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2章 廉政账户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很好,年轻人做事就应该未雨绸缪,考虑周到一点总是好的。”
张扬道:“刘厅长,你既然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就算我真的去过潇湘路26号,未必就代表我犯罪,你所说的这个何雨蒙犯罪了吗?”
刘艳红道:“你谢什么?”
张扬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用,你放心吧,事情很快就会有眉目了。”
张扬道:“成,蒋书记,我有时间,我主动约你,这次你大老远过来给我捧场,我还没有感谢你呢。”
秦清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张扬苦笑道:“刘姐,我的亲姐姐嗳,您还有什么吩咐?”
刘艳红目瞪口呆道:“你收了他两百万?”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我知道,可他被控制和我有关系吗?”
既然提到了保税区,张扬就不能不说上级拨款的事情,他叹了口气道:“宋叔叔,保税区现在资金上有些困难,国家和省里的拨款什么时候才能到位啊?”
张扬内心一怔,看来自己昨天虽然小心仍然被别人盯了稍,不过他带秦萌萌离开的时候应该没人发现。张扬道:“真不记得了我喝多了,然后出去散步,醒来的时候就在慧源宾馆床上了,中间一段完全忘记了。”
张扬道:“我准备后天就回去,嫣然和外婆也和我一起去滨海看看。”
宋怀明道:“我也听说了,昨天你搞得排场蛮大,好像北港滨海的官员富商来了不少给你捧场,小小的一个县委书记面子不小嘛!”
张扬道:“宋叔叔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张扬听到他发话,这才拉了张转椅到宋怀明对面坐下了,放眼平海省内,能有这样胆色和宋书记面对面平起平坐的并不多。
刘艳红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笔钱?”
刘艳红摇了摇头道:“她虽然没有犯罪,但是何长安有问题,她帮助何长安转移资产,很难说她没有触犯法律。”
蒋洪刚笑道:“你先去,你先去,咱们各忙各的,中午有空约个地方一起吃饭。”
刘艳红道:“你少跟我废话,现在就来,我在办公室等着你。”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秦萌萌道:“我关了手机,于东川找不到我,万一他有何先生的消息,也联系不上我。”
张扬道:“昨呢……我喝多了我自己都不记得去过哪儿了。
张扬道:“中午不成,我答应了嫣然去她家里吃饭。”张大官人也撒了谎,这两天楚嫣然给他放假,压根没提要去她家吃饭的事儿。
刘艳红拿这小子真是没有办法,柳眉倒竖道:“滚!”
张扬道:“那是因为宋叔叔您对我高标准严要求,其实很多人都说我进步了。”
蒋洪叫道:“我不是要等到十点啊,我九点钟还得去周省长那里去一趟,上次他去北港,对市里的安排有些不满,项书记让我来解释一下。”这么说多少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他和周兴民根本没有约好在今天见面,他来到东江之后压根没见到周兴民。
宋怀明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只听说他和多起商业犯罪有关,张扬,以后你和商人交往一定要把握好分寸,官员和商人不可能不打交道,可是必须要保持距离,走得太近肯定要惹上麻烦。”
蒋洪刚笑道:“我来找宋书记,约好了十点见面。”
秦清道:“你做事还是低调一些,尽量不要招惹麻烦。”
张扬脸上乐开了花,刘艳红果然还是维护他的。这厮把照片收好了,然后在刘艳红的对面坐下,趴在她办公桌上,低声问道:“何长安到底犯了什么罪?”
张扬暗骂蒋洪刚虚伪,放眼整个北港,只怕没有人比他更恨项诚的了,张扬和项诚之间只是政见不合,而蒋洪刚和项诚之间却是实打实的权力之争,众所周知,项诚看好的接班人是宫还山,单单是这一个理由,已经足够蒋洪刚把项诚恨之入骨的了。
刘艳红道:“你当我想害你啊?如果不是我把这件事给压下来,检察机关早就找你谈话了。”
张扬心中暗笑,这蒋洪刚也真是有意思,去见领导还想抓一个陪绑的,不过他想了想,马上明白了蒋洪刚的用意,在宋怀明的眼中,蒋洪刚这个地级市的副书记自然算不上什么重要角色,蒋洪刚见宋怀明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和领导套近乎,增强省委书记对他的印象,可想要达到效果,仅凭他这种公对公的拜会是不行的,蒋洪刚拉着他去,就蒙上了一和图书层别样的色彩。
张扬道:“昨天来了不少人送了不少礼,所以我通过刘厅长,动用了纪委的两位同志帮忙,对收取的所有礼品礼金进行了一个明确地统计,就算是想纪委做了一份报备。”
刘艳红道:“她叫何雨蒙,是何长安的私生女,过去一直都没有这个人的资料,从去年开始何长安突然冒出了这个私生女,而且他将自己的资产多数转到了她的名下。”
蒋洪刚脱口把时间说了出来,不由得有些后悔,虽然张扬不是外人,可他也不该把自己此时即将面见省委书记的惶恐心态表露无遗。
张扬来到东江并没有和刘艳红照面,虽然刘艳红也喝了他妹妹的喜酒不过她去的是丁家,刘艳红道:“张扬啊张扬,你就这么做事的?”
