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75章 行动开始

丽芙道:“看不出,你还真是恩怨分明,那么好,我告诉你一件事。”她拿出了一本文件夹:“你制造安家血案的时候,我刚巧在香港分部工作,负责调查安家的事情,在你血洗安家的那一天,我从安家的保险柜中得到了一份资料,猜猜是什么?”
安德恒摇了摇头道:“没有另外一个人,我只是为了报恩。”
柳生义夫道:“山野良友曾经是蛟龙会的骨干成员,负责杀组,我想从山野雅美那里找到一些线索,可想不到遇到了你们的人。”
张扬朝他笑了笑道:“咱们认识吗?”
那边元和英明又向张扬扑了上来,张大官人身上沾了那名蓝衣男子不少的鼻血,目的已经达到,对元和英明自然不再客气,抬脚就踹在元和英明的小腹上,踹得元和英明以一个狗吃屎的标准架势趴伏在地面上。
丽芙道:“安德渊的事情呢?”
安德恒的情绪明显激动了起来。
那名蒙面黑衣人离开和风温泉村之后,快速进入树林中。他舒了口气,扯开左肩的衣服,抽出白色面纱覆盖在伤口之上,简单处理了一下,继续向前行进。
黑衣人此惊非同小可,他的连番杀招被对方从容避过,对方如影相随,从刚才的出手来看,想要夺去自己的性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桑贝贝向后一个仰翻,堪堪躲过对方的反击,刀锋贴着她的肩头掠过,吓得桑贝贝花容失色。
身穿深蓝色西装的男子刚刚打开车门,就听到外面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显然温泉村发生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当地警方。他正准备抓紧离开的时候,后腰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一个悦耳的女声道:“你走得那么急?赶着去死吗?”
柳生义夫点了点头:“我没有听说过。”
丽芙已经端起了狙击步枪,黑衣人出刀速度惊人,一刀落空,第二刀已然刺向桑贝贝的小腹。
张大官人看到山野雅美的表情,虽然带着笑,可是那笑容分明充满了冷静,这女人实在是不简单啊。
张扬抬起头,顺着她指引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东北角有一名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男子,那男子正在和一名矮胖的中年人聊着什么,他的身高似乎和安德恒相仿,但是从外表上看不出他和安德恒有任何的相同之处。
张扬道:“你怕啊,怕她再给你找个爷爷?”
张扬道:“我们的目标不是她,而是安德恒,这个人藏身在和风温泉村。”
那保安挤开人群向她走来,他的同伴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向桑贝贝围拢而去。
玻璃窗在身后破裂,那黑衣人反应神速,他放弃了刺向桑贝贝的这一刀,身体向右侧移动,正是这个动作让他避过了身体要害,子弹射中了他的左肩。
丽芙道:“你的身世,正是通过这份资料,我们才知道你不是安老的亲生儿子。”
柳生义夫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不习惯和任何人合作。”他穿好了衣服,向张扬点了点头:“告辞!”
安德恒的双眼瞪圆了,丽芙道:“在他帮你做完鉴定后的三个月,因为车祸死去。我查到了当时你提供的样本,你的血样的确是你的,而安老的血样已经不是他的。这里有安志远、安德渊、安达文、安语晨几人的基因样本,当然还有你的,如果你还不相信,我可以让专业人士为你做出详尽的解释。”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走得那么急?”
安德恒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叫刘往生,我是日籍华人,你们一定是抓错认了!”
丽芙再度举起了手枪:“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的耐性从来都不怎么好,下一枪我会打断你的腿骨!”
山野雅美怒道:“你有什么证据?”
那黑衣蒙面人并没有看到桑贝贝,以为房间内没有人在,他从后背抽出秋水般明亮的东洋刀,插入窗户的缝隙,挑开锁扣,宛如一股黑烟般溜入房间内。
张大官人愣了一下。
桑贝贝走下了楼梯,此时人群中又有不少保安出现,一名保安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顿时察觉到了她的可疑,伸手指向桑贝贝道:“你站住!”
黑暗中突然响起了枪声,众人惊呼着尖叫着涌向外面。
张扬道:“你刚刚去她书房找什么?”
