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6章 公示

周山虎也已经到了,正帮忙将行李箱拿上商务车。
张扬笑道:“这不是忙着我妹结婚的事情。刚才去跟酒店方把酒席钱给结清了。等下次我过来的时候,一定来家里吃饭。”
项诚特地强调,就是要告诉其他常委,蒋洪刚巴结张扬。
谢晓军过去给楚嫣然倒了杯酒,楚嫣然道:“我不喝这个,你去车里把那箱拉菲拿来。”
项诚道:“他有些迫不及待了,恨不能现在就把我从位置上推下去。”
项诚道:“说我们北港的治安差,我脸上是黯然无光啊。”
董玉武道:“张书记,我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
傅长征转身去了,没过多久时间董玉武就来到了办公室内,满脸堆笑道:“张书记找我?”
三宝道:“其实现在发展佛教旅游很简单,只要修建一座大佛,一定要大,大才能吸引眼球,才能有气势。”
楚嫣然咬了咬樱唇,缩回手在他胸前捶了一拳,张扬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极其热烈地吻住她的樱唇,楚嫣然黑长的睫毛宛如蝴蝶翅膀一般微微颤动,吻了好久,她方才挣脱开来,柔声道:“还没洗澡呢。”
张扬将收礼的名单在行政中心进行了公示,因为这件事送礼的人很多,不过巧合的是,所有人送的都是二百元当初可不是这样,董玉武就送了两万,可张扬悄悄把这些钱都退了回去,心意他领了留下二百元,其他的全部退回。
许多常委都跟着点头。
项诚道:“我希望大家都要学习张扬同志的处理方法,要让围绕我们发生的事情透明化,尽可能的公开化。”
纪委书记陈岗道:“那岂不是我们当官员的就连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蒋洪刚道:“宋书记对滨海提出了表扬,但是对我们北港目前的状况好像并不满意。”
蒋洪刚道:“宋书记很关心保税区的建设,他说那笔拨款肯定少不了,但是眼看就是七一,上头的意思是,暂停一切大笔拨款的审批所以可能得等一段时间……”
张扬点了点头道:“当然要如期召开,你去准备吧,对了,你先通知董副市长一声,让他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项诚心说你蒋洪刚这次去东江没少走门子,恐怕也没少说我的坏话,他点了点头道:“洪刚,你辛苦了,你刚才说的事情,我好好考虑考虑,你也想想办法,我们如何在短期内能够改善北港的治安状况。”
项诚哦了一声,笑道:“是我弄错了,我还以为两家人在一起摆酒呢。”
蒋洪刚道:“本来约好了见面,可周省长临时有事给推掉了。”
张扬道:“我什么时候惹你生气了,一直都很乖啊,外婆,您说,我是不是很乖?”
董玉武道:“张书记啊,您真是太清廉了,现在有你这种胸怀的领导真的不多了。”
宫还山道:“项书记,这个人真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小人。”
所有人又都笑了起来,谢晓军抱着那箱http://www.hetushu.com红酒走了进来,他听到了玛格丽特刚才的话,跟着笑道:“妈,你这么喜欢我爸,是不是因为他够坏啊!”
虽然是作秀,但是张大官人的这一举动还是引起了想当强烈的反响,有了他的这种行为在前,以后其他官员在办喜事的时候肯定要慎重许多,不过正如许双奇所说,很多人都会认为张扬作秀,而且张扬公示的只是市委市政府的部分,对于其他的商人朋友,却没有将礼单公布,事实上大头都是在那边许双奇自然认为张扬作秀太明显,这种手法也拙劣了一点。
宫还山道:“他在北港工作这些年,做过什么实际工作,现在跳出来夸夸其谈,生怕别人都注意不到他,有说大话的时间,还不如去做实事儿。”
张大官人毫不客气道:“一起洗!”
