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6章 你得帮我

赵国强道:“陈书记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张扬笑道:“赵局,看来你已经把其中的事情了解的很清楚了。”
赵国强道:“小洪,我想你分清一件事,我现在在查的是刑事案,而不是干部违纪的案子,我想你尽量提供对案情有帮助的证据,至于某些干部违纪的事实,你可以反映给纪检委部门,我也可以对你做出协助。”
袁孝商道:“公安方面掌握了他们的关系?”
张大官人满面春风地走入办公室内,笑道:“赵局,忙吗?”
赵国强道:“一本日记,一些录音,其中的一些内容涉及到了陈书记。”
袁孝商道:“他和洪长青有交往很多年了,洪长青一死,这件事很可能会被翻出来。”
赵国强盯住张扬的双目,似乎想看透他的内心,正如他开始所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张扬不会毫无目的的过来,关心一件事,必然有关心的理由,现在张扬已经从自己这里得到了一些情报,而他还没有从张扬那里得到相应的回报,赵国强道:“你在担心谁?”
陈岗的内心顿时沉了下去,他开始不说话。默默注视着赵国强,等待着他下面的话。
赵国强道:“她和她的丈夫感情也不好,死了这些天他们之间都没有过联系。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他丈夫和她分居有一段时间了,最近外出学习,我们刚刚将洪长青的死讯通知他。”
张明忠对妻子的死表现得相当淡漠,望着赵国强道:“她的事情跟我无关,我们已经分居很长一段时间了,上次我见到她还是去年。”
赵国强等她情绪稍稍平复了,方才问道:“你对这件案子怎么看?有什么值得重视的线索吗?”
张大官人道:“我惦记你嫂子呗!”
“不,你恰恰是我最为欣赏的警察之一,早在南锡的时候,我对你的破案能力就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
张扬道:“我会尽力帮你!”这句话等于是给陈岗派送了一颗定心丸。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
张扬笑道:“有什么好怀疑的?我和洪长青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我知道的那些事早晚都会告诉你,但应该不是现在。”
张扬道:“他这次可能有麻烦了。”
张大官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她究竟是怎么死的?”
赵国强道:“仅凭着她的一句话,不能作出这样判断。”
陈岗道:“因人而异,有人觉得是毒气室,有人觉得是安乐窝。”
陈岗道:“那妮子对我有偏见,她在针对我。”
“还没到我说的时候,再说,我说的事情对你的案情没有任何帮助。”
陈岗摇了摇头,一副悲愤莫名的样子:“她怎么会这样说?她凭什么这样说?我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陈岗对赵国强的到来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和赵国强见面的时候,他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他没有杀人,为什么要害怕?他陈岗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倒!
项诚听他这样说,勃然变色,双目之中陡然闪过凛冽的寒光,他盯住陈岗道:“陈岗,你这话什么意思?”
赵国强点了点头:“你妻子生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北港市公安局长赵国强刚刚开完内部会议,此时正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翻看着洪长青过往的档案资料,听说张扬过来找他,点了点头道:“请他进来。”
张扬想了想方才道:“对于谁是杀死她的凶手,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的确知道一些关于洪长青的事情,这些事或许和案情有关,或许和案情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现在并不适合说出来,我担心会对你造成误导。”
赵国强充满迷惑地望着他:“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的举动很让人怀疑吗?”
张扬笑道:“可我根本没有得到什么,你好歹也拿出一些诚意。”
张扬道:“照你看,这件事发展到最坏的一步会怎样?”
张扬和图书道:“洪长青有个侄女在滨海工作,据她所说,洪长青生前对她说过,如果自己遭遇了什么意外,那么杀她的人肯定是陈岗,公安调查她的时候,我相信她不会隐瞒着一点。”
赵国强道:“你了解她的私生活吗?”
张扬望着常海心开车走远,这才转身走入北港市公安局。
赵国强既然下了逐客令,张大官人也不好意思继续留下,他微笑告辞。
赵国强实话实说道:“忙!”