八辆闪烁着警灯的黑色越野车鱼贯进入和风温泉,带队者正是国安平海地区的负责人尤志勇,他利用话筒向在场人喊话道:“请大hetushu•com家保持镇定,呆在原地,尽量配合我们的工作。”
桑贝贝掏出手枪瞄准了他的额头,黑衣人以惊人的速度避过枪口,手中东洋刀在近距离劈斩向桑贝贝的身躯。
丽芙又道:“揍他,趁机靠近那个蓝衣人,争取带点血样过来。”
张扬舒了口气:“搞了半天,你是让我给她当掩护。”
可是黑衣人出刀的时候猛然发现,他的眼前根本没有目标。
安德恒微笑道:“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是你们没有兑现承诺,三番两次的针对我。”
安德恒道:“我总算明白了,你故意打了我一拳,因此得到我的血样,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断定我的身份。”
桑贝贝才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扬起右手,用枪托重重砸在他的颈后,将他打晕在地。
那名身穿深蓝色西装的男子此时走向一楼的员工工作间,应该是去换衣服。
柳生义夫点了点头,跟随张扬一起向山丘走去。
黑衣人的右手一抖,三只铁蒺藜已经呈品字形射向张扬,于此同时,他的身体高速冲向前方的大树,足尖在树上一顿,腾空、翻转、倒飞,刺杀的动作一气呵成,如同行云流水毫无淤滞。
元和英明道:“我警告你。你最好离开她远一些。”
此时的和风温泉村已经陷入一片混乱状态,先是停电,然后历经了张扬闹事,有窃贼闯入,现在再度停电,这个晚上可谓是一波三折,那名身穿深蓝色西装的男子应该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也随着人群离开了宴会大厅,此人向周围看了看,快步走向停车场。走向一辆黑色的皇冠轿车。
安德恒道:“如果没有其他的问题,麻烦帮我叫医生止血。”他大腿中枪的地方仍然在汩汩流血。
山野雅美愤怒地迎向尤志勇:“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私人会所,你们凭什么擅自闯入?”
安德恒道:“有什么证据?”
一旁的张扬都被这个突然的消息给震惊了,他怔怔地看着丽芙,以为丽芙是在撒谎,可看她严肃的表情又不像,安德恒摇了摇头,笑道:“真是佩服你们国安这帮人说谎话的本事。”
柳生义夫叹了口气,此时他也已经猜到站在自己身后的究竟是什么人,慢慢将刀还入刀鞘:“能让我如此狼狈的没有几个。”
柳生义夫站在山顶看到了下面发生的一切,他扯下脸上的面罩,长舒了一口气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想不到你们也盯上了她。”
柳生义夫道:“我可以处理自己的事情!”
现场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迅速赶了过来。
张大官人不无嘲讽道:“安老养育你这么多年,都比不上你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
张扬道:“这里并非久留之地,你跟我走!”
黑衣人落地之时,周身已经为冷汗湿透,虽然他知道对方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可是他手中的东洋刀垂在那里,已经不敢再发起新的一轮攻击,他还算有些自知之明,知道两人之间的武功差距甚远,对方想杀自己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现场保安虽然很多,可是慑于他的威势竟然没有人敢上前。
张扬走出大门,确信无人留意他的动向,方才迅速来到和风温泉村对面的翠嵇山,丽芙就潜伏在山丘之上,通过望远镜监控着和风温泉内发生的一切。
元和英明道:“之前虽然没见过面。但是我知道张先生让我们元和集团在滨海损失惨重。”
丽芙道:“章碧君死前,你突然消失,我们当时就怀疑你的出走和章碧君有关,现在你终于证实了这一点。”
丽芙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章碧君没有用你,可是你现在的一切行动似乎是在为她复仇,也就是说你在帮另外一个人做事。”
平白无故被张扬打了一拳,元和英明气得眼睛都红了,他踉跄了一下,马上做出了反击,一拳打在张扬的胸口,就凭元和英明的本事,根本没办法靠近张扬,更不用说击中他了,可张大官人这次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故意捱了他一拳,踉踉跄跄向后退去,后背撞在蓝衣男子的身上。
丽芙从卷宗内抽出了一张基因检测结果:“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你叫什么并不重要,我只关心我要找的那一个,很不幸,你被选中了!”
安德恒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柳生义夫,这段时间看来你习武不辍,刀法http://www.hetushu.com又进步了许多。”从对方的出手,张扬已经判断出他的身份。
张扬趴在丽芙刚才所处的位置,拿起望远镜:“刚才停电和你们有关?”
