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9章 平淡是真

程焱东端起酒杯。真诚道:“张书记,能听到你说这句话,我已经知足了。”
张扬抿了抿嘴唇,他不知该怎样回答。
张扬道:“这件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拉倒吧你,我看恰恰相反,你对我心机倒是挺深沉的,可对别人不行。”乔梦媛坐直了身子:“你饿不饿?”
乔梦媛笑道:“按照你的逻辑,好人就没有好报了?”
“你现在就给我滚回来!”荣鹏飞骂完重重挂上了电话。
乔梦媛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我赞同程局的说法。”
张扬道:“你快高考了吧?”
张扬道:“那是当然,我们认识的时候还没你什么事呢。”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不勉强你。”
牛文强来之前就喝了不少,张扬没让他多喝,给他倒了小半杯酒,微笑道:“最近你们哥几个也不去滨海玩,怎么?都把我这个当兄弟的给忘了?”
张扬知道她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上次张战备喝多了酒脱口把萧明轩和她母亲之间的旧情说了出来,乔梦媛一定认为自己有心瞒着她,张大官人不想在这件事上深入下去,笑道:“我对你比较实在的,心机啥的那是对别人。”
张扬道:“焱东啊,咱哥俩喝一杯。”
张扬笑了笑,他这会儿心情好了许多。透过车窗看了看对面楼房的二楼,指着中间单元亮灯的房间道:“那里就是程焱东的家。”
乔梦媛笑道:“我记得你在丰泽当过副市长。”
张扬忽然想起了冯天瑜的烧烤摊,这么久没来丰泽,想想倒真是有些惦记了,张扬道:“要不咱们去吃烧烤。”
张扬道:“走咱们吃饭去。”
张大官人这才认出眼前的女孩居然是冯玥,几年不见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张扬将车在路边停好,从后面拿了一条毛毯为乔梦媛盖上,这才重新上路。
张扬笑道:“真是没想到你也会在丰泽。”
程焱东内心一沉,他虽然问过当天值班的警察,几名警察说当天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牛文强点了点头道:“你现在都是市委书记了,我还在丰泽湖养鱼喂虾呢。”
张扬道:“就是想找个朋友。”他转向乔梦媛道:“你不想去?”
乔梦媛道:“我就不下去了,在车里等你。”
乔梦媛愕然道:“丰泽?怎么突然想去那里?”
张扬笑道:“让他说。”
荣鹏飞那边的声音很大,明显带着怒气:“你搞什么?请假!出了问题就想一走了之,程焱东啊程焱东,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发生在你自己地盘上的事情,你不查清楚,把挑子一撂就走了,你什么态度?等着我给你擦屁股吗?”
“恭喜我什么?”
乔梦媛螓首歪了歪,微笑望着张扬道:“重要的是什么?”
冯玥道:“今年高考。”
乔梦媛道:“不清楚,过去我以为你是个实实在在的人,可现在才发现……”乔梦媛没说完,脸上的表情却是非常的耐人寻味。
张扬笑道:“我刚巧来丰泽办事,所以顺便就过来看看您们。”
冯璐道:“向学校请了两天假,加上双休刚好可以回家来看看。”
程焱东道:“我这刚喝完,您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把我给灌趴下啊?”
张扬道:“你应该对我的每件事都很清楚。”
牛文强道:“怎么着?老冯啊,你不够意思啊,我专门交代的事儿你都能忘了。”
冯璐格格笑了起来:“反正感觉和我们是不同的,您是官员,我们是老百姓,我们的生活应该不一样。”
程焱东表面上虽然平静,可此时却是心潮起伏,他之所以愿意主动承担这个责任,是因为他不想张扬受到过多的影响,任何人都不想如此窝囊的背下这样一个黑锅,程焱东一直以为文浩南的疑点最大,可是现在事情的发展却颠覆了他之前的所有判断。
乔梦媛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心说张扬这帮朋友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大官人笑道:“张牙舞爪这个词儿我喜欢,干杯!”这厮一仰脖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牛文强道:“你八辈子也想不到我。”
张扬心里也酸涩无比,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张扬道:“焱东,我说到做到,一定和你同进退。”
张扬道:“官员也是人,大家没什么不一样的,谁都有喜怒哀乐,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张大官人诧异道:“笑什么?”
