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九节 招揽

“不,也不是,虽然南潭不是达哥的理想投资地,但是我认为丰州达哥可以去考察一下,也许能够入达哥的眼。”
“呵呵,为民,你这么说你达哥难道就不需要考虑投资规模了么?”何铿似笑非笑的打趣了陆为民一句。
“从我刚才说的几方面来说,丰州都具有极佳的条件,可能铿哥也听说了,包括丰州在内的黎阳地区南七县要分出来成立一个丰州地区,丰州会成为丰州地区行署所在地,这也就意味着丰州会迎来一个三到五年的城市市政基础设施周期,所有原来地区所必须要具有的政府职能部门都要从无到有,一个县要成为一个市,城市建设力度不会小,而且根据目前国家日益对贫困地区扶贫政策的变化,加大对贫困地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将会是一个主要方向,这对于堪称全省最贫困的丰州地区来说,这也酝酿着巨大契机,这也是建材行业的契机。”
不过陆为民当然知道对方肯定不可能因为自己这几句话就决定要到丰州投资了,那这位达哥不是疯子就是钱多得没处花的二百五。
“达哥,铿哥,这只是我的一面之词,我想达哥既然想要在这方面做一番事业,肯定也有内行帮手,我的意思是达哥和铿哥不如抽点儿时间,把懂行的带着去丰州考察一番,我相信丰州那边得知消息肯定会是伸开双臂欢迎。”
“不过既然我现在要搞招商引资这和-图-书项工作,自然要对南潭情况做一详细了解,另外也要了解一下目前各行各业项目投资的基本要求不是?”
“没啥意思,达哥是个爽直人,你也知道达哥和铿哥准备搞实业,可手边上啥都不缺,就缺能干事儿能帮我们分担担子的人,有没有兴趣来帮达哥?”雷达直接挑明话题,“别的不敢说,达哥不会亏待你,安家费也好,年薪也好,或者你要来当个股东也行,过来帮达哥一把,怎么样?”
陆为民苦笑起来,“多谢达哥和铿哥的看重和厚爱,我不过是卖卖嘴皮子,哪里当得起达哥铿哥你们的这般关爱,我才从学校里毕业没多久,很多东西都不甚明了,真要让我上阵,那就得露馅。”
雷达脸上露出很郑重的表情,似乎是在掂量陆为民的话,连银根松动这一条件都替自己考虑到了,这家伙还真的有些水平啊。
陆为民略作沉吟之后才缓缓道:“铿哥,我虽然是来招商引资撬墙角的,但是达哥要搞的水泥项目,我们南潭条件不是很好,虽然我也很希望达哥能够砸上几千万在南潭,那我的成绩可就彰显了,今年一年都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了,但是我得实事求是地说,南潭建水泥厂的条件不够好。”
陆为民微微一怔,目光从雷达脸上转到何铿脸上,何铿脸上也是笑意盈面,“怎么样,达哥开口了,为民,有没有兴趣?和-图-书上一次在子烈家里,我就觉得你给子烈当秘书真是耽搁了,可在子烈那里我也不好意思挖他的人,不过这一次是达哥开口,你也没给子烈当秘书了,怎么样?”
“当然,其他因素相对次要,比如销售市场的竞争压力,有没有其他竞争对手,还有就环保要求和廉价劳动力这两个因素对水泥厂的效益也有较大影响。”陆为民很随意的道。
“嘿嘿,铿哥,达哥既然能够毅然从搞贸易脱身来作实业,我想肯定不甘于小打小闹,搞个年产十万八万吨的水泥厂,还不如不搞,葵花坪那里条件很好,但是前提得有充足的资本来投入前期开发,而现在国内银行信贷条件相对宽松,我想对于铿哥和达哥来说,这也应当算是一个利好消息吧?”陆为民浅浅一笑。
“丰州?丰州条件很合适么?”何铿和雷达都对丰州没有多少印象,黎阳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是昌江最大最贫苦的一个地区,从其中分出来一个地区,能有多大的知名度?
