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0章 日出之后

张扬道:“荣厅。”
张大官人坐起身来,揉着耳朵,这厮刚才的确在伪装,美人在怀,有点反应也是正常的,装着熟睡,占点便宜,张大官人苦笑道:“梦媛,下手好重啊,怎么了?我得罪你了?”
项诚道:“这事情还得闹一阵子,我们不去管他。”
文浩南坐下,张扬去给他倒了杯茶送到面前。文浩南拍了拍一旁的沙发道:“你也坐,居高临下的我不适应。”
张扬向文浩南笑了笑,指了指沙发道:“坐!”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吃了中午饭再走。”
张大官人抓住她的足踝,轻轻拧动,乔梦媛失去平衡也摔倒在他的身边,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动,以这样的姿势定格在那里,目光长时间相互纠缠着。
“不困还是对我不放心?”
“满意吗?”
听他这么说,张大官人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浩南哥,这次的事情,我……”
张扬心中明白,现在丁家被警方怀疑是滨海走私大鳄,所以展开了对他们的全面调查,省公安厅派文浩南前来北港,名为调查丁氏兄弟的遇害真相,事实上真正的用意是要调查他们走私的罪行。望着楚楚可怜的丁琳,张扬生出一种同情,他也知道这是自己最大的弱点,女人和男人一样,不能只看外表,如果丁氏兄弟真的一直从事走私犯罪,那么身为丁高山女儿的丁琳恨难说一无所知。
程焱东道:“我没有。”
荣鹏飞道:“我虽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但是大是大非我一向分得清楚。程焱东和文浩南都是我的部下,我很欣赏他们,对他们是一样看待的,没有厚此薄彼,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张扬道:“没什么,就是想看!”
张扬道:“让她进来吧。”
文浩南道:“张扬,无论你怎么想,我都始终把你当亲兄弟看待。”
宫还山道:“薛老喜欢书法和摄影,还是投其所好的好。”
张扬笑道:“他再打电话过来,你就说我不在。”
乔梦媛想坐起身,却被他的双手抱住动弹不得,她还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张扬,望着张扬面部的每一个细节,乔梦媛从心底产生了说不出的喜爱,她伸出手,指尖似乎想要触摸张扬的面庞,却保持着一丁点的距离,沿着张扬面部的轮廓游移,张扬的身体动了一下,一条大腿压在了乔梦媛的玉腿之上,这样的姿势让乔梦媛脸红心跳,更麻烦的是,她感觉到双腿之间有一根硬撅撅的东西抵住了自己,乔梦媛挣扎了一下,非但没有挣脱开,却因为挣扎让两人的敏感部位更加贴近了一些。
她果然从前面钻了过来,两人并肩躺在后座上,张大官人清晰察觉到乔梦媛加快的心跳。
丁琳道:“带给你麻烦才是,董正阳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如果不是您为我出头,也不会惹来这场无妄之灾。”
张扬道:“警方是为了调查你父亲和叔叔死亡的真相。”
荣鹏飞道:“你是个糊涂蛋,张扬也是个混球,不就是当个芝麻大的小官,居然还摆出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不去调查,随便下结论,制造内部矛盾,你们可真行。”
傅长征道:“张书记,您手机关机了。”
程焱东被荣鹏飞说得理屈词穷,毕竟人家已经把事情调查清楚了,自己工作上的确存在着巨大的疏忽,他知道虽然荣鹏飞口口声声的要他承担责任,但是责任明显要减轻许多,之前他要为董正阳之死全部负责,现在调查清楚是看守所方面存在玩忽职守,而且查到了殴打董正阳的真凶,那么他的责任自然会减轻不少,程焱东道:“荣厅,谢谢您。”
张大官人很爱面子,当天中午回到滨海,这厮先舒舒服服洗了个澡,难忘和乔梦媛在太平口海滩的忘情一吻,唇齿之间留有余香。
乔梦媛含羞道:“你干什么?”