和_图_书梦媛道:“也个顶个的漂亮。”
外面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冯,老冯,我让你给留的包间呢?”
张扬让高廉明去把事情了解清楚,放下电话之后,将最新的进展告诉了程焱东。
冯玥出去泡茶的时候,乔梦媛笑道:“你和他们一家人很熟?”
张扬道:“难为你了,这么多年和我这个不单纯的人相处,还能守身如玉,真是不容易啊。”
张扬道:“常吃,就是没有你们家的这个味道。”
他把车停好和乔梦媛走入其中,看到一位带着花格头巾的女孩走了过来,笑道:“两位请……”当她看清是张扬,眼睛眨了眨,惊喜道:“张市长,张市长!”
“我一直都很认真,凡是认识我的人都评价我真诚、率真、光明、坦荡、正直、无私。”
程焱东闻言也是一愣,他当时也调查过当天和董正阳有接触的人,和董正阳关押在一起的一共有五名嫌犯,可是他们口径都非常一致,都说董正阳回来的时候就是那个样子,而且当天负责值守的警员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所以程焱东才将这件事最大的疑点锁定在文浩南身上,难道真的是他的判断出现了问题?
冯璐虽然去上了大学,可是烧烤的技艺没有生疏,很快就将肉串烤得外焦里嫩,分给张扬和乔梦媛,两人吃得都是赞不绝口。
“重要的是能和你在一起安安生生的吃一顿烧烤。”
程焱东也笑了起来。
冯天瑜笑道:“这会儿还不到上人的时候,吃烧烤的多数都是夜猫子,九点以后才开始上人呢。”说话的时候外面已经来客人了,张扬让他赶紧去忙。
张扬道:“冯老师,丰泽一中的,教学相当的厉害,两个女儿也是个顶个的聪明。”
程焱东道:“总之不是为了跑过来找我喝酒的,张书记你想说什么。我心里全都明白。”
此时冯璐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新剪了短发,穿着杏黄色的T恤,蓝色牛仔裤,虽然打扮的非常朴素,却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几年的京城生活磨砺已经让她褪去了昔日的青涩,冯璐明澈的双眸看到张扬,顿时就弯成了月牙儿:“张市长,我还以为妹妹骗我。”
张扬道:“如果必须要有牺牲,那个人肯定是我,我不会让我的朋友为我蒙受委屈。”
张扬把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说了,程焱东十分钟左右就赶到了地方,程焱东进来之后,冯璐就出去帮忙了,这女孩儿冰雪聪明,主要是留给张扬他们一个单独交流的空间。
张扬感叹道:“真是快啊,一晃五年多过去了。”
张大官人这才知道程焱东并没有回家,在程母的邀请下,张扬进入房间内,他把礼品放下,程焱东的父亲也出来招呼他,看到程焱东不在,张大官人自然也没有久留的意思,和他们寒暄了几句,借口晚上还要出席一个宴会,离开了程家。
乔梦媛道:“你肯定不会认同,但是改变是在不知不觉中的。”她缓缓落下酒杯道:“很多人都认为自己可以改变官场。可是到头来他们会发现,官场始终还是那个官场,而他却在官场的漩涡之中不知不觉老去。知道他老得不能动,方才发现改变的只有自己……”
张扬道:“咱们昨晚在沿海大堤上谈了这么久,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
张扬道:“事情都没调查清楚,你急着承担什么责任?”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现在总算发现了,平平淡淡才是真。”
冯天瑜听到女儿的声音,赶紧走了出来,看到张扬,他惊喜不已,除下手套,向张扬伸出手去:“张市长……太好了,太好了,我一直都跟冯璐说有机会请您来吃饭,您真来了……”
“真的?”
乔梦媛道:“我思想挺单纯的,就是害怕有些人的思想不单纯。”
乔梦媛微笑着摇了摇头,温婉道:“我听你的,不过,途中我要休息一下。”她调节好座椅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躺下,来到滨海之后,几乎每天都在忙着工作上的事情,乔梦媛的确有些疲倦,上车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张大官人没有马上回答。
牛文强道:“也不算巧,平时我经常来这边吃烧烤,你们怎么突然来丰泽了?”
张扬道:“我说过,一切由我承担,你这么干把我置于何地?”
