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50章 刚正

项诚老脸微红,尴尬道:“刘书记,我承认,我用人失察,等这件事过去后,我会做出深刻检讨,无论领导们给与我怎样的处理,我都不会有半句怨言。”
市委副书记龚奇伟道:“项书记,我认为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必须要面对现实,从现在做起,从根本上杜绝存在于我们之中的腐败现象,首先要确保从今天起不再有干部贪污渎职,然后再将涉嫌贪污的腐败分子彻查出来,做到有错必罚,严惩不贷。”
龚奇伟道:“项诚绝不是做局者,他的背后还有人。”
陈岗供出了项诚,但是陈岗并不清楚项诚的背后是谁,张扬和桑贝贝都认为,金盾宾馆纵火枪击案和项诚方面有着相当的关系,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项诚担心陈岗将自己供出来,所以找人将之灭口。
赵国强道:“我认为咎世杰的出逃和洪长青死亡有关。”
项诚嗯了一声,站起身就向会议室外走去他居然忘记了说散会,直到项诚的背影消失在会议室外,各位常委方才低声耳语起来。
张扬充满敬佩地看着他,伸出双手和赵国强用力握了握:“国强,你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
宫还山张着嘴巴僵在那里,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把他给噎死。他是最晚走的一个,慢条斯理的收拾完自己面前的文件,脑子里不知为何变得空空荡荡,望着同样空空荡荡的会议室,宫还山开始明白,这里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不会属于自己。
北港的黑暗已经超出了寻常人的想像,张扬认为项诚的背后很可能就是薛世纶,而薛世纶在国内很少进行经营,所以张扬将更多的疑点集中在了萧国成的身上。
张大官人的确自在了不少,至少陈岗的问题被他暂时解决了,刚才桑贝贝跟他打电话说,从陈岗交代的几个账户上弄走了两千七百万,张大官人也被吓了一跳,麻痹的,一个市纪委书记哪里来得这么多钱?两千七百万,凭他的工资,几辈子也挣不够啊。当真是不杳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陈岗这种人毙十次都够了。
项诚缓缓点了点头道:“奇伟同志说得好,北港的确该改变了!”他的这番话带着怒气,其中又夹杂着说不出的无奈。
在常委们的印象中项诚还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赵国强道:“张书记很忙啊?”
龚奇伟毫无畏惧地和他对视着,他来北港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他做官的原则从来不是为了讨好别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做官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是为了讨好领导和上级,龚奇伟脑海中想到的一句话就是宁折不弯,他既然来了,北港就要改变,北港必须改变!
张扬笑道:“赵局,你这么说是坑我,谁都知道陈岗兄弟俩出了事情,一个个避之不及,争先恐后的撇清关系,你却要把他跟我联系在一起,你说你不是害我吗?”
张大官人一直都在怀疑这件事,他低声道:“薛世纶为人神秘,他出国之后的经商历程很少人知道,只是说他在国外做金融期货赚了很多钱,真实情况怎样?我们并不清楚。”
适逢萧国成从国外归来不久,而他又通过萧玫红向张扬间接提出了邀请,所以张大官人顺水推舟,前往白岛做客,此次前去白岛,他特地叫上了乔梦媛,因为乔梦媛和萧玫红是老同学,有了乔梦媛的陪伴,也可以更好地隐藏他本来的目的。
龚责伟点了点头道:“还山同志说得不错,每次我们都是等出了问题然后再去解决问题,往往都是恶果造成了,国家和百姓的利益已经受到了损害,我们就算把其中的腐败分子挖出来了,他造成的损失却已无法挽回,最后是国家受到了损失,而我们干部的公信力受到了影响,可谓是两败俱伤,我认为,必须要重视干部的思想工作。”龚奇伟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周围人的反应,发现每个人都听得很认真。
张扬给他倒了杯茶:“对滨海目前的工作还满意吗?”
