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7章 创意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成,那你就辞职,我养活你。”
萧玫红专程派来了萧国成的豪华游艇,见到萧玫红,张扬问起萧国成的下落。
袁孝工抿起嘴唇,他的表情深沉而不可捉摸。
玛格丽特笑道:“愿意,当然愿意。”
张大官人道:“谁骗谁?当然是你骗我。”
这个夜晚对北港公安战线的多数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在袁孝工的部署下,北港公安全线出动,突击抓捕了一批可疑犯罪分子,当晚还对北港大小娱乐中心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这在北港历史上应该算的上是规模最大的一次。
林秀笑道:“他们还小,倒是你和张扬的婚礼应该提上日程了。”林秀虽然默许了儿子和徐凝相恋,可是真要让她现在就接受这个儿媳妇,还得需要时间,她很巧妙的将话题带了过去,绕到了张扬和楚嫣然的身上。
楚嫣然道:“你想想啊,这些人事业有成,衣食无忧,眼前没什么可担心的,所以就得操心点未来的事情,2012说近不近,说远也不算远,前后也就十五年,你觉得很难理解?”
陈岗皱了皱眉头,他回到床上躺下,伸手捏住女人的前胸,进入梦想的女人不耐烦的推搪了一下,想不到这样的动作却激起了陈岗的愤怒,他极其粗暴的将身边的女人翻转过来,没有任何预热的进入了她,女人在痛苦中睁开了双目,随即又变幻成献媚的表情,用呻吟声撩拨着陈岗的欲火,而陈岗的动作没有维系太久的时间,刚刚动作两下,就全身抽搐着抱紧了那女人。
楚嫣然笑道:“别把自个儿说得那么单纯,谁骗谁?从一开始就是你骗我。”
张扬道:“我看过你们的计划书,已经交给保税区管委会去评估可行性,近期就会有结果。”
陈岗悄悄走下床去,走到洗手间内解决了内急,或许是某种感应,他走向落地窗前,掀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看到外面警灯闪烁的情景,陈岗的内心不由得一惊,他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个颇不寻常的状况。随后就产生了一个马上离开的念头,可陈岗马上又想到,这里是天街,谁也不会查到这里。
项诚忽然发现宫还山只是一个听话的好下属。他的身上并不具备一把手应该有的大局观和胸襟,如果宫还山当上北港市委书记,对北港来说未尝是好事,不过项诚需要的是一个追随者,而不是一个反对者。
楚嫣然笑着摇头。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玛格丽特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臭丫头,开我玩笑,没大没小了你!”
丁高山皱了皱眉头,他明白苏荣添是什么意思,丁高山不认为弟弟的事情和滨海有关,滨海上次跨界办案已经引起了北港方面的强烈不满,张扬现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没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这种事情,更何况他们丁家和张扬也没有任何的矛盾。丁高山道:“苏局,我只是问问看,这件事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袁孝商道:“大哥,你不要忘了,蒋洪刚最近和张扬走得很近,前两天还亲自去东江参加张扬妹妹的婚礼。”
事实证明萧玫红并不是出于礼貌才打声招呼,张扬在询问过福隆港的招标进程之后,知道了一件事,新加坡星月集团也已经来过电话,他们不日就会派代表前来考察。星月集团和元和家族在亚洲是最大的生意竞争对手,可以说有元和的地方几乎就会看到星月集团的办事处,双方的关系像极了肯德基和麦当劳,但是双方并无互补,而是赤裸裸的竞争关系。
张扬和她一起来到院落之中,在遮阳伞下坐了,不远处就是大海沙滩,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充满了力量和节奏,阵阵海风送来海水的清凉气息。
张扬对新加坡星月集团熟悉的很,早在他在南锡当体委主任的时候。就和星月集团的董事长范思琪打过多次交道,范思琪因为卷入劫持杀人案陷入极大的麻烦之中,最后还是张扬出手帮她解决了燃眉之急,造成范思琪罹患绝症的假象,为她赢得了保外就医的机会。
袁孝商道:“宫还山既然想对付蒋洪刚,他想利用你,你一样可以利用他,我们刚好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将丁高山连根拔起,扫平这个障碍。”
袁孝工掏出香烟递给宫还山一支。帮他点上之后,自己也点了一支,笑道:“下棋和学习一样,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这www•hetushu•com些天连棋盘都没碰过,退步是自然的。”
“滚你,张扬,你这脸皮没救了!”