乔梦媛抿了口酒道:“我虽然算不上官场中人,可是我也目睹了官场中的http://m.hetushu.com许多事,权力是个很奇怪的魔咒,任何人一旦触碰到权力,他就会渐渐失去本来的面目,变得不再是自己。”
张扬却已经听出那声音分明就是牛文强,这个世界真是小啊,在丰泽也能够遇到老朋友。
张扬敲响房门之后,开门的是程焱东的母亲,她认得张扬,看到张扬出现不觉有些惊奇:“这不是张书记吗?您怎么来了?”
程焱东走后,乔梦媛主动举起酒杯道:“恭喜你!”
张大官人从乔梦媛意味深长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什么,他笑道:“梦媛,咱思想能不能单纯点?”
程焱东跟着笑了起来,张扬指了指他面前的那杯酒道:“别光顾着笑,你来晚了,罚酒一杯。”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莫名其妙。”
张扬道:“好啊,当老师好。”
荣鹏飞道:“他们根本就不在现场,知道吗?当天中午,值班的几名警察偷偷打牌,他们在值班期间打牌,程焱东啊程焱东,你查来查去,问题就出在你们自己人的身上,你不去考虑自身的问题,反而去怀疑别人。”
程焱东道:“张书记,你的心情我明白。可是在有些时候必须要有所放弃有所牺牲,放弃并不代表认输,而是为了获得时间和机会。”
冯玥笑道:“小考小玩,大考大玩,我报考的是东江师范大学,问题应该不大。”
牛文强瞪圆了双眼,这厮是喝完酒过来的,身边还有他女朋友董欣雨,男人在外谁不要个面子,听到这种话,牛文强当然要冲关一怒,可这厮马上就感觉到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抬头一看,嘴巴顿时就咧开了:“我靠啊!怎么是你?”
张大官人忍不住抱怨道:“这个程焱东,搞什么鬼?不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跑到哪里去了?”
张扬道:“大不了我不干了,这事儿不查个水落石出,我决不罢休。”
荣鹏飞怒道:“承担责任,我更想看到你去调查清楚,把问题解决好,亏你还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你有没有真正去调查过,当天在看守所值守的警察为什么没有发现有人殴打董正阳?”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牛文强还是老习惯了,冲上来先照着张扬的肩膀就是一拳:“你丫不厚道啊,来丰泽也不通知我,这次该不是带哪位小姑娘偷情来了。”这货一边说着,一边探头朝包间里去看,看到里面坐着乔梦媛,牛文强这个尴尬啊,挠着头皮道:“这不是……乔……乔小姐吗?”
张扬道:“文强,我他妈心里也难受,谁说不是呢?没钱的时候想赚钱,官小的时候拼命想往上爬当大官,可想要的你都得到了,又发现过去的时光才是最美好的,只可惜我们已经不能回头。”
张扬低声道:“醒了?”
冯天瑜把包间给了张扬,哪还有包间留给牛文强,他歉然道:“牛老板,你看我这记性,把这茬给忘了!”
程焱东道:“真的……”说完这句话他就有些后悔,这不是挨骂找窍门吗?
牛文强道:“前晚上,我一个人跑到了丰泽湖边,带着两瓶酒,一瓶酒我倒在了湖里,另外一瓶我自己干完了,我他妈一边喝一边哭,我难受……如果咱们哥们一直都在春阳多好,那样姜亮就能活得好好的,赚这么多的钱,当这么大的官有什么意思?谁不是一天三顿饭,谁他妈不是一辈子,朋友都没了,亲人都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牛文强喝了杯酒,这么大一老爷们居然抹起了泪珠儿。
乔梦媛道:“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总希望静一静,我看他应该也是这样,其实你不必大老远的追过来,程焱东也是成年人了,连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他怎么去管理滨海公安局?”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张扬拿起电话看了看,电话是高廉明打来的,张扬接通之后没好气道:“这么晚了,你小子有事吗?”
老太太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张大官人吃了一惊,她向张扬身后看了看:“焱东没跟你一起过来?”
乔梦媛道:“看来你认为自己就是那种人。”
乔梦媛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牛文强道:“那时候我正开爱神卡拉OK呢,我们张书记还是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
乔梦媛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害怕我花不起钱?大老远跑过来就吃顿烧烤?放心吧,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
乔梦媛俏脸一红,和_图_书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她是觉着张扬最近心情不好,所以对他过分的话也宽容了一些,心中却悄然问自己,现在究竟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这么关心他?
