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二十六节 人选

安德健自然清楚自己这个老部下的想法,“〖共产党〗的官是升上去容易降下来难,不,不是降下来难,是根本降不下来,陆为民年轻有为,也作出了成绩,作为一级组织应该拓宽思维方式,不要拘泥于既有的条条框框,改革开放本来就要求我们在具体工作中学会创造和变通。”
“老瞿,可以考虑变通一下。”安德健想了想才道。
这个时候回味过来,瞿峻就觉得秦海基是不是早就有这方面的考虑,如果秦海基也早有打算,只怕在这个班子人选上还得有一番争执。
南潭县科级副科级干部中擅长搞经济的人并不多,作为农业县,工业这一块,大多数都是乡镇干部出身,对于农业这一块也许还算熟悉,但是要谈到招商引资和工业经济这一块,能够上得了台面的,也就寥寥无几了。
安德健的突发奇想让瞿峻吃了一惊,但他立即反应过来:“陆为民这个小伙子相当不错,岭南大学毕业,〖共产党〗正式党员,在学校里http://m.hetushu.com也是校团委干部,难得的是对经济工作很有一套,猕猴桃销售、开发区筹建以及招商引资工作他都作出了相当突出的贡献,在能力上毋庸置疑,不过他刚参加工作只有半年时间,这不符合干部选拔任用原则。”
※※※※
作为县委书记,安德健当然知道干部选拔任用原则,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也考虑过多次,也和沈子烈就这个问题交换过意见。
“老瞿,开发区管委会班子要建起来,但是规模不宜太大,内设机构也不宜太多,现在初期工作只有两项,一个就是规划建设,一个就是招商引资,两条腿走路,尽快拿出实绩向地委行署和省里边证明,所以在这一点上,一切都需要围绕实际成果来,子烈也和我谈起过陆为民这个年轻人,你所说的也有一定道理,看看是否暂时以助理这一类的身份安排,你考虑一下,另外也要让公安局那边考虑,开发区建设是今年县里边和-图-书工作重中之重,我个人看法,派出所建设也要跟上,确保开发区建设顺利推进,必要时可以考虑这个开发区的派出所长进班子,或者由班子成员来兼任。”
而且正如瞿峻所介绍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位置不一样,也需要一个工作经验丰富具有较强协调能力和执行力的干部来推动工作,在这一点上也不能完全以搞经济工作的能力来衡量。
看来陆为民前期的工作的确让两位主要领导都很满意,不仅仅是沈子烈。
和瞿峻交换了一番意见之后,安德健心里也渐渐有了一些脉络,但也仅仅是有了一些粗略的脉络,具体的确定,还需要和沈子烈、秦海基等人商量。
“安书记,你的意思是……”
陆为民对徐兵印象不错,那一日秦磊和自己的争执中,徐兵虽然没有明确干涉秦磊的行为,但是还是保持了相当正义感,作为一个下属能够做到这一点,陆为民觉得已经很难得了,何况有同学关系这层渊源,陆为民也很愿意和http://m.hetushu.com对方密切关系,多个朋友多条路,无论是在那个时代那个环境下这句话都不过时。
安德健的要求让瞿峻颇费思量,回到办公室之后都还在琢磨。
“所以这就是矛盾的悖论,没案子,刑警队就成了伙食团,公安局成了粮食局,只有不断发大案要案,然后刑警队就出马破案捡货,这才凸显公安局战斗力和威势,党委政府才会对你公安局另眼相看,但是大案要案发得多,从另一个角度就说明你总体治安没有控制下来,问题多,老百姓没有安全感,这也说明你公安局基础防范工作没做好,一样有话说。”徐兵口水爆绽,说得头头是道。
“呵呵,徐兵,你这话是违心之言,你在刑警队比不得其他地方,天天都是滚大案,能有机关里这么清闲?”陆为民把泡好的茶递给对方,徐兵也是接过搁在茶几上,顺便打量着陆为民的办公室,“狗屁,如果天天都要上大案,估计局里边局长队长帽子早就给撸了,社会治安这么混乱http://m•hetushu.com,局长还不早就下课了?”
“徐兵?!”陆为民有些讶异地站起身来,一边招呼对方,一边泡茶:“来坐,老同学,怎么今天舍得到我这里来了?”
瞿峻和秦海基也在年前非正式的就开发区建设交换过意见,不过当时并不确定开发区会不会获批,所以没有谈得很深,但是他感觉到秦海基对开发区班子配备很感兴趣。
听完瞿峻的汇报,安德健不太满意,但是他也知道瞿峻基本上是按照自己的意图去甄选的。
或者就是纸上谈兵,真要上了实战场上,就成了眼高手低,这种人也不少。
原本他希望瞿峻能够为他选一个让他比较满意的人选,但是瞿峻提了几个副主任人选他都不满意,换了在其他乡镇当个副乡长副书记也许没啥问题,但是对于以经济建设为核心工作的开发区来说,只怕就难以胜任了,所以思前想后他还是认同沈子烈的观点,可以尝试一下,若是不合适,也可以随时调换。
“如果没有大案要案,哪有你们刑警队的风光,你和_图_书们牛队长还能变成牛局长?”陆为民笑着反问,这个徐兵他上次同学会时刀还没有太注意,口才也还挺厉害。
“老瞿,你觉得专项办那个小伙子陆为民怎么样?”
“变通?如何变通?安书记,我觉得这不合适。”瞿峻虽然对陆为民印象不错,但是在原则问题上却是毫不含糊,在他看来无论陆为民能力有多强,水准有多高,也不过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经验威信等等都不远远不足,虽然作出了一些成绩,但距离要担任领导职务,还远远不够。
“嘿嘿,怎么,没事儿就不能来你这里么?”徐兵满不在乎的道。在公安机关打滚两年,比起在其他行政部门工作见识经历也要多得多,三教九流都要接触,也就练就了这些警察们的应对能力和口才,和在其他单位工作一两年的干部相比,这些人适应能力要强得多。
见安德健如此坚持,瞿峻也知道这位县委书记的脾性,一旦确定下来的事情,便不会轻易改变,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实在太过于敏感,他不能不提醒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