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七十九节 投机时代

“不,不,孙书记没有这么说,但是这一次去南潭调研,我感觉孙书记对南潭工作不太满意,唯一的亮点就是陆为民在东崮搞的那个青年团员带头致富活动的示范点,孙书记对这个点情况非常满意,认为很有看点。”高初坐在安德健对面沙发里介绍着这一次调研情况,最后才说到了陆为民的事情上。
还是那辆奔驰,陆为民仰靠在右后座的椅背上,瞑目沉思。
但是何铿是真的有些遗憾,如果陆为民愿意跟自己去俄罗斯,他相信很多事情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做得更完善,收获也会更大,因为自己现在做的就是陆为民建议自己做的。
摆在自己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回195厂,这是一条从头开始的路,郭征对自己很看重,而自己也一直有一颗想要重振195厂雄风,为大飞机项目做一番努力的雄心,只不过这可以说是一步险棋,甄敬才离开了195厂,这个历史轮回自己没有打破,那郭征呢?如果郭征一直在195厂,也许自己的路回顺一些平坦一些,但是三五年后郭征如果像前世那样离开了195厂呢?
“你是说陆为民可以接替你来给夏书记当秘书?”安德健略感吃惊,但马上他就冷静下来,不动声色地道:“这是孙书记的意见?”
而何铿对这一点有很深的认识,这或许是他在苏联这块土地上生活太久www.hetushu•com所获得的经验。
高初还琢磨不透这位秘书长的真实心思,但是孙震既然说对方在夏书记和他面前提到过这个陆为民,说明对方对陆为民是很有好感的,难道说自己这样明显的示好方式他还不明白?
想到这里何铿就禁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陆为民这句话说得太精辟了,以至于他有一种把这句话铭刻下来作为纪念的冲动,而现在自己就正在投机一个混乱国度的混乱时代。
陆为民记得自己当时只是和何铿谈及俄罗斯的情况时说到了几个活跃分子,其中最重要的自然属索布恰克和丘拜斯,如果能够和这两个人阵营中的人物建立较为密切的联系,随着俄罗斯的民主化私有化进程渐渐明朗化,这帮人可能就会在混乱的俄罗斯中一跃而出。
烧冷灶要讲眼力,要讲火候时机,更要将艺术,看来何铿是个中高手。
何况陆为民一直认为如果自己能够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就可以去尝试为一个地方的发展变化作出更大的贡献,这比在搞企业也好,做生意也好,要有意义得多。
陆为民能够为何铿的提供情况也仅止于此了,叶利钦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何铿能接触得到的,那么他就只能在可能会进入叶利钦阵营的角色身上打主意,就看这冷灶是否能成功了。
面对何铿的邀请要和-图-书说没有一点动心那是假话,但是陆为民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那颗噗噗猛跳的心。
当然自己如果发展得好的话,在195厂混到一个副处级,再出来,如果能有一些机遇,也未尝不能在地方上走个好位置,但是这变数也很大。
是投机一个混乱的时代!
“雷达,我还真不看懂陆为民这小子了,你不是说他现在在南潭不是很如意么?我建议他跟我一起去北边,他还是拒绝了。”何铿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目光依然有些迷惘。
周瑜明能够和自己说起这事儿,至少说明安德健对自己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否则周瑜明不会轻易在自己面前开这个口,但是安德健现在已经不是南潭县委书记了,而是丰州地委秘书长,周瑜明的话有多大程度代表安德健的真实意图,陆为民心中没底。
“秘书长,觉得陆为民比较适合接替我来为夏书记服务是我自己的感觉,我给夏书记当秘书这么多年,不敢说对夏书记的喜好了解有多深,但是我知道夏书记需要的秘书是一个能够用脑子想事情的人,而不是那种通常情况下帮着拎包泡茶倒水的角色,而这个陆为民我看很灵性,而且如你所说也很有能力和想法,我们地委办现在编制还差好几个,这样的人才我们地委办应该考虑把他调上来。”
不过正如何铿自己所说,既然是要烧冷灶,那http://m.hetushu.com就不妨多烧几个,广泛撒网,重点培养,哪怕只要有那么一两个能够建立起关系,就算成功了。
陆为民很欣赏何铿的执着和理智,一个非俄罗斯人和企业不要指望在俄罗斯这个国度为所欲为,就像一个外国人或者外国企业你也永远无法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独大一样,最佳策略就是寻找合适的本国合作者,携手共进,共谋发展,这样才能攫取最丰厚的收益。
眼高手低,自己去了未必就能像想象中的那样游刃有余,现实往往比想象严峻真实得多,只有像何铿这种人才是真正可以在那块土地上生存的角色,自己能做的不过是为他提供一些更宏观上的指引罢了。
获利最丰厚的行业是什么,是投机!