张扬嘲讽道:“项书记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关心保税区的事情了。”
张大官人故作惊诧道:“女儿?何长安还有女儿?”
张扬故意道:“她说要回老家看姑妈,对了,她心情也不好,听说何长安被检察机关给弄进去了,干妈和他几十年的朋友。”
刘艳红道:“没有证据我会找你?有人亲眼看到你进入潇湘路26号,而且不止一次。”
刘艳红道:“和你没关系,你去他女儿的住处干什么?”
张扬来到刘艳红办公室的时候还没有正式上班,刘艳红坐在办公室里气鼓鼓地盯着门外。
秦萌萌果然听话,始终都老老实实呆在秦清的家里,昨晚离开潇湘路石号之后,她就听从张扬的安排,将手机关上,和外界中断了一切联系,看到家里电话的来电显示,确定是张扬打来的电话,她方才拿了起来,听到张扬的声音之后,秦萌萌方才长舒了一口气,轻声道“大哥!”
宋怀明道:“账目上的事情一定不能糊里糊涂,要算的清清楚楚,还有,祁山那个人的口碑好像不太好,你和他不要走得太近。”
宋怀明对此看得倒是很淡,他笑道:“你想怎样就怎样,既然你能够想到事先向纪委报备,证明你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我相信你不会在这样的问题上栽跟头。对了,你干妈走得这么急?你没留她在东江多过几天?”
宋怀明道:“她这样考虑也对,是在帮你啊!”
蒋洪刚虽然心里对项诚没什么好感,可在表面上还是虚伪了一番:“保税区也是北港的一部分,项书记还是很关心保税区工作的。”
张扬道:“找他什么事情?”
刘艳红道:“我不是怀疑你,留一个廉政帐户,对你只有好处!”
张扬道:“得嘞!您别这么麻烦,组织的办事效率我是明白的,等你们把钱发下来,黄花菜都凉了,我啊,还是老老实实把不该拿的钱全都推给人家,反正我也向组织上报备过了,您也别给我专设什么廉政帐户,这点小钱真用不着。”
张扬道:“没事!”他害怕秦清担心,所以并没有将刘艳红找他谈话的事情说给她听。
张扬这下抓住了理儿:“刘厅长,你不觉得这话矛盾吗?我哪里失踪了?昨晚我哪里都没去,我一直都老老实实在慧源睡觉,谁说我失踪了?这个何雨蒙失踪跟我有什么关系?要是随便一个不认识的人失踪我都要负责人,恐怕我被双规八百回也补偿不了我的罪孽啊!”这厮打定了主意,今儿的事情一定要咬死口不承认。
张扬听出刘艳红语气严峻,绝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他起身去洗了个澡,换了身新衣服又给秦清打了个电话,确信她那边毫无异常,这才出门,出门的时候遇到了祁山刚巧让祁山开车把他送到省纪委。
张扬道:“刘厅长,反正我该招的都招了,要杀要剐,您看着办吧。”
张扬道:“刘姐,您什么意思?不相信我的革命觉悟?怀疑我的党性原则?”
宋怀明一时间居然被他给问住了。
蒋洪刚道:“那等你有空再给我打电话,反正这两天我也不离开东江,咱们哥俩得好好喝一场,有些知心话,我想跟你唠一唠。”
刘艳红那边怒道:“你马上来我办公室!”
