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七十四节 第一次偶然相逢

“孙书记,就这十来户也是我们想方设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说动的,咱们南潭农村里之前并没有种植木耳这种东西的历史和经验,就是这葡萄种植也是这两三年才开始发展起来,老百姓心里都还是有些担心怕投入打了水漂。利用这葡萄架下种木耳可以充分利用土地,同时葡萄棚架下温度、湿度和通风条件更接近于野生木耳生长环境,优于普通温棚和室内出耳环境,这也是省农科所重点推广的农村致富项目,我们团县委也是在县委县府的大力支持下才从省农科院那里争取到这个试点。”
“这一位率先尝试的是我们霍山乡马头村团支部书记丁克峰,他们家本来就种植葡萄,这样在葡萄棚架下尝试木耳种植,条件最成熟,我们也希望马头村其他一些葡萄种植户来尝试,经过我们……”
既然放开了陆为民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一条一块娓娓道来,“虽然有农科所支持,但是毕竟这是一个新生事物,也需要一定资金投入,现在农村里对新生事物接受很慢,绝大部分老百姓都希望看到别人实践成功之后自己再来慢慢效仿,这样可以减轻风险,但是也很有可能就丧失了市场良机,所以我们团县委就专门挑选了一批头脑灵,接受外界事物快,有冒险尝试精神的青年团员来做试点,当然我们也不排斥团员之外的其他农户来尝试,这本来就是一个http://m.hetushu.com为广大农村农户推广的一个致富方法。”
“哦?”孙震的目光落在了这个面容沉静的年轻人面前,方才他就注意到了这个一直陪着走在一旁的年轻人,看样子此人应该是南潭县团委负责这个示范活动的具体经办人,心里也约莫有了一些估计,应该就是安德健所提到的那个陆为民才对,只不过对方一直走在一行人边缘,而且有意识的落在后端,所以他也没有直接询问对方,“才带动十来户?只有一半是团员户?”
“梁书记,不至于吧,咱们这工作是开展了,可不一定领导来的时候就正好能看见,如果说每一次领导来都刚好就能看见这学习教授,那就真的是有问题演假戏了,聪明一点的领导那还不得一看就穿。”陆为民摇摇头,笑着对黄大模道:“不过黄乡长,今儿个咱们这一出可是实打实的,没谁演戏,你说是不是?”
“梁书记,完倒是没完,农技员还在讲呢,可来的人不都是团员,也有一些年龄比较大的来听一听看一看,我觉得倒不一定非要局限于团员或者年轻人,咱们就是利用团员示范点来带动当地老百姓学会一门致富技术,算是咱们团委开展的这项工作的一个带动效应吧,这也是好事啊。”
陆为民很自然地接过了话语权,引导着一行人向葡萄园里走去。
“什么团员们还在?”hetushu.com陆为民莫名其妙。
“梁书记,这孙书记还真下来了?”看着孙震和秦海基一干人走近,陆为民自动站在一旁,挨着梁彦斌,“走这么远也要来看一看,看样子这孙书记是不相信咱们县里啊。”
“好好好,只要还在就行。”梁彦斌抹了一把大汗,悄悄瞥了一眼正在往这边走过来的孙震一行人,“为民,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啊,谁知道这孙书记风格这么逗硬?问我们今年团委开展工作情况,我就在向上随便一说这团员带头致富示范活动,他马上就说要来看实地看,弄得秦书记和曹县长紧张得不得了,深怕我是虚吹,我这也是赶鸭子上架,没法啊,幸好我记得你说今天要过来,也就只有硬着头皮过来,若是今天你们提前结束了,那我还真不知道回去之后怎么像秦书记和曹县长交待。”
“嘿嘿,你别说,都说孙书记就是这作风,在双峰那边也是这样,把话说满了,孙书记说去看就一定要去看,结果就漏了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是作了检讨。”梁彦斌听得现场讲解的农技人员和听课的人都还在,心里就踏实了许多,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上午在看开发区时也没说要来看团委发起的这个活动示范点,只说去看猕猴桃种植基地,没想到这猕猴桃种植基地一看完,孙书记突然就说要看示范点,我脑袋都差一点短路了。”
