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09章 一家人

张扬笑道:“他和你们家的关系可是亲密无间,星钻和钻石王朝在生意上更是密不可分,老爷子和董事长都到了,按理说他应该现身才对。”
张扬道:“一定没问题。”
李信义一把抓住张扬的手腕,双目炯炯生光:“张扬,我大哥走后,安家就已经成为一盘散沙,安家那帮子孙我也算见过不少,可真正让我心疼的只有小妖一个,我大哥最担心的也是这孩子。”
陈崇山向邱鹤声低声道:“爸,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欠您老一声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她。”
张扬道:“好强也不见得就一定是坏事,每个人都有追求,都有理想,只要是利用正当手段去追逐自己的目标,总是让人钦佩的。”
张大官人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自己多余了。”
邱鹤声已经听说了李信义,看到他颇有点道骨仙风,也笑着还礼道:“道长客气了。”
邱鹤声道:“我听天野说,你不但书法写得好,而且拳也打得特别好。刚好给我指点指点。”
张扬跟着他去伙房了,邱凤仙也跟了过去,帮忙清洗食材。
邱凤仙嫣然一笑,眼波流动,她属于那种媚态天成的女人,说起来张扬认识她已经有不少年了,可始终觉得邱凤仙充满了神秘,她善于隐藏自己,和人和人相处都是不即不离。
陈崇山道:“你身体不妨事吧?”
陈崇山身穿深蓝色中山装,灰色长裤,他新剪了头发,显得年轻了许多,站在通往青云峰的道路上,静静等待着邱老一行的到来,三辆车依次停下。
其实不等他说这句话,张扬就已经推门走进去了,看到老道士躺在木板床上,身上捂着棉被,头上还顶了方湿毛巾,大官人来到他身边,发现老道士的脸色蜡黄,伸手撤掉毛巾,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又探了探他的脉门。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李道长,李道爷,您老就是我亲爷爷,咱能别胡说吗?”
李信义道:“跟你们谁说还不是一样,我大哥生前曾经告诉了我一个秘密。一连串的数字,我把那玩意儿依葫芦画瓢的画在藏经洞内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说等以后,小妖如果能够痊愈。就把这串数字告诉她,她一看就明白。”
李信义道:“张扬啊,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知己看待,有些话我跟老陈不说,可是我都跟你说。”
张扬道:“小妖过得很好,你就只管放心吧。”
陈崇山微笑道:“作栋!”
李信义的这番话倒是没错,张大官人想起小妖对自己的诸般好处,心中也是温暖非常。
张大官人老脸一热,李信义表面上疯疯癫癫的,可这老道士一点都不糊涂,当初自己救小妖的方法就是从他这儿得到的灵感,难不成这件事真的被他猜到了,张大官人含糊其辞道:“她又不在这里,咱们还是聊点别的,省得又勾起您老的相思之情。”
看到人都已经到齐,杜天野建议去吃早餐,五点半的时候准时从春阳出发。
老道士一来到这边就嚷嚷起来了:“老陈啊老陈,我生病了你都不去看我,现在居然让我这个病人给你做饭。”看到一大家子人,老道士乐呵呵向邱鹤声唱了一喏:“无量佛,邱老先生好!”
佘国民有些诧异,他不明白为什么张扬会说得如此肯定。其实这件事并不难理解,张大官人已经想到了,现在责任都已经让沙普源给背了http://www.hetushu•com,既然沙普源已经走了,凭乔鹏飞的能力一定可以轻松解决这件事,在这一过程中自然就树立起了威信,取得了政绩,政治斗争果然是要讲究手段的。
张大官人停下笑道:“我这是班门弄斧。”
陈崇山让杜天野前往紫霞观将张扬和老道士请来。请老道士的目的是让他帮忙做饭。
邱鹤声颇有点人老如顽童的意思,非得要张扬打一路太极拳给他看看。
邱作栋将女儿和侄子引见给陈崇山。
大官人明显急了,一把将老道士的嘴巴掩上,低声道:“道长,话可不能乱说,您老是方外之人,嘴下留德啊!”
