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十四节 风向何方

“老马,确定了客人只有十六位?”
“注意到了。”沈子烈瞥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马通才,马通才立即反应过来,两位领导有更私密的话题,赶紧起身离开。
“我不赞同这个观点,东欧出现的问题恰恰是执政党忽视了民众强烈要求改善生活的需求,官僚体制的僵化和腐败的盛行,使得形成一个巨大的特权利益阶层,这样的政权倒台是迟早的事情,我看苏联目前也在一步一步走东欧的老路。”沈子烈摇摇头,“得民心者得天下,而对于我们目前来说,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就是最大的民心!”
庞承斌冷冷地扫了一眼这个在一旁义愤填膺的办公室主任,平时觉得这个家伙挺精明,怎么在这种事情上却似被烧昏了头一般在那里大放厥词?
※※※※
沈子烈很敏感地看了安德健一眼,“安书记,你是指……”
谁都没有想到陆为民就能折腾出这么大动静来,活生生在昌江这个招商引资会上从昌州手上拉出来这么多与会客人,不知道昌州方面会如何着想?
“这十来个客人里哪怕只有一两个能对咱们南潭开发区有点兴趣,也算是一大收获啊。”沈子烈吁了一口气,“不过这昌州方面会不会对咱们这样做有看法?”
被沈子烈这番有些振聋发聩的言语震得一震,安德健陷入了沉思。
昨天晚上他和苏燕青有选择性的拜访了十余位与会客人,基本上都谈得很投缘,对于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来说,现在奢望什么高科技大投资的项目显然不太现实,把邀请重点放在昌州方http://m•hetushu.com面不是很看重的一些劳动密集型且投资规模不大的中小项目上才是正理。
“小姚,大度一点,不管这些客人是对我们昌州开发区现在的条件不满意还是本来他们就不适合我们开发区,才想要到南潭去看,那都并不意味着我们和他们就没有合作的可能性,我们就保持一颗平常心,走,我们去送一送,连这点风度和胸怀都没有,莫不是我们昌州开发区连一个县级开发区都不如?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庞承斌摆摆手,“米主任,我觉得既然省里市里都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说法,说明省里市里也默认了这个情况,这边还是您来坐镇,我和小姚下去和那些要去南潭的客人沟通一下,请他们看了之后尽早回来,输事不输人”
陆为民非常满意。
“子烈,注意到近期报纸上的一些观点没有?”安德健似乎想起了什么,很随意地问道。
于是乎陆为民大获成功。
“安排了,三个小时足够了,另外正好咱们县城规划示意图也立起来了,可以请客人们去看一看,了解一下我们南潭的发展前景和趋势,我已经安排县电视台做好新闻报道,另外也让电视台派人来做好讲解。”沈子烈对这方面还是相当娴熟的,如何挖掘媒体能量来为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造势这也是一个可资利用的手段。
“安书记,那咋办?”沈子烈听得安德健话虽这般说,但是语气却很轻松,心里也就踏实不少。
当陆为民和苏燕青很温和礼貌地出现在锦丰酒和图书店那些个与会客人房门前敲响房门时,没有人吝于几分钟见面交谈时间。
“你觉得怎么样?”此时只剩下两人,安德健的表情沉静下来,显得有些严肃。
“也许只有……可以。”沈子烈眨了眨眼睛,安德健注意到了他的这一表情,“那你的看法呢?”
陆为民白天在会场上表现赢得了很多人的关注,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无论是觉得陆为民嚣张还是不自量力,但是很多人都记住了南潭这个地方,记住了陆为民这个人。
“扣下?凭什么扣下?客人是主动上车的,又不是被强逼上车的,这是我们自己工作没做细致全面,很多客人对我们昌州开发区情况不甚了了,而且对主导产业和鼓励产业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位,投资立项的优惠也是泛泛而谈,你怎么能要求人家必须要留在会场上?”
看见马通才兴奋得发红的面膛,安德健吸了一口烟,将烟蒂捺熄在烟灰缸里。
“我?”沈子烈犹豫了一下,想起陆为民和自己交流时那异常肯定而自信的态度,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觉得只要有利于社会经济发展,就是可以尝试的,我们的改革开放不就是一个不断尝试的过程么?”
