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二十八节 弦外有音

这个人很善于驾驭局面,席间的谈话基本上是跟着对方的言语方向在调整,当然这可能和雷达的刻意克制和何铿的心思不属有关,但是得承认此人在控制力上有一手,至少能让大家在不反感的情形下随着他指挥棒旋转。
“俄国人对我们华人从来没有好感,你不是与虎谋皮?”雷达也对那边情况有所了解。
“这种偏见很大程度制约了外资进入内地,尤其是我们这些偏远地市。但是也不容否认我们地方上相当程度上存在着这种权大于法的现象,要破除这种痼疾,需要坚持不懈的普法,而更为关键的则是党委政府需要率先垂范的尊重法律。”
饭后张天豪并没有像其他地方官员一样安排雷达和何铿等人继续活动,只是礼貌的邀请了一下,在雷达和何铿婉言谢绝之后,便很潇洒的道别离去。
“还有和果农的收购协议,华美方面也觉得南潭在普及法律契约意识上做得比较好,一个具有较强法律契约氛围的环境也许我们感觉不到,但对于港商和外商来说却意味不一般,尤其是这些对于内地情况还不熟悉的外商来说,一个相对健全的法制环境在他们看来就是财产安全的保障,就更为看重。”既然挑开了,陆为民也就放开来说,“在这一点上,南潭有意识的先走了一步,但实事求是的说,还差得很远,或者说距离外商所希望的那种状态还天差地远,只m.hetushu.com能说是矮子里边拔高罢了。”
雷达狐疑的目光在何铿脸上搜索,良久才缓缓道:“是不是为民又和你琢磨出啥事情来?”
“张县长,尚专员在华美集团签约仪式之后总结了一个原因,说是细节决定成败,认为是我们南潭方面在细节做得更好,所以击败了洛邱。”陆为民含笑解释道:“具体来说,我的感觉是华美集团对于像土地价格、税收减免这些方面反而不是太敏感,只希望和其他落户项目获得同等待遇,并没有提出其他特别要求,但是他们特别重视一些我们很多地方政府不太注意的地方。”
张天豪注意到陆为民并没有说南潭哪些方面比洛邱强,而是用了很委婉的一些言辞来突出南潭与竞争对手的差距,也没有半点炫耀或者批评竞争对手的意味,如此年轻却无娇骄之气,这份城府底蕴不简单,难怪能有这番造化。
“与虎谋皮这个说法稍稍过了一点,勉强算是火中取栗吧。”何铿眼中闪动着幽暗的光泽,“为民说得对,想吃独食当然不可能,但是如果能够和他们中的某些人利益共享,甚至他们占大头我占小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俄罗斯人有一个心理特性,那就是别人休想比我生活得更好,所以我取小他们占大正好可以满足他们的这种心理欲望。”
张天豪对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和_图_书状况很感兴趣,在饭桌上问了不少问题。
“风险大,收益才大。”何铿幽幽地道:“可惜为民这小子不肯出来,要不我也真想带他去那边,为民判断苏联崩溃在即,俄罗斯经济体系也会有一个大变化,如果提前去准备,也许能捞到一些好东西。”
在自己这个最要好最过硬的朋友面前,何铿不想隐瞒什么,有些事情本来也瞒不了人,“嗯,为民这小子嗅觉太灵敏了,眼光也不一般,说天才也不为过,上一次他帮我分析了一下莫斯科那边的情况,我觉得很有些道理,这一次他断言可能苏联撑不久了,卢布可能会出现大幅度贬值,另外他还给我提起了几个很重要的人物,嘿嘿,其中有一两个我恰恰能拉上关系。”
“的确如此,我在黎阳地委办工作的时候也接触过一些外商,他们中很多人对来我们内地投资一直持有一种戒惧心理,虽然内地很多优势都是沿海地区无法比拟的,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在内地投资,总觉得内地我们共产党的干部就是青面獠牙,他们在内地的财产政府掌握着生杀予夺的大权,完全没有法律。”
“都说打铁需要自身硬,我们有些地方党委政府自己就说不起硬话,背后就被人戳脊梁骨,你党委政府自身就在乱来,不尊重法律,不遵守法律,什么事情凭一己好恶,凭感情用事,随意干涉司法行政,你怎么要求别的人奉和图书公守法?外来投资者看见这些现象他们会作何理解?”
