下:“当年你的计生工作是白干了!”
霍云忠在急诊室门前遇到了林雪娟的母亲,他紧张道:“妈……雪娟她……”
张扬道:“就算是李东山自作主张,在他拿地的过程中也是公司行为,现在他一口咬定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经过何叔叔授权的,而且他跟随何叔叔多年,掌握了公司的很多机密,将不少违规的事情提供给检察机关,事情非常的麻烦。”
于东川道:“查晋北!”
秦萌萌惊寄道:“谁?”
因为白天发生的事情,当晚所有人的兴致都受到了一些影响,张扬和他的这帮哥们早早结束了酒场各自散去。
秦萌萌道:“这件事我必须考虑一下。”
秦萌萌道:“他跟随何先生十多年了,是何先生最信任的老臣子。”
客货车从停在路边的桑塔纳轿车旁缓缓经过,张扬带着秦萌萌成功离开了潇湘路的小楼,离开了对方的监视。
于东川道:“何小姐对国情可能并不是非常的了解,想要解决何先生的麻烦,就必须动用关系。”
“此一时彼一时,其实生意上的对手未必是敌人,查晋北想要帮助何先生也不是无条件的,他想要何小姐将非洲的金矿转让给他!”
星光漫天,秦萌萌的眼波也宛如星光一般温柔,她利用张扬的肩膀掩藏着自己的目光,然而心跳仍然暴露了她此刻的惶恐和羞涩。
张扬道:“据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何叔叔可能已经承认了一些事,他这次想无罪获释的可能性很低。”
于东川道:“好吧!”
秦清没有想到张扬在深夜前来,更没有想到他的身边还带着一位美貌女郎,秦清和秦萌萌之前是见过的,可是如今秦萌萌已经做过整形手术,可当年的模样完全不同。
秦萌萌道:“海外资产已经全部转让到我的名下,国内的财产和物业占他资产总值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这部分没有办完手续。”
张扬摇了摇头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绝对之说。”
秦萌萌道:“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两人都是一身黑衣,黑丝蒙面,看起来像极了一对大盗,卧室的窗口一方并不在监视的范围内,秦萌萌将房门反锁,忽然想到,如果被保镖发觉自己反锁房门,还不知会怎样猜度她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一张俏脸不由得有些发热。
秦萌萌点了点头。
张扬将这帮朋友们一一送走之后,方才打车去了潇湘路,考虑到最近何长安遇到了这么多的麻烦,张扬还是非常小心的,确信没有人跟踪自己,他方才缓步来到潇湘路26号。
霍云忠捂着脸,尴尬地站在那里:“爸……雪娟怎么样?”
霍云忠坐在地上,祁山的这一拳让他昏沉沉的头脑清醒了一些,他捂着头,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自己这次前来的目的,他扶着墙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向急诊www.hetushu•com室。
秦萌萌道:“我应该怎么办?”
于东川先将公文包放在书桌上,然后在秦萌萌的对面坐下,他叹了口气道:“何小姐,我找了很多的关系,目前已经可以证实,何先生被检察院请去喝茶了,至于他现在究竟在哪里,我没有查到。”
听从张扬的建议,秦萌萌一整天都没有出门,何长安被检察院控制,目前外人根本无法接近,她现在的身份是何长安的助理何雨蒙。
于东川的这个回答多少让张扬感到有些意外,想起之前查晋北说过的免死狐悲的话,难道查晋北当真被激起了同情心,想要对何长安施加援手?张大官人马上又否定了这种可能性,查晋北首先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同情对商人而言是一件奢侈的行为,即便是他真的感到免死狐悲,他也不会主动介入到麻烦中去。
秦萌萌道:“怎么会突然发生这件事?”
张扬的心中也是一动,何长安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连文国权对此都显得相当谨慎,毕竟谁也不想在这种敏感时刻插手何长安的事情,却不知于东川所说的是那位大人物?
张扬道:“他们监视的主要目标是大门,我们可以从对面的窗口出去。”
何长安的身边还是有些亲信的,于东川是他的律师,跟随何长安已经整整十五年,何长安曾经对秦萌萌说过,在他身边最值得信任的就是于东川,即便是如此,于东川也不知道秦萌萌的真实身份。
林父冷冷道:“霍局长,你别这么叫。我受不起!”
张扬道:“结果或许不会太坏。”其实他也不知道事情将会发展到何种地步,目前只有罗慧宁向他说过,文国权会过问这件事,但是也没说一定会给何长安帮忙。
林母哭泣道:“滚,你给我滚!我们林家欠你什么?你要这么害我女儿……”
张扬低声道:“不用怕,没事了!”
秦萌萌道:“怎么办?”
秦萌萌道:“你都听到了?”
林雪娟紧闭的双目中流出了两行清泪,感情对她而言只是一种残酷的折磨。
“别再自欺欺人了,霍云忠,我不想这样活下去。”
张扬道:“你目前并不适合出面,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你们的关系一旦暴露,只怕会更加麻烦。”
秦萌萌对此一筹莫展,她充满担心道:“大哥,我该怎么办?”
秦萌萌听出她的意思,是要让自己回避,她和张扬之间肯定还有话要说。秦萌萌点了点头,走入了秦清所指的房间。
张扬低声道:“目前何先生的财产交接手续完成了多少?”
秦萌萌没有主动和秦清相认,秦清指了指房间道:“何小姐先去休息吧。”
秦清当然不会联想到张扬随便带一个女郎过来她这里荒唐,张扬让秦萌萌坐下,简单将何长安的事情说了,至于秦萌萌的具体身份,仍然为她隐瞒。
于东川道:“查晋北是中组部查副部长的亲弟弟,他在高层有很多关系,他的金王府也是高官时常出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