张扬道:“今天刘厅长把我叫过去,给了我一个建议,她说要帮我建立一个廉政账户,让我把收受的这些钱财全都存到这个廉政账户上去。”
张扬道:“我真不认识何雨蒙,我要是说谎话,我天打五雷轰。”这厮这次没说谎话,他认识的是秦萌萌,根本不认识什么何雨蒙。
刘艳红道:“那得先打申请报告,如果组织调查http://m•hetushu.com的确没有什么问题,你就能使用。”
张扬道:“可是我觉得太麻烦,您想想啊,这笔钱我没往自己兜里装,我也向纪委报备过了,接下来我就该还回去了,谁家没个红白喜事,我这边办喜事人家来了,等人家有了事情我得还回去啊,钱要是入了这个廉政账户,我动用一分一毫都得打报告,请组织批准,这手续得多麻烦啊。”
张扬道:“还呗!”
张扬道:“正常和不正常很难界定,总之,我肯定不把这些钱装到自己腰包里,不能拿的我全都退回去,退不回去的我找个账户存起来,可以让纪委监管,但是我动用的时候没必要得到组织批准吧。”
张扬乘电梯来到九楼,还专门去走廊的落地窗朝外面看了看,果然看到蒋洪刚在下面徘徊呢,想想真是好笑,这货既然说谎,就把谎话说圆一点,你说去见周省长,好歹走远一些?其实这怪不得蒋洪刚,他也考虑到了,也离开了花园,可张扬所占的位置是九楼,站得高看得远,蒋洪刚没有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两天就让她在你那里呆着,哪儿也不要去,跟任何人都不要联络。”
张扬道:“刘厅长,你当我傻啊,那两百万是捐给天池先生基金会的,我一分都没拿。”
张扬道:“刘厅长,咱有什么话往明了说,我昨天喝得太多,到现在脑子还蒙蒙的,一点都不灵光。”
宋怀明道:“国家拨款已经在计划之内了,不过审批需要一个过程,你知道的,眼看就是七一了,回归之前,国家对一切重大拨款项目都比较谨慎,省里的拨款不会少你的,但是最近各个地市级政府都在伸手找省里要钱,我不可能先给你开绿灯,不然别人会说我偏心。”
秦清娇柔婉转道:“你让我怎样,我就怎样……”
宋怀明道:“你怕麻烦,现在就把那些收受的礼金全都还回去。”
秦萌萌道:“何先生那边有没有消息?”
张扬乐呵呵走了进去,在刘艳红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蒋洪刚笑道:“还不是为了你们保税区的事情,省里答应的拨款到现在没有下发,项书记让我这次过来和省里沟通一下,看看什么时候那笔钱才能下发。”
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了,他这才明白刘艳红找他不是为了昨天喜酒的事儿张扬道:“刘厅长,您找我干啥?我好像没犯错啊!”刘艳红跟他不客气,他马上也换了语气。
张扬道:“谈就谈呗,谁敢诬陷我,看我不大嘴巴子抽他!”
刘艳红道:“你这次大摆酒宴收了不少银子吧?”
张扬料到一定是荣鹏飞在宋怀明面前说什么了,当然荣鹏飞不可能说自己的坏话,但是对祁山,荣鹏飞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话。张扬道:“我跟他也就是泛泛之交。”
钟培元听说张扬要找宋怀明,他那边让张扬稍等片刻,不一会儿就告诉张扬,让他上来,宋书记刚刚回到办公室,现在正有时间。
封艳红道:“你昨晚去哪儿了?”
刘艳红道:“你真是死性不改,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上头查他,你最好和他没有什么经济往来,不然谁都保不住你。”
张扬笑道:“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太多了,你见过元和幸子吧,她长得和佳彤几乎一模一样,可你总不能说她就是佳彤,当然刘厅长,您要是坚持认为这个人是我,我也只能承认,其实我承不承认也无关紧要,反正你们纪委真想搞我这个芝麻官,根本不需要事实证据。”
张扬道:“还是莫须有,刘厅长,我郑重声明,第一我没去过潇湘路26号,第二,我也不认识什么何雨蒙,谁说我跟这位何小姐认识,你把他找出来跟我对质,要不你把何雨蒙找出来也行,看看我们认不认识,我说刘厅长,咱们也认识这么久了,过去我一直都把你当姐姐待,什么好事不首先想着你,可你倒好,好事没我的,出力想到我,现在遇到倒霉事了,第一个把我给牵连上了,你当我受气包啊!”
刘艳红道:“算你聪明,你给我记住,和商人相处一定要把握原则,在经济上要绝对划清界限,别以为可以瞒住别人的眼睛,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过去哪怕一杯酒的交情都能给你挖出来,你信不信?”
蒋洪刚道:“张扬,你也来省委办事啊?”