常凌峰道:“其实三宝所说的也很有道理,最近出现了佛教文化热,任何一座城市基本上都有一座寺院成为地标,张书记,你不妨考虑一下,在滨海打造一块佛教圣地。”
祁山笑道:“三宝,你当和尚真是屈才了,应该去当官,张书记,你不如请三宝去滨海当旅游局局长吧。”
张扬道:“其实我们的多数干部都是好同志,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以身作则,那么我们的队伍会清廉许多。”
不过蒋洪刚也不是傻子,他应变很快,微笑道:“其实我和张扬的私交不错,按理是要多给一些的,可是张扬在这一点上很坚持,头脑也很清醒,他害怕有心人利用这些事做文章,所以一律二百,至于他的这个公示,我看也没什么问题,宫市长刚才说张扬之公示了一部分,其实这是有原因的,其实张扬这次收取的所有礼金都向省纪委进行了报备,当时省纪委还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去帮助他整理明细,所以他在收受礼金方面,是不存在问题的,至于他为什么要公示滨海市体制内工作人员的送礼名单,我估计是想平息大家的质疑之声,同时也算是帮助这些送了礼的同志澄清一下。”他停顿了一下又笑道:“我送了两百块。”
董玉武尴尬道:“可……”
张扬道:“抬举我,丫头,我可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好党员,好干部。”
抵达滨海之后。张扬直接将他们送到了海洋花园,县委办公室主任傅长征已经提前安排好,为他们准备了两栋别墅,还专门从县委招待所请来了一位大厨,为他们奉上了一桌海鲜大餐。
张扬点了点头,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董玉武坐下道:“张书记有什么吩咐?”
张扬道:“表达心情不一定要用金钱,你在体制中工作了这么久,你应该明白咱们这一行忌讳的是什么,明知道是犯错误,你不能知道还这样做。”
蒋洪刚道:“文副总理的夫人专门过去给张扬捧场呢,她对咱们北港的发展也很关心。”蒋洪刚这番话m.hetushu.com纯属虚构,他在婚宴上根本没有和罗慧宁有交流的机会,连句话都没说上,怎么知道罗慧宁关心北港的发展?他之所以这样说是想在气势上压项诚一头。
项诚在市委常委会上也提起了这件事,在公众面前,项诚还是好好地夸奖了张扬一番项诚道:“张扬同志的做法值得提倡,咱们中国人注重人情,本来是好事,可是人情往来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官场滋生腐败的温床,我们之中已经有过很多干部在这种事上栽了跟头所以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严格约束自己不要以为有了名目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收钱,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胆子会越变越大,手也会越伸越长。
董玉武看到张扬态度坚决,只能将那个信封收起:“张书记,我懂了。”
三宝和尚道:“是这样,我前些天结识了一位富商,他有意在平海投资一间寺庙。”
董玉武愣了一下,看出这信封是他去东江喝喜酒的时候送上的喜钱。董玉武道:“张书记,哪有送出去的礼再退回来的道理?”
常务副使长董玉武道:“张书记,您这么说我可不赞成,其实人活在世上,谁家没有红白喜事,难道我们这些国家干部,为了证明自己廉洁就得拒绝一切人情往来?那不是六亲不认吗?”
市长宫还山笑道:“张扬公布的都是滨海市委市政府的送礼者,对于外界的送礼者却未公布,看来他还是有所保留的。”
祁山道:“投资寺庙,不都是捐助吗?”
项诚道:“选择了当官,就意味着我们时刻都要接受老百姓的监督,成千上万双眼睛盯着你,你想要隐私?”项诚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们没有隐私,当官就不应该有隐私。想要隐私,那就老老实实回家,谁也不会注意一个平头老百姓,要不怎么称我们是公众人物?”
玛格丽特道:“不用你陪,等会儿嫣然起来,我们去吃早餐,然后随便在附近看看。你赶紧去忙吧,工作要紧。”
许双奇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张书记,我也这么看,不用公示,想说闲话的,你公示了也没用,那些人非但不会认为你清廉,反而认为你是在故意作秀。”
项诚道:“婚礼上见到了不少领导吧?”项诚这样问很正常,新浪的父亲丁巍峰是省政法委书记,前去参加婚礼的省领导肯定很多。
张扬从身后拥住她柔软的娇躯,轻吻她的耳垂道:“黑漆漆的不是更好,咱俩刚好干点坏事儿。”
徐凝笑道:“我不觉得他贫,只是觉得他很幽默。”
项诚微笑不语,看得出宫还山和蒋洪刚之间的矛盾已经越发激烈,距离两人刀枪相见已经不远了。
张扬把喜糖发完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打算把送礼的人员名单做一个公示,金额也同时公布出来,这件事必须要明朗化,如果我遮遮掩掩的,肯定有人要说我有问题,说不定有人认为我借着www.hetushu.com这次妹妹结婚的事情大肆收礼。”
祁山笑道:“我还是和鱼虾打交道更简单。这种亏心钱我不去挣。”
张扬笑道:“你们好不容易才来一趟,当然要尽量让你们满意了。”他邀请众人入座。
谢志国道:“你当你师父像你一样没正经事做?他是滨海市委书记,整天工作都够他忙的了。”
几个人全都笑了起来。
楚嫣然红着俏脸道:“你绝对是天字一号大坏蛋,你要是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张扬道:“我把这些钱退回去之后,每个人都留下二百,到时候我会把送礼的名单做个公示。”
和许双奇有一样看法的还有很多人,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就是其中的一个,听说张扬公示了送礼者的名单,而且很是巧合,每个人送给他的都是二百元,这件事说给谁听都不会相信。
张扬和楚嫣然来到露台,从露台眺望远方的夜幕中的海景。
张扬拉开抽屉拿出一个信封扔给了董玉武。
楚嫣然被他一声师娘叫得俏脸绯红,啐道:“没正形的小子。”
张扬点了点头,他没有开车,选择步行来到行政中心,先去机关食堂吃了早餐,刚刚回到办公室,傅长征就走了进来:“张书记,上午的常委会是不是如期召开?”
