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77章 有炸弹

“回滨海?”
因为元和幸子的这句话,张大官人折腾了足足一个小时,等拆弹专家来到,封锁现场,然后进行排查,可排查了一圈,方才发现压根没什么炸弹,甚至连一丁点的可疑物品都没有,事实证明只是虚惊一场。
元和幸子拿起了电话,却听电话中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道:“你居然背叛我!”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小楼上所有的窗户震成了千片万片。
顾允知微笑道:“政治总会面临不停地站队,虽然怀明很想中立,不想参予这场纷争,但是很多时候,你不与人斗,人家偏要选择跟你斗。”
张扬道:“佳彤,你就是佳彤!”
尤志勇叹了口气,看到丽芙跪在满是泥泞的废墟里用双手开始挖,他抿了抿嘴唇,低声道:“封锁现场,尽量不要动用大型挖掘设备,用仪器探测有无生命迹象。”
元和幸子道:“每个人都会有心事!”
张扬道:“帮我查查幸子的下落。”
现场有几波人正在忙活,有国安局的,有公安局的,还有消防队的。
爱如潮水般将元和幸子淹没,在张扬掀起的滔天巨浪之中,她就只能做一叶随波逐流的小船,然而这种感觉温暖而熟悉,迅速占据了她的整个心房,在两人结合的毫无间隙的时候,张扬的一双眼睛突然瞪圆了,他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惊。
顾允知笑道:“有什么好怪你的?真是有些奇怪,这栋别墅没了,我心里好像获得了解脱。”
元和幸子咬住樱唇,她的俏脸刹那间失去了血色。
张扬走到僻静的地方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张扬利用大乘诀之中的斗转星移。在自己和元和幸子的身体周围形成气旋,让这股气旋包绕在他们的身体外,利用离心力抵御爆炸的冲击力。
张扬道:“说!”
张扬来到明康路32号,这是一栋古旧的小楼,张扬按响门铃,根本无人应声。他顾不上多想,翻墙而入。潜入这座小楼对张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难度。
丽芙也听说了张扬房间可能被人安放炸弹的事情,专门打电话过来询问这件事。
汽车沿着湖畔公路飞驰,树影在车窗前飞速的流动。
张扬道:“我们抓住了安德恒,根据他的证供,他设计谋杀了安德渊,又劫持了安德铭,这些事情的幕后指使者都是薛世纶。”
张大官人嗅觉非常灵敏,已经闻到她身上的幽香。元和幸子去将窗户管好,将窗帘的缝隙掩盖住,她的动作让有部分白色的浴巾垂落下来,张大官人判断出她刚刚去洗澡了,所以才没有接电话,真是天意弄人。
元和幸子并没有否认,她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她在冥冥中给我指引,那么我就应该是她!”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幸子从来都不喜欢开玩笑的,而且她说那番话的时候,表情非常的纠结,我能看出她的内心极其矛盾。”
元和幸子道:“现在回想一下,那天晚上出现的杀手未必是冲着我来得。”
元和幸子道:“顾佳彤当初落入了尼亚加拉河,你们有没有找到她的尸体?”
元和幸子眨了眨双目,目光死死盯住了床下,冷冷道:“出来!”
高仲和叹了口气道:“怎么办?怎么办?这小子怎么就能惹出那么多的麻烦,这下如何是好?”旁观者清,虽然都在传言最近宋怀明和未来女婿张扬的关系产生了裂痕,甚至已经决定要把张扬从滨海市委书记的位子上踢出去,可高仲和却已经看出,这其实是宋怀明保护张扬的一种手段。更何况张扬和楚嫣然已经定下婚期,眼看没几个月就要结婚了,却发生了这种事,这对楚嫣然岂不是天大的噩耗,女儿的悲剧自然就是父亲的悲剧,高仲和可以断定,如果张扬有了什么三长两短,恐怕宋怀明这位谦谦君子必然要雷霆震怒了。
张扬道:“世上绝没有如此相似的两m•hetushu.com个人。”
张扬道:“所以,我经常不由自主地把你当成了她。”
张扬道:“也好!”
张扬道:“几乎是一模一样。”
张扬的眼圈不知为何红了,元和幸子也是一样,她轻轻叫道:“张扬……”
元和幸子因为他的这句话,俏脸微微一红,她当然明白张扬指的是什么?小声道:“有些她的事情,似乎曾经发生在我身上,可是我仔细去想的时候,却又怎么都想不清楚,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元和幸子还是顾佳彤?”