张扬道:“前两天那是我以为他没事,可现在才发现,他有事,而且麻烦很大,我当然要和这种腐败分子划清界限了。”
望着赵国强坚毅的面庞,张大官人内心中一阵激动,他几乎就要冲口说出自己的事情,可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张扬道:hetushu.com“我刚来时候的雄心壮志绝不次于你,可是在现实面前会碰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你会渐渐麻木的,我现在想着的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他的事情,我没兴趣也不想关心。”
张扬道:“问题可能出在领导层,金盾宾馆的纵火枪击案,是因为有人想要杀他灭口。”
赵国强在张扬的办公室内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方才看到这厮姗姗到来。
张扬道:“项诚应该有问题。”
赵国强道:“可我看到的事实是,你是个不安分的人。”
赵国强道:“不是说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吗?我可听说了,陈岗经常为你说话。”
项诚道:“国强同志,我不希望北港的治安再出现重大问题,你到任之后,北港的治安非但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加混乱,我知道你需要一定的时间来证明自己,但是我没有太多耐性,我希望你能够尽快证明自己,不要跟我说空话,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可是我更喜欢脚踏实地做事的干部。”项诚批评赵国强的同时,也影射了龚奇伟。
龚奇伟来北港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他的两鬓却增添了不少银亮的发丝,张扬感叹道:“龚书记。最近是不是很辛苦?”
如果说陈岗被牵涉其中还在他的意料之内陈凯的出逃也合乎情理,咎世杰的逃离就有些无法解释了,他为什么会逃?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逃走?项诚右手握拳,轻轻叩击着自己的前额,似乎想让自己的头脑变得更加清晰,似乎想要理清其中的头绪。
宫还山发现一个可悲的现实,自己在北港的存在感也在不断地削弱,如果说过去他还是北港的二号人物,可现在他的影响力已经弱于龚奇伟了,至少在常委的心目中是这样,在今天的常委会上,他几乎没怎么发言,说的几句话也是不疼不痒,掀不起任何的波澜,和龚奇伟相比,顿时高下立半。
宫还山张口想要说话,却没想到龚卷伟抢在他前头已经把话说了:“没什么事情了大家散会吧!”
张扬道:“我就算勾结他也来不及啊,按理说他应该恨我才对,当初我来滨海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弟弟从滨海公安局长的位子上踢了下去。”
赵国强削表情非常谦逊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项书记!“
赵国强道:“怀疑过。”
乔梦媛和萧国成打了个招呼,跟萧玫红一起去她的房间聊天了,萧国成让人泡了一壶茶,捻起茶盏抿了一口道:“北港最近很不太平啊。”
项诚喝了口茶,他感到口渴,嗓子就像要冒烟一样,用温热的茶水润了润喉咙,又咳嗽了一声方才道:“事情大家都清楚了,咱们中的一些人真给我长脸,真给北港长脸!”
龚奇伟道:“你觉得项诚的背后是谁?有没有可能是薛世纶?”
张扬道:“我现在已经想到了一个人,只是我仍然无法确定。”
张扬道:“如果昝世杰和陈岗都只是一些马前卒,你想过没有,潜藏在幕后的人物该是何其的厉害?继续查下去,风险肯定会很大。”
张扬道:“据我说知,项诚和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都非常不错,所以我更倾向于一个观点,那就是他们这些人或许都属于同一利益集团,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利益集团的内部发生了分化,所以昝世杰才会出手对付陈岗。”
张扬道:“陈岗和洪长青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但是我一直没什么证据,所以不能说,至于咎世杰,我跟他并没有太多工作上的接触,我来滨海就是接替他的工作,后来这个人就去了科委,我来滨海这么长时间,并没有听说过他和洪长青的事情,可见这个人藏得很深,我可以帮你调查一下他的材料。”
现场鸦雀无声,项诚余怒未消道:“怎么都不说话?今天是开会,是叫你们过来讨论北港的未来应该朝哪里去?为什么都不说话?难道北港的领导班子只有我一个?你们干什么的?一个个坐在那里都是摆设吗?”
陈凯遇害后的尸检结果也已经传真了过来,他是被人一刀割喉的,死的很惨,已经逃到了中缅边境,可是在最后越境的时候命丧黄泉。
张扬道:“这么说有人救走了陈岗。”
龚奇伟道:“项诚?”
