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51章 我的地盘我做主

张扬道:“萧先生,有件事我想问你,你有没有找到刀明君的下落?”
那日本保安道:“这里是日方办公地点,任何人不得入内。”
张大官人也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拳脚上占了便宜,打击了小日本的气焰,当然他认为是元和秋直逼他的,如果不是这孙子先向自己出手,自己也不会出手反击
张扬道:“萧先生的心境不是我能够比上的。”
刚猛的一刀在张扬的面前却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东洋刀行至中途,皮带如同灵蛇一般蜿蜒迎上,柳生正道的瞳孔骤然收缩,他下定决心,这次就算无法伤到张扬,也要将他手中的腰带斩断
萧国成道:“得罪了平海一把手,你以后的路可不好走。”他的话说得非常直接。
张大官人一声怒吼,右脚在地上一顿,柳生刚才失手插入地面的东洋刀从地面弹射而起,张大官人握刀在手,一刀挥出,刀光宛如水银泻地,随之响起叮咚不觉的金属落地声,再看去,那十名日本武士手中的东洋刀已经被张扬尽数斩断,那十名日本武士望着手中只剩下的刀柄,一个个目瞪口呆,此时他们方才知道自己和张扬的武功差距简直是天渊之别,别说他们十个,就算再来十个也不会是张大官人的对手
刚才观战的十名日本武士看到柳生正道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张扬击败,一个个顿时忘记了江湖规矩,抽出东洋刀向张扬围孪来
程焱东走上前来,想要给柳生正道戴上手铐,柳生正道表现得颇为硬气,他咬了咬嘴唇道:“不用,我跟你们走”
萧国成微笑道:“神庙岛!”
张大官人听不懂日语。可中国话他是听得懂的,嘴巴一歪,冷笑,如果日方对他礼让三分,他的脾气或许会消一些,可这个元和秋直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非但连起码的礼貌都不懂。一见面就是兴师问罪。张扬向翻译道:“这孙子说什么?”
程焱东道:“我们已经对工棚和工人进行过调查,并没有找到你们所谓的失物,我想你们误会了。”
元和秋直呵呵笑道:“我算是见识到你们的本事了,贼喊捉贼的是你们!”
程焱东看到形势不妙,赶紧去摸枪
“有过吗?”张大官人眼睛一翻,来了个概不认账。
张扬道:“怎么回事儿?我堂叔得罪谁了?”
张扬道:“上次的谈话让我记忆颇深,也让我获益匪浅。”
柳生正道点了点头道:“不管是谁,在我眼中,一切和我雇主为敌的人就是我的敌人”
看到张大官人义正言辞的呵斥这帮日本人,程焱东暗叫痛快不过他也清楚事情闹大了对张扬可没好处,要知道他们是跑到人家的办公区大打出手,揍得又是一帮日本人,搞不好又要闹出国际影响来
有人认出了张扬,大声道:“张书记,你要为我们讨还公道,小日本太猖狂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们还敢到我们中国的土地上撒野,让他们滚出去,让他们滚出去!”
张大官人嘴里不满地嘟囔着:“麻痹的,当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吗?”
张大官人看到元和秋直出手,心头这个乐啊,孙子哎,你找死!他身躯微微一侧,让过元和秋直的手臂,身体前倾,右肩撞击在元和秋直的胸口,元和秋直只感觉到如同一座小山撞击在他的胸膛之上,顿时立足不稳,身体倒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三米多,撞在后方的花架上,花架也散了,花盆也烂了,现场狼藉一片。
张扬喝了口茶,他笑了笑道:“每次跟萧先生谈话之后,我都会产生厌倦尘世的想法,我真担心,这样下去,有一天我会被您影响到出家为僧,看来以后我还是要少来为妙。”
张扬道:“萧先生的话实在是高深莫测,我理解不能。”
元和秋直眨了眨眼睛:“我不是孙子。我是元和秋直,目前福隆港的扩建改造工程就是由我负责。”
元和秋直道:“我们丢了很多东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们中国人实在是太差了,都是小偷和窃贼。”
“别信他,当官的都向着外国人,谁把咱们老百姓的死活放在心上?”
张大官人气急反笑,他点了点头道:“这他妈就是你们日本人,天下间最不讲道理的族类,谁听说过客人把主人赶出家门的事情?”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笑声停歇之后。张扬道:“和-图-书萧先生,您最近身体怎样?”