张扬打这个电话之前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可荣鹏飞的表现再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荣鹏飞的语气出奇的平静,他轻声道:“舍得打电话过来了。”
龚奇伟微笑点头道:“项书记放心,我一定做好这件事。”
宫还山心说我什么时候说了?渎职我说了,滥用私刑我也说了,可是我没说渎职比滥用私刑性质更加恶劣啊。可宫还山是不敢反驳的,反正又不是没替项诚背过黑锅,多背一次也无妨m.hetushu•com,只希望项诚能够记得自己的好处,宫还山不由自主看了龚奇伟一眼,发现龚奇伟听得很认真,目光看着桌面,看到龚奇伟,宫还山就打心里感到难受,人家是宋书记派来的,这次只怕是要从自己手里夺走市委书记的位子了。
荣鹏飞道:“你是不是一直以为我在这件事上处理不公,因为文浩南的出身背景,我偏向他,而且他又是我们公安厅派下来的?”
看到张扬正在和常海天、乔梦媛谈开发区招商的事情,等他们两人离去之后,张扬笑道:“我听说你的处分下来了。”
张扬笑道:“我忽然想起了一则新闻,好像是某位官员和他的女下属两人为了贪图凉快,所以跑到车库里。将汽车的空调打开。车窗紧闭,两人就在里面舒舒服服的那啥了。”
政治热点总是不断转移的,很快北港的焦点转移到了工人大批下岗的问题上,人们首先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生活生计,至于其他的事情,只能在吃饱喝足茶余饭后用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荣鹏飞道:“你怎么看我无所谓,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因为感情而影响判断。”
从水里打到陆地,张大官人或许是得意忘形,一个踉跄跌倒在沙滩上。乔梦媛冲了上去,毫不客气的抬起脚,作势要踏在张扬的肚子上。
程焱东道:“查清了,的确是梁修武打了他,现在人证都找到了,因为案件的特殊性,省厅派人直接过问。”
张扬道:“没别的意思,就是给你当人肉枕头。”
程焱东的表情充满了尴尬,他一直认为这件事是文浩南提审董正阳的过程中发生的问题,却没有想到最后问题出在了自己的内部,他低声道:“荣厅,对不起,我……我没有调查清楚。”
董正阳的家人仍然没有放弃对张扬的控告,据说已经告到了中纪委,张大官人对此只是一笑置之,他们爱怎么告就怎么告,诚如他过去所说,自从他踏入仕途,就充满了争议,几乎都在别人的诋毁和控告中渡过,可再大的风雨,他不是一样闯过来了,董正阳的这件事不可能让他翻船。
张大官人不认为梁修武配得上牺牲这两个字,不过梁修武应该是个义气的人。
张扬道:“我手机没电了。”
张扬道:“你放心吧,我打死都不说。”
文浩南微笑道:“廉明,你先出去,让我们哥俩单独聊几句。”
董正阳一事终于在短时间内水落石出,除了殴打董正阳致死的真凶梁修武以外,看守所当值的警察,滨海公安局长程焱东,省公安厅工作组的负责人文浩南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批评和处分,荣鹏飞在这件事上各打五十大板,不偏不倚,而唯独张扬没有得到任何的惩罚。荣鹏飞对此的解释是张扬不属于他管辖的范围内,而且在这件事上,张扬并没有直接的责任。
张扬道:“学吧,谁让咱们让人家抓住了辫子。”
高廉明点头离开了。
乔梦媛笑了起来。
项诚道:“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我就说嘛,我们的干部素质还是过硬的,我们的公安队伍不至于做出滥用私刑的事情。”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摇了摇头道:“梁修武现在涉嫌杀人,不可能安排他和你见面。”
张扬跟在她的身后走了出来,光着脚踩在沙滩上,感觉非常的舒服。
丁琳道:“他们想查什么,我明白,警方怀疑我们丁家走私。”她望着张扬道:“张书记,你相信吗?”
张扬道:“其实我最近特需要安慰,我也知道,你今儿发善心请我吃饭,目的就是安慰我。”
张扬道:“我想看日出!”
乔梦媛道:“我不困。”
“你调查根本就存在问题,你对自己的人过于信任,却把怀疑都放在别人身上,如果在调查的过程中不能将心态摆正,你能调查出什么结果?”
乔梦媛道:“兼而有之。”
宫还山在会后来到了项诚的办公室,他感慨道:“真是想不到,事情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还别说,张扬的运气真的很不错。”
程焱东被说得满脸通红,他小声道:“其实之前我也调查过。”
乔梦媛道:“我不需要警示,反倒是你必须要好好端正思想。”
张扬道:“您这话我不明白了。”
宫还山道:“不是滥用私刑,是渎职,是玩忽职和图书守。”
程焱东道:“我听说董家人去京城告你了。”
“笑什么?”