蒋洪刚老脸一热,在北港他还勉强算个人物,可在省里,他根http://www.hetushu.com本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甚至还不如张扬更能吃得开,别的不说,就连见到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他都得赔着笑。要不怎么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呢?
张扬道:“那好,我打给她!”
蒋洪刚嘿嘿笑了一声,摆了摆手道:“快去吧,别让宋书记等急了。”
张扬开始相信关于潇湘路飞号的事情刘艳红并没有张扬,真的是存在于他们之间的秘密。张扬笑了笑道:“还不是因为喜宴的事情。”
张扬笑道:“所以说我进步了能把您给带跑题了。”
张扬道:“信!刘姐,我看还是暂时别双规我了,不然我把过去咱们在一起喝酒的事儿全都供出来!”
张扬道:“您不能因为别人说闲话就把我们保税区的奶给断了吧?”
刘艳红道:“有人很确定地说,你昨晚去过潇湘路26号,而且你去过之后,何雨蒙和你一起失踪了。”
张大官人有些睡意朦胧道:“刘姐啊,谢谢……”他以为刘艳红是因为自己没下请柬而生气呢。
张扬道:“随你,反正啊,这次的事情得按照我说的办。”
他看出宋怀明今天的心情颇佳,所以说话胆子也大了一些。
张扬道:“他们盯上了你,你最好老老实实留在那里,哪儿都不要去。”
张扬道:“走,宋书记这会儿刚好有空,咱们一起过去。”
张扬想了想,蒋洪刚既然提出来了,自己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可现在才八点半,真要是陪他等宋怀明接见,要在这里呆一个半小时,张大官人可没有这样的耐性,他拿起电话直接给钟培元打了过去,这倒不是张扬不能直接给宋怀明打电话,因为现在是上班时间,他也不知道宋怀明到底有没有事情要忙,还是先找钟培元问一声的好。
宋怀明的表情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愤怒和不悦,事实上到了他这种级别,很难从他的表面看出喜怒哀乐,这就是领导的深沉内敛,宋怀明的深沉内敛一般是修炼一般是天生,张大官人最近也经常玩深沉,不过这厮全都是后天修炼不但别人看着别扭,连他自己都别扭。
张扬道:“那个姓于的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一定要镇定下来,我干妈说过,何先生的事情不会太大,我干爹会帮忙想想办法。”
蒋洪刚这会儿功夫已经把利害关系想了一遍,他摇了摇头道:“张扬,我这会儿不能过去。”
刘艳红看到这厮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还敢抵赖拉开抽屉,从中抽出一沓照片,张扬凑过去拿起一看,上面有几张是他的,多数都是秦萌萌的照片,不过没有昨晚的照片,偷拍他的几张都是他第一次去潇湘路26号的情景,张扬道:“这个人看起来长得还真有点像我。”
宋怀明道:“这么早就过来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保税区的建设刚刚开始,你身为滨海市委书记,不可以离开工作岗位太久时间。”
宋怀明道:“知道我最烦什么吗?就是地方政府动不动就伸手找省里要钱,发挥你们的主观能动性嘛,还是那句话,答应给你们的钱一分都不会少你们的,但不是现在,这种大笔的财政拨款一律等到七一以后。”
张大官人看到刘艳红的样子,料定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他嬉皮笑脸的站了起来:“刘厅长,这么严肃,今儿不是要双规我吧?真要是双规我,我赶紧跟家里人打电话,送两身替换衣服过来。”
张大官人正不想在这里多呆呢,纪委监察厅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他起身就要走,却又被刘艳红叫住,刘艳红道:“你给我站住。”
刘艳红却道:“用得着,就算现在用不着,以后也一定用的上,你现在是滨海市委书记,以后给你送礼的人肯定不少。”
张扬此次前来带有一定试探虚实的性质,他坚持认为,既然刘艳红知道何长安的事情,宋怀明就应该知道通过这次见面,他想试探一下宋怀明到底知道多少。
无论有没有遇到蒋洪刚,张扬都打算去宋怀明那里走一趟,刘艳红不会平白无故找上自己,张扬担心刘艳红知道的事情,宋怀明全都知道,毕竟他俩的关系非同一般,张大官人总觉得刘艳红是宋怀明的红颜知己,两人之间的关系有那么点不清不楚,虽然他相信宋怀明肯定不会和刘艳红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他还是认为,宋怀明和刘艳红之间有那么点暧昧。
张扬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假话,蒋洪刚又不是傻子,不可能将拜会hetushu.com两位省领导的时间安排的这么近,去了领导那里,你知道领导要跟你谈多长时间?人家没有赶你走的意思,你敢告辞离开?能够得到召见已经很不容易了,蒋洪刚十有八九是将整个上午的时间都腾出来专门准备见宋怀明的事情,张扬也没有点破,点了点头道:“想不到蒋书记日程安排的这么满,那好我先去了。”
张大官人听到级别这两个字马上就叹气起来:“还不是个县处级干部!”