何铿再度诚邀自己和他一块儿去苏联发展,陆为民知道对方应该是在颇有斩获之后才会重新生出这种念头的,事实上连陆为民也没有想到何铿在苏联的人脉关系竟然如此厚实,居然就被对方真的和索布恰克体系中人扯上了关系。
“这有啥奇怪的,如果他不是这么特立独行,你我会对他这么感兴趣?怎么,是不是又有啥刺激到你了?”雷达笑了起来。
索布恰克是何许人,陆为民当然知道,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活跃在俄罗斯政坛和经济中的风云人物有不少都和昔日索布恰克阵营有关系,虽然他们后来分道扬镳www.hetushu.com,但是在这个年代他们都还处于蛰伏状态。
虽然这其中风险很大,也有无数不确定的变数存在,但是何铿已经看到了一旦成功,可能带来的巨大财富在向自己招手。
陆为民不知道自己给孙震留下的印象怎么样,他自认为自己临场发挥得不错,但是关键在于这个机会太单薄了一点,孙震初来,就算是自己给他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但是也仅止于一个印象而已。
“不是孙书记的意见?就是这个原因让你觉得陆为民能胜任夏书记的秘书?”安德健微微摇了摇头,“小高,你有些太感情用事了吧?我在南潭工作过,陆为民的情况我也清楚一些,这个小伙子的确有能力,思路宽,点子多,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能胜任夏书记的秘书,你给夏书记当秘书这么多年了,夏书记的要求有多高你也清楚,陆为民一个毛头小子,他怎么行?”
立足现实更理智一些,陆为民在这个问题上想过无数次,还是觉得自己真要想去商场上趟趟浑水,未必能如想象中那样如鱼得水,而政府机关里恰恰是自己前世所熟悉的,有这份优势不好好利用,非要去自己不熟悉的门道那就太不明智了。
那获利最丰厚的投机是什么?
三五年时间对自己来说太短了一些,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在三五年里一下子爬到足以让梁广达和陈发中这些人都无法撼动的位置上,而www.hetushu.com陆为民不认为自己就有逆天之力,一旦郭征离开,自己失去了奥援,恐怕也就只有离开,梁广达、陈发中以及姚志斌这些人会变着法子给自己找麻烦,而自己如果要出来,也许就又要面对一个重新适应的过程。
何铿摇摇头,雷达猜到了一些,但是不完全,他也不可能知道真实情况,朋友之间也各有各的秘密,就像陆为民自己一样,雷达和和自己也各有各的秘密,除非对方愿意,谁也不会去刻意探听对方的秘密。
吃了饭之后,甄敬才就回工地上去了,在葵花坪建了一个临时办公房,甄敬才平时就呆在那里,每天要到晚上才回丰州市区住,一大早又要过去,这样敬业的工作态度让雷达也很感慨。
陆为民也走了,雷达发现何铿似乎神情有些恍惚,“怎么了,何铿?”
※※※※
陆为民并不知道就在他自己为自己的去向惆怅满腹的时候,另一端同样也在为他的去向探讨。
按照陆为民的想法,如果是调到丰州地区某个旮旯里从头再来,那也没啥意义,与其到丰州地区去从头再来,那还不如回195厂,要去丰州地区,那就要去一个够得上份量的部门,职务不一定要高,但是一定要能发挥出作用,或者说能够有足够影响力的部门,但是现在看起来距离这一步还有些遥远。
第二条路就是自己现在琢磨的,也是周瑜明给自己点拨过的,想办法调到丰州地区。