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44章 有理你倒是说啊

逃离的那道黑影在爆炸的掩护下,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撞开了小门向外逃去。
张大官人和伍得志都没有受伤,两人推门出去,那边皮卡车上下来了四个人。后面又有两辆车停下。显然和皮卡车是一伙的,陆陆续续下来了十个人,这十四个人把张扬和伍得志团团围住了,皮卡车的司机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他指着张扬的鼻子道:“怎么开车呢你?”
张大官人看了两辆车一眼,自己的车把前车的尾给追了,就算交警赶过来。自己也是全责,他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你他妈没事踩什么刹车啊?”
伍得志知道自己的脚力跟不上张扬,如果坚持和他一起反而会成为他的负担,点了点头道:“不用管我,你先去追他,注意地面!”
伍得志道:“人在很多时候是没得选的。”
张扬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心中却想起了黑寡妇邵明妃,管诚、邵明妃乃至已经失踪的柳丹晨之间都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他们应该都是被同一个幕后黑手所操纵。
赵柔婷这才将这件事的前后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不但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也将谢坤举昔日如何连同中医师骗她,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事情说了,说完之后,赵柔婷双目泛起泪光。
张扬道:“你不说实话,我可以有一千种拷问你的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但是偏偏不能死去,你怕不怕?”
张大官人明知故问道:“你没事吧?”
那两名交警不乐意了:“喂,你们得说清情况再走啊。”
在还有九秒的时候,伍得志终于果断剪下,将金属线剪断,而保留了黄色的引线,计时器嘎然而止。
管诚道:“是!”
张大官人心中诧异不已,这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状况,之前在黑寡妇邵明妃那里就曾经遭遇过同样的一幕,难道管诚也像邵明妃一样被人种上了心蛊,所以他才能够不被迷魂术左右?
到了现在张大官人已经可以确定,这群人以及这场追尾事故,全都是谢坤举刻意制造的,显然他是担心自己将他今天在人间宫阙的丑事给抖落出去。
管诚居然没有做任何的狡辩,他点了点头:“不错,是我!”他的话刚一说完,张大官人就冲了上去,照着他的肚子就是狠狠一拳。这一拳是替死去的邢朝晖给他的。打得管诚跪倒在地上。不住咳嗽起来,吐出几口带血的唾沫。
伍得志道:“先找到炸弹再说。”
伍得志看到对方人多,赶紧道:“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此时他才发现,他们发生碰撞的地方是个偏僻的所在。道路很宽,可是周遭并没有多少车辆行人,目光所及之处看不到一个警察。
耿千秋现在是满腹心事,她想找人帮忙,电话就在她的手里,谁也没对她的通话进行限制,可惜她就是说不出话来。
伍得志点了点头道:“没错!”
管诚虽然被伍得志一拳击倒在地上,可是他多年的训练起到了作用,他的反应速度是相当惊人的,双腿夹住伍得志的足踝,用力一搅,将伍得志绊倒在地,然后他抽出军刀,一个饿虎扑食扑了上去,试图一刀洞穿伍得志的咽喉。
张扬道:“管诚应该是被人控制了,如果我没猜错,他只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罢了。”
张扬腾空一跃来到包装箱的高处。举目望去,一道身影正在向右侧的小门冲去。张大官人抬脚挑起一旁的纸箱,然后宛如踢球一般将纸箱向那人影踢了过去,纸箱内装着的是电饭煲,在张扬飞踢之下,宛如出膛的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谢坤举叫道:“可炸弹还在我身上……”
赵柔婷听他说完已经明白这里面的东西十有八九和谢坤举有关,心中又是欣喜又是生气,这下她终于有了对付谢坤举的有力证据,在两人的财产分割上可以占尽主动。她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给谢坤举一个惨痛的教训。
张扬已经远去,伍得志叹了口气,还是帮谢坤举将已经停止计时的炸弹取下,指了指他们的身后:“一直走,会有人接应你们。”
那络腮胡子叫嚣道:“麻痹的,打什么打?撞了我的车。你他妈还有理了。弟兄们给我打!”
赵天岳气得将茶杯都摔了,怒吼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为什么到现在才跟我说?”