刘艳红真是服了他,望着张扬道:“有点像你,根本就是你!”
秦萌萌彷徨无助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该让他回来。”
宋怀明道:“被你这么一打岔,我都忘了咱们谈话的主题了。”
其实蒋洪刚来东江之前就想过通过张扬的引见去宋怀明家里拜会,可是张扬这两天忙于妹妹的亲事,蒋洪刚也不好意思开口,这次他和宋怀明的见面,还是老同学郭瑞阳通过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安排的,多少有些舍近求远,没想到在省委大院遇到了张扬,蒋洪刚顿时感觉到这次可能是上天安排的大好机会,所以提出要张扬一起过去。
张扬道:“要说经济往来倒是有那么一回,我写过一幅字,被他花两百万拍走了。”
张扬合上电话,看到远处有个人正望着自己,却是市委副书记蒋洪刚,他刚巧来省委办事,想不到在这里和张扬遇到了,张扬笑着朝他走了过去:“蒋书记,怎么是您啊!”
张大官人回味着今晚和秦清缠绵的情景,唇角不由得露出会心的微笑,他本准备睡一会儿,可是睡了没多久,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张扬看了看时间,离七点还差十五分钟,电话是平海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刘艳红打来的。
宋怀明抬起头看了看张扬:“坐你老站着干什么?”
张扬道:“成,不过我还有一问题,要是以后人家家里有了什么红白喜事儿,我能不能动用这帐户里面的钱?”
张扬有惊无险的离开了纪委,来到省委大院的花园内,他又给秦清打了个电话,秦清也觉察到他的担心,轻声道:“放心吧,我刚刚从家里出来上班,她好好的。”
张扬笑了笑道:“刚去监察厅刘厅长那里报了个到!”说完这句话,他就仔细观察宋怀明的表情,宋怀明的表情仍然古井不波哦了一声道:“她找你干什么?”
刘艳红怒道:“你是说我诬陷你啊!我告诉你张扬,检察机关一早就盯上何长安了,我们东江纪检方接到通知,要求我们配合工作,其中一项任务就是监视潇湘路26号,这照片上的女孩你应该认识吧?”
张大官人道:“计生干部都是计划别人的,哪有计划自己的。”望着秦清娇艳欲滴的樱唇,这厮低头吻了下去,两人唇舌交缠,张扬的大手也没有闲着,对着秦书记上下其手,摸得秦清娇嘘喘喘,意乱情迷。
秦清笑道:“知道了,不过我说话她未必肯听。”
刘艳红道:“你少给我装糊涂,何长安被检察机关控制你知道吗?”
张扬道:“有的能还,有的不能还,我那帮哥们给的,我要是还回去了,人家不得跟我急眼,我不能因为当官就六亲不认,为了表示自己清廉,就谢绝一切人情往来,您昨儿还给丁书记封礼了呢,他需要退给您吗?”
宋怀明不禁莞尔,他当然知道这小子故意纠正的原因并不是在乎县委书记还是市委书记的称呼,张扬是想借此引他发笑宋怀明道:“我说错了,你是市委书记了,级别不低了。”
刘艳红把那一沓照片扔给了他:“不要让我找到证据!”
刘艳红点了点头道:“跟我耍滑头,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可以瞒过所有人的眼睛?”
张大官人此时也是情难自禁,他将秦清压在墙壁之上,掀开她的长裙,极其霸道地侵入她的娇躯,吻着秦清晶莹的耳珠道:“我现在就要你给我生孩子。”
宋怀明笑了一声道:“接着刚才的事情说,刘厅长找你干什么?”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关系,不过他一直对我都不错,这次也是专程来东江喝我妹的喜酒的,怎么莫名其妙就失踪了?”
张大官人这话倒不是冲着她,这厮也懂得刘艳红对他绝对是手下留情,嘿嘿笑道:“姐,我又不是说你,你急什么?”
不过宋怀明很快就笑道:“怎么能一样,我那是同事之间的正常往来。”
刘艳红道:“昨晚你是不是去过潇湘路26号!”
张扬道:“怎么?你还真打算在这里和图书等到十点啊?”