乔梦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晚睡得太晚,有点累了,请人吃饭还要跑一趟长途,我这个人看来是个劳碌命。”
冯天瑜特地烤了个羊头送上来,张扬笑道:“冯老师,用不了这么多,你看这么多菜,我们两个人根本吃不完,你也坐下喝一杯吧。”
那边张扬把董欣雨拉了进来,董欣雨是丰泽皮革制衣厂的厂长,和牛文强也是对不打不相识的冤家,董欣雨笑道:“文强今晚有点喝多了,乱说话,两位千万别见怪。”
高廉明道:“董正阳在看守所内遭到了一名疑犯的攻击,他已经承认了,董正阳回看守所后,他殴打了董正阳。”
高廉明整理了一下心情,方才道:“我刚去荣叔叔那里,他一直都在调查这件事,把当天看守所值班的警察和董正阳关在一起的那些嫌犯都提审了一遍,发现其中一人过去曾经是丁高山公司里的员工,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和丁高山还是结拜兄弟,荣叔叔感觉这件事非常奇怪,审问其他人之后发现了疑点,最后有人举报,是哪个叫梁修武的人殴打了董正阳。”
牛文强道:“话是那么说,我们都没什么事,可你现在是市委书记,日理万机,怕的是你没有时间啊。”
冯天瑜慌忙走了出去。
乔梦媛道:“时间地点由你选,今天没时间也没关系。”
乔梦媛止住笑声道:“张扬,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认真。”
张扬道:“上车!”
程焱东端起酒杯,皱了皱眉头道:“张书记,我可没有您那样的酒量,半杯。”
乔梦媛道:“风雨之后的宁静是最为可贵的,所以你格外珍惜,可是你这种人注定是不安分的,是不甘于平静的,所以,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你就会故态复萌,你就会张牙舞爪,这就叫好了伤疤忘了疼。”
丰泽和滨海之间并不远,张扬花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进入了丰泽城区,对于这座他曾经工作奋战过的地方张扬非常熟悉,他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程焱东父母的住处,将车停好,乔梦媛也醒来了,眨了眨双眸,看了看外面,天色还很亮,看了看时间,却已经接近晚上七点钟了,初夏的白昼总是特别的长。
乔梦媛看了看时间,就快下班了,她刚刚说过那样的话,想不到张扬马上就这么做了,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笑道:“去哪儿?”
冯玥送上来二斤肉串,又将菜单递给乔梦媛,让她点菜,乔梦媛点了几道素菜。
一旁乔梦媛笑了起来。
乔梦媛道:“其实街头巷尾是最能体察民情的地方,你们当官的应该经常出来走走,听听周围在说什么,这样才能接地气。”
张扬给乔梦媛倒了小半杯酒,自己倒了一杯,冯璐也来了一点,张扬端起酒杯道:“这才是生活。”
乔梦媛笑了,笑得花枝乱颤,一双美眸出奇的明亮:“你的追求不会这么低吧?”
冯玥道:“刚巧昨天回来了,这两天她请假了,专程回来看看。”
那边高廉明惊喜道:“找到了,找到了!”
张扬的话刚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程焱东打来的,程焱东刚刚到家,听说张扬来过,所以赶紧打了个电话给他。
张扬将肉串交给她。
听到荣鹏飞的声音,程焱东的内心多少有些忐忑,他低声道:“荣厅。”
张扬让牛文强坐下,乔梦媛笑道:“丰泽真是小啊,想不到在这里都能遇到熟人。”
乔梦媛将他刚才的话可听了个清清楚楚,这个多嘴的牛文强,乔梦媛恨不能赏他一个大嘴巴。
乔梦媛道:“柳暗花明又一村,本以为事情陷入困境,却想不到突然现出曙光。”
乔梦媛招呼她坐下。
张扬笑道:“冯老师,我今天是路过,带朋友过来尝尝你的烧烤,可刚才没找到你的烧烤摊,看到这边的门头,猜想到是你开得,果然没有猜错。”
牛文强这会儿有些酒劲上头:“张扬啊,我现在特怀念我们在春阳的时候,兄弟们在一起,整天喝酒聊天泡妞,哪怕是闲聊扯淡,都那么的透彻,不必掖着藏着,谁跟谁都不隔着什么?现在我们这群人,钱也有了,权也有了,可是不如当初那时快m.hetushu.com活,你说这是为什么?”