张扬和佘国民在前方负责引路,其他人都跟在他们的身后向青云峰攀爬而去,青云峰山势陡峭,邱鹤声身体虽然很好,可毕竟年事已高,已经无法适应这样剧烈的活动,张大官人主动请缨,把邱老爷子给背了起来,杜天野本想跟他抢,这货振振有辞道:“杜书记,你给我一个巴结领导的机会行不行?”一句话把所有人都给逗乐了。
邱凤仙有些不忿地瞪了他一眼道:“在你心中,我是个野心很大的人吗?”
张扬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有意无意道:“查总这次怎么没一起来?”
张扬道:“知道年纪大了,就该爱惜身体。酒虽然是好东西,可喝多了也伤身啊。”
张大官人当然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淡然笑道:“生意上的事情我并不清楚,不过我听查总聊过,在这件事上,他很可能被人陷害了。”
邱凤仙秀眉微蹙显得有些不悦道:“都跟你说了,这是我们的家庭聚会,跟他有关系吗?”
张大官人苦笑道:“李道长,您到底想让我干什么?要不,我把小妖给您请回来?其实也不用我请,她近期就会回国,到时候让她当面向您解释。”
李信义道:“你别跟我见外,我一直都没跟你见过外,你以为我糊涂,虽然我年纪大了,很多事情看不到了,可是我能明察秋毫。”
李信义道:“你小子果然不是个好东西,我这大半生的修行岂是说放弃就放弃的?”
李信义道:“很多事情我不方便对她说,小子,你跟我老实交代,小妖的天生绝脉你是不是按照我的方法治好的?”
耿秀菊道:“这事儿就别提了,小雪他爸死了这么多年,我和公公的关系也不好,今天过来,就是想见见邱家人,没别的想法,你也别帮我介绍。”
来到清台山景区的大门处,远远就看到黑山子乡党委书记佘国民在那儿等着,耿秀菊在他身边陪同,要说耿秀菊是陈天重的妻子,是陈家的大儿媳妇。
张大官人暗道,不愧是安大胡子的后代,流淌的是马匪的鲜血,骨子里都充满着匪气。
耿秀菊叹了口气没说话,心中却暗想公公早已不把自己当成陈家人了,自从陈天重死后,她先后和几人发生了感情纠葛,其中闹得动静最大的就是和王博雄,虽然现在他们已经一刀两断,可影响已经造出去了,无疑让陈家蒙羞,公公生自己的气也很正常,耿秀菊现在很多事情都看开了,半辈子都过去了,只要女儿平安,自己也就安于现状,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问了。
陈崇山为李信义引见了邱家人,老道士一一见礼之后笑道:“我还是赶紧做饭去,你们一家人好好聊。”
张扬的目和*图*书光再度投向邱鹤声老爷子:“你爷爷身体真好!”
老道士嘻嘻笑道:“瞧你紧张的样子,我就知道我想的不错,小子,你占了我孙女的便宜,让我孙女给你生了个娃儿,到现在还装模作样,亏你还是个国家干部,一点担当都没有!”
陈崇山道:“她从京城回来,估计要到中午才能到。”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耿秀菊身上。
张大官人慌忙摆手道:“道长,您还是等小妖回来亲口对她说吧。”
邱凤仙笑道:“他为什么要来?这次是我们家的事情,他跟我只是生意上的合作关系,来这里并不适合吧。”
邱鹤声望着女儿的坟冢,一时间百感交集,杜天野、邱凤仙和邱启明三人恭恭敬敬在姑姑的坟前跪拜。
在张扬的帮助下,老道士没多久就恢复了精气神儿,转眼工夫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舒展了一下手臂。打了个哈欠道:“还别说。你真有两下子,好了,我好了啊!”
张扬笑道:“这里是你的故乡啊!”
清晨五点钟的时候,张扬已经出现在熙春园外,昨晚他们几个喝到了凌晨两点,张扬也没回家,在金凯越凑合了一觉,一大早就来跟杜天野会合。
李信义道:“我也不是悲观,我就是觉得自己老了,有些事必须要跟她说。”
陈崇山点了点头。
邱家人少有知道这层关系的,邱鹤声道:“原来是我的外孙媳妇啊!”