赵国强道:“我反复在想,http://m.hetushu•com那天晚上你跟我说的话。北港的事情真的很复杂,也许就像你之前所说的那样,存在着不同的利益集团,这些人之间在吞食国家财产的同时又彼此争斗,洪长青的死只是一个引子,有些人想要通过她的死牵出陈岗。”
赵国强道:“现在你能够拿出几分诚意了吗?”
张扬笑道:“我自己选的,跟你没关系。”
赵国强摇了摇头道:“如果我害怕就不会来北港。”
“一定会找到!”张扬的话充满了信心。
龚奇伟道:“我们现在所说的一切都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找不到证据,这些假设就永远不会成立。”
张扬和乔梦媛在萧玫红的陪同下来到观邸一号,萧国成此次回来精神很好,肤色比起上次张扬见他的时候黑了许多。张扬和乔梦媛到来的时候,萧国成正在客厅内看报纸,看到他们进来,萧国成将手中的报纸放下,起身笑道:“你们总算有时间过来了。”
赵国强道:“陈岗的身上一定有很多的秘密,有人想要杀他灭口,而有人想要通过他牵连出更多的幕后人员。”
项诚的脸色铁青,他望着龚奇伟,目光中的怒火已经不加掩饰了。
张扬和龚奇伟四目相对,过了一会儿,张扬道:“项诚是薛老的救命恩人,薛老一直都将他视为子侄,项诚能有今天的成就和薛老的照顾有着直接的关系,他在北港经营多年,的确也做出了一些政绩,但是北港这些年走私猖獗犯罪横行,和他的执政能力有着直接的关系。”
赵国强望着这厮一脸的阳光灿烂,突然感到这心里有些不平衡,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自己最近被接二连三的事情闹得焦头烂额,想不到这厮倒是逍遥自在。
赵国强道:“现在看来文浩南过去的调查并不是没有道理。”
张扬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很有可能。
下午的时候,龚奇伟前来滨海视察,张大官人一如既往的对他的这次到来表现出了不敬和淡漠。他并没有全程陪同,视察过程中,每个人都能够看出龚奇伟很不高兴,视察结束之后,他径直去了滨海市行政中心,在那里找到了张扬。
张扬道:“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对了,赵国强这个人不错,他很有正义感,而且处理事情要比文浩南成熟老练的多。”
张扬道:“你所说的有些人是指…,”
龚奇伟道:“咱们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薛世纶和项诚之间存在一个联盟,他们是同一个利益集团,那么是谁想通过陈岗将项诚牵进来?难道是有人想要对付薛世纶?”
赵国强看到他的目光,就已经明白项书记要朝自己发火了,赵国强不怕,毕竟项诚昨晚已经向他倾泻了一通火力,再猛烈也不过如此。
龚奇伟道:“只希望我们能够早点把这件事情解决,把北港的谜团查个水落石出,迎来拨云见日的一天。”
刘钊道:“惩罚和处理不是目的,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保持干部队伍的清廉和纯洁,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尽快解决问题,查清这一系列事情背后的真相口我不相信北港的官员中只有这三个人有问题,也许还有更多,我不管你们北港有多少人存在问题,只要有问题就必须给我挖出来,我也不管这些人究竟有多大的后台,多深的背景,只要犯了错,就过不去我这一关。”
张大官人一进门就爽朗地笑了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赵局,让您久等了。”
龚奇伟接着道:“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外界存在的诱惑也越来越多,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权力部门,我们这些执掌方方面面权力的干部,面临着越来越多的考验,和平年代,安逸的生活,稳定的秩序容易让人麻痹,让很多人放松了警惕,其实在我看来,和平年代,我们这些干部所面临的挑战丝毫不次于战争年代,糖衣炮弹的危害绝不容小觑。如果有人问你,当官是为了什么?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会回答说,我是老百姓的公仆,我当官是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话都会说,可又有几个能真正做到?我们中的不少人只是将官员这两个字当成了荣誉的象征,当官就意味着可以执掌权力,当官就意味着很多事情可以凌驾和图书于人民之上,拥有这样的想法,早晚都会犯错,最终必然会犯错。”
咎世杰的出逃在很多人的眼中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在赵国强看来这一切却正常,从洪长河口中知道,咎世杰和洪长青死亡一案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咎世杰曾经威胁过洪长青,想让她举报陈岗,这其中的复杂关系让赵国强有些头疼,根据他现在了解到的事情,咎世杰和陈岗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矛盾,难道两人之间就是为了洪长青而醋海生波?
