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68章 爱的奉献

宫还山大概是觉得自己骂得也够狠了,叹了口气道:“北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现在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这次过来是为了募捐,是为了向高层反映情况,争取获得更多的援助,而不是为了摆排场讲面子,你搞了三辆奔驰车在机场门口接我,驻京办又是铺红毯,又是夹道欢迎,你还嫌我事情不够多?还嫌我面临的情况不够乱吗?”
宫还山对蒲大强的话没有任何兴趣,闭上眼睛:“这些事你去和邱局长说。”
宫还山脑袋摇晃了起来:“我参加完晚宴就走,北港一摊子事儿,不能久留,其实你跟文副总理更好沟通,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宫还山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自己还没有这个分量,不过最近为了北港的事情他也算得上是尽心尽力,既然已经呆在了这个位置上,别管呆到什么时候,总得做点事情。
崔苑智道:“在我们看来,越是这种时候,越能显现出我们的诚意,同时我也相信贵方也会表现出相应的诚意,会给蓝星集团提供更好的政策,更优厚的条件。”
张扬道:“我怎么听不明白?”
既然这场慈善活动和北港息息相关,北港方面理应配合,经过短暂的磋商之后,刚刚登上北港一把手舞台的宫还山和北港市民政局长邱月明,滨海市委书记张扬一起前往京城参加这个慈善晚宴。
崔苑智道:“她最近都在东京,金先生走得突然,所以蓝星留下了很多的事情等待解决。本来她听说这边发生海啸的事情准备亲自前来,可是因为实在脱不开身,所以只能让我代表她过来。”
张大官人道:“难道你不清楚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的道理吗?”
于子良道:“自从这边发生海啸,她就和我们一起过来了,算起来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星期,晓晴几乎没怎么休息过,今天早晨突然晕倒了,主要是太疲惫,我让同事送她回去休息了。”
滨海人民医院一共收治了八十多名在这场天灾中受伤的市民,如今这些人的伤情大都稳定了下来,市委书记张扬和陪同人员一起前去探望并送去了慰问。
宫还山摇了摇头道:“明天一早就要办事,我不想出席什么酒宴,就在房里吃,给我煮碗面就行,今天我想早点睡。”
宫还山也没觉得怎么不顺耳,他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这样,可现实情况摆在这里,北港受到的损失的确很大,我们目前迫切地需要得到外界的支援,而且我们也不用夸大,北港的实际情况就摆在那里。”
张扬回到办公室,看到傅长征正在外面等着自己,他笑道:“什么事情搞得这么神秘?”
左晓晴打开房门,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张扬!”
张扬道:“可能这就是怀旧,在我眼里,我始终当你是当年的那个学姐。”
邱月明笑了笑没说话,他感觉孟纯燕这个女人虽然很喜欢说话,可总有些说不到点子上,这种女人应该属于……他瞄了一眼孟纯燕的胸部,然后想到了一个很恰当的词,波大无脑。
如果单纯是官方性质,张扬大可不去,但是这次牵头举办晚宴的是他的干妈罗慧宁,于情于理,张大官人都应当亲自前往京城一趟。
按理说蒲大强没必要向张扬赔笑,可现在张大官人摇身一变已经成为市委常委,政治地位已经凌驾于蒲大强之上,所以赔笑是必须的。
张大官人听到这个数字顿时有些咋舌,十亿美元可谓是大手笔了,到目前为止保税区还没有一家投资商投入如此巨大,张大官人将信将疑道:“该不是忽悠我们玩的吧?”
张大官人对这样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兴趣,无论长相还是智商都在他的心中翻不起半点波澜,张大官人懒洋洋闭上了双眼,慢吞吞回应了一句:“这地球少了谁都照转!”