项诚道:“我提议,在全体党员干部内部展开一场严于律己,增强自身责任心,发扬主人翁精神的学习活动,一定要让全体党员干部深刻认识到自身职责的重要,要让大家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不但关系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甚至可能关系到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我不是在危言耸听,现实已经证明了我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从现在做起,从自身做起,增强我们每个人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是我们当前面临的迫切任务。”
张扬笑道:“不是关机,是没电了,没来得及充电。”
张扬道:“我不想回去!”
乔梦媛道:“距离日出还早,你可以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
文浩南道:“兄弟啊,你好像跟我生份多了。”
高廉明吐了吐舌头:“是荣叔叔要找你。”
项诚停顿了一下,转向龚奇伟道:“奇伟司志,这件事就交给你你负责。”
文浩南道:“上午妈打电话过来,我总觉得她好像发生了什么。她很关心你,打不通你电话,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这件事我只字未提。”
新来的市委副书记龚奇伟看了宫还山一眼,他对宫还山的印象越来越差了,这个人从不放过攻击的机会,龚奇伟对董正阳的事情也很关注,但是他并没有主动和张扬联系,毕竟他对这一事件还不了解,这段时间市里的常委也都避讳谈到这件事,官场之中,多数人都遵循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基本原则,更何况遇到麻烦的是张扬,他虽然是滨海市的市委书记,但是没有人敢主动招惹他,包括市委书记项诚在内。
张扬笑了起来,他推开车门来到后面,将后边的座椅放平,刚好是一张大床,张扬躺在其上,向乔梦媛招了招手道:“很舒服,要不要过来躺一会儿?”
张扬道:“焱东,董正阳的事情是不是全部都查清了?”
张扬道:“丁小姐,据我说知警方这次的调查主要是为了搞清你家人遇害的真相,虽然最近社会上的流言很多,但是我希望你还是不要受到这些流言的困扰,逝者已逝,我们活着的人仍然要生活下去,我想你应该将精力投入到公司的管理中,恒茂商务是北港商业的标杆之一,丁先生过去还是我们滨海商会的会长,我希望你能够接好他的班,保持公司的稳定发展。”
高廉明道:“我就知道你在。”
张扬道:“这件事我可能有些误会。”
张扬道:“爱咋地咋地吧,这事儿闹得挺烦人的。”
项诚道:“你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董家人对目前的这个结果很不满意,他们认为董正阳的死和张扬有着必然的联系,如果不是张扬在丁家兄弟葬礼上打了他,又把他弄进局子里,董正阳就不会遇到梁修武,自然就不会被他打死,正是张扬的滥用职权,警方的玩忽职守才造成了董正阳的死亡,现在董家人已经去京城告状了。”
张扬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心中盘算着,这下糗大了,搞了半天自己选错了目标。
文浩南笑着站起身来:“不早了,我得走了,还有点事情没有解决,我们这些当警察的没有一刻的休息时间。”
乔梦媛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望着张扬,这厮似乎毫无反应,乔梦媛推了他一把,这厮仍然熟睡。乔梦媛几乎可以断定他是装得,芳心中又羞又怒,她咬了咬樱唇,伸出手去,抓住了张扬的耳朵,一个逆时针的拧动,张大官人这下不装了,痛得哎呦一声叫了起来,身体下意识的向前一挺。乔梦媛也因为这突然的压力发出一声娇呼,随即俏脸变得通红。
文浩南道:“自家兄弟何必说这种话。我今天来找你,一是告诉你荣厅现在到处在找你,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最好还是主动和他见一面,二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咱们哥俩的这点误会,能不能别让家里知道。”
房门被推开了,文浩南和高廉明一起从外面走了进来,高廉明乐呵呵道:“我就说他在嘛!”