张扬道:“马上就不当了!”
张扬道:“走吧!”
顾允知笑道:“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又何必介意过程,他也是一番好意。”
张扬道:“种种迹象表明,他很可能和日本人有联系。”
顾允知皱了皱眉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道:“您不打算重建了?”
他从二楼开启的一扇窗户翻入,走入其中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这应该是元和幸子的卧室,她的手机就扔在床头柜上,张扬拿起手机摁了一下,看到上面的未接来电全都是自己打的。
两人来到车前,张扬拉开了车门:“女人都需要照顾,幸子,我感觉你很孤独。”
顾允知道:“他会不会很麻烦?”
顾允知一听就明白宋怀明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是要将张扬排除在斗争圈外,换届临近,方方面面的政治斗争肯定会越发激烈,在宋怀明眼中,无疑已经将张扬视为自己的软肋,他不想留给对方攻击自己的机会。顾允知道:“对你来说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顾允知道:“每个人的眼中,自己的子女都是优秀的。”
顾允知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我早已决定将这块地方交给政府了,东江新城建设早晚都会规划到这里,我总不能赖在这里当一个钉子户。过去之所以我选择留在这里。是因为我心中始终放不下佳彤的影子。住在这里,每天面对的都是回忆……”
顾允知道:“如果想知道她的事情,你可以问我。”
房门缓缓打开,张大官人从床下望去,却见一对雪白的小腿出现在房间内,足踝圆润细腻,足趾晶莹,不是元和幸子还有哪个?
张扬道:“我去看看!”
栾胜文知道高仲和的愤怒绝不是冲着自己,眼前的状况已经彻底让高仲和凌乱了!
张大官人心说,我可不是存心偷看你洗澡,哥们只是关心你别被坏人给害了。这厮心中正在犹豫,到底是应该出去和她相见,还是老老实实躲在床下面等她离去之后再离开这里?
张扬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凡事还是小心为上。”
张扬道:“你关心我!”
张大官人穿衣服的速度丝毫不次于元和幸子,没多久两人就已经穿戴整齐。
尤志勇看到她悲痛欲绝的样子,一时间不知应该如何安慰。
张扬道:“的确得罪了不少人,既然你这么想,那么当着武直正野的面为什么还要将所有的责任揽了过去?帮我开脱?”
元和幸子道:“别摆出一副情圣面孔,真觉得天下间的女人都肯为你要死要活的啊?”
张扬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然听到轻柔的脚步声,他慌忙闪身藏在床下。
张扬有些错愕地望着湖边的元和幸子,他本想走过去,顾允知却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你帮我再找找,看看还有其他的东西吗?”他举步走向元和幸子。
张扬道:“应该是她。”
元和幸子道:“我是谁?我究竟是谁?”
张扬点了点头:“最近有些不太平,你也要多多注意安全。”
顾允知道:“你和佳彤真的很像,看到你,就觉得她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张扬小心翼翼道:“爸,您不会怪我吧?”
顾允知向她笑了笑:“我可以叫你幸子吗?”
栾胜文道:“封锁不住,这么大的动静,半个东江城都被震动了!”hetushu.com
张扬非但没有放开她,却一把扯去了她身上的浴巾,大手落在她的娇躯之上,热吻从她的俏脸到她的脖子再到她的娇躯,雨点般的热吻让元和幸子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她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很快就迷失在张扬的亲吻之下。
顾允知摇了摇头:“虽然人家没有找我拆迁,可是我也明白,这别墅搁在这里肯定会影响到新城规划,身为一个老党员,我总不能连这点自觉性都没有吧?”