张扬想了想,自己也不能当众对管诚用刑,再者http://m.hetushu.com说管诚已经被人种下心蛊,连自己的迷魂术对他都没有效果,就算用刑,想从他嘴里撬出实话的可能也不大,于是张扬点了点头道:“这边的事情都交给你了,有结果别忘了通知我。”
伍得志因为呼吸窘迫而变得满脸通红,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拧动管诚的右手,推动管诚的右手,让他的两条臂膀纠缠在一起,在管诚的左手脱离他颈部的刹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自己的额头狠狠撞击在管诚的鼻梁上。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通道的另外一个出口,出口处有着和刚才一摸一样的密码钛金门,不过让张扬欣喜的是,那扇门居然没锁,想来是管诚逃离时太过匆忙。顾不上关门。张扬加快了脚步。一旁伍得志却伸出手臂拦住了他,然后掏出手电,调节到紫外光,照射前方,但见前方交织着十多根纵横交错的纤细线束。如果不是借助紫外光的照射,根本察觉不到这蛛丝般的导线。
耿千秋今天可谓是霉运连连,不但人间宫阙被搜查,而且管诚也被人抓住,到目前为止,她的求助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现在她算是了解张扬了,这小子不好惹,属于软硬不吃的主儿。其实耿千秋的认识还是很片面,张大官人不是软硬不吃,这厮多数时候是吃软不吃硬,耿千秋从一开始对他的方式就错了。
张扬抓住管诚的领口。注视着他的双目,管诚的双目中不见任何畏惧,张大官人是想用迷魂术控制管诚的意识,好让他将幕后的主使人说出来,管诚静静望着张扬,他并没有意识到张扬要对他进行迷魂,当他陷入张扬的眼神不能自拔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心口剧痛,他捂住胸口闷哼了一声,本已朦胧的双目瞬间变得清明起来。
伍得志听他这样说不禁笑道:“你以为我从来都是孤家寡人一个吗?”
张扬眯起双眼。估算了一下距离,他摇了摇头道:“用不着拆弹这么麻烦!”他的手托住伍得志的腋下,带着伍得志一起腾空飞掠而起,越过那一道道纤细的导线,落下的地方已经是安全地带,张扬的方法简单而直接。比起拆弹显然要节省不少的时间。
伍得志及时出现在这里,赶在疑犯逃走之前将他阻截住。
张大官人怒道:“哪里逃?”从高处飞掠而下,足尖在中途轻轻一点,身体已经窜出了那道小门。
伍得志毕竟失去了一条右臂,全力挥出的一拳也让他的身体险些失去平衡,他在一瞬间认出,眼前人正是管诚。
张扬很快就察觉到管诚的确被人下蛊,他没有说话,静静放下了管诚的手臂,起身道:“管诚,究竟是什么人指使你做得这些事情?”
别说谢坤举和那女人紧张,张大官人也捏了一把冷汗,如果伍得志判断失误,或者他没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拆弹,恐怕他们四个都要在爆炸声灰飞湮灭。
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道:“该不会是佟秀秀吧?”
他没有停留,继续向下逃去,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逃出大厦,混入外面的人群。
管诚道:“没有人指使我。当年我在国安工作的时候,他曾经对我不公,所以我恨他,一直就想杀死他,如今终于得偿所愿,怎样?我没什么遗憾了,你们要杀就杀,我不怕!”
