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零七节 动脑子,找软肋

“燕青,也不能那么说,秦磊不是个玩意儿,但也只是代表他个人,毕竟是极少数,至于说派出所查不出来,这也有可能,像秦磊本来就是干这一行的,真要在社会上找人来打许阳,肯定是选了一些平常不怎么露面的,许阳又没有在社会上混过,又没有防备,挨了打头昏脑胀加上紧张,只怕根本就记不清打人者相貌特征,去报案,你也只能说是怀疑秦磊指使人来打了他,又没有其他证据,肯定不好查。”陆为民心平气和地道:“当然,也不排除派出所里边又和秦磊通气的,或者故意庇护的可能。”
苏燕青听得陆为民这般一说,心思微动,而许阳和樊婵望向陆为民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期盼,显然是把陆为民当作了靠山。
“斗?”陆为民啼笑皆非,今儿个怎么苏燕青变得这样激进冲动了,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燕青,你怎么了,许阳他们怎么和对方斗?就算是要斗,那也得讲求方式方法。秦磊不就和_图_书是仗着他叔父是县委副书记么?我想秦海基既然能当到县委副书记自然就不会和秦磊是一类的角色,否则这〖共产党〗的官员素质也就太差了,秦海基要知道秦磊这样做,只怕也一样不答应,至少在表面上他也会制止的,否则他就会背负一些不良名声,作为县委副书记,他会把这里边的得失衡量得很清楚的,不要小瞧了这些人的算计本事。”
“我没那么说,不过燕青你也要想一想,许阳还在政府机关里工作,秦海基是县委副书记,摆在面前的难题很现实,你不在乎,并不代表其他人都能和你一样,谁愿意为了和自己关系不大的事情得罪县委副书记?而且秦磊这种人如果真要耍暗的手段,你还真不好办,你去反映了,他说他是在追求樊婵,也说不上个啥,上边也会认为顶多是一个感情纠纷,至于指使人打许阳的事情,没有证据,不会认可。”
苏燕青大概也是身体内的母性hetushu.com气息被激发起来了,看到许阳脸色苍白,而他女朋友樊婵泪眼涟涟,两人都是一般孤苦无助的模样,这极大的刺激了她体内的正义血气。
“燕青姐,你不知道,秦磊是县委秦书记的侄儿,他们公安局的马局长和秦书记关系不一般,这都是我们单位上有人告诉我的,许阳被从建委里边弄出来,肯定也是因为和我处对象的原因。”眼泪汪汪的樊婵楚楚可怜地道:“单位里不少人都说那秦磊不是个好人,离婚也就是因为他原来的老婆受不了他的打,一趟子跑到广东不回来了,才离了婚,他在公安局里名声臭得很。”
陆为民的分析让一直没有吭声的许阳心服口服,他挨了两次打,虽说是晚上,但是也有路灯光,不过慌乱之间虽然面对面,到了派出所却怎么也想不起对方相貌特征,派出所接警的民警让他回忆,他也只是一片茫然,完全想不起,他提出来的怀疑对象,对方让他拿出证据,不能光和图书靠怀疑,他也是无可奈何。
“燕青姐,那秦磊在社会上有很多朋友,许阳都挨过两次黑打了,呜呜,我实在不忍心看到许阳……”说到这里,樊婵就禁不住哭起来,“许阳去报了案,可是派出所查来查去也查不出什么来,只说没有线索,要不就是说许阳在外边得罪人了,要许阳拿出证据来,这种事情能有什么证据?”
“哼,为民,你这是出的啥馊主意?能这么容易调出去,还能用你说?”苏燕青毫不客气的反驳,“结婚?就算是许阳和樊婵结了婚,那姓秦的就能安分守己了,这纯粹就是自我安慰!弄不好那姓秦的还会得寸进尺,这种人你根本就不能对他有半点软弱,就得要态度坚决的和他斗!”
“哼,秦海基的侄儿就能无法无天?你不和他处对象,他还能王老虎抢亲?”脸涨得通红的苏燕青双拳紧握,似乎找不到什么地方发泄怒气,狠狠的在空气中挥舞了一下拳头才气哼哼地道:“许阳,樊婵和_图_书,你们俩就要在一起,我就不信那个秦磊他敢作出啥事情来!”
“公安局就是蛇鼠一窝,秦磊喊人打许阳,他们能去查么?”苏燕青义愤填膺,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亲自遇见,原来自己也曾经听说过这一类的事情,但是一直以为不过是一些添油加醋之后的东西,没想到今儿个就是亲眼所见,而且就发生自己同事身上,这简直让她觉得无法想象。
“现在许阳要么你就早点和樊婵确定关系结婚,结了婚如果秦磊再来纠缠,就可以光明正大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要么就得你们俩都调出南潭县。”
“得,你们别用这目光看我,我只是有这么一个思路,秦海基混到县委副书记只怕也不容易,他年龄也被不算大,还有上升空间,只要让他意识到如果放任他这个侄儿在外边败坏秦家尤其是他的声誉会对他的仕途有影响,他自然就会考虑怎么作了,当然这得找一个法子或者说管道来做到这一点,对付这些人,也得动脑子,hetushu•com找到他们的软肋。”陆为民知道自己不把话稍稍点明一些,这许阳和樊婵今晚都别想睡安枕了。
“太无耻了!天下居然有这样无聊的人,这是什么时代了,难道还是封建社会解放前不成?谈恋爱处对象是各人自由,谁还能强迫不成?简直太荒谬了,这样的人居然还能在公安局刑警队混到副队长,简直不知道这个公安局长是在搞什么?”气得脸色煞白的苏燕青酥胸急剧起伏,怒不可遏地道:“许阳,你明天就到公安局去反应,我就不信公安局就能包庇这样的害群之马!公安局不管,你就到县纪委去反映,难道说南潭县就找不到一个说理的地方?!如果这南潭县真找不到说理的地方,我们就到黎阳去找说理地方,黎阳地区也管不了,我们就上昌州去!”
陆为民也觉得这事儿不好办,像秦磊这种祸害,手中又有点权力,真还不好对付。
“那你的意思就是听凭秦磊这样胡作非为狐假虎威?”苏燕青言语里边已经有了一些讥讽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