张扬道:“也没那么夸张,只是被无辜波及罢了。像您说的那样,我很不幸地当了一次倒霉孩子。”
张扬点了点头:“目前警方掌握的证据还不够充分,因为他的身份非常特殊,所以暂时还没有对他采取行动。”
张大官人怒吼道:“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他一把将元和幸子横抱而起,与此同时炸弹开始接二连三的引爆。
看到现场的情况之后,高仲和心里暗叫完了,这下完了,上面的建筑已经全都化为齑粉,更何况血肉之躯。
明康路32号注定要在这一天完全消失,11颗炸弹有的藏在小楼内,有的埋设在花园中,有的放在车库,有的藏在地下室,就算张扬有能力从小楼内逃脱,那么他仍然无法逃离爆炸辐射的范围。
张扬道:“其实我本来就已经打算离开,已经酝酿辞职,可没等我说,宋叔叔就一脚把我给踢出来了,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顾允知道:“金钱和权力一样,都是很大的麻烦,你尽量帮帮她,我不想她出事。”
元和幸子淡然道:“我不需要别人的照顾。”
当然这绝不是试图用自己的肉体和强大的爆炸冲击力硬抗,这种气旋正符合中华武学四两拨千斤的道理,以离心力卸去爆炸冲击力。张大官人不知自己的方法能否可行,但是在眼前的状况下,也唯有用这个方法冒险一试了。
元和幸子道:“能有一个您这样的父亲真得很幸福。”
爆炸从深层的地面展开,然后10颗炸弹几乎在同时被引爆开来。明康路32号瞬间就淹没在一片烟尘之中。
丽芙道:“元和幸子应该属于某个利益集团,现在这个利益集团想要除掉你,但是元和幸子已经对你产生了感情。她不忍心对你下手。集团内的其他人想必看出了这件事。所以就故意设下了这个圈套,他们并不是当真要炸死你,而是要利用这件事来试探元和幸子,现在他们应该知道元和幸子的态度了。”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居然笑了起来:“不会吧!”
张扬道:“我怀疑佳彤的死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我让人一共在这座小楼内布下了11颗炸弹,任何一颗炸弹的威力足以让这座小楼夷为平地,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却背叛了我!”
张扬抓住她的手,准备从窗户跳出去,可没等他们靠近窗户,就听到外面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爆炸声来自车库,率先引发的汽车炸弹将整个车库夷为平地,现场浓烟滚滚,碎裂的石屑和砖块四处纷飞。
张扬道:“你告诉我房间里有炸弹,结果是假的,一定是有人虚张声势,房间里根本没有炸弹。”
张扬点了点头,他这些年在官场中摸爬滚打,也算见惯了风浪,对顾允知的这句话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悟。
元和幸子充满真诚道:“顾先生,这次火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会负责赔偿。”
元和幸子终于下定决心:“不要回去,有人在你的房间里安放了炸弹!”
丽芙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道:“张扬,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多少看明白了一些头绪了。”
元和幸子道:“我会赔偿!”
“我是谁?”
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元和幸子的手机响了起来。
元和幸子道:“很有可能,你得罪的仇家恐怕不少吧?”
元和幸子扔下电话,向张扬道:“逃,这小楼内布满http://www•hetushu.com了炸弹!”
当丽芙率队感到明康路32号的时候,爆炸的尘烟还未散尽,现场的状况惨不忍睹,仿佛恶魔将这块地方翻了个底儿朝天,断裂的水管不停喷涌着,现场泥泞一片,因为担心还有后续爆炸发生,拆弹专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冲入现场。
两人只是反复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如同经过一个旖旎漫长的梦境,张扬将这些日夜对佳彤的思念全都倾泻了出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重要,总会慢慢想起来,我们有的是时间,我陪着你一起想。”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轻声道:“顾先生,我这次跟张扬一起过来是专程向您道歉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一时好奇,也不会给您带来这场无妄之灾。”
手下道:“不可能有生命迹象,连只苍蝇都落不下!”
元和幸子因为这两个字而抱紧了他,体味着他带给自己的温暖和幸福,这幸福充满了她的心田,流淌在她的每一条血脉,浸润了她的每一寸血肉和肌肤:“张扬……”元和幸子呼唤着这个亲切而熟悉的名字。
张扬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他摇了摇头,低声道:“至今都没有找到她的尸体,所以我心里一直都存在着一线希望。”他盯住元和幸子的面庞:“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你就是她,在南韩,你记得吗?”
张大官人道:“没有……我压根就没偷看你……”
元和幸子听他这样说,顿时警惕起来,她从张扬怀中坐起,穿上睡袍,迅速收拢凌乱的秀发,用发簪盘起,低声道:“这件事有些不对,张扬,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元和幸子意识到有人来到了身边,她转过身去,虽然表情恢复了最初的平静,但是目光中的伤楚却未能完全褪去。
那名手下道:“就算有尸体也炸成肉泥了,这爆炸的威力太大,整条街的玻璃都被震碎了,还有俩老太太愣给吓死了。”
顾允知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他的气量始终都有问题,做事容易偏激。”
张扬这才把宋怀明已经决定让乔鹏飞取代他担任滨海市委书记的事情说了。
张扬道:“你也是个好人!他为你的安全担心,特地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
元和幸子道:“是!”
