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五节 绝不回避

但是这个早已经不怎么过问县里具体工作的林顺禄就知道了,而且还把情况了解得十分清楚,县人大在质询意见中相当翔实的列出了省环保局那边对这一情况的评估,这相当于直接对启天纸业提出了不信任票。
关键是这个启天纸业在洛门的造纸厂污染情况怎么会落到县人大那里去?
启天纸业项目的事情翻了,以安德健的政治智慧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办,他可以轻飘飘丢下一句话让政府这边认真考察评估,要对县人大这边有个交待,就足够了,但是作为项目引进者的曹刚恐怕背负的压力就大了。
污染?拿污染说事儿,难道说他安德健之前就不知道造纸行业的情形,这年头污染问题算个屁?!
安德健这个老滑头当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闹腾出什么事情来,现在是关键时期,谁都知道他可能就在这一两个月之内就要到即将瓜熟蒂落的丰州地区任职,现在其他一切事情都得让道于平稳,不能惹出什么乱子来,可自己应承了孙芝兰和孙宝庭那边的事情该怎么办?!
这不是故意找茬儿么?安德健他是吃饱了撑的?还是觉得要脱身了,想要故意把这事儿给拖过去?他安德健啥时候变得这样怕事儿了?!
内奸!
陆为民在去曹刚办公室时就一直在琢磨该怎么应对曹刚的责难。
安德健还要求县政府要认真考察启天纸业项目如果落户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和_图_书可能给南河带来的污染问题,对这个项目要进行认真研究评估,要拿出科学的论证,就如何防止和解决可能出现的污染,拿出一个公正客观的意见来。
你启天纸业可以在洛门造成巨大污染而多年未得到解决,那么你怎么能保证你在南潭的项目就能按照你所承诺的那样做到解决污染问题呢?
想到自己已经在孙芝兰和孙宝庭面前拍了胸脯,曹刚心里就是一阵发苦,这可如何是好?
有些东西是终究回避不了的,回避不了,那就得勇敢面对,这是陆为民做人的信条。
由于洛门造纸厂是老厂,企业设备老旧不堪,加之经营困难,这才会转包经营权,现在被几个人联手承包,在设备技改上并没有作多大投入,生产效率提高了,产值也上去了,但是其污染情况也是翻了几个滚,在洛门当地也是引起了很大反响。
吕玉川给自己出了这个主意,但是这个主意看起来相当高明,也能达到目的,但是一样有弊端。
可安德健明显不想去招惹林顺禄,处在安德健的位置,就算是自己,也肯定不会去和林顺禄较劲儿,可现在自己该怎么办?
安德健把他叫到办公室询问启天纸业项目的情况时他还很高兴,以为安德健准备强力推进这个项目了,正好这一段时间沈子烈不在,自己临时主持县政府工作,这样大一个项目敲定不但可以彰显自己政绩,而且更和*图*书重要的是可以向孙处长证明自己的确是不遗余力的促成了这个项目的迅速敲定。
至于说地区环保局啥的,那都是暂时不理。
想到这里曹刚就恨得牙痒痒,这个狂妄无边的家伙,真还以为他是主宰者可以对随便那个项目都有否决权了,不敢明着来,就给自己玩这一手,自己还真是小觑了他。
想到这里,陆为民不由得苦笑,这吕玉川果然高明,自己还是年轻了一些,利用自己的正义感和良知,不动声色就把这负担子卸到了自己身上,自己还得心甘情愿的把这副担子一直扛下去,甚至还得承他一份情。
该死的陆为民!
没想到一到安德健办公室就接到了当头一记闷棍,几乎要把他打懵。
关键在安德健,安德健不点头,这一切都是空谈,自己只是一个临时主持工作的副县长,这种事情上要去硬着颈项和人大那帮老鬼过意不去,那就是自找苦吃,要想折服林顺禄,这南潭县里除了安德健没有别人能行。
曹刚内心深处暗自咒骂了一声,毫无疑问,就是和这个项目有关的人中出了问题。
想到这里曹刚更是觉得火往上冲,你要早点挑刺儿自己对孙芝兰那边的态度也可以暧昧一些,不把话说死,现在倒是好,一下子就把自己给逼到了悬崖边上,信誓旦旦的给孙芝兰打了包票,现在又不行了,对方会怎样看自己?