姚安实在按捺不住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而且是当着无数上级领导和下级工作人员在打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脸面,也就是在打自己的脸面。
他也看了看这些上车的与会客人,的确如庞承斌所说,没有一个列入了昌州方面重点攻关目标,大多都是一些在产业导向和规模上并不和图书太符合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投资者和项目,这个时候翻脸相对反而显得昌州方面没有胸襟了。
沈子烈脸色平静,但是眉峰微微蹙起也昭示着他对这个问题也感到很棘手,“安书记,前段时间很多方面出来的态度都还说要进一步加强对经济秩序的整治,还有说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已经渗透到了经济领域,造成经济失控的主要原因就是我们主管经济的官员放松了警惕,被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侵蚀了,现在观点变化这样快这样大,但却只是在《解放日报》上发表,其他报刊却没有转载和予以正面评论,不好说啊。”
“但是也有人说,改革开放已经变了味,而变味的改革开放就会导致像东欧那样的剧变,共产党就有可能丧失政权。”安德健淡淡的道。
“那个皇甫平不简单啊。”沈子烈注意到这个皇甫平也是陆为民提醒他的,当然他也有意识的把皇甫平的那篇《作改革开放的领头羊》推荐给了安德健,看样子安德健对这一风向也相当关注,才会有这话。
“嗯,尤其是那篇《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立意深刻,直透人心,把一些相当敏感的核心问题都挑了出来,我记得其中有一句话说得很值得探究,计划和市场只是资源配置的两种手段和形式,而不是划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标志,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这个观点在十年前,怕就要永世不得翻身呢。”安德健又点燃一支烟,吸了起来,“这样深刻犀利的文章也可以在《解放日报》上出来,说明什么和_图_书?”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考虑昌州方面该怎么着想了,而是要考虑怎么来把这拨客人接待好。
几个与会客人去南潭参观考察说明不了什么,绝大部分与会代表还是在会场上和己方的人热烈交谈。
安德健含笑瞅了一眼沈子烈,“子烈,能没意见么?我现在都还忐忑不安,没接到上边电话,也不知道是上边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估摸着这事儿迟早要捅出来,咱们这是在虎口抢食,换了个心胸宽广的领导还好,若是个斤斤计较的,嘿嘿,省领导那里肯定少不了告我们的状了。”
“米主任,您瞧瞧,黎阳那边就敢公开在门口拉人,据说是要去考察参观他们南潭县那个啥开发区?这叫什么事情?要不请公安局来人把他这辆车给扣下!”
看见沈子烈陷入了沉思,沈子烈轻轻叹了一口气,自己在听到陆为民这番观点时,不也是和安德健现在的心情一样?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不过是邀请而已,来不来的决定权在这些与会客人那边,顶多说我们不地道罢了。省里真要批评,那也有地委行署扛着,我相信这点责任,地区还是帮咱们扛得起的。”安德健很自信的摆摆手,“咱们按照咱们的干,别管那些后事儿,子烈,城关镇这边卫生打扫已经安排了吧?”
“庞主任,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客人被他们拉走?”姚安真的有些气急败坏了,若是真的被陆为民把这些客商带到南潭去考察,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责任就重了,可他现在也的确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应www•hetushu•com对这个问题。
米启明脸色一连几变,沉吟半晌,最终还是认同了庞承斌的观点。
安德健和沈子烈接到陆为民传递回来的消息时,从昌州出发的旅行车已经在路上了。
会议室的陈设显得有些老旧,两台吊扇遮住了一些灯光,让整个会议室光线变得有些斑驳。
“嗯,《解放日报》。”安德健点点头,沈子烈是宣传口出来的人物,自然对这些媒体风向很敏感。
“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中央不对这个观点予以明确的说法,只会导致思想混乱,耽误发展。”安德健摇摇头,“不过在这个问题上要做出一个明确的回答,无论是谁,都不容易。”
晚上的三个多小时成了陆为民最为繁忙的时段,频繁的穿梭于锦丰酒店各个楼层的房间中,拜访谈话时间从三分钟到十五分钟不等,成果也是颇丰。
“对,十六位客人,但是为民说准确算是十二拨人,有四位是带了随从,其中港商有两位,台商有三位,其他都是来自京城、江苏、浙江、福建、岭南的客人。”马通才都能把陆为民在电话里的话倒背如流了,陆为民这小子一去昌州就能给自己弄出这样大一个动静来,也不枉自己给他开这样大一个绿灯,这小子的确有两下子。
苏燕青也认同陆为民的观点,但是也并不代表他们就只把目光放在那些最合适的投资商身上。
早上登车前往南潭考察的客人,基本上都是有了一些意向的,而且在陆为民看来,即便是这一次谈不好,只要能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也算是为日后继续合作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