家怀明道:“知道该怎么做?我看未必,这次你在慧源大摆酒席,都是祁山帮你安排的吧。”
张扬道:“暂时没有,不过,你的处境有些不妙,在我找到办法之前,你就留在那里,清姐会照顾你的。”
张扬道:“这事儿有些麻烦,何长安的事情已经连累到她了。”
宋怀明不禁皱了皱眉头道:“何长安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在张大官人的眼里,男女之间真正的朋友关系是难能可贵的,何谓可贵?物以稀为贵,至少在他来讲,男女之间只是成为普通朋友的少之又少,即便是昨晚他和秦萌萌亲密接触的时候,这厮那颗驿动的心又小小的荡漾了几次。回想起来,张大官人还是为自己的荡漾感到自责的,那是干妹妹啊,张扬啊张扬,你丫就不能纯洁点?
张扬道:“我是实在找不到地方,所以才让他帮忙,我又不是想白吃他的,今天回去就把帐给他结清。”
刘艳红道:“你别开口双规闭口双规,何长安的事情你最好别跟着掺和,有了麻烦别人躲都来不及,没见过你上杆子往跟前凑的。”
张扬笑着纠正道:“滨海已经撤县改市了。”
张扬笑道:“我就在院子里溜达呢。”钟培元也没有多说话,朝里面看了一眼道:“宋书记在里面呢。”
刘艳红道:“这么着吧,你要是每个人都给退回去也不合适,我帮你开个帐户,以后再有这方面的事儿,你都存入这个账户里。”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从没见过。
张大官人倒不是在乎那些礼钱,他本来的意思也没有打算收,向纪委报备之后,以后逐一给退还回去,如果真的把钱存到了廉政账户里,单单是组织批复程序就够他头大的了。
黑暗中,秦清柔声道:“不如我辞去工作,从此隐姓埋名,专心为你生孩子好不好?”
刘艳红怒道:“放肆!”
张扬看了看时间,刚刚八点半,蒋洪刚可够积极的,提前一个半小时就过来等候召见了。
张扬道:“刘姐,本来挺正常的事儿,怎么你一说就搞得我跟贪官污吏似的,我的账目不是已经请纪委同志监督了吗?人还是你派过去的。”
“刘姐,你别生气,回头我给您送喜糖去啊!”
刘艳红怒道:“谁让你坐了,给我站着!”
张扬道:“有点小事。”蒋洪刚道:“要不你待会儿跟我一起去宋书记那里吧,刚好可以把保税区的工作向宋书记汇报一下。”
宋怀明道:“你这种思想可不对,县处级怎么了?你才多大,年轻轻的就到了这个位子,你应该考虑的是做好工作,拿出对得起这份职位的工作成绩,我教育你不少次了,你小子还把目光盯在官位上,怎么就没有点进步呢?”
张扬摇了摇头,多数官员都是这个虚伪的德性。蒋洪刚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装逼能死人吗?这厮摇头晃脑的来到省委书记办公室外,钟培元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笑道:“张扬,来得够快啊!”
宋怀明道:“你打算在东江呆多久?滨海那边离得开你吗?”
张大官人回到慧源宾馆已经是凌晨四点,任何人都有冲动的时候,今晚清美人有些反常,热情高涨,居然占据了主动,张大官人也被秦书记的柔情融化,那是相当的投入,投入到这厮都没有用内力将他的种子灭活,其间的过程是浪漫旖施,而且秦萌萌又在隔壁,两人必须要小心动静,却又增添了一份别样刺激。云雨过后,张大官人回到房间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方才意识到,这次可能要走火了,原本说生孩子只是为了调情,可没想到最后动情之下什么都不顾了,搞不好这次真的要把秦清的肚子给弄大了。
蒋洪刚在一旁听着张扬给钟培元打电话,电话打完,马上就得到宋怀明的传召,羡慕之余反倒又有些犹豫起来,他没想到张扬做事这么干脆利索,本来想叫张扬和他一起去见宋怀明,只是想通过张扬拉近和宋怀明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想提前去见宋怀明,如果他现在去,反而变成了他跟着张扬,而且事先安排他和宋怀明见面的钟培元会作何感想?会不会因为他没有按照规矩办事而感到不爽?
张大官人很会为自己找借口,本性使然,我是男人啊,遇到漂亮女孩怎么都要有点反应,不然我岂不是不正常了?男人冲动那么几次很正常,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才不正常,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还是很正常的一个好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