张扬是看不得老人家失望,玛格丽特所说的是事实,眼看她年龄一天一天的老去,留在世上的时日已经不多,老太太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亲眼见证外孙女的婚礼,这个希望做晚辈的无论如何都要满足她。
楚嫣然红着脸儿道:“我又没说不嫁给他,只是他现在这么忙,我公司的事情也走不开,难不成我们结了婚就得天各一方吗?”楚嫣然所说的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现在她和张扬都有自己的事业,而且谁也不能放弃,玛格丽特道:“要是都为了事业,那一辈子不用结婚了。”
袁孝工低声道:“未雨绸缪,得意之时还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四弟,你比他们几个都要明白的多。”
丁高升被抓并非是因为经济犯罪,而是因为刑事,三年前的一起伤人案,当时抓住的两名凶手,其中一人咬定是受了丁高升指使,对他的批捕命令是袁孝工直接下达的。
宫还山强调道:“孝工,这次一定要拿出点力度,一定要让北港变个样子,不要有什么顾虑,放开手脚去干,我和项书记都会支持你的!”
宫还山道:“项书记,张扬在北港的人脉越来越广了。”
楚嫣然啐道:“你才是鸭子呢。”
张扬道:“怎么,急着收回你们借给我的五亿块钱了。”
袁孝工淡然一笑,他怎会看不出来,之所以第一时间将这件事告诉四弟,目的就是和他商量,几个兄弟之中,袁孝商是思维最为缜密的一个。他点了点头道:“四弟,你怎么看?”
北港警方的这次行动毫无征兆,整顿力度之大,范围之广,算得上是前所未有。
楚嫣然道:“你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啊!”
袁孝工皱了皱眉头,马上就明白蒋洪刚的这一枪直接瞄准了自己。
陈岗有些不安,他又起身走向窗前,街道上的警灯似乎越来越多了。陈岗终于决定离开,他迅速穿上了衣服。
张扬点了点头,在这件事上,他真是有点理解不能,他认为2012就是一个不着边际的笑话。
张扬和萧玫红的谈话进行了一个小时,原本和楚嫣然约好了去玩摩托艇,害得楚嫣然在沙滩上等了他这么久,还好楚嫣然通情达理,没有因为这件事而生气。
袁孝商听大哥把他和宫还山的谈话内容简述了一遍,马上就把握住了其中的关键,袁孝商低声道:“大哥,宫市长是要拿你当枪啊!”
袁孝工和宫还山一起坐在归云茶社内,两人刚刚下了三盘象棋,结果是袁孝工一胜两负,宫还山笑道:“孝工,你的棋力好像退步了。”
张扬道:“福隆港的改建招标还没有正式开始,即便是你们有兴趣,也必须通过正常的途径竞标。”
项诚道:“都是自己同志,哪有化解不开的矛盾,我就希望我们的干部队伍充满和谐友爱,只有这样,我们的队伍才更有凝聚力,也只有这样我们的同志才会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张大官人笑道:“我说错话了,这帮脑袋被门挤了的商界精英,怎么就相信2012世界就得毁灭?按理说都是人精儿,难不成大脑一起都短路了?”
张扬乐呵呵搂着老太太的肩膀道:“外婆,您急什么?只要您愿意,我和嫣然明天就结婚。”
张扬道:“我看完后给你意见。”
张扬道:“再来!”
宫还山朝烟灰缸内弹了弹烟灰,眯起双目道:“最近有人去省里反映情况,为了突出自己,否认其他同志的努力,尤其是着重指出北港存在着严重的治安问题。”
张扬道:“你们在过去并没有对港口产生兴趣,这是你们的意思还是元和幸子的意思?”
“切,就是一官儿迷,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张扬,你现在虽然是市委书记了,可是官场无止境,你的前面还有厅级、部级、国级,难道你就一门心思在官场中走下去?”
蒋洪刚这一夜也没能睡好,丁高山在凌晨就打来了电话,告诉他弟弟被抓的事情,蒋洪刚开始预料到这件事情不妙,北港的这次治安整顿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袁孝工不动则已,一动就是雷厉风行,打击刑事犯罪,扫黄禁赌,可谓是多管齐下。让人困惑的是,此前这一切毫无征兆,蒋洪刚认为只是自己被蒙在鼓里罢了,这么http://www.hetushu•com大的事情,袁孝工不可能不通过市里。
陈岗低声道:“家里有点急事,打电话过来了。”
项诚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头道:“袁家兄弟不是和张扬闹过不愉快吗?”
