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7章 爱与不爱

“你……”龚奇伟气得手足直哆嗦。
几个人正说着话,有人慌慌张张跑了进来:“龚书记……不好了……不好了,张扬去您办公室要找江乐算账……”几个人闻言都是一愣,然后几乎同时反应了过来。
元和幸子轻声叹了口气道:“我记得贵国有句俗话,冤冤相报何时了,仇恨是一把双刃剑,折磨的不仅仅是你的敌人,还有你自己,就算有一天你找到了那个仇人,为顾佳彤报了仇,你也未必能够真正解开这个心结,报仇并不意味着结束,只有放下才能结束。”
元和幸微笑道:“我就是被生活改变的人。”
项诚道:“有意见?”
桑贝贝笑道:“你舍得吗?”
项诚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先消消气,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他,不过我看影响还是不要继续扩大了,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她忽然道:“我和顾佳彤是不是真的很像?”
宫还山道:“怎么回事?张扬,你到底是想闹成怎样啊?”
张扬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元和幸子道:“我并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爱情这回事。”
龚奇伟那边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委屈你了。”
张扬望着元和幸子道:“我只怕这辈子都放不下了。”
元和幸子道:“多数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张先生并不了解我。”
项诚道:“这份处理决定,你亲手交给张扬。”
元和幸子道:“不爱!”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你说得那个躁狂症就是我?”
元和幸子道:“你的仇人!”
张扬道:“可是你嫁给了他。”
陈岗咳嗽了一声,低声道:“项书记,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既然张扬和龚奇伟之间的火已经烧了起来,咱们不妨往上面在加点油。”
张扬道:“那是他欠抽,狗仗人势的东西。
陈岗道:“你的处分又不是市里给的,是省里定下来的,宋书记做的决定,你要闹,去找宋书记闹啊?”
张扬道:“死于谋杀!有人在她死前给我打来了电话……”昔日的回忆,让张扬的内心感到刀割般疼痛。
元和幸子轻声叹了口气道:“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我只是感觉滨海并没有我当初想象的那么太平,有些后悔到这里来了。”
龚奇伟道:“项书记,你都看到了,他认为是我把事情捅出去的,我好心帮他盖着,最后却落到这样一个结果,这小子有没有良心?”
项诚道:“我什么话没说?可这次不知怎么回事,触动了宋书记的逆鳞,他非得要惩治张扬,我也没有办法啊!”
项诚道:“你这会儿脾气好了,刚才是干什么呢?发了疯一样的去奇伟同志那里闹事,你有没有想过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乔梦媛将带来的两盒茶叶放在他办公桌上:“给你带了点茶叶,帮你清清火。”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道:“我开始有些了解你了。”
“嗬,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利用完我,马上就跟我翻脸,信不信我告你谋杀!”
要说江乐最近也真是流年不利,不出一个星期已经被张扬揍了三顿,今天还好,因为现场人多,提前拦住了张扬,所以张扬只是用书本砸了他一下,这厮今儿是去龚奇伟办公室兴师问罪去了。
桑贝贝揶揄道:“你看得懂吗?”
张扬道:“你爱过吗?”这问题问的有些唐突,换成今天见面之前,张大官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向元和幸提出这种奇怪的问题。
元和幸摇了摇头:“我不相信爱情!”
张扬道:“没怎么着啊!”
夕阳一点点沉入海水之中,整个海面上被染成了红彤彤的一片,周边的景物都被笼罩上了一层浪漫的玫瑰色,在晚霞的辉映下,张扬看到了一个宛如玫瑰般的女人正走向自己。
张扬道:“她看世界的眼光充满了感恩和关爱,你看世界的眼光充满了淡漠。”
项诚和陈岗真是心中大快,可两人表面上还得假惺惺地劝,陈岗拉着张扬想把他带走,张扬指着江乐道:“江乐,你这孙,以后别让我见到你,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就你聪明,你不说也没人把你当成哑巴。我警告你,知道的越多,危险就越大,就越有被杀人灭口的危险。”
项诚有些错愕的看着陈岗:“真的?”
乔梦媛道:“你和嫣然的事情是真的?”
张扬道:“项书记,不应该做我也做了,大不http://m.hetushu.com了再给我一个处分!”
