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36章 蓝星考察团

乔梦媛朝他笑了笑道:“张书记来了!”
宫还山道:“这也难怪,换成是谁都接受不了,他过去得意的时候目中无人,现在这种境遇也是咎由自取。只是让某个人白白捡了个便宜。”宫还山口中的某个人就是龚奇伟,在他看来,龚奇伟一直都在捡便宜,当初他和蒋洪刚为了市委书记的位子争来斗去,可到最后,省里直接派来了龚奇伟顶替蒋洪刚,从而挑明了北港未来的掌舵人。张扬在宋怀明面前失宠,经过他努力争取下,开始建设的保税区,如今管理大权也交给了龚奇伟,这等于凭空而降了一份大大的政绩给他。宫还山感叹龚奇伟好运的同时,也不由得哀叹自己的命运实在悲摧。
以常海天为首的这批年轻干部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他们安心于工作之中,张扬既然可以对眼前的情况安之若素,他们又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
金敏儿道:“我爸说你给他开得药方非常有效,现在他的睡眠好多了,我小妈身体也复原了。她也让我向你表示感谢,他们还邀请你有时间去汉城玩。”
金敏儿道:“随便吃点快餐,咱们还是在保税区好好看看。”
金敏儿微笑道:“我这次来的主要任务是考察,要将这里的实际情况深入了解一下,然后向我的大伯进行汇报。最终决定权还是要由他来把握。”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不聊公事,对了,我这次来,我爸特地让我向你表达谢意。”
张扬笑道:“谢我什么?”
蓝星集团这样的跨国集团也引起了北港市领导层的高度重视,市委书记项诚,市长宫还山专门设宴款待蓝星集团一行。或许是为了避免和张扬正面相逢,龚奇伟选择了回避。
赵国强道:“既然是直说,你不妨说得再明白一些。”
宫还山道:“张扬这小子过去一直都很可恨,可现在看到他的样子,我又觉得他有些可怜了。”
金敏儿转身向张扬望去,果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张大官人在她的笑容面前总是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发现金敏儿和春雪晴的模样相似到了极点。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几乎都一模一样。
金敏儿决定考察滨海并在这里设厂,不仅仅因为她和张扬良好的关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滨海保税区优惠的。她向乔梦媛阐述了蓝星的未来发展计划,江城那边的产业基地主要是生产家电,他们集团计划在中国大陆设立一家生产通讯设备的工厂,主攻移动电话。
负责蓝星集团这次考察任务的恰恰是金敏儿,她一下飞机发现张扬并没有亲自前来接机,负责迎接的是北港市委副书记龚奇伟,滨海市市长许双奇,金敏儿顿时就有些不开心了,礼节性的握手之后,金敏儿问:“张扬为什么没来?”
这厮笑得越发开心了,金敏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道:“干我什么事?保税区又不归我管。”
和图书张扬笑道:“是。不过这并不影响到保税区的政策,你考虑好了没有?蓝星集团是不是要在这里投资办厂?如果决定了,我会帮你们争取最好的地块和最优惠的政策。”
金敏儿道:“是他邀请我们过来考察的,如果他不负责这件事了,那么考察就没必要了。”
龚奇伟似乎看出了他的为难,微笑道:“赶紧去吧,张扬是个顾全大局的人。”
宫还山道:“也许这句话可以倒过来讲。”
金敏儿俏脸红了起来:“按照你们中国人常说的那句话,俗。太俗了,有点创意好不好?”
金敏儿道:“我听说你已经不再负责保税区的工作了?”
金敏儿这么一说,张大官人方才想起自己在南韩期间为金承焕两口子看病的事情来,金承焕的老婆叫崔贤珠,张大官人上次就发现崔贤珠的病症是因为小产后引起的气血两虚,而金承焕却在七年多之前就做了绝育手术,也就是说崔贤珠背着金承焕偷人,张大官人知悉了这件丑事之后并没有对外声张,即使对金敏儿也没有提起这件事,这倒不是他有意为崔贤珠隐瞒,而是因为他不想这件事刺激到金敏儿。金承焕是南韩保安司令,如果这件事曝光,肯定会损伤他的颜面,甚至会影响到他在南韩军界政坛的地位。
赵国强道:“如果仔细分析这件事,其中存在着很多的不合理因素。”
金敏儿瞪了他一眼道:“你是说我虚荣了?”
