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七十三节 下基层

秦海基记忆中似乎至少有十年以上了,最近的一次省领导来南潭也是两年前,分管农业的副省长张裕和来考察南潭,而省长来南潭都应该是已经离开昌江的上一任省长五年前的事情了。
“陆书记,陆书记!”有些苍劲的声音是丁克峰老爹丁甫高的声音,这个马头村的支部书记对陆为民倒是挺亲热,平时都是叫自己名字,怎么突然叫起自己官衔来了,咋一听就这么别扭得慌。
孙震不想初来乍到就当恶人,但是在来丰州这几个月里,他发现丰州地区之所以落后恐怕不仅仅是地理条件和历史原因造成的,而正如夏力行所说,精神落后思想落后才是最主要因素。
孙震孙书记?!
陆为民讶异地站起身子将手放在眉峰下遮阳,想要看清楚来这一大堆人究竟是些啥人,梁彦斌怎么也来了?啥时候他也对这事儿上心起来?莫不是县里领导……
“为民,为民!”
秦海基和曹刚先前的些许不满和郁闷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和紧张。
孙震并不是在危言耸听,而是的确有这事,说实话他对南潭的汇报情况的确也不是很满意,在地委办发文给各县时就专门提到各县汇报情况时要尽可能的拿出工作思路规划中切合实际的东西,要实打实准备马上要做的工作,不要千篇一律的老一套,但是很显然自己在双峰的批评效果并没有影响到南潭,或者触动不大。
在田和图书里大棚里正在讲解怎样培育菌种的县农业局的技术人员和围在一起的几个人也都抬起头来伸长脖子看看究竟是谁来了。
曹刚睃了一眼面沉如水的秦海基以及有些有些发憷的杜保国,硬着头皮建议道。
如果省委书记真的要来南潭考察,那对于本届县委政府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一切事情都要为此让道,所有工作都要围绕这个目标来推进。
老远看着一行人从山坡那边转了过来,陆为民有些纳闷儿。
丰州地区新成立,省委书记要来考察调研,第一站是南潭,难怪孙震来这里会这样做派说话!
顿了一顿,孙震似乎是在调整语言,怎样既不打击在座众人尤其是秦海基和曹刚两人的工作积极性,又要让他们意识到当前情况的严峻性。
秦海基和曹刚下意识的交换了一下震惊的眼色,两人背上都是一阵发凉,南潭有多少年没有迎来过省委一把手的光临了?
孙震面色如恒,点点头:“这样也好,老秦,老曹,不要觉得我是在挑碴儿,咱们丰州地区新建,十二月省委海华书记可能要到我们丰州地区调研考察,夏书记对这件事情相当重视,下个月夏书记要一个县一个县的搞调研,我相当于是为夏书记打前站,而夏书记又是在为海华书记打前站。”
就为了这份汇报材料,秦海基和曹刚也没少坐在一起琢磨,可以说几经推敲才定稿,没想hetushu.com到这汇报材料刚念了一半,孙震却来了这么一出,怎么不让秦海基和曹刚感到郁闷?
早上一大早就到地委办通知,地委副书记孙震要到南潭调研,而且已经在路上了,秦海基和曹刚都是吃了一惊。
“老秦,老曹,我是第三次来南潭,前两次来说难听一点还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毕竟丰州地区还没有成立,这个筹备组也算是一个半吊子,不过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南潭工作还是很有特色有亮点的,我想就不要照本宣科的按照汇报材料念了。”
梁彦斌此时的脚步显得格外轻灵,如在非洲草原上奔行的小鹿,陆为民还第一次看到身材有些走形的梁彦斌能够以这样的步伐在田坎坡地里纵跃,就连他旁边的霍山乡乡长黄大模竟然都有些赶不上他的步伐。
杜保国只觉得自己脸上有如蚁爬,一抹汗意从额际渗出,孙书记这番有些调侃味道的话似乎是在影射汇报材料有些流于形式?要听干货?不知道这干货究竟是指什么?
“按照夏书记的意见,今年是丰州地区成立之年,从现在到过春节还有几个月时间,各县对于明年的工作有什么想法打算,现在开展了一些什么中心工作,作为县里边的党政一把手,心里都应该有一个谱了,我想听听南潭县委县府对从现在到明年有什么想法打算,你们县委县府的工作重心是什么,主要打算抓什么工作,说来听听和-图-书,别藏着掖着,说点儿干货,老秦,老曹,怎么样?”