耿千秋恨恨点了点头,以此表达自己的愤怒,她也弄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突然失声了。张大官人真想把她弄哑也是举手之劳,可没那必要,他还打算从耿千秋嘴里问出点什么。
伍得志拾起地上的手机,已经被摔得稀巴烂,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坏了,我得走,要晚了。”
张大官人笑道:“一定是,我说现在大仇也报了,你这张脸也恢复的七七八八了,过去的心结也应该解开了,差不多就跟人家重叙旧情吧,大老爷们家别整得跟见不得光似的。”
耿志超道:“已经抓住管诚了,既然其他人没多少嫌疑,就让他们尽快离开吧。”
谢坤举吓得一哆嗦,冷汗沿着他的身体簌簌而落,虽然怀中抱着一个性感尤物,可哪里还有半分的旖旎浪漫。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国强,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你那个耿阿姨有问题,她窝藏管诚,我们刚刚已经将管强抓住了,他和东江鼓楼广场爆炸案,北港公安局爆炸案,www•hetushu.com京城老东门汽车炸弹案等多起要案有关,目前国安已经正式介入,国强你不了解详细情况,这女人这次绝对麻烦了,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千万别跟着掺和。”
张扬摇了摇头:“不知道。”此时看到一旁一个人耷拉着脑袋匆匆走过,正是谢坤举,不过现在他已经穿得齐齐整整,全然不像刚才张扬见到他时的狼狈相。
谢坤举道:“没事,没事,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他又朝梁康笑了笑,匆匆离开了。
耿志超暗骂张扬滑头,这厮不仅把管诚交给了自己,同时也把人间宫阙这个大麻烦直接就塞给了自己,可耿志超偏偏没有其他的法子,唯有硬着头皮将这个烂摊子接下来。
离开通道之后,他们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座仓库。里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装箱。
这会儿功夫那名身穿灰衣的男子已经下到了二层,他抬头看了看烟尘弥漫的上方,唇角不禁露出一丝冷笑,想要抓住他,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其中一颗炸弹从张扬脚下的位置爆炸,包装箱四处纷飞,张大官人在爆炸发生的时候腾空一跃,抓住了前方的钢架横梁,身体来了个单杠动作,转体三百六十度,但见下方火光冲天烟尘弥漫。
伍得志道:“当年东江鼓楼广场的炸弹也是你放的。”
今天的事情实在让耿志超头疼,对人间宫阙的这场大搜查让他抓住了不少敏感人物,谢坤举只能算是其中之一,这帮人来人间宫阙干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人间宫阙虽然从未在扫黄打非上栽过跟头,可并不代表这里就没有问题,耿志超刚才一直都在想,如果今天抓不住管诚,自己应该如何收场?恐怕不仅仅是被上司批评一顿的问题。
伍得志没有像张扬那样冲动,他点了点头道:“仅仅为了和我一较高低?”
伍得志不知从哪儿夺来了一把扳手,挥动扳手,独臂刀法大开大合,砸得这帮无赖哭爹喊娘,交警赶到的时候,这十四个人全都被他们打倒在地,躺在地上呻吟不止。
张大官人心中大感宽慰,现在抓住了管诚,我看你耿千秋还有什么话好说?他有些纳闷,刚刚爆炸发生的时候,伍得志和自己都在仓库,还是自己先追出去的,实在想不通他怎么突然抛到了自己的前面。
伍得志横了他一眼道:“要你管吗?”
张扬道:“赶紧去,赶紧去,这边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耿千秋凤目圆睁,可惜她说不出话来。
赵柔婷含泪道:“爸,这件事我不会跟他善罢甘休,离婚对他而言实在是太便宜了,我要他身败名裂,我要让他一无所有。”她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异常坚决,没有丝毫的犹豫,女人一旦发起狠来要比男人果决百倍。
张扬也没有在事故现场久留,将经过说清楚之后,就打车离开了现场,赵柔婷将所有的事情一力承担了下来,中途拦截张扬制造车祸的那几个人显然没料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还没怎么审问呢,就供出有人出钱找他们做这件事,那人叫范广团,赵柔婷对范广团并不陌生,此人是谢坤举的好朋友,事情到现在已经完全明朗了,谢坤举找范广团出面找人,制造这起车祸的目的是为了阻拦张扬,抢下这台相机。
伍得志刚刚把手机掏了出来,有一人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将伍得志的手机给拍飞了,这也是因为伍得志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出手,被人家拍了一个措不及防。
伍得志低声道:“你找到线索了?”
张扬存心想气她:“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啊,放心吧,我们党的政策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张大官人理所当然地把耿千秋归到坏人一类。
一名部下向耿志超低声道:“头儿,今天有不少重要人物在场,您看……”
张大官人虽然开得是平海驻京办的奔驰,可是在奔驰和皮卡的碰撞中,前者丝毫没有占到便宜,引擎盖变形翘起,水箱也漏了。
张扬道:“不是对你没信心,拆弹这活儿的确对心理是严峻考验,我自问胆子还成,可这种工作也不适合我。”
还有人去拉开奔驰车的车门,居然伸手去拿放在后座的相机。
管诚被他撞得满脸是血,右手却摆脱开伍得志的纠缠,军刀斜向下插入,因为伍得志身体的扭动并没有命中和_图_书要害,而是插在了伍得志的右肩上。
伍得志不慌不忙地寻找导线的根源,一边轻声道:“这是管诚最常用的手法之一,如果对他不熟悉的人,贸然剪断黄线,就会连同后面的金属丝一起剪断,非但不能停止炸弹的计时,反而会引发爆炸。”
管诚大惊失色,伍得志显然是抱着和他同归于尽的念头,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他想要逃离,却被伍得志一把抓住足踝,管诚抬脚向伍得志踢去,想要将伍得志踹开,可是伍得志宛如千年老藤一般将他缠住。
伍得志快步跟上张扬的步伐,不经意看到了他额头上的汗水,不禁笑道:“怎么?对我没信心?”