张大官人和乔梦媛跟着冯玥来到店里仅有的一个包间内,冯玥眉开眼笑道:“张市长,我还以为您再也不会到我们这边来了呢。”
程焱东没想到张扬会来到丰泽找自己,他有些激动道:“张书记,您怎么来丰泽了?”
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张扬一时半会都有些接受无能了,他本以为董正阳是死在文浩南的手上,却想不到事情峰回路转,居然又出现了另外一个版本,梁修武殴打过董正阳,如果真如高廉明所说,这个梁修武和丁高山的关系很好的话,那么他殴打董正阳,以泄私愤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张大官人用力挤了挤眼睛:“那啥……这事儿好像有点玄乎……”
“我说你们都笑什么?很可笑吗?我很可笑吗?”他这么一问,两人笑得越发厉害了。
牛文强来了一句:“彼此彼此!”目光看着乔梦媛。
张扬笑道:“没那意思,你随意,我喝完。”他一仰脖把一杯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张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
还好现在店里人不多,不然她这一嗓子可能把所有人都给吸引过来。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董欣雨在牛文强的肩膀上捶了一记:“他啊,见到张书记比见到我还亲。”
程焱东道:“荣厅……这……”
“别胡说!”董欣雨牵着他的衣角提醒他。
冯天瑜道:“现在是生意最忙的时候,你们先聊着,我得去照顾生意,等会儿我过来陪您喝两杯。”
乔梦媛笑道:“牛文强,你怎么委屈的跟小姑娘似的。”
张扬道:“其实没多远,大家都有车,只要是想聚,一个电话,选择一个中间地点,两小时就能见面了。”
荣鹏飞怒道:“你现在就给我滚回来,混账东西,我还以为你们滨海公安系统真的在你的管理下有了根本性的转变,看看你手下的这帮人,不争气!如果不是他们玩忽职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冯天瑜连连点头道:“这些年丰泽抓得严了,路边摊不让搞,说影响环境,所以我们利用赚来的小钱,就在这儿盘了一个店面,弄了个无烟烧烤,快,快请坐,小玥,赶紧给张市长准备,去包间,去包间。”
丰泽这两年的变化很大,张扬带着乔梦媛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地方,不过烧烤摊已经不见了,就在一旁的店面上看到一家园丁烧烤的门头,张扬道:“一定是这家了。”
张扬道:“刚到没多久,我正想你呢,想不到你就来了。”
张扬不觉想起了乔老,看来乔梦媛的这番话有感而发。
高廉明的这个电话让张扬和程焱东都变得不淡定了,两人心中都关注着这件事,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荣鹏飞一个电话打到了程焱东的手机上。
乔梦媛看到他这么快就去而复返,料到他可能没有见到程焱东,轻声道:“没找到人?”
程焱东道:“荣厅,对不起,我家里真有点急事,所以就赶过来了,您放心,我不是要逃避责任,我已经跟您说过,董正阳的事情我会承担责任。”
乔梦媛道:“如果找到真凶,麻烦岂不是解决了?”
程焱东道:“张书记,有人想借着这件事做文章。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不利,所以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堵住那些别有用心人的嘴巴。”
张扬笑道:“我倒是想来,可是工作太忙抽不出时间。”
冯璐道:“张市长大概很久没有吃过路边摊了。”
“那还不回去复习?”
乔梦媛道:“去哪儿吃?”
张扬道:“你小子说什么?颠三倒四的?”
牛文强道:“你这官当得越来越大,兄弟们和你之间的距离感就越来越大,真的,我现在跟你在一起总觉得有些高攀了。”
牛文强道:“最近忙,正是水产丰收的季节,忙完这一季,我就没事干了,到时候整天去烦你,对了,赵新伟调动手续办完了,最近要去你们那边当车管所长,我和老杜约好了去送他呢。”
张扬道:“很正常啊,这是一个奇怪的时代,不适合经商的人赚了大钱,不懂文学的人当了作家,不谙管理的人当了干部,不法分子当了慈善家。”
乔梦媛道:“既然你想吃,咱们就去。”
一个声音传来:“我说你丫怎么这么多废话?牛什么啊?财大气粗是不?”
程焱东虽然被荣鹏飞骂了个狗血喷头,可是心和*图*书情却轻松了许多,他望着张扬道:“张书记,荣厅真的找到了真凶!”
