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62章 坦诚是一种尊重

常凌空叹了口气道:“我刚刚收到省里的通知,让你把手头的工作暂时放一放,先去东江参加一个干部轮训班。”
秦萌萌道:“暂时不打算回来了,小欢还在上学,我想他有个稳定成长的环境。”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他眨了眨眼睛:“常书记,您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
张扬笑了起来:“我刚刚才跟她通过电话。”
丁兆勇道:“小本买卖,勉强糊口。”
张扬今儿是真没有那心情,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坐了一下午的火车,累了,就想找个地儿睡一觉,明儿一早我还得去见宋书记呢。”
秦萌萌点了点头。
张扬今儿明显没有斗嘴的兴致,调整了一下座椅的位置,打了个哈欠道:“送我去慧源宾馆。”
张扬道:“我的确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可不做都做了,佛祖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说我都到这种地步了,还能怎么办?”
张扬道:“青云竹海那一带不是封锁了吗?他们怎么过去?”
丁兆勇笑道:“除非婚前财产证明,写清楚岛是她的,不然结婚后你们一人一半,张扬,贝宁财团至少有千亿美元的资产,你和嫣然一结婚,就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了,我和赵静奋斗一辈子也赶不上你啊。”
一句话把赵静逗得格格笑了起来,可安语晨和秦萌萌却有些俏脸发热,这厮有这样的想法绝不奇怪。
丁兆勇道:“世界上没听说过的小国多了去了,依我看,你干脆去那个什么瓦努阿,闹闹革命,闹闹独立,自己建立一个小国,当总统多牛啊!”
张大官人有些奇怪地看着常凌空,从常凌空的这句话他感觉到事情肯定有猫腻,常凌空并不是向他自己表白的那样什么都不知道,可能人家是不愿意说,不方便说,张扬隐约觉得这次肯定不是好事。
秦萌萌摇了摇头:“我已经决定了,这辈子就一个人过。”
安语晨道:“阿文有今天的下场应该说是咎由自取,可他毕竟是我的堂弟。我和叔爷爷都不想他死,也许我们的想法有些自私,张扬,你不会怪我吧?”
秦萌萌道:“是女人都不喜欢被人欺骗!坦诚其实是一种最基本的尊重!”
安语晨道:“其实关于这件事我已经和叔爷爷商量过了,他老人家也有迁坟的意思。”
徐立华道:“女人总得有个归宿!”说到这里,她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自己的两段婚姻都称不上美满和幸福,她和两任丈夫都缺乏理解和沟通,可人就是那么回事儿,不知不觉自己这辈子已经过来了,她轻声道:“有机会帮我劝劝他!”
张扬实在拗不过他,点了点头道:“得,听你的,把陈绍斌他们也叫上吧?”
秦萌萌道:“我虽然接受不了,但是我可以理解。”
乔鹏飞道:“事情已经解决了,国安把一切都接手了过去,表示这件案子和我们地方公安无关,他们也已经联系了香港和台湾的警方共同展开缉捕行动,务必要将这次火拼案的相关人员全都缉拿归案。”
张扬又道:“这话不是你的心里感受吧?”
丁兆勇在一旁没插话,毕竟这件事他不了解,也不适合插话。
张扬道:“可我才从京城回来,屁股都没把椅子给捂热,滨海这么多的事情都等着我处理呢。”
张大官人听说市委书记召唤,自然不敢怠慢,又让傅长征把会议取消,心中有些纳闷,自己返回滨海的事情除了傅长征,就是这帮滨海常委知道,怎么这么快就传到了常凌空的耳朵里,看来滨海常委中肯定有人向常凌空打小报告,张大官人心中感到一丝丝的不爽。其实这种现象十分常见,总有那么一些人喜欢走上层路线,领导也经常安插一些耳目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利用这些人可以准确及时的了解下面发生的状况。
徐立华道:“也好!”心中充满了不舍的情意。
张扬没有开车,乘坐当天下午的火车前往东江,抵达东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这一路上张大官人心事重重,虽然他已经有了结束仕途的想法,可这次他感觉到自己变得完全被动了。
一股暖流涤荡着秦萌萌的心房,她暗暗责怪张扬不该对自己太好,这些点滴的关怀,却在无形之中渗入了她的内心,让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真情,让她明白爱究竟为何物。
张扬点了点头。安语晨考虑得非常和图书周到。安德恒的报复不会就此停止,在铲除安家二代人物之后,他已经将目标瞄准了安语晨和安达文,不排除向安德铭的小儿子下手的可能。安达文的事情张扬可以不管,可是安语晨的安全却是他必须要保证的。张扬道:“你放心吧,相信安德恒很快就会落网。”
张扬道:“您都听说什么了?我和您说的什么枪战根本没关系啊。”
梁成龙让人开了酒瓶倒了两杯,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张扬:“怎么着?感觉你今晚情绪不高啊?”
