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43章 下手一定要果断

赵昌文打开五楼09号房间,让张扬和伍得志失望的是,里面仍然见不到任何人的影子,事实上他们一路走来几乎没有看到人,在火警响起之后,客人们已经向外逃离,目前都在接受国安方面的盘问和调查。
伍得志低声道:“如果你是他,现在会做什么?”
张扬用手灯照射了一下里面,然后光束向上,看到了入口处的摄像头。
耿千秋道:“曾经也有人在我面前说过这样的话,不过他们的下场都很悲惨。”
通道上方的尘土簌簌而落,爆炸声中,那扇合金密码门被炸得飞了出去,赵昌文吓得抱住了脑袋,整个人趴倒在地上。
那值班经理仗着耿千秋在京城有些背景,仍然寸步不让,神情倨傲道:“你们有搜查令吗?”
张扬对摄像头没什么兴趣,指了指密码门道:“密码多少?”
张大官人离开耿志超虽然有一段距离,但是他却将耿志超的对话内容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暗叫不妙,耿千秋显然已经通过关系找到了耿志超的上司,如果耿志超迫于压力中断搜查,那么单凭他和伍得志是做不成这件事的,虽然门外还有于强华,可张扬毕竟不想将于强华推向人前,他不想一个真心帮助自己的朋友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
赵昌文道:“没有搜查令,谁都不能进去。”
赵昌文的喉结上下挪动,内心也是饱受煎熬。
耿志超见到张扬第一句话就是:“你能确定管诚就藏身在这里?”
耿千秋将遇到的事情前前后后向赵永福说了一遍。
监控室内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任何人在。
赵昌文道对此表示无能为力,密码都是客人随机设定的,每次他们结账之后,密码清除。张大官人拍了拍那扇合金门,琢磨着自己能否用升龙拳一拳将这里轰开。
赵昌文眼前一花,看到张扬冲到了自己面前,紧接着眼前又是一花,张大官人一个大嘴巴子抽到了他脸上,打得赵昌文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大官人之所以下手如此果断,就是害怕耿志超迫于压力而改变了主意,张扬的目的很明显,这是要把耿志超牢牢跟自己绑在一起。
耿志超道:“我带人挨个房间搜查!”人在没有选择的时候就会变得果断而坚定,如今的耿志超就是如此,自古华山一条路,今儿要拼了,只能往前不能后退。
张大官人也知道于强华在顾虑什么,他低声道:“于队,你不必直接出面,只要帮忙盯住出口,我自己进去找人。”
通道的尽头是一道密码门,赵昌文停下脚步,指了指密码门的上方,上面还有一个全景摄像头。
耿千秋的表情带着一丝遗憾:“张先生节哀顺变。”
张扬目力虽然很好,可是周围的烟尘仍然没有平歇,还是影响到了他的视线,他隐约判断出前方是一男一女,两人应该是被反绑在了一起。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一声,然后朗声道:“里面的所有人听着,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这里被人安放了一颗定时炸弹,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请尽快退出。”他中气十足,这一嗓子远远传了出去,竟胜过了扩音器的效果,伍得志走到一旁,拿起地上作为摆设的灭火器,一下就砸烂了消防箱的玻璃,从中拿出消防斧,反手劈斩在消防警报器上,火警的声音立刻响彻在整个大楼内。
耿千秋淡然笑道:“我虽然不是什么明星,可是认识我的人的确不少,不过认识我的人未必我每个人都记得,张先生还是找其他人问一问吧。”
耿千秋听说张扬去而复返,不过这次不是他单独前来,而是他带了一大票人,将人间宫阙前前后后的通道都给封上了,在耿千秋看来,张扬此举实在是太过猖狂,就算你怀疑管诚藏在我这里,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也不能将我这儿给围吧,耿千秋初始的时候还以为是公安采取行动,后来方才知道今天登门搜查的竟然是国安。
耿千秋道:“你在威胁我?”