张扬笑着安慰他道:“有机会的,就您老这身板儿,至少还有五六十年的时间可以潇洒,您要是真心惦记这个孙女儿,干脆把一切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你孙女儿把你接过去孝顺,颐养天年,这样岂不是就能每天都能看到她了?”
李信义道:“救她的方法就是让她受孕,我若没猜错,小妖离开国内,十有八九就是为了生孩子,我再猜一下,让她生孩子的那个一定是你……”
张扬他们一共有三辆车过来,张扬一个人开车,所以佘国民和耿秀菊就上了他的车,张扬在前方引路,他笑道:“佘书记真够早的。”
李信义道:“我倒是真想她了,却不知我这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到她。”
张扬道:“都是一家人啊。”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女强人,是个很有事业心的人。”
车辆来到青云竹海,张扬发现过去的那个检票口已经撤除,他向佘国民道:“那个检票口呢?”
佘国民之所以这么早过来,是县里提前交代过,千万不能让杜书记一行在清台山景区遭遇任何不快。
张扬心中暗忖,不知这件事和沙普源的离职有没有直接关系?应该是其中的一个诱因,乔鹏飞精心布局,终于还是将沙普源成功挤走,现在的春阳已经是他说话当家了。
李信义笑道:“我相信!”他向张扬凑近了一些:“小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安家的。”
事实上能有体力把邱老爷子背上山的只有张大官人,而张扬的主要责任也就是把老爷子背上山,陈崇山带着邱家人一起去亡妻的墓前缅怀。
张扬道:“道长,今儿是怎么了?尽说些丧气话!”
张扬向邱凤仙笑了笑道:“很早啊!”
张扬道:“您还是别说了,你就算有秘密也属于你们安家,这事儿不能跟我说。”
李信义道:“可惜现在是和平年代,我这想法不现实,其实就算乱世,我也来不及了,黄土埋到脖和*图*书子根了,没几天可蹦跶了。”
陈崇山道:“爸,我是不是和您心中的形象有距离?”
张扬道:“道长,小妖现在过得很好,没有人敢欺负她,不然我第一个不会答应。”
李信义道:“已经好了。”他向张扬道:“小子,过来打个下手!”
张大官人心说,你的秘密我都知道,陈崇山未必知道啊,你不跟我说还能跟谁说。
杜天野将邱作栋引见给父亲:“爸,这是我二舅!”
张扬微笑道:“小妖心地善良和其他安家子弟的确不同。”
李信义道:“我当了一辈子的道士,忽然明白了。我压根就是心性不纯,不适合修道,如果再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搞不好我会去当马匪。杀富济贫,傲啸山林!”
张大官人被老道士说得满头大汗:“道长……您是不是脑袋烧糊涂了……”
邱凤仙纠正道:“我的故乡是江城并不是春阳。”
没有人主动提起姜亮的名字,并非因为他们已经遗忘,而是因为这个名字在他们心中如此深刻,已经成为他们永远的痛,张扬端起酒杯道:“为了我们美好的回忆和友情!”
邱鹤声点了点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女婿,看到陈崇山,他不由得想起了女儿邱敏,陈崇山也已经两鬓斑白,就是眼前的这个男子,让他的女儿甘心付出生命去维护。邱鹤声也知道,陈崇山为了女儿终身不娶,一直在清台山上守候,这样的感情怎能不让老人动容。
张大官人道:“道爷,咱们能不能聊点别的?”
张扬想起耿秀菊一直没怎么说话,他向耿秀菊道:“耿大姐,说起来你和邱家还有亲戚呢。”
老道士叹了口气道:“老喽,只怕这一劫是躲不过了。”
老道士看到张扬颇为惊喜道:“怎么会是你?”
邱鹤声一路太极拳打完。深深呼了口气转过身来,笑着朝他们招手道:“都来了怎么不搭理我?”
陈崇山介绍的非常平淡,可是听在耿秀菊耳中,却让她格外感动,不知为何,她的眼圈都红了,上前先叫了声外公,舅舅,最后到陈崇山面前叫了声爸。
张扬道:“等她回来我告诉她。”
李信义道:“我大哥要是知道小妖已恢复了,一定会含笑九泉。”
陈崇山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低声道:“爸!”