乔鹏飞道:“鉴于这次在安家老林发生了性质这么恶劣的火拼事件,我已经决定通知安家后人,将安家的祖坟从青云竹海景区迁走。”
梁成龙笑道:“没想干啥坏事,我带你去蓝魔方玩玩。”
张扬来到外面,看得到丁兆勇一个人坐在那儿剥蒜,几位女士全都不见了影子,张扬道:“兆勇,赵静她们呢?”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蓝魔方门口,张扬对这里并不陌生,过去这里的老板是梁孜,因为她牵涉到姐夫贪污的事情,所以仓皇逃走,蓝魔方夜总会也被查封,如今的梁孜已经逃亡海外。
当天晚上,乔鹏飞来到张扬家里,他特地带来了一箱五粮液,从他轻松的表情就能看出,青云竹海火拼事件已经基本上得到了解决。
来到下面正遇到了徐立华,徐立华看到她匆匆跑了过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萌萌,怎么了?”
丁兆勇眨了眨眼睛,他也就是那么一说,没想到大舅子居然还认真了:“张扬,我怎么发现你这人满脑子都是封建残余,什么社会了?你还想当皇帝啊?”
徐立华道:“三儿,你能不能答应妈一次,以后千万别再干这些冒险的事情。”
张扬道:“妈。真没您想像的那么严重。”
张扬愕然道:“怎么突然就回去啊?都没跟我说一声。”
虽然秦萌萌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张扬却已经猜到了她的决定,低声道:“彻底离开也好,等于和过去彻底说再见。”
张扬笑道:“谢我什么?咱们是一家人啊!”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离开也需要勇气,呆的时间越久,就越舍不得离开。”
“有吗?”秦萌萌揉搓了一下自己的面庞,岔开话题道:“对了,干妈让我劝劝你。”
乔鹏飞道:“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万一国安找你,你想好怎么说。”
丁兆勇道:“也得看是哪个国家,英国、日本都有皇帝,可人家也是一夫一妻制。”
“你开心我就开心!”
张扬道:“不方便!”
当晚乔鹏飞尽兴而归,等他走后,张扬找到安语晨将这件事告诉了她,他本以为安语晨会反对,却没有想到安语晨居然对这样的决定表示赞同。
张扬笑道:“妈,您这是怎么了?”
张扬走过去和常凌空伸出来的手握了握,他笑道:“常书记,您这么说可有点不厚道啊,当初是谁把我派到京城去的?您当我不想安安稳稳在滨海坐着。埋头搞好滨海建设?小日本兴风作浪。你们这帮领导把我推出去抗日,我现在好不容易才打赢了这场仗,还以为各位领导要给我摆庆功宴,欢迎我荣归故里呢。”
“马上,最好今天就走!”
张扬道:“这事儿等我和小妖商量一下。”
常凌空以为张扬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道:“是省里让你去东江参加干部轮训班。”
常凌空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你的确为北港立了一功。”他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张扬坐下。
张扬道:“啥?”
张扬道:“一旦涉及到国家安全,这件事就必须要控制住影响,我看你的首要任务不是破案,而是要考虑如何保密。”
张扬道:“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这事儿不能动!”
安语晨摇了摇头道:“安德恒恨极了我们安家,只要他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不计一切手段对我们安家进行报复。安家,终究还是散了。”
张扬道:“春阳县方面也不是要你们迁坟,他们的意思是想缩小一下陵区的面积,具体方案还要征求你们的意见。”
张扬和秦萌萌并肩站着,也学着她的样子抬头看了看星空:“妈说你明天就走?”