张扬邀请丁琳坐下,他笑道:“丁小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张大官人多少有些尴尬,他笑道:“我有什么好躲的?手机没电了,刚洗澡出来,总不能光着屁股接电话。”
荣鹏飞道:“你回答我的和-图-书问题。”
这一觉睡得非常安稳,当乔梦媛醒来的时候,发现太阳早已升上了天空,大老远跑过来看日出,却想不到睡过头了。她看了看身边的张扬,张扬睡得仍然香甜,脸上的表情安详而快乐。
“没什么,只是想起刚才你和牛文强的样子,想不到你们心里还有这么单纯的一面。”
张扬笑道:“没有啊,这事儿闹得,嘿嘿,我都有些懵了。”事情的变化实在太快。张大官人的头脑虽然灵活,可这会儿也不免有些尴尬了,面对文浩南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原因很简单,他理亏啊。
张扬道:“下来就好,我就安心了。”任何人都知道被处分不是好事,可是眼前的警告处分对程焱东来说却是好事,说明省公安厅对他们的追究到此为止,宣告程焱东的政治危机彻底解除,所以张大官人才会这么说话。
张扬伸出手臂,勾住了乔梦媛的脖子。
“我一直都很单纯。”
文浩南摇了摇头道:“不了,咱们有的是机会。”
张大官人知道这件事的调查结果之后,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让他欣慰的是,程焱东可以没事了。他没有和荣鹏飞主动联系,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目前来看,自己不但误会了荣鹏飞还冤枉了文浩南,如果和他们见面,不免会感到尴尬。
程焱东点了点头道:“下来了。”
张扬低声道:“我很想做个普通人。”他展开臂膀拥住了乔梦媛的娇躯,乔梦媛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抗拒。过了一会儿,她方才小心地伸出手臂。拥抱着张扬的身体,他们就这样静静拥抱着,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在相拥相偎中睡去。
清晨的阳光沐浴着这对年轻男女一前一后的身影,乔梦媛终于成功砸中了张扬,张大官人放弃了逃跑,他捧起海水去泼乔梦媛,乔梦媛毫不示弱的进行还击,两人孩子似的在海滩上嬉闹着,将心中的忧伤和烦恼远远地抛开,利用这种天真幼稚的方式制造着本该属于他们的快乐。
张扬道:“知道了。”
宫还山点了点头道:“礼物方面我来准备。”
张大官人挠头道:“没想到睡了这么久!”
丁琳道:“我今天过来是特地感谢张书记那天对我的帮助。”
程焱东笑道:“看来您真是百毒不侵了。”
张扬道:“梦媛同志,咱能不能纯洁点。我没其他意思,只是说出来给咱们一个警示。”
乔梦媛微笑道:“正常人,我只是没把你当成张书记看罢了。”
文浩南走后,张扬坐在那里呆呆出神,他没想到这件事会以这样的方式解决,居然是自己误会了文浩南,想起文浩南刚才的话,他拿起桌上的电话给荣鹏飞打了过去。
张扬来到金沙窝,看到荣鹏飞的汽车就停在滨海大道上,他将车停在荣鹏飞的车后,走向了沙滩,来到荣鹏飞的身边。
乔梦媛红着脸道:“你脸皮真厚!”她挣脱开来,推开车门跳上沙滩,清晨的海风迎面送来,吹去睡意,也让她加速的心跳平复下来。
丁琳叹了口气道:“最近警方经常过来查,我被叫去配合调查,公司上上下下凡乎所有的员工都被调查了一遍。”
荣鹏飞道:“你没有?就算你没有说过,你心里也是那么想的,不然张扬怎么会将矛头指向工作组?”
程焱东听说了董家人不愿善罢甘休,跑去京城告状的事情,他抽时间去找张扬。
丁琳道:“我不认为他对董正阳会下杀心,虽然他和我爸爸是结拜兄弟,他殴打董正阳应该是为了泄愤,而不是真的要杀他。”
有为张扬庆幸者,也有为这件事而感到惋惜不已者,滨海市长宫还山显然属于后者,他怎么都想不通,张扬明明深陷麻烦之中了,怎么又突然发生了这样的转机,这厮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他想起之前项诚对自己的忠告,劝他不要急着落井下石,在这件事上最好保持沉默,静观其变,现在看来,项诚还是很有远见的。
程焱东低声道:“自始至终我们也没有公开说过工作组的半句坏话。”
宫还山笑道:“大家也没说什么,就是谈谈前两天在大门口鸣冤的事情。”
乔梦媛道:“你睡得真熟啊!”这句话中包含着讽刺的意味,其真正的原因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张大官人还以一个极其暧昧的笑容,看到这厮的笑和_图_书容,乔梦媛更加确定他刚才的行为根本就是故意的,她有些愤怒地瞪了张扬一眼,然后伸出手还想去拧张扬的耳朵,张大官人提前看出了她的意图,笑着向远方逃去。
丁琳点了点头,她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荣鹏飞点了点头,目光并没有看他,低声道:“调查的结果你已经知道了?”