张扬道:“你留下拆弹,我去追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谢坤举真可谓是尴尬到了极点,可既然被人认出,反倒不觉得尴尬了,因为他害怕,哪怕是怀中抱着一个香艳性感的美女,可他们之间还隔着一颗炸弹呢。
张扬笑了笑,有些不相信耿志超拥有这样的底气。耿志超看出张扬对自己仍然心存疑虑m•hetushu•com,他转向那名手下道:“让我们的人把所有进出通道封锁了,今天我要彻查人间宫阙!”耿志超敢于下这样的决定绝不仅仅是要向张扬表决心,更重要的是他和邢朝晖相交莫逆,早已下定决心要为邢朝晖报仇。
一切准备停当之后,张扬方才通知了耿志超,耿志超接到张扬的通知之后,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十五分钟内就已经率领手下赶到了人间宫阙。
“你有搜查令吗?你有没有向我请示过?仅凭着一个可能就去搜查那里,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可能引起的后果?”
“耿总,他还没结账呢。”
张大官人虽然很想去抓管诚,可也不敢冒冒然追赶上去,这厮闲着没事,掏出了微型相机,这可不是专门用来对付谢坤举的,可相请不如偶遇,既然遇到了,怎么都得留点纪念,张大官人咔嚓咔嚓连拍了十多张照片,谢坤举这会儿死了的心都有了。张扬啊张扬,我操你大爷,有这么落井下石的吗?如果他能动,肯定冲上去抢过张扬的照相机,摔个稀巴烂,可他不敢,就像想死一样,只能想想,真让他死,他还舍不得呢。
张扬笑道:“不敢,不过咱们中国有句老话,叫民不与官斗,这话仔细一琢磨,还是很有道理的。”
耿志超道:“我不管她的背景是哪一个,只要她敢窝藏凶犯,我一样会抓她!”
赵昌文道:“耿总的办公室!”他显然被吓怕了,这会儿变得比乖孙子还乖。
伍得志摇了摇头,张扬的武功虽然厉害,可是他面对的管诚是一个狡诈冷血的爆破专家,无论他怎样厉害,都难以和炸弹抗衡。
几个人都把耿千秋当成了空气,耿千秋怒道:“你们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张扬又给于强华打了个电话,到了现在这种局面,于强华可以冠冕堂皇的露面,进行盘查了,张大官人对国安还是不能全信,有于强华在后面把关,想必不会发生问题。
赵昌文被他吓了一大跳,颤声道:“第二安全通道!”
张扬和伍得志懒得去搭理他,两人迅速进入通道中。
办公室内空无一人。和监控室的情况基本相同,不过监控室那边的电视墙全都开着,而这里却已经完全关闭。
耿志超正在犹豫的时候,却见张扬已经冲了上去,赵昌文率领十名保安排成人墙,他们是下定决心,只要耿千秋不发话,绝不放任何一人进入人间宫阙。赵昌文认为在实力上他们是占优的,可是他没搞明白一件事,有些时候人多并不意味着实力占优,张大官人宛如一头猛虎冲入了羊群,别看对方十来个保安,可这帮家伙哪是张大官人的对手,只听到哎呦之声不绝于耳,周围人都没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十名保安已经全都被张扬放倒在地上。
张扬抓住赵昌文问道:“除了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监控室?”
那女子吓得魂不附体,颤声道:“他在我们身上安放了定时炸弹。”
张大官人昂首阔步走出了耿千秋的办公室,房门在他身后关闭不久,电话就打到了耿千秋的办公室内,耿千秋拿起电话不耐烦道:“什么事情?”
从耿千秋的这句话,张大官人几乎可以断定管诚就藏身在人间宫阙,这可算得上是一个让他惊喜的发现。他马上将电话打到了于强华那里,张扬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国安方面的原因是,他对国安缺乏信任。章碧君虽然死了,可是她过去的那帮手下未必全部清除殆尽。
值班经理颤声道:“耿总,这次是国安的人过来,说咱们这里有恐怖分子,他们要进行全面搜查。”
张扬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别忽略一件小事,可能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就能毁去大半辈子的心血。
耿志超出示自己的证件,向几名保安道:“全都给我退下去,否则将你们全都以妨碍公务罪抓起来!”