张扬道:“你给我的印象并非如此。”
张大官人不得不承认,元和幸子非常的坦白,她的这句话说得是实话,这让张扬对元和幸子忽然生出了几分好感,他欣赏坦诚的人,张扬道:“和不爱的人结婚需要相当的勇气。”
元和幸子道:“几乎每天我都会沿着这边的沙滩散步。”
这边的争吵几乎把市行政中心所有的人都给惊动了。
张扬道:“我分得清楚利害!”
常海天苦笑道:“应该是来挨骂才对!”他也看到了那张处分决定,低声道:“张书记把龚副书记的秘书给打了,还一脚踹烂了龚副书记的办公室大门。”
陈岗道:“张扬,你就冷静冷静,已经闹成这样了,省里给了你一个党内警告处分,再有什么事情被省里知道,吃亏的只有你啊。我们当然不想事情闹大,刚才项书记还在和我商量你的事情,内部矛盾,内部解决,谁也不想你背这个处分。”
元和幸眨了眨明眸道:“你把我当成了她?”
桑贝贝低下头,轻轻在牙印上吻了一口,然后红着脸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张扬道:“夫人之所以决定投资滨海,也是因为看中了滨海的优点,我承认这座城市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是总体说来瑕不掩瑜。”
乔梦媛道:“你和她分手了?”
元和幸子道:“这世上多半婚姻都不是因为爱情结合的,我和他的婚姻只是为了利益,就像我们之间的合作,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关系好,而是因为在福隆港上我们找到了共同的利益,你说是吗?”
“何以见得?”
龚奇伟一进门就道:“项书记,我听说省里决定对张扬党内警告处分?”
元和幸子微笑道:“你是这里的领导人,自家的孩子当然是越看越爱了。”
宫还山的一句话把张大官人的火气转移到他头上了,张扬虎视眈眈地看着他,看得宫还山心里直发毛,暗叫倒霉,自己这不是多嘴吗?人家两人闹矛盾,干我屁事啊?打得头破血流才好。
元和幸子道:“她怎么死的?”
项诚真是无可奈何,他摇了摇头道:“根据上级领导的指示。要把你受党内警告处分的事情进行公示,你有没有意见?”
张扬笑道:“你的丈夫,元和真洋!”
元和幸子道:“从你不经意流露出的眼神,一个人的眼神骗不了人。”
张扬举目向她来的方向望去,这才意识到不远处就是毓湾酒店,张扬道:“滨海是座小城,哪儿都能遇到熟人。”
张大官人望着她的背影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意,原来这小妮子还是心疼自己的。他本想追出去,偏偏这会儿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电话是龚奇伟打来的,张扬接通电话,微笑道:“不好意思,今天没生我气吧?”
张扬道:“到底是谁害我?故意把我的事情捅上去?这不是有意阴我吗?”
张扬也笑了,站在原地等着元和幸子走过来,轻声道:“这么巧?”
龚奇伟道:“项书记,是谁在故意制造我们的矛盾?你知道的,我根本就没打算追究这件事。”
陈岗道:“张扬和龚奇伟的关系我不清楚,不过他和江乐有矛盾,前两天还因为争夺一个舞女在天街大打出手……”
市长宫还山也赶过来看热闹,他和陈岗一起把张扬给带走,弄进了小会议室里。关上大门,陈岗也做出火冒三丈的样:“张扬,你搞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在这里胡闹,还把龚书记的门都给踹烂了。”
张大官人将信将疑道:“真的?”
张大官人道:“舍得,大不了我先把你那啥了再杀。就不可惜了。”
项诚把这份党内警告处分决定宣布完之后,向他道:“你有什么想法?”
元和幸子笑了笑道:“真的吗?如果贵方治安真的像张先生所说的那么好,就不会发生我们办公区被盗的事情。”元和幸子看来并没有给张扬留面子的打算。
元和幸道:“我其实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
看到乔梦媛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张大官人还是非常欣喜的,他笑道:“回来了,这个假期过得怎么样?”
“相信!”
张扬知道桑贝贝的结果应该不会出错,为了谨慎起见,他采取了顾允知、顾养养的样本,还提供了自己珍藏的顾佳彤的部分头发作为和-图-书比对,结果并不算意外,一直以来元和幸子也从未承认过她是顾佳彤,这份结果让张扬心中仅存的一丝幻想彻底破灭。
“除非经历过,否则又怎会不相信呢?”