张扬先检查了管诚的口腔,确信他嘴里没有自杀用的毒药这才放下心来,他先打电话通知了于强华,告诉于强华自己抓住了管诚,张大官人这么做主要是出于对于强华的感激,想把这件功劳让给他,以报答他相助之情,于强华却不想领张扬这个人情,虽然抓住了管诚,可今天这起事件还不知最后如何收场呢,于强华宁愿不要这个功劳,也省得日后麻烦。
张扬点了点头道:“应该有关联,我先送你回去。”
谢坤举看到张扬了,所以才想匆匆躲开,可张扬却叫道:“谢总留步!”
伍得志道:“据我所知管诚和邢朝晖之间并没有任何的矛盾,他们甚至没有共事过。”
张扬也没有久留,他和伍得志两人上了车,向伍得志道:“我得去找一个人!”
耿志超来到张扬的身边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自己有话想跟他说,张扬和他来到一旁,耿志超低声道:“张扬,他嘴巴很硬,你未必问得出来,要不这样,我先将他带回去再细细审问,对于这种人,我们国安还是有些方法的。”
果不其然,那帮人又朝张扬涌了上来,目的就是照相机。
伍得志在同时出手,他的目标是刚刚将他手机拍掉的那位,左手化掌为刀,狠狠劈砍在那小子的脑门上,别看是肉掌,劈下去也是虎虎生风,砸得那小子头昏眼花,一屁股就坐在了地面上,伍得志旋即抬起膝盖,狠狠顶在那小子的下颌上,顶得他口鼻喷血仰倒在地上。
耿志超道:“管诚,老东门的汽车炸弹是不是你安放的?”
张大官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管诚实在是阴险。
伍得志道:“和今天的事情有关吗?”
张大官人不屑道:“你自生自灭吧!”
那十四个人中有几人伤的不轻,交警叫救护车的功夫,张扬一个电话打给了赵柔婷,他原本还没打算这就找谢坤举的麻烦,可是你不犯人,人家已经惹到你头上来了,张大官人发现对坏人千万不能有半分仁慈,一旦抓住了机会就要迎头痛击,狠狠打,打到狗日的没有任何脾气。
张大官人指了指地上的管诚道:“他是管诚吗?”
伍得志道:“仓库里有一座货运电梯,我坐货梯先到了一楼,果然让我等到了。”他抬起脚在管诚身上踢了一记,自己失去一条手臂,感情、生活几乎完全改变,全都是因为这混蛋所赐,伍得志杀掉他的心都有。
赵柔婷一个电话把京城交巡警支队的大队长给请来了,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张扬卖给她这么大一个人情,她不能不有所表示。
伍得志也弄明白了,敢情这起车祸是故意制造啊,这帮人的真正目的是那台照相机。
赵天岳拿起女儿递给自己的照片,他的手不由得颤抖了起来,不是伤心,是愤怒,这些照片对他意味着奇耻大辱,不仅仅是侮辱他的女儿,也是侮辱他们整个赵家,赵天岳将照片扔在桌面上,低声道:“这些照片,你从哪里得到的?”
张扬驱车将伍得志送往宜春园,途中赵国强就打电话过来了,他显然已经了解到人间宫阙发生的事情,不无埋怨道:“张扬,我刚才是怎么跟你说的?一定要控制你的脾气,你跑到那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有没有顾及到我的面子。”
管诚道:“没有人指使我!”