元和幸子听到他这么说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么没营养的话他居然也能说出口来。元和幸子虎视眈眈地瞪着张扬:“看够了没有?”
刚一摁下,马上就听到了反应,手机铃声从床下传来。
顾允知道:“你和她真的很像,连我这个做父亲的都无法分清。”说完这句话顾允知回到张扬的身边。张大官人又从废墟里翻腾出来几个破损的瓷器。
想要从这里逃离,就必须要有飞天遁地的本事,张大官人在爆炸发生之前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他抱着元和幸子,凝聚全身内力,在他的身体周边迅速形成气旋。
手下被他呵斥的噤若寒蝉,灰溜溜一边去了。
元和幸子再不说话,默默开着车,两人在沉默中来到了省政府一早。
顾允知道:“幸子说要赔偿,我让她把钱直接捐给希望工程喽!”
看到眼前的状况,丽芙的双目顿时红了起来,她不顾一切地向现场冲去。却被尤志勇一把拉住,提醒她道:“别激动。等拆弹组进去再说。”
元和幸子捧着他的脸,樱唇因为激动而不断开合着。
元和幸子道:“你快逃,别管我!”
张大官人听丽芙这么一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岂不是说元和幸子现在的处境非常的危险?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什么人这么恨她?”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我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薛世纶可能会犯罪,可能会做错事,但是他不可能卖国。”
顾允知微笑道:“你很好奇佳彤的事情?想多了解她的一些事情?”
顾允知道:“不用找了。”
元和幸子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证张扬http://www•hetushu•com使用这种方法了。前两天张扬正是利用这种方法击败了柳生纯一郎。可那次他面对的是人。今天他所要面对的却是十多颗威力惊人的炸弹。
张扬道:“明天我就要回去了。”
高仲和道:“我听说爆炸发生的时候张扬在现场?”
张大官人心眼儿不停的活动着,可身体却不敢动弹,真要是被元和幸子发觉自己藏在了床下,这脸可就丢大发了。张大官人很多时候还是爱惜面子的,不是不敢干色胆包天的事儿,就是丢不起那人。
高仲和道:“先不管这么多,咱们全力以赴救人,先把消息封锁起来。”
顾允知望着水色变幻的湖面,目光显得飘渺而深远。
元和幸子摇了摇头道:“我从不孤独!”说完她启动了油门。
张扬和元和幸子也因为这巨大的冲击波立足不稳摔倒在地上,任凭张大官人武功如何高强,此时脸上也露出惶恐之色,11颗炸弹,这些炸弹产生的威力显然是惊天动地。
元和幸子道:“我有能力保护自己。”
张扬内心一震,再看她的时候,元和幸子已经踩下油门,迅速离开。
丽芙听完之后,第一个反应也和其他人一样:“张扬,她会不会是故意恶作剧?”
张扬道:“他让乔鹏飞接替我的位子,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默契?”
高仲和怒道:“封不住也得封,我看谁敢胡乱报道,第一个就把他抓起来!”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鼻子却突然一酸,眼泪又流了出来:“你这混蛋为什么要来找我?”
张扬道:“有机会,我们一定有机会!”
张大官人忽然上前一步,一把就将元和幸子拥入了自己的怀中,低下头去亲吻着她的柔唇,元和幸子因为他的热吻娇躯宛如受惊的小鸟般瑟瑟发抖,颤声道:“放开……”
元和幸子道:“我会查清这一切!”
床下先是出来了一双手,右手上还拿着手机,作举手投降状,张大官人耷拉着脑袋匍匐而行,从床下拱了出来:“那啥……”这厮抬头看到元和幸子身上仅包围着一条浴巾,香肩裸背,玲珑呈现,大官人大饱眼福的同时又很不雅地咽了口唾沫:“真巧啊!这么快又见面了!”
尤志勇也没有隐瞒,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搜救现场,低声道:“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元和幸子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我同样期待答案!”
就在此时元和幸子拿起了手机,她看到上面一连串的未接电话,唇角露出会心的笑意,她摁下了回拨键。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
张扬道:“刚才你们聊什么?”
一旁有人低声道:“头儿,需不需要动用挖掘设备?”