雷达和何铿交换了一下眼色,微微点头认可陆为民的这一说法。
“得,你就一句话,行不行,你小瞧你自己其实就是侮辱你达哥观人术,实话告诉你,你达哥这辈子看人就没看错过,你铿哥也一样,否则达哥和你铿哥也不会走到一块儿,表个态吧,达哥等着呢。”雷达摆摆手。
陆为民知道事实上在几年后这里就会被国hetushu.com内最大的建材巨头——海螺集团看中,几次扩建之后将会建成一个年成三百万吨的水泥厂,而现在这一切都还处于尚未开发的原始状态。
“行,达哥没看错人,我还是那句话,达哥这个承诺为你保留,只要你愿意,随时生效。”雷达拍了拍陆为民肩膀,郑重其事地道:“有啥需要达哥帮忙的,打个电话。”
看了一眼同样有些震惊的何铿,雷达望向陆为民的目光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雷达深深看了陆为民一眼,他也知道对方不会这么容易答应自己,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果断的拒绝自己,能够拒绝自己招揽的人不多,尤其是在自己抛出了那样的条件之后,对方甚至连考虑或者具体询问一下都没有就拒绝了,就凭这一点,这个人就值得一交。
“为民,你的下一句话是不是虽然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不欢迎,但是我们南潭还是很欢迎雷总来投资的?”何铿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陆为民。
这个理由听起来相当牵强,何铿和雷达自然难以相信,不过陆为民的确给了他们很深刻的印象,雷达尤其惊讶,“为民,我感觉你好像有什么话未说完似的,是不是有什么不好启口?”
短短几句话就把水泥项目的基本要素概括出来,不但雷达刮目相看,连何铿也是为之侧目。
“为民,我问一个问题,如果这里条件如此好,为什么以前没有建水泥厂?和-图-书”雷达径直问及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达哥,我才工作半年,还没有机会接触。”陆为民挠挠脑袋,前世中自己曾经接触过水泥厂立项,跑过前期,对于水泥厂立项自然不陌生,只不过这个时候说出来,只怕也无人相信。
“达哥,铿哥,现在我的确没法答应你们,我刚到南潭,也想在南潭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这个时候拍屁股就走,既对不起沈县长,也对不起我自己,若是哪一天我陆为民真的觉得呆不下去了,我再来投奔达哥铿哥。”陆为民语气异常诚挚,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
“铿哥,你是考我啊?”陆为民耸耸肩,“我虽然对水泥这个行道不太了解,但是也大略知晓一些基本要素,对于水泥项目最重要的无外乎两个因素,原料和销售市场,这种运输成本占比例较大的产品,要么靠近原料产地,要么靠近销售市场,或者就对交通条件要求很高,而交通条件尤为重要,因为能够同时满足前两者条件的并不多,何况同时也还需要考虑燃料运输这一次要因素。”
“达哥,啥意思?”陆为民没有反应过来。
“嗯,这当然有原因,第一,原来黎阳地区北部六县都有石灰石资源和煤炭资源,所以陆续建成不少水泥厂,基本上每个县都有,有的县还不止一家,虽然这些水泥厂规模都不大,但从总体规划来说,似乎整个黎阳地区就没有必要再建水泥厂了hetushu.com,第二,我刚才说了,葵花坪一带地势崎岖,如果要利用那一带的石灰石,需要进行道路改扩建延伸进去,另外要想利用丰江水运条件,也需要在基础设施上的大投入,这一算下来,投资规模就足以让很多人望而生畏了。”
“呵呵,这事儿说到这里吧,为民,我倒是觉得你对经济工作挺在行啊,南潭这个地方据说也是全省排在前几位的穷县,你觉得在那里工作有意义么?”雷达摆摆手,突然岔开话题。
如果不是偶然相逢,他简直就要怀疑对方是不是专门来针对自己的说客了,好半晌才不确定地问道:“为民,你是不是以前从事过这方面的……”
“继续,继续。”何铿见陆为民停住嘴,连忙示意继续。
“另外,丰州地处南河和淮溪交汇处形成丰江,丰州自古以来就是水陆码头,经过简单疏浚就可以通行300吨以下货船,即将开建的京广铁路也要经过丰州,加上丰江注入长江要流经的鹿山、高陵两县都出产煤炭,亦有内河码头,丰州东北面的葵花坪一带有丰富的石灰石矿脉,正好是水泥厂原料,只不过葵花坪一带地势不平,如果要建水泥厂,先期投入不小。”
似乎对陆为民的言语并不意外,何铿点点头,“说说道理。”
“呵呵,为民,当然不可能,就算是他们邀请我在这里投资建厂也不可能,所以这一次我只是来了解一下昌江投资环境。”雷达也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