赵国强道:“焱东啊,谢谢你的提醒和建议,以后我的工作还需要你的支持和配合。”
宫还山捻起茶盏抿了一口道:“我忽然发现还有比我更加不幸的人。”
“那是虚荣!”
项诚道:“保税区还是滨海的一部分,你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当然不能置之不理。”
项诚喝了口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所有人都意识到赵国强的工作方法和文浩南全然不同,这是一个较为温和的公安局长,对北港上下而言,这样的人更容易被大家接受。
张大官人从这样的角度看到的是许双奇倒立的影像,他笑道:“许市长今儿怎么有空来找我?”
市委副书记龚奇伟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也降至了冰点,不过幸好还没有影响到保税区的工作,张扬过去组建的那套班底仍然是保税区的骨干力量。龚奇伟仍然沿用张扬过去的管理方法,对保税区采取放手的态度,可以说保税区除了更换了一个管理者,其他的仍然未变,这充分保证了保税区的工作持续稳定。
宫还山知道项诚在暗示什么,他是在说自己还有机会,一天没有宣布市委书记的最终归属,他就还存在着一线希望。宫还山却对自己能够继任市委书记一职不再抱有太大的希望,他摇了摇头道:“我不想争了。”
龚奇伟听到她这样说不由得笑了起来,还别说,很多事情缺了这小子真转和_图_书不起来。龚奇伟道:“金小姐,张扬是滨海市委书记,除了保税区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忙,你也别着急,等到了滨海,我让他全程负责接待工作。”
张大官人没有忘记自己的领导身份,笑着向金敏儿伸出手去:“金小姐,欢迎来到滨海参观考察。”
金敏儿道:“不许笑!”
对当初张扬和程焱东针对兴隆号的跨界行动,赵国强也专门找来程焱东了解情况。
张大官人将汽车停在福隆港。福隆港的改造扩建工程正在顺利进行,目前正在进行前期的归类统计,张扬向金敏儿介绍道:“不久的将来,这里会建起一座亚洲一流的深水港,由日本元和集团和滨海市政府合作建设。”
张扬道:“根据我的经验,这一招百试不爽。无论古今中外,但凡是稍有点姿色的女孩子都喜欢别人夸她漂亮。”
蓝星集团这次来保税区考察当初是张扬提出的邀请,如今张大官人虽然不再继续执掌保税区的管理权,但是作为滨海市委书记,他还是必须要出面接待一下。
两人探讨具体细节的时候,张大官人走了进来。
北港似乎又恢复了昔日的平静,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
金敏儿的神情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项诚道:“赛场之上,两个实力相近的对手比拼的并不是谁的水平更高,往往是比较谁更少失误,政坛也是这样,没有人会永远正确,他也一样,会犯错误,会做错事,有些事情可能会导致领导层对他的不信任,其实只要抓住一次机会,就能够扭转全局。”
许双奇面露难色,自从张扬被夺走保税区管理权之后,这厮对自己就充满了成见,自己现在去找他帮忙,不是自讨没趣吗?可领导发话了,又不能不去。
寒暄了几句之后,赵国强直接切入主题:“焱东,我想问你,当初你带人去查封兴隆号,在船上查出了丢失车辆和大批走私红酒,为什么这条线没有继续查下去?”
