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零二节 滚刀肉

乡里边对于县里直接把这一块河滩地以“无主之地”的名义直接收归县里意见很大,乡党委会上无论是孙克强还是其他几个党委副书记都强烈要求乡里要向县里反映,要么得就这块土地可能产生的收益有一个明确说法,要么就也得要拨出部分土地归还给乡里,虽说这一片狭长的土地原来因为河道经常泛滥而使得权属不明,但是毕竟这和双凤乡大河村二社、三社土地紧邻,要说属于双凤乡也不算错。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许阳觉得自己对着苏燕青就有一种莫名的敬畏,也许是苏燕青身上有一种独有冷艳清冽,或许是苏燕青平时言谈举止间那种恬淡高远,总之许阳觉得自己在苏燕青面前总有一种全身上下都放不开的感觉,尤其是对方那宛若深潭的美眸一扫,他就觉得自己气短三分一般。
“嗯,陆主任,我也有信心,能和咱们竞争的只有淮山和阜头,可淮山猕猴桃种植面积虽然大,交通条件好一些,但是他们县里一来没有这方面的准备,毫无规划,二来他们在熟练工人这一条上就更是软肋,就冲着这一条,无论是淮山还是阜头都没法和咱们比。”许阳咕咚和_图_书咕咚灌下一大口茶,“今儿个安书记和沈县长他们都来检查了签约仪式现场准备,我看他们心情都很好,只有曹县长……嘿嘿……”
马通才找了茅蓉,但是茅蓉告诉他这件事情她不好出面。
毫无疑问陆为民是沈子烈的心腹,要不茅蓉怎么会把自己支到这里来,所以马通才打定主意要好好就这件事情和陆为民说和说和,哪怕是能从县里牙缝里挣来一星半点,也算是对乡里有个交代。
“马书记!”陆为民有些讶异地站起身来,“快请坐。”
苏燕青瞪了一眼许阳,这个家伙别看工作了两年,可这张嘴却是管不住,比起才工作几个月的陆为民来,表现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不过话又说回来,像陆为民这样异类,的确也很罕见。
“哦,马书记,您这话可真太客气了,有啥事儿您安排就行了,我哪里当得起麻烦两个字儿。”陆为民也不知道这个滚刀肉一般的双凤乡党委书记葫芦里卖的是啥药。
马通才也知道茅蓉的难处,刚刚和沈子烈缓和了关系,才开始工作,从表面上看沈子烈更是让了一步,桑塔纳也让给了林顺禄,这个时和*图*书候要让茅蓉冒然去找沈子烈说这件事情,的确有些为难,但是这事儿马通才也一样有难处。
“嘿嘿,不好意思,在沈县长那里坐了坐,正好串门过来坐坐。”马通才是个典型的自来熟,两句话就能让人感觉他好像和你是多年的交情,很自然地坐在了许阳让出来的藤椅上,“小陆主任,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件事儿还得要麻烦你呢。”
“你倒是清闲啊,把我们支出去,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享受。”苏燕青好奇的翻了翻书,“这本书你也感兴趣?日本人口气很大啊,据说国内翻译这本是删节版的,石原和盛田昭夫合著的原版还有一些更夸张的章节没有授权对外出版。”
但他马通才作为党委书记都不敢去县里反映,那谁还敢去?曹刚和自己关系倒是不错,可现在县里局面日趋明朗,沈子烈和曹刚关系微妙,要找曹刚去说项,只怕适得其反,所以马通才才想到找茅蓉,茅蓉有难处,才给他出了一个主意看看能不能通过陆为民来反映这个情况。
马通才对于陆为民也并不陌生,给沈子烈当了三个月的秘书,调到这个开发区筹备办之后跑双凤也挺勤的,马http://m.hetushu.com通才对陆为民的印象很深,这样勤勉认真的年轻人不多见,连乡里老罗跟着跑那几天都累得够呛,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就能把河边那一片情况弄得滚瓜烂熟,连带着大河村那片坟地情况也都了如指掌,老罗这样有些桀骜的人都对这个年轻人印象相当好。
见苏燕青进来,陆为民搁下手中的书,含笑问道:“回来了?许阳呢?”
苏燕青走进办公室时,陆为民正兴致盎然地看着手中那本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日本可以说不》。
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矮胖子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哟,都在啊,正好,正好。”
“那去看吧,我都是看第三遍了。”陆为民顺手把书递给对方,“忙完了?”
“那也是跟你学的,一条一款的分析对比,把竞争对手一个一个拿出来剖析,扬长补短,心里自然有数。”苏燕青脸微微一热,连她自己都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变化,从最初两人对话的平静自然,到现在似乎言语间都有点说不出的味道,只不过这种味道除了当事人,就算是坐在面前的许阳也感觉不到。
“哟,燕青,这么有信心?”陆为民似笑非笑地瞥了对和图书方一眼。
“嗯,基本搞定了,签约仪式明天上午在南潭宾馆举行,行署常专员要过来,县里四大班子都要参加签约仪式。”许阳乐呵呵地道:“听说地区里边对这件事情很重视,林耀雄在签约之后,地区可能还会邀请他到黎阳那边去作考察,这是不是有点在挖咱们南潭墙脚的意思在里边啊?”
许阳见苏燕青一瞪眼,赶紧收口。
“日本人有骄傲的资本,不过他们想要挑战美国人,那还嫩了一点。”陆为民吸了一口气,“没有军事力量作为支撑,仅仅依靠一点经济资本就敢夸口,这是在刺激美国人,说难听一点,这是自掘坟墓,不过我觉得这本书对我们国家也有一些借鉴意义,至少日本人敢于说出他们内心的想法,甚至打算捍卫认为属于他们的政治经济利益,这种勇气可嘉。”
“想挖墙脚也得要有挖墙脚的本事才行,地区大概也是想要有这样一个姿态,希望能够更多的外资到我们黎阳来吧?”苏燕青毫不客气地道:“我不认为谁有这份本事能把这个项目撬走!”
可谁都知道这工业开发区的筹建是现在县里头等大事,尤其是沈县长更是看重,而且正在兴头上,这片土地也hetushu.com是县委经过研究之后确定下来作为工业开发区一期启动用的土地,你现在要去想把土地要回来,那不是虎口夺食?谁敢去找安书记、沈县长说这事儿,铁定没戏不说,弄不好还得灰头土脸挨顿骂,谁愿意去触这个霉头?
眼前这对男女让许阳都很有些郁闷,都比自己晚工作,就算是他们毕业于名牌大学,但是似乎两人身上笼罩着的那层特殊气质却不像是大学学习就能带来的,县里各部门也有不少其他重点大学毕业的,也没有谁给自己带来这样的感觉,这份滋味还真有些古怪。
门又被推开来,许阳一头大汗地跑了进来,“说什么呢?哦,是这本《日本可以说不》?借我看看,我到新华书店也没有找到这本书。”
马通才是土生土长双凤人,现在工业开发区一期规划初步确定在了双凤乡临河的河滩地,这块土地部分属于水利部门的河道荒地,一部分属于河滩地,现在县里的意思要统一起来交给工业开发区,河道荒地自然不用多说,可这部分河滩地虽然之前从未有人提及过归属权,但是这河堤一修好,这片土地就是再荒,那也算是一块地,就这样白白被县里收走,让马通才心里百般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