张扬道:“可能几十年后,真的有一天,咱们会重复这样的话。”
龚奇伟牺牲之时,张扬的悲伤被很多人都看到了,宫还山也是其中之一,他从张扬的情感爆发中读懂了一件事,张扬和龚奇伟之间始终都是肝胆相照的朋友,两人过去的矛盾和反目,在根本上是他们在做戏。
孟纯燕望着张扬深邃的双目突然有些怦然心动,不过她还没傻到不可救药,张扬在她的心目中是有距离感的,是高高在上的,又咯咯笑了声道:“骗人,张书记骗人,以和*图*书您的条件,追您的女孩子能把十里长安街给排满了,我才不相信您没有女朋友。”
左晓晴道:“我们是来救人的,又不是来度假!”她去给张扬倒了杯茶,递到他的手中:“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这样的场合容易让人从心底上产生一种莫名的刺激。张大官人在乔梦媛的身上征战伐挞,直到伊人低声讨饶,方才将压抑多日的激情全都倾泻到她的娇躯深处。
张扬感觉到发生在周围的微妙变化,现在很多人见到自己都表现得非常客气,比如民政局长邱月明,见到自己的时候笑容可掬,腰躬得就像虾米,和自己交谈的时候一副认真倾听的神态,一边听自己说话一边配合的连连点头,张扬记得过去邱月明可不是这个样子,难道和自己成为北港市常委有关?
一行人下了飞机,刚刚出了机场大门,就看到北港驻京办的三辆奔驰车整齐的停在外面,新任北港驻京办主任蒲大强率领驻京办的两位助理三位司机全都站在那里笑容可掬地等待着,蒲大强是顶替霍云珠担任北港驻京办主任的。此前他曾经担任过市政府副秘书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宫还山的亲信,是宫还山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因为新近北港的变动,所以蒲大强的心情也非常紧张。
乔梦媛这会儿想起来了:“对了,我听说嫣然最近要回国?”
张大官人不由得笑道:“有什么不一般,还不是一样。”
张大官人握着支票,心里不由得有些激动,这就是患难与共的真情,敏儿对他果然是情深义重,如果说投资滨海保税区其中夹杂着商业因素,这一千万美元的捐款可都是实打实的情意,身为一个韩国人,何以会这么关心中国一个县级市的灾情,还不是因为自己这个情郎的缘故。
一时间办公室内春色无边,张大官人用尽浑身解数,弄得乔梦媛娇嘘喘喘,虽然竭力压抑,到最后也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
张扬道:“本来还想请你吃饭的。”
张扬道:“她还好吗?”
乔梦媛看到他一脸的神秘,走到他身边道:“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在突发情况面前,仅仅依靠滨海自身的医疗力量是不够的,所以周围兄弟城市也给予了大力支持,张扬在探望期间就邂逅了于子良为首的来自江城的医疗队伍,老朋友相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张扬听她这么说也不禁笑了起来,看来崔苑智对自己和金敏儿的感情知道得非常清楚。
乔梦媛道:“什么一样?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她何其聪颖,怎会听不出张扬话中的含义。
张大官人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却是傅长征打来的:“张书记,有位重要客人要见您!”
乔梦媛心说你倒是神清气爽,弄得人家却是一片泥泞,想起刚才缠绵的情景,又不由得脸红心跳起来,她呼了口气,冷静了一下,小声道:“刚才想跟你说的事儿,被你这么一打岔。全都忘了。”
张大官人轻轻扯脱乔梦媛的内裤,身躯前挺,紧贴在乔梦媛雪白丰满的玉臀之上。
蒲大强自认为这个精心的安排应该让领导满意。至少不会挑出太大的毛病,可是看到宫还山的表情,这厮顿时就明白了,今儿自己马屁拍错地方了,原本想轻轻拍在人家的臀部让人家舒服一下,可落在人家的蹄子上了。
张扬笑道:“不急,你好好想。要不要我帮你温习一下刚才的过程?”
孟纯燕眨了眨还算妩媚的双眸道:“怎么不是?我要是年轻几岁,我也会动心。”
傅长征走过来为他泡了杯茶,又为崔苑智续上热水,然后关上房门离开。
乔梦媛只觉得身下一凉,却是这厮掀起了自己的长裙,她娇呼道:“你……”张扬的大手已经探入她的双腿之间,乔梦媛素来矜持,这种荒唐的事情她想都未曾想过,娇躯下意识的向前挣脱:“别闹……”上身却趴在了办公桌上,乔梦媛还是缺乏防备经验,这样的姿势非但起不到防御的作用,反而为张大官人的下一步侵入创造了便利条件。
张扬微笑道:“其实你不应该感到惊奇,这里是滨海,应该感到惊奇的是我!”
张扬点了点头道:“您刚才说要来滨海投资?”
乔梦媛道:“有没有想过和她好好谈谈?”