萧玫红道:“张书记。我只是提前给您打声招呼。”
萧玫红道:“我叔叔的意思是将福隆港也列入到物流园的整体建设之中,由我们双方投资,在现有的基础上对福隆港进行改建。”
袁孝工道:“项书记和宫市长是一队,蒋洪刚有什么底气跟他们去争?”
萧玫红道:“这次他去京城,主要的目的就是和元和家族的几位高层见面,将合作的具体细节敲定。”
萧玫红道:“张书记,我找您是为了滨海投资的事情。”
张扬笑眯眯道:“一定,不过这事儿萧小姐一定要为我保密,不然我恐怕真的要应接不暇了。”
陈岗走得很坚决,天街的这片地方很隐秘,出入都有专门的电梯,刷卡才可以使用,在这里,不用担心和熟人碰面,陈岗经过走廊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女招待,灯光有些昏暗,他走得匆忙,并没有看清对方的样子。走到尽头的时候,才想起回头看看,那女招待的身影却早已消失。
宫还山道:“追究责任,承担责任都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改善北港的治安状况,谁都会承认错误,但是不一定每个人都有改正错误的能力。”
萧玫红笑了笑道:“强强联手让我们的实力大大增强,胃口大一点也是正常的。”
宫还山的双目陡然一亮。
楚嫣然搂住他的手臂,螓首温柔靠在他的肩头道:“养得起,张扬,你既然在医疗事业上前景那么远大,为什么还要在官场里混?”
如今范思琪身在新加坡,重新执掌了星月的大权,当然她现在已经不是星月的董事长,但是她控制的股份比出事之前还要多,上次风波之后,范思琪将公司内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全部清理了出去,巩固了自身的权力。
张扬道:“我这辈子在驾驶方面是赶不上你了。”
宫还山道:“我听说这次去给张扬捧场的人不少,连袁孝工兄弟几个都去了。”
萧玫红道:“元和家族是整个亚洲最大的物流商,他们拥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萧先生不但看中了这一点,还看到了他们遍布于世界各地的中转站。渠道越多,成本就可以降得越低。”她拿出了一个文件袋。其中是一些关于物流园的资料,萧玫红介绍道:“这里面是元和家族找日本顶级设计师设计的物流园效果图,光盘中有3D实景展示,张书记可以回去看看。”
苏荣添放下电话,没等他打电话询问,局里就打电话过来,召集他去局里开一个紧急会议。苏荣添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一点半,局里居然选在这个时候开会,苏荣添打心底产生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楚嫣然笑道:“得益于一个创意,你知道2012吗?玛雅神话中有一个预演,是关于2012世界末日的,我接受这个岛的开发权之后,遭遇了几次地震,所以就联想到了2012,于是我们就围绕世界末日做概念,将神庙岛打造成为人类最后的避难场所。我们的建设也是围绕这方面进行打造的,每一栋别墅都有专门的末日避难所。”
楚嫣然睁开美眸,在他肩头打了一记,笑道:“就凭你那点儿工资?让我跟你喝西北风啊!”
如果这件事是市里的意思,那就不得不让他多想了。蒋洪刚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宋怀明面前说过的那番话,他提出法治的概念,他对北港的治安情况大肆针砭了一通,难道这些事都已经传到了北港领导的耳中,以项诚为代表的团队正是利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迎头一击?蒋洪刚虽然答应丁高山要过问这件事,可是他的言辞之中却流露出几分为难,现在正是风头上,他如果去找项诚,只怕是自取其辱。
苏荣添顿时意识到丁高升的被抓和这次行动有关,也就是说,袁孝工在把他们招来这里开会之前,已经展开了行动,他们来到总局会议室之后,只不过是将行动公开化。分局长们互相对望着,从彼此的目光中都找到了深深地困惑,袁孝工这样做是对这帮分局长不信任的表现,难道他害怕有人会去通风报讯。
苏荣添道:“丁总,这件事我之前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声http://m.hetushu.com,绝对没有。”他跟着又肯定了一句,似乎要加重自己说话的力度。
萧玫红笑道:“张书记误会了,不是这个意思,那五亿是我叔叔借给你们的,和公司的决定无关,我找您是关于建设物流园的事情。”
北港的这次连夜开始的突击大检查震动了全城,当晚一共抓获可疑犯罪分子五十七人,检查娱乐场所十七间,警方一共带走了二百三十九名涉嫌从事色情服务的小姐,现场抓获三十七名嫖客。捣毁了六家以游戏机厅为掩盖的赌博窝点,收缴赌资五百余万。
张大官人满脸歉意的来到楚嫣然面前,赔着笑道:“丫头,对不住啊,萧玫红找我谈事情,没想到耽误了这么久。”
最终的胜利者仍然是楚嫣然,张大官人落在了最后,其过程也是曲折的,中途落水三次。
张扬道:“结,就这么定了,今年元旦就结,大半年准备,时间足够了。”
张大官人充满惊奇道:“这么离奇的谎话,他们也能相信?还说什么商界精英,他们的脑袋都被驴踢了吗?”