“这个情况也是昨天下午下班之前夏书记才接到省委的通知,这是要我们要有一个思想准备,也给了我们更多的准备时间,如果这种情况下我们依然做不到最好,只怕就真的有人要为此负责了。”
端坐在正中位置的孙震目光汩汩,缓缓地掠过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对面的南潭县委县府一帮子领导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省委书记要到南潭来考察调研?!
原本他一直以为南潭是一个不错的考察地,有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有甫出就闯出了颇大名声的南潭猕猴桃,照理说完全可以拿出相当像样的亮点来,但是今天来南潭的第一印象就给他不太好,所以他不得不有些不客气的打断对方话头,让对方明白这样的汇报方式已经不合时宜了。
省里领导来原来黎阳地区考察也好,调研也好,基本上都是走北六县,南七县里顶多也就是丰州和古庆两个县走得稍微多一些,像南潭、双峰、大垣、淮山和阜头这五县,要想获得省领导的垂青时候就很少了,顶多也就是有时候某项专题工作可能会来走一趟,而且基本上是省政府的副职,连省委常委来的时候都很少。
这怎么可能?!
先前丁克峰不是说嘴皮子都磨破了,几乎是挨家挨户发动,好说歹说才算是勉强说通了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熟人来看一看学一学么?怎么和_图_书一下子又来了这么多人?
“南潭从去年到今年的工作情况很有特色,德健同志和子烈同志留下的基础不错,这也与包括你们两位在内的在座所有同志的努力分不开,夏书记让我带话给你们两位,南潭会是海华书记调研的第一站,南潭必须要以一个让省委领导满意的面貌出现,要做到汇报有想法有观点,参观有看点有亮点,务必要让省委领导满意,如果谁把这个第一印象搞砸了,地委要严肃追究责任人的政治责任!”
没错,国字脸,宽额浓眉,一头油黑的板寸发,手背负在背后,头微微低垂着,似乎在注视着地面,又像是在倾听旁边秦海基、徐晓春介绍情况,时不时点点头,但是却一言不发,自顾自的往前走。
都说这位团省委下来的副书记有些特立独行,下来调研不提前通知有关单位,而且调研情况也不怎么按照地委办确定的方案来进行,双峰县第一个接待他的调研就弄出不少事情来,双峰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在这位言辞犀利头角峥嵘的孙书记面前弄得面红耳赤下不了台,所以南潭方面也是花了一些工夫来了解,从各个渠道获知了这位孙书记似乎有些离经叛道的风格。
陆为民紧走两步上了一处坡坎,挥了挥手,示意在这边,陡然间目光落在当先一个有些魁伟矫健的身影上,这个身影是如此熟悉却又陌生,让他身体下意识的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或许是地理条件和历和_图_书史原因造就了这里比起北六县更封闭更保守的心态,而这种心态有反过来作用与这个地区的发展,使得这里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更为滞后,要改变这里的情况,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改变这里干部的精神面貌和思想观念。
秦海基表情十分严肃,不动声色地瞥了县委办主任杜保国一眼。
客走旺家门这句话在老黎阳地区这十三县市里可谓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孙书记,秦书记和我是这样考虑的,您来咱们丰州这边时间不长,情况也不是十分熟悉,尤其是咱们南潭,我们想要全面的把我们南潭县委县府工作情况向您汇报一遍,另外也想听一听您对我们工作的要求和指示,要不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的汇报暂时往后搁一搁,先看一看咱们县里城关镇的基层党组织建设情况,另外再看看我们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情况,下午看一看我们南潭猕猴桃生态基地发展情况,然后我们再来汇报,您看如何?”
难道说这霍山乡的农民思想一下子就来了大解放,都对着木耳种植技术感兴趣起来,一下子都能相信这技术能让他们赚钱发财了?
而省委书记考察丰州在即,会不会来南潭他不知道,这要到时候由丰州地委和省委办公厅来协商,但是如果你不拿起鸡毛当令箭给南潭县委县府这帮人敲一敲警钟,依然如现在这般四平八稳的给你连篇累牍的废话汇报,那到时候真的就要看无可看,说无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