乔梦媛不无嗔怪地看了张扬一眼,这厮就是个处处留情的性子,连人家韩国小姑娘也不放过。乔梦媛道:“张书记,龚副书记专门交待,这次接待蓝星考察团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程焱东道:“文浩南同志在工作的中掺杂着过多的个人因素,正是因为他的这种主观性,而影响到了对全局的把握,表面上看,似乎他来到北港之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处理了不少事情。可是……”程焱东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赵国强的表情,发现他的神情依旧淡然,程焱东抿了抿嘴唇道:“我打个比方。如果你想去除一杯水里的渣滓应该怎么做?不是进去用力的搅动,这样看似做出了努力,但结果是越搅越浑。正确地方法是任期沉淀,才能将清水和渣滓分辨开来。”
金敏儿道:“张扬,我还以为你会去机场接我呢。”一句话将两人之间的亲密http://www.hetushu.com关系暴露无遗。
在乔梦媛面前,张大官人不由得显得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道:“忙,最近真的是特别忙。”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
根据蓝星集团的初步考察,已经基本确定要在滨海保税区设立生产基地,比起江城这里不但拥有更加宽松的政策,还拥有港口之便利。
将蓝星集团的考察人员请入大巴,龚奇伟瞅了个机会向许双奇道:“你马上和张扬联系一下,让他负责接待蓝星集团一行。”
程焱东道:“关于这件事,我已经写过一份相当详细的报告,因为兴隆号的注册船主是李旺九,而李旺九被捕后不久又,所以线索中断,自然也就无从查起。”
张扬道:“我这次过来不带有任何的公家性质,我是过来见老朋友的,工作上的事情你们谈,我还是不要介入保税区的工作为好。”
项诚道:“刚才我跟他聊了几句,他心中的怨念很深啊!”
张扬走入会议室之前,乔梦媛和常海天已经向蓝星考察团介绍了一下保税区的建设进展情况。
张扬叹了口气道:“项书记,其实你也应该清楚,现在无论我为保税区做多少事,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罢了。”言语中流露出无奈和不满。
张扬道:“项书记,谢谢!”
张大官人笑道:“不胜荣幸!”
金敏儿笑道:“刚才乔小姐已经向我作过介绍,滨海的地理条件的确得天独厚,我研究过你们保税区的政策,如果可以贯彻执行,那么滨海的发展不可限量。”
张大官人带着她在港口快餐店随便吃了碗面,然后带着金敏儿继续参观,金敏儿虽然出身富贵,可是身上却没有寻常千金小姐的娇娇之气,简简单单的一碗素面也吃得津津有味,其实对金敏儿来说,最重要的是又可以见到张扬,有情饮水饱,和张扬在一起即便是粗茶淡饭也别有一番滋味。
可有些人有些事注定是要发生联系的,虽然张扬有意划清了和保税区之间的界线,可是南韩蓝星集团的到来仍然不可避免地将张扬和保税区再度联系在了一起。
张大官人看了她一眼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看到两位美女坐在一起谈合作的场面,张大官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养眼。
张扬道:“帮我谢谢他们,最近我恐怕抽不出时间。”
赵国强是程焱东的,他们之间对彼此的工作方法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张大官人改成单手倒立,然后又改成两根手指,然后一个漂亮的翻身转过身来,拿起毛巾擦了擦汗:“让我出面接待,那你们就全都不要插手,你帮我转告龚书记,他就不必陪着了。”
张大官人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让周山虎将他送到保税区的时候,蓝星考察团已经在指挥部。
程焱东道:“工作上循序渐进永远要比大刀阔斧更容易让人接受,也更容易达到最佳的效果。”这是他心中的hetushu.com真实想法,也是他对赵国强以后工作的建议。
“女人都虚荣!”
赵国强办事的效率很高,他在两天内就已经将文浩南留下的大笔卷宗看完,并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出了处理,当然他在处理这些事情之前还是征求了上头的意见,赵国强和公安厅长高仲和的良好关系让他处理起这些事情来更加的,他和文浩南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更加善于和别人。
项诚的印象中,张扬还是第一次对他说谢谢,看来在人失意之时送上一句安慰的话语果然能够起到雪中送炭的奇效。张扬离开之后,项诚和宫还山并没有马上离去,两人去市政府一招的小楼内喝茶。
许双奇闻言一怔,张扬这句话根本是表明和龚奇伟誓不两立,有你没我。不过许双奇也想这件事,张扬和龚奇伟无论怎样斗,都和自己没关系,背靠大树好乘凉,他现在已经找准了靠山,种种迹象表明,龚奇伟是北港未来的掌舵人,只要获得了他的信任,自己未来几年的政治道路必然坦途一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政治目标,许双奇对自己的定位还是很清晰的,退休之前只要能够顺利攀上副厅的台阶足矣,他已经不再年轻,也没多少背景关系。对他而言,这个目标是现实而客观的。
许双奇道:“可他们是接受你邀请才来滨海考察的,你要是不出面道理上说不过去吧。”许双奇来之前就已经将可能遇到的刁难想了一遍,知道张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为难他的机会。
张扬道:“你们自己解决吧,我没时间。而且我介入也不合适,省里都不让我插手保税区的事情了,我要是再出面,岂不是跟领导们对着干?”