“是没事儿,这边的事情有你在能有啥问题?我在这不在这没啥影响。”何铿笑了笑,“你做你的实业,我干我的本行。”
何铿摇摇头,脸上的神色却是沉郁复杂,“没事儿,不过我明天就回北京,我得尽早回莫斯科。”
“比如原料品质,因为华美是作食品外销出口,产品一般是面向欧美日等国,这些国家食品检测机构对食品违禁成分检测很严格,这也要求食品原料从源头上就要有控制,而这一点南潭做得相对比较好,农技部门对果农农药和化肥使用都有专门培训,这也是南潭当初考虑到南潭猕猴桃品牌已经打出了名气,需要特别加以保护而作的预防性措施,没想到对于华美集团来说却也正好让他们感到十分满意。”
“这边的事情你定了就行,为民刚才也给我建议,这个项目投资规模如此大,完全可以请丰州政府方面协调银行贷款,我想你也应该有这方面的想法,目前银根松动,利率也不高,这个项目也符合丰州方面的发展愿望,前期我们投入的时候就可以考虑中期建设贷款,尤其是码头建设资金完全可以依靠贷款来解决。”何铿建议道:“就算是为民这小子不肯来帮你,你也可以和他多联系,我总觉得这小子在搞这些方面就是一个天才。”
在张天豪面前陆为民并没有多少拘束感,并www•hetushu.com非自己直接领导,而且自己也是以雷达的朋友身份出现,所以说起话来陆为民也就显得恬淡自若,但在张天豪和薛大均等人眼里都是对陆为民的这等表现颇为看重。
看到奔驰560消失在黑暗中,雷达这才把目光投向何铿,“我看你今晚一晚上都是神思不属的,有心事?是不是那边生意出啥问题了?”
雷达吃了一惊,“不是说好等这边项目敲定签约之后再走么?什么事让你这么急着回去?你不是说没事儿么?”
雷达目光沉凝下来,“何铿,这事儿你要好好琢磨一下,苏联那边不是我们国内,现在正处于混乱崩溃的边缘,就算是你有些人脉,但是要掺和进去,风险很大。”
张天豪一边吃菜,一边却很认真的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陆为民也大致介绍了南潭开发区运作模式和发展情况,当谈到华美集团已经签约落户并开始进入实质性的建设阶段时,张天豪脸上也露出一抹笑意。
不过在离开之前倒是专门拉着陆为民的手说了几句,很慨然的表态,让陆为民如果在南潭工作不满意愿意到丰州来,他无上欢迎。
至少自己在对方印象中不算差,何况张天豪也算是黎阳政坛上一个颇有名气的角色,到丰州工作两年时间就能与从丰州土生土长成长起来的政坛强人苟治良分庭抗礼,自己没点本事,光是靠夏力行的支持那也是天大的笑话。
“从人治转变到和-图-书法治,关键还是干部队伍素质的提高,而干部队伍素质的提高不仅仅只能靠道德约束和素质培养,更重要的也要有一个刚性的监督机制来实现,要敢于对那些不良风气和违法现象采取动作,不必讳疾忌医……只有这样才能营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
“那这边……”雷达皱了皱眉。
“小陆,听说当时洛邱也是想尽千方百计搭上华美集团,希望华美集团能够把项目落户洛邱,甚至开出了土地价格在原来基础上在下浮百分之三十,这可是一个相当具有诱惑力的条件,没想到华美还是落户南潭,让洛邱很是难堪,在我看来论条件洛邱比你们南潭要好不少,起码交通条件要好得多,距离省城也要近得多,小陆,就你的感觉,华美之所以选择南潭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陆为民总觉得张天豪这番话里有些弦外之音,虽然听起来的确是义正词严,但直觉告诉他张天豪话有所指,只不过他的确不知道张天豪的话语里其他含义,不过从字面意义理解,张天豪的话很有水准。
丰州特烧劲儿很大,即便是陆为民都觉得有些烧喉,看得出来张天豪的酒量很大,席间众人几乎是一人一杯,而且对敬他酒者也是来者不拒,但都要求每杯一口干,这让陆为民也是咂舌不已。
张天豪一边吃,一边侃侃而谈,言语间如风行水上,却是犀利无比。
甭管对方是不是礼节性的邀请,陆为民心里都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