张大官人已经昂首阔步的离开了和风温泉村,元和幸子望着他桀骜不驯的背影唯有无奈摇头。
张大官人也没想到这厮的目光这么毒,自己花费这么大的心思伪装仍然被他给认出来了,当下除下口罩,笑道:“帮你止血,担心你死的太快!”
他的身影刚刚隐没在夜色中,张扬就受到了来自丽芙方面的消息,安德恒已经落网,今天的行动圆满成功。
张扬道:“你父亲也在场,他一直都很担心你。”
张扬笑了起来:“投资就会有风险性,元和集团的问题我已经和元和夫人解释的很清楚。”
张大官人悠闲自得地喝了口酒,却听丽芙在他耳边道:“揍他!”
张扬指着倒在地上的元和英明道:“孙子哎,下次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他说完转身就走。
身体在荡动到最高点的时候,放开了手中的纤细钢索,在空中连续两个翻腾,已经成功越过围墙落在外面的草丛之中。
丽芙道:“刚才你闹事的时候,她已经混进去了!”
张扬停下脚步,扯开了领带,他向元和幸子点了点头道:“那孙子骂你,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你!”
张扬将视线重新聚焦在桑贝贝那边,看到桑贝贝正在电脑前操作着,这小妮子倒是沉得住气。张扬拿着望远镜向周围看着,突然他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房顶,那黑衣人包裹得相当严密,只有一双眼睛暴露在外,他躬着身体,在屋脊上狸猫般行进,从此人在屋脊之上纵腾飞跃如履平地的情况来看绝对是个高手。
丽芙道:“想找理由的话,我可以找到一千个不同的理由,所以,想活下去就得合作!”她收回手枪:“你从国安逃走究竟得到了什么人的帮助?”
张大官人一拳就打了出去,这一拳毫无征兆,将元和英明打了个猝不及防,张大官人当然没有出全力,如果他出全力的话,元和英明连小命都保不住。
丽芙淡然笑了一声:“安德恒,我一直都感到好奇,这些年,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让你不计一切代价地去报复安家?非要将安家所有人置于死地方才肯善罢甘休呢?”
丽芙道:“都跟你说过不需要任何的证据了,可既然你一再坚持,我们就聊聊证据,当年发生在香港的安家血案之后,安达文将你逼入绝境。你走投无路。潜逃大陆。”
他的脖子被人的手指轻轻摸了一把:“喂,下手够毒的!”
丽芙道:“你过去试探一下!”
安德恒道:“我要见我的律师!”
丽芙却如同视而不见:“我留意到你再次出面展开行动都是在章碧君死亡之后,到底是什么人找你做这些事?”
张大官人并不是故意要揭开他的伤疤,低声道:“孤掌难鸣,既然我们的目标相同,也许我们可以合作!”
元和幸子快步跟了上去,在门前追上了张扬,她显然有些生气了,怒道:“张扬,你搞什么?”
他刚刚来到电脑旁,就感觉有些不对。
丽芙的助手送来了一杯咖啡,她品了口咖啡,静静观察着这个笼中的困兽:“祁山杀了安德渊,如果我没猜错一定是你从中挑唆的缘故!”
丽芙笑了起来,然后她极其果断地扣动扳机,子弹射在安德恒的大腿上,血浆迸射,安德恒痛得惨叫了一声,他低下头去,看到鲜血瞬间已经染红了他左侧的裤腿。
桑贝贝死里逃生,也吓出了一身冷汗,耳边听到丽芙的声音:“快走,已经惊动警卫了!”
安德恒沉默下去,仔细回想一下,他在国安的这段时间,章碧君的确没有让他做过任何事。
丽芙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张扬,你取的血样呢?”
张扬来到丽芙的藏身地点,发现桑贝贝并没有在这里,低声道:“贝贝呢?”
柳生义夫没有说话,倒退着进入树林子中。
丽芙道:“可是在章碧君死后,我们在她的秘密保险柜中又发现了一份资料,还是关于你的。”她展开了那本文件夹:“知不知道你所谓的生父为什么要背叛安志远?不仅仅因为利益驱动,还因为安志远当年和他的妻子也就是你的母亲有过私情,后来令你的母亲怀孕,简单地说,你的生父是安志m.hetushu.com远!”
丽芙摇了摇头道:“不是,贝贝正在潜入山野雅美的办公室,现在应该已经进去了。”
丽芙拨通电话:“所有人开始行动!”