左晓晴听说张扬有事,等他放下电m.hetushu.com话之后马上道:“你赶紧去忙吧,我没什么事情,下午就去上班了。”
张扬道:“最忙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过两天我可能要去京城,落实一些捐助方面的事情。”
乔梦媛嘤地一声呻吟,娇躯因为这厮的侵入而变得酥软无力,她忽然想起了一句话,既然无力反抗只能闭目享受,这些天来张扬变得一本正经,严肃的几乎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最近的事情显然给了他太大的压力,此时张扬的荒唐却让乔梦媛感到一丝安慰和欣喜,知道他终于从之前的消沉情绪中慢慢走了出来,如果这样可以帮助他舒缓压力,就算任他荒唐一次又有何妨。
于子良将己方医疗团队负责的二十多名患者的情况告诉张扬,张扬向于子良表示了感谢。
蒲大强连续碰了几次钉子,这会儿已经开始学乖了,宫还山的心情不好,而且人家性情真的变了,这马屁拍不得,蒲大强赶紧改变策略:“宫书记,我们虽然身在京城,可是我们的心是和北港人民在一起的,自从北港灾情发生以来,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关注那里的变化。这两天,我们单位的同志都在积极捐款,虽然不多,可是也代表了我们的一片心意。”
蒲大强知道自己今天把事情给办坏了,可是事情已经弄到这种地步,也不好收拾了,他赶紧示意大家都散了,陪着小心,跟着宫还山来到了为他安排的房间内,宫还山仍然有些愤愤然,坐在那里,其他人都没有跟过来,房间内只剩下他和蒲大强两个。
张扬笑了起来,此时他方才相信,蓝星此次前来投资不仅仅是因为他和金敏儿之间的感情起到作用,关键还在于商业利益的驱动,无论金敏儿对自己的感情如何之深,都不可能说服整个蓝星董事会去盲目投资,她只能提议,能够得到董事会的认同并通过,是因为所有董事都看到了这次投资的前景。张扬道:“崔小姐放心,我们会提供给贵方最优惠的条件!”
孟纯燕道:“这次不一样,我们知道这次领导们是专程为了募捐的事情过来的,也知道最近领导们为了北港的灾情废寝忘食。这次来京,我们尽量想给各位领导安排得周到一些。让各位能够得到少许的放松。”
左晓晴抬起头,望着张扬道:“不知怎么?我始终觉得你还是过去的那个卫校生……”说到这里她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是不是很奇怪?”
蒲大强向前欠了欠身子:“宫书记,晚上我专门安排为领导们接风洗尘。”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不错。她最近是要回来,可能就在这两天。”
左晓晴呼了口气道:“你也要注意身体。最近工作肯定很忙。”
乔梦媛慌忙摆手道:“不要!”
张扬道:“也没什么事情,不过,您到底想让我说什么?”
敲定合作细节的事情,自然就交给了乔梦媛,乔梦媛听说金敏儿不但决定投资滨海保税区十亿美元,还捐助了一千万美元用于救灾,不由得惊叹道:“金敏儿好大的手笔,你们两人很不一般啊。”
左晓晴原本苍白的俏脸上蒙上了一层红晕,黑长的睫毛低垂下去,目光不敢去看张扬。这样羞赧的神态让张扬不由得想起了他们在春阳初识的情景,一切恍如昨日。可这些年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如今的他和她心态和那时候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乔梦媛微笑起身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不过现在我开始有点相信了,你大概真是从古代来的!”
左晓晴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沉默了下去。
张扬道:“我觉得没必要把自己说得太惨,反正情况照实说就是了,捐款这种事情,需要人家心甘情愿,总不能咱们伸出手去别人兜里掏钱,而且捐款只能起到辅佐作用,真正能将北港早日从困难中带出来的,只能是我们,必须是我们。”
张大官人道:“梦媛,我还真听不出这话是夸我还是骂我。”
“还好……”左晓晴附和了一句,忍不住笑了起来:“咱们怎么像一对老人家在说话。”
崔苑智道:“还好,她忙完蓝星的海外事务,会来滨海。”
张扬点了点头,推门走了进去,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位中年美妇,自己之前从未见过他,其实张大官人走入办公室之前本以为来人可能是自己的旧识,见到来人方才知道自己根本不认识对方。和图书
傅长征道:“人家只说是前来投资的。”
张扬道:“没有!现在真没有!”
