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二节 背后的锋芒

在这个项目上曹刚自认为还真没有啥私心,除了孙芝兰这层关系外,启天纸业背后还有很多复杂的背景关系,可以说这个项目上,南潭接也得接,不接你一样也得接,而且还得高高兴兴欢欢喜喜的接下来,各种优惠政策照样得给。
这是《昌江日报》的杂谈版,平常经常有一些简短精辟的文章评点全省各地工作,或者提醒工作中出现的一些不良苗头,也是安德健的最喜欢的板块。
这个造纸项目投资不小,带来的益处不少,但是问题也同样不少。
省环保局刚刚开始插手了解情况,要求黎阳地区环保局要对这个项目予以关注,现在《昌江日报》又突兀的来了这么一版含沙射影的敲打,不能不让安德健感到这个问题的复杂性。
这篇文章虽然列举了几种现象,但是文章的主要抨击方向还是环保污染,甚至还列出了外省一些地方因为环保问题引发的生态灾难,相当具有冲击力。
启天纸业在南潭落户,投资规模如此大,而且还能解决县里的农户的麦草和河滩地里的芦苇去处,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还有这么多领导关注,谁想要来挡路,那就是自寻烦恼。至于说排污问题启天纸业也承诺要上治污设施,确保达到环保部门的要求,当然这可能需要一个过程,但这不能作为阻碍这个项目落地建设的理由。
安德健把这篇文章读了三遍,才搁下报www.hetushu.com纸,陷入了沉思。
丰州地区成立在即,已经有领导和自己谈过,自己应该很快就要到新成立的丰州地区任职,但是在这一段时间里,自己还得履行好县委书记的职责,而在自己到丰州地区任职的问题上,和这个启天纸业项目有关的人士却又有着一定影响力,这才是让安德健内心烦扰的主要原因。
“这样最好,孙总,你要理解,你们日后还是主要和管委会那边打交道,从立项开建到建成投产,和开发区管委会打交道的时间还很多,没有必要为一些小事情生闲气,小陆主任人年轻了一点,有些意气用事,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不要再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好不好?呵呵,没事儿,没事儿,孙总,那就这样,行,看时间吧,有机会大家在一起坐一坐,好,就这样。”
像刚才明知道自己的观点态度,但是还是不依不饶的把启天纸业落户开发区可能带来的危害说了好半天,但这反而让曹刚对陆为民有些欣赏了。
明知道自己不想听这方面的,但是却敢在自己面前直言不讳,这份勇气和气度倒不是随便哪个毛头小子就能具备的。
陆为民提出来那些东西他曹刚不是不知道,造纸污染不是什么新鲜事儿,那个造纸企业没有点污染?就算是那些国有大型造纸企业一样得排污,关键在于怎么来看待www•hetushu•com这个问题。
这都在其次,关键在于这个项目还有其他因素掺杂其中。
不知道省环保局怎么得到了消息,已经正式发函询问地区环保局启天纸业项目事宜,地区环保局虽然已经复函解释,但是这却像一道阴影横亘在了安德健心中。
今天的《黎阳日报》没啥值得一看的东西,他又翻开《昌江日报》,一个标题从眼前掠过,他起初没有在意,但是很快他又重新翻回来。
一个副总也敢在自己面前狐假虎威颐指气使,自己还得斟酌言辞陪小心,也不知道这陆为民平素这么精明,怎么就在这件事情上犯浑?连安德健都首肯了的事情,他就敢装模作样的磨洋工,也难怪人家恼怒。
文章列举了乱占耕地、环保污染、落后产业和过剩产业转移等几点可能给经济发展带来的隐患,尤其是专门提出了小造纸、小化工、小皮革、小冶金等行业,规模小、工艺落后、污染严重带来的严重后果。
“对,我们当然欢迎,个别人的意见影响不到我们南潭县委县府的态度,这一点我可以明确表态,德健书记也很支持,对,没问题,当然,具体商谈还是要和开发区,他们才是主体,放心,他刚才从我这里出去,我批评了他,他的态度也有所改观,但是我也要说一句,环保问题很重要,希望启天纸业不要纸上谈兵,我们希望要落实到具体上,具体和图书孙总可以派人和开发区详细谈一谈,拿出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案来。”
曹刚并不认为陆为民就是一个愣头青,相反,他也认为陆为民很机敏聪明,在工作能力上更有其突出之处,只不过年龄和历练上的欠缺让对方有些显得不构成熟,脑子里理想性的东西多了一些。
造纸行业多多少少都有污染问题,曹刚并非那种对经济工作一无所知的角色,但是启天纸业也算得上是昌东地区小有名气的造纸企业了,如果能够在南潭落户,不但可以消化掉黎阳地区的麦草芦苇,其带来的产值利税可以预期丝毫不比华美集团差,更何况……
搁下电话曹刚吐出一口气,妈的,如果不是孙芝兰的弟弟,谁他妈对你这么客气?