伍得志倒吸了一口冷气。
耿志超被这一连串的质问问得纠结不已,他低声道:“头儿,错过这次机会,可能就抓不住管诚了。”
伍得志摇了摇头道:“他不是普通人,受过专业的训练。”
耿千秋其实一直在盯着门前的情况,画面中有张扬,还有三个人她并不认识,想来是国安的工作人员,耿千秋道:“我倒要看看他张扬有多大本事,人间宫阙岂是他说hetushu.com搜就搜的?赵昌文,你给我听着,他们如果没有搜查令,决不允许他们进入大厅搜查,国安有什么了不起,他们一样要按章办事。”耿千秋说完将电话挂上,她旋即又拿起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
他这句话软中带硬,充满了威胁耿千秋的意思。
耿千秋的表情有些错愕,就算是再好的涵养此时也不禁有些火了,她怒道:“张扬,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可以让你任意胡为吗?”
张扬道:“和钱无关,我丢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耿志超一旁道:“如果我是他,我会先搞清楚现场的情况,然后选择一条最为稳妥的道路逃离这里。”
赵昌文指了指前面道:“这就是监控室。”房门虚掩着,里面并没有开灯,张扬大踏步走过去想要开门,却被伍得志制止,伍得志掏出手电,仔细检查了一下门口的缝隙,在距离地面一尺左右的地方发现了一根细若蛛丝的引线。
张扬也说自己这里没什么发现,推着赵昌文继续向前走去。
于强华听到张扬说完,不由得沉默了下去,人间宫阙的背景他是知道的,以他的身份绝对惹不起耿千秋。如果冒冒然就登门去抓人,倘若抓住了管诚还好,如果没有抓到人,只怕自己这身警服都保不住。
耿千秋的声音再度响起:“他既然能够查到我,肯定会对人间宫阙展开调查,你在这里不安全。”
张大官人压根没有理会她,转向伍得志道:“人群已经开始撤离了,咱们怎么找他?”
伍得志走了过去,看到时间上显示还剩下三分钟。
耿志超被他问住了,今天的行动全都因为张扬的一句话,如果张扬的判断出现了失误,那么他将如何面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困境?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他笑得很开心,笑得让耿千秋有些摸不这头脑,这又有什么好笑?
张大官人可以听得到耿千秋的声音,但是他听不到通话的另外那个人究竟在说什么,不禁皱了皱眉头。
张扬眯起眼睛看了看人间宫阙的招牌道:“老耿,这人间宫阙只怕不容易对付。”
走近一看,方才发现那男子赤裸着上身,女子只穿了一条丁字裤,近乎全裸,两人面对面被捆在一起,身体之间夹着一颗炸弹。
国安在一般人的眼中显然要比公安更具有威慑力,国家安全听起来要比公共安全牛逼得多重要得多,值班经理显然被耿志超给唬住了,他赶紧往耿千秋那里打电话请示。
耿志超怒道:“把他给我铐了!”今天这种局面下必须要拿出些魄力,快刀斩乱麻。唯有尽快抓住管诚。才能占据主动。耿志超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拿起电话一看号码,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电话他不敢不接,耿志超走到一边,接通电话。
张大官人看出伍得志这一连串的动作明显是独臂刀法,当初他将这门功夫传给伍得志,没想到伍得志竟然潜心修炼,在这门武功上已经有所成就。
张扬道:“人间宫阙在京城也开了不少年了,一瓶二百块的矿泉水,一扎八百八十八的小麦啤酒,工商局物价局难道就没注意到吗?”
耿千秋想了想终究还是没下令把张扬给拦下来,仅凭刚才的那番对话,她就已经知道张扬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小子,想要对付他,何必采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虽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可她不认为张扬是个英雄,真要是因为钱的事情闹起来,到最后她的面子上也不会好看。
耿千秋自从知道张扬去而复返之后,就明白这小子此次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听说张扬把国安局的一帮人给带来了,她心中不禁有些恼火,值班经理刚巧在这时打电话进来,诚惶诚恐道:“耿总,出大事了!”
赵昌文面露难色,他摇了摇头道:“耿总要是知道,肯定得把我开了。就在三楼从右数第五个房间。”赵昌文的话音刚落,张扬和伍得志就已经冲了过去。
伍得志根据刚才那根引线断定。管诚肯定来过这里,他仔细检查了室内的一切,并没有发现藏有炸弹。
耿千秋听他这样说不由得有些生气:“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招惹他了吗?是他主动找到了我门上,找我要什么管诚,简直是莫名其妙,现在又弄了一群国安人员把我的大门给封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以后还和-图-书让我怎么做生意?”
伍得志取出拆弹工具。
“带我去!”