张扬道:“柳生家好像是以剑道闻名,你如果不用剑,就像一个人没有双手,出剑吧”
萧国成微笑道:“看来你还记得我们上次的谈话。”
张扬道:“萧先生难道忘了,你身体内的蛊毒仍未肃清,虽然我用药力暂时将之镇住,却只能起到延缓发作的效用,不能做到彻底根治,我怀疑是这个刀明君做得手脚,只有找到她,才有可能彻底清除残存在你体内的蛊毒。”
张扬让程焱东带着那名翻译官走到一旁观战,他打量着眼前的对手:“你为元和秋直讨还公道,我也要为我的堂叔要一个公道,你要是败了,把刺伤我堂叔的人交出来”
那群武士中也有懂中文的大都被张扬的话激怒,但是无人向前柳生正道却没有因张扬的狂妄而表现出任何的愤怒,一场比武不仅仅考验双方的武功还要考验你的智慧和心态,柳生认为张扬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为了激起自己的愤怒,人在愤怒的时候心态会发生变化,这细微的变化肯定要影响到判断和出手,柳生双手抱拳,居然用了一个中国传统的作揖方式,然后他的手缓缓伸向脑后,双手握住后背的剑柄,身体向前躬起,他的拔剑动作并不好看,但是当他抽出身后那把东洋刀的时候,逼人的寒气向四面八方弥散开来,虽然是盛夏酷暑,周围人却感到一阵森森的寒意
张大官人强压住火,是得冷静,他不仅仅是张战备的侄子,还是滨海市委书记,今儿来可不是以私人的名义,如果是私人名义,他一定将这帮日本人打得人仰马翻,必须要他们交出凶手方才罢手,可既然是打着公家的旗号而来,就得冷静控制。
翻译满脸为难道:“这……”
程焱东一听也火了,可没等他发火,张大官人已经爆发了:“放你妈的狗屁!你们日本人除了贼喊捉贼,还他妈会什么?”
程焱东皱了皱眉头。这日本人够蛮横啊。
元和秋直道:“你是在骂我吗?”
张扬怒道:“扯淡的不好处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古今中外全都是这个理儿。”
张大官人向程焱东使了个眼色,带着翻译走出门外,走出门外,却发现十多名日本人在门前围成了一个弧形,正中一人站在那里,张大官人看到那人有些面熟,仔细一看竟然是黄闲云的助理柳生正道
柳生正道点了点头向后退了一步,身边的十名武士四散开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想麻烦萧先生了,您已经帮我很多。”当初张扬在保税区启动举步维艰的时候,就是萧国成借给了他五亿元的启动资金。在这点上,张扬对他还是相当感激的。
张扬道:“你这翻译水平太不过关了。”
张扬的脸色陡然一寒:“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把他带走!”
张扬道:“有些厌倦了,正在活动,看看有什么好点的去处。”
却没有想到张扬的这一式只是虚招,右手的皮带已经闪电般击出,啪!地一声抽打在柳生正道的右手手背之上,这下力大势猛,打得柳生正道手臂剧痛,柳生正道强忍疼痛后退一步,化长为短,手中刀向后回缩,试图稳住阵脚,可是张大官人又怎会给他机会,手中皮带盘旋缠绕到柳生正道的右臂之上,一个回拉,柳生正道的身体不由自主向前冲去
张扬道:“真是不好意思,保税区出了点事情,我必须要赶过去。”
柳生正道的唇角露出一抹微笑:“我不占你的便宜!”
张扬道:“感情的事情不能一相情愿,顺其自然吧。”
就在皮带和东洋刀即将接触在一起的时候,皮带陡然转向,再度拍击在东洋刀的刀身之上,柳生凝聚在刀身上的内力被拍击的四分五裂张扬前进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突然拉近
张扬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回头再跟他们法律,既然人家依照江湖规矩来找我,我们自然要给人家一个机会”
周山虎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你得问程局。”
张大官人望着元和秋直,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冷笑道:“如果我今儿是私人前来,我一定抽你,你有什么证据说东西是我们的人拿的?你又有什么证据指认我们的工人是窃贼?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你带人擅闯我们的工人宿舍,打伤我们的工人,我要你和*图*书马上道歉,并立刻交出凶手,不然我会让你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张扬道:“左手持念珠,右手持转经轮!”