张扬道:“让他做这件事的人一定很恨老邢。”他看到前方耿千秋在一名国安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了过来,耿千秋的目光如同刀锋一样向张扬射来。她恨极了张扬,今天的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全都拜这小子所赐,即便她在京城有着方方面面的关系,也算得上是手眼通天的人物http://m•hetushu•com,可是管诚已经在她的店里抓到,而且人间宫阙内部隐藏的秘密也暴露在公众面前,一旦引起了公众注意,事情就变得非常棘手,更麻烦的是,耿千秋现在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赵柔婷对这些交通警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来到张扬面前低声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管诚怒吼道:“我要你先死……”话没说完,脑门上已经挨了重重一击,却是张大官人及时赶到,在这生死关头将伍得志从管诚的刀下救起。
张扬和伍得志走出门外,伍得志道:“你真打算这么就算了?”
看到炸弹上的计时器停止,伍得志长舒了一口气,他向张扬笑道:“没事了,走!去追他!”
张大官人本想说你最好别来,可仔细一琢磨,赵国强此次前来未必是冲着耿千秋,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耿千秋很可能和他老爷子赵永福有一腿,赵国强过来十有八九是要奉劝他老爷子保持冷静。
此时伍得志胸口的炸弹也已经计时结束,伍得志摘下那颗炸弹扔到了一边,只是一颗计时器罢了,想不到终究还是派上了用场,伍得志擦去唇角的血迹,张扬制住管诚的穴道,来到伍得志面前,一伸手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伍得志剧痛之下左手不由得放开了管诚的身体,管诚拔出带血的刀尖,向伍得志的心口全力刺了下去,一刀刺中了一个硬邦邦的物体,并没有进入分毫。
张大官人还没遇到这么蛮不讲理的人,呼啦一下。五六个人都朝着张扬冲了上来,张大官人本来原没打算为了这点小事出手,不值得啊!
负责处理事故的交警听说常务副市长赵天岳的女儿来了,自然不敢怠慢。
耿志超慌忙阻止张扬:“张扬,别忙着出手,我还有重要事情要问。”
张扬的耳力超人一等,听到前方急促逃离的脚步声,低声道:“他在前面!”
“他刚刚打电话来着,赔钱!”
张扬冷冷道:“你配吗?”
时间只剩下了二十多秒,谢坤举此时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颤声道:“没时间了……快……”
张扬来到外面,看到原来接受盘问的客人开始陆续离去,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刚巧看到梁康,梁康的表情也是惊魂未定,他来人间宫阙的确是谈生意的,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可刚才那几声爆炸把他给吓了一跳。看到张扬,梁康道:“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吗?”
张扬离开门外的时候,那身影已经进入了下行的楼梯。
张扬将那台相机交给了她,微笑道:“里面的照片你看完就会明白,这起交通事故就是因为照片而起,那啥,我得提醒你一句,千万要注意人身安全,小心有人对你杀人灭口。”
赵天岳的目光落在那些照片上,低声道:“他很快就会知道,我赵天岳的女儿绝不是好欺负的。”
赵柔婷找了一家快冲店,将里面的照片冲洗了出来,当她看到这些照片的内容,气得花容失色,浑身发抖,女人在受了委屈的时候,首先想到的还是娘家人,这些照片让赵柔婷对这段婚姻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她一直都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等待一个爆发点,这次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耿志超道:“你杀死邢主任的动机是什么?究竟有谁在你的背后指使?”
辖区交警也很少看到两人打倒十四人的场面,其中一个还是残疾人,这战斗力也忒强悍了,事实上张大官人还没怎么出手,大半都是伍得志给击倒的。
张扬一伸手握住了管诚的脉门,管诚颤声道:“你干什么?”
伍得志瞪了他一眼,几乎和张扬一起喝道:“闭嘴!”
管诚清醒之后,发现房间内有三个人,伍得志和耿志超都是他的老相识,张扬他确是第一次正面相逢,管诚咧开嘴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显得有些疯狂,白森森的牙齿之间渗出一丝丝的血迹,宛如一只被困住的野兽。
赵柔婷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也觉得有些纳闷,虽然自己和张扬也算是有些交情,可还没熟络到这种地步,一起小小的交通事故怎么就想到自己了,不过她父亲是京城常务副市长,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张扬才找她。无论张扬的动机如何,赵柔婷都是欠他一个很大人情的,所以接到电话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轰隆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整座牢楼房顷刻间地动和_图_书山摇,接二连三的爆炸宛如天崩地裂,伍得志立足不稳扑倒在地上。最早的爆炸是从他们身后的通道引发,刚才张扬带着伍得志越过了那片埋设炸弹的区域,但是因为时间紧迫,伍得志还没有来得及将炸弹拆除。
伍得志左手探出,抓住管诚握刀的手腕,管诚的左手扼住他的咽喉。
张扬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朋友?你在京城还有朋友啊?”