张扬听到丽芙道:“马上离开!”
张扬也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微笑道:“记得我的电话,有什么发现,千万不要忘记联络我。”
安德恒呵呵笑道:“安达文?你高看他了。就凭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有什么本事将我逼入绝境?如果不是老家伙在后面指挥,他早就众叛亲离!”
丽芙不屑笑道:“知恩图报,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如果你懂得知恩图报,又怎么会将枪口对准一个养育自己数十年的老人,如果你懂得知恩图报又怎么可能残忍杀害视自己如同手足的兄弟。”
桑贝贝却像没听见一样,继续朝人群中走去。
元和英明率领一保安匆匆赶了过来,山野雅美担心他们和国安方面发生冲突,慌忙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留在原地不动。冷静地点了点头道:“好,我跟你们走!”
丽芙摇了摇头道:“我们不是公安,所以,没有律师,没有辩护,我们认定的事情,不需要太多的证据,如果想你死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杀死你!”她拿出手枪枪口对准了安德恒。
蓝衣人的身体僵在那里,他的手缓缓落了下去。
张大官人对这件事非常清楚,当时这份文件还是他和丽芙联手偷出来的,里面有关于安德恒详细的身世记载。
柳生义夫道:“看来他和山野雅美有勾结!”
张扬笑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丽芙的快速化验分析仪发出哔哔的声响,液晶屏上显示出化验的结果,和预先设置好的样本完全符合,丽芙道:“贝贝,身穿深蓝色西装的男子就是安德恒。抓住他!”
黑衣人不敢停留,他迅速向门外逃去。
安德恒摇了摇头道:“没有人找我,跟你说过。当年章碧君曾经救过我一命,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懂得知恩图报,我知道是安达文害死了她,所以我就出手对付安达文帮她报仇。”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丽芙,丽芙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望着铁棂中的安德恒,仿佛看着一只被困入囚笼的野兽。
元和幸子因为这突然的变化,脑海中的画面突然中断,她脚步乱了,一脚踩在张扬的脚面上,她歉然道:“对不起……”话没有说完,就感觉到自己的面孔被张扬捧起,然后他的唇落在自己的唇上,元和幸子的美背下意识的挺直。整个人宛如傻掉了一样。脑海里空白一片。
安德恒的确有些害怕了,他的喉结不安地动了一下:“章碧君!”
张扬道:“勾结是一定的,承不承认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说说看,你都了解到了一些什么?”他让柳生义夫在岩石上坐下,帮着他处理了一下伤口,将自己特制的金创药为他敷上。
安德恒道:“你们抓住我又能怎样?已经发生的事情你们可以改变吗?有能力去改变吗?”
张大官人心中暗赞,高手哇!他低声道:“你掩护贝贝,我去抓他!”
张扬道:“死去的那个女孩子叫尤加?”
丽芙对这个答案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奇:“安德渊被杀,安德铭失踪,这两件事是不是你在背后策划?”
安德恒只看了他一眼就已经将他认出:“张扬,为了抓住我,你还真是煞费苦心!”
元和英明咬牙切齿地骂道:“八格……”他的手摸向腰间,一只白皙的小手从一旁伸了过来,将他的手臂握住,却是山野雅美及时赶到,阻止元和英明下一步的举动。
元和幸子闭上了眼睛,张扬感觉到她的娇躯贴近了自己,这是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他甚至以为怀中的就是佳彤。大厅内,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舞伴身上,陶醉在旋律之中。
安德恒的表情仍然镇定,但是他的眼神深处仍然不免露出了一丝惊慌。他微笑道:“现在是法治社会,总得需要理由吧?”
安德恒宛如梦醒般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被困在一间小小的囚室中,周围都是铁棂,他坐在椅子上,双手被手铐反铐在椅背上,安德恒呵呵笑了起来,他发笑的时候,听到脚步声从通道中响起,声音由远及近。
那男子伸手抓住张扬的手臂,他试图将张扬和元和英明分开。
张扬端着酒杯走了过去,可走到中途却被元和英明挡住了去路,元和英明微笑道:“张先生!”
桑贝贝低和_图_书声道:“动手!”