张扬冷哼一声,左手向柳生正道握刀的右手拿去,他竟然不畏刀锋,要在众人面前上演一出空手夺白刃
张大官人因为萧国成的话而陷入深思,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明白的越少,人生就越快乐。”
萧国成笑道:“我影响不到你。我说的这些,连我自己都做不到。”
萧国成道:“人活在世上,千万不要受到外人太多的影响,每个人都有慧根,慧根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佛性,如果你受到他人的影响,就意味着你的佛性受到了干扰,你的心性受到了左右。”
萧国成呵呵笑了起来,他将手中的茶盏放下,左手轻轻转动佛珠。
张扬道:“柳生君别来无恙?为何没有见到黄先生?”
让张大官人恼火的是,他和程焱东来到元和秋直的办公室,这厮连起码的礼貌都没有,没有出门相迎,甚至没有从他的椅子上站起来。
柳生正道站在那里宛如一杆标枪纹丝不动犀利的目光穿透夜色直射张扬的双眼
萧国成淡然笑道:“命也,到了我这种年龄,什么都经历了,也什么都看淡了,一切随缘吧。”
元和秋直指着外面道:“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元和秋直两腿发软,手中的那柄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垂下头去,目光竟然不敢再向张扬看上一眼
程焱东道:“我刚才也试图联系过他们的董事长元和幸子,可是一直联系不上。”
程焱东道:“还用问啊,当然是帮自己人了!”程焱东出手也不含糊,抓住一旁日本武士的手臂,一个大背跨,将这厮摔了个四脚朝天。
张扬道:“为什么不及时制止?”
程焱东在一旁给他使眼色要冷静,可这会儿张大官人是国仇家恨全都涌上心头了,根本没有留意到他的眼色。
张扬叹了一口气道:“我发现真正做到公私分明的没有几个。”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值得!”
张大官人启动比柳生正道玩,手中皮带抖动了一下,在虚空中发出啪!地一声脆响,皮带的顶端极其巧妙地击打在东洋刀的刀身之上,因为角度巧妙,刚好避过了东洋刀锋利的刃芒,无论刀锋如何锐利,无法斩中皮带,自然无法将之损坏皮带梢头第一下击中刀身,然后张扬手腕回收,一股潜力顺着皮带送了出去。
张大官人擎刀在手,威风凛凛站在院落之中,宛如天神下凡,脸上的表情倨傲之极,不可一世,这厮转过身去正看到元和秋直也拿着一把东洋刀冲了出来,张扬从鼻息之中冷哼了一声,然后手中东洋刀投射出去,宛如劲弩一般射向元和秋直
程焱东赶紧解下自己的牛皮腰带走过去交到张扬的手中
张扬根本没看他。微笑向翻译道:“这孙子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程焱东道:“大家冷静……”话还没说完呢,张大官人那边又放倒了一个。跟来的翻译吓得脸色苍白,赶紧躲到了程焱东的身后,哆哆嗦嗦道:“程局……这……这怎么办?”
张扬怒道:“指不定是你们日本人自己偷的呢,凭什么往我们头上赖啊!”
萧国成道:“神庙岛真是一处人间天堂,我是受了几位朋友的邀请前往那里度假的,等到了地方方才发现那里真可谓是美不胜收,于是我产生了在那里投资的想法。”他说完又叹了口气道:“可惜贝宁财团并不缺钱,他们不需要外来投资,于是乎我就在岛上买了两栋别墅。
张扬先去医院探望了张战备,张战备刚刚做完手术,麻醉的药力还没过去,张扬问过医生之后,知道张战备是被人捅到了肚子,差一点就损伤腹主动脉,这条命算是捡回来的。
程焱东道:“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打了起来,日方一个人捅了张战备一刀,差点闹出人命。张书记,这件事涉及到外交关系,我们也不好处理。”
张大官人道:“屁的使用权,老子说有你才有,老子说没有,就是没有。”
萧国成道:“年轻男女之间分分合合实属正常。说不定过一段时间,你们又和好了。”
柳生正道变招奇快,在突然缩短的距离内,东洋刀无法向刚才那般施展自如,柳生新阴流的半开半合正好派和-图-书上用超短距离内东洋刀划出一道扇形的弧线,在众人的眼中幻化出数百道刀影
张大官人听不懂别的,这句话他还是非常明白的,这厮宛如一头猎豹般窜了出去,不等对方做出反应,一拳已经砸在那日本武士的鼻梁上,打得那武士鼻血长流,直挺挺就倒在了地面上,只一拳就将对方放倒了。
一名日本保安站在门前从观察口处警惕地看着外面,他的表情也显得有些慌张,随着中方工人越聚越多,这些日方工作人员开始感到害怕。
张扬道:“就算是有窃贼进入了工人的宿舍,你们凭什么认定他是工人中的一员?你们凭什么对我们的工人大打出手,还敢动刀子,你们有没有搞清这里是在谁的土地上?既然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做生意,就必须要遵循我们的法律,出了事情,只有我们的警察进行处理,现在你们把伤人凶手给我交出来!”