冯璐笑道:“还是交给我烤吧,这方面可是我的专业。”
程焱东看到他喝得这么痛快,也将剩下的大半杯酒给干了。
乔梦媛道:“张扬,你的性格并不适合为官。”
张扬道:“在丰泽不用你操心。”他主动给程焱东倒上酒:“焱东,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
张扬道:“难,如果按照正常的原则标准去做事,就是随大流。一个随大流的人永远不可能在这个社会中脱颖而出,任何时代需要的都不是随波逐流的庸才,而是需要一个标新立异的帅才,只有那种人才可以乘风破浪,恣意弄潮!”
乔梦媛提醒他们道:“都少喝点啊,你们要是都喝多了,我可不负责送人啊。”
张扬有些诧异道:“冯璐?她不是在京城上学吗?”
冯天瑜先给他们上了烧烤炉,冯玥那边将六道小菜端了上来。
张扬道:“工作再忙,也不能把兄弟感情给忘了。”
张扬道:“那倒不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即便是现在不做生意了,基础还是有的,比起我这个两袖清风的穷鬼要强多了,我只是想起冯老师家的烧烤摊,别看我去了这么多地方,想来想去都没有他们家的那个味道。”
冯天瑜在外面道:“小玥,你招呼着,去给你姐打一电话,让她也过来。”
张扬笑道:“乔主任说要请我吃饭,我想来想去,滨海大大小小的饭店我都吃腻了,于是想到了这里,冯老师的烧烤我好几年没吃了,既然想到了,就这样做了。”
张扬道:“你觉得我不接地气?”
程焱东道:“我赞同。”
乔梦媛和董欣雨默默坐在一旁,静静倾听着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她们听得都很认真,她们发现,这两个男人在层层伪装下包裹的内心原来是如此的单纯。
张大官人启动引擎,汽车驶出行政中心,他方才道:“丰泽!”
程焱东喝了一大口酒后,皱了皱眉头道:“很高兴听到张书记这么说,原来您从滨海大老远过来找我不是为了勉强我。”
程焱东道:“总得有人出来承担这个责任,而且我身为滨海公安局长,在我的职责范围内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不来担责任,谁来承担?”
冯玥道:“我喜欢学校的环境,单纯一些。”
张扬道:“冯老师,您赶紧忙生意去吧,我们自己能照顾自己。”
张扬点了点头,他在途中买了水果礼品,去程焱东父母家总不能空着手。
程焱东不敢怠慢,他向张扬说了一声,连夜就赶回滨海,张扬却没有和他一起走,以来荣鹏飞没有打电话给他,二来,事情峰回路转,来到丰泽之后,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人做官做久了就是有些不接地气,曾何时起,张扬的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政务之中,这些平凡的生活已经渐渐离他远去,今晚张扬发现,平凡的才是真实的。
程焱东道:“这儿离我家没多远,喝多了我自己走回去。”他想起了一件事:“张书记,你们今晚住哪儿啊?”一句话问得乔梦媛俏脸发热,这个程焱东最近是不是因为事情多了,说话也口不择言的,什么叫你们住哪儿啊?
程焱东道:“我决定的事情不会变。”
张扬道:“你是说我变了?”
牛文强道:“前天我去看嫂子,姜子涵都长成大小伙子了,想起姜亮,我心里特难受,我当时特想给你打电话,我想找个人说说,我想找个人陪我喝杯酒,可是我想啊,就算是再叫来一个,只不过是多了一个人伤心,就算我把你们都给叫来了,咱们兄弟也聚不齐了,姜亮能回来吗?回不来了!”牛文强说着说着眼圈红了。
张扬这会儿也有些坐不住了,他本想给荣鹏飞打个电话,可是又感觉在事情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之前,自己不应该主动找他,如果说高廉明说得全都是事实,那么自己岂不是冤枉了文浩南?
张扬听到乔梦媛的这句话,打消了准备给程焱东打电话的心思。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可惜这次的浪头有点大,拍打的我有些发懵。我有些看不透其中的道理了。”
乔梦媛笑道:“早知道请张书记吃顿饭这么麻烦,我根本就不说那句话。”
张扬道:“我落了个名声,你落了个实惠,现在已经是家财万贯了,还有我们丰泽第一美女企业家陪你,你算得上财色兼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