张扬道:“什么真的假的。”
项诚道:“你先别急着走,去给奇伟同志说声对不起,他毕竟是你的领导。”
项诚道:“你有没有表现出一丁点对领导的尊重,奇伟同志是市委副书记,是你的分管领导,你这样的态度根本就没把领导放在眼里。”
张大官人冷笑道:“无毒不丈夫!”
元和幸道:“你相信生活可以改变一个人吗?”
陈岗笑了笑道:“我是听说,不过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元和幸子在任何时候都高贵典雅,仪态万方,玫瑰色的长裙,随风摇曳,姣好的身姿,在晚风中若隐若现,看到了张扬,她露出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笑容,明澈的双眸闪过一丝动人的闪光。
张扬道:“你做了什么事情自己清楚,当初要是没有我,你搞个屁的深水港,如果不是你通过我巴结上了宋书记,你会有今天?怎么翅膀硬了?开始踩我了?”
张扬不说话了,双眼看着项诚。
张扬看出她是故意卖关子,一伸手将她手里的资料袋抢了过去。
这下轮到张大官人吃惊了,他没想到元和幸子居然如此坦白。
张扬道:“我他妈窝囊,我怎么对他,你们看看,他又是怎么对我?”
项诚道:“说得轻巧,就凭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都觉得这处分给轻了。”
张扬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我这个县处级干部了。”
张扬道:“没想法!”
陈岗道:“我看这件事还是先做做张扬的思想工作,以他的性,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身后有人在叫她,乔梦媛转过身去,看到了常海天,她笑了笑道:“常主任,来汇报工作吗?”
项诚道:“你还蛮硬气。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委屈?”
项诚知道这小子向来难缠,他叹了口气道:“你愿不愿意听,有些话我必须要说在前头,想在官场中走下去,无论是谁都要遵守官场的规则,你明白吗?”
乔梦媛道:“处分都贴到大门口了,市委书记被处分公示,这种事情好像不大多见啊!”
项诚道:“我不是说过了嘛。这件事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私下道个歉。内部解决就算了。谁闹出去的?”
张扬道:“我承认,我过去是瞎眼了,识人不擅!”
张扬站在那里,任由她仔细端详着,终忍不住道:“我脸上有字吗?你看得这么仔细?”
龚奇伟气得脸色铁青:“张扬,当着项书记的面你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诋毁你了?”
常海天道:“我开始也觉得奇怪,这两天才知道内情,原来他和嫣然已经正式分手了,心情不好,把恶劣情绪都带到了工作上,你这段时间休假,还没有领教,现在他是逮着谁骂谁,谁的意见都不听,整一个大独裁者,这样下去我都不想再干下去了。”
张扬笑了起来:“其实滨海的治安还好,夫人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陈岗道:“你又没有证据,凭什么去龚书记那里踹门,这样的影响有多恶劣?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有很长,要多点觉悟好不好?”
桑贝贝虽然豁达大方。可毕竟是云英未嫁之身,听到这厮大放厥词,实在是消受不了。红着脸,趴在他肩头上,张嘴就是一口。咬得张大官人痛得惨叫一声,以他的内力原本不会被桑贝贝咬伤,可是他怜香惜玉,没舍得用护体罡气震她,如果那样,只怕桑贝贝的门牙都要被他给震掉了。
项诚几人来到龚奇伟的办公室,看到办公室的大门被踹出了一个大洞,看到此情此境,龚奇伟勃然大怒,指着气势汹汹的张扬道:“张扬,你搞什么?”
张扬道:“你敢,信不信我真的把你给杀人灭口。”
乔梦媛道:“他怎么这么冲动?”心中实在是有些奇怪,据她所知,张扬和龚奇伟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项诚叹了口气道:“我正在和老陈商量呢,这件事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奇伟同志,我早就劝过你,张扬和江乐之间的事情是同事间的内部矛盾,千万不要闹大,现在好了,非得要搞到省里,让别人看笑话了。”
项诚道:“你怎么能认定就是他说得。”
乔梦媛道:“我听说这里多了一www.hetushu.com位躁狂症精神病患者,所以我得先确信自己的人身安全是不是能够得到保障。”
元和幸柔和的红唇弯起一抹温柔的弧线,她叹了口气道:“你这样说我,不怕我不开心?”