张扬道:“我和这件案子没有任何的关系。”
赵国强道:“陈书记,我在死者的房间内找到了一些东西。”
常海心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最近你自己麻烦不断啊,别没事找事了。”
张扬道:“他杀?”这结论让他的心情顿感沉重,因为他知道洪长青死亡的这件事必然会牵连到陈岗,事情正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着。
赵国强道:“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现在还无法下结论。”此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赵国强向张扬歉然笑了笑,起身来到桌前拿起了电话。
张扬道:“我就是顺便过来问问。”
袁孝商当然听说了洪长青的事情,看到张扬过来,马上就明白他是为了陈岗的事情而来,他邀请张扬坐下之后,低声道:“张书记,我听说洪长青死了?”
陈岗心说,耽不耽误你都来了,惺惺作态,他在潜意识中对赵国强抱有一种敌视态度,因为他认为赵国强正在做着对自己不利的事情。陈岗笑道:“赵局,你跟我客气什么,有什么事情,你明说就是。”
陈岗感觉到嗓子发干,他咽了口唾沫:“项书记……这么多年,我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陈岗明显哆嗦了一下,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我和这件事没有关系,没有任何关系,我发誓,我已经很久都和她没有联系过了。”
“你忙正事要紧!”常海心向张扬挥了挥手。驱车离去。
陈岗道:“我承认,我没能禁受住诱惑,可是我没杀人,我从没有那种想法,她的死跟我无关。”
赵国强叹了口气,发现从这小子嘴里想要掏出点话来还真有难度,他有些后悔刚才对张扬太过坦诚了,不过洪长青死于他杀的事情原本也没打算隐瞒起来,他点了点头道:“你不说?”
张大官人掩饰不住对赵国强的欣赏,他仿佛重新认识赵国强一样看着他,赵国强能够他们的对话中就做出这样的推断,证明了他卓越的推理能力。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做事有分寸,你要是想教育我,等晚上啊,咱们俩床上说。”
洪诗娇道:“陈岗利用职权,逼迫我姑姑和他长期保持两性关系,他就是一个混进干部队伍的败类!”
张大官人因为他的这句话而生出不少的鄙夷,这厮居然还知道自己是个国家干部,居然还能说出他不可能知法犯法的话,真TMD笑话。
陈岗听出他对自己的讽刺,可是陈岗现在根本不会在乎,他在乎的是洪长青的这件事该往何处去,这件事究竟会不会牵扯到自己,确切地说自己被这件事牵累已经毫无疑问,他只希望影响能够尽量小一些。希望自己不要被别人当成一个杀人嫌疑犯去调查,希望自己这辈子的名节不会毁于一旦。陈岗望着张扬,目光忽然变得非常奇怪:“帮帮我,你一定要帮我!”
赵国强点了点头:“陈书记,你听说洪长青同志的事情了吗?”
张大官人是个明白人,他对陈岗的心理揣摩得很透,当然不会刨根问底。虽然他打心底不待见陈岗这种人,可是张扬也不想陈岗因为这件事就此玩完,毕竟张扬在陈岗的身上倾注了不小的心血。还指望通过他挖掘出北港更多的内幕,再说陈岗若是栽了,十有八九要把他的事情给捅出来,自己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指定要白费。所以适当的安慰还是必要的hetushu.com,张扬安慰陈岗道:“你也不要太紧张。反正你又没做过,别人不可能把这件案子栽倒你的头上。”
陈岗抿了抿嘴唇,在赵国强面前,他已经无法隐瞒了,想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可是,我真的没有加害她的意思。”
赵国强邀请他在沙发上坐下,微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张书记就算没事也不会到我这里来闲逛的。”
项诚道:“你还看不清现实?就算她的死跟你没关系,可你们交往的证据已经落在了赵国强的手里,你以为他会帮你掩盖秘密?啊?别忘了,省纪委书记还在咱们北港,只要他把洪长青的日记和录音带递上去,你就等着被双规吧!”
陈凯道:“来局里办点事,张书记来干什么?”
张明忠笑了起来:“别问我,我真不知道,无论她活着还是死了,我都想跟她尽可能地划清界限。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也很想帮助你们,但是我真的对她不了解,身为一个丈夫,我很失败,我承认自己在婚姻上一败涂地,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什么。”
张明忠道:“不了解,听说过,据说她在外面有男人,她活着的时候我没兴趣知道,死了,我更没兴趣,我可以坦诚地告诉你,听到她死亡的消息,我的感觉不是伤心,而是解脱!”
赵国强来北港的时间不长,和陈岗之间并没有打过太多的交道,但是他清楚陈岗是北港最有实权的人物之一。
陈岗明显愤怒起来:“我为什么要杀她?我是一个国家干部,我不可能知法犯法!”
