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节 都不简单

后来当欧洋机械提出一系列要求较高的条件时,本来就对欧洋机械不满的吕玉川断然拒绝,只不过陆为民一直希望能和欧洋机械谈拢,所以仍然保持接触,这使得吕玉川可能对自己有了一些看法。
“为民,沈县长对这个项目怎么看?”
陆为民心中微微苦笑,从现在情况来看,南潭开发区的发展趋势的确不错,但是这是建立在其他地区都还没有开发区的前提下。
曹刚对自己不满陆为民心知肚明,从自己担任这个开发区主任助理开始,曹刚就对自己不待见,但他并不担心,只要工作上拿得起来,他曹刚拿自己没辙,他虽然是常务副县长,但是并部分管开发区,而他上边还有沈子烈和安德健,但是吕玉川不一样。
一直听到陆为民明确表示停止了与欧洋机械方面的接触,吕玉川的表情才变得稍微好看了一些。
吕玉川脸色有些难看,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项目的问题实质,马通才最初兴致盎然,但接触两次之后就态度暧昧了,正好到党校学习,这个烫手山芋就交到了陆为民手中。
※※※※
启天纸业据说是从昌江最大造纸企业——昌州造纸厂出来的几个人合伙在洛门承包了洛门造纸厂搞起来的,在洛门市已经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企业,这一次希望到南潭来投资建厂。
只不过这番说法陆为民只能藏在心中,表面上还只能点头称是。
至于启天纸业这个项目,是曹刚介绍到开发区来的项目。
怕陆为民还没有听明白,吕玉川和_图_书又有些画蛇添足的添了一句,“人大是监督机关,对于涉及县里国计民生的事项拥有监督权和审查权,我们必须要学会尊重人大的决定。”
陆为民也知道吕玉川怕是为这个项目头疼不已,他已经觉察到了这个项目背后支持者的能量,连沈子烈在听了自己提出的担心之后依然不敢正面反对,遑论吕玉川。
曹刚也和陆为民打过两次招呼,要求尽快推进启天纸业在开发区投资建厂的谈判,陆为民也向曹刚介绍了谈判中遇到的问题,但是曹刚并不接受陆为民的解释,这让陆为民也很是无奈。
陆为民心中一沉,该来的始终要来,看样子这个启天纸业很有些来头啊,曹刚这样不遗余力的替这个启天纸业吹号,这中间决不仅仅是简单的招商引资上项目那么简单。
但是良心告诉他在这个项目上一旦松口,可能就要带来巨大的环保灾难,尤其是对下游的丰州来说,这个问题会更严重。
陆为民在吕玉川面前也不掩饰,坦提出自己的担心。
“对了,为民,启天纸业这个项目怎么一回事,我记得是和太和食品、远达钢丝项目一道来谈的,为什么太和食品和远达钢丝项目都已经基本谈妥了,启天造纸项目还没有进展?还是为了碱回收的问题?”吕玉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眉头皱起来,就像牙疼一般呲着牙问道:“曹县长都问了我两次了,你对这件事情究竟怎么看?”
“吕县长,启天纸业这种造纸企业到南潭开发和*图*书区来建厂我个人不是很赞同,造纸行业的污染问题是一个老大难问题,我不认为启天纸业可以解决得好,所以我在和启天纸业接触的时候谈到了碱回收系统的问题,对方负责人语焉不详,或者干脆就避而不谈,我很担心这一点。”
“吕县长,我知道启天纸业很有影响力,而且按照他们提出来的规划投资规模也很大,对解决劳动力就业也大有帮助,加上可以利用我们本地的麦草和芦苇资源,看起来是一个福泽一方的好项目,但是光是废水排放这个问题我觉得就足以抵消这个项目带来的一切好处,我们南河地处丰江上游,如果造纸厂在这里建起来,就目前的治污工艺和投入规模,我可以断言这个项目生产规模越大,对企业下游的污染就越大。”
吕玉川慢条斯理的一边品着书桌前的香茗,一边不动声色地道:“当然,你的意见也有一定道理,就现在造纸行业治污工艺并未彻底过关,运行费用也很高,投入产出比可行性有多大,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光是我们政府自己一家就要做出决定,不够严谨,是不是可以考虑专业权威部门进行评估,然后再请一些监督部门对这个项目进行论证,以消除外界群众的质疑。”
见陆为民一脸受教的神色,吕玉川脸上表情也生动了许多,点燃一支烟,慢慢吸了起来,“为民,开发区发展是一个长远的规划,我们现在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很大,财政压力也很大,不能为了一时的风光而过和图书分开口子,也要为今后几年的财政着想,这一段时间我们南潭开发区的名气逐渐打出来了,陆续有不少企业来咨询情况,我估计到年底今年的任务可以超额完成。”