项诚指点着他,看到陈岗一脸的得意,叹了口气道:“何苦来哉。闹到最后,还不是伤及我们这个领导团队的面。”嘴上这么说。可是心中却对陈岗的做法极为赞同。
项诚被他给噎住了,这事儿他刚才都搞清楚了。是陈岗在其中祸害,可陈岗的行为他是极其赞同的,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张扬,同样他也不喜欢龚奇伟,这两个人的存在都是对他权威的挑战,他早就希望看到张扬和龚奇伟之间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狗咬狗一嘴毛,干我鸟事!干我鸟事!项诚此时心头的欣快感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但是他身为北港一把手。他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幸灾乐祸,不然会被别人视为小人嘴脸,他必须要收起自己的得意,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面孔,项诚道:“你闹情绪,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能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影响到工作,我就会对你追责。”
“没意见,反正领导们都决定了,我服从领导的安排。”
“我没觉得委屈。”
桑贝贝道:“看你急得,今儿真热,你这空调怎么不管用啊?”
陈岗已经知道了省里的处罚决定,脸上带着笑:“项书记,您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啊。”
桑贝贝道:“你该不是看上了这个日本女人吧?”
龚奇伟道:“这件事我根本就没打算闹大,江乐那边我也安抚过了,他也同意不再追究,到底是谁把这件事捅到省里的,这不是故意在制造我和张扬之间的矛盾吗?”
张大官人道:“废话,你咬自己一口试试?”
陈岗道:“龚奇伟这个人太嚣张,仗着宋书记支持他。来到北港之后整天大放厥词,连您都不放在眼里,他和张扬之间产生矛盾,也绝非偶然,这两个人都是目空一切的主儿,对谁都不服气。”
张扬有些违心的点了点头,他起身道:“项书记,您批评完了吗?要是批评完了我先走了。”
“我欣赏你的坦诚!”张大官人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不可能讨厌你。因为你的身上有佳彤的影。”张大官人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去,他并没有向元和幸道别,元和幸也没有因为他的不辞而别而产生他缺乏礼貌的想法,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了解你是一个深情的人!”
张扬笑道:“了解我什么?”
“没意见,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张扬毫不示弱地和他对视着:“龚奇伟,我真是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有种的话,明着冲我来,背后诋毁别人算什么好汉?”
陈岗故意道:“项书记,我看这个处分还是不要声张了,张扬那小特别爱面,本来就因为上次的事情和奇伟同志有了疙瘩,这样一来岂不是雪上加霜,他会认为事情都是龚书记搞出来的,矛盾岂不是进一步激化了。”
张大官人道:“我对你的兴趣源于佳彤,很多时候我都回避和你见面,因为我怕见到你会勾起我痛苦的回忆,可是我又期待见到你,见到你,又会让我产生一些错觉和幻想。”
张扬没好气道:“干你屁事!”
张扬看了一眼,合上材料,有些疲惫地靠在座椅上。
乔梦媛陪同爷爷在江南度假期间听说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张扬被党内警告处分,还有一件事就是他和楚嫣然正式分手。乔梦媛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就看到了行政中心宣传栏上的处分决定,她那份处分报告前伫立良久,心中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去张扬那里表示安慰。
元和幸子道:“我能够感觉到你很爱她。”
张大官人愤愤然道:“不就是处分我吗?我无所谓,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大不了把我给撤了,反正我也不想干了。”
张大官人故作惊诧道:“真有此事?夫人告诉我到底丢了什么东西?我马上派人去查!”他算准了元和幸子不可能把丢失卫生巾的事情说出来。
张扬拿出检查结果,对于上面的专业数据,他自然是看不懂的。桑贝贝道:“查出来了,你给我的样本没有任何关系,元和幸子和你给我提供的几份样本没有任何的的关系。”
桑贝贝直接掀到基因比对的那一页,指着最上面的图谱道:“这是元和幸子的,下http://m.hetushu.com面是你提供的样本,我做了一个直观的比对图,你会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的相同之处。”
陈岗微笑道:“矛盾都是慢慢积累起来的,我只是敲敲边鼓而已。”
乔梦媛点了点头。
项诚道:“省里的决定,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常海天道:“在办公室呢,现在他不找我们,我们是不敢主动过去,乔主任,你说话他还乐意听点,要不你去劝劝他。”
项诚道:“你不服气?”