程焱东道:“疑点再多,没有线索也无从查起,赵局,请恕我直言,当初文浩南同志翻出这件案子大做文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查案,而是处于个人的一些想法。”
金敏儿啐了一声,然后挥动拳头在他肩头捶了一下:“这么久没见了,你就没一句好话,我怎么可能会嘲笑你啊。”
许双奇道:“张书记,这次您一定得去,大局为重啊,人家是冲着您来得,您要是不去,蓝星可能真要走了。”
许双奇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打电话的想法,他坐上小车,让司机先行前往滨海,来到张扬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张扬正赤裸着上身在房间内玩倒立呢。
项诚道:“上头的心思我们永远揣摩不透,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鹿死谁手!”
在项诚看来,张扬产生不满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项诚并不喜欢张扬过去的做事风格,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张扬在建设保税区方面做出的贡献,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滋味是不好受的,张扬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却失去了对辖区的管理权,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也是相当不公平的。项诚安慰他道:“张扬,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蓝星考察团交给了乔hetushu•com梦媛和常海天,金敏儿则由张大官人单独照顾,张扬亲自开着那辆奥迪车。带着金敏儿在保税区转了一圈,金敏儿上车之后禁不住笑了起来。
滨海保税区最近喜事不断,之前京城夏季经贸会的效应正在不停闪现,考察团一个接着一个,不时签下合约大单,张大官人自从被夺走管理权之后,对保税区的事情不闻不问,除了几次抗洪防涝和农业生产会议之外,他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许双奇道:“张书记,蓝星集团的考察团队到了,刚才我和龚副书记前往机场迎接,龚书记准备将这次蓝星考察团交给你接待。”
许双奇不清楚金敏儿和张扬的关系,他笑道:“金小姐,张书记目前已经不负责保税区的工作。”
程焱东道:“赵局放心,我一定会全力相助!”
张扬点了点头,他对滨海的发展很有信心。
张大官人道:“我长得就这么可乐?怎么感觉你看我有点嘲笑的成分呢?”
金敏儿道:“最近你们滨海方面会有一个代表团前往蓝星总部参观访问,你可以一起过去啊。”
金敏儿道:“张扬,你不介意带我去保税区四处看看吧?”
赵国强点了点头,他对程焱东的这个说法深以为然。
金敏儿起身和他一起离开,乔梦媛道:“张书记,你可要招待好金小姐啊!”这话充满了耐人寻味的意思。
项诚笑了笑,他听出了宫还山这句话所指的是谁,他嗅了嗅茶香,并没有马上饮下,低声道:“政治就是这样,谁也不可能永远胜利下去。”
张扬笑道:“到时候再说。”他看到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向金敏儿道:“走,我带你去吃饭。”
文浩南走后,北港明显变得平静了许多。赵国强来到北港之后,并没有提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口号,也没有什么风风火火的行动。只是在公安内部组织学习。整顿纪律,对于文浩南一直致力的打击走私犯罪。彻查过去的那些悬而未决的案件方面,几乎是搁置不理。
当晚的宴请之后,项诚显得有些兴致高涨,他把张扬叫到身边,颇有感触道:“张扬,你对保税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这次如果蓝星能够落户滨海,我给你记上头功。”
张扬笑道:“还是算了,人怕出名猪怕壮,我现在还是低调做人的好,本来蓝星的事情我是不想管的,毕竟现在保税区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
张扬道:“你越来越漂亮了!”
张大官人哑然失笑。
龚奇伟果然选择了回避,在很多人的眼中,将之解读为王不见王,因为保税区权力的归宿,张扬和龚奇伟之间已经公开决裂。
金敏儿听得很认真,提出的一些问题都相当的专业,乔梦媛和金敏儿之前就有过接触,在乔梦媛从商期间,她的汇通和蓝星就有过方方面面的合作,并为蓝星代工生产显示屏。所以她们之间的沟通自然不存在任何问题。
“高兴啊,见到你就是高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