可这话谁敢说出和-图-书口,看见秦书记那目光过来,梁彦斌知道今儿个自己得好好琢磨一下怎么来秦书记那里把这印象给扭转来了,只不过这会儿却还得把这一关给过了,他求救似的侧首望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陆为民,但愿陆为民能答出一个子丑寅卯来。
秦海基脸色阴沉,狠狠地瞪了一眼表情有些难看的梁彦斌,跟随着孙震而行。
陆为民这一段时间里很来了几趟霍山,和乡里也很熟络,尤其是陆为民每次来都是坐公共汽车到乡上,然后拉着乡里团委书记直接走路下村,半点没有县里下来干部的架子,而且中午饭都是随便在食堂里或者村上对付一顿,乡里干部们都看在眼里,对陆为民的印象自然就不一样了。
“那不是咋的?在乡上,徐书记把我拉到一边,专门向我问你是不是真的在马头村田里边,是不是今天要现场教授交流,我哪知道啊,不过我知道你是去了马头村,估摸着你也在田里,所以也就壮起胆子来了,这不正好?正好让领导看看咱们县里干部的作风。”
这个示范活动自打黎阳地区团委布置下来之后他就没怎么过问过,每年这种活动不少,都是按部就班布置下去,谁也没有真正去督促落实,也是这陆为民才来团委才会有这么大兴趣搞这个活动,没想到今天自己随口一提,这孙书记就这么感兴趣。
“梁书记,黄乡长。”陆为民刚来得及招呼二人,梁彦http://www.hetushu•com斌已经满头大汗的打断了陆为民的话头,“为民,情况怎么样?团员们还在吧?还没有教授完吧?县委秦书记和曹县长要陪地委孙书记来实地看一看!”
陆为民笑了起来,这个梁彦斌倒是有些急智和孽胆大,居然就敢这么大模大样的把孙震带到这里来看了,看来也是在领导面前拍了胸脯,没了台阶下了,只有硬着头皮往下走了。
黄大模是霍山老乡长了,书记换了两茬儿,他这个乡长却一直没换,从四十来岁干到五十岁,对地区和县里干部见得也多了,加上年龄摆在这个位置,所以也就不怎么在乎,说话也就大大咧咧。
这会儿梁彦斌是真恨自己怎么会如此多嘴饶舌,弄成现在这般光景,看也就看看吧,还要文的这样细,这不是故意要人出丑么?
“嗨,不是说村里又组织了一些年轻人来学这门木耳栽培技术么?那不是咱们的团员还能是啥?”梁彦斌给陆为民使了一个眼色,倒也不避讳黄大模,黄大模只是嘿嘿笑。
正说间,一干人已经走到了地头,正在讲解的农技人员和听课的老百姓一看也知道有领导来视察来了,都自觉的围成了一个半弧形,等待领导的视察讲话。
陆为民本想解释一下就重新把主位让给梁彦斌,但是这个活动一直是他在负责,而梁彦斌除了知晓这个活动外,对于内里情况一无所知,看到梁彦斌负责的表情和旁边徐晓春鼓励的和*图*书目光,陆为民索性就敞开来说了。
秦海基愣怔了一下,说实话他还真有些适应不了这位孙书记的作风,亲自下田坎,还要亲自手把手的拉开看,每一个细节问得清清楚楚,如果说在猕猴桃生态基地那边自己是早有准备还能勉强应付得过来,这边却的确不了解了,他立即把目光投向了站在旁边的梁彦斌。
孙震略略皱了皱眉,他注意到在田里现场听农技人员介绍教授知识的人并不都是年轻人,年轻人只有一部分,不少也都是四五十岁的农民,这团委搞的示范点应该是以青年团员为主体,这现场一看,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培训点。
“老秦,老徐,这就是你们县团委的致富示范点?大家都是来学木耳栽培的?团员占到多大比例?除了这个点之外,带动起来发展的户数有多少户?”孙震亲自走到田间查看了葡萄藤架下的菌种情况,一边顺口问道。
暗叫不妙的梁彦斌只觉得自己背上的汗水立即渗了出来。
“孙书记,这个示范点是我们团县委搞的,在东崮区我们搞了两个点,一个就是这里,还有一个在东陂乡,这个点规模相对较大,投资在三万块左右,主要是利用省农科所推广的一门新的应用技术——葡萄种植和木耳栽培结合应用,这门技术也是才开始在运用于实际,目前我们南潭只有两户,今天你看到的这十来户都是才开始来学习的,团员户数大概占到一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