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二十九节 情愫

“燕青,可不兴这样吓人,我舌头险些就起泡了。”陆为民一边哈气,一边呲牙咧嘴。
“你今天上哪儿去了?下午就没见你人。”苏燕青身上T恤风格简洁雅致,一个带着红军帽的格瓦拉头像在胸前浮动,随手拂弄了一下额际发丝,挺拔茁壮的胸房因为这一举手让少女的清丽的气息里顿时多了几分成熟女性的柔媚,看得陆为民目光也是一呆。
陆为民回到南潭县委大院门口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奔驰560也并不能解决丰南公路的颠簸程度,一路的晃荡让他的胃有些难受,丰州特烧酒劲儿这个时候才开始膨胀起来,这让他有点想吐。
“燕青,我说了,要看长远发展,南潭缺乏工业基础,机械制造业是最能够带动就业和拉动财税增收的产业之一,而且一旦发展起来,很容易形成协作配合的集群效应,还能锻炼培养出一大批技术工人,其产业链的延伸性也很强,而不像有些产业的上下游产业链短,很容易形成恶性竞争,所以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当然也许我的看法有些片面,领导们有领导们看问题的角度,你也一样。”陆为民摊摊手,似乎有些无奈地道:“实在不行也就只能作罢了。”
“为民,我看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固执己见,我看不但曹县长对你很不满意,认为你对启天纸业项目这个重大项目态度冷淡,吕县长也对你这样屡次三番的拂逆他的意思去和欧洋机械方面谈判很不高兴,你要注http://www•hetushu•com意自己的身份。”
看见苏燕青身影在旁边忙乎,陆为民内心深处没来由的涌起一阵复杂的情绪。
陆为民悚然一惊,目光落在苏燕青脸上,沉吟半晌,才缓缓道:“我知道了。”
苏燕青替他扭了一把毛巾递给他,陆为民擦拭了一把脸,清凉的毛巾让他精神好了不少,苏燕青又替他泡了一杯热茶。
苏燕青对自己有好感,他大略能感觉到,问题在于对苏燕青的感情却很复杂诡谲,连他自己也不确定自己对苏燕青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和苏燕青在一起的确很轻松很高兴,很多事情两人观点一致,甚至自己一句话对方就能心领神会,这种默契程度连陆为民都觉得太过于微妙了。
“秀色可餐也是古语,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若是男人只喜欢看东施,那说明这个社会的心态就被严重扭曲,就是一个疯人院了。”陆为民摇摇头,“换了古代,要追究也是追究你们女性的责任,你们不该生得这样漂亮,不该打扮如此时尚,这是变相诱惑!”
这几个月里,除了在南潭外,对方还在洛门和昆湖都考察了投资环境,但是也许是项目规模太小以及要价太高,所以一直并没有能敲定,以南潭的条件,也许是欧振国最后万不得已的选择。
陆为民已经去昌州和欧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常务副总裁欧振国谈过两次了,这个欧振国有着浙江人特有的机敏,也有江http://m.hetushu.com浙商人特有的狡谲机变,是个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在和自己谈条件的时候也是要价很高,显然南潭也不是他心目中最中意的选择项。
看见陆为民有些踉跄的身影,苏燕青稍一犹豫还是大方的扶住对方的胳膊:“算了吧,你还是别逞能了,走吧,我送你回去,反正也不远。”
“能走么?”苏燕青并没有想到自己忙碌身影引来陆为民的无限思考,将扫把和撮箕放回到门卫室时,苏燕青已经是忙出一身香汗。
“说错了,燕青,这可不是我有啥封建残余流毒,只是就事论事而已。”陆为民吹了一口热茶,抿了一口,“欧洋机械那边情况怎么样?”
“没问题,谢谢你,燕青,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出丑,却被你遇个正着。”陆为民觉得自己头还是有些发昏,不过吐了之后,心里的烦恶感已经消除了许多了,“我能行。”
苏燕青在说这番话时眉宇间多了一份担心,语调也放低了不少。
“谁让你眼睛不正经?”苏燕青瞪了陆为民一眼。
可以说这个项目一直是他最看重的项目,欧洋机械是江浙地区通用机械零配件生产的知名企业,首度进入昌江建厂,如果能到南潭投资建厂,那就是一个了不起的突破,哪怕投资规模并不大,但是只要有了这样一个开端,要吸引和说服其他制造产业来南潭落户,那就要容易得多。
呕吐物浓烈的酒臭味熏得苏燕青几欲晕倒,她还从和_图_书来没有做过侍候人的事情,而且是一个喝多了酒的男人,可是这在县委大院门口,吐了这一大堆,如果不管,保不准有人知道了就得对陆为民指指戳戳。
“尽我们所能吧,但是对方要价的确比较高,还有县里领导在这个问题上好像也不太认可。”陆为民摇摇头。
苏燕青不屑一顾的撇撇嘴,“为民,你这种大男子主义心态就说明你的思想中依然充斥封建残余思想,难道岭南大学四年都没能把你脑子里这些残渣余孽洗涤干净?”