陈岗道:“你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陈岗对戴琳的撒娇并不感冒,他想要的他已经得到了,戴琳的报酬他也付过了,大家各取所需,互不相欠。
楚嫣然道:“只有身临其境才能够体会到那里景色的醉人之处,你和徐凝将来可以去那里旅游结婚,所有费用我都包了。”
“还山啊,任何事情都有主次之分,矛盾也是这样,一个四面树敌的干部绝不会是一个好干部,真正的好干部,要懂得把握形势,抓住主要矛盾,放下次要矛盾。”
张大官人拐弯的时候技术不过关,连人带艇摔倒在海面上,狼狈不堪的从海水中爬了上去,楚嫣然望着他的样子禁不住笑靥如花。
袁孝工道:“北港的治安一直不好,和我这个公安局长的失职有关,宫市长,必要的时候我会出来承担责任。”
宫还山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张扬不久前救过袁孝商的儿子,所以他们之间冰释前嫌,现在化敌为友了。”
丁高山知道这件事之后马上给新港分局局长苏荣添打了电话,苏荣添对此也感到莫名其妙,他根本没有接到要抓丁高升的通知,换句话来说,这件事并不是他们新港分局做得,苏荣添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程焱东,这也很正常,在苏荣添执掌新港区治安权之后,只有程焱东违反行规,跨界办案。苏荣添道:“丁总,这件事我不知道,我现在就给你问。对了,你也打听打听滨海那边有什么动静。”
萧玫红笑道:“我叔叔去了京城,过两天回来。”
谢晓军和徐凝跟着起哄道:“我们看也是。”
袁孝商道:“北港绝非久留之地,这座城市究竟怎样,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如果目前的领导层能够继续下去,我或许还有信心多呆几年,可是项诚还有一年即将到点,宫还山和蒋洪刚之间究竟鹿死谁手,还悬而未决。”
项诚听出宫还山话里明显挑唆的意思,他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悦。
此时谢晓军驾驶着摩托艇带着徐凝一起赶了过来,四人三艘摩托艇在海面上拖出三道雪白的水线,远远望去,宛如三条银龙在海面上曲折回旋。
楚嫣然啐道:“你脑袋才被驴踢了呢。”
楚嫣然宛如梦呓般柔声道:“张扬,我好想彻彻底底的放下手里的工作,就这样守在你的身边。”
袁孝工道:“今晚我找你们过来是为了召开一个紧急会议,鉴于北港市日趋恶化的治安状况,今晚我们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一场突击治理,由市局统一部署行动,这里就是我们的临时指挥部,从现在开始,所有人服从我的安排。协调一致,坚决打好这艰巨的一次打非战役!”
张扬道:“当年要不是我把你的腿给接上,这么漂亮的丫头就成了一跛子,走路跟个鸭子似的扭来扭去,你说难不难看?”
宫还山道:“北港的整顿势在必行,要么我们自己采取主动整顿北港的治安环境,要么等上级勒令整顿。”
宫还山低声道:“蒋洪刚在省里好像有些关系。”
袁孝工道:“若是宫还山还好一些,如果蒋洪刚得势,他必然要先拿我祭旗!”
就在北港政坛乌云密布的时候,北港的天气却是风和日丽,张大官人和楚嫣然特地带着老太太和谢志国一家前往白岛游玩。
张扬道:“做hetushu.com事有始有终,再说了,官场中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你是不会体会到的。”
楚嫣然笑道:“你小看神庙岛啊,我告诉你啊,现在有二百多名商界精英都已经签订了购房合同。”
张扬道:“嫣然,既然大家都一致要求,我看你就从了吧,虽然你有那么点银子,可我好歹也是一市委书记,官商结合,绝配啊。”
苏荣添道:“丁总放心,我马上帮你查查。”
楚嫣然道:“嗬,答应的这么痛快啊,那你嫁给他得了!”