赵国强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张书记,我马上还有个案情研讨会,就不陪你了。”
袁孝商道:“为了陈书记?”他们之间用不着绕太多的弯子,话还是尽量往明白的地方说好。
赵国强去给他泡了杯茶,将茶杯递给张扬,目光趁机打量了一下张扬,并不掩饰脸上的诧异之色:“张书记,你和死者很熟?”
陈岗道:“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项书记帮帮我!”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底气不足,到这时候忽然有种想要豁出一切的劲头。
张扬走到窗前,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低声道:“我刚去了市局,洪长青的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她死于机械性窒息,也就是他杀!”
张明忠道:“我不能提供给你们什么,我对洪长青根本不了解,她有她的生活,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可以这么说,我和她除了有一纸婚姻证书的牵扯,根本没有其他任何的关系。”
项诚没好气道:“我怎么帮你?自做孽不可活!”
张扬道:“她生前曾经担任过滨海的县委办公室主任。我对她有些了解。”
赵国强感到一阵悲哀,不仅仅因为洪长青,也为了张明忠,他们显然都是生活的失败者。张明忠绝不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对一切都一无所知,他只是不想说。和洪长青密切相关的几个,大都选择了沉默,赵国强最后一个去调查的是洪诗娇。
张扬点了点头道:“的确有事,我听说洪长青死了,所以过来询问一下案情。”
常海心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袁孝商低声道:“这样说来,陈书记这次麻烦大了。”
常海心表情奇怪地看着他:“看来她的事情你还是很上心的。”
赵国强并没有急于将洪长青留下的日记和录音带公诸于众,因为他感觉太早的公布这件事,对案情并不会有什么帮助,反而会将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陈岗和洪长青之间的关系上。针对洪长青遇害的案子,赵国强成立了专案组,由他自己亲自领衔指挥,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赵国强道:“那就是你担心这件案子会影响到一些人,一些和你有关系的人,谁?告诉我!”
赵国强道:“作为一个警察,我感觉今天你的来意并不是那么简单,你很关心这件事,你一定知道什么m.hetushu.com,同时你又在顾虑什么,张扬,死去的是一个国家干部,她曾经是你的同事,如果你知道什么,我希望你能够对我以诚相待,帮助我尽快破案。”
赵国强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这件事最终会影响到你吗?”
陈岗苦笑道:“我当然没做过,我怕的是什么你还能不明白?”他害怕的不仅仅是这件谋杀案本身,他担心洪长青留下了太多和自己相关的东西,对他来说生命重要,脸面也重要。别看他干了很多不要脸的事儿,可在人前还是很看重脸面的。
“你和她为什么分居?”
洪诗娇咬了咬嘴唇道:“我姑姑对她目前的工作不满意,所以向陈岗多次提出要更换工作的要求,还曾经告诉他,如果他不帮忙解决工作问题,就把他们两人的关系公诸于众,我想陈岗一定是被我姑姑逼急了,害怕他们之间的关系曝光,所以铤而走险做出了杀人灭口的事情。”
赵国强道:“陈书记,我是一个警察,我必须要按照我的原则来办事,接下来的调查可能会对你造成一些影响,我今天前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通知你提前做好心理准备。”赵国强说完就起身离去。
赵国强道:“我听说的版本是,她利用侄女洪诗娇陷害你,可这件事被你拆穿了,洪长青因此而不愿在滨海继续呆下去,所以选择了离开。”
洪长青的丈夫张明忠也回来了,第一时间就被请到了公安局文化。
张明忠道:“我的感情早已麻木了,你想问什么,只管问,我的时间不多,回头还要去料理她的后事。”
他亲自前往滨海一趟,在招商办见到了洪诗娇。
赵国强望着张明忠,表情显得有些厌恶了,就算是两人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可赵国强也不应该表现出这样的淡漠。赵国强道:“死的是你的妻子,难道你就一点都不伤心,一点都不难过?”