说话间那名黑衣蒙面人已经来到山野雅美的办公室上方,身体一个倒挂金钩,单凭双脚的脚尖勾住屋檐,宛如蝙蝠般倒挂在屋檐之上,他向房间内望去。
灯光忽然熄灭,现场瞬间陷入一片寂静。
元和幸子也慌忙挤开人群来到近前。
丽芙顺着张扬所指的方向马上看到了那名黑衣人,秀眉顿时颦了起来,她立刻通知桑贝贝:“贝贝,有一个黑衣蒙面人正在前往你的方向,小心!”
丽芙叹了口气:“安德恒,难道你以为章碧君在你濒临绝境的时候向你施以援手,当真是因为她想从你那里得知安家的内部资料吗?你在国安控制中的这几年,她有没有问过你什么?有没有让你去做过什么?”
柳生义夫抿紧了嘴唇,他的双目中闪过难言的悲伤。
张扬道:“安达文你应该听说过,他是安达文的叔叔,当初在香港制造了震惊一时的安家血案,我们一直都以为他死了,想不到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最近安家接连发生了许多的事情都和他有关系。”
元和幸子咬了咬樱唇,张扬的这个理由顿时让她怒气全消,原来他刚才发火冲动是为了自己。
安德恒双目中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芒。
桑贝贝快步从正门走出,她刚刚来到前面的走廊,就看到四名保安冲了上来,她尖声道:“救命!救命!有贼,有贼!”她指向右前方,因为她穿着服务员的衣服,成功骗过了几名大意的保安。
张扬用手臂轻轻捣了捣丽芙,将望远镜交给她。
张扬的目光却死死盯住了那名率先离去的黑衣人,他逃出书房之后,并没有逃向大厅混入人群,而是进入了隔壁的房间,从窗口逃了出去身体攀援着墙壁,灵猿般爬回了屋顶,沿着屋顶迅速奔行,快到边缘的时候,飞身一跃,身体如同大鸟般掠入半空之中,扑向对面的小楼,掠过了足有十米的空隙,身体落在对面屋顶之后,根本不做任何的停留,继续向前奔行,高速奔行之中,右手举起,一道金属的亮光射向前方,目标却是一棵院中的大树,他的身体腾空飞出,如同荡秋千一般脱离了屋顶。
尤志勇冷冷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他,此时两名国安人员已经协助桑贝贝将业已晕厥过去的安德恒带上了汽车,桑贝贝来到山野雅美面前,将证件主动出示给她:“我们是国安工作人员,现在怀疑你藏匿通缉要犯,阴谋破坏中国国家安全,请你陪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丽芙的准星已经瞄准了变压器。她果断扣动了扳机。子弹冲出了枪膛。准确射击在变压器上,一时间电火花四处飞射,整个和风温泉村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张大官人却像杀红了眼一样,回手一拳砸在他的鼻梁上,打得那蓝衣男子鼻血长流。
元和英明点了点头:“你在追求她吗?”
现场的应急灯很快就亮了起来。元和英明的声音响起,作为今晚的男主人,他安慰大家不要惊慌,已经去进行电路检查,很快就会恢复电力供应。他说话的时候,电路恢复了正常。元和幸子也随着重新送电而清醒过来,摆脱开张扬的手臂,悄悄退到一旁。
丽芙道:“跟日本人打交道还是要多一些谨慎的,我们还是需要一些证据,否则怎么能让他们无话可说。”
安德恒道:“我没必要向你解释,是,当年安家血案是我一手策划的,那又怎样?”
丽芙道:“以为是谎话,当年你为了证明这件事,特地抽查了安志远的血样,你拿着血样找到美国一位老同学,让他帮忙做基因鉴定,他叫林国彬,英文名字叫汤玛斯对不对?”
“张扬!”
桑贝贝指了指身后的那辆车:“证据就在车里,不用我向你重复了,山野雅美小姐,请你尽量配合我们的工作,在这么多的宾客面前,我们也不想采取太过激进的手段。”
安德恒道:“我为什么要挑唆?我需要挑唆吗?老东西死后,安家的经济出现了问题,很大的问题,他的这帮儿孙根本就没有做正行的本事,除了混黑,他们根本想不到其他的办法,香港的市场只有这么大,而且同时有多家在做,自从老东西死后,安家的声势大不如前,更何况他已经金盆洗手多年,再想回头去做这一行,别家也不会答应。台湾那边,安德渊又被警方牢牢钉死,他不知好歹的去掺和洪恩正的竞选,洪恩正自然不允许他在这方面出问题,和图书所以他们只能把目光投向大陆。他们首先将目光放在家乡平海,可是平海的地下毒品市场却被祁家兄弟牢牢控制着,想要赚钱,就必须要铲除掉他们。”
最倒霉的要数那名身穿深蓝色西装的男子,他平白无故被张扬打了一拳,现在鼻血还没止住。
张扬又望向晚宴大厅,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大厅内舞会已经重新开始,宾客们的情绪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那个小插曲而受到影响,元和英明站在大厅的一角正在和元和幸子说着什么。
安德恒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山野雅美牵着元和英明的手走下舞池,望着翩翩起舞的这一对儿,张大官人不觉想起安达文来,这厮也够可怜的,折腾来折腾去,到最后,爹死了,老婆跑了,安老的大部分遗产也没留给他,找了个情人,现在又另结新欢,这世上还有那么悲摧的人吗?