龚奇伟道:“我希望我们的每一个人,都要从现在做起,谨慎走好脚下的每一步,权力是一把双刃剑,稍有不慎就会伤己伤人,这样的结果我们都不想看到,我们所有干部都需要明确一件事,党把我们放在这个位置上,是要我们踏踏实实的做事,为老百姓做事,而不是去利用权力显示威风,利用权力去刁难老百姓,利用权力去损公肥私,利用权力去践踏国家干部这四个字的尊严,不管北港过去怎样,不管北港过去发生过什么,我希望从今天起,北港的政坛会吹起新风,每一个官员都把廉洁奉公放在心头,每一个官员都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很多人都猜到了开始,却永远猜不到两人见面真正的内容。
赵国强点了点头:“我们在金盾宾馆火灾现场并没有找到陈岗的尸体,他很有可能趁着混乱逃走了。”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确切地说可能是被人救走,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具尸体,经鉴定是一个有前科的职业杀手,他被人从后面一枪爆头。”
刘钊毫不客气地说道:“陈凯畏罪潜逃,在逃亡途中被杀,咎世杰夫妇匆忙逃脱,陈岗现在又不知所踪,你治下的这些官员真是一个比一个能耐,身为北港最高领导,你难道在之前没有任何的觉察?你用人的眼光和能力真的很让人怀疑。”
龚奇伟的身体向张扬倾斜了一下:“你认为会是谁?”
张扬道:“这次的事情从洪长青被杀开始,根据赵国强所说,洪长青之死和昝世杰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们假设这件事成立,昝世杰杀死或者授意他人杀死洪长青之后,马上逃离出境,他对陈岗应该非常的了解,知道陈岗和洪长青之间存在着很长时间的不正当关系,洪长青出事,势必会牵连到陈岗,从陈岗身上可能会牵连到另外一个人。”
项诚道:“我还有几个月就要到点了,说句真心话,我只想安安稳稳地把这段时间过渡好,我想无风无浪地履行完我的这段职责,站好最后一班岗,可是有些人偏偏不让我素净。有些同志,辜负了党的信任,辜负了老百姓的重托,表面上道貌岸然,可背地做着男盗女娼,损公肥私的混账事,我想问一句,做这些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摸摸自己的良心,你对得起别人的信任吗?”项诚重重地将酒杯顿了一下,咣当一声响,茶水也泼出来不少。
宫还山道:“再往前说,江城出过事情,东江出过事情,我可以说,现在干部贪污犯罪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
张扬道:“昝世杰和陈岗应该并不是同一阵营。”
在意识到危险的时候选择逃离是每一个动物的本性更何况是人,咎世杰一定预感到了某种危险,这本来就是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项诚的目光落在前方的相框内,那是一张家里的全家福,一家人在一起笑得如此甜蜜,如此幸福,看到妻女们的笑容,项诚严肃的表情渐渐软化了,他拿起电话,可是马上又放下,按捺住想给家人打电话的冲动。
山雨欲来风满楼,会议结束之后,刘钊和项诚并没有马上就走,这位纪委书记显然被触动了真怒,刚才的那通发泄并没有让他完全泄愤,他质问项诚道:“项诚同志,我想问你,既然你们早就发现了陈岗存在的问题,为什么不把他的问题第一时间向省里进行汇报?”