元和秋直道:“这片地方是我们按照合同租下来的,我们拥有使用权,你给我出去。”
柳生正道微笑道:“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雇主,黄先生和我之间的合约期满,现在我在为元和家族做事”
张扬道:“其实我是被甩的!”这厮摆出一副苦情的面孔。
张扬虽然恼火,可他也不是鲁莽从事的人,还是先给元和幸子打了个电话,元和幸子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他们来到福隆港日方的办公地点,看到大门外围了几百名工人,那些工人一个个义愤填膺,激动非常,大声叫喊着让他们交出凶手。如果不是大门外有二十多名警察驻守,这些工人早就冲了进去。
其实根本不用他出手,房间里的日本武士根本不够张大官人舒展筋骨的,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已经全都被他放倒在地。
柳生正道捂着肚子,被张扬打了三拳,虽然张扬手下留情,可这会儿柳生正道还没能缓过气来呢,他低声道:“我败了,那一刀是我刺的”
翻译愣在那里,真不知道该怎么为这位市委书记进行翻。
在门口等了五分钟左右。日本人总算把门打开了,表示不能太多人进去,张扬程焱东带着翻译走了进去。
现场的日方人员虽然不少,可所有人都被张大官人刚才的霸道表现所震慑,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张扬和程焱东把他带走.
元和秋直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今晚坏就坏在他的脾气上,他伸手向张扬的肩头推去。他出手的时候,程焱东就把眼睛给闭上了,程焱东和张扬相处了这么多年,对他的脾气还不清楚,今晚上张大官人登门就是为了兴师问罪,你不惹他他都想惹你呢,这帮日本人如果和和气气的倒还罢了,可自从他们来到之后,元和秋直这帮人极尽傲慢,咄咄逼人,连程焱东都忍不住生气了,更何况张扬。
张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却是程焱东打来的,却是滨海那边出了件事情,保税区工地发生了一起械斗事件,本来这样的事情是不必麻烦张扬这位市委书记的,可是其中一人是张扬的堂叔张战备,在争斗中,他被人捅了一刀,已经送往医院抢救。
张大官人一听就火了:“放屁,这是中国的地盘,我让你开门你就给我乖乖开门。”
张扬转身道:“今天不把凶手给我交出来,你们谁都别想走出这个院子”
张扬点了点头道:“确切地说应该是省里。”
萧国成道:“换个环境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程焱东道:“开门!”门前除了他和张扬以外就只有一名翻译。
萧国成哦了一声显得稍稍有些错愕。然后有些惋惜道:“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就这样轻易放弃了实在是太可惜。”
萧国成微微一笑,话归正题:“我听说市里已经收回了你对保税区的管理权?“
元和秋直虽然不让这帮手下轻举妄动,可是他没规定不许这些手下说话,一个满脸胡须的日本武士怒视张扬咬牙切齿道:“八格牙路!”
程焱东道:“我们已经把日方办公地点周围控制起来,一来是为了避免凶手外逃,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保护他们,避免那些愤怒地工人冲进去为张战备讨还公道,把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张扬道:“良禽择木而栖,元和家族的财力比起黄闲云不可同日而语,相比柳生君现在的报酬颇丰吧?”
http://www.hetushu.com张大官人双手负在身后,仿佛没事人一样吁了口气,然后朝柳生正道点了点头:“柳生君,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现在到你兑现承诺的时候,凶手是谁?给我交出来!”