陆为民若有所悟,先前吕玉川的一番话让他心有些发凉,如果吕玉川也支持这个项目,那就危险了,他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对开发区项目落户拥有很大话语权,尤其是在马通才不在的时候,他就可以直接代表开发区管委会,但是吕玉川后续的话语却又让陆为民内心深处生出一丝希望。
“为民,启天纸业这个项目恐怕还是加快磋商谈判进度啊,不管这个项目怎么样,它毕竟是项目,我们南潭开发区对于大型项目是欢迎的,要把这个态度摆足,你明白我的意思么?如果项目本身可能存在污染风险,那么我们可以要求其在环保治污的措施跟上,确保其风险降到最低,但是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其存在环保压力就拒绝,这会对来我们开发区投资的企业带来不利影响。”
可是现在曹刚催得这样紧,这都在其次。
如果历史大势没有改变,明年二月之后,全国上下都会节伟人南巡的东风刮起一股兴建开发区的狂潮,到时候南潭就会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如果不抓紧时间趁着这几个月加快建设和引资速度,只怕到后来南潭开发区就会泯然众人矣。
见陆为民若有所悟,但是还没有完全明白,吕玉川笑了笑,“为民,人大林主任对你很欣赏啊,啥时候你也要去多和*图*书拜会一下林主任,对你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林主任可是第一个表态赞同的。”
吕玉川对自己一直比较支持,而且是自己直接顶头上司,可以说马通才到党校学习期间,吕玉川也对自己很放手,这也许与安德健和沈子烈的授意有关系,但是吕玉川本人也的确对自己很器重,自己的几个意见他都给予了大力支持,不过在欧洋机械这个项目上,自己和吕玉川有些意见冲突。
吕玉川一直觉得欧洋机械项目规模不大,而且欧洋机械的常务副总欧振国态度倨傲冷淡,吕玉川参加的两次谈判中一次迟到,一次没有接触实质内容,只是要求南潭方面提出的优惠条件,这让吕玉川相当不满,以至于后来吕玉川就不再参加和欧洋机械方面的谈判。
陆为民心中也叹了一口气,看来欧振国这个家伙伤吕玉川的自尊不轻,否则吕玉川不会如此反感欧洋机械。
“为民,我知道你的心情,咱们开发区的确需要项目落户资金进入,但是咱们也不能捡在篮子里就是菜,欧洋机械虽然听起来挺有名气,但是它提出来的在咱们南潭的项目不但规模小,而且要价高得异乎寻常,这是典型的持币自重,如果我们同意了他们的条件,那么我们怎么向其他来落户的企业解释?后续企业进来我们是不是也一样要满足这种无理要求?”
照理说吕玉川再怎么也是副县长,对于能来自己县投资的企业即便是条件谈不拢,也不会如此反感,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对这个欧振国如此腻歪和_图_书,以至于半点也不想和对方再接触。
吕玉川这个时候真有些后悔兼着这个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职务了,不过想想即便是自己不兼着这个职务,就凭分管领导这个身份一样也躲不过,还是得面对现实。
吕玉川并不在乎曹刚,沈子烈和曹刚不和也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这个项目却不是曹刚那么简单,自己也接到了上边领导打招呼,而且是颇有分量的领导打招呼,这让吕玉川也是大感棘手。
这个项目连自己向沈子烈汇报过之后,沈子烈也很罕见的没有明确表态,这让他就觉得多了几分异常。
吕玉川已经算是不错了,既能对自己放权,而且有什么事情也能积极支持自己,除了欧洋机械这个项目外,其他后续几个项目来洽谈吕玉川都很热情。
“你知道就好,曹县长我不说了,但是吕县长可是一直对你很看重的。”苏燕青若有深意的提醒了一句,站起身来,“我走了,你好好休息一下,记住日后不要喝这么多酒,爱惜自己身体一些。”
“沈县长只是说对这个项目要深入了解,综合评估,尤其是要对它的环保设施进行严格分析评估,做到既要热情欢迎外来投资,又要严格依法依规进行审批。”
这个项目前期一直是马通才在接洽,但是马通才到党校学习之后,这个项目就暂时搁置下来,陆为民和启天纸业与启天纸业负责人接触过两次之后都没有谈到一条路上,陆为民索性就搁置了与对方的谈判。
专业权威部门?监督部门?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