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二十七节 丰州张天豪

当雷达很高兴的结束了他和张天豪的会谈来邀请何铿和陆为民一起吃饭时,他并不知道何铿的心思已经早就不在这里了,倒是陆为民十分高兴地接受了邀请。
这两年里丰州县每一次人事调整都要经过相当艰苦的纠缠,弄得连丰州的干部自己都觉得像处在两艘巨轮之间的小舢板,小心翼翼的走着平衡木,稍不注意两艘巨轮的碰撞就能把你小舢板给挤压成齑粉。
“坐吧,为民,别管雷达,他是京里人,来昌江投资搞实业,能没有一点把握?”何铿笑了笑,“葵花坪这个水泥项目他志在必得,当然要去争取更优惠的条件。”
陆为民知道自己的一些过于超前的见解已经引起了对方的一些怀疑,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他倒是可以解释,“铿哥,其实这也不难分析,苏联那边情况一直很受人关注,昔日我们国家的老大哥,现在走到现在这一步,不少人都为之扼腕不已,按照目前的情形,苏联解体将不可避免,而一个国家的解体伴随着的肯定是政治经济的混乱,这是必然的,像苏联这样的国度,本身拥有相当丰富的资源和厚实的工业基础,只不过是由于体制造成了其现在悲剧,其价值依然存在,混乱中也可以说就会成为一种契机。”
他在苏联生活了这么多年,中国人特有的悟性加上豪爽大方,让其在苏联那边建立了相当厚实的人脉关系,乱世蕴藏hetushu.com机遇这句话绝对不假,但是作为一个华人你想要在苏联那边掘金,却不那么简单,纵然有过硬的人脉关系,但也需要考虑其中风险。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本来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招商引资活动,怎么越传越变味了,就成了我们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去挖墙脚了?”陆为民也故作无奈的苦笑着回答对方的好奇。
丰州特烧是黎阳地区名酒,在全昌江也颇负盛名。度数高达68度,其醇厚火辣,特别适合北方地区,在华北和东北地区很受欢迎。
“张县长这番话让我茅塞顿开啊,先前我还真有那么一丝半缕的歉疚感,现在我心里是坦然了。”
“呵呵,我不过是被雷达拉着投了两百万,凑个趣而已,没指望这个能赚多少。”何铿哑然失笑,若有所思地道:“为民,你可知道,上一次你和我在一起时提醒我的事情,至少让我在汇率方面避免的损失就不止一两百万了。”
一个小时对于何铿来说几乎是转瞬即过,心情的起伏随着陆为民的话语而翻滚,这个时候何铿已经无暇去多想其他了,陆为民提出的一些想法让他内心禁不住跃跃欲试,选好合作者成为一个最佳途径,很多东西你不尝试怎么知道会不会成功?
果不其然,雷达只是笑笑不语,看到陆为民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才有些无奈地道:“为hetushu•com民,这事儿我有考虑,不过前期需要考虑的问题更多。”
虽然比不得五粮液、泸州老窖和山西杏花村这样的品牌,但若是要论品质,并不比那些所谓国酒名酒差多少。
张天豪言语里透露出一种浓郁的自信感,手掌一挥,很有点底定江山的气势。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何铿话里有话,似乎是在点醒自己,雷达来历和背景都不一般,陆为民也隐隐有些感觉。
和张天豪一道的除了丰州县副县长谢传忠外,还有县府办主任和葵岭镇党委书记、镇长几人,这几人都是唯张天豪马首是瞻。
陆为民来了南潭快一年了,而且现在在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这个位置上,接触人不一样,对于黎阳地区的政情也有所了解了。
何铿眼睛微微眯缝起来,他就是想要听一听陆为民在某些方面的观点,这两个月里他回到苏联那边结合着陆为民的一些判断,越发心惊于陆为民的观点精准,尤其是对几个政治人物的分析可谓一针见血,而陆为民上一次并不算隐晦的建议也让他怦然心动。
苟治良是从丰州县一个乡革委会副主任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角色,绝对称得上是丰州县的土霸王地头蛇,但是张天豪却只用了两三年时间就在丰州县站稳了脚跟,而且还能与苟治良分庭抗礼,其手腕也可见一斑。
只不过交浅言深,虽然雷达对自己很看重,http://www.hetushu•com但是毕竟自己和他也只有几次交道,要真正成为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还有待于时间的考验。
陆为民无奈地摇摇头,正欲再说,却见一名身着衬衣的男子走进来在雷达身旁弯下身来,“雷总,张县长他们来了。”
“太谦虚了,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两个月听说引进了好几个项目,让我们这些周边兄弟县都是压力倍增啊,这也应该是那一次会议的战果吧?”