张大官人正在意乱情迷之时,却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安语晨完全沉醉在张扬的热吻中。并没有察觉到一旁的变化,张扬本想提醒安语晨。却听到那脚步声停顿了一下,然后www•hetushu.com匆匆逃走了,张大官人的耳力何其敏锐,从脚步的节奏和呼吸声已经判断出来人是秦萌萌,想必自己和安语晨亲吻的一幕被她看到了。
安语晨道:“事实证明,他老人家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她叹了口气又道:“我爸失踪了这么多天,看来是凶多吉少了。”这是安语晨第一次正视父亲有可能已经遇难的事实。
丁兆勇笑道:“你哥想当皇帝,要娶后宫佳丽三千!”
张扬摇了摇头,将安语晨柔软的娇躯用力抱紧了,轻声道:“小妖。你千万不要难过,我答应你,等咱们再生孩子的时候,让他跟你姓安好不好?
乔鹏飞道:“可我调查过,当初是以保护文物的名目批下的这块地,安大胡子什么人?他是民国期间纵横在清台山一带的马匪,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无恶不作,他剩下的那些东西有什么研究价值?能称得上文物吗?安志远老先生的确对家乡有贡献,可这说明不了什么,而且他过去曾经是香港黑道巨擘,底子也很不干净,现在死得这位安德渊,是台湾信义社的话事人,也是黑帮头目,难道咱们要堂而皇之的供奉这些黑社会分子吗?别人会怎么看?”
丁兆勇道:“跟你不能比,我才刚刚当上房主,你这边已经当上岛主了。”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起来:“你是说嫣然买下的那个神庙岛?我压根都没去过,再说,那小岛是嫣然名下的,岛主当然是她,我最多算个岛主男人!”
“县委书记和公安局长都找到咱们家门口了,你还说不严重。”
丁兆勇道:“我也不清楚,要不,你还是等赵静他们回来问问。”
常凌空道:“我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反正是宋书记亲自下得指示,张扬我看这件事未必是坏事儿。”
张扬笑道:“要不怎么是哥们呢,没耽误你和嫂子的好事吧?”
安语晨道:“叔爷爷说,人无论生前活得多么轰轰烈烈,死后还是安安静静的好,活着招摇,死了依然这么招摇,连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就会报复到后代的身上。”
廖博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欲言又止。
可以说张扬是带着满腹的疑问前往东江的,途中他虽然很想给宋怀明打电话问个究竟,可想来想去,还是压制住了这个念头,反正都得走一趟,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总得去面对。
秦萌萌笑道:“扬哥有什么让您操心的?”
乔鹏飞道:“看情况好像是要我们配合国安工作。”
张扬道:“好像是,听说属于什么瓦努阿……联邦啥的。”
出站后来到停车场,上了梁成龙新买的路虎发现,张扬道:“最近怎么都改开路虎了?”
张大官人这次在京城呆得时间不短,前前后后接近二十天,虽然每天都在电话中处理公务,可身为滨海市委书记,还是有不称职之嫌。
丁兆勇道:“神庙岛可不算是什么小岛,两百多平方公里呢,这世界上好多小国还不如它大呢。”
秦萌萌摇了摇头:“对很多人来说,你就是毒品,容易让人上瘾的那种。”
张扬途中就让傅长征通知常委,上午十点钟开会,可他还没有进入滨海市内,就接到了傅长征打来的电话,傅长征告诉他,市委书记常凌空得知他返回滨海的消息,让张扬第一时间去他的办公室报到。
张扬跟着梁成龙走入蓝魔方,果然看到里面到处都是一片莺莺燕燕歌舞升平的景象。
张扬道:“没办法。我总摊上事儿,其实多数事儿都跟我没啥关系。”
虽然是在星光之下,张大官人还是敏感察觉到了秦萌萌的表情变化,他微笑道:“你最近特别容易脸红。”
秦萌萌摇了摇头,今晚和徐立华谈到这件事的时候,她说了谎话,其实她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这次离开再也不打算回来了。这也是她在离开京城之前,和养父秦鸿江会面后的决定,有些秘密注定只能一辈子收藏起来。秘密需要收藏,感情呢?秦萌萌不敢继续想下去。
虽然春阳方面对媒体控制的很严,可是仍然有些消息泄露出来,老百姓一传十十传百,虽然谁都没有亲眼看到青云竹海这场枪战,可传得都是绘声绘色。
梁成龙启动了汽车:“土帽了不是?abb就是奥迪、奔驰、宝马的英文缩写,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到底是乡里出身,没见过世面。”两人只要见面,总得相互揶揄几句和_图_书
常凌空道:“你不用担心工作上的事情,我会安排别人处理。”
“什么?”张大官人瞪大了双眼,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好像没犯啥事儿啊,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卸磨杀驴这个词儿,可常凌空没理由做这种事,更何况人家刚刚说了。是上头让他去东江轮训。有那必要吗?自己中央党校都去过,到东江能轮训出啥头绪?