负责陪同他们两个的是孟纯燕,孟纯燕也是喜欢说话的主儿。上车在副驾上坐了。扭过俏脸笑道:“张书记、邱局长,自从知道你们要来京,我们驻京办就开始准备了。”
换成过去宫还山说不定会欣然接受,照单全收,可是最近经历了这么多,宫还山的头脑清醒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你现在是驻京办主任,别以为山高皇帝远,你就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我告诉你,如果因为你的所作所为造成了什么不良影响,我第一个拿你试问。”
宫还山道:“如果能得到上头的大力支持,我想北港会更快恢复元气的。小张,上次文副总理来北港的时候曾经说过,会给予北港一切可能的援助,这次来京,你还是找机会和他好好沟通一下。”
张扬道:“她还好吗?”
在宫还山的授意下,他和张扬的座位挨在一起,飞机起飞之后,宫还山道:“这次的慈善晚宴要靠你了,具体的事情只能你来做。”
宫还山的忍耐在抵达北港驻京办之后达到了极限,当他看到北港驻京办门口铺上了红毯,工作人员在门前列队相迎的时候,怒火彻底被引发了,他怒视蒲大强道:“蒲大强!你搞什么名堂?”
崔苑智主动说明来意道:“我这次是代表金小姐而来。”
宫还山点了点头道:“你当我是电影明星啊,还让我走红毯,北港这么多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你以为我有心情看你搞这个?啊?你吃饱了撑的?你花得是不是自己的钱?搞这么多面子功夫是为了什么?有这些时间,有这些精力,有这么些金钱能不能搞点实际的?”他是一点面子也没给蒲大强留,当着众人的面把蒲大强骂了个狗血喷头。
左晓晴道:“过去了,过去了好多年,不是吗?”
蒲大强心说才怪,谁不知道你宫还山爱面子,我今儿错并不在拍你马屁,而在拍错了地方,谁知道你宫还山摇身一变成为了市委书记,突然连习性都给改变了,过去喜欢听奉承话,喜欢面子功夫,现在突然都不喜欢了,我是按照过去的经验来,谁能想到你变化这么大,算我倒霉。
张扬听得一头雾水,说到底傅长征还是没有暴露对方的身份,傅长征很少给自己卖关子的。
张扬望着乔梦媛的美眸,女孩子的心思不是那么容易琢磨的,虽然自己的这些红颜知己一个个都表现的非常大度,可她们心中究竟是怎样的想法,还很难说,毕竟在当今时代,没有谁会大度到愿意和别人分享感情,张扬道:“再说吧!”
张大官人把战场打扫干净,若无其事地咳嗽了一声。端起茶杯补充了点水分。感叹道:“真是神清气爽啊。”
张扬道:“谁啊?”
可在张大官人听来,宫还山的这番话透着小家子气,他皱了皱眉头道:“宫市长,咱们是来募捐的,又不是要饭的,如果把自己说得太惨,是不是有辱北港的形象啊!”虽然宫还山已经暂代市委书记一职,但是张扬仍然习惯地称呼他为宫市长。
乔梦媛红着俏脸整理好了衣裙,好半天脸上的酡红都未能褪去,这种状况下她可不敢出门,和张扬保持了一段距离,在他对面坐着,轻咬樱唇道:“你真是个流氓书记……”说到这里她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蒲大强被他当着驻京办全体工作人员的面呵斥,顿时脸皮挂不住了,一张脸涨得通红,张口结舌道:“没……没……干啥啊……”他这人有个大毛病,一紧张就结巴。
傅长征道:“我也不知道对方的来头,她指名道姓的要见你,说是要在保税区投资。”
左晓晴咬住樱唇露出一丝笑意,她的笑容有些苍白,目光中充满了疲惫,向后退了一步,将门拉开了一些。轻声道:“进来坐!”
张大官人顿时明白了,崔苑智显然是代表金敏儿来的,感情上顿时亲近了许多,张扬邀请崔苑智坐下。
换成稍微聪颖点的女子听到这种话应该懂得沉默是金了,可是孟纯燕偏偏格格笑了起来:“张书记,您真是幽默啊,难怪您会成为北港这么多女孩子的梦中情人。”
乔梦媛撅起樱唇,小声道:“我有选择吗?”