加上苟治良和张天豪在工作中许多观点也不尽一致,这就导致了两个人在工作中少不了磕磕绊绊。
陆为民心中一凛,虽说苏联通货膨胀厉害,卢布贬值,但是就这么两个月时间,避免汇率损失就有一两百万,何铿究竟是在做什么生意?
“丰州张县长?张天豪?”陆为民也知道这位张县长,也许很快就会变成张市长甚至张书记,丰州县改市,成为行署所在地的县级市,看来雷达和这位张县长关系不一般。
苟治良与地区行署专员尚权智关系密切,而张天豪是地委书记夏力行一手从地委办副主任提拔成为地委副秘书长,然后半年时间不到又直接搁在了丰州县长位置上的。
丰州县的情况和南潭不太一样,南潭是比较典型的党政搭配班子,强弱明显,至少在现在安德健的地位还不是沈子烈可以挑战的,正因为这样党政一把手影响力差距明显,反而使得班子较为稳定团结。
m.hetushu.com别想太复杂,我正好这两个月有几笔生意集中交割。”何铿似乎看穿了陆为民内心的想法,“不过为民,我倒是真有些想不通了,你怎么对苏联那边的局势了解如此深刻透彻,比我这个一直在那边转悠的人见解都还要入骨三分,我真是想不明白,难道这个世界真有天才?还是你有其他门路了解那边情况?”
相反在丰州县却完全不同,丰州县委书记苟治良和县长张天豪之间的关系不睦是全地区都知道的。
“在我看来昌州方面也大可不必自怨自艾,作为咱们全省首屈一指的开发区,几个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的项目失去,而且是让给了咱们全省贫困地区,这怎么也算不上是坏事,如果这一教训能让他们引起他们的重视,这也可以算是一件好事吧?”
“铿哥也才从苏联回来?就为这个项目?”陆为民知道何铿对这个项目本来兴趣并不大,但是雷达出面相邀,只怕何铿也不好推托,“不过这个项目前景的确很好,十年之内这个项目都将源源不断的提供丰厚的利润,铿哥若是入股,就只管分红分得手发软吧。”
眼前这个阔嘴浓眉的男子口才甚好,很善于从不同角度来分析看待问题,是个很有城府的角色。
国字脸,浓眉圆鼻,略略有些发青的脸颊,很有一点不怒自威的气势,看得出来张天豪是一个谈锋很健的领导,而且伴随着话语也有不少手势来加强语气,很http://m.hetushu•com富有感召力。
“小陆,其实这不是坏事,从某个角度牢牢看对于昌州来说也许是坏事,对于南潭来说却是天大的好事,而且你作为南潭开发区管委会负责招商引资的干部,当然要在规则范围之内不惜一切代价达到目的,这当然无可厚非,而且应该给予表彰。”
“嗯,请他稍候,为民,我还要和丰州张县长见一个面,一个小时左右,你们俩坐一坐,晚上一起吃饭。”雷达站起身来和二人打了招呼,就在自己的下属陪同下迎了出去。
“陆为民?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张天豪眼睛里泛起一抹异色,很热情的伸手过来和陆为民握了握手,“我有印象,对了,上次听到省计委一位同志到我们丰州来调研时提起过,昌州招商引资会上,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挖了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墙角,就提起过,呵呵,后生可畏啊,据说这让昌州那边大失面子,连昌州市的一位副市长都挨了他们市委书记的批评。”
“呵呵,小陆太客气,说来我还要感谢小陆为我们丰州牵线搭桥呢,若不是你在雷总面前推介我们丰州,雷总也不可能知晓我们丰州葵花坪这个旮旯角落,现在雷总打算投资在我们丰州葵花坪兴建一家水泥企业,这对于我们丰州发展大有裨益,所以我得好好感谢一下小陆,待会儿我要专门敬小陆一杯酒。”张天豪很大气的一挥手,“今天我们喝丰州特曲,尝尝我们丰州特制烧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