梁成龙道:“这么久不见,你大老远来一趟了,咱们总得出去开心一下。”
张扬坐下后,常凌空的秘书走进来送上一杯泡好的茶。然后关门出去了。
张扬道:“安达文这小子是个祸害,如果不能尽快把他抓住,他肯定还要生出祸端。”
常凌空端着自己的茶杯来到张扬身边坐下:“张扬,你这次事情处理的很不错,为我们北港领导班子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在你担任滨海市委书记的这段时间,所做出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
张扬笑了起来:“拐弯抹角骂我!”
张扬这么一说,乔鹏飞不吭声了,别的不说,张扬的面子他不能不给。
梁成龙道:“去什么宾馆啊?到我家住吧。”
“你理解?”
丁兆勇将剥好的蒜放在碗里:“明天我一个人先回去,赵静和孩子想在家里多呆些日子,我现在东江和南锡都有生意要照顾,真是有些分身乏术了。”
张大官人笑道:“当皇帝有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想娶几个就娶几个,而且合法,绝不会犯重婚罪。”
徐立华虽然察觉她神情有异,可她既然不愿说,也不好追问,徐立华道:“萌萌,你这次去美国,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张大官人一听这可不成,他摇了摇头道:“鹏飞,这事儿我得说道几句,当初决定要把安家老林设在青云竹海是政府特批的,是为了表彰安老对春阳所做的贡献,也是为了吸引安家投资清台山旅游的一个条件,咱们不能出尔反尔啊。”
“劝你要好好跟嫣然过日子。”
丁兆勇言者无心,可张大官人听者有意,这厮居然真被丁兆勇说动了心,他低头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方才道:“这建议不错,真要是独立了,那岂不是我说了算,我想当皇帝也行啊?”
徐立华道:“不说他了,一提他我就心烦,萌萌,你也不小了,就没有考虑过再找个人家?”
常凌空摇了摇头道:“你别问我,我也不清楚,反正你到了东江,见到宋书记就什么都明白了。”
两人聊得正在热乎,赵静抱着孩子和秦萌萌、安语晨一起回来了,赵静笑道:“哥,你们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乔鹏飞点了点头,通过这件事他发现张扬到底当官的时间比自己长,处理起这些事情比自己老练得多。他起身道:“我得回去赶紧安排一下,对了我看这件事可能对你有些麻烦,国安会不会找你调查?”
张扬眯起双目:“这件事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必须承认,我在感情上总是贪婪了一些,我这种人是不是特让人唾弃那种?”
秦萌萌道:“真正爱他的人是不会在乎什么名份的。”说到这里她感觉自己有些说多了,赶紧低头刷碗。
秦萌萌道:“干妈,其实他放假的时候,只要机会合适我也会回来,还有,您可以去美国看我们啊!”
张扬眨了眨眼睛。
廖博生道:“我还以为你已经去东江了。”
徐立华叹了口气,拍了拍张扬的手背道:“三儿,老大不小的了,还是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人谁都向往安定的生活。”
丁兆勇道:“陈雪不让跟你说。”
夜总会的值班经理一脸媚笑的迎了上来:“梁先生,您来了!我把艳艳给您叫来。”
张扬也能够体谅他的苦衷,笑道:“我又没怪你!”
张扬道:“封建迷信,谁会相信?”
火车行到中途,张大官人给梁成龙打了一电话,让他去车站接自己,等张扬走下火车的时候,梁成龙已经在车站等着他了。
常凌空道:“真不知道!”
秦萌萌道:“扬哥,一个人的心真得可以分成好多部分吗?”
张扬笑了起来:“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理解自己,我怎么能就这么混蛋呢?”