元和幸道:“我忽然发现你对探寻别人的隐私非常的感兴趣。”
陈岗道:“张扬,我提醒你,对上级领导,你要保持起码的尊重。”
乔梦媛温婉笑道:“海天,你和张扬这么好的朋友,这种时候,是他情绪最低落最困难的时候,作为朋友,你可不能不顾而去。”
龚奇伟道:“没什么事,不过这件事传开了,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话呢。”
张扬笑道:“真把我当成精神病了?”
元和幸道:“你讨厌我!”
项诚道:“福隆港那边的事情你解决了吗?江乐只不过是去传话,你扫脸给人家一大嘴巴子,事情发生了几天,你有没有向江乐主动道歉?没有吧!”
张扬道:“打算怎么处理我?”
张扬道:“你爱他吗?”
元和幸子道:“其实我昨晚在所住的酒店里又丢了一些东西。”
张扬挂上电话,却发现桑贝贝已经走了,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不远处的沙滩之上,望着西方海面上渐渐坠落的夕阳,一时间内心中千头万绪。或许北港终将成为他仕途的终点,解决这边的事情之后,他将要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他生存的的意义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这些爱他的女人,还有他已经出世和即将出世的孩子,还有他的家人,他本不属于这个时代,可是他的生命,他的感情已经全都融入到这个世界中,他和这个世界再也分不开了。
张大官人讪讪笑道:“那件事已经引起了我们的高度重视,目前正在解决中。”
张扬殴打江乐的事情最终还是闹到了省里,省纪委对这件事高度重视,据说是宋怀明得知这件事之后大发雷霆,亲自发话要纪委对张扬进行追责。纪委方面几经斟酌之后,决定给张扬一个党内警告处分,这处分说起来不疼不痒,但是项诚接到处罚决定之后还是感到这件事有些蹊跷,他把纪委书记陈岗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张扬道:“什么叫我跟她分手了?是她跟我分手,我被甩了你明白不?”
项诚叹了口气道:“张扬这小子也太不自爱了,他的这些混账事情要是传到宋书记的耳朵里,还不知要造成怎样的影响。”
张扬道:“我做人做事无愧于心,人家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可谁他妈要是对不起我,我绝饶不了他。”
宫还山叹了口气道:“都是自己同志,至于吗?张扬,我记得你和奇伟同志关系一直都很好啊,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陈岗苦笑道:“为什么又是我?”其实他心中也明白,自己是纪委书记,这是他责无旁贷的事情。
龚奇伟道:“项书记,你看,是不是跟省里说一声,劝他们收回成命。”
桑贝贝咬完,拉开张扬的领口,看到他的肩膀上已经多出了一个清晰地牙印,血珠儿都冒出来了。桑贝贝不由得又有些心疼,小声道:“疼不?”
张扬道:“你干脆杀了我吧!”这厮说完转身离去。
张扬道:“如果让我找到那个人,我会把她碎尸万段!”
最后还是由项诚自己向张扬宣布了对他的处分决定,张大官人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坐在项诚的办公室内,表情冷漠的甚至有些木然。
陈岗道:“他是不敢追究,别看表面嚷嚷着,一副刚正不阿的样,其实他也不是傻,张扬的后台他比谁都清楚,而且当年张扬救过他女儿,他要是跟张扬闹得太僵,别人会说他忘恩负义。”
常海天朝那张处分看了一眼道:“这张处分是省里的决定,宋书记也不护着他了,他如果再这样搞下去,以后的道路恐怕会很难走。”
项诚道:“奇伟啊,你应该比我还要了解他,他就是那个一点就着的脾气,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说怎么办?省里已经给他警告处分了,我们如果再抡起大棒,恐怕事情只能越搞越僵吧?”
元和幸轻声道:“我们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宫还山道:“瞧瞧你现在的样,和*图*书还像个国家干部吗?张口闭口就是他妈的,跟个市井无赖有什么分别?”