从表面上看这里是一间豪华的卡拉ok包房,可是赵昌文来到点歌台前,很熟练地在触摸屏上摁下了一连串的数字,沙发背后的隐形门缓缓打开了,从中竟然露出一个通道。
张扬这才回放了刚才耿千秋的那通电话,耿志超听完之后,也初步锁定管诚就藏身在人间宫阙。就在车内和张扬交流了一下意见,决定对人间宫阙进行公开搜查,耿志超本想将这件事向上汇报,张扬却劝他别这样做,以耿千秋的背景说不定能够找到关系,真要是那样,搜查还没开始只怕就要夭折了。
“耿总,您最好来一趟,事态看来很严重。”
于强华终于做出了决定,他点了点头道:“好吧,你千万不要乱来。”
伍得志将金属线和黄线分离开来,仍然没有去剪断黄线,时间只剩下不到四十秒,就连素来胆大包天的张扬也不禁有些紧张了。
方才走了几步,就听到前方有人惨叫着:“救命……救命……”
“如果他不在那里怎么办?你怎么向人家解释?”
张大官人顺利走出人间宫阙的大门,上了汽车,从手套箱中取出接收器,拧到了预先设定的频段,这是他事先准备好的设备,想要对付耿千秋这种精明的女人,必须要做足功夫,在刚才顺利进入耿千秋的办公室之后,张扬就伺机将窃听器放在了她的桌下,大官人唇角浮现出一丝近乎阴险的笑容,耿千秋啊耿千秋,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老子的猎枪!张大官人原本也做好了对她施以迷魂术的准备,可是见面之后发现耿千秋属于那种意志力超强的女人,对这种人未必可以轻易得手,更何况有了对付黑寡妇失败的经历,张扬对迷魂术的运用谨慎了许多。这些窃听器,是赵天才精心制作的,这次伍得志来京带来了一些高科技设备,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耿千秋皱了皱眉头,想不到这厮故技重施,刚刚不是才说过没丢东西,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变了。耿千秋道:“张先生若是心疼那两杯酒钱,我请!”
张扬道:“可是据我说知,他认得耿总。”
张扬重新找到赵昌文。把他拽了进来,指着上面满是雪花的屏幕道:“这是哪里?啊?这摄像头究竟拍摄的哪里?”
至于耿千秋,现在暂时成了哑巴,她在那儿眼睛瞪得再大也没人搭理她,张大官人制住她哑穴还有一个原因,你丫不是人脉广吗?你丫不是特会打电话吗?我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
张大官人笑声停歇之后,面孔一板道:“我在你们这边丢了东西,耿总打算怎么处理?”
耿千秋怒道:“什么大事?瞧瞧你的样子,别人没怎么着呢,你自己先慌起来了。”
张扬和伍得志对望了一眼,安全通道他们都听说过,这第二安全通道是什么?
赵昌文在前面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中暗暗叫苦,今天自己等于把人间宫阙的秘密全都给都出去了,耿千秋指定不会饶了自己,不过谁让我胆小来着?刚刚那个大嘴巴子打得他至今脸上还火辣辣地疼痛呢。
伍得志从中看出了问题,如果不是机器故障,那么就证明这三个地方的摄像头遭到了人为破坏。破坏者的目的显然是不想别人看到他的一举一动。假设这个人就是管诚,那么此刻他一定在沿着这条线路逃离。
耿千秋听到这里已经明白赵永福不肯为自己出头。只能再想其他的办法,放下电话,耿千秋一双美眸透着怒气:“赵永福,你当我一定要靠你吗?”
赵昌文颤声道:“这……这里有一个监控,是坏掉的其中一个。”
耿志超重重点了点头道:“绝对可信,他们过去全都是跟邢主任的,大家都憋着劲为邢主任报仇,不会有任何问题。”
对方接通电话之后,耿千秋道:“永福,我遇到麻烦了。”
张扬早就知道耿千秋没那么容易对付,他故意叹了口气道:“如果没有确切的消息,我也不会贸然登门,耿总,我也不瞒你,老东门汽车爆炸案中遇害的那位,生前曾经担任国安高层,目前我还没有将知道的事情通报给国安方面,毕竟大家都不是外人,没必要引起太大的波澜,你说是不是?”
耿志超怒视赵昌文道:“你敢阻挠我们办案!”