萧玫红笑道:“知道,放心吧,我不会对外面乱说的。”她有事找张扬说。
回到海滩上,楚嫣然仍然笑个不停,张扬发现,偶尔在自己女人面前示弱也是一件能哄她开心的大好事。当然,今天不是他故意示弱,是技不如人。
张扬道:“物流园的建设本身就已经答应交给了你们,前提是,你们要遵照保税区的整体规划,服从全局安排。建设工程越早开始越好,因为物流园是我们保税区建设的重要一个组成部分。”
萧玫红道:“我叔叔决定,和元和家族合作。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建设平海最大的物流中心,而是世界一流的高科技高度现代化的物流中心。”
楚嫣然道:“其实你应该理解啊,人到了一定的高度,都喜欢高瞻远瞩,操心未来的事情。你不理解,就证明你的高度还不够。”
袁孝商道:“人无千日好,花无千日红,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低谷有高潮,我们的身边不乏风光一时,却落得凄凉收场的人物,光大上次出事对我的打击很大。”
袁孝商道:“大哥,我有一个建议,一年之内,无论宫还山能不能上位,我们都必须离开。”
袁孝商道:“大哥,这一年对我们来说,就是报仇,等到恩怨了断,我们全都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
宫还山满脸的尴尬,项诚这番话和明说无异,当前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危机来自于谁?市委副书记蒋洪刚,这个人正在密集活动。企图从他的嘴里把即将到口的肥肉给叼走,张扬的矛盾和蒋洪刚相比已经无关紧要,蒋洪刚属于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内部矛盾,而张扬已经属于外部矛盾,无论宫还山承认还是不承认,滨海的独立性正在日复一日的加强着,最终有一天。他们对滨海的约束力会仅限于名义上,这是一种趋势,是他们无法控制的。而北港的权力之争开始变得激烈起来,他必须要在蒋洪刚的势力没有真正形成之前,将之击溃。
“你这么多钱,当然看不上我的那点儿工资,你骗我色。”
张扬笑道:“走,玩摩托艇去!”
陈岗在心底骂了句扯淡,刚才分明看到了她眼中的失望,老了,陈岗在心底感叹道,最近这方面的事情对他的诱惑力也开始减退,与其说他找女人是为了生理需要还不如说是心理需要,这是一种征服欲在作祟。
这话太假太空,连宫还山都感觉到了,不过身在其位,这种假大空的话必须要说的。
玛格丽特道:“就是,你们也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再过两年,我还不知能不能亲眼看到……”说到这里老太太没来由伤感起来。
一旁传来萧玫红的笑声:“到时候一定要请我过去喝杯喜酒。”
陈岗半夜被尿憋醒,年纪大了,前列腺功能随之退化,他现在晚上要起来两次,陈岗看了看自己身边沉睡的女歌手戴琳,唇角不禁泛起一丝满足的笑容,别看这女人在舞台上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可弄到了床上还不是一个荡妇淫娃。
楚嫣然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张大官人却动了心思:“那啥,真要是建国成功了,我岂不是开国大总统了?可你那是个无人荒岛嗳,就算当了大总统也就是个光杆司令,还不如一个村支书威风呢。”
楚嫣然对他的这句话倒是没有异议,如果可以救人一命,别说十万,就算是百万千万也有人愿意拿出来,张扬要想凭借医术致富,恐怕现在早就是亿万富翁了。
楚嫣然道:“比梵蒂冈大多了,只要想干什么事儿不能做成?买通几个大国,和联合国搞好关系,得到联合国认同,就是一个独立岛国了。”
楚嫣然笑道:“那我给你个总统干干,神庙岛那边你说了算,让你当岛主兼总统怎么样?”
宫还山道:“工作很忙?”
戴琳发出意犹未尽的呻吟声,双腿死命地缠住陈岗,似乎要榨干他体内的每一hetushu.com滴水分,陈岗喘着粗气挣脱开她的束缚,躺回了自己的位置。
楚嫣然笑道:“你可真够黑的,十万,放眼全球没有那么高的收费吧?”
张扬道:“我养不养得起你?”