项诚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省里已经做出了处理决定,这个党内警告处分是必须要给张扬的,而且宋书记特地强调,要将这件事进行公示。”
张扬道:“可惜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龚奇伟道:“我这么大年纪了,我至于和他一个年轻人闹吗?”
元和幸子微微一怔,张扬的这句话问得有些没头没脑:“谁?”
陈岗和宫还山围着张扬做思想工作的时候,项诚也在开导龚奇伟,龚奇伟气得脸都绿了,这也可以理解,换成谁都会生气,张扬虽然是滨海市委书记,可不过是个处级干部,他敢跑到北港市委,把龚奇伟的办公室房门给踹了,这小子的行为只能用嚣张来形容了。
项诚道:“还能怎么样?张扬岂是一个甘心服输的主儿?”他说完又皱了皱眉头道:“老陈,你有没有觉得这次的事情很奇怪,他们两人过去关系一直都很好啊,怎么会突然恶化成这个样子?”
张扬道:“不是他说得还能是你说的?”
张扬道:“有什么服不服气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归根结底还是你们说了算。”
张扬道:“真要是那样,我肯定会更恨你。”
桑贝贝刚一上车,张大官人就迫不及待道:“怎样?结果查出来没有?”
乔梦媛望着他,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
龚奇伟道:“这事儿我不会出手,但是有人会反映到省里,我估计这次可能会给你一个处分,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乔梦媛走入办公室之前,张大官人刚刚跟楚嫣然煲了一个电话粥,两人分手,这是为了增加他和龚奇伟关系恶化可信度而故意放出的消息,他们之间不知道要有多好。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得到宋怀明首肯的前提下。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张扬已经在宋怀明的面前失宠,对于他和龚奇伟前一阵子的冲突,很多人都明白了个中缘由,龚奇伟之所以敢对张扬下手,是因为张扬和宋怀明已经划清了界限。
两人这边正说这话,市委副书记龚奇伟愤愤然找了过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不是她!”
项诚叹了口气道:“我看你们大家都冷静冷静,都是自己同志,没什么解不开的结,闹下去只会让别人笑话。”
张扬道:“项书记。我都认了。党内警告处分都下来了,你还想我怎么着?现在还让我过去道歉,门儿都没有。他对我有意见。可以明说啊,没必要背后捅刀子。”
龚奇伟低声道:“你是我永远的好兄弟!”
张扬道:“没什么好委屈的,江乐才委屈呢。对了,他有没有事?”
张扬似乎冷静了一些。
乔梦媛道:“他人在不在?”
张扬没说话,仍然望着元和幸子,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顾佳彤复生回到了他的身边。
张扬道:“我希望夫人不要因为最近的一些事情而对滨海产生不好的看法,我们滨海全体干部都会尽全力配合夫人的工作。”
乔梦媛道:“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项诚道:“张扬打江乐这件事,龚奇伟个人也没想追究。”
桑贝贝道:“怎么了?突然跟泄气的皮球似的!”
桑贝贝道:“说真格的,你是不是怀疑陈岗和袁孝商这帮人啊?所以才制造出杀死我的假象,故意留了一个把柄在他们手里,这样他们的本来面目就能暴露的更快一点。张书记,真看不出来,你这是要深入敌后啊。”
桑贝贝吐了吐舌头,作惶恐状:“你太狠毒了。”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拢了拢被海风吹乱的发丝。
张扬道:“今天怎么一个人?”在他的印象中元和幸子只要出现,身边总是有保镖陪同。
乔梦媛打量着张扬,并没有发现他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张扬凝望她的俏脸,目光渐渐变得温柔而深情,元和幸子在他的注视下居然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慌乱,她的眼眸转向远方的海面,巧妙回避了张扬的目光。张扬道:“很像,几乎一模一样。”
陈岗也显得义愤填膺:“我发现,总是有那么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本来没事,非得要煽风点火,非得要在内部制造矛盾。”
项诚无奈的摇了摇头,张扬这边刚走,陈岗就走了进来,他向项诚笑道:“项书记,思想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项诚道:“所以你就帮他们烧了这把火?”
陈岗道:“真要把他的处分进行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