张扬道:“你给我的感觉的确是这样。”
能够维护朋友的利益,无论生前还是死后,这种人都值得别人尊敬。
北港市的几位常委对这件新近发生的事情都很感兴趣,会议召开之前,彼此还在三三两两的聊着,本来多数人都以为这次张扬要倒霉,却想不到事情一波三折,到了最后居然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张扬道:“应该说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如果我因为他告状,整天一门心思的想着这件事,那么我还怎么开展工作?”
张大官人恨不能拎起这小子把他从楼上扔出去,文浩南的脸上露出友善的笑容,他微笑道:“怎么?手机关机,电话不接,躲起来不愿见人啊!”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就你丫聪明!”
张大官人笑了笑道:“事情都过去了,哪能称得上什么无妄之灾?丁小姐家里的事都料理好了吗?”
乔梦媛啐道:“我不要听。”
“那我把你当成什么?”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你想去哪里?我送你。”
乔梦媛笑了:“好,咱们去太平口看日出好不好?太平口是北港观看日出最好的地方。”
张扬道:“听说你为了查清这件事的真相花费了很大的精力。”
丁琳道:“张书记,我想见见梁修武!”
乔梦媛道:“恕我眼拙,我还真没看出来。”
乔梦媛忽然感到有些惶恐,张扬抓住她的手臂,一点点凑了过来,他压在乔梦媛青春美好的娇躯上,吻住了她的唇,深情而温柔的品味着,阳光如此灿烂。
荣鹏飞道:“我在滨海呢。”
乔梦媛道:“你是我领导,也可能我找机会巴结你呢。”
所有常委都保持沉默,没有人想主动打断项诚的话。
张扬喝了很多,喝到最后,牛文强趴在桌上睡着了,张扬帮着董欣雨将他送上车,董欣雨带牛文强离去。
荣鹏飞道:“你不用谢我,为了调查清楚这件事,文浩南不眠不休的做了大量的工作,至于那个真凶梁修武的资料全都是他调查出来的,你们啊,真是应该好好感谢一下浩南。”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没把我当成领导。”
宫还山道:“项书记,我听说月底是薛老的生日。”
项诚也感到惋惜,但是他从一开始就有种预感,张扬到最后说不定会逢凶化吉,现在果然应验,人在官场之中单凭着能力还是不够的,你考虑的再周全,人算不如天算,但是如果老天爷眷顾你,你就会逢凶化吉,运气是争也争不来的,张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文浩南淡然笑道:“也算不上花费太大的精力,我也不仅仅是为了你们,正如你所说。在董正阳被殴致死的事情上,我和滨海公安局都有责任,在事情搞清楚之前,谁应当承担责任,承担多少。谁也不清楚。”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张扬拿起电话,却是傅长征打来告诉他丁高山的女儿丁玲来了,问张扬有没有时间见她。
“普通人,你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
张扬看出了她的犹豫,微笑道:“丁小姐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张扬道:“你怕我啊?”
程焱东道:“这件事的确给我提了一个醒,内部纪律抓的还不够,很多人做工作敷衍了事,缺乏认真的工作态度。”
傅长征道:“刚才省公安厅荣副厅长打电话过来,让我通知您马上给他回电话。”
乔梦媛望着天空中高挂的红日,不禁笑了起来:“你不是要看日出吗?”
张扬道:“都没帮上什么忙,再说了,你也给我帮了不小的忙。”
傅长征点了点头。
丁琳一身黑色职业套装,不施粉黛,显得非常清丽动人,失去亲人的悲痛并没有击倒她,从她坚定的目光中就能够看得出来。
张扬道:“你呢?”
张扬换好衣服出来,看到傅长征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了,张扬道:“今儿不是休息吗?你怎么还过来了?”