袁孝工点了点头。
戴琳撅起嘴唇,赤身裸体的走上前去,搂住了他的脖子:“什么事情非得现在去办?我不要你走嘛。”
袁孝工道:“北港的政权之争是一潭浑水,他如果明智的话就不会跟着凑热闹。”
戴琳抽出纸巾捂住双腿之间,向浴室一路小跑而去。
张扬笑道:“得,我高度不够,还别说现在我还真有点发憷,丫头,你能轻轻松松忽悠二百多名社会精英,像我这种,岂不是把我卖了我还得帮你数钱?”
项诚道:“谁都有些关系,哪怕是天桥乞讨的可怜人,说不定他家里的哪个远房亲戚就是中央的大佬,做事无需瞻前顾后,要做就要做得彻底,要让人无话可说,就一定要师出有名。”
分局长们来到会议室内坐下,从袁孝工严肃凝重的表情都意识到今晚一定有大事发生。
恒茂商务的丁高升凌晨一点钟被警方带走了,事情发生的很突然,丁高升甚至来不及打个电话,就被警察押上了警车。
张扬道:“放眼全球也没有我这么高明的大夫,那啥,你说十万块值不值得?”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楚嫣然,张扬已经发话了,现在就等着楚嫣然点头,楚嫣然点了点头道:“我听张扬的。”
张大官人笑道:“嫣然,你怎么变得有点崇洋媚外啊?外国的月亮就一定比中国圆?”
张扬笑道:“走一步看一步,混到哪天算哪天,其实我这能力,就算给我个总统干干,我也富余。”
袁孝工道:“宫市长,我明白应该怎么做!”
张扬想起萧国成和乔梦媛之间的关系,这次去东江已经证实乔梦媛并不是萧国成的私生女,乔梦媛的身世变得越发扑朔迷离,张大官人本想再从萧国成那里问出一些什么,他既然不在白岛,只能作罢。
楚嫣然叹了口气道:“习惯了,你们这些当官的眼睛里只有国家,哪有一丁点的家庭观念啊。”
张扬道:“我工资虽然不多,可是我会看病啊,等咱们结了婚,我就找个门面,开间诊所,专治疑难杂症,挂号费低于一万,不,低于十万我眼皮都不夹他一下。”
北港市六个区的局长全都被召集到了市局的小会议室内,局长袁孝工警服笔挺的坐在那里,双目炯炯有神,从他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的困意。
谢晓军道:“师娘,这次我站在我师父这一边,神庙岛能有多好?”
“我骗你什么了?”
袁孝商道:“这个人没多少底气,丁高山跟他走得很近,他也不是什么干净人物。”
张扬道:“萧先生决定和元和幸子合作了?”
张扬和楚嫣然并肩坐在沙滩上,观看远方的落日,楚嫣然依偎在他的肩头,闭上双眼,舒服的此刻想要睡去,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可以什么都不去管什么都不去问。
丁高山道:“苏局,咱们是老朋友了,我还能不相信你,这件事非常的奇怪,我们丁家一向奉公守法,不知得罪了那路神仙,深更半夜就把我弟弟给带走了。”
宫还山还以为项诚被自己成功挑唆到了,因此而对张扬产生了极度不爽的心理,而项诚接下来的话却让宫还山感到大错特错。
张扬不屑道:“一座荒岛而已,当哪门子的总统?”
张扬道:“十万听起来不少,可是对一条性命来说是无价的,我相信这世上愿意掏这笔诊金的大有人在。”
袁孝工道:“事情的确不少,最近北港的治安不太好,有人连我的侄子都敢公然劫持。”
白岛的风景在谢志国眼中已经非常惊艳,可是在楚嫣然看来这里的海景只是一般,她向众人提出邀请道:“有时间去神庙岛看看,那里的海滩才叫美丽。”
戴琳娇声道:“我舍不得你走!”
床上的女人发出一声梦呓。
楚嫣然点了点头,两人分别驾驶了一辆摩托艇向海面冲去,谈到驾驶水准,近乎专业水准的楚嫣然不知要甩开张扬几条街。
张扬道:“丫头,真能忽悠啊,跟我说说,这二百人怎么被你给忽悠过去的?”
戴琳出来的时候看到陈岗已经穿好了衣服,有些诧异道:“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
袁孝工道:“丁高山和我们的矛盾由来已久,最近一连串的事情都可能和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