龚奇伟和赵国强对望了一眼,宫还山这句话说得不错。
张扬道:“目前可以明确的是,北港应该存在着两个不同的利益集团,又或者是一个利益集团的内部发生了分化,根据赵国强所说,洪长青死前。昝世杰专门找到她,要让她举报陈岗。结果被她拒绝。当天洪长青被杀,紧接着昝世杰出逃。所有矛盾指向陈岗。和-图-书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龚奇伟却笑不出来:“你对最近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项诚彻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召开北浩市常委会的时候,他的双目布满了血丝,精神很差,情绪也不好,纪委书记刘钊昨晚已经走了,可这并不意味着这次的危机可以过去,一系列的事件让北港再度成为了平海瞩目的焦点,省领导已经表态,要将这件事彻查清楚,不过这次省里并没有马上派下工作组,由此可见,省里对赵国强的信任。
龚奇伟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国强为人不错,我会和他多多沟通。”他并不适合在张扬的办公室内停留太久,起身走出门去,离开的时候重重将房门带上,脸色瞬间充满了愤怒,龚奇伟要展示给别人的是他与张扬不合的假象,虽然他们不想,但是目前的北港需要他们这样,需要他们处在对立的两面。
张扬道:“何止北港,滨海还不是一样,其实官场什么时候都不太平,表面上看似乎风平浪静,实际上却是暗潮涌动。一不留神就会被浪拍到海底,永世无法翻身。”
张扬道:“我倒是早就想来白岛享受一下这边的阳光沙滩,只可惜最近没完没了的事儿。”
赵国强道:“你不要怀疑我的诚意,我也没有兴趣跟你兜圈子,我们虽然不是朋友,但是我相信你的为人,有件事你并不知道,在洪长青死亡的当天,咎世杰和她有过接触,我有证据表明,当时咎世杰曾经试图逼迫洪长青去举报陈岗。”
现场有人鼓起掌来,只有一个人,赵国强,被特邀列席今天会议的一个,他并不是常委,他本来只应该是一个倾听者,本不应该发表他的意见,但是赵国强鼓掌了,这意味着他对龚奇伟的明确支持,坚定的支持,也间接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并不怕项诚。
赵国强道:“我没有失望,总有人会在危难的时候站出来,总有人还记得公理和正义,总有人会不惜生命去维护他。”他站起身端端正正地戴好了他的警帽,向张扬伸出手。
赵国强再次找到了张扬,来到张扬办公室的时候,才知道他正在开常委会,北港发生了事情,自然也波及到滨海,张大官人顺应潮流召开了一个严肃干部纪律,开展深入检讨和自我批评的会议。
张扬道:“得,吃人家的嘴软,你说!”
项诚端起茶杯想喝茶,却发现茶杯内的茶水已经干了,一旁的秘书赶紧上前帮他将茶水续上,项诚望着神情激昂的龚奇伟,忽然发现今天的常委会上,众人瞩目的焦点突然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这让项诚产生了一种失落感,长江后浪推前浪,难道自己即将成为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那一波?项诚的内心因此而变得越发复杂起来。
张扬道:“我知道的你们全都知道,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赵局,你不会怀疑我跟他有勾结吧?”
张扬笑道:“赵局,我会尽量配合你的工作,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我知道的的确不多,让你失望了。”
赵国强道:“找你肯定有事儿,那天我请你吃饭,可不是白吃。”
张大官人笑着在赵国强身边的沙发坐下:“忙!忙的要死,今儿上头下达了通知,要我们严肃干部纪律,开展深入检讨和自我批评,我得传达领导的指示。赵局,你应该比我忙才对,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回到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项诚仍然怒气未消,他回到座椅上坐下,闭上双目用力揉捏着眉头,自己任期的最后一程实在太不顺利。
萧国成呵呵笑道:“别人担心,你不用担心吧,你这么年轻,水性又好,我看再大的浪头也打不倒你的。”
张大官人明显愣住了,他并不知道这件事,咎世杰和洪长青之间的关系,他过去从来都不知道。不过赵国强说出这件事之后,想想也是理所当然,过去咎世杰在滨海担任县委书记,洪长青是县委办公室主任,两人之间日久生情产生暖昧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想不到啊想不到,洪长青这女人和这么多的官员有暖昧关系。
两个人的对峙,一个人在鼓掌,现场的其他常委都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项诚道:“刘书记,这件事发生的非常突然,警方也是在勘查洪长青死亡现场的时候发现了她的日记和录音,因此才知道了她和陈岗之间的不正当和_图_书关系,我们之所以没有及时向省里汇报,是因为,我们无法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凶杀案的关系,如果盲目上报,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所以我们才决定先将事情压下,尽快将案情查明,对于陈岗我们也进行了密切监视,可没过多久,陈凯畏罪潜逃,我就决定向上头通报这一情况,本来明天就要将陈岗送往省里了,可没想到今晚就出了事情。”
张扬道:“龚书记,你要多加小心,有些人为了保住他们的秘密,维护他们的利益,任何事都可以做得出来,你在明,我在暗,你身处风口浪尖,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龚奇伟道:“这样说来他们都只是棋子而已。”
赵国强道:“你到底知道陈岗多少秘窑?”