程焱东道:“张书记……”他是想劝张扬冷静来着,因为他看出张书记准备出手了。
萧国成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张扬一听就火了,怒道:“什么人干的?把相关责任人全都给我抓起来,我马上就到!”放下电话,他赶紧向萧国成告辞。
张大官人苦笑道:“萧先生或许应该在前面在加一个前字,我们已经分手了。”
张扬道:“我去找他们,让他们把凶手交出来。”
柳生正道的第一刀斜行向下劈去,中途已经改变角度,速度陡然加快,横削向张扬的腰腹,这一刀名为一刀两断,如果是生死相搏,这威力无穷的一刀会将对手拦腰斩成两段
萧国成道:“不是说好了留下来吃饭吗?”
作为同乡,周山虎一直都在医院陪同,看到张扬过来,周山虎跟了过来,愤愤然道:“张书记,一定要把凶手给抓起来。”
张大官人听到这三个字。内心不由得一震。神庙岛不正是楚嫣然目前在开发的小岛吗?萧国成怎么会去了那里?
张扬道:“走,跟我去把凶手找出来!”
萧国成拿起茶壶缓缓续上清茶。意味深长道:“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样。”
萧国成道:“楚小姐是你的未婚妻吧?”
张扬向翻译道:“翻译给他听。”
说话的时候程焱东到了,他来到张扬面前打了声招呼,张扬指了指远处,两人走到走廊的另外一头,程焱东低声道:“张书记,事情是这样的,张战备手下有一个工程队,负责福隆港2号码头,013仓库的拆迁工作,他们休息的工棚距离元和集团的办公地点很近,今晚日方丢了东西,所以他们的保卫人员一路追踪到了张战备一方的工棚,认为是他们工人偷了东西,双方言语不和冲突起来。”
那名日本保安转身去通报了,张大官人气得抬腿就要把大门踹开,得亏程焱东把他给拉住:“冷静,冷静……”
元和秋直看到眼前寒芒一闪,那东洋刀贴着他的耳边就射了出去,尖锐的嘶啸声几乎要撕裂他的耳膜,吓得这厮魂不附体,张扬投掷出的东洋刀正中他身后的混凝土墙面,深深刺入其中直至没柄
柳生正道从容不迫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元和家让我一定要照顾好元和君,有我在,就不允许任何人羞辱他”
元和秋直寸步不让道:“你们把偷东西的窃贼交出来再说。”
柳生正道并没有因为他的揶揄而愤怒,他的表情始终如古井不波,单从这份心态来看,柳生正道已经跻身一流高手之列
萧国成道:“很好,自从你帮我治疗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发作过了,对了,我还忘了跟你说一件事,知道前一阵子我去了哪里吗?”
萧国成微微一怔,有些诧异地看着张扬:“怎么会突然想问这些?”
程焱东大声道:“你们谁敢胡来,这里是中国的地方你们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
张大官人道:“难怪摆出这样的阵仗,柳生君还真是爱憎分明斗志强”
萧国成道:“明白的后果往往是更多的痛苦。如果你不明白,那么还可以开心的过,如果你明白装成不明白,那么你就需要忍受很多的痛苦,如果你明白而有无法忍受明白的事实,那么你的人生就永远不会有幸福可言。”
张大官人道:“还好我心理素质够硬,不然早就在您面前痛哭流涕了。”
元和秋直虽然知道张扬是在骂他,可一时间没能全部把精神领会到。
柳生正道马上意识到张扬的出手速度远胜于他的出刀速度,只怕他的刀锋没有触及张扬的身体,右手已经在对方的掌握之中,手中刀势又变,右旋左转,试图逼退张扬
张扬道:“那好”他转向程焱东道:“皮带给我用用”
张扬笑道:“萧先生忘了,往往淹死的全都是会水的。”
张大官人这一拳算是惹了马蜂窝,剩下的那几名武士呼啦一下将他围了起来。
张大官人道:“我怎么感觉萧先生在往我的伤口上撒盐呢?”