张扬笑道:“外婆早!”
项诚道:“宋书记怎么说?有没有提起那笔答应给保税区拨款的事情?”
谢志国瞪了他一眼:“没大没小。”
张大官人拉着她的手,让她放在自己的裆下,一脸坏笑道:“是不是根很正。”
常委之中有专门前往东江喝喜酒的,有礼到了人却未到的,还有一种就是许双奇这样的,他既没有随礼,也没有去喝喜酒,只当不知道这件事。本来觉得没什么,可今儿张扬当众分发喜糖,弄得许双奇之流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毕竟他们一点表示都没有,张扬当众拿这件事出来说,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感到不爽,会不会觉得他们装作不知道有些太不给他这个市委书记面子。
玛格丽特对张扬的安排表示满意,林秀道:“张扬,了不得啊,这里的条件超过五星级宾馆了。”
项诚道:“好事多磨,几十亿的拨款,不可能说批就批。”
张扬道:“作秀怎么了?如果我们都敢于作秀,至少证明我们愿意做文章,愿意去证实廉洁的问题。”
常委会结束之后,项诚将蒋洪刚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蒋洪刚料到项诚是想询问自己前往东江的事情,他笑道:“项书记,我把这次去东江的情况向您汇报一下。”
林秀却笑道:“你爸这个人,这辈子就是不会干坏事儿。”
蒋洪刚道:“宋书记重点指出我们北港的治安比较差,犯罪率高局全省首位,认为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加强管理力度。”
张扬笑道:“回头我教你两手,不过跟在我身边我可没时间招呼你。”
张大官人当天晚上就留在别墅没走,当然就快天亮的时http://m.hetushu.com候,还得依依不舍得从楚嫣然香喷喷的被窝里爬出来,人啊,就是虚伪,明明什么坏事都干了,还得装的是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柳玉莹把玛格丽特扶上车,这辆商务是林秀的。他们一家人也要跟着一起去滨海。张扬让周山虎开着自己的越野车去酒店接林秀他们四个。自己则开着商务车,载着楚嫣然和玛格丽特去高速入口处等着。
打开一瓶大明春,谢晓军忙着起来倒酒,他对张扬佩服的五体投地,甜甜道:“师父,这次我打算在滨海多呆几天,跟在您身边多学几手功夫。”
楚嫣然道:“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蒋洪刚道:“我这次专程去拜会了宋书记。”
玛格丽特道:“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小凝看晓军自然是怎么看都好,就像嫣然看张扬一样。”
蒋洪刚离去不就,项诚就将市长宫还山召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把刚才蒋洪刚说得事情转述了一边,宫还山道:“我听说了,他这次去东江,拜会了不少省领导,好像组织部长那里他也去过了。”
楚嫣然道:“我怎么没看出来?”
项诚道:“宋书记还真是关心我们北港的发展,看来我们北港是应该加强一下治安管理了。”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看似漫不经心道:“有没有见过周省长?”
张扬在客房内躺了一个多小时,就起身洗漱,来到花园内,看到老太太已经起来了,正在那边欣赏着花儿。
三宝道:“张书记要是在滨海建庙,我愿意牺牲个人利益前去帮忙。”
张扬道:“我说点私事儿,可能大家都知道了,关于我妹结婚那件事,我虽然没有发出请柬,可还是有很多同事前来道贺,在这里,我首先要表示感谢,感谢大家这么给我面子。”这厮拿起脚边的手提袋,给在场的常委每人发了两包喜糖。
张扬笑道:“这件事暂时不在我的计划之内。”他有些好奇道:“三宝,怎么突然鼓动我建庙?”