邱鹤声低声道:“这就是命。当时我也不理解她为什么要选择你,可是现在我相信,她和你在一起的那一段日子,一定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小敏虽然走了,可是她的生命在天野的身上得到了延续。”邱鹤声轻轻拍了拍杜天野的肩头。
邱凤仙道:“你不一样,我表哥把你当成亲兄弟一样,还有,我姑父对你也很好的,我爸也很欣赏你。”
邱鹤声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内心伤感的情绪,他低声道:“崇山,我总算见到你了。”
邱作栋走过来和陈崇山握了握手道:“姐夫!”
张扬道:“道长啊道长,您这大半辈子的修行果然不是白来的,那啥,敢情您刚才想当马贼啥的全都是忽悠我啊!”
张大官人刀法不错,将剥好的一只野兔递给邱凤仙,邱凤仙将野兔泡在水盆里,笑道:“难怪我姑父能够在这山里一住几十年,连我来到这里都有些流连忘返了。”
老道士道:“你以为我糊涂,我一点都不糊涂,你不让我说,你干脆杀我灭口!”他闭上眼睛昂起头,一副引颈受死的样子。
张扬和_图_书一个人来到紫霞观,从上山到现在还没有见到老道士李信义,来到紫霞观一问,方才知道老道士受了点风寒,正在房间里躺着呢。
邱凤仙道:“张扬,你好像话里有话。”
李信义睁开双目,眉开眼笑道:“你小子干了什么,咱俩心知肚明,你占了我们安家多大的便宜啊!”
李信义道:“我虽然不想管世俗之事,可有些事我看得清楚,这帮家伙是如何欺负小妖的,我看得清清楚楚。我大哥临终之前最担心的也是这件事,他担心自己走后,安家的这帮不肖子会欺负小妖。会忤逆他的意思,会让安家的门楣蒙尘。”
邱启明望着张扬的目光中却充满了不屑,他一直都瞧张扬不顺眼,不过邱启明家教良好,虽然讨厌张扬,但是并没有公然表露出来,大不了不理会他就是。
佘国民道:“不过乔书记说了,整顿之后,检查组还会来考评,如果整顿结果满意,可能消除影响的。”
邱老笑了起来:“敏儿的眼光不会错!”没有更多的言语,已经将对女儿的深情和对陈崇山的欣赏全都表达了出来。
李信义道:“小妖天生绝脉,这世上唯一能救她的方法就是重塑经脉,你到底怎么救的她我没看见,不过自从你救过她之后,她就远离国内,选择避世隐居,以她的性情这种事情好像不太合乎常理吧。”
邱凤仙道:“我习惯早起早睡,而且换一个新鲜的地方,总是睡不踏实。”
张扬笑道:“别那么悲观,过阵子她就回来。”
张大官人自然不用跟着去,佘国民也没打算去,他陪着到青云峰上之后就下山去了,人家一家人团聚,他跟着也没事可干,今天过来主要的目的就是避免哪个不开眼的冲出来胡乱收费。
张扬道:“这次查总怎么没来?”他已经是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
邱作栋道:“你的宝贝孙女呢?”
李信义道:“娇贵个屁,我昨晚去我哥哥墓前陪他多喝了两杯猴儿酒,谁曾想喝多了。迷迷糊糊在墓前睡着,后半夜又下起雨来,一不小心受了凉,年纪大了,真是不如从前了。”
李信义道:“我大哥死的时候,曾经告诉我一个秘密。”
李信义道:“解释个屁,她跟你什么关系,当然向着你说话,这傻丫头,一心一意的对你好,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就算为你死她也甘心情愿。”
张大官人诚惶诚恐道:“不敢,不敢,我那点雕虫小技就不拿出来现眼了。”
张扬笑道:“看到您老打拳如此专注,我们不敢打扰。”
张扬道:“我陪杜天野来探亲的,顺便看看你,没想到你居然病了。”
邱凤仙陈崇山是见过的,不过邱启明还是第一次,陈崇山道:“这些孩子都长大了。”
张大官人拗不过他,只能给老爷子演练了一套陈氏太极,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寻常人看不出门道。可邱鹤声毕竟在太极拳上花了大半辈子的功夫,一眼就看出张扬绝对是真正的高手,老爷子看完之后激动地鼓起掌来。 此时杜天野陪着邱作栋和邱启明一起走了出来,刚刚从津海赶来的苏媛媛也在一旁陪同。这是邱老爷子特地要求的,他要看看这个未来的外孙儿媳妇,众人刚巧看到张扬打太极拳的场面,杜天野笑道:“张扬,你小子又显摆啊!”