柳生正道手中刀不由得向下一沉,他的目光中流露出错愕之色,真是无法想象这根柔软的皮带竟然可以发出这么大的力量m.hetushu•com
张大官人将皮带扣握在手中,皮带松松垮垮的垂落在地上,他的目光环视柳生正道周围的那群武士道:“一起来吧,我懒得一个个教训你们”
元和秋直的一名手下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元和秋直抬起双目看了看张扬和程焱东。张大官人马上就感受到了这厮目光中的愤怒,元和秋直操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大声道:“我要你们对今晚的事情做出解释!”
元和秋直虽然被张扬撞飞,但是他还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对方虽然蛮横无理,但毕竟是滨海领导一方的人物,他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呲牙咧嘴道:“不要轻举妄动!”
张扬道:“每个人都想活得更明白一些。”
元和秋直大步走了过来,双目虎视眈眈地看着张扬:“我们元和集团来到你们这里,是为了帮助你们,是投资给你们,可是你们连最基本的治安都保证不了,你是滨海的负责人,你出口伤人,难道你不怕我控告你,如果你们不能妥善解决今晚的事情,不能给我们日方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会考虑撤资,我们不会把资金投放在一个遍地窃贼的国家。”
张大官人向身后看了看,呵呵笑道:“刚才好像我揍了他一顿你是打算替他找我讨回这笔账了?”
萧国成看到他真的有事,自然也不便强留,让人准备游艇,将张扬直接送往滨海。
柳生正道刀锋向下一顿,随即反挑向上,刀刃劈开灼热的空气,发出尖锐地嘶啸声,斩钉截铁,就算是钢铁也挡不住这霸气的一刀
听到动静,从周围涌出六名日本武士,一个个虎视眈眈地望着张扬。
一旁的日本人道:“我亲眼看到窃贼进入了他们的住处,所以我们才会抓他。”
程焱东生怕事情越闹越僵,赶紧道:“这位是我们市委张书记,我们这次前来是为了解决今晚发生的事情。”
程焱东道:“这位是我们市委张书记,我是滨海市公安局长,我们前来就是专程为了解决问题的。”
张扬摇了摇头。
张大官人冷冷道:“我的地盘我做主,到了滨海,就得给我放老实点儿!”
萧国成道:“我说得透彻,可是自己却做不到,这个世界最贴合的两个字就是混沌,世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一知半解,人生也是混沌,经常有人说糊里糊涂的一辈子,其实大家都是这样。”
萧国成哦了一声,然后笑了起来,他歉然道:“我只顾自己说得高兴,却忽略了你的感受。”
程焱东低声提醒他道:“当初是你特许的。”
翻译愣了,人家明明说的是中国话啊。
萧国成道:“悟和不解本来就没什么分别,理解不能未尝不是好事,如果一个人对世上的一切都不理解,那么在他的眼中世界单纯如一,另外一个人看破红尘,悟清了六道轮回,在他的眼中大千世界也如同虚无,万事皆空,两者的境界虽然不同,可是殊途同归,又有什么分别?”
“需不需要我帮忙?”
元和幸子并不在这里,目前在这里负责的是元和秋直,他是元和真洋的侄子,因为元和秋直来到滨海还不到一个月。张大官人也有一段时间失去了对滨海保税区的实际管理权,所以他们并没有打过照面。
张大官人被这句话惹毛了,伸手指向人群中道:“你给我站出来,少在这里给我妖言惑众,被刺伤的是我叔,说到恼火,我比你们都要恼火,都给我听着,少在这里瞎嚷嚷,闹事解决不了问题,事情交给我们解决。”张扬说完和程焱东一起来到大门前。
张大官人早已握紧的左拳狠狠击打在柳生正道的腹部,打得柳生正道七荤八素,身体虾米一样躬起,可惜他的手臂被皮带缠赚脱身不能,张大官人连续又给了他两拳,方才卸去束缚,柳生正道踉踉跄跄向后退去,手中东洋刀掉落在地上,锋利的刀锋插入地面半寸左右立在风中不住颤抖
张扬向众人做了个双手下压的动作道:“大家冷静,我向大家保证,这件事一定会得到妥善处理,我们也一定会找出凶手。”
张大官人眯起双目,斜睨那帮武士道:“怎么?在滨海这块地方上,你们还敢对我动手不成?”
一个多小时后,张大官人在福隆港上岸,途中程焱东又打来电话,告诉他张战备已经动完了手术,目前情况稳定,渡过了生命危险,张扬这才稍稍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