袁孝商皱了皱眉头道:“听起来好像是在威胁我们!”他心知肚明,陈岗这样说就是威胁。
常海心看到张扬苦苦思索的样子,并没有打扰他,而是将车靠在一旁,给他充分的考虑时间。
“尸检结果出来了,是他杀!”赵国强对陈岗的表演明显有些不耐烦,马上揭穿了事实。
项诚点了点头道:“你先回去吧,好好检讨一下自己。”
洪诗娇擦干眼泪,勇敢地看着赵国强道:“我姑姑生前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她发生了意外,那个害她的人就是陈岗。”
常海心呸了一声,含羞道:“我懒得理你,最近我都要陪嫂子,哪有时间……”话中的意思并不是不想跟张扬在床上说,而是最近抽不出空。
赵国强道:“你怀疑我的判断力?”
常海心道:“我去团市委,你去哪里?”
“为什么你会这么断定?”
自从得知洪长青死亡的消息后,陈岗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办公室,烟灰缸内满满的都是烟蒂,房间内乌烟瘴气,看到张扬进来,陈岗起身将窗户打开,让室内的烟雾尽快散去。
项诚并不知道陈岗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身为市委书记,他不可能去关心一个普通女下属的死,陈岗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项诚方才知道洪长青的事情影响这么大,他怒视陈岗道:“老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在生活上检点一些,可你倒好,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赵国强道:“在你看来,她的死存在什么疑点?”
陈岗依然没有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知自己应该从何说起。
“滚你!”常海心笑着骂他,自然不会当真,汽车已经来到公安局门口,常海心道:“下车吧!”
赵国强道:“我听说她之所以离开滨海就是因为和你发生了一些矛盾。”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就是为这件事来得!”
张扬站起身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张大官人道:“陈书记,你这里是毒和-图-书气室还是办公室啊?”
陈岗道:“我和洪长青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我有不在场的证据,我有近两个月没见过她了。”
张扬道:“不是她针对你,是因为洪长青生前就对她说过,如果有一天,她出了任何意外,那么杀她的凶手就是你。”
张扬道:“看来我今儿来的不是时候。”
张扬道:“的确称不上什么秘密,洪长青在滨海工作期间和我在工作理念上产生了一些分歧。”
张扬道:“他似乎有些乱了方寸了,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洪长青死于他杀,目前公安机关正在调查取证,应该不用多久,就会调查到他那里。”
赵国强道:“本来我不相信外面的那些传言,可是现在我信了。”赵国强说得委婉,他的意思是外面都说你陈岗私生活混乱。以权谋色,现在我找到证据了。
袁孝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陈书记这个人捉摸不透,如果他这次麻烦很大,不排除他会做出一些极端的行为。”
张扬推开车门,临下车又向常海心道:“待会儿我忙完了给你电话,中午争取一起吃饭。”
赵国强道:“你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今天来我这里是试探虚实,想从我这里得到关于死者的情报吧?”赵国强对于张扬这样闪烁其词的态度开始有些不爽。
陈岗皱了皱眉头,脸上拿捏出一副非常痛惜的表情:“听说了,太可惜了,她还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前途,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呢?”
张明忠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赵国强道:“陈书记。洪长青生前是不是说过一些威胁你的言论?”
张扬笑了笑道:“这么巧啊!”说完他就意识到陈凯应该是为了洪长青死亡的事情过来的,看来洪长青的意外身亡已经让陈家兄弟失去了镇定。
赵国强端详着张扬的表情,低声道:“关于这件事你对我有什么可说的吗?是不是可以提供给我一些有用的线索?”
项诚指点着陈岗,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警方找到她既在情理之中,又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因为她没有想到北港市公安局局长会亲自来找她了解情况。
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结论让赵国强有些吃惊,洪长青并非死于中毒性窒息,真正的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所谓机械窒息,是因机械作用引起呼吸障碍。现场煤气中毒只是假象,是为了掩盖洪长青被他人杀害的事实。这是一起谋杀案,赵国强放下电话,望着桌面发了一会儿呆,方才重新抬起头看着张扬道:“尸检结果出来了,他杀!”
张扬好一会儿方才意识到常海心已经将车停下了,他笑道:“停车干什么?”
赵国强道:“想要得到必须先付出一些,你做人不会这么吝啬吧?”
赵国强道:“陈书记,我今天过来,是想你协助我了解一些事情,不知能否耽搁陈书记的宝贵时间?”
陈岗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事情果然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陈岗脸色苍白的看着赵国强的背影,直到赵国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他方才如梦初醒般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不然只会坐以待毙。他决定去找项诚。
洪诗娇显然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解脱出来,眼睛肿肿的,之前她请了一天假,不过马上又回来上班了。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你嫂子怀孕了?”