龚奇伟道:“假如项诚有问题的话,他究竟和陈岗属于同一利益集团,还是和昝世杰处在同一阵营呢?”
张扬道:“打击犯罪的确有道理,但是要选择重点,打蛇就一定要打击它的七寸,一下打不死它,就会遭到它的报复和反击,赵局,我奉劝你一句话,不要因为几起突发事件,而改变自己的做事方法,想要彻底解决北港的问题,就必须要稳扎稳打。”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常委都被龚奇伟的这番话震住了,龚奇伟的这番话可谓是振聋发聩,他说出了一些人的心声,可是龚奇伟的指向性又相当明确,他分明在说北港在过去的几年中政治上是不成功的,这等于公然否定了项诚的执政成绩。
赵国强微笑道:“我希望,你也是!”
项诚的目光转向赵国强,这厮居然敢鼓掌,公然支持龚奇伟,就是公然跟自己对抗。
赵国强今天也特别列席了这次的市委常委会。
市长宫还山道:“北港这两年一直都在查,可事情还是层出不穷,其实出问题的不仅仅是我们一个城市,南锡徐光然一案受到牵连下马的干部有多少?奇伟同志和国强同志应该最清楚吧。”
赵国强道:“我也是这么认为。”
龚奇伟道:“他们究竟代表谁的利益?”他其实已经想到了什么,但是龚奇伟不敢确定。
龚奇伟淡然笑道:“我从政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还会怕这些跳梁小丑?反倒是你要小心,整天和一帮恶魔打交道,牺牲太大,我都感觉到有些于心不忍了。”
张扬道:“现在不能确定,但是从种种迹象来看,项诚的可能性最大。”
龚奇伟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他和张扬拥有相同的看法,北港存在这么多的问题,出现了这么违纪干部,这和他这个一把手有着直接的关系,绝不能用失察或者是疏忽来解释。
每个人都感觉到了现场剑拔弩张削气氛,宫还山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气势和胆魄上无法和龚奇伟相提并论,同样的事情永远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在他的概念里,和上级领导公然对立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也是极其愚蠢的行为,可是龚奇伟却敢于挑战,这就是强势,这就是底气,宫还山想到底气这两个字,对眼前的一切也就释然了许多,毕竟龚奇伟的背后有省委书记宋怀明支持,不然,他不会有这样的胆色。
无可奈何花落去,很多常委的心里同时都想到了这句话,如今的项诚就要成为昨日黄花,龚奇伟的强势意味着他的衰落,不久的将来,北港就会完成权力交接。
萧国成道:“看来做官的确比我们做生意要辛苦得多。”
赵国强的话中存在着太多的含义和期望。张大官人欣赏他的同时,却不得不有所保留,根据陈岗的交代,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而让张扬心情沉重的是,项诚很可能并不是这张黑网的收网人。
龚奇伟道:“如果真像你说的的那样,这个利益集团的内部出现了分裂,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破绽暴露出来。”
龚奇伟意味深长道:“满意我也得说不满意。”
龚奇伟叹了口气道:“比不上你辛苦啊。”
这句话让现场的很多人都听得很不舒服,明明这件事跟大家都没多少关系,项诚这是一竿子打落一船人啊,可谁都看出项诚正在气头上,没有人出言反驳,去主动触这个霉头。
赵国强道:“张书记,你挺年轻的啊,记性怎么这么不好?前两天你对陈岗的事情可是高度关注啊,怎么这会儿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