程焱东并没有想到事情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荣鹏飞指着他的鼻子呵斥道:“这次的事hetushu.com情必须要追究你的责任,董正阳在看守所内被殴打,你们负责值守的警察居然没有发现,这就是渎职,这就是玩忽职守,你也要负担失察的责任。”
程焱东道:“张书记,市里下发了文件,要求我们整顿纪律,增强责任心,最近我们都在开展内部学习。”
乔梦媛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起身将天窗开了一条缝。
张扬道:“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我过于鲁莽了,对不起!”
丁琳叹了口气道:“我真的不想再有人无辜牺牲。”
项诚道:“其实我也正想说这件事情,不要以为这件事发生在公安系统,发生在滨海,就可以认为和我们无关,我们每个人都要引以为戒,董正阳虽然是死于犯人的殴打,可是通过这件事,我们应该看到在我们的体制之中存在着很多的管理漏洞。正是因为这些管理上的不足,才造成了罪犯有机可乘,才造成了这次恶性事件,给我们的领导层,给我们的政府带来了恶劣的影响。”
乔梦媛道:“我看你还赶跑!”她抓起地上的黄沙去砸张扬,张大官人乐呵呵的沿着沙滩跑,光脚有节奏地踩在清凉的浪花上。
张扬道:“告就告呗,这种事情每天都有,我从走入仕途开始,哪天没有人告?”
丁琳走入办公室的时候,程焱东刚巧离开,程焱东向她笑了笑,丁琳颌首示意。
张大官人回到座位上,正考虑该怎么面对荣鹏飞的时候,听到傅长征在外面道:“张书记不在……张书记……哎……”
项诚走入会议室后,大家才静了下来。项诚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了,不禁笑道:“怎么?我在门外听你们聊得热闹,我一进来你们就全都不说话了。”
项诚喝了口茶又道:“玩忽职守也是一种犯罪,还山刚才说的好,渎职比滥用私刑性质更加恶劣。”
张扬道:“这件事我会引以为戒。”
张扬和冯天瑜父女告辞之后,上了坐地虎,乔梦媛主动承担了驾驶之职,看着张扬安稳坐在了副驾上,方才启动了汽车。
张扬道:“手机没电了。”
“那我请您吃饭。”
乔梦媛啐道:“谁怕你?”
荣鹏飞一身警服,身材笔挺地站在沙滩上,目光深邃而悠远,望着远方的海面,风吹浪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张扬道:“荣厅,我承认,我低估了你的心胸。”
宫还山道:“他们说得也有道理啊,张扬把董正阳弄进公安局也太儿戏了一点,到底是年轻啊。”
项诚眉峰一动,宫还山居然会知道的那么清楚,看来最近他因为龚奇伟的到来明显慌张了,开始关注这些事,项诚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正在考虑给薛老选件什么样的礼物呢。”
文浩南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件事跟我有着直接的关系。如果当初不是我没按规则办事,也不会引起这么多的误会。”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我一直都想向你解释,当初之所以不让滨海方面的人在场,是因为有些事情我不想让他们过早的知道,我在调查丁家兄弟的走私案。”
项诚望着宫还山脸上谦恭的表情,明白了他的意思,轻声道:“抽时间跟我一起去京城一趟吧。”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你要是有时间,来金沙窝一趟,咱们说点事儿。”
张扬道:“无论他是不是出于杀死董正阳的目的,后果都已经造成了,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帮他找一个好律师。”
荣鹏飞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我一直都跟你们说,反反复复地说,我们公安系统是一个纪律部队,我们的任何执法行动都要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没有证据就不能胡乱说话,董正阳的事情发生之后,你们仔细调查过没有?不经过调查,就将矛头指向省厅工作组。”
因为董正阳的事情,程焱东受到了一个党内警告处分,这比他预想中要轻得多,本来他都已经做好了放弃仕途的准备,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凸显转机。和他一样被党内警告处分的还有文浩南,省公安厅在这件事上找平衡,各打五十大板,也免得他们说闲话。
抵达太平口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乔梦媛看了看身边的张扬,发现他睁着双眼,入神的看着自己,乔梦媛俏脸发热道:“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荣鹏飞叹了口气:“希望你真正能做到。”
乔梦媛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