只要动作快,等到人大知道,和-图-书那地基都已经打下了,协议都已经签了,它还能如何?难道还能让县政府去毁约赔偿不成?那它县人大就要成为南潭县人民的公敌!
尤其是造纸行业,放眼全国,再大的企业它也有污染,你要让它不污染,还不如就直接把这个行业取缔得了!
如果要为了避免得罪曹刚而放任这样一个存在巨大污染风险的项目在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落户,陆为民宁肯选择得罪曹刚,哪怕只是延滞了这个项目的落户,陆为民觉得也值得,至少自己曾经努力过,至于说做得到做不到,自己也问心无愧了。
安德健把县人大提出的质询意见交给了他,让他过问启天纸业在洛门的造纸厂运行污染情况,告诉他地区环保局也在过问这件事情,而这个项目也是地区环保局接到的第一个反应案例,要自己认真对待。
但是这个企业效益很好,也是当地政府重要税源,再加之也解决了造纸厂职工的生计问题,所以洛门方面每年都要接到不少关于污染方面的举报,但是都只是做做表面文章,而企业也是依然故我。
哪个行业,哪家企业没有污染?怎么从没见你人大跳出来吆喝,也没见你安德健这样慎重其事的要求要认真对待人大的质询?
只不过这个时候安德健这一把肩膀一歪,担子却落到了自己肩膀上,自己怎么来处理,如何来给各方一个交待?
但是启天纸业是按照程序来报审和-图-书的,在项目报建中也很明确的规划了治污设施建设,从理论上来说,只要这个治污设施建成,启天纸业项目就是合理合法的,对南河的污染也都在可控可接受范围之内,没有谁能说三道四,就算是林顺禄也不可能对此说三道四。
洛门造纸厂污染情况特别严重,也是洛门地区母亲河——洛江的第一重大污染源头,可以说其污染程度超出了一般造纸企业的想象。
第一个案例又怎么样?先上车后买票的事儿到处都是,不是说要发挥行政效率特事特办么?启天纸业这个项目完全就可以按照特事特办的规矩来,大不了交点罚款就行了。
曹刚不认为人大的一纸空文就能阻挡一个项目的落户,只要县委县府拍板的事情,它人大算个屁!难道说人大就不是在党委领导下的了?他林顺禄就不是县委副书记了?
这个情况虽然在洛门地区不算是秘密,但是对于南潭方面来说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也没有多少人回去关注外地的一个污染情况,更重要的是启天纸业和洛门造纸厂的联系知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恐怕除了县里这个谈判的具体经办者,就连县领导也没几个了解。
如果不是林顺禄是林家围子的人,他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挑出来?
如果在县人大不知晓的情况下,政府按照正常程序审批过关,过了也就过了,等到厂子建起来,就算是有点问题,那也就是整改罢了,而现在,县http://m.hetushu•com人大以这样正规的程序方式把这个情况递交过来,而且是通过安德健的手递过来,这分明就是要过问到底了。
利用县人大来阻遏这个项目固然能达到目的,但是曹刚肯定会想到其中的猫腻,林顺禄怎么会了解到这个项目所牵涉的具体情况,而且了解如此详尽?不管自己承认不承认,这黑锅,不,不能算黑锅,只能说是曹刚的怨恨最终都会搁在自己头上。
正如苏燕青所料,曹刚的确心情糟透了。
一个最为蹊跷的问题就是谁把启天纸业项目和洛门造纸厂污染状况联系起来的?又是谁让林顺禄知晓了这一切?
这一击真是把他敲得不轻,先前安德健对这个项目也持赞同意见,怎么突然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弯?
他也相信孙芝兰肯定也通过人给安德健打过招呼,否则以安德健的深沉老到,之前根本不会对本来是政府的具体事务发表看法,但是现在安德健却来了这么一手。
曹刚当然知道林顺禄的情况,启天纸业在南潭开发区落户,肯定会对南河下游有一些影响,林家围子那一段自然首当其冲,林顺禄肯定不乐意。
一阵狂怒从曹刚心中涌起,除了这个家伙,还能有谁?!
从安德健办公室出来曹刚都还没有回过味来。
县人大,想到这里曹刚心里稍稍明悟一点,林顺禄这条老狗看来又挑出来折腾了,这条老狗还真以为他县人大就是权力机关可以否决一切了,妈的,不自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