赵永福听完之后不禁有些头www.hetushu.com疼,他叹了口气道:“你没事招惹他干什么?这小子最近在京城搞风搞雨,别人躲都来不及,你为什么要主动招惹麻烦呢?”
耿千秋意味深长道:“也许是没注意到,也许是不想注意到,张先生不会想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吧?”
张扬道:“逃跑!”
耿志超根本没有想到张扬所谓的清场就是这种办法,心中暗暗叫苦,今天彻底把事情给搞大了,他本想打着和张扬合作的幌子利用张扬,这下没利用成人家,反倒被人家给利用了,无论今天结果如何,恐怕这黑锅自己要背上了。
张扬和伍得志并肩走入大厅,伍得志低声道:“这里客人很多,就怕管诚狗急跳墙。”
张扬向耿志超道:“接下来看你的了,严格把关,绝不能让管诚漏网。”
赵昌文带着他们两人来到五楼09号房,耿志超此时利用对讲机和张扬联络,他已经将二楼搜查完毕,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情况。
张大官人的话或许有人还会持怀疑态度,可当火警拉响之后,所有人都感到害怕,前来人间宫阙的宾客纷纷向外撤离,就算这里的工作人员赶紧向他们解释,可没人会相信,来到这边消遣的基本上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也不想把身家性命不明不白地扔在这里。
伍得志分离开炸弹上的线束,虽然是单手操作,可是仍然灵活非常,他让张扬帮助自己打灯,眯起双眼,望着炸弹上五颜六色的阴险,轻声道:“这么多年了,你的习惯仍然没变,无论你障眼法使用的多么炉火纯青,可总会留下缺憾。”他举起剪刀,靠近了其中的黄线,却没有马上下剪刀,先是挑起了那根黄线,示意张扬将灯光聚集在这根线上,从侧方望去,可以看到在黄线的背后还隐藏着一根蛛丝般的金属线。
张扬之所以将伍得志叫来,一是因为他认识管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管诚这个人极度危险,是个爆破专家,这方面可能只有伍得志才能克制住他。
张大官人看了看耿志超身边的那人道:“你带来的这些人可信吗?”
张扬看到那男子似乎有些熟悉,不过那男子始终低垂着头,好像害怕被张扬看清自己的样子,张大官人凑了过去,当他看清那男子侧面轮廓的时候,不由得笑道:“原来是你!”那男子竟然是谢坤举。
张扬倾耳听去,监控室内没有听到呼吸声,他向伍得志低声道:“里面没有人!”
张大官人和赵昌文退后,看到伍得志将一块口香糖样的东西粘在门上,然后迅速退到他们身边。蓬!地一声巨响,整个通道仿佛都因为这声爆炸而摇晃起来。
张大官人怒吼道:“快说,如果让要犯逃了,我就治你一个包庇罪!”
张大官人道:“威胁我?”
赵永福道:“千秋啊,这件事我不方便出面,既然那个人不在你那里,你就让他们查啰,只要他们找不到人,道理就在你的一方,到时候给他点颜色看看。”
张大官人被她吵得心烦,手指一弹,一缕劲风射向耿千秋的身躯,耿千秋只觉得胸口一痛,嘴巴张得老大竟然发不出半点的声音。她不知是张扬对自己动了手脚,一时间又惊又怕,一张面孔吓得失去了血色。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耿志超,你搞什么?谁给你的权力去查封人间宫阙?谁给你的胆子去随便抓人?”
伍得志低声道:“等我三分钟!”他将手灯含在嘴里,然后开始拆弹,伍得志一旦进入拆弹状态之后,就会忘记身边发生的一切,甚至忽略了他们这次前来的主要目的。
耿志超道:“头儿,我刚刚收到线报,管诚可能藏身在这里。”
耿千秋道:“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个孩子。”
耿志超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他甚至顾不上去想管诚如果不在这里怎么办,眼前的情况下只能按照张扬的方法去办。
张大官人和耿志超并肩走入人间宫阙的大门,当值经理看到情况不对,马上调来四名保安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张扬道:“耿总认识管诚吗?”
张扬道:“还好我做人一直低调。”
张扬道:“你不是问我丢了什么?”他指了指自己的面孔道:“面子,我从来都是在哪儿丢了面子,就在哪儿捡起来,耿总,要不咱们就试试。”他站起身叹了口气道:“人间宫阙,不知这招牌还能挂多久!”