徐立华通过报纸和闲聊了解了不少,张扬和安语晨返回家之前被吓得不轻,这会儿稍稍好了一些,看到县委书记走了,方才来到儿子身边,握住儿子的手。还没等说话。眼圈已经红了。
秦萌萌笑道:“我从和*图*书来都没骂过你。”
梁成龙看出张扬似乎有些不悦,他摆了摆手道:“我和朋友就是找个地方听听音乐聊聊天,给我们挑个僻静点的地方坐,来一瓶路易十三,不要让人过来打扰了。”
张扬道:“我没兴趣。”
张扬笑道:“我还没说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把我定位成吃软饭的了。”
徐立华道:“他什么都好,就是感情上搞得一塌糊涂,虽然和嫣然已经定亲了,可我看他和其他女孩子也是藕断丝连,老话说得好,一把钥匙只能开一把锁,他怎么可以这么花心呢?”
张扬道:“梁成龙啊梁成龙,你还想干啥坏事吗?”
梁成龙道:“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大家还认abb啊?”
张扬在他身边坐下。陪着他剥蒜。丁兆勇道:“你到哪儿都是风波不断啊!”
乔鹏飞想了好一会儿,只能叹了口气道:“得,就按照你说的办,但是我也有个条件,安家老林占地面积太大,坟地可以保留,但是周围的绿化景观带过于铺张,影响景区总体规划,我想他们在原有的基础上缩小一下范围。”
张扬听他这样说,越发感到蹊跷,常凌空不是说刚刚省里才通知让他去东江吗?怎么听廖博生的语气,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似的,张扬笑道:“我这不刚刚回来嘛,去东江的事情,我也是才听常书记说。”
徐立华对这些女孩子都非常喜欢,其实当初她对安语晨是有些看法的,可是这些年相处下来,发现安语晨单纯善良没有机心,开心之余,又不由得为自己的儿子发愁,这么多的好女孩都喜欢自己的儿子,可老话说,一把钥匙只能开一把锁,以后儿子应该如何处理和这么多女孩之间的感情纠葛。
坦诚是一种尊重,秦萌萌的这句话对张大官人的震动显然不小,看来自己对楚嫣然还不够坦诚,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对她不够尊重,大官人越想越是内疚,可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坦然相告,对楚嫣然会不会是一种打击?张大官人每每想到这件事就变得纠结起来。
从常凌空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刚巧遇到市长廖博生,廖博生看到张扬表情颇感诧异:“张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扬道:“看来你们两口子生意做得不错。”
安语晨道:“还有我弟,我雇佣了一些保镖,确保我小妈和我弟弟的安全。”
梁成龙道:“重新开业了,比起过去,规模大多了,里面的美女保管让你目不暇接。”
张扬将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外面凉,小心感冒!”
张扬道:“我去看看我小外甥!”
秦萌萌道:“妈,您有什么烦心的事儿?”
当晚秦萌萌始终辗转难眠,她披上衣服离开房间,来到了露台上,秋雨停歇,星空显得格外高远,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秦萌萌闭上双目,想起了自己曾经遭遇的一切,心中波澜起伏,就在她沉浸在对往事追忆中的时候,听到张扬在她身后道:“这么晚了不去睡,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梁成龙看来跟这里很熟悉,不停有人跟他打招呼。
张扬道:“该不是要停我的职吧?”
徐立华道:“年纪大了,哪里都不想去。”说完她又叹了一口气。
张扬道:“乔鹏飞那是我朋友,他晚上还要来找我喝酒呢。”
十一月中旬的东江已经很冷了,梁成龙穿着黑色皮大衣,酷劲十足,来到张扬面前,在他肩膀上打了一拳道:“你小子忒不是东西,大半夜的折腾我。”
张扬道:“我说你丫都结婚有孩子了,也该收收心了,这种地方还是少来。”
丁兆勇笑了起来:“没关系就好。当今这个社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秦萌萌和安语晨谈了要将所有的资产捐出来做慈善的事情,安语晨从事慈善事业已经很多年,在这方面的经验自然比秦萌萌丰富许多,听说秦萌萌要将何长安留给他的所有财产全都捐献出来,安语晨也非常钦佩她的气魄。
张扬道:“有没有说让我什么时候过去?”
秦萌萌道:“谢谢你!”
第二天一早,张扬返回滨海,安语晨前往江城机场搭乘返回香港的航班,秦萌萌稍晚一些再走,她搭乘丁兆勇的顺风车前往东江,从那里直飞美国。
“还会回来吗?”
徐立华弄了几个小菜,张扬和乔鹏飞、丁兆勇三人就在楼顶的露台坐了。
值班经理安排两人去大厅的东南角坐下,这个位子距离中心舞台比较远,相对来和图书说还算僻静,又能看到表演。
安语晨转过身去,搂住张扬的脖子,送上一个缠绵悱恻的热吻。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道:“刚到!”