管诚不仅仅是他们今天抓捕的对象,如今也成了他的一根救命稻草。
伍得志却笑了起来,管诚这才看清在伍得志胸膛上竟然挂着一颗炸弹,炸弹的显示屏上正在倒计时,20、19、18、17……
“唉……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这十四个人虽然在人数上七倍于张扬和伍得志,但是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张大官人连续击倒两人,抓住仍然夹在车门处没有来得及爬起身来的那位,揪着领口就给扔飞了出去,张扬一伸手将相机拿了起来,这并不是因为相机对他来说如何重要,而是张大官人想要再验证一下。
他终于来到了一层,整了整衣服,伸手拉开安全门,本以为成功将追击者摔开,可是冷不防外面一个人冲了上来,照着他的面孔就是一拳,这一拳显然用尽了全力,打得他头颅一个剧烈地后仰,一屁股坐到在地上。
明白了于强华的心意,张扬也没有勉强,他联系了耿志超。耿志超那边已经将人间宫阙搜了个遍,可仍然没有发现管诚的踪影,正在焦急的时候,张扬送来了这个好消息,听闻管诚被抓,耿志超也一颗心完全放在了肚子里,至少现在他对上头已经有交代了。
谢坤举停下脚步,心中把张扬十八代祖宗骂了一遍,转过身来,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说实话,比哭都难看多了:“张书记,是你啊!”过去这厮从来都没这样称呼过张扬,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还打量着张扬身上的相机,心说自己刚才的惨状全都被他记录下来了。
赵国强听张扬说得如此严重也不由得沉默了下去,他想了想,还是低声道:“我今晚会到京城。”
张大官人笑眯眯来到耿千秋面前,朝她点了点头道:“耿总,我们抓住管诚了,他都招了,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
赵国强在电话那头都把那声碰撞听得清清楚楚,想问发生了什么事,那边已经挂了,再打过去电话就无人接听了。
张扬刚刚追了一层,就听到前方滴滴作响,抬头望去,看到楼梯墙壁之上有一颗炸弹闪烁着红光,张扬慌忙后退,他刚刚退出安全距离,那颗炸弹就爆炸开来,将前方墙壁炸出一个大洞,落下的废墟将楼梯通道填塞。
管诚被张扬的杀气所迫,心中不由得一寒,也许张扬当真会这么做。他嘴上仍然强硬道:“有种你只管试试,皱一下眉头我就是你生的。”
张大官人一看就火了,抬脚把冲向自己的一人给蹬了出去,这厮惨叫着飞出,后背撞击在奔驰车的车门上,车门因为他的撞击而关闭,刚好将已经半个身子探入车内的大汉给夹住,那货本来已经快要抓到相机了,被车门一夹,痛得下意识一缩。
逃跑的那人还没有接近小门,就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对,他转过身去,看到那纸箱高速射到自己的胸前,想要逃离已经来不及了,纸箱重重砸在他的胸口,与此同时,他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引擎。
张扬走到他面前。耿志超担心张扬再度出手。慌忙道:“张扬,控制你的情绪。”
管诚捂着肚子,张扬刚才的一拳可不轻,让他好半天都没有恢复过来,不过这厮也算坚强。咬紧牙关,吸了口气,等到疼痛稍稍缓和,他向伍得志冷笑道:“都说……你是国安拆弹第一高手,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结果……还不是差点被我炸死?”
张大官人正打着电话,冷不防后面一辆长城皮卡超了过去,一个急速变线,然后猛然刹车,张大官人正在打电话,来不及做出反应,踩下刹车已经来不及了,伴随着伍得志的一声惊呼,他们的车追尾了前面的皮卡车。
张扬道:“我这么大个人压在这里还能跑了?真是,要不要我把你们分局局长给叫来?”一句话真把这两名交警给唬住了。
伍得志道:“你把我送到宜春园,我约了朋友。”
伍得志道:“我跟谁见面好像用不着你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