和-图-书经过耿志超的提醒,张大官人马上想到了监控室,监控室是唯一能够把握全局的地方。张扬马上道:“我和得志去监控室。”
张扬让他在前面带路,他们沿着楼梯走了下去,通道很长,通道的中段也有摄像头,张扬判断出,他们应该是从人间宫阙的主楼进入了另外一栋建筑物中。低声向伍得志道:“我敢保证,这里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赵昌文道:“五楼09号房,我带你们过去。”
耿千秋虽然平日里气势凌人,在这人间宫阙内更是不可一世的女王,可到了眼前这种局面,她因为话语权的丧失而完全失去了控制权,她悲哀地认为,自己如今是秀才见了兵,有理说不清,虽然她还认为随便拉出一个关系就能压死这帮不开眼的小子,但是那些关系鞭长莫及,谁再有实力也无法帮她解决眼前的危机。
伍得志点了点头,打开随身的工具箱,取出长柄窥镜,探入门缝,观察门后的情景,看完之后,他呼了口气道:“假的!”然后一把将房门推开。
耿志超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们是公安局吗?我告诉你,我们是国安的,现在怀疑有恐怖分子潜伏在人间宫阙,我们这次来不是为了搜查,更是为了维护你们这些工作人员和宾客的安全。”
“我没看出来!”
火警启动之后,电梯停运,众多宾客只能步行从安全通道下来,耿志超让手下人守住各个通道,严格盘查每一个人的身份,这次不仅仅关系到能否抓住管诚,还关系到他的前途命运,耿志超不敢怠慢。
伍得志走了过去摸了摸密码门,然后向张扬道:“你们退后一些,我有办法。”
耿千秋显然没有想到张扬会在这会儿功夫就在她的办公桌下安放了窃听器,张扬离去之后不久,她拿起手机,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对方接通电话之后,耿千秋道:“你必须尽快离开,刚刚张扬找到了这里。”
伍得志上前启动了电视墙,电视墙上很快就出现了各个场合的不同场景,张扬看到耿志超正在率领手下进行逐个房间的搜查,不过电视幕墙上有三块屏幕满是雪花。
耿千秋怒道:“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他们所搜就搜啊?搜查令呢?”
耿千秋微笑道:“一个人如果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太高就容易看不清现实。”
耿千秋的这个电话正是打给泰鸿董事长赵永福的,赵永福听她这样说不由得一怔,低声道:“怎么回事儿?”
从张扬完成窃听到耿志超赶来,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内,并没有任何车辆行人从人间宫阙的后门离开,前门虽然有三辆车离开,但是全都被于强华跟踪,并初步解除了嫌疑,也就是说,如果管诚在人间宫阙,除非他插上了翅膀,否则绝对无法离开这里。
张扬一把抓起赵昌文,那货被他一巴掌给打怕了,现在自然是乖乖听话,听说张扬让他带着前往监控室,屁都不敢多放一个,马上为他们引路。
耿千秋办公室的房门紧锁着,张扬这次学了个乖,在伍得志检查后,确信没有机关之后,方才一脚将房门踹开。
张大官人微笑道:“不怕,我们可以先清场。”
耿千秋摇了摇头,无比确定道:“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耿志超原本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可张扬这么干就等于把他逼得无路可退,就算他现在退出,这笔帐恐怕也要算在他的头上,耿志超唯有硬着头皮紧跟在张扬的身后,听他说到清场的问题,有些诧异道:“怎样清场?”
伍得志在接到张扬通知之后前来和他相见,张扬将刚才听到的事情告诉了他,此时于强华也带人来到附近,因为不敢公开行动,他们全都身穿便衣,将人间宫阙的各个出入口守住。
张扬笑道:“放心吧,今天我的主要任务是抓人而不是闹事。”
门前的局势此时又有了变化,值班经理赵昌文得到了耿千秋的指示,心中就有了主心骨。他马上又调来六名保安,加上刚才的四个凑成了十人小队,人多胆气就壮了许多,耿志超虽然抬出了国安的旗号,可是他们那边只有四个人,其中伍得志还是个缺少右臂的残疾人。
耿千秋再也坐不住了,她来到现场,愤怒地冲向张扬,质问道:“张扬,你在干什么?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你必须要为我们所有的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