张扬道:“这次来春阳打算呆几天?”
梁成龙道:“商场上总得逢场作戏,我现在算是懂得人生的真谛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那才叫真爷们。”
安语晨不觉露出会心一笑,轻轻拍了拍张扬的手背:“哄我开心!”
“劝我什么?”
丁兆勇道:“陈大爷和陈雪要回去,她们几个都去送了。”
张扬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柔声劝道:“不是还有你吗?”
梁成龙道:“他不是你老岳父吗?去单位去家里见还不是一样,张扬,我被你从被窝里折腾出来,反正我今儿是不打算回去了,喝酒去!”
梁成龙道:“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跟林清红请假了,说你非得让我陪你过夜,她同意了。”
安语晨道:“我们决定迁坟,叔爷爷在紫霞观的后院找了一处合适的地方,打算择日将我爷爷他们的骨灰都迁移过去,一来方便照顾,二来也不至于影响青云竹海的景观,我们安家给清台山周围的百姓曾经带去过不少的麻烦,如今他们都已经去世了,不能再给家乡添麻烦了。”安语晨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张大官人也不由得为她的通情达理深受感动。
秦萌萌受惊般啊了一声,转过身看到张扬微笑走了过来。
张扬道:“对了,安达文那小子逃了,他可是这次火拼事件的主犯之一,虽然国安接手,你们也别放松对他的搜捕。”
梁成龙道:“陈绍斌不在东江,兆勇是你妹夫,他要是来了咱么都不自在。”
张大官人心中暗笑,国安专员过来就是给自己解围的,乔鹏飞想破脑袋也想不清国安介入的背后是张扬安排的。张扬道:“干我屁事啊,我就是路过,纯属打酱油的。”
张扬道:“那里不是已经关门了吗?”
秦萌萌道:“干妈,我看扬哥的感情问题只能他自己做决定,他这么优秀,当然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其实爱一个人未必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秦萌萌红着脸道:“没……没什么,干妈,我帮您洗碗去。”
张扬笑道:“我可没有断袖之好,你别毁我名声。”
梁成龙笑骂道:“放屁吧你就,我们老夫老妻的了,没那么大的兴致,今儿降温,谁还想那种事儿。”
张扬道:“轮训什么?轮训多久?”
秦萌萌点了点头,忽然想起刚才张扬和安语晨在露台热吻的情景,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娘俩来到厨房,秦萌萌这会儿才稳定了心神。
张扬猜得没错,来人正是秦萌萌,她并不知道张扬和安语晨在露台上,本想上来帮忙收拾东西的,可刚刚走上来就被她看到张扬和安语晨忘情热吻的情景,秦萌萌看得脸红心跳,哪里还敢现身,以为张扬和安语晨没有看到自己,赶紧逃了回去。
张扬道:“可这件事当初是我牵头的,你要是否决了,岂不是打我脸吗?”
张扬道:“应该还有希望。”
徐立华道:“你别骗我,你是我儿子,我看着你长大,你什么事儿能瞒过我?”
张扬笑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谦虚了?听说你们两口子在南锡刚买了别墅?”
梁成龙道:“没兴趣咱们就只去喝酒。”
张扬道:“常书记,您真不知道?”
乔鹏飞倒也爽快,他点了点头道:“张扬,这件事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我也不瞒你,这件事还是引起了上头的关注,安家老林的事情被人捅上去了,不是我不想帮你盖住,是我实在盖不住。”
秦萌萌道:“和嫣然好好谈谈!”
徐立华道:“那岂不是对不起人家闺女?”
徐立华道:“还不是因为三儿。”
张扬在十点钟准时进入了常凌空的办公室,常凌空推掉了其他的接见,专门在那里等着他。看到张扬进来,常凌空笑着站起身来:“在北港见到你可真不容易,我还以为你打算长留京城,已经乐不思蜀呢?”
乔鹏飞笑了起来,向张扬挥了挥手,快步离去。
乔鹏飞道:“放心吧!”他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道:“你今天不走吧?如果晚上事情能够处理的差不多,我请你吃饭。”
秦萌萌的俏脸又红了:“扬哥,你又开我玩笑!”
张扬道:“别介,还是我请你吧,你要是能抽出时间,晚上来我家里吃,跟你这位春阳县太爷一起出去,到哪儿都不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