回到自己房间,陆为民很想一下子躺倒在床上,但是苏燕青还在,他只能强打精神坐在藤椅上。
“燕青,歇一歇吧,你再这样下去我真不好意思了。”陆为民实在忍不住了,“你看你一头汗,给自己也倒杯水。”
苏燕青看陆为民模样已经好了许多,忙乎了这么久她也的确有些口渴了,这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不过陆为民这寝室里除了一个茶盅外,就是一个漱口杯,这让苏燕青也很是不适应,她还从没有用过别人的口杯喝水,倒上水之后才意识到了这一点,只好假意捧在手上却不喝。
一口气吐了个干净,陆为民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这才发现旁边扶着自己的苏燕青,“没事儿,燕青,多喝了两杯,吐了就好了。”
陆为民低垂下眼睑,默默思索着。
“我就是来找你说这件事情,恐怕难度比较大,一方面欧洋机械觉得咱们南潭没有基础,仅仅依靠土地价格和税收优惠,吸引力www.hetushu.com还不够,先前我们提出由县里负责帮他们提前招募工人并委托职业学校进行简单培训,他们对这一点倒是很看重,但是曹县长和吕县长都不同意,主要还是在这个培训补贴上,曹县长坚决反对,其他像电力供应上的问题都不大,所以……”苏燕青咂咂嘴有些遗憾,“看样子这事儿成不了。”
不过他的神智还很清楚,他没让雷达的奔驰车把他送到大院门口,而是让对方就在距离大门十多米处就停了车,一直到奔驰车消失,他才有些稳不住了。
接触了这么久,苏燕青的脾性他十分清楚,外柔内刚,表面上看起来挺好说话,但是骨子里的倨傲和冷硬只有接触多了你才能感受到,像做这种事情,只怕她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尤其还是为一个男孩子。
连陆为民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丰州特烧如此厉害,原本喝白酒也算是陆为民强项,没想到这丰州特烧劲道如此凶猛,压在胃里边一个小时了,被这车里一颠簸,就有些扛不住了。
你能给的,别的地方也能给,之所以欧洋机械没有考虑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更多的因素是欧洋机械这个试水项目规模不算大,区区两百万投资,应该只算得上是最简单的机械零部件加工,在昌州方面看来,不值得太过于考虑,有些轻慢,这才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为民,你怎么了?”苏燕青本来是打算来找陆为民商量一下欧洋机械项目的问题,但是陆为民下午不在,而刚才她去县委大院背后陆为民宿处去m.hetushu.com找,没想到也没有人,这刚出来就碰上陆为民蹲在这绿化带旁哇啦哇啦地吐了起来。
当然,你想要让欧洋机械这样的企业来建厂,光靠土地、税收这样寻常的优惠条件是不太可能的。
而之前南潭能够拿得出手吸引对方的大概也就是较为丰沛的电力保障了,但这显然不足以让对方彻底下决心。
但这是爱情么?那自己和甄妮之间的感情呢?多了前世经历的自己,还能抱有一份纯真的爱情么?陆为民不确定。
“为民,说实话,我也觉得他们要价太高,而且缺乏诚意。”苏燕青微微皱了皱眉,鼻翼翘起,细密的汗珠清晰可见,很难得看到她有如此俏丽可爱的一面,陆为民一呆之后马上转开目光,避免被对方发现,“我也不觉得这个项目就有多大的意义,投资规模也偏小。”
苏燕青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看见陆为民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有些发呆,脸色微烫,娇嗔道:“为民,你在看什么?”
陆为民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避开视线,下意识的端起茶杯就喝,没想到茶水正烫,顿时烫得他差点把手中杯子都给扔了,逗得本来微怒的苏燕青也忍俊不禁。
“你在这里坐一坐,我去拿扫把。”把陆为民扶到绿化带旁边花台上坐下,苏燕青跑出十几米远找到传达室的张大爷,拿了扫把,又用撮箕撮了一堆烧过的蜂窝煤,还好门卫上烧水壶都是烧蜂窝煤,不缺,踩碎之后,在用蜂窝煤渣将呕吐物盖上,然后这才用扫把将绿化带里打扫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