张扬道:“很正常,这个世界不是每个人都懂得买卖不成仁义在的道理。”
洪诗娇道:“我姑姑是被陈岗害死的!”
张扬道:“咱们真要帮他一把了!”
张扬道:“刚才我去他那里,他说了一句话。”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盯住袁孝商的双眼道:“他要我们一定要帮他!”
赵国强道:“我不是认定这件事跟你有关,我叫你来是想了解一下和案情相关的东西。”
早已知道结果的陈岗仍然能够表现出让人信服的错愕和惊奇,想当一个好官员http://www.hetushu.com,首先就要练习成为一个好的演员,陈岗惊愕万分道:“他杀?怎么可能?谁这么狠心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张大官人的心情并不轻松,离开市局的办公大楼,在出口处遇到了陈凯,两人目光相遇,陈凯明显犹豫了一下,他最终决定还是向张扬走了过来,虽然他不清楚哥哥和张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却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最近走得很近,既然是大哥的朋友,陈凯就没理由继续当他是敌人,他招呼道:“张书记!”
张扬离开之后,紧接着去了皇冠大酒店,他是去找袁孝商商量,既然大家一起干过见不得光的事情,不管谁出了事情,总得互通有无,总得彼此尽力,张大官人发现很多时候,同甘苦的关系还不如共犯罪来得稳固,彼此间更有信任度。
陈岗双腿一软,差点没跪下去,他无力地坐倒在沙发上:“项书记,你帮帮我,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张扬道:“其实我也挽留过她,我本来希望她出任滨海招商办主任一职的。”说到这里张扬停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颇为惋惜道:“红颜薄命。没想到她年轻轻的就这么走了。”
张扬笑道:“也来办点事。”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有事情要先走了。
赵国强亲自登门拜访了陈岗,因为洪长青的案子涉及到了陈岗,所以他也表现出了相当的慎重,毕竟陈岗是北港纪委书记,他不想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造成太大的影响。
张扬看了看袁孝商,发现袁孝商也在注视着自己,他顿时明白袁孝商对这件事也是非常的关注,陈岗如果因为洪长青之死出了事,那么陈岗很可能会把他们两人都牵连进去,袁孝商认为张扬一定是最紧张的一个,毕竟当初桑贝贝是被他所杀,他和陈岗只是帮凶。
“感情不和!”张明忠非常的冷静,他的回答滴水不漏。
张大官人笑道:“就说你吃醋了吧,满嘴的醋味!”
离开市局之后,张扬想了想,还是选择前往市纪委一趟,他想了解一下陈岗现在的状况。
张大官人的目的其实只达到了一半,他是想探听这件事到底牵涉到陈岗没有,他也不是存心要跟赵国强绕弯子,可目前还不知道赵国强到底对案情的把握到了什么程度,他总不能将事情一股脑倒给他。
陈岗苦着脸道:“项书记,我和洪长青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后来我发现这个女人贪得无厌,不停索取,我就跟她断绝了来往,可是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毒,居然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写了日记,还录了音。”
听到赵国强问起姑姑的案子,洪诗娇又被勾起了伤心回忆,忍不住低头抹泪。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我信,可我相信没用,这种事情我说了不算。”他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自己从一旁的冰吧中拿了一瓶水,喝了两口道:“今天洪诗娇前来找我,一口咬定她姑姑是你杀的。”
“你把我送公安局去。”
赵国强是由程焱东陪同他一起过来的,程焱东并没有全程陪同,留给他们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陈岗很热情的把赵国强迎入办公室内,邀请他坐下,微笑道:“赵局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张大官人听到陈岗这么说,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老子凭什么一定要帮你?他当然清楚原因,陈岗之所以会求助于自己。是因为陈岗认为他们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当初张扬失手杀死了桑贝贝,他陈岗可是帮忙兜着。还和袁孝商一起协同张扬毁尸灭迹,当时他负责开车,现在轮到自己遇上麻烦了。你张扬总不能作壁上观吧?你一定要帮我!你要是不帮我,我万一出了大事儿,老子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的事情都倒出来,我不自在,你们也别想好受,陈岗此时的心理变得阴暗。
赵国强道:“现在是一个信息爆炸的社会。任何的秘密都只是相对而言。更何况有些事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