谢志国道:“整天跟球队的那帮人侃大山,嘴皮子倒是利落了。”
市长许双奇就不相信张扬清廉,别的不说,单单是这厮的穿着打扮,根本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艰苦朴素,清廉自律,谁都会说,可那都是要求别人,真要走到了自己身上,尺度就变得不一样了。
这番话张扬又拿到常委会上讲了一遍,这厮最近经常谈到清廉自律的问题,当然任凭张大官人说得唾沫横飞,听者每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标准。
柳玉莹握着老太太的手站在门口说着话儿,看到张扬过来,柳玉莹道:“张扬,这两天都没来家里吃饭,你整天忙些什么?”
谢家人吃晚饭之后就去旁边别墅休息了,玛格丽特年纪大了,精力自然比不上这些年轻人,也早早去睡了。
楚嫣然向一旁的徐凝道:“小凝,平时晓军跟你一起的时候嘴也这么贫吗?”
三宝道:“现在国内有人从事这方面的生意,和宗教局联合http://www.hetushu.com,双方签订合约,建好寺庙之后,投资方拿走多少年的收益,等到合同期满,投资方走人。寺庙收归国有。”
张扬道:“太厚了,你一年工资才多少,这一下送了两年的工资收入,难不成你想让你们一家人喝西北风啊。”
项诚道:“这次换届文副总理的希望很大啊。”
玛格丽特笑道:“早!昨晚睡得好吗?”
张扬道:“这可不是我教的。”
项诚皱了皱眉头,蒋洪刚的话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宋怀明对北港不满意,就是对他这个市委书记不满意。
张扬道:“没什么可是的,其他的同志也是一样,我全都退回,你点点,里面我抽出了200元,喜钱我收了,心意我也领了,其他的你拿回去。”
要说通过佛教推动旅游业,张扬最早在江城的时候就搞过,而且他和三宝也是通过南林寺的修建才熟悉起来,张扬道:“保税区范围内有一座静云寺,那里的素斋很好吃,不过寺院的规模并不大,香火也不算旺盛。”
张扬道:“现在做什么生意的都有。某些人都把挣钱的主意打到了佛祖身上,祁山,你都没想到吧?”
蒋洪刚的这番话说得很漂亮,既帮助张扬解释清楚了整件事,又漂白了自己,你们这帮人别觉得我巴结张扬,我也只给了二百块。
常委们都笑了起来,项诚也笑了,目光落在从东江回来的蒋洪刚身上:“洪刚同志,我听说你去喝了喜酒,你给张扬随了多少礼钱?”项诚在这种时候问蒋洪刚这种问题,充满了打脸的意图,蒋洪刚身为张扬的上级领导,居然去屈尊去喝张扬妹妹的喜酒,这件事另有隐情。
张扬笑道:“我要是真那么干,恐怕告我的状纸能把省纪委给埋起来。”
张扬还没吃完饭,楚嫣然就打来了电话,却是她已经准备好了。可以提前出发,当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张扬和他们说了一声,赶回了宋怀明家里。
楚嫣然道:“我才不觉得他好,整天就会惹我生气。”
蒋洪刚笑了笑道:“婚礼上倒是没见到多少领导,我是参加女方的喜宴,两家没在一起办。”
谢晓军道:“是,师娘!”他对楚嫣然的称呼也从嫣然姐变成师娘了。
张大官人心中却是不信,不会干坏事儿,不会干坏事儿,谢晓军怎么出来的?当然这种话只能在心里说说,是拿不上台面的。
满桌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楚嫣然瞪了张扬一眼:“你带的好徒弟,功夫没学会,嘴皮子倒是学了个七成。”
许双奇不再说话,心中却在暗自冷笑,张扬啊张扬,你作秀也太明显了。
张大官人脸皮一热,不过这厮脸皮够厚,反正玛格丽特是看不出他表情变化的,张扬道:“好啊。”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外婆,我得去上班了,今天上午有个会,等我忙完,带你们到处转转。”
玛格丽特笑道:“男孩子不能太乖,太乖反而不讨女孩子喜欢,要不怎么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