张扬站起身来,如果在过去,招商引资的事情他大可推给别人,可最近因为www.hetushu.com这场天灾,让滨海招商引资所面临的局面陡然变得紧张起来,所以张大官人也对投资商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重视,宁可放弃和旧情人一起吃饭的机会,也要先回去忙工作。
张扬笑了笑,他也看出蒲大强马屁拍错了地方,并没有跟着宫还山上车。而是和民政局长邱月明一起上了另外的一辆车。
宫还山指着蒲大强的鼻子道:“蒲大强啊蒲大强,你在我身边也工作了不少年,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啊,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搞这种面子功夫。”
北港海啸发生之后,社会各界都对此表现出强烈的关注,方方面面都积极捐款捐物,罗慧宁得知此事之后,发动她的关系,以天池先生基金会的名义和红十字会一起准备了一场赈灾拍卖晚宴,就定在海啸发生后的第一个周末,这次赈灾晚宴特地邀请了不少京城名流。
宫还山道:“咱们这次过来主要是介绍一下北港的灾情,讲讲抗灾过程中发生的英雄事迹,总而言之就是要把人家感动,要通过我们的讲述让别人了解北港的灾情,了解老百姓蒙受的损失,让社会各界尽可能的多捐助咱们一些。”宫还山的这番话说得还是比较直白的。
张扬道:“实不相瞒,最近滨海的招商状况并不好,因为这场海啸,很多已经达成意向的投资商知难而退。”
张大官人望着乔梦媛婀娜多姿的背影,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那中年美妇起身向他伸出手去,张大官人微笑和她握了握手,中年美妇道:“张先生,请允许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崔苑智,是蓝星集团海外事业部的总负责人。”
邱月明道:“放松不下来啊,现在这么多老百姓都等着救助呢。我们怎么有心情放松?”
蒲大强道:“可……”
傅长征道:“这次不一样,她说要投资十亿美元。”
宫还山并没有马上发作,脸色阴沉的上了汽车,蒲大强诚惶诚恐。向他赔完笑脸,紧接着又向张扬赔笑。
于子良道:“不要感谢我一个人,医疗是要依靠团队工作的,如果只是我一个人,也完不成这么多的工作,我们团队中的每一位同志都表现出了高超的医疗水平和医德素质,有些同志还因为日夜不停的工作而病倒了,对了,你应该认识,左院长的女儿左晓晴。”
崔苑智微笑道:“张先生是个爽快人,这次我们初步拟订的投资额是十亿美元,在以后不排除进一步追加投资的可能,另外,金小姐让我代表她向滨海捐助一千万美元,用以帮助这次海啸中受灾的市民,也算是我们全体蓝星员工的一份心意。”崔苑智送上支票。
张扬跟着点了点头,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回应似乎有些不够恰当,补充道:“还好我们都健在!”
崔苑智点了点头道:“投资滨海保税区的事情,其实在上次金小姐前来考察的时候已经基本确定,只是因为突然发生了变故所以才耽搁下来,蓝星一直谋求在亚洲建立起一座拥有相当规模的仓储中心,滨海在地理环境方面拥有很大的优势,符合蓝星的条件,她笑了笑道:“张先生不必考虑太多,在商言商,让蓝星最终做出在滨海投资决定的不是因为私人感情,而是综合考虑的结果。”
宫还山对张扬的态度也很客气,虽然他过去对张扬一度是相当反感的,可经过最近这么多的风波,宫还山已经将仕途看透,过去一直被他渴望的市委书记的位子,如今已经成功被他坐在屁股下,可是他却打心底感觉这个位子不是那么的舒坦,甚至还有些如坐针毡。宫还山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情形,知道自己注定只是一个过场性的人物,看到了蒋洪刚、龚奇伟、项诚一个个曾经的竞争对手如此悲摧惨痛地倒下,宫还山方才明白位置越高风险越大的道理,现在想想老老实实在市长的位置上呆着倒也不错。
傅长征道:“她就在办公室里坐着呢。”
张扬道:“想来保税区投资的人多了,如果每个人我都要见,恐怕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得空闲。”
张大官人实在懒得理会她了,偏偏邱月明这会儿来了点兴趣:“是吗?”
张扬道:“他可没跟我说,要不我帮您联系一个见面机会,您当面问他好不好?”