安德恒道:“不能!”
安德恒道:“为什么要抓我?”
张扬本以为这场停电事件是丽芙他们可以制造。可随机就听到耳内传来丽芙的声音:“张扬,你留意东北角身穿深蓝色西装的男子,从他的外貌特征来看可能是安德恒!”
桑贝贝在接到丽芙的示警之后已经迅速藏身在书桌下。
远处有几名日本商人起身向元和幸子走来,元和幸子小声道:“你要是不主动点,恐怕今晚就没有舞伴了。”
张大官人伸手揽住她的纤腰,带着她走下舞池,随着音乐翩然起舞,元和幸子的思绪随着身体的舞动旋转起来,仿佛她穿过了一条幽长的时空隧道,看到了另外一个场景,脑海中出现张扬搂着她翩然起舞的情景,似乎看到自己正在指点他应该怎样去跳。
桑贝贝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刀法竟然如此厉害,刚才躲过那一刀已经实属侥幸,这第二刀,她根本没有机会躲得开了。
柳生义夫道:“山野雅美是山野良友的女儿,我本以为他们父女两人会有密切的联系,所以我一直跟踪山野雅美,试图通过她找到山野良友的下落,山野良友隐藏得很深,这段时间我并没有见到他们父女间有过主动联系。不过山野雅美在频繁接触许多商界大佬和政要,我敢断定,她正在筹划一件大事,她和山野良友之间肯定有联系,但一定是通过某个隐秘的方式进行。”
丽芙淡然道:“不知我应该称呼你刘往生还是安德恒?”
元和英明怒视张扬。
张扬脱下西服,西服的袖口上沾染了不少蓝衣人的鲜血,丽芙拿出快速化验分析仪,这种高科技的产品,可以在短时间内将染色体进行分析比对。
此时一个身穿白大褂,带着帽子口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医生走了进来,打开牢笼的铁门,他进去帮安德恒止了血。
张扬道:“我不玩了,你留下吧!”
丽芙道:“后来你落入了国安的手里,章碧君出面帮你人间蒸发,于是你改头换面成为了我们中的一员,当时章碧君给出的交换条件是,你可以提供安家的内部资料和犯罪证据,以及一些香港黑帮的详细资料。可是你在国安控制下的这些年,却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安德恒道:“安德渊之死和我无关,杀他的是祁山,你不了解安家,安达文给外界的形象是一个商界天才,可那一切全都是表象,他根本没什么本事,安家从祖上起就是做贼的,强取豪夺是他们的特长,除此以外,他们一无是处,安大胡子什么人?杀人无数的马贼,安志远虽然金盆洗手摇身一变成为了爱国商人,但是他洗不掉双手的血腥,他杀过的人能将香江水染红,他们安家的财富全都是用别人的鲜血和生命堆积而成。安家何时停止过非法的生意?安德渊在台湾成立信义社,这么大的组织如何支撑下去?要靠钱!你以为他们安家全都是经商奇材?走私、贩毒、军火,没有这些非法的生意,他们早就完了!你们只看到安志远和安德渊断绝父子关系,知不知道安志远偷偷让我照顾安德渊的生意,知不知道他悄悄跟台湾那边的大佬打招呼,知不知道几次安德渊因为得罪台湾当地黑帮差点横尸街头,是安志远出面为他摆平?”
张扬从望远镜中搜索着三楼办公室的位置,看到山野雅美的办公室房门从外面打开了,身穿女招待服装的桑贝贝进入其中,向他们的方向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迅速来到电脑前,她显然是想从山野雅美的电脑中找到一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