邱凤仙叹了口气道:“还是拐弯抹角的骂我野心大。”
张大官人笑道:“无非是受了点风寒,hetushu•com李道长,想不到你的身子骨那么娇贵。”
中午的时候,一家人回到陈崇山的石屋,为了迎接一家人的到来。陈崇山这两天特地打了不少的野味,还采摘了不少山珍。
李信义道:“我原本没想喝多的,可喝着喝着想起了我们家小妖,心里头特别的挂怀,这些年来,我真是辜负了大哥的期望啊。”
佘国民听出张扬话里揶揄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觉得尴尬,笑道:“没办法,乔书记特地交代,一定要招呼好邱老一行,不能让他们产生任何的不满意,我五点钟就在这儿等着了。”
这样一个动作已经让耿秀菊泪如雨下,邱凤仙看到她哭得伤心,只觉得耿秀菊想起了死去的大表哥陈天重,却不知耿秀菊的泪水中包含着多少复杂的成分在内。
张扬道:“有感而发,绝没有影射你的意思。”
邱凤仙格格笑了起来。
“好到把我这个爷爷都忘了不成?”
“干杯!”
张扬道:“听你这样说,我心里舒服多了。”
邱鹤声却感叹道:“我打了大半辈子的太极拳,都做不到你这种境界。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张大官人觉得好笑,老道士变得有些婆婆妈妈的:“道长。您可是出家人。出家人哪还有那么多的俗念?”
邱凤仙的脸上流露出会心的笑意:“他始终都是这样,从年轻时候坚持锻炼,风雨无阻,而且在饮食起居上控制得很严,同样的年龄,很少有人拥有他这样的体魄。”
自从陈崇山现身,耿秀菊一直站在不起眼的角落,生怕公公会看到自己,陈崇山很少有的向她露出了一丝笑意,为邱鹤声介绍道:“爸,这是我的大儿媳妇耿秀菊,天重的妻子,小雪的妈妈。”
邱凤仙道:“生意就是生意,除了生意之外我们之间并没有特别的关系。再说,他最近的日子也不太平,何雨蒙把何长安的死因全都算在了他的头上,不惜花费重金处处阻击星钻,连我们邱家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一双美眸满怀深意地看了张扬一眼:“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张扬笑道:“放心吧,有我在,你死不了!”他握住老道士的手掌,一股内力悄然送了过去,李信义只觉得经脉之中一股潜流涌入,让他如沐春风,高烧带来的寒冷感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佘国民道:“不符合收费规定,上级来检查了,结果罚了县里一笔钱,影响很不好,据说可能影响到景区的评级。”
张扬来到熙春湖,看到邱鹤声老先生正站在湖边打太极,张扬远远将车停好了,笑眯眯走了过去,老爷子打得有板有眼,精神非常的集中,张大官人无意打扰老爷子的宁静,站在一旁静静欣赏,没多久听到脚步轻踩小草的声音,张扬转身望去,却见身穿白色运动服的邱凤仙缓步朝这边走来。
张大官人来带李信义的房间,敲了敲房门,听到老道士嘶哑的声音道:“谁啊!”问完这句话连老道士自己都觉得多余,这青云峰上,除了小道童就是陈崇山,还能有谁?于是他接着又来了一句:“进来!”
张大官人道:“这样的环境适合与世无争的人,不适合你这种。”
邱凤仙挽着邱鹤声走下汽车,陈崇山迎了上去,杜天野本想将父亲介绍给外公,可是看到外公已经抓住了父亲的手臂。
张大官人禁不住乐了起来,这牛鼻子老道精神刚刚好了起来就开始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