丽芙道:“如果元和幸子不是恶作剧,那么就是她以为这件事是真的,有人故意透露这个假消息给她,也许真正的目的就是用来试探她。”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就报警抓你。”
十五分钟后,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亲自赶到了现场跟着他一起同来的还有东江公安局副局长栾胜文,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了张扬,高仲和不会亲自过来。
张扬点了点头,低下头极其轻柔地深情地吻住她的柔唇,两颗热泪却不争气地落了下去,滴落在元和幸子皎洁的俏脸之上,和她眼中流出的泪水汇在了一起,然后他从心底低声唤出一个让他心碎心痛心醉的名字:“佳彤……”
张扬笑道:“你是说,他们想杀的人是我?”
“这辈子你没机会知道了!”对方挂上了电话。
张扬上车之前先打了元和幸子的手机,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之中,这让张扬越发感到紧张,从省政府一招到明康路32号只有不到六公里的距离。距离虽短,可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开出一半的距离就堵在道路上无法前行了,张大官人心急如燎,加上拨打hetushu.com元和幸子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他干脆将汽车靠在道路边,沿着人行道向前飞奔而去。
顾允知抿起嘴唇,过了许久方才道:“无论是谁害死了佳彤,都不要放过他!”
元和幸子道:“不用问了,看到您我就已经明白佳彤是怎样的一个人,您这样的父亲一定会拥有一个优秀的女儿。”
元和幸子道:“顾先生怎么说?”
元和幸子道:“他是个好人……”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好父亲!”
丽芙尖声叫道:“都已经炸完了?还要什么拆弹组?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她捂着俏脸大声哭泣起来。然后失魂落魄地冲入废墟之中:“张扬,你混蛋,你不能死,你这种坏蛋注定是要长命百岁的……你怎么会死……”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元和幸子趴伏在张扬的怀中,张扬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细腻柔滑的美背,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纹身在她雪白的肌肤之上分外鲜明,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可能振翅飞去,元和幸子盯着张扬的眼睛,美眸之中波光潋滟,充满了脉脉柔情。她的纤手抚摸着张扬的面庞,唇角带着会心的笑意。
顾允知淡然道:“到了我这种年纪,任何事都看得很淡,幸子,如果你真得很在意这件事,那么就用佳彤的名义将钱捐给希望工程吧。”
张扬道:“现在高度怀疑薛世纶和跨国洗钱集团有关,北港走私,以及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犯罪事件都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张扬道:“我会的。”他留意到顾允知望着远方的元和幸子,目光中充满了慈爱,这目光让张扬感到熟悉,他曾经在顾允知那里不止一次的见到过。
张扬道:“我一定会查清这件事。”
那声音呵呵笑了起来:“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
张扬朝她笑了笑,发现她的表情无比纠结:“有事?”
顾允知微微一怔。
拆弹专家认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张大官人却不这么想,在他的印象中元和幸子从未跟自己开过玩笑,而且她临行之时说话的表情根本没有任何伪装。张大官人越想越是奇怪,这事儿好像有点不对头。
尤志勇狠狠瞪了他一眼道:“那他妈那么多废话,让你干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去做!”
张扬下车之后向元和幸子挥了挥手,他本想离开,元和幸子忽然道:“张扬!”
元和幸子道:“你怎么都帮助过我,就算是我对你的一点点报答吧。”
丽芙道:“她现在住在明康路32号,怎么?你担心她会出事?”
元和幸子道:“我和她的确很像。”
张扬道:“她继承了元和家族庞大的资产,家族中有很多人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产生谋杀她的念头并不稀奇。”
栾胜文一旁道:“张扬一向福大命大造化大,他哪次来东江不得闹出点事情,可每一次都平安无事,我看这次说不定……”他的话没说完,毕竟现场的境况就在眼前摆着,说张扬没事,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被你赶下车又不是第一次。”
张扬笑道:“他坚持不肯要你赔偿,如果你非要坚持,就捐钱给希望工程。”
元和幸子道:“如果你继续针对这一话题探讨下去,我就会把你赶下车。”
“没机会了!”对方停顿了一下,然后低声道:“其实真的有炸弹!不是在他的房间,而是在你的房间!”
张扬来到湖边,元和幸子正将手中的小石子投向湖心,出神地看着那一圈圈的涟漪。
顾允知道:“烧掉房子的日本武士是针对你还是她?”
顾允知微笑道:“早就说过让你别当那个倒霉孩子。可你小子偏偏不听。”
顾允知道:“我听说你最近遇到了不少的麻烦?”
尤志勇没说话。
张扬道:“你好像有心事。”
尤志勇看到高仲和过来,赶紧来到他的面前:“高厅,您怎么也亲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