在这个时候安德健是极其不愿意出什么幺蛾子的。
开发区管委会似乎对这个项目不太感冒,陆为民在谈判中对造纸厂碱水回收的要求很高,这让启天纸业管理层大感愤怒,认为这是开发区管委会是在刻意刁难他们,但是陆为民态度很强硬,坚决不肯在这个条件上让步,这大概也让启天纸业方面十分头疼。
轻轻将身体靠在椅子中,安德健下意识的揉了揉额际,直觉告诉他,这篇文章有来头。
指出一些地方为了发展地方经济,限于条件,就不顾一切大肆发展这些已经被国内外明令限制发展和逐步淘汰的工艺产业,给地方生态环境带来巨大和_图_书灾难和后患,要求地方党委政府要本着对人民负责的态度,认真分析看待这种正在蔓延的现象,防止出现祸及子孙的恶果。
现在还不知道省环保局是怎么知晓启天纸业要在南潭建厂,也许是省环保局一直在关注启天纸业在洛门的造纸厂,也许有人故意给省环保局通了风,甚至反映了情况,而后者可能性更大。
如果真是有人向上反映了,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看到陆为民消失的身影,曹刚心中稍稍舒坦了一些。
想了一想之后,曹刚才拿起书桌上的电话拨到总机,请总机转接出一个号码:“孙总,这边我已经和开发区打了招呼了,你们要加紧和开发区这边谈判,主动一些嘛,开发区现在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很快,如果你们不抓紧时间谈判,近期还有几个项目有可能要进来,那你们希望获得那块土地未必就能如愿以偿了。”
“孙处长,我南潭县曹刚啊,您好,您好,刚才我很孙总通了电话了,嗯,没事儿,对,我们南潭是很欢迎启天纸业进入的,南潭开发区就是需要这些大项目大企业进来,省里和地区之所以要建设我们南潭开发区也就是希望引入大项目大企业来实现经济发展,肯定肯定,这个项目县里一定会重点跟进,请放心,好好好,您啥时候有机会来我们南潭……好好好,唐书记和姜部长知道你要来肯定会非常高兴,行,一定一定,再见。”
他看报纸http://m•hetushu.com有个特点,一目十行,先看题目,对自己感兴趣的文章先粗略看一遍,然后再把几张报纸快速浏览一遍,最后才把准备细读的文章留下来,细细品味一遍,好的文章他甚至要读两三遍。
※※※※
啥也不说了,双倍啊,投吧!
安德健坐了几个扩胸运动,又在花盆前作了几个深呼吸,这才回到案桌前,抿了一口热茶,随手翻开今天的《黎阳日报》,这是他的老习惯,先看《黎阳日报》,然后再是《昌江日报》,最后才是《人民日报》和《经济日报》。
上班之后这十分钟是他的读书读报时间,最不喜欢别人来打扰他,所以秘书也一般不会在这个时候进来,一般都要等到八点四十五分之后才开始正式办公。
启天纸业来南潭投资的事情还只是在谈判阶段,甚至没有真正进入实质性的谈判阶段,除了县里有关部门的人,知道内情的人并不多,怎么就会有人捅上去了?
这个家伙还算知趣,总算明白这个南潭县里不是靠着沈子烈一个人就能包打天下的,不敲打敲打他,他就不明白这南潭县里的水深水浅。
启天纸业在洛门的造纸厂据说就被屡屡举报到省里环保部门,但是屡屡遭查,却从未被关闭,几个大股东都很有来头。
《警惕招商引资工作中的误区》?文章是一名署名谈笑的作者所写,提到了目前国内处于改革开放时期中招商引资工作中出现的一些令人担忧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