蒲大强道:“宫书记,我就是想表达一下心情,真不是故意要这样做,而且大家欢迎宫书记的心情是发自肺和_图_书腑的,就像红毯,我没安排,夹道欢迎也不是我下得命令,其实在我们很多人的心中,宫书记早就该成为北港的一把手,也只有您才有能力带领大家走出困境。”蒲大强的第二轮马屁攻势又悄然而至。
孟纯燕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休息是必要的,不然你们要是累病了,还有谁来带领我们呢?”
乔梦媛道:“其实你们两人不应该分开。”
张扬道:“你心里真能容得下我有其他的女人?”
蒲大强现在是彻底灰心丧气了,宫还山啥时候变成了一个拒腐蚀永不沾的青天大老爷呢?看来北港的这场天灾真的改变了很多事情很多人,自己需要擦亮双眼,好好地清理一下头脑了,不然以后这条道路还真不好走。
任何人初到一个岗位上,总想迅速做出一些成绩,获得别人的认可,尤其是领导的认可,蒲大强也是如此,自从他上任之后,宫还山还是他接待的最高级别的领导,而且对他还有知遇之恩,最近北港政坛风起云涌,体制内几乎每个人都忐忑不安,蒲大强很想在新任书记的面前表现好一些,所以对于这次宫还山的到来做足了准备功夫,专程出动了三辆奔驰车,北港驻京办其实只有一辆,其他两辆还是利用关系借来的,两位助理都是美女,一位是从市歌舞团专门调过去的舞蹈演员孟纯燕,一位是过去的团市委宣传干事翟红红,驻京办这种部门,经常接待领导,在公关人选方面必须要讲究长相,给人的第一眼印象非常重要。不过这两个助理可不是蒲大强做主安排的,翟红红是宫还山的关系,至于孟纯燕,那也是前任驻京办主任霍云珠的推荐。
蒲大强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道:“宫书记,我真没让他们铺红毯,这事儿我不知道,我就是让他们好好准备一下,迎接您的到来。”
张扬打量着左晓晴的俏脸,有些爱怜道:“刚刚去医院探望伤员,听于教授说你病了。”
张扬拦住她的纤腰轻轻一拉,乔梦媛失去平衡坐倒在他的怀中,咬住樱唇,轻声啐道:“讨厌,这里是你的办公室。”
左晓晴笑道:“我暂时不走,有的是机会一起吃饭,你工作要紧,滨海现在这么多事情,我可不敢耽搁你。”
这些天来,张大官人的心情从未这么好过,他舒了口气,向乔梦媛招了招手。
张扬走入房内,房间并不大,张扬在其中一张床上坐下:“看来我们滨海方面给你们这些专家安排的住宿条件并不好。”
左晓晴道:“没什么病。就是这些天连续工作有些累了,这不,休息了一上午。已经恢复过来了,我正打算下午回去上班呢。”
张大官人听到左晓晴的名字内心不由得一震,他真是没有想到左晓晴会在滨海,不过张扬并没有在人前表现出他的激动,低声道:“她也在?”
张扬哈哈大笑。
乔梦媛道:“就算你是个花心大萝卜,就算你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可是拿你和别人相比,最后总是你胜出,所以我最终不得不选择忍受你的缺点,我想其他人也是和我一样。”
过去宫还山一度以为张扬已经在方方面面失宠,可北港的这场灾难,让他看清了很多的事实真相,很多事情都是在故布疑阵,如果张扬和龚奇伟之间在联手做戏给人看,那么他看到的很多东西就不是事实真相,比如说张扬和文家的矛盾,应该没有想象中严重,或许矛盾只是存在于他和文浩南之间,至于文国权夫妇对张扬的态度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从罗慧宁热心组织这次的慈善募捐就可见一斑。如果不是因为张扬这个干儿子,她应该不会对北港的事情表现出这样的热心。
张扬点了点头,问明了左晓晴的住址。结束在医院的探视之后。张扬抽时间前往医院对面的海星商务宾馆。
宫还山道:“没什么可是,你记住了,公家的钱也不能乱花,公款招待,公款吃喝要不得!”
张扬道:“别这么辛苦,要多多注意身体,真要是累病了……”大官人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勇敢道:“我会心疼的。”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睁开双目望着孟纯燕这张有几分姿色却无法脱离庸俗的面孔,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要不,孟小姐帮我物色一个?”
张